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難忘的出診經驗


我是一名醫生,家在一個比較發達的鄉村。我們組裡有個長得不算太漂亮,但讓人看了就想上的女人。她比我大兩歲,且叫她琴吧,我曾無數次把自己老婆想成她在干(有點對不起老婆),沒辦法,誰叫我喜歡成熟的女人。
她老公叫海,和她同齡,人非常胖,走路都有點氣喘。海在我們市做工程生意,經常有應酬,基本上每天都喝酒和抽煙,所以經常患上感和慢性咽炎急性發作。有一次他患上感,在我的診所打點滴,琴就要他不要抽煙和喝酒了,這點很正常,但下面一句我覺得很有意思。

“你不管干什麼事,一下就氣喘吁吁”,說者無意、聽者就有意了。干什麼都這樣,那是不是性生活也是這樣,那琴不是很難滿足嗎,我是不是有機會啊?海不管怎麼忙,不管到晚上幾點每天都必須回家,
而且很怕琴,我腦子想肯定是在性生活上無法滿足琴。但想歸想,還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啊。

琴是越來越讓我想入非非,她以前有點保守,穿著上一般不會讓你有便宜,就是在夏天她坐著時,一般女人也不是那麼太注意,有時不經意間打開兩腿,如果你的角度好的話會看到穿什麼內褲的,但她都是兩腳並攏,還用手把裙子裹起來,每次都讓我失望。我想男人都一樣,越是占不到便宜的女人就越想占有,經常偷偷的看,特別喜歡在她後面走,她的屁股向後微翹,走時一扭一扭的,媽的還要不要我活啊?雖然沒占到什麼便宜,但她也經常偷偷瞄我,當我和她相視她就慌亂的躲開,女人心真是弄不懂,要是對我有什麼的,就讓我占點便宜啊。

皇天不負有心人,有一次夏天她在看別人打牌時,坐在椅子上,可能她覺得肯定沒人注意,就把一條腿抱膝放在椅子上,另一腿伸直放在麻將桌腳上,這樣裙子就滑到大腿上。剛好我沒事也來看牌,剛開始我也沒注意,無意間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哈有機會了,我不引起她注意的走到她的對面,這樣就看的一清二楚了。

她的身材真是好,大腿好白啊,穿著白色的小內衣,黑色的毛透過內衣看的出毛真多,還有幾根居然跑到內褲外面來了。我的老二一下子就硬了,好景不長啊,不知道是不是她發現了還是腿酸了,坐直了身子,腿也放下了。我就看了2分鐘啊,但我看到的永遠也忘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幫忙,大家想都沒想到。
有一天晚上我睡了,忽然聽到有人喊,沒理他,還在喊,一聽是海,沒辦法起來吧。我還以為他生病了買點藥,沒想到,他有點不好意思,問我的老婆在不在家?我老婆也是醫生,她剛好到外婆家去了。這時他更不好意思了,我問他到底有什麼事,最後慢慢統統地說:“避孕套一不小心掉進她老婆的那裡去了”。

本來我還有睡意,一聽睡意全沒了,再問一遍,還是同樣的回答。問我有沒有辦法能拿出了,心想:說什麼呢,我一個醫生這點小問題都解決不了?但我嘴上說的要重了,你還是不錯的,能及時發現,不然時間長了,陰道裡有異物破壞了那裡的環境,特別把那裡的酸堿度破壞了,有利於細菌的生長,可引起陰道炎,而且那裡有異物,時間長了會有臭味的,腐敗了更能引起陰道炎的,要馬上把它拿出來。但我老婆不在家,要不你去醫院吧。大家想想幾點了,到醫院很麻煩的,而且是這事。他想了想說:要不麻煩你去吧?
“啊!我?”
“是啊,就麻煩你了”
“我是個男醫生啊?”
海:“醫生還分什麼男女啊”
看來是我想歪了,其實做為醫生確實沒什麼的,但他老婆是我夢中情人啊,能不歪想嗎?
其實只要帶上消毒液、手套、窺陰器、鑷子和潤滑劑就行了,我不能放過這機會啊,特意沒帶潤滑劑就急忙忙的和海去他家了。
一會就到他家了,直接到他的房間了。一進去看到琴穿著睡衣坐在床上,當她看到是我來時,看的出她很意外,緊跟著就羞紅了臉。“怎麼是他來了,霞(我老婆)呢?”她問海,“去外婆家了”我回答
.她不想讓我給她弄,我裝著要回去,這時海趕緊叫我在外面等會,其實我哪舍得走啊,就等吧。
一會兒海叫我進去,我說:想好了嗎?他說可以了。我就進去了,琴還是不好意思,“我是醫生,沒什麼的,現在就把我當成陌生的醫生”。她問:痛不痛啊?我說:一點也不痛,可能還很舒服。琴漸漸地放開了。
但我想不能這麼快就拿出來啊,想上她是不可能了,至少要她說點隱私啊。就問:你們平時經常用套,怎麼這次掉進去了?
琴:以前沒怎麼用套。

“那你們怎麼避孕啊?”
“開始用過兩次,海說沒什麼感覺,就體外射精”看得出琴現在真的放開了,一點害羞感也沒了。
“但在半年前,懷孕了,做了人流,接下來就一直吃藥了”
“吃藥?副作用有點大啊,怎麼這次用套了”
“一怕吃藥副作用大,二來想帶套可能性交時間長,就要他帶了”
“帶套時間長?你們一般多長時間?”(這個問題問的太露骨了,她肯定不回答)
“一般4—5分鐘”
這個問題你也答啊?我回頭看看海,他沒什麼反應,還很認真的聽(我暈),
那就接著問吧,“4—5分鐘是快了點,是不是做愛的次數太少了,男人時間太長不做是很容易射的”
“不會啊,我除了月經期基本上每天要的,最多不過2天。”
什麼,這麼猛啊,哪個男人受的了啊。
“你的性欲太強了,這樣對你們都不好的,像你們這個年齡段,一般2-
3天一次比較正常,以後不能這樣。套怎麼會掉進去?是什麼體位?”
“他太胖了,一般都是我在上面的,今天特別想,他射了我還沒滿足,就繼續做運動,可能他的那個軟了,套就掉進去了。”
可能琴是在排卵期吧,也沒想到她看上去那麼高貴,居然在性生活上還那麼主動,每天1次。真的想看她現場表演。我覺得問的差不多了,不能再問了,我差點都忘了來干什麼了。
“你把衣服脫了躺下”

這時琴的臉又通紅了,她看看老公,猶豫了一會,羞澀地、慢慢的把睡衣提到腰上,她今天穿著帶花邊的米黃色情趣內衣,陰阜部向上突起。這時的我,心髒快跳出來了,說真的好緊張,即想看她現在的表情,又想馬上看到她的下面。
她猶豫了半天終於鼓起勇氣,把內衣慢慢褪下,哇!我差點昏了,好多的毛啊,皮膚是那麼的白,這樣更顯得毛好黑。內衣脫了,躺下了,但她的兩腿緊夾著,還把雙手遮擋著陰部。這樣的動作更吊起我的興趣,這個女人真要人命啊。
“沒什麼的,放松點,你這樣搞的我也不好意思。”
聽我這麼說,她慢慢的拿開雙手。她有點瘦,身體沒什麼脂肪,平躺著兩腿之間有空隙,這樣陰部就一目了然了,要不是他老公在,真想現在干她。
“我要先給你消毒,等消毒好了,不要用手或其他的東西碰消毒的地方。”
..

“嗯”聲音很小。
“有手電筒吧?”
“有,海你去拿”
一會就拿來了,“海,你打手電筒照著她的陰部”
“把你的雙腿屈起來並分開”
哇!陰毛一直長到大陰唇,別看她有點瘦,大陰唇很豐滿,小陰唇呈扇狀分開,褐色,一看就是做過多次性生活。開始給她消毒了,這個沒什麼好說的,等消毒好了,帶好手套,拿著窺陰器就往陰道裡插,因為沒潤滑劑當然痛了。她“哎呀”叫了一聲,我問是不是痛啊?她點點頭。
“沒辦法我的潤滑劑全過期了,不能用,那怎麼辦?要不明天再拿?”
“那怎麼辦?這怎麼能拖呢?”海說“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
“就是用她的愛液來潤滑了,要不你們再做一次,我在外面等會,等你做好了叫我一聲,那時就不痛了”
啊他兩同時發聲。這樣啊?
“那不是沒辦法嗎?我先出去等”
我出去的時候特意沒把門關嚴,但又看不出沒關。先在外面溜達一會,其實不到一分鐘就回來。先偷偷地聽了一會,第一句話就是琴說:“你的這個怎麼這麼大,又這麼硬啊?好久沒這樣了”
我想可能是海被我問了一堆有關他們性生活的話和他老婆剛才的表情所致吧。
輕輕地把門推開一個小縫,他兩都脫光了,海躺著,那家伙確實不小,比我的要大一點,筆直的挺著,琴用一只手在上下套弄著。沒過一會,海起來把琴按倒就直接插進去,在插入的那剎那,琴快活的叫了一聲。操,還沒給琴做前戲呢就這樣干啊,害得我沒看到好戲。也怪不得她不能滿足了。
估計干了2分鐘,海就氣喘吁吁了,動不起來了,估計是太胖。這時琴大概被搞得情趣來了,她急得把臀部快速的向上挺,可能這樣對女的來說太費力,干脆她一翻身,讓海躺下,雞巴現在沒剛才的硬了,琴跨坐在他身上用手扶著對自己的陰道,“吱”就進去的,別看她平時好像沒什麼力氣,現在的她力氣好像用不完,用力的向下干,邊插邊小聲的呻吟著(估計怕我聽到),又過了兩分鐘,琴估計忍不住了,開始放大聲音叫了。一開始把我嚇一跳,女人怎麼這樣啊?她在我心中是何等的高貴啊,怎麼現在這麼淫蕩啊。但好景不長,還沒叫幾聲,停了。怎麼回事啊?原來海射精了。操!
“這麼回事啊?我還沒夠呢?”
“太興奮了吧”海說“快拿點紙來我差一下,你去叫醫生來”
我嚇得趕快關了門,又到外面等著。
等了一下,海來叫我去。看到進去,琴馬上用被子遮住自己。
“就現在取吧,趁精液和愛液還干”

剛才羞澀了,衣服也沒穿,把被子拿開,兩腿屈起分開。一看毛毛被液體弄濕粘在一起,估計剛出了不少水。我也不管什麼消毒了,手套剛也弄髒了,算了不帶了。用兩手指先往陰道插一下,“怎麼沒水了,你把它搽了啊?”
“是的”
“那怎麼行啊,就是要它潤滑,不然還痛啊”其實這樣行的,特意說的,不然我沒占便宜啊,呵呵!
“那怎麼辦?”
“要再做一次,估計海也不行了,不行你有沒有手淫過啊?”
“啊,沒有”
“其實手淫也能搞出水來的”
“怎麼搞啊?”海問“就是用手撫摸和抽插”這家伙連前戲都不搞,估計我有機會。
“我們不會啊”
“什麼這個不會?”
“會不會痛啊?”琴問“怎麼可能呢?有時比做愛還舒服,不相信試試?”
….

“我們不會,要不你教一下”海說。我就等你說這句話。
“這怎麼可以啊?你老婆我怎麼能?”
“沒事,要是好使,我們下次也試試”
“那好吧”不能再裝了。
“其實不僅可用手,還可用嘴,沒試過的話,今天就教你一下,這樣你去洗一下”
琴現在放的也太開了吧,居然就這樣赤裸的從我身邊走過去洗了。女人媽的洗的好慢啊,急死我。終於來了,鑽進被窩了。
“現在能開始嗎?”
兩人同時說可以了。
我特意要調調她的情趣,一開始只是在她全身除了乳房和陰部的所有地方親親的撫摸著,偶爾在她的乳頭撩過,能感覺到她顫一下。搞幾分鐘後用舌頭親親的舔著乳房,一只手在蹂躪著乳房,另一只就不老實了,開始向下進攻了。在她的大腿和臀部及會陰部來回的撫摸著,但就是不碰陰部,一會她開始呻吟了,並把臀部往上挺,好像要我去摸她的BB,就是不摸。這時嘴也開始向下了,在她的腹部到處親吻,一直到陰毛處,還真的很香,估計灑了香水吧。她的呻吟聲更大了,臀部挺的幅度也大了。
我看她是受不了,就舌頭快速的在陰蒂處劃過,她居然大聲叫了一下,嚇我一跳。我又離開不舔那了,她急得用雙手把我頭向下按,但我就是不舔那,用手從她的肝門處向上摸,你猜怎麼著,我操,真是淫,水也太多吧。小陰唇還沒打開就有這麼多水,那要是開了會怎樣啊?我也很行想知道,就把一個手指向洞口伸去,水向下可以說是衝啊(有點誇張),反正很多。
我沒插進去,想想還是用舌頭吧,現在重點進攻陰蒂,舔了不到一分鐘,她的叫床聲有點可怕,像是在哭吧,我干脆到床邊蹲下,把她的兩腿放在我肩上,用一手指按摩陰蒂,舌頭在陰道口舔著,水直接往我嘴裡流,她的腹部這時不斷的顫抖,我也很想知道她的G點在哪,就用手指摸索吧,用的是三手指,其實四手指也能放進去,開始可能放的太深了,她除了非常興奮沒我想得到的效果。就放在陰道口邊,說真的我雖是醫生,但G具體在哪也不知道。
沒想到她的G點就在陰道口邊,還沒搞1分鐘,我的天啊,她大叫著,也不知道嘴裡咕嚕著什麼,兩條腿直豎起,不斷的顫抖,頭突然抬起,兩手抓住我的頭發,嘴張著,那個表情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嚇我一跳,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過了一會,她躺下了。我想這就是她的高潮吧。本來還指望她會不會讓我真干她,現在看來是沒戲了。
海也嚇一跳,不知道出什麼事了。聽我說可能是高潮,他說,沒想到用手還能把搞成這樣啊。
其實不是每個人都能把她搞成這樣,因為她好久沒滿足了,加上可能是排卵期,還有第一次另一個男人看到她的下體,還說了那些情趣的話,再加上在有我的情況下做了一次,且這次沒能滿足,這些加起來才能導致她有這樣的反應。
這時琴醒過來了,一臉的滿足,有不好意思說。我有點尷尬的,就說:“我沒騙你們吧,從你的表情可看出,你應該覺得不錯。”
“真是沒想到,這樣還把我~~”
“舒服吧”
“嗯”
“那我就給你取套吧”
她馬上打開雙腿,海也拿著手電照著,窺陰器一下就插進去了,沒聽她說痛了。其實那套就在陰道後穹窿處,用手也可拿出,就是想好好的蹂躪她一次。
“下次要注意了,別又掉進去”“~~~~”
琴沒說話,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