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43.(四十三)習泳


(四十三)習泳

阿賓決心要在暑假前學好游泳,好讓鈺慧刮目相看一下。他找了一家招牌
寫著「健身俱樂部」的溫水游泳池,報名保証班,繳過學費,購妥裝備,每天
早晨六點鐘就來報到,學的是蛙式。

  也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兩個禮拜下來,阿賓除了憋氣練得可以申請金氏
世界紀錄之外,好像沒有太大的進步,眼看同班的倆個小朋友都會換氣了,他
仍然是挖呀踢呀不會前進,那教練又特別兇,讓他挫折感很重。

  這一天清晨,阿賓出門時就覺的天氣不大好,等來到了游泳池門口突然就
下起傾盆大雨,幸好他已經架好車沒有淋濕,反正都來了,便還是換上泳褲,
下了池子等候教練。

  泳客很少,下雨就更沒人來了,雨水打在泳池的玻璃頂棚,劈哩啪啦的還
挺有詩意,阿賓等了半天沒見到教練,說不定不會來了,他泡在水裡不動便覺
得會冷,便試著自己練習,活動活動,他離開池岸五六步,對牆游回來。

  阿賓辛苦的踢腳撥手,就這樣來回的試了又試,眼看著咫尺天涯的池壁,
總是要掙扎了老半天,才慢慢地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碰到了,他站起來
狼狽的喘著氣,然後再踱出去,不死心,重新再來。

  泳客好像陸續的走了,阿賓還在努力的練習著,當他又一次艱難的觸著了
池壁,站起身來的時候,旁邊忽然有人說:「沒有用的,你這樣前進不了的。」

  阿賓一轉頭,是一位女士,臉上戴著黑黑的泳鏡,穿的是一件棕櫚色的連
身泳裝,U形領開得低低的,體形不高,胸脯飽滿,剛好有一半浮出水面,阿
賓觀察她窄窄的窈窕肩膀和光滑的皮膚,猜測她不超過卅歲。阿賓因為也戴著
泳鏡,不怕眼神被她發現,便賊溜溜的盯著她的胸前乳溝一直看。

  「你的動作完全錯了!」她說。

  錯了?不會吧!

  「哪……哪裡錯了呢?」阿賓不恥下問,順便走近兩步好看得更真切一點。

  「完全!」她雙手一攤,而且搖搖頭。

  阿賓正想再問,她矮身一潛,蹬牆游出,輕鬆的完成兩次手腳循環,轉向
冒出頭來的時候,已經在五米之外。

  「瞧,」她向阿賓說:「和你大不相同吧!」

  當然不相同,阿賓要是知道訣竅的話,還何必來學!

  阿賓向她請教,她反問說:「你知道蛙式前進最大的動力來自於哪裡?」

  「腿。」阿賓說,他答對了。

  「那你為什麼不會前進呢?你不用力嗎?」她又問,同時逐漸走回來。

  「我?我很用力啊!妳看!」阿賓將手扶在池岸,浮起下身做著踢腿的動
作。

  她看著笑起來。

  「那你看我做的……」她也扶在池岸,漂起來做了一次踢腿:「哪裡不一
樣?」

  她的身材果然非常好,當她漂起來之後,阿賓便看詳細了她凹凸分明的玲
瓏曲線。她的泳裝背後開了一個大橢圓,細緻雪白的背部吹彈得破,屁股則是
美妙的隆翹起,她那件泳裝只能將它們斜斜的包住半面,所以兩旁就各露出另
半片臀肉來,恰如一對麵糕一般,蓬蓬嫩嫩彈性十足,臀腿相交處,還彎出兩
痕可愛的臀底線。顯然她對於自己的身材相當有信心,並且這件泳裝的剪裁不
似一般的泳裝那樣,會將臀部繃得平平緊緊,而是相當輕鬆的伏貼在屁股上,
連中間的溝都分得清清楚楚,她的臀型的確太迷人了,不大不小,又圓又鼓,
看起來像新鮮的布丁,有動作的時候便四方搖盪,可是馬上就會回復那圓圓高
高的美麗形狀。

  她放慢了速度,分動解說腳部夾水的方式,她說阿賓只顧用力收腿和用力
踢腳,那都是沒用的,重點在於兩腳夾水才會前進,而且阿賓的大蛙踢法已經
太舊了,現在應該是大腿不收,彎小腿翻開腳掌,同時踢夾畫圓併攏,如此快
而有勁,也才不會造成阿賓那樣一收腿屁股就蹶起來的可笑姿勢。

  她邊說邊示範,大腿小角度張開,彎起小腿,然後停下來告訴阿賓腳掌該
如何翻拗,阿賓的眼睛卻又不規矩的瞧著她大腿根處的凸起,那泳衣的布料顏
色太美了,明亮的尼龍絲將她的陰阜外形包得一清二楚,阿賓眼尖,還看見有
兩三根稍長的毛髮偷偷地伸出衣料之外,在水中漂呀盪呀的。

  「這樣有清楚嗎?」她問。

  有啊!看得很清楚啊!咦?不對!

  「呃……」阿賓掩飾的說:「大概知道,嗯,還有一點不清楚……就是…
…那……嗯……哦……那大腿的腳度還是要再請教。」

  她笑起來,便再示範一次,並且建議阿賓潛下去看得會更清楚。

  阿賓正巴不得,他連忙憋氣下沉,但是他蹲得特別深,然後仰頭看見了她
下身的正面,那泳裝以誘人的角度切入並裹住她漲卜卜的三角洲,對映著高叉
邊縫特別引人入勝的線條,在水中透過泳鏡,一切都放大了,阿賓滿足的對著
重點猛看,心頭蹦蹦亂跳。

  當然他也不能看得太久,等她踢過兩次,他便乖乖的浮出水面,表示懂了
。她提議要阿賓再攀住池岸,然後用手輕輕的撐起他的肚皮,教阿賓分解動作
,阿賓被美女扶著,亂舒服一把,一時之間改不過來,還是踢得四不像,但是
她很熱心的循循善誘,幾次之後,阿賓便越學越好,越踢越標準了。

  阿賓發現,當他夾水姿勢如果正確的時候,身體就會往前推進,雖然有手
抓住池岸,還是免不了會往前小衝一、二十公分,如此一來,她撐在他腹部的
手掌便自然往下移,偶而會碰觸到一點兒阿賓的寶貝,她不見得知道,阿賓卻
因此而有些興奮,於是更加努力的練習著,好讓老二能不斷的擦過她的玉手。

  當阿賓覺得雞巴已經興奮得開始微微在膨漲的時候,她卻放開他了,她又
向池中走出去,然後轉身過來,她要阿賓雙手不動,只踢腳向她游去,她說阿
賓應該可以踢得很好了。

  阿賓吸了口氣,雙手伸直夾住耳朵,俯身入水,依照剛才練習的方法踢著
腳,這次果然有很明顯的前進,阿賓很高興,他同時也發現了另一番美景。原
來當他向她滑近的時候,她輕牽著阿賓的手,慢慢的後退,這時阿賓夾水前進
的速度已經快過她退後的速度,於是阿賓便一吋吋向她的身體靠近,在水中阿
賓又可欣賞她藏在水面下的美妙嬌軀,而且越看越清晰,阿賓一不作二不休,
假裝剎車不住,索性撞進她懷裡,她連忙將他扶起,阿賓手忙腳亂的站起來,
藉機在她的腰身和屁股偷摸了兩下,她並沒有察覺,笑著說:「看!游得比較
好了吧!」

  阿賓衝著她傻笑,她也很開心,又向池岸退回去,並且對阿賓招手說:「
來,游回來。」

  阿賓再度向她游去,這種練習法太好了,不僅泳技可以進步,眼睛還能吃
冰淇淋,他一碰到她的手掌之後,便用拇指捏著她的掌心,她只以為這是他緊
張的反應,還俯身低頭到水面,對阿賓緩言安慰,阿賓又一次看見她圓熟的乳
房,而且水中少了地心引力的影響,那乳房的形狀就更圓更晃,他忽然亂了動
作,心中一慌,雙手亂掙扎一通,她趕緊將他抱起,他就乘混亂在她胸脯上磨
蹭幾下。

  阿賓真的是有輕微的嗆到水,他抱歉的苦笑著,她反而說:「沒關係,多
練幾次就好了,再來?」

  阿賓忙不迭的答應,倆人便這樣來來回回的演練,他們不知不覺中,將練
習的距離越拉越遠,阿賓果然逐漸熟諳了其中的巧妙,因為有好的成效,興致
就更高昂了。

  不料十來分鐘之後,阿賓在一趟回程中,忽然又沒頂掙扎起來,她急忙過
去拉他,他一被撈起馬上像無尾熊一樣的攀抱住她,她咯咯笑起來:「怎麼了
?你這像什麼樣?」

  阿賓不好意思的爬下來,說:「腿抽了一下。」

  原來他的左腿股薄肌一時間因為太多的運動而有些受不了,她也知道練習
過量並不好,就說:「我看你今天游得很好了,我們休息吧!」

  阿賓應諾著,他們走到池岸抓著扶梯爬起來,阿賓跟在她後面,看著她出
水芙蓉的樣子,她走到一隻躺椅旁,摘下泳鏡又走回來,鼻樑上換了一副無邊
眼鏡,阿賓才知道她容顏姣好,一對大而水汪汪的眼睛,細細的眉毛顯然是畫
出來的,阿賓也取下泳鏡,倆人這才第一次看清楚對方的面貌。

  「實在謝謝妳。」阿賓彎腰揉著腿說。

  「哪裡的話,」她說:「我看你學得很認真,你別嫌我多嘴就好了。」

  「妳太客氣了。」阿賓說,這女人十分有氣質,今天真的太幸運了。

  「我們去泡泡按摩池,對你的腿會比較好。」她又說。

  超音波按摩池就在旁邊,她先跨進去,阿賓一跛一跛的接著也坐上大理石
池緣,水溫相當高,阿賓看了看牆上的溫度計,攝式40℃,他雙腳伸進去,很
舒服。

  池子裡有三層石階,阿賓坐在最上一層,水才淹到他的一半腿,她坐到他
旁邊的第二層,手指用力的抓捏他的膝蓋上方,說:「你還很痛嗎?我幫你按
一按,這一條肌肉痛,對不對?」

  「哎呀呀呀呀!」阿賓咬起牙來。

  「少沒用了,」她又笑起來:「剛開始學都這樣,沒抽筋已經很好了。」

  她沿著肌肉紋理往上慢慢捏,先是使勁然後放鬆,阿賓真的覺得好很多了
,最後她順著他的大腿由下往上推拿,阿賓低頭又看見她領口的雙乳,不禁吞
了吞口水。

  「好很多了,我想可以了,」阿賓發現再這樣下去必然要出醜了:「真謝
謝妳,我叫阿賓……還不知道怎稱呼妳。」

  這時突然有人跑過來,是一男一女兩名救生員,那男的邊跑邊說:「周太
太,發生什麼事了?」

  原來這倆人見今天沒幾名泳客,便偷懶摸魚,躲到前面大廳櫃檯看電視去
了,有人出去時告訴他們池子裡頭溺了人了,他們才驚慌的跑進來。

  「沒事吧?阿梅。」那女救生員也問。

  看來這周太太阿梅是常客,救生員都認識她。

  她悄悄的對阿賓說:「哪,你聽見了。」

  接著她轉頭對倆人說:「沒事,我同伴的腳有一點點抽筋而已,已經好了
。」

  阿梅邊說手上還邊繼續向上推著。

  「沒事就好……」

  他們見泳池中已經都沒人了,轉身又一齊向外走去,走到泳池的水簾口,
那女救生員又喊:「阿梅……」

  「欸!什麼事?」阿梅探頭出去,忘記手還留在阿賓腿上,連帶向上摸動
,滑呀滑呀,按到他軟綿綿的地方。

  那女救生員喊說:「都已經沒有人了,超音波池和烤箱我廿分鐘以後會關
掉,可以嗎?」

  阿梅的手不停的撫動著,回答喊說:「OK!夠時間!」

  她縮身回來,才驚覺自己按在奇怪的位置,她低呼一聲「哎呀」,急急縮
手,偷瞄了一下正在發呆的阿賓,說:「對不起……對不起……」

  阿賓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阿梅轉身不敢看他,她又說:「對不起……弄
痛你了嗎?」

  「沒有,」阿賓誠實的說:「很舒服……」

  阿梅「嗤」的一笑,側手打了阿賓的腿,罵說:「沒正經。」

  阿梅用眼角偷看阿賓,發現阿賓也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又偷瞄
著她剛才摸過的地方,卻瞥見阿賓的褲子明顯的隆起,她當然曉得那是怎麼回
事,她趕快將視線移開,可是又好奇的慢慢轉頭來看,沒想到阿賓一直在長大
,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阿賓雄壯的形狀,她的一顆芳心也乒乒乓乓沒由的亂撞亂
跳。

  接下來的事情還令她訝異,阿賓不僅昂然挺起,並且漸漸地撐到他的褲頭
,將褲頭頂得脹然欲裂,最後還「噌」的一跳,居然鑽出褲頭來了,一粒光亮
圓淨的龜頭,被褲帶卡在他的肚臍邊抖著。

  「啊……你……」阿梅吃驚得忘記害羞,指著阿賓說:「你……你……」

  阿賓快快的考慮了一下,便解開褲頭,緩緩的將整根雞巴都露出來。阿梅
看見他完整的模樣,顯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阿賓牽起她的手,慢慢的放到他的
雞巴上,阿梅也傻傻的握住,腦袋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將阿賓的根部抓緊,卻
只能握住半根,手上還伸出另外半根來,阿賓提著她的手上下移動,她就跟著
替他套動起來。

  阿賓放開她的手,撫到她的肩膀上,當真入手滑溜,細嫩無比,她依舊是
雙眼無神的為阿賓捋著,阿賓將她的肩膀壓抱過來,並且用手掌手背反複的擦
著她的臉蛋兒,她看著阿賓的雞巴往自己靠近,愈變愈大愈清楚,她的呼吸開
始深大短促,終於龜頭和她的嘴兒要碰在一起了。她忘情的張啟櫻唇,在龜頭
上淺吻一下,又探出舌頭在馬眼上舐了舐,才突然醒悟,這是今天才認識的陌
生男孩,怎能有這樣親蜜的舉動?她搖搖頭,倉惶的站起來,想要爬出按摩池。

  「我……我要去烤箱。」她喃喃自語。

  阿賓一伸手抱住她的腰,將她拉回池內坐著,自己站起來靠近她,並將陽
具挺送到她面前。阿梅軟弱的不停搖頭,可是眼睛卻難當的望著阿賓的雞巴,
不久阿賓的龜頭又舉到她的唇邊,她嘆了一小口氣,放棄了抵抗,再次張開嘴
巴,將阿賓的大龜頭含進嘴裡,這次還溫柔的為他吸吮。

  阿賓雙手捧著阿梅的臉,阿梅移過右手握住陽根,邊含邊套,一雙明亮的
眼睛幽幽的瞧著阿賓,阿賓的雞巴這時是脹得又直又硬,她很辛苦的將它吃進
到喉頭,卻還含不到整根的一半,但是她也不嫌難過,就這樣吞吞吐吐起來。

  阿賓爽死了,他差點沒暈過去,每當阿梅將他深深含抵到咽喉,他的龜頭
便感到一連串的緊縛快感,阿賓忍不住仰頭閉上眼睛,享受這年輕少婦的服伺
,但是太舒服了,讓他有點兒站不穩腳,他便慢慢的轉向想坐下來,現在反而
是阿梅不願離開他了,她啣著龜頭不放,隨著阿賓坐到池緣,她也跟著變成跪
在第二層階梯上,繼續舔著阿賓。

  阿梅的舔吮一直溫柔而緩慢,阿賓已經脹得硬痛莫名,他端起阿梅的臉,
搖頭讓她不要再舔了,他低身下滑,溜到阿梅跪著的階上坐下來,和她面對面
,他伸手脫去阿梅的泳帽,原來她削著很俏麗的短髮,阿賓摟著她,親吻她的
脖子,她仰著臉讓阿賓為所欲為,阿賓輕輕扯開她泳衣的底墊,嘴巴逐漸吻向
她的嘴唇,手掌抱著她的屁股往下坐,當阿賓吻上她的軟軟的唇瓣時,龜頭也
抵觸了另一對軟軟的唇瓣。

  阿梅「啊」的輕喚起來,阿賓把握機會,將舌頭伸進她的嘴中,到處挑來
挑去,下身則也順勢將她再下壓,在水中的穿刺有一些些艱澀,但是阿梅的裡
面分泌得很好,後來阿賓就比較順利了,他一直壓著阿梅的屁股,好往更深處
挺進,幾次之後,他已經抵住花心了,阿梅掙脫他的吻,「喔……喔……」的
仰臉嘆著氣,阿賓好像長得永遠插不完似的,還在一截截的入侵,她甚至開始
發抖了,好久好久好久,阿賓終於全部和阿梅緊密的結合在一起,阿梅急急的
深喘幾下,全身都在抽慉,穴兒更是痙攣得厲害。

  「Ohhh!My God!」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說了一句英語。

  然後她就軟軟的趴在阿賓的胸前,一動也不動了。

  「咦……?」阿賓低頭看她的表情:「妳……這麼不濟事!」

  她滿臉紅潤,盪漾著滿足的微笑,眼鏡一片霧氣,埋首在阿賓懷裡,居然
已經高潮了一次。

  「老天……」她感歎的說:「我從沒遇過像你這樣的人。」

  阿賓一手拉住她的泳衣底墊,另一手摀著她的臀部撫摸,他光這樣被她包
裹著也很舒服,超音波池裡充滿氣泡,別說整間泳池現在並無旁人,就算有人
在,也只能看見她們相擁而坐,誰知道這美貌高雅的少婦,小穴兒裡正插著男
人粗長的雞巴呢?

  但是阿賓泡久了,靜極思動,他的屁股開始不安的向上零星抬動,每一頂
,阿梅嬌嬌地就「嗯」一聲,那膩膩的鼻音更撩動阿賓的神經,讓他火上添油
,衝動再衝動,終於他受不了了,把身一翻,將阿梅壓在身下。

  阿梅真是美妙的婦人,柔若無骨,隨著阿賓恁他恣意擺弄,阿賓藉著水的
浮力,只用單手撐著石階,架著她的雙腿,緩緩的抽送起來,深入淺出,抓著
她泳衣底墊的手掌還有閒暇空出食指,捻在她的陰蒂上,阿梅不禁苦苦的輾轉
扭動,阿賓雖然受到水的阻力,還是儘量加快速度,阿梅忍不住想叫,雖然泳
池中已經沒人,畢竟是公眾地方,她可不敢叫出聲來,只能低低的「嗚……嗚
……哦……哦……」輕哼,並將頭靠在池緣上,臉上嫵媚萬千,又痴又喜。

  阿賓低頭再吻住她,她馬上回應的和他吸吮在一起,阿賓越抽越用力,她
也挺著腰迎湊著,阿賓感覺到她的穴兒又在痙攣了,依照方才的經驗,阿賓猜
測她來了第二次高潮,連忙加重馬力,回回深刺到底,同時也讓她的膣肉爽快
的磨過龜頭,阿梅很快的全身都抖動起來,人在水中飄飄然的,再加上高潮的
美感,彷彿飛翔在神仙天界那般,她快活死了,四肢先是將阿賓牢牢鎖住,突
然一鬆,輕輕地摔回階梯,表情茫然恍惚,有一氣沒一氣。

  阿賓待得她高潮過盡,才又慢慢的活動,阿梅這次已經不像剛才那樣嬌軟
婉轉,她一下子就緊張起來,雙手將阿賓的頸子纏繞著,阿賓順勢抱住她的屁
股站起來,池子的水深剛好到阿賓的大腿上方,他就得意的到處走來走去,同
時抽送著雞巴,把個阿梅插得又是哀哀求饒。

  接著阿賓放阿梅下來,讓她彎腰扶著階梯,從後面再扯開阿梅的泳衣,把
雞巴重新插入阿梅的身體裡。

  阿賓搖著屁股幹不到三十下,突然聽到水簾那邊傳來人聲,原來那女救生
員走進來了,阿賓和阿梅慌了心,連忙蹲進水裡,阿賓靈機一動,抱住阿梅轉
身坐到第二層石階上,那女救生員逐漸走過來,又和阿梅打著招呼,阿梅心虛
假諾,兩手抓著阿賓的的小臂,在胸前的水面上撥動著水,故意說:「嗯,對
,手要像這樣撥……」

  女救生員一直走到超音波池來,坐上池緣,用手試了試水溫,阿賓和阿梅
兩顆心是跳得七上八下,那女救生員對倆人點頭微笑,只是表情不免帶著一些
懷疑。

  「這位是……是我表弟……」阿梅編造著藉口介紹說。

  「哦,你好。」女救生員隨便寒喧一句,她心理咕噥著:「才怪!」

  她知道這倆人有點古怪,卻倒也故意搗蛋,便轉身走到幾公尺之外,拉過
一把椅子,坐上去兩手挽頭,無聊的搖著兩條腿。

  這可難為了池子裡的倆人,他們的下身還連接在一起,現時不知道該如何
是好,阿賓便輕聲的說:「好姐姐,我們起來好了。」

  阿梅卻沒有回答,繼續抓著他的手划水,藉著動作起伏著自己的身體,當
然就會造成雞巴和穴兒的進出磨擦,有人在旁邊,兩人偷肏著的心情也很特別
,阿梅每一坐進,阿賓便深深的頂住她的花心,阿梅自然隱隱的顫抖,她仰頭
小聲的「嗯」著,說:「我一定要把你搾出汁來。」

  這嫻熟的少婦,連浪語都說得這樣典雅。

  阿賓在水底也幫她一把,配合的往上挺,而且警覺的瞻望那女救生員,當
她偏頭向這邊時,就放慢動作,當她偏頭向另一邊時,他們就用力的幹得水花
滾滾,雖然提心吊膽,卻也十分香豔,終於阿賓雞巴根處無盡的酸軟,龜頭脹
起,肌肉僵直,觫觫地噴出熱燙的精水,阿梅當然有感覺,她停下搖晃,讓阿
賓享受平靜的溫柔。

  「好累……」阿梅說。

  阿賓抱著她,在她結實的小腹上輕撫著,她看了看那女救生員一眼,提議
說:「應該還有幾分鐘,我們去烤箱烤一烤。」

  阿賓說好,她便小心的站起來,慢慢和阿賓脫離,阿賓將褲頭收好,倆人
相扶持的跨出按摩池,阿梅又跑到躺椅那邊拿了一包什麼東西,回來和阿賓一
起走進隔壁的烤箱,關上房門。

  烤箱大約是三米見方,室內全部都是用10cm寬的長木條所釘成,一側是烤
爐,其餘各牆都搭著三層的座梯,每層高約40cm,越高空氣就越熱,平時應該
維持著90℃,一進門熱氣撲面,阿梅拉著阿賓坐在最低的那一層,倆人相視而
笑,輕輕親了一下嘴,阿梅躺下來,向阿賓招手說:「來,幫我一下。」

  阿賓坐過去,她把手上的東西遞給阿賓,原來是個布包,裡面捏起來像細
石子。

  「是鹽,」她說:「幫我搓在身上。」

  阿賓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傳說中的鹽浴,據說美容效果很好,不過他倒寧
願相信阿梅是天生麗質的關係。

  阿梅反趴過來,他先替她在背上、肩上和手臂上搓著,然後她的屁股、大
腿和小腿。阿梅轉回正躺,阿賓又從腳一路搓上來,最後揉在她的乳房上,阿
梅嘻嘻笑著,說:「這裡可不需要減肥。」

  阿賓摸完她一身,又興奮起來了,他壓到阿梅的身上,吻了她一下,阿梅
說:「我可跟你講,我今天雖然跟你要好,你別以為我是隨便的女人。」

  阿賓搖搖頭,又和她吻上,雙手在阿梅身上亂摸,摸得她也又喘又笑的,
阿賓想要脫掉她的泳衣,她說什麼都不肯,怕外面的救生員突然又來。阿賓無
奈,只好像剛才那樣要她趴跪著,扯偏她的泳衣,從屁股後面插進去。

  「Ohhhh!My God!」她又說:「哎呀……你……你幾乎……哎呀……是
我老公的兩倍長……啊……MyGod……」

  「妳老公對妳好嗎?」阿賓邊幹邊問。

  「啊……啊……很好……啊……對我很好……啊……哼……都是你啦……
啊……害我……」

  「不好嗎?不要嗎?」阿賓快速的抽了幾下。

  「哦……好……好……我要……啊……」她雖然浪浪地叫著,但是聲音細
柔,婉約動人。

  陸上不比水底,阿賓的動作又疾又狠,阿梅這才真正體驗到阿賓的厲害。

  「喔……好深啊……啊……啊……你好狠啊……啊……」

  阿賓將她肏的前後搖動,她無力的將上身賴在椅板上,放任阿賓盡情的插
她。

  「啊……啊……要糟了……啊……啊……哼……不好了……」

  阿賓又發現她的軟肉在收縮,她高潮前後都會這樣子,阿賓更努力的抽著。

  「哦……哦……啊……完了……完了……啊……啊……完了……啊……啊
……賓,你停停……你停停……求求你……啊……我……我透不過氣來了……
嗯……」

  阿賓停下來,空氣著實太熱了,不只她受不了,阿賓也受不了。阿梅仆倒
在椅階上休息,阿賓則更無力的滾落到地板上,那兒最涼了,他學小狗伸出舌
頭喘氣,阿梅看著他笑得甜蜜蜜的,她說:「喔……好累啊……我想去洗澡了
,天哪……我們在大廳見好嗎?」

  阿賓點點頭,快樂的閉上眼睛,阿梅整理整理泳衣,用腳趾搔了他肚臍眼
一下,阿賓嚇了一跳,阿梅已經「咯咯」的笑著逃出門外了。

  阿賓睡在地板上,聽到「答」的一聲,知道那是烤爐切斷的聲音,不關他
的事,他繼續閉著眼,有點昏昏沉沉的,但是也很舒服,他躺著躺著,那雞巴
還沒軟下,豎在那邊,怎麼……?怎麼有一種溫暖的感觸?什麼東西包住了雞
巴?他睜眼一瞧,居然是那女救生員,她光著屁股,正設法要將阿賓的雞巴套
進穴裡。

  其實這女救生員早就對阿賓和阿梅起了疑心,當他們進了烤箱之後,便踱
到門外從小窗上窺探,結果就看到他們火辣的場面,她心頭劈砰的跳著,眼睛
眨也不眨,看著阿賓對阿梅的愛撫,和後來激烈的性交,她一面看,一面從短
褲外輕撫自己的私處,糟糕,下面濕透了。

  阿賓和阿梅停下來以後,她趕緊跑回到椅子上坐著,不久阿梅出來了,走
過她旁邊時倆人還點頭又招呼了一次,她看著阿梅的背影,心忖道:「原來也
是個騷女人,哼!」

  她等阿梅走出水簾,卻沒看見阿賓出來,她站起來又輕聲走到門外,發現
阿賓大字躺在地板上,哇,一根雞巴舉得老高,他竟然有那麼大,她不禁羨慕
起阿梅來了。她看阿賓半天沒動,她在門外也猶豫了很久,終於推門進去,那
木門「呀」的開了,阿賓只是動了動手指,她又將門推上,蹲到他腰旁,盯著
他的長雞巴看,不由得下頭一陣酸癢,大概是又流了一灘水。

  她恨恨的咬了咬嘴唇,橫心把救生員的紅短褲和內褲都脫掉,跨上阿賓的
下身,蹲著用手扶正雞巴的位置,將龜頭抵著陰唇,當阿賓訝異的張開眼睛時
,她已經坐進去半根雞巴了。

  她看見阿賓睜大了眼,哪還能顧什麼禮義廉恥,馬上可憐的說:「我……
我要……我也要……」

  阿賓聽她一說,就知道她一定是看見了他和阿梅的好事,這可不能不應付
,反正剛才也還沒過癮,他一挺腰坐直起來,舉手將她推倒下去,然後壓上她
的身體,脫去她的上衣胸罩。

  這女救生員年紀和阿梅相近,筋骨結實,標準的倒三角形泳將體格,胸脯
雖厚卻沒有乳肉,阿賓真的沒什麼味口,可是雞巴都插在人家穴兒裡了,她這
兒倒還蠻有彈性的,就彼此享受一下吧!

  他可沒打算憐香惜玉,一上陣就猛猛的埋頭衝刺,那女救生員倒也了得,
腰桿子擺動著配合得天衣無縫、水洩不通,要是面貌能再像阿梅那樣姣美可人
,那就是天生尤物了。

  阿梅作愛時不敢大聲叫,這女救生員卻喊得滿室生春,哥哥妹妹什麼話都
叫得出來,阿賓也被她夾得的確是太好了,知道她承受得起,便每下都用力的
深刺到穴眼上,讓倆人都更爽個夠。

  「啊……好哥哥……啊……我要高潮了……啊……哥哥好厲害……啊……
插死小妹……啊……來了……來了……出來了……啊……啊……」

  阿賓也順性肏弄,讓快感迅速累積,當她高潮剛剛過完,阿賓屁股一縮,
陽精疾射而出,他深抵不退,讓它們噴在她的花蕊上。

  「嗯……嗯……」她看起來相當快樂,阿賓既然射完了,他和阿梅還有約
,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他就敷衍的在她臉上隨便親兩下,爬起來穿好褲子,
連再見都懶得說,靜靜地走出去了。

  阿賓向盥洗室走去,穿過水簾時,那男救生員正好向這邊來,他客氣的問
:「要走了?」

  阿賓說:「是啊!」,倆人擦身而過。

  那男救生員進來之後,便到處收拾和檢查,他正想著那女救生員哪兒去了
,走到烤箱時卻從小窗上看見她全身赤裸,閉眼躺在地板上。他和她做同事也
有幾年了,平時游泳當然肌膚相見,卻從沒看過她裸體的樣子,他猜想她大概
是利用沒客人的機會來烤個夠,不知道她其實是和客人搞過了。

  那男救生員在門外難受的看著,看得陽具都挺起來了,他年近五十,肥肥
胖胖一個啤酒肚,那女救生員對他而言還算是年輕幼女。他色心突起,小心的
推開門,脫掉衣服褲子,跪到女救生員的腿間,細細的看著她的全身,陽具挺
得更高了。

  他的雞巴和他一樣,雖然不短,卻是肥肥軟軟的,即使勃起,也硬不到哪
裡去。他低手抓住她的腿彎,然後一舉,說時遲那時快,他已經將肥雞巴抵進
她的濕穴之中,同時一進一出的向更深處插進。

  「嗯……嗯……不要……你又……」那女救生員睜開眼睛,發現不是阿賓
:「啊呀……是你……明哥……你……你做什麼……啊……嗯……」

  那明哥用動作告訴她他做什麼。

  「哎呀……哎呀……明哥……」

  她闔上眼睛,看來沒打算掙扎。

  「哎呀……明哥……不要……啊……啊……我……我老公會生氣的……啊
……啊……」她嗲聲嗲氣的說。

  「不會的……他不會知道……」明哥說:「不如……我來當妳一天老公吧
……」

  「嗯……嗯……明哥……嗯……」

  「哦……哦……好舒服……老公……」

  好了,別再管他們了,從現在開始到下午泳池再重新開放還有三四個鐘頭
,就讓他們去做個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