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02.◆ 第二章


◆ 第二章

  「喂?是程娜娜小姐嗎?」經過一夜雨露浸潤的嘉嘉明顯心情不錯。

  「姐,聽出是你了,真能搞怪。今天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囡囡一下子就聽出了嘉嘉的聲音。

  自從姐姐出走之後,姐妹倆感情也不像小時候那麼僵著,她不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對於姐姐這麼多年來受過的苦,她是最知根底的了,而姐姐還是沒有怨言的真心待她,這份親情就顯得尤為可貴了。在她內心深處,姐姐各方面都是她的榜樣。

  而今,十八歲的程娜娜也出落成風姿綽約的美人了,精緻的五官,隨時可見笑眼彎彎和微微上翹的嘴角,勾勒出的陽光燦爛的笑容,更讓靠近她身邊的人,不禁的感受到如坐春風般的愜意。秀髮垂落及肩,不同於姐姐秀髮的柔順筆直,娜娜的長髮有些微微的波浪捲,配合她陽光的氣質,更讓她顯示出靈秀、活潑的天性。

  「真是,我和爸爸春節回臨海,你能回去不?」現在恐怕全家需要瞞著他們夫妻關係的,也只有妹妹和自己的寶貝兒子了。

  「嗯……不知道啊,我們好像有一周時間是準備期中考試……不上課。嗯,正好是在春節那幾天。」囡囡翻翻日曆說道。

  「回來吧,姐姐好想你。」想想對妹妹傾注的心血,自己何嘗不是把她當半個孩子來看待。

  「嗯,不過……不太好開口跟媽媽要錢……」

  「嗯,沒事,今天我就叫爸爸去給你匯錢去。」嘉嘉知道自從媽媽和段伯伯結婚移民溫哥華後,囡囡很少問沒有經濟來源的媽媽要錢的,有時候還會自己出去找兼職工作。當然也有一部分支出是由段璧哥哥來負責的。

  「哎,你和段璧最近怎麼樣啊?」想起來,嘉嘉還是笑著調侃一下。

  「他呀,挺好的。我們上禮拜剛從班夫滑雪回來,那邊好漂亮的。」說道段璧,女孩兒不禁話多了起來。

  「呵呵……看你興奮的,他對你好,我就放心了。你們現在到什麼程度了?那個了沒有?」

  「沒啦……他答應我等我大學畢業就結婚,他很尊重我的。」囡囡急著辯解道。

  「那就好,沒看出來,他還這麼紳士。」嘉嘉對段璧的印象也只是局限在兩年多前的匆匆一面,也沒有去更多的瞭解他,畢竟自己現在的位置的尷尬,實在不好跟妹妹過多的交心。

  「姐姐,問你個問題。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嗯,沒事,問吧。」嘉嘉聽妹妹的吱唔,大概知道她心裡藏著什麼事。但心想也不可能瞞著她一輩子,終歸是要告訴她的。

  「那個……我隱約聽媽媽提起你的孩子什麼的事,一直也沒見你跟我提起,不知道方不方便問,所以……」囡囡吱唔的說道。

  「嗯,是,你小外甥都兩歲了,是個男孩子。具體的情況等你回來我們再說吧。姐想跟你好好談談,咱們姐妹這麼多年也都沒有怎麼好好的交流過……」嘉嘉忽然陷入了沉默。

  「嗯,真的……」囡囡也不說話了。

  「呀,都忘了問了你們那兒幾點了?時差算來算去,都算糊塗了,左轉右轉的,都不知道跟你們那差幾個小時。」過了許久,嘉嘉才打破尷尬說道。

  「嗯,現在是兩點多了,凌晨。」

  「那是把你吵醒了吧,真對不起,一時興奮把時間忘了,我這是早上了,九點。」嘉嘉看看表,是早上九點鐘,居然這麼早把人吵醒,看來妹妹現在脾氣真是好了很多。

  「哦,沒事,下次注意好了,嘻嘻……那我掛了啊……真的困死了,等我們回去說吧,ok?」

  「好、好,真對不起啊……安安!」

  「呵呵……姐姐早安。」囡囡收線掛了電話。

  「呼……囡囡真的變了好多,以前要是大半夜吵著她睡覺,估計早就拖鞋扔過來了。」嘉嘉蜷回被窩裡,賴在志揚的胸膛上說道。

  「呵呵,還是說你不關心囡囡,柔然那邊你還知道什麼時間打電話合適。」志揚把嬌妻摟在懷中,探出另一隻手,點了顆煙說道。

  「嘿嘿……真是無心的,一早上起來就光想著給她打電話了。」嘉嘉自知理虧,也不強辯。

  「嗯……不要嘛……該起床了,不是說好出門嘛!」卻是志揚手又不老實起來,掐了煙,把大被一蒙,夫妻倆又做晨練去了……

  ************

  「都是你們倆,不早點起來叫我起床,商店東西都被搶光了。」在一家星巴克裡,米歇爾抱怨道。

  「天吶,車後備箱裡大包小包的可都是你的東西,我和祖爾都成給你拎包的了。」嘉嘉這才叫鬱悶,雖然對這情景也早有預見,但是明顯還是低估了她的能量。祖爾只是在邊上攪著自己的咖啡,看著她倆鬥嘴。

  「嘿嘿,不是還要給媽媽準備些禮物嘛,好不容易放假了,說好一起去阿比讓,怎麼也要對媽媽表示一下的。」米歇爾說道。

  「你啊,總是有理由。你也不管你的讓威了?」

  嘉嘉就知道,有她在,一路上肯定不會寂寞,再說也好久沒一起輕鬆下了,所以力邀好友一同前往。兩個姑娘也還沒有計劃如何去打發假日的休閒時光,於是很痛快的就答應了。米歇爾甚至已經把出行的行李箱都翻出來了。

  「管他做什麼。你們玩完就轉道回中國啊?」

  「嗯,到時候差不多就是中國新年了,回去看看我的朋友和妹妹……」

  「真好,我也想去中國。不過,聽說辦簽證會很麻煩,是這樣吧?」祖爾問道。

  「不知道,應該不會吧。」因為沒有入籍,志揚和嘉嘉還是拿著中國護照,對這些也不是很瞭解。

  「好了,不要想了,我都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阿比讓,我來了。哈哈!」米歇爾用法語興奮的叫道。

  「天吶,又來了!」不用看,嘉嘉也能感受到周圍異樣的目光聚焦在她們三個人的身上,她真是要重新考慮下,叫上米歇爾是不是一個天大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