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時老闆娘的激情


讀高中最後的那一年,母親由於怕我過份的依賴家裡,硬要我嘗試自
力更生。就在人生最珍貴的高中最後一個暑假裡,母親竟為我安排了
生平的第一份工作。

那是在一個雜貨小店裡當跑腿,也就是什麼都得做。真不知母親是怎
麼想的,我自己雖便也能找到比較輕鬆的工作﹔如為國小生補習、或
當電腦資料輸入員什麼的,這都不是問題。然而,我卻得每天一早就
到店舖去,清掃、招呼客人、排列貨物、往外送貨,樣樣都得做…

店裡除了我這個臨時『奴隸』之外,就只有老闆和老闆娘。他們就住
在店的樓上,所以店裡往往到晚上十點多左右才打烊。

老闆快六十歲了,忠厚和氣,很好相處。他非常的瘦小,愛講話、更
愛喝酒。平時在店內時就已經偷偷喝上好幾杯,傍晚時刻更是經常溜
出去和老街坊喝上幾杯,沒喝到夠是不歸的。

老闆娘是老闆六年前從大陸福建省娶回來的老婆,結婚至今都沒有子
女。老闆娘其實不大,今年才三十歲,年齡整整跟老闆差別了三十年
左右!她的脾氣跟老闆剛好相反﹔潑辣又小氣,不是差遣我做這,就
是要我幹那的。要不是看她有幾分姿色,我老早就一拳『呼』過去。

不過話也說回來,這為大陸老闆娘的確長得非常美艷,她身軀高大,
足足有六尺多。她說話帶有嗲嗲性感的大陸音調,配上她常穿著緊身
衣裙,所壓印顯出的豐滿身材,真令男人為她著迷、女人為她吃醋。

不少的男顧客『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專為仰慕老闆娘的風采而來買
東西。老闆為人一向雖和,不太顧忌什麼,看了也沒當一回事,反正
只是在口頭和眼睛上吃吃一兩口豆腐。重要是店裡的生意非常不錯…

由於長時間在店裡的關係,我也長長有機會瞧到一些好處。老闆娘有
時在彎下腰時,就讓我從垂下的衣領間看到那兩顆特大的奶奶,偶爾
還是真空的呢!她在蹲下來時,也常常露出那小小的細白內褲,包裹
著一大片的肥厚陰唇,真令我想撲過去,深深地嗅著它…

就在那兒打工第三個星期的一天晚上,老闆被幾位老街坊扶了回來,
他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在老闆娘的叫罵聲中,我只有七手八腳的把老
闆給抱上樓去。

老闆娘跟著上來叫我下去把店門都給拉好,今晚就此打烊。我於是便
把老闆躺放在沙發上,奔下樓關店門去。

沒一會,我便把店內的事辦好準備回家。當我跑上樓去想跟老闆娘交
代一聲時,突然聽老闆娘一聲尖叫,我趕緊往內廳看,原來是醉死的
老闆竟把肚子裡的穢物吐在老闆娘身上。

「死老鬼,你明天醒來時就有你好看的了!媽的,居然吐得老娘全身
都是臭味…」老闆娘嘰哩咕嚕的埋怨著。

「老闆娘,來…我來幫你!」

我急忙到浴室裡盛了一大盆熱水和拿了毛巾出來,由老闆娘為老闆清
理一番,然後為他換上了睡衣。

「來!讓我抱老闆進房吧!」我對老闆娘說道。

「哼!別在理他…就讓他睡在那兒,我可不想他睡在我床上!」老闆
娘賭氣地說。

「那…我這就先走了!」我說著。

「嘿,阿慶!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在浴缸裡放好熱水?我得進房為這死
老鬼拿被單和枕頭,我可不想他生病,不然還得侍候他!」

唉!反正也被她呼喚慣了!我於是便到浴室裡為她準備熱水。我蹲了
下來,把水龍頭開著調好水溫,看著浴缸,深深嘆一口氣。老闆娘每
天在躺在這裡邊洗澡,在這裡洗柔美的乳房、洗潤黏的陰道。僅這樣
的想了一想,我的下體就火熱起來。
「阿慶,你楞在那兒幹嘛?還要我等多久,小笨蛋!」在我把手放入
水中繞弄著思索時,身後突然傳來老闆娘嚴厲的聲音。

我轉過身,驚訝地倒吸一口氣,不是因為老闆娘突然地出現在浴室門
的中央,而是老闆娘竟已經把衣裳給脫了。此時,只見她一面拉下乳
罩、一面又毫不在乎地脫下內褲,赤裸裸的對著我。很顯然地,老闆
娘是故意在我面前脫衣服。

她絲毫沒有羞澀的樣子,像女王一樣泰然地站在那裡。我感覺好像看
到不該看的東西,蹲在那裡低下頭不敢動。但是,慾望的火焰卻又促
使我偷偷地瞄向她黑森林間的深紅陰唇。

「喂!誰讓你偷看的?真是淫蕩的壞小孩…」老闆娘吃笑的說著。

「……」我傻楞著無言相對,擡頭直凝視著老闆娘的惹火身材,下面
立即有了異常的反應。

我戰戰兢兢地站立起身來,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顯出非常惶恐無
措的樣子。老闆娘則搖晃著那雙大奶奶走了過來,把腳提高擱放在浴
缸上。好漂亮的修長大腿啊!

「我現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嗎?」老闆娘突然吐出這句驚言。

我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猶豫了一下後,便點了點頭。

「哈哈!你還真的當真啊!」老闆娘呵呵地笑了起來。

「妳…妳…」我尷尬得臉部都赤紅起來。

我氣極了,心裡發誓絕對不再回來這兒,一話不說地想往外走出。然
而,老闆娘卻突然從後面緊抱著我。

「嗯…阿慶,脫衣服吧…」她嗲聲的在我耳邊哼著。

我的心又開始顫動,憤怒終究還是戰不勝慾望。我乖乖地服從她的命
令,機器化的脫掉身上的衣物,僅僅剩下內褲時,臉上露出了為難的
表情。因為我的陰莖,已經膨脹到了極點,在那直挺蠢蠢地震盪著。

「嗯?沒在女人面前露過嗎?」老闆娘笑問著。

苛薄的話刺痛了我的心!但我沒說出什麼,轉過身、背著她緩慢的把
身上惟有的一條內褲也給剝下…

老闆娘察看了水的熱度後,關上水龍頭,慢條思理的滑入浴缸。她在
裡邊凝視著正在用手掩飾下體難為情的我,並用眼睛命令我過去。

「立正!」老闆娘對著我下了一道命令。

我就在她眼前挺直腰桿,按照命令採取立正的姿勢,但雙手還是在掩
飾著下體。

「怎麼啦?因為太小條不好意思給我看嗎?安啦…我不會介意的!」
老闆娘又諷刺地說著。

媽的!我是怕她看到了我的怪物而嚇倒呢!好,就讓她見識什麼才是
真正的大老二。我雙手一鬆,原來壓住的肉棒猛然反彈,啪地一聲打
在肚子上。老闆娘見到這種情形,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跟著的是一
付奸奸滿意的大笑容。

「好,就這樣!絕對不可以動!」老闆娘吩咐道。

她爬起身,取了一條浴巾掛在我挺起的肉棒上,好像要向這個東西代
替掛鉤。我現在樣子一定很滑稽,可是我還是很認真地接受這挑戰,
把精神集中在下體,拚命用力。

「呵呵…掉下來就不饒你!」老闆娘笑嘻嘻道。

跟著,赤裸裸的老闆娘好像想挑逗我似的,在我面前擺出瑪莉蓮夢露
無數的性感姿勢。我看著她火辣辣的裸體,露出既痛苦、又興奮的雜
混表情,忍受著不準動的折磨。

老闆娘慢慢地又躺回在浴缸裡,熱水溢出來沾濕了我的腳。

「啊…好舒服噢!」老闆娘輕嘆著。

在浴缸內的老闆娘,身體在水裡顯得更潔白。圓潤美麗的乳房,細細
的腰,還有鮮豔浮起的黑色恥毛,都刺激著我這少年的性慾。這強烈
的反應使得浴巾不時地擡高。

老闆娘閉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我毫不保留地對她充滿性感的身
體做視姦,也把那種情景刻畫在自己的心上。現在的我根本不用擔心
浴巾會從肉棒上掉下來。反而,已經勃起到痛楚的程度,那樣的空虛
感才真正使我難以忍受…

不知過了多久,老闆娘終於從夢中醒來,張開眼睛看著我。兩個人的
視線相遇,令我慌張地移開,心虛地覺得自己好色的思幻已經被她所
識破,不禁垂下了發熱的臉。

忽然,聽到了『嘩啦』一聲,老闆娘站立起來,離開了浴缸,坐在旁
邊那個小小的塑膠凳上。

「喂!怎還在那兒傻傻地?可以了啦!來…過來洗我的身體吧。」

我獲得了解放,高高興興地服從命令。我蹲在老闆娘的身邊,用臉盆
裝一盆水,用浴皂在海綿上擦拭後,便開始先洗眼前的漂亮大腿。

「別用海棉嘛!用你的手直接洗不是更好嗎?」老闆娘曖昧說道。

我高興得立刻在手上抹了很多浴皂,直接碰著麻美子的肌膚。跪在冰
涼的地磚上,我反而覺得全身熱熱的。我努力地洗老闆娘修長的腿,
仔細地洗她每一根腳趾,使得她癢得笑了起來。

那是多麼美麗的腳趾,細細的,又有涼涼的感覺。我忍不住的將它們
一個個的含入口裡吸啜著。老闆娘半閉著雙眼,似乎享受我這舉動。
然後,我慢慢移上,從小腿、膝蓋,至大腿,都洗得乾乾淨淨。但也
在這時候困惑地停下了手。可以洗那裡嗎?摸那裡老闆娘會在意嗎?

我望著她,等待指令。老闆娘好像早就看穿我的心事,默默地微笑著
並把腿張得開開的,探取了一個容易任我洗擦的姿勢。她整個的蚌肉
暴露在我眼前,我感到慌張,慎重地就像要處理著珍貴的寶物般。

搓起泡沫後,我便以顫抖的手,開始洗擦她那濃厚的恥毛。老闆娘就
好像女王一樣,直挺坐起,將下體毫不在乎地展現在我面前。她忽然
伸下手來,以兩根手指把大陰唇給翹開,露出了裡邊粉紅色滑嫩的陰
壁,暗示要我洗更裡面一點。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眼前的光景。我伸了兩根手指,慎重地碰擦著那神
聖的洞道,然後緩慢地推進滑入。不知是浴皂的功效,或是她原本的
愛液,撫擦著那滑潤肉壁的奇妙感觸,使我非常的激動。對自己能直
接用手摸風騷老闆娘的神秘處,感到有如登天的歡喜,這可是來店裡
千百個男顧客們的綺夢啊!

老闆娘的陰道滑滑地,但感覺上像是活著的。當我的手指插入時,那
陰道就好像會滑動似的纏繞上來,緊緊地收縮,不時又鬆開來。小陰
唇此時被泡沫掩蓋,無法看得清楚,只能以手來撫摸著、感覺著…

我的手不停地在老闆娘的雙腿間滑洗著。就在這時候,一根手指不小
心滑到麻美子身下的另外一個洞邊。我緊張地趕快收回來。

「沒關係,那裡也洗一洗吧!來,繼續洗…」老闆娘笑著。

說實話,我的大腿間直立的陰莖已經膨脹得很難受。剛才以手指抽插
老闆娘的陰道時已使我興奮極了,覺得自己的忍耐已達極限!我眼前
直冒金星,但怕老闆娘罵,必須要忍受,我這樣告訴自己,要忍耐!

我讓中指再度進入麻美子身上後的裂縫,找到肛門時,就以中指向上
輕輕按壓地撫摸洗著。洗過了後洞的四周,手指便往中心前進。只是
稍許使力,我的中指就陷入老闆娘的肛門裡。

「啊!不要…」她喊叫著,同時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

「……」我無聲、低著頭,只用手摸揉著被挨打的地方。

「誰告訴你可以插進手指的?媽的!把老娘弄得疼痛死了!」她嚴厲
的喊罵著。

老闆娘看我低頭挨罵畏縮的樣子,居然狠狠地抓住我的頭髮,用力向
後拉,讓我擡起臉。

「您娘嘿,裝做可憐的樣子幹啥。你好色又變態,隱瞞不了我的!」

老闆娘把我的頭髮幾乎都扯落了,同時還用右腳直按壓在我下體勃起
的陰莖上,不停地以腳趾撥弄著。

「來,看一看!這是什麼?這就是證據!把這蟲蟲變成這樣大,你在
想什麼?這不是證明你是變態嗎?」老闆娘殘忍的捉弄著我。

我臉色赤紅,雖然怒火沖天,卻不知為何還一直忍受這折磨!很顯然
地,在我的內心深處,竟然喜愛受到被虐待的感覺。雖然不能明確地
定出那是變態性慾、或是被虐待狂,但我對這樣異常的感觸,的確是
感到歡喜以及興奮。

我不但不討厭受到老闆娘的折磨,連頭髮被抓、被腳按壓著勃起的陰
莖,反而使我更加感到興奮。就如老闆娘所說那樣,我勃起的陰莖更
加的膨脹就是最好的證明!那個東西似乎希望繼續受到更大折磨,壓
下去以後又彈了起來,只要一找到機會,就在那裡聳立…
「老闆娘,我…我想和妳…做愛。我真的很想和老闆娘您幹啊…」我
明知道說了會挨罵,但還是拿出勇氣說出。

這時候我的臉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記耳光。

「幹!你那樣想做愛,就去找你媽媽啊!竟膽敢說想和老娘做愛!」

我發覺自己拿出最大的勇氣說的話,竟會引起最惡劣的後果。可是後
悔也已經來不及了。被打的臉開始發熱,也感到疼痛。不!那不是疼
痛,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反而覺得特別的爽。我已經分不出這是痛苦
還是興奮…

「喂!小淫蟲,你還沒為我洗完呢!來,要完全洗好才行!」原來站
立著的老闆娘,突然又在我面前坐了下來說道。

只見她那兩個美麗的巨大乳房在我面前搖動。我忘記陰莖的疼痛、忘
記跪在瓷磚上的膝蓋疼痛。我又賤卑的開始洗刷老闆娘的身體。

從豐滿的乳房到手臂、腋下,從肩到肢子,還有那雪白的光滑後背,
我都仔細地洗得乾乾淨淨。想到把老闆娘全身的每一個部位都撫摸過
了,我居然產生著一種莫名的滿足感,並享受這興奮的感覺。

老闆娘這時在身上淋了一盆熱水,又很舒服地躺回在浴缸裡。

「啊!好舒服!小淫蟲…自己洗吧!別以為我會為你刷身體。」

我洗著身體,每當碰到那膨脹直立的東西時,就幾乎使我瘋狂。我想
猛力揉搓著肉棒手淫,讓它得到解脫。然而,當著老闆娘的面前,我
實在是提不起勇氣做出來。

不久,又聽到『嘩啦』的水聲響,是老闆娘從浴缸裡走出來。她也沒
有擦身體就走出浴室,我也立即拿起浴巾跟在身後。

我倆步入大廳,老闆還在死睡著,一動也不動的,只『呃呃』地哼出
難聽的睡呼聲。

「來,給我擦乾身體!」老闆娘瞄了老闆一眼,小聲命令我道。

我拿了浴巾,溫柔地、慢慢地擦拭老闆娘身上的水珠。頭髮、臉、肢
子、肩、手臂、腋下、乳房、肚子、腰、後背、屁股、陰唇、長腿、
腳趾,每一部位都仔細地擦拭過…

洗完澡後的老闆娘,在我眼裡,幾乎是耀眼的女神,真是太完美了!
高大豐滿的身軀,配褡著那頭略乾的濕長髮,真說不出的性感。我這
十八歲少男就站在耀眼女神的面前。裸露的身軀下,肉棒明顯的已經
膨脹隆起,硬挺的顫震著。

「怎麼啦,阿慶?又想挨打啊?」老闆娘一邊細聲說著、一邊燃起了
一根香煙,含在嘴唇間深深吸抽著。

「哼!真是個壞心女人。妳雖然像個耀眼的女神,但那究竟是個假面
具!實際上,老闆娘妳是個淫亂的虐待性狂吧?」我眼神一閃,毅然
地說出了暗藏在心中的話。

「阿慶,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老闆娘驚訝的細聲問道。顯然
的她對沈睡的丈夫有所顧忌,不敢吵醒他。

從浴室裡出來後,老闆娘都一直不敢大聲開口,就算是罵我也是細聲
的哼著,很顯然怕弄醒丈夫,讓他看到裸身的我。哈!終於抓住了她
的弱點。

「嘿!老闆娘!趴下身,爬到我這兒來…」我走到醉睡在沙發上老闆
的腳邊,就坐下在那兒,並對老闆娘發了出命令。

老闆娘先是楞了一下,然後嘴角邊露出一絲陰笑。她異常聽話的像個
搖控的機器人一樣,以最自然的動作趴在地下。只見她用自己的手與
腳,慢慢地,像隻覓獵的黑豹一般,爬了過來!

「嗯…主人,你要奴隸幹什麼啊?」老闆娘竟然像隻溫馴的母貓,一
面問著、一面以滑嫩的臉龐摩擦著我的毛腿。

「嘩,怎麼變得那麼乖啊?」我在老闆娘的臉上輕輕拍打,笑問道。

「主人,我知錯了,我會好好地償還的!」她仰起頭笑說著。

老闆娘這時轉過了身,上身彎下,把豐潤的屁股面對著我,並高高地
翹起,露出那略暗紅的小屁眼。我知道這是她在補償剛才責備我用手
指插她屁眼兒的事。我移下身軀,跪倒在她的身後,一隻手掌不斷打
在她圓滑的屁股上、另一隻手撩弄著她屁眼的洞洞。

「嗯嗯嗯…癢死了…嗯痛…痛…羞死人咧…」老闆娘發出嗚咽聲。

三十歲的成熟女人倒在客廳的地毯上,一絲不掛的,雪白的屁股被我
打得變成紅色。

「啊!主人,讓我下地獄吧!」老闆娘再度採取擡起屁股的姿勢。

我的虐待慾已經昂蓄,竟用牙齒大口大口的啜咬著老闆娘的圓潤大屁
股,而雙手則遊到那兩個大奶奶上,使勁的搓揉著那硬挺的乳頭。

只見她咬牙切齒地不停的呻吟,並出現強烈搖晃的顫抖。我立即把嘴
唇貼了過去她嘴裡,兩個人默默接吻著,舌尖直撩弄對方的口腔。在
此同時,我亦然把赤熱的膨脹肉棒從後插入老闆娘的陰縫裡。

嘩!老闆娘那裡邊已經潤濕濕的了。我瘋狂的猛抽猛插,粗壯的屁股
不斷地往前推送,把整條的七吋陰莖給插到底。

「唔…唔唔…啊…嗯嗯…啊啊啊…」她流著眼淚,露出或痛苦、或極
樂的表情。女人就是這個樣子最好看、最迷人。

老闆娘口中越喊越大聲,赤裸的身上直冒出汗珠。由於拚命地縮緊括
約肌,大腿間的肌肉開始痙攣。光滑的肚子不停地起伏…

我露出陶醉的表情,緊攬著她的細腰,發猋的推進,『滋滋』的摩擦
聲越來越強烈。老闆娘亦配合著我,大屁股不停地搖晃著,感受到如
飄在空中般的快感。

就這樣過了約十多分鐘,我停止了抽插,想換個新姿勢。老闆娘忽然
建議不如到臥房去,開著冷氣機慢慢地繼續幹。我同意,因為她的叫
春聲實在是越喊越大,再這樣下去肯定會驚醒老闆的…
「來!讓我擺個你肯定會喜歡的姿勢。」進房後,老闆娘就對我說。

只能她一仰臥在床上,便分開雙腿,高高擡起,雙手抱腿用力往後一
拉,就像瑜珈或特技演員般的,腳尖落在她的臉的兩側,形成大腿夾
住自己的臉和肚子的姿態。

「嘩!真了不起…」我衷心的讚美著。

我同時可以看到肛門、陰戶、乳房,還有她的臉。像老闆娘如此高大
的身軀要辦到如此高難度的動作可是不易的啊!

「來,就這樣把我的手綁在腿上吧。這樣就能在我的嘴裡玩過後插入
陰戶,亦能插入肛門,而且還能一面插一面撫摸我的陰核。」老闆娘
為我解說著。

「妳這樣不會痛苦嗎?」我關心問道。

「三十分鐘是沒有問題的。我在福建時可是縣上的體操隊選手呢!況
且我現在都常常這樣的練習保養身段,早已經習慣了。」

老闆娘說著的時候,蜜汁已經開始從肉洞流出。我也興奮起來,但房
裡並無任何繩子,於是便找來了老闆娘的黑色絲襪,用來綑綁她的手
和腿。然後把枕頭堆擺放在老闆娘的屁股下面,這樣她圓潤的屁股就
能對正上方,容易任我擺佈撩弄。

老闆娘建議的這種姿勢太刺激了,我以前根本就沒有玩過,年輕的血
液已經開始沸騰著…

我首先騎到老闆娘的頭上,低頭凝神呆望著她那濕潤潤的陰戶和深紅
肛門。風騷的老闆娘則是從下面看著我勃起的肉棒,還嘗試著以舌尖
來撩弄那兩顆懸吊著的鳥蛋蛋。

我又開始打起老闆娘的屁股,她立刻開始反應,整身顫抖起來,顯示
著平時慾望有不滿足的狀態。

我一邊享受打屁股的快感、一邊把肉棒堵進老闆娘的嘴唇間。

「唔…唔…」

老闆娘好像吃到最好的美食,把我紅脹的肉棒含在嘴裡發出陣陣淫靡
的吸吮聲。

「嗯嗯嗯…啊…老闆娘…」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老闆娘給於我的快感,沒多時就把嘴貼壓在她的陰
唇上,猛烈地吸吮大量溢出的淫汁浪蜜…

我不時地用舌尖在她陰核上刺激,淫蕩的老闆娘便喊出一陣又一陣的
哼叫聲。我看她如此的忘我,就更用力地把整個大肉棒都插入她的嘴
裡,連小蛋蛋也幾乎擠了進去,使她不能發出喚叫聲。

「唔…唔…唔…」

彼此這樣啜弄了對方的性器後,我便移挪到老闆娘屁股後方,把潤膨
並沾滿老闆娘口水的肉棒,垂直地插入那張得開開地,似在迎接我的
濕淋淋陰戶裡。

老闆娘很可能不常有性的滋潤,她今晚的慾火特別的強烈。滔滔浪水
一波雖著一波來,把彼此的大腿灑弄的濕黏黏的,整張床都濕透了。

此時,老闆娘哼出來的淫蕩呻吟,比那十七歲少女發出的聲音還要甜
美動聽,令我身心非常的受用,刺激感愈加提高,衝刺力也就越加的
猛烈。然而,我怕她的越喊越狂的蕩叫聲露出到房外吵醒老闆,便只
好用自己的嘴和舌頭壓著她的嘴唇。老闆娘的舌頭立刻鑽入我嘴內,
就像軟體生物一樣,在梩頭蠕動纏繞著,好爽、好爽啊!

在我不停的狂歡抽插時,床鋪亦隨著『吱吱』的搖動,似乎要斷裂了
般。然而,這樣的衝擊姿勢,能使肉棒更深深進入老闆娘那蜜黏黏的
肉洞裡,令她產生無比的陶醉感。

「來…來…別停!用力…用力…快…盡量的玩弄、抽插…對…對…」
老闆娘微皺起眉頭哼嘆著。

我就這樣繼續用力猛攻、推進,發了狂似的直擺動著強壯的屁股。我
們兩個人的身上都冒出汗珠,淋透了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深深地插入抽出,令她發出野獸般吼叫。

老闆娘陰道緊夾的肌肉,令得我陶醉在無法形容的快感裡,理性好像
已經麻痺溶化,只感覺到一陣陣的顫抖。

「啊!太好了…嗯嗯嗯…」我也不禁呼哼起來。

「好阿慶…乖阿慶,你把我幹得…真爽啊!來…來啊…好…好…比我
那老鬼要強得一萬八千倍了!好…啊啊啊啊…」老闆娘拚命地擺頭扭
腰,並發出勾魂的哼聲。

汗珠直從我脖子、胸上滑掉下去,落在老闆娘的臉以及乳房上。已經
進入了最後的關頭,我的衝刺也越來越瘋狂,腰部、屁股,不停的搖
晃推動,像是要把老闆娘給插裂似的。

「啊…唔…阿慶弟弟…我要洩了…洩了…」老闆娘翻起白眼仰起頭。

我的活塞抽動開始更加激烈。

老闆娘突然全身產生痙攣,整個人像是被厲鬼上身似的,一直不斷的
顫震著,分泌的高潮淫液噴射而出。溫熱的液汁灑在我肉棒上,感覺
好舒服啊!

我們兩個人同時大吼,也顧不得聲音會傳到外面去,我的膨脹寶貝激
急的繼續抽送在那窄小的陰道內,嫩滑的肉壁亦緊緊的逼迫著它,壓
縮得令它透不過氣。我也無法忍耐了,那根硬挺的肉棒絲毫不放鬆,
直把菊花門頂開,順暢的一陣又一陣地把熱辣辣的白濃精液,吐入在
裡頭去…

我完全崩潰了,大字地躺在床上,幾乎忘了把老闆娘給鬆綁。老闆娘
脫綁後,還趴在我身上來,以舌頭為我的龜頭、陰莖和大腿上的穢液
給舔得一乾二淨。一向來潑辣的老闆娘,此刻竟有如一隻波斯小貓咪
般的溫馴。

「老闆娘…剛才我直射入了妳那兒,而我們又沒…沒做安全防備。我
怕…會有麻煩…」我突然心有疑惑的說道。

「嘻嘻!你是指…懷孕?」老闆娘笑問著。

我點了點頭。一向來,如果沒帶保險套時,我都會控制自己儘量在對
方的體外射精。因為有好多次幾乎就出了問題,我可不想、也沒能力
當年輕的爸爸啊!

「哈!我如果能懷孕就太好了!等了這麼久,也嘗試了各別方法,就
是無法生下蛋來。我那老鬼是真的不行了,如果你下的種子能結果的
話,我倒要好好地把你當神來拜了!」老闆娘感嘆的泣訴著。

看到她這悽涼模樣,我真的於心不忍,坐起身來,便緊緊摟抱著老闆
娘,給於她無言的關懷及安慰。沒一會,我門倆又慾火重燃,瘋狂地
又幹了兩、三回合,直到我的寶貝累得再也擡不起頭來﹗

過後的一個多月裡,我似乎每兩天就跟老闆娘鬼混胡搞,甚至還多次
在工作時間內。有時被老闆娘拉到後面的儲藏室裡幹、有時卻大白天
的到樓上大廳裡做,根本就無視老闆的存在!老闆似乎什麼都不知,
但我總覺得他又好像什麼都知。

開學以後,我也沒再打工了。雖然偶爾經過小店時,會進去聊聊、打
個招呼什麼的,但是跟老闆娘的『性活動』卻似乎已經減到了零…

年終試終於考完了,我們一班同學便去吃喝慶祝一番。恰巧那餐廳就
在我打工的雜貨小店附近。

不知不覺已有數個月沒來小店了,經過那兒時,我便叫同學們先去餐
廳,我則走向店內,順便跟老闆和老闆娘打個招呼。

我一步入店內,就見到了老闆,我歡笑地向他問好。然而,老闆見到
了我,雖然還帶著他那招牌笑容,但整個臉變得蒼白,嘴也顫抖著咕
嚕的不知所云。他還不時地回頭往後望,像在擔懮什麼似的…

沒不久,老闆娘也從後面走了出來,一見到我也楞了一下。但卻沒有
比我看到她更加的驚嚇!我傻呆呆的凝視著她,看的不是她那更加嬌
艷的臉孔,而是那膨脹得高高突起的大肚皮!

「阿…阿慶!嗯…好久沒見了,你好嗎?」老闆娘細聲問道。

「……」我還是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我人不大舒服,得上樓休息一會兒。你知啦,有了身孕的
大肚婆就是這麼麻煩的了!嗯…你坐一坐吧,陪老闆聊聊啊…」老闆
娘緩緩地說道。

「噢…不…不了…我也得走了!哦,同班的朋友們還在前面的餐廳裡
等著我呢!」我尷尬的說著。

老闆此時也走了過來,直握緊我的手微微地顫搖著,口中並連聲地道
著謝。我的心更加的沈重了!

「阿慶啊!要是…你…喜歡,可以當他的乾爹。醫生說是兒子啊!可
是如果…如果你…」老闆苦苦的說不下去了。

「不…不了,我明年就上大學了,將會更忙的,無法常見面了。你們
要好好保重。再見啦!」我說完,頭也不回就奔出小店往餐廳跑去。

「哈!原來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捐精者』。
算了,這樣也好!我終究沒有任何的損失,反而能跟老闆娘這麼的一
個美艷婦性幹,她真的帶給了我無數的樂趣。更何況,我還幫了他們
一個大忙,何樂而不為呢…」我阿Q式地自我安慰的想著。

那一天,在大夥的歡笑聲中,我吃了一生中最無味的一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