少年阿賓-40.(四十)新堀江


(四十)新堀江

孟卉跟著鈺慧來到高雄,鈺慧的的母親聽說是阿賓的表妹,自然好禮招待
,孟卉也乖覺,人前人後都稱呼鈺慧姐,只有私底下倆人在一起,才叫她嫂嫂
。頭兩天,鈺慧央託大哥大嫂一起,開車載她們到四郊風景名勝去走走。大嫂
已經懷孕了五個多月,肚子開始挺出來了,大哥借機會陪她多散散步,而孟卉
初次來南部,樣樣新奇,四人玩得非常開心。

  這天晚上,鈺慧將孟卉打扮得漂漂亮亮,帶她去逛新堀江商場。出門前,
鈺慧的母親交待她順便挑幾件小首飾,好帶回給阿賓的媽媽和姑姑,當做回禮

  孟卉一到新堀江,發現到處都是東洋流行的飾品服裝和玩具布偶,興奮得
手舞足蹈,每家店面都要進去東翻西挑一番,其實鈺慧也挺喜歡逛街的,兩個
女生嘰嘰喳喳,一棟棟一樓樓地走,過足了Shopping的癮。

  鈺慧沒忘記母親交辦的任務,等兩人都走得累了,大包小包也提了雙手都
是,她找了一家金飾精品店進去,請店員取出幾款成熟一點的項鍊別針等等,
相互比較著。

  新堀江的店面都小小的,這家店櫃檯後面有一男一女兩個店員在,那女店
員招呼著她們,男店員則和一個坐在櫃檯外的男客人講話聊天,鈺慧發現那男
客人一直瞪著她看,她撥了撥秀髮不去理他,繼續揀著金飾,偶爾一抬頭,那
人還在看她,並且衝著她點頭微笑,鈺慧馬上轉頭回來,只覺的這男人有點面
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孟卉對於飾品當然也有興趣,可是她覺得黃金太俗氣了,造形又刻板,坐
著坐著她就不耐煩起來。

  「嫂嫂,我想去切一些滷味來吃。」她實在很悶,記起剛進商圈的街口有
幾攤賣吃的,便想要出去走走。

  「妳認得路回來嗎?」鈺慧擔心的說。

  「認得認得,」孟卉說:「我去去馬上就回來。」

  鈺慧特別叮嚀著:「別亂跑哦,快點回來。」

  孟卉答應著去了,鈺慧轉回來接著再看那些首飾,可是選來選去總是不滿
意,忽然有人坐到孟卉剛才的位子上,鈺慧一看,就是那個男客人。

  「嗨!」那男人打著招呼:「妳真的不認得我了嗎?」

  鈺慧原先還認為這是男生搭訕的慣用開場,正想給他一個白眼,但是這人
確實也眼熟,她愣愣地看著她想了一下,不由得滿臉飛得通紅,那人看她羞臊
的反應,便說:「記起來了?」

  這人就是有一回鈺慧和淑華去逛服飾大賣場,所遇上的那個店長,怪不得
眼熟了,也怪不得鈺慧臉紅了。

  倆人對於在高雄相遇都感到意外,一起開口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同樣的問話讓她們不免又都覺的好笑,那店長說:「這是我和朋友合開的
店。」

  「啊!當老闆了。」鈺慧說。

  「也不算什麼老闆,小生意,總算好過當人家的職員。」他笑著說:「妳
……結婚了?」

  他聽見孟卉叫鈺慧嫂嫂,以為她嫁人了。鈺慧心想反正不好解釋,乾脆承
認的點了點頭。

  「嫁來高雄嗎?」他又問。

  鈺慧連忙否認,更不敢說她本來就是高雄人,就只說是來玩的。

  「我看妳挑不到喜歡的式樣的樣子,送人的嗎?」他問。

  「嗯,給……婆婆。」鈺慧想了一下說。

  「這樣啊……」他告訴鈺慧:「我們正在斜對門那兒籌備另外一家店,還
沒正式開幕,採的是進口的貨,我親自出去選的,貨樣都很新,要過去看一下
嗎?」

  「啊!」鈺慧說:「方便嗎?」

  「走走走,包妳滿意。」他說:「妳們的袋子先放這裡就好,小夏,幫小
姐看著,另一位小姐回來就說我們在對面。」

  他一邊說著,一邊對那小夏眨眼,小夏會意,朗聲的應諾著。

  「小夏就是我的合夥人。」他介紹著說,鈺慧便和小夏點頭示意。

  「走吧!」他說。

  鈺慧隨他走出走廊,他說:「叫我小高,妳呢?」

  「高大哥,」鈺慧保持著謹慎,撒謊說:「Jennifer」

  其實她根本沒有英文名字。

  小高帶著鈺慧走到斜對門的一扇玻璃窗前,那玻璃門連櫥窗都貼滿了報紙
,鈺慧知道還沒開幕的店都是這樣的,他取出鑰匙打開地鎖,推門進去,裡面
已經有了大略的裝潢,大大小小的紙箱散落在地上。他打開燈,讓身給鈺慧進
來,然後推上門,用腳尖偷偷又把地鎖踢扣住。

  「請進,Jennifer,我找一下。」他走到壁櫃邊,打開下面的櫃門,從裡面
取出一盤絨盒,走過來鈺慧身邊,將它擺在玻璃櫃檯上:「這是白金內鑲琺瑯
,巴黎的新款式,老少咸宜。」

  鈺慧一看,果然端莊又大方,她取起一條項鍊,拿到胸前比一比,小高奪
手接過來,替她戴上,藉機將她擁在懷裡。

  「別這樣!」鈺慧推著他,嗔聲說:「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很漂亮啊,是不是。」小高說。

  高雄的天氣早已變暖,鈺慧穿著大圓領的絲質白襯衫,胸口一片皎白,項
鍊墜子上一條藍色的小魚,浮游在隱約的乳溝之中,當然漂亮。

  小高不由分說,抱著她就亂吻,同時說:「能再見到妳真好,我好懷念妳
啊!」

  「不要!」鈺慧抵抗著。

  「衣服弄皺會被人笑哦。」小高卑鄙的威脅她。

  鈺慧果然呆了一下,小高逮到機會,準確的吻在她的唇上。鈺慧今天出門
有上妝,嘴兒塗著桃紅的唇彩,小高貪婪的吃著,鈺慧的嘴上便一片模糊。

  「嗯……嗯……」鈺慧終於掙脫他的吻,想到了藉口:「別這樣子……我
……有先生的……」

  「那更好!妳結了婚,」他色迷心竅:「更成熟迷人了……」

  鈺慧要逃走,卻又被他自後腰攔手鎖抱著,他還警告說:「別太大聲哦,
外面會聽到。」

  鈺慧氣極了,這人外表斯文英俊,卻無賴透頂,她真的很後悔跟他到這裡
來。小高不停的在鈺慧的身軀上下其手,鈺慧忍無可忍,回身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響亮又結實。

  小高的臉上立刻浮起血紅的手印,鈺慧自己的手掌也痛得很。他面無表情
的僵在那裡,鈺慧突然很害怕,他卻又慢慢的將鈺慧抱緊起來,再一次吻她的
唇。

  他的動作很溫柔,鈺慧本來怕他動粗,但是他只有嘴唇吮舐的動作,鈺慧
才放下心來,不過他卻將舌頭度過她的嘴裡,鈺慧左右為難,猶豫間,不自主
的竟和他纏綿起來。

  「當作道歉吧!」鈺慧想。

  小高將鈺慧吻得氣息紊亂,他兩手還不客氣的在鈺慧的屁股上摸著,鈺慧
穿著高腰的緊身黑長裙,曲線美得沒話說,他特別專心在她的臀縫上,鈺慧難
過的搖動腰枝,一雙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

  小高不肯放開鈺慧的嘴,鈺慧「唔唔」地抗議不停,他又將兩手往上浮走
,來到鈺慧的腋下,正打算要有再進一步的侵犯時,鈺慧用力的將他的臉推開
,說:「我要生氣了!」

  小高凝望著她,她也凝望著小高,心中吊桶七上八下,小高突然使出怪招
,十指要命的在她的腋下搔著,說:「生氣啊!生氣啊!」

  鈺慧「噗」的笑出來,小高還連連的搔著,鈺慧東閃西躲,笑得渾身軟綿
綿,小高仍舊不放過她,更在她身上到處亂摸,鈺慧終於嬌軟無力的跌坐在一
堆紙箱上,全身痠弱,臉紅的像熟透的蘋果,小高在她身邊蹲下來,鈺慧忙搖
手求饒說:「不要了……」

  小高卻又是來吻她的,鈺慧這次心甘情願的和他對吻著,小高的手還環伸
到她背後解著她襯衫的扣子,鈺慧沒有力氣再反抗,只是抓著他的肩膀,小高
兩三下解完了鈕扣,將襯衫從前胸一撩,輕鬆的便將它脫下來,鈺慧急忙雙手
要來掩胸,卻早被小高執住,他放掉鈺慧的嘴兒,滑下來吻在她的乳房上。

  「啊……讓我走……」鈺慧頹然的說。

  小高有一條靈活的舌頭,他居然能將舌尖穿進鈺慧的胸罩裡頭,舔到她的
乳尖,不過最長也便只是剛好能碰到,但是這一來,鈺慧的感覺不免就敏銳起
來了。

  那只有一小點要舔不舔的接觸,讓鈺慧全身都不對勁,她想要制止他,又
想要他乾脆吃進去,小高一面整治她,一面看她的表情,見她開始舒眉擠眼,
知道已經開始動情,就放掉她的手,轉而握到她的乳房上,馬上將胸罩一撩,
推到乳房上面,然後一手一粒乳頭,無禮的捏揉著。

  「啊!妳真令人難忘!」他說。

  鈺慧雙手掩面,這是她現在唯一能作的最後保護,別讓他看見她丟臉的表
情。

  小高一口含住了鈺慧左邊的乳頭,鈺慧偷偷的「嗯」了一聲,好多了,好
美滿的感覺。

  小高的手閒不下來,尋著了鈺慧的的裙頭,一抓一鬆之間,已經解開來了
,他又將鈺慧的長裙用力的抽起,鈺慧怕裙子破了,配合地抬起雙腳,讓他脫
去。

  鈺慧是穿著褲襪的,腳上還蹬著可愛的有跟涼鞋,小高的左手撫在她的小
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讓鈺慧辛苦的皺著眉頭,他手掌再一滑擺,捂住了鈺慧
整隻陰戶。

  「啊……」鈺慧要塞失守,眉頭皺得更緊了。

  小高的手輕盈的挑起鈺慧的情緒,沒有多久,他就發現其實鈺慧全身到處
都很敏感,於是他將乳房讓給了右手,嘴巴在鈺慧的腰間、小腹、胸口、肩膀
和脖子上胡亂的啃噬著,最後吃著她的耳朵,還不時伸舌在耳殼上舔出叫人痲
痺的聲音,鈺慧張著嘴巴,傻傻的呼著氣,下體的分泌已經浸濕了內褲和絲襪
,透到外面來了。

  小高察覺到手指上的潤滑,就站起身來,舉高鈺慧的雙腳,先替她脫去涼
鞋,彎腰拉著她的褲襪腰頭,鈺慧穿著一件新買的高腰性感三角褲,他也沒空
欣賞,「唰」的連內褲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後抽脫丟到地上。

  鈺慧很懊悔,又迷失在他的親撫之中,知道今天逃不了這一關,她茫茫的
看著小高,心情十分複雜。小高正在脫開他的長褲,拉下拉鍊,褪到腳上踢走
,又扯下內褲,翹著他那根長長細細的雞巴,站到鈺慧的胯間,兩手從膝蓋壓
彎起鈺慧的大腿,讓她潮溽的肥穴明白突起,鈺慧驚呼一聲,意識到他要侵入
了,兩手趕快交護著陰戶。小高信心十足,無視於她雙手的存在,將雞巴抵到
她的手背,作勢壓了一壓,鈺慧還是遮著,他又壓了逼壓,鈺慧的手就顫抖的
移開一條小縫,剛好顯露出穴兒口,他行動迅速,馬上把龜頭插進鈺慧的身體
裡。

  「嗯……嗯……」鈺慧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應,輕輕的哼起來。

  小高長而細的雞巴沒有受到什麼阻撓,順利的一挺,全根沒盡。

  「哦……哦……」鈺慧又哼。

  小高試著抽動幾下,啊,又暖又緊,真是尤物。

  「舒服吧!」他無恥的問。

  「…………」這叫鈺慧怎麼回答。

  「咦?不說啊?」他加快抽插的速度。

  「哦……哦……」鈺慧受不了了。

  「告訴我,舒不舒服?」他還問。

  「舒……舒服……」鈺慧說。

  「再說一次,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哦……」鈺慧回答。

  「這樣呢?」他又插得更快了。

  「很舒服……很舒服……啊……啊……」鈺慧回答。

  「舒服為什麼要反抗?」他動個不停:「下次還敢不敢?」

  「不……啊……不敢了……啊……好舒服啊……這樣……哦……插得好深
哦……啊……啊……舒服……啊……」

  「叫哥哥!」他命令著。

  「哦……哥哥……好哥哥……小高哥哥……啊……」鈺慧叫了。

  「叫老公!」

  「老公……啊……親親老公」鈺慧又叫。

  「說,說妳要老公插!」他又命令。

  「哦……哦……我……我要老公插……啊……插我……插我……啊……舒
服……好老公……啊……天啊……」鈺慧有求必應,甚至管不得浪聲是否會傳
出去外面。

  「告訴老公妳爽不爽啊?」

  「爽……爽……好爽啊……啊……啊……美死了……啊……」

  「老公棒不棒?」他問。

  「棒……啊……最棒了……啊……」鈺慧已經沒有心魂了。

  「什麼棒?」他又問。

  鈺慧答不上來,他再問了一次:「老公的什麼棒?」

  「雞……雞巴……啊……啊……雞巴最棒了……啊……」鈺慧就算和阿賓
作愛也從來說過這東西,狹小的空間裡氣氛淫亂極了,她什麼都說出口:「老
公的雞巴……啊……插我……愛我……啊……天……啊……老公……別停……
啊……啊……我要來了……啊……老公……快一點……啊……對……對……插
死我沒關係……啊……啊……來了……啊……來了啦……啊……啊……」

  小高上回在試衣間和鈺慧作愛時,她咬著牙不敢發出聲音,沒想到這回淫
聲浪語,叫個不停,他想:「這妞兒結了婚果然不同,更浪了。」

  「哦……」鈺慧尖叫起來,騷水疾疾地噴出,流溢到紙箱上面。

  孟卉買了滷味,回到那金飾精品店,發現她們的包裹袋子都在,鈺慧人卻
不見了,她就問店員,那叫小夏的告訴她,鈺慧到他們的倉庫去挑新式樣,請
她等候一下,卻不說她人就在對面。

  小夏說:「大概要再十五、二十分鐘吧!或者我帶妳過去?」

  「不用了!」孟卉本來就沒興趣:「那……我再出去走走,我嫂嫂回來請
她等我,謝謝你。」

  孟卉捧著滷味,邊走邊吃,沿著櫥窗走開去,她還經過那貼滿報紙的店面
,只不過她沒想到鈺慧正在裡面被人肏著。

  小夏見她走遠,便也走過對面,掏出鑰匙,打開地鎖迅速的閃身進去又關
上門。鈺慧這時被小高翻轉成趴伏在紙箱上,那紙箱有大腿那麼高,鈺慧的雙
腿用腳尖站立在地上,屁股彎彎的翹起,因為她剛剛才經高潮過一次,小高正
從後面不疾不徐地插她,場面肉緊極了。

  小夏一進門,就和小高相視而笑,鈺慧正在美著,忽然看見有人進來,馬
上掙扎要爬起,小高就用力幹了幾下,說:「Jennifer,問候小夏哥哥啊。」

  「嗯……嗯……」鈺慧心裡苦哈哈的,今天果真是誤上賊船了。

  「叫啊……」小高又用力幹了幾下。

  「小……小夏哥哥……」鈺慧不得不叫。

  小夏也在脫著褲子,他年紀和小高差不多,也是三十出頭左右,身材很瘦
,但是雞巴卻非常粗,長度倒是普通。

  他一邊套著自己的雞巴,一邊走到鈺慧面前,鈺慧求助的回頭看著小高,
小高反而更故意的使勁插她,讓她連人帶紙箱都搖動不已。

  「哦……哦……」鈺慧自然舒服的叫起來。

  小夏乘機捧著她的頭,將雞巴塞進她嘴裡,鈺慧擺脫不掉,只好「嗯……
嗯……」地替他吸起來。

  「哦……好爽!」小夏說:「小高,你哪裡把上這樣一個大美女?」

  「這美女還是人家的太太呢!」小高得意的說:「夠不夠騷?」

  小夏的雞巴在鈺慧的嘴兒裡硬得跟鐵棍似的,他說:「她那小姑也很騷的
樣子,不如叫進來一起幹吧!」

  鈺慧一聽,連忙「唔唔」的抗議起來。

  「別擔心,跟妳開完笑的,」小夏說:「我們不會破壞妳的家庭,我已經
叫她出去再逛一圈才回來。」

  鈺慧才放下心來。這時小高有點受不了了,拼命的插個不停,鈺慧喉嚨有
太多聲音要出,小夏就將雞巴退出來,讓她喊一喊,他也想聽美人叫床是什麼
味兒。

  「啊……啊……嗯……嗯……」

  「告訴小夏哥哥,」小高說:「妳舒不舒服?」

  「舒服……啊……好舒服……」

  「告訴小夏哥哥啊!」小高搖著屁股。

  鈺慧仰起頭,拋給小夏一個媚眼,說:「小夏哥哥……哦……哦……好舒
服……啊……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

  「叫小夏哥哥等一下幹妳!」小高又給她出難題。

  鈺慧不肯說。

  小高便用雞巴催她:「快說啊!」

  「哦……哦……小夏哥哥……啊……等一下……啊……哎呀……哎呀……
哦……好舒服……啊……」

  「快說!」

  「等一下……啊……幹我……啊……」鈺慧什麼臉都不要了。

  小高和小夏都很滿意,小高說:「我快射了……一會兒換你。」

  小高快速的插進插出,帶來鈺慧漕漕的浪水。

  「啊……啊……哥哥……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
一點……哦……對……對……」

  鈺慧的心情也飛揚起來,倒是小高卻突然射了。

  他的馬眼「咕吱」地在鈺慧身體裡吐著精液,動作也慢下來了,鈺慧滿漲
的春潮一下子得不到宣洩,全身都燥熱難忍。

  小高停下來讓精液射完,彎腰抓著鈺慧的腿彎,一站直,居然將她端起來
,大腿M字打開,抱在他身前。鈺慧免不了又是慌張的驚呼,小高卻將她端到
小夏面前,問鈺慧說:「妳剛才要小夏哥哥作什麼?」

  鈺慧羞死了,小夏就站近過來,將龜頭點觸在她的陰唇上,搖搖晃晃地問
說:「作什麼呢?」

  鈺慧不肯說,只是縮動著小腹想要將小夏吞進來,但是半空中沒法著力,
小高和小夏都又問:「作什麼?」

  「幹我……」鈺慧說來出了。

  小夏將龜頭插進去,他又粗又火熱,鈺慧舒服極了。可是他插進去又停下
來,淫淫地對著鈺慧笑,鈺慧受不了這玩弄,連說:「幹我……幹我……快幹
我……」

  小夏一挺而入,而且馬上不停的抽送,鈺慧才滿足的浮起浪笑。

  「啊……啊……小夏哥哥……真好……啊……啊……真舒服……啊……啊
……」

  鈺慧被夾在兩個男人中間,有說不出的刺激,小夏粗壯的老二比小高更有
勁,她方才中斷的感覺馬上接續回來,浪水潺潺流出,從屁股「滴答滴答」的
落到地上。

  「哦……哦……我好美啊……啊……我會死啦……啊……哥哥……幹我…
…幹死我……啊……啊……糟啦……啊……要來了……啊……」

  她叫得嫵媚,小高軟掉的雞巴又硬回來,龜頭剛好頂在她的肛門上,他雖
不想幹後門,但是逗著逗著也很舒服,鈺慧美得快瘋了一樣,連浪聲都斷續無
章。

  「啊……啊……死了……啊……天哪……兩位哥哥……妹妹死了……啊…
…啊……天……又來了……啊……又來了啦……啊……啊……」

  鈺慧這次噴得兇,小穴縮的更窄,讓小夏的粗雞巴摩擦的更緊密,彼此快
感益增,小夏想停一下好喘口氣,鈺慧的小腿卻像螃蟹的對剪一樣,將他牢牢
的勾住,小夏只好繼續賣命,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一股精水已經憋到尿道口。

  「快……放她下來……」小夏對小高著急的吼著。

  小高將鈺慧放下來跪在地上,小夏自然和鈺慧分開,他自己急急的套著雞
巴,將它對準鈺慧的臉,「噗」的一聲,精液噴灑在鈺慧臉上,鈺慧閉眼承受
著,也張嘴吃一些,順便喘著氣。

  「嗯……」鈺慧哼了一聲,原來小高又從後面插進小穴裡去了。

  幸好他插進去之後沒有再動,就讓它泡在那裡。小夏也不嫌自己得精液髒
,蹲下來吻著鈺慧的嘴,順便捧摸著她的乳房。

  他親了一會兒,用衣袖替鈺慧抹去臉上的精水,才站起來穿好褲子,對小
高打了一個手勢,然後快速的開門閃身出去,留下小高和鈺慧獨處。

  鈺慧很累了,她對小高說:「你們兩個壞人,弄死我了。」

  「我們是合夥人嘛,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小高說。

  「那老婆呢?也分享?」鈺慧沒好氣的說。

  「老婆嘛……我的老婆被別人娶走了……」說著抽插了幾下,意思指的是
鈺慧:「至於他的老婆……嘿嘿……她的騷和妳有得比。」

  「啊?你和她……他知道嗎?」

  「偷人老婆怎麼能讓老公知道?」小高得意的抽送起來說:「平時我們輪
流守店,他當班,我去睡他老婆……」

  「噢……噢……」鈺慧又有反應了:「嗯……嗯……你真的是壞……啊…
…啊……壞胚子……啊……」

  小高難得和鈺慧重逢,他一定要幹個夠……

  二十分鐘以後,孟卉回來了,鈺慧果然已經挑好兩條項鍊給媽媽和姑姑,
另外兩對耳環給自己和孟卉,孟卉一看,直說好漂亮,後悔的說沒有跟著去挑。

  鈺慧抬頭看了小高和小夏一眼,他們只好望著天花板作沒事狀,不曉得是
慶幸還是後悔。

  「很貴吧?」孟卉問。

  「不貴的,打三折。」鈺慧又瞪了小高和小夏一眼,其實她一毛錢沒付:
「而且還附贈一支領帶夾,給妳哥哥。」

  「這麼好,謝謝你們。」孟卉向他們稱謝。

  鈺慧領了孟卉出門而去,回家了。

  「我們今天是賺了還是賠了?」小夏問。

  「啊!」小高搔搔頭說:「不知道!」

  「四萬多塊……」小夏說。

  「爽嗎?」小高問。

  小夏點點頭,小高不再說什麼,那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