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瑤前傳:◆ 第64章:不嫌棄


◆ 第64章:不嫌棄

  「哼!說的時候輕鬆無比,卻原來還是這般費力,看你以後還說不說大話!」雨薇賭氣地哼道。說起來要不是他太過輕敵,也不會這麼晚才回來,她們姐妹就不會失身給自己的兒子們了。

  見雨薇悶悶不樂,雨擎天有些意外,不過還是抱著她好好地哄了一陣,最後,還是雨婷看不下去了,單獨把他叫到小屋裡說事去了。雨薇和雨雯都沒有打攪他們,她們失身的事情還是讓大姐來向爹爹解釋更好些。

  直到晚上的時候,雨擎天來到雨薇的房間,一進來就激烈地吻她,很快就將她壓在身下大力交合,他一個月沒有沾腥,此時自然飢渴難耐,巨大的陽物持久堅硬,每每都將她衝擊得如同狂風下的嬌嫩花朵,顫慄地俯倒在激流的征服之下,承受那一波強似一波的淫潮。這一次的歡好的感覺竟與以往有著顯著的不同,雨薇盡情敞開的濕熱花穴一個月以前還是獨屬於現在這個飢渴亢奮的慾望,而此時它卻已經被三個慾望插進來過,那神聖禁忌的花心即曾經以母親的溫柔接受過兒子的激情,又以女兒的嬌憨承受父親的激射,一股難言的淫亂感觸攪動著她的芳心,使她茫然而又興奮地死死摟住身上的爹爹,一雙粉臂死命按在他的腰背上,兩條粉腿緊緊纏住他起伏律動的臀部,嬌軀隨著他的抽插而起伏陣顫。

  每當幽穴最深處的花壁與父親的肉體碰觸的時候,她都會奇怪地想起兒子的肉體也在同樣的位置這般碰觸過她,那股難言的淫亂感觸更加深刻起來,幾乎將她的春情慾火撩撥到極限,在爹爹那深情的目光和大力起伏的胯下瘋狂地顫慄、嬌喘、陣縮,香豔的蜜汁滾滾流出,說不出的淫媚誘人。

  爹爹明明已經知道她已失身,但此時對她的姦淫卻有著比往日更深刻的柔情蜜意,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身子是否乾淨。想到自己心裡卻在他插進她的花心裡的時候還想著兒子的巨物,忍不住嬌喘著愧疚道:「爹……爹爹,薇兒已……已經髒……髒了……」

  雨擎天似乎早就想到她會問出口一般,一邊悶著頭插弄她,一邊淡然道:「我知道了。」

  「你……你不嫌棄嗎?」

  雨擎天的動作連個停頓都沒有,反問道:「你很在乎自己是否乾淨嗎?」

  雨薇一下頓住話頭,不知該怎麼回答他,想要說自己在乎,可這種不潔的淫亂刺激卻明明帶給她奇妙難耐的快感,如果說自己不在乎,可自己並不是那種淫蕩的女人呀?難道自己骨子裡就是個蕩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