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菲菲


清晨,黃菲菲穿著那件性感動人的低胸連身睡衣緞面睡衣坐在化妝台前,在

床上是一個赤裸著身子的肥胖男人,她鄙視地瞧男人的大肚腩了一眼,罵了聲:

「沒用的東西,肚子那麼大,老二卻這麼小!」回頭望向鏡中看著眼前的自己,

腦中想著的是學姐多年前跟她說的話:「……只要你肯犧牲你的肉體的話……」

黃菲菲站了起來,身上的睡衣順著她的起身而滑落。鏡子裡,她的皮膚如同

牛奶一般白皙細緻,她的乳房依然堅挺,完美而成熟的乳房上是粉紅色的乳頭。

她的小腹平坦,臀部緊實,流露出美麗的曲線;她的雙腿筆直而修長,充滿了健

美的氣息。她美麗的身材讓人難以聯想她已年過三十,但看起來卻還像是二十出

頭的青少女一樣,歲月並沒有給她添上身上歲月的痕跡,反而平添了幾分成熟和

無限嫵媚。

在從警校畢業之前,她的嬌艷動人的肉體只給過一個男人,一個幸運與不幸

的男人,他與她在床上瘋狂交歡,享受著這所有人都渴望的身體,而她也用這美

麗的身體與心愛的人一同追尋性靈的極致。

但是在有一天晚上,那天她勤二休一在家睡覺,等著她心愛的男人下班回家

與她共進晚餐,一聲電話卻打碎了她所有的期待,今天的期待與明日的美夢一同

粉碎。他在執勤押解任務時,遭到通緝犯持水果刀刺殺十餘刀,其他警察雖然見

狀立即制伏嫌犯,但他仍舊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傷重不治。

當她趕到醫院時,男友已經躺在太平間,成為冰冷的遺體。幾年後,她再看

到那個嫌犯,他因為表現良好而被假釋出獄。他的男人,早已成為墓中枯骨,無

人問津,殺他的男人,卻逍遙自在。

她心裡滿是憤恨,恨這個男人,更恨這個可鄙的世界。法律不能保護好人,

卻讓壞人逍遙法外,這算什麼法律?制度不能讓勇於任事的好警察受到保障,卻

讓推諉卸責的壞警察一路高升,這是什麼世界?她想起學姐的那句話:「……這

個世界將掌握在你的手中……只要你肯犧牲你的肉體的話……」

她的肉體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有給一位男人,那是曾經在床上與她瘋狂相愛、

誓言未來一百年永遠相守的男人,但如果以後要服侍其他沒感情的男人的話,她

豈不是就跟婊子沒有兩樣嗎?

她撫摸起自己陰阜底下的美麗肉縫,她好久沒有做了,她好懷念那個感覺。

男友總是很喜歡剃光她的陰毛,然後撫摸並親吻她的赤裸的嫩肉,而她也喜歡那

既搔癢又酥麻的感覺,他總會吸吮她那如小米粒般晶瑩欲滴的小荳芽,然後再猛

力一戳到底,而她總在那種激烈的做愛中得到無比的快樂。

她想要替她的男人報仇,但要報仇就得獻上自己本來清潔潔白的身軀供不知

多少人褻玩。想起那個男人,菲菲不由得歎了口氣:「唉!」口氣中儘是酸楚與

無奈。

隔天早上,在局長辦公室裡,黃菲菲低頭看著局長的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蹂躪

肆虐,兩隻乳房被揉捏擠壓到一起互相摩擦,充血的乳頭又給局長骯髒的手指頭

使勁地按壓下去;局長身上的那身汗臭與煙味掩蓋了她刻意噴灑的濃烈香水味,

那混合起來的氣味油膩得令她渾身不是滋味,卻又不得不發出一聲聲呻吟,那聲

音既真又假,連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裝出來要取悅臭男人,還是身體正順從自己

的慾望。

很快地,黃菲菲美麗的肉體給局長的那骯髒卻又硬又大的肉棒給侵犯,局長

瘋狂地抽插著這難得的小美人,而那久違的做愛快感卻使她恍惚了起來,碩大豐

滿的乳房隨著激烈的撞擊在一前一後地拋動;身上沒有完全褪下的女警制服與性

感胸罩被激烈撞擊而彼此摩擦所產生的「沙沙」響聲,聽起來非常淫亂。

黃菲菲咬著嘴唇忍受著那激烈的快感,局長沒聽見她的呻吟聲,破口大罵:

「臭婊子,爽就大聲叫出來,不要這樣不吭一聲裝清純!」然後便又加快肉棒抽

送的速度,撞擊著她又大又白又豐滿的臀部。

被這樣連番攻擊,黃菲菲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陣陣嬌喘和銷魂的呻吟。局長看

著黃菲菲在自己的身下被幹得浪聲連連,以及那情不自禁的淫蕩模樣,非常滿意

自己的老當益壯,不禁越幹越起勁,加速肉棒的進退,在那嬌嫩的陰道內不停地

摩擦,直到噴灑出無數的精液在黃菲菲的子宮裡才滿意的退出那軟趴趴的老二,

滿意地看著黃菲菲微張的肉穴流出大量汙穢的汁液。

黃菲菲曲起手臂,用手肘靠在台面上支撐,整個身體幾乎是趴在辦公桌上,

給捏得紅腫的乳房隨著呼吸起伏不時地撞到桌面;而從肉穴流出的精液也形成一

條細線緩緩地落在地上形成一小灘水池。她把頭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間,掩蓋住自

己偷偷滴下的淚水。

很快地,黃菲菲不停地升官,只是每升一次官,她的身體就被多了幾個人玩

弄,就多被開發幾個地方。本來幾年前未經人道的肛門,現在早就成了男人們的

遊樂場,他們在靶場裡開著同樂會,即使是剛開始插進一根手指頭也會疼痛的肛

門,在眾人一邊享受著括約肌的夾緊收縮,一邊將自己幹得反反覆覆昏暈過去的

調教之下,早變得很能夠地容納得下每一根巨大的肉棒,在裡面來回穿梭。

不會有人相信她真的是警局裡頭的高階警官,甚至還被稱為頭號警花,因為

現在的她,趴在不知道哪位官員身上,全身流滿著汗、沾滿了精液,肛門與肉穴

還同時含著兩人射精後軟掉的肉棒,精液不斷地流出來,但她臉上還是一副淫蕩

無比的表情,愉快地舔著臉上的精漬,無論是任何人看到這一幕都會驚詫得眼鏡

碎滿地。

當眾人從她身上起來,讓她半蹲著,露出那被幹開成一朵花的屁眼,屁股中

間露出一個圓圓的大空洞,肉洞微微痙攣著,不時露出裡面紅嫩的肉壁,肉壁上

滿佈白色濃稠的黏液,並且跟隨著地心引力的牽引而流到地上,形成了一條聯繫

著肉洞與地板的黃色絲線。

她一隻手撥弄著剛被幹翻的肉穴,肉穴早就被幹得紅腫發燙,裡頭的肉壁也

早被幹得暴露出來迎接客人多時。她卻還不太滿足,把手指從肉洞中抽出,舔著

手上的汙穢,眼神帶著性感撩人與淫亂的瘋狂,說:「誰是下一位?」

誰是下一位其實並不重要,因為她做的時候總是想著那無緣的男友,即使總

是不分晝夜地接受男人無盡的淩辱和戲弄,對於時間的感覺越來越淡漠,身體也

越來越不受控制,肉體也早就不忠於那個男人了,但她知道,她的心靈還是屬於

自己,也還是屬於那個無緣的夫君。

很快地,她幾乎升到了同輩女警中的最高位,當她在台上接下那代表國家名

器與正義的徽章時,台下所有女警都竊竊私語,所有人都知道她幾乎跟所有警界

高層都上過床,甚至有人笑說連外國元首來訪問也會慕名去參觀一下她的肉洞。

「警界婊子」、「警官公廁」、「公廁女警」種種難聽而近乎謾罵的言語她

統統都聽得到,但她滿不在乎,她只想要獲得她所想要的。縱使她身上沾滿了精

液、淫水,甚至是尿水與糞水又如何?她只要得到她想要的,她相信他會支持她

的,這是支撐她這殘花敗柳身軀活下去的唯一動力。

終於,有一天,她抓到了那個男人,那個刺殺她心愛男人的敗類。

她把他帶到了偵訊室,命令所有人統統離開,然後脫下那穿著工整的女警制

服,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她那赤裸的完美身軀。

她蹲下來褪去那人的褲子,把他那因為看到美人女警赤裸的嬌艷身軀而漲大

的老二塞進口中,瘋狂地舔弄著。等到老二變得又硬又粗大時,再將老二塞入那

期待肉棒插入而淫水四溢、氾濫成災的桃花穴中開始抽送著。

「嗯……好哥哥……小妹妹的騷穴好充實……嗯……好滿足……啊……騷穴

被頂……得……啊……好爽……好舒服……」

「快……用你的雞巴……嗯……滿足……我這個淫娃……啊……蕩婦吧……

喔……太舒服了……啊……受不了……啊……」

「喔……快到了……喔……喔……好老公……用力地插我的騷穴……快……

用力插……不要停……啊……啊……啊……」

淫聲浪語與美麗身軀的劇烈晃動讓犯人很快地繳械,而她就重新再來,將老

二吸硬之後放入肛門,用那被幹得早已可以讓人輕鬆進入的菊花穴來讓犯人得到

滿足。而犯人則是抓緊她纖細的腰,拼命地擺動身體,在她身體裡面解放出大量

的滿足。

最後,當犯人幹她幹得筋疲力竭倒在地上睡著時,她拿起了手槍,朝著嫌犯

的腦門,「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嫌犯身上十多道彈孔,跟當

初他殺的那人是同樣的位置。

黃菲菲眼淚滴落在地上,唸唸有詞的說:「我終於替你報仇了,老公。」這

仇,她用她的清白身軀與數年光陰才換得的,但是,很值得……

這案子被壓了下來,大家只知道這個嫌犯在局裡暴斃,而他沒有家人,也就

沒有誰表示意見,反正法醫也跟她做了幾次之後就乖乖的簽上死亡證明書。

黃菲菲點起煙,想著:『最後一晚了!』

明天,所有貪汙的警官與高官都會被抓起來,當然她也不例外,她手上所有

的證據都給了她男友唯一的親人,一個正直的人,這次所有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而她的一生也該在今晚謝幕下台了……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