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03.◆ 第三章


◆ 第三章

  科特迪瓦舊時稱為非洲的象牙海岸,由此可見此地物產的豐富,這片金色的海岸曾經是象牙、黃金、琥珀、珊瑚和許多奢侈品的產地,同時也曾經是法國在非洲最重要的殖民地之一。

  阿比讓,作為科特迪瓦的經濟中心,而今更是一座繁華的旅遊都市。

  在夕陽下,「風情」酒店前的海灘上,嘉嘉正在和米歇爾嬉戲,志揚坐在太陽傘下的沙灘椅上,跟吊床上的祖爾聊著天。

  「真平靜啊,真想這樣一直生活下去。」祖爾看著志揚,突然說了一句。

  但是志揚卻無法透過太陽鏡,看到祖爾的眼睛。

  「是啊,難得有這樣悠閒的時光,真是為難你們了。」志揚說的是她們的工作,他自然知道,這些聚焦在鎂光燈下的美麗的面孔背面,隱藏的不僅是歡笑,還有更多的汗水和和血淚,所以,在一起住的時候,他也很照顧兩個姑娘。

  「其實,我和米歇爾不一樣,她是真正的勇者,而我……說真的,如果不是每一個人,我可能真的堅持不下來,謝謝你和嘉嘉為我做的一切。」

  「中國有句諺語,叫做相逢即是緣。你們都是好姑娘,也感謝你們這麼長時間來,陪在嘉嘉身邊。」志揚也是發自內心的說道。

  「其實,你知道的,我有十六分之一的中國血統,我還是喜歡那種平淡的生活,而不是像米歇爾那樣,而是像你們的生活。」祖爾想想說道。

  「其實我一直都想說,你身上有一種古典的東方女性魅力,真的……我甚至會產生一種錯覺,經常不會把你當成外國人。」志揚笑著說道。

  「是嗎?謝謝你的誇獎,這種說法很特殊,從來沒有人跟我這樣說過。可惜的是,你知道我的中文很不到位的。」祖爾聳聳肩說道。

  「想學什麼時候都來得及,我倒是建議你,如果有了興趣,可以到你祖母的故鄉去走走,也行那片土地比這裡更適合你。」

  「也許吧……」祖爾也頗為神往的回答道。

  「喂,你們兩個,快來啊!祖爾,這裡的水很清澈,就像巴厘島的一樣。」米歇爾在水中大聲的招呼道。

  祖爾對志揚笑了笑,摘下太陽鏡,也奔向了海裡。

  志揚一個人躺在沙灘椅上,一手把遮陽帽帽簷拉下。只見到他的苦笑的嘴角被遮住前,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真是受不了,雖然滿養眼,但是簡直是活受罪啊……」

  沙灘、美女、比基尼……卻是能看不能摸,他不禁有點氣憤嘉嘉邀請兩個千瓦燈泡到來的決定,雖然是如此養眼的兩個燈泡。但是轉念一想,知道嘉嘉終究還是小孩子的性子,喜歡人多熱鬧,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一會又想到米歇爾那熱辣的身材,僅是剛剛一撇,他已經有反應了,只能在沙灘上躺著,以掩飾下半身的尷尬境地。

  擁有38F巨乳的比基尼美女全身濕淋淋的站在他面前,志揚現在只想把嘉嘉拉回房間好好發洩一番去去火,但滿腦子無法控制的都是米歇爾的火辣胸臀。

  典型的美國式開放性格的米歇爾,在巴黎不但是時裝雜誌的寵兒,更登上過法國版《花花公子》雜誌的封面,那酷肖布蘭妮的甜美笑容,以及傲人的魔鬼身材,為她在浪漫之都,贏得了裙下之臣無數。聽說,薩科奇上台前還曾經與她有過交往。

  程志揚不是一個食古不化的人,他也懶得去管別人的私生活,只是在胡思亂想間,程志揚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他做了一個夢,夢裡他用各種動作,把米歇爾操的大聲求饒。他們在海裡翻滾著,他一會從後面插入,抱坐著抽插,讓她仰面呼救;一會讓她以頭搶地,自己掰開女人的屁股,像打樁機一樣的操干……竟然是傳說中的巴黎鐵塔翻過來、覆過去。

  「呃……」睡夢裡的程志揚清晰地感覺到了射精的快感,他猛地醒來,心想不會是自己還會夢遺吧,卻又被眼前的一幕給弄懵了,一時間沒搞明白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

  太陽的餘暉還掛在天邊,他下身聳立的巨物從那對豪乳的溝中穿過,那一丁點布片的泳衣卻已經被拉起,風騷美女米歇爾正抬著眼看他醒來,似乎依然不在意的含著他的龜頭,把他射出的一股股精液大口的吞嚥下去。

  「太厲害了,揚,你的好大。」米歇爾嚥下嘴裡的陽精,舔舔嘴唇說道。還遞過了一張房卡:「今晚到這間房間來,是我單獨另開的。不要再拒絕我,我愛你。」

  發洩後冷靜下來的志揚,看著眼前淫媚的尤物,忽然間心中忽然產生極大地厭惡感。他一言不發的輕輕推開性感美女,頭也不回的提好褲子向酒店的方向走去,只聽到背後大聲的辱罵聲和哭泣聲。

  吃完晚飯,志揚在房間裡呆坐著,一面無聊的按著遙控器,找能看的節目頻道。晚飯時,意料中的沒有看到米歇爾的身影。三個人也默契的沒有提起米歇爾的去向。直到跟祖爾分手,回到房間,嘉嘉就去沖涼去了,留下志揚一個人倚在床邊呆坐著。

  「你事先知道剛才的事吧?」志揚看著妻子從浴室裡出來說道。

  「沒,不過剛才想阻止也來不急了,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嘉嘉也正在為這件事犯愁,雖然確實不滿米歇爾一次又一次光天化日下勾引自己的丈夫,但是她也是個心軟的女人,見不得自己的朋友內心受煎熬,因為她知道雖然米歇爾平日舉止放蕩,但實際上她只跟前男友拉威爾發生過關係,她能這麼做,顯然是對他動了真情。

  「回去讓她搬走吧,讓祖爾也一起搬走,她們現在也算有了事業了,再住在咱們家也不合適了。」志揚沉著臉說道。其實他早有此想法,只是正好以此為契機提出來罷了。

  「嗯……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很捨不得……」嘉嘉心裡也很矛盾,她當然明白丈夫的意思,但是她又捨不得這份友誼,畢竟她從小就渴望著一份友情,就像和柔然的關係那樣的親密無間。

  對於她來說,兩年多的朝夕相處,她早就把這兩個美國姑娘當成自己的親人了。特別是對於米歇爾,她的到來填補了離開柔然後的那份空白,她們兩個的個性太像了,讓她怎麼也無法對米歇爾硬下心來。

  「寶貝兒,你太單純了,首先不說我們和她們之間看待友誼的價值觀差異,她們兩個姑娘所經歷的社會層面,絕對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單純,她是真心是假意不說,但是以後我們之間怎麼共處?你能忍受她稱為我的情婦嗎?誰能保證我下次還能把持得住,不被她誘惑嗎?如果你讓她擠進我們的生活,我就怕她把你賣了,你還幫著她數錢呢。」志揚嚴肅的說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別這麼凶我……」雖然嘉嘉很堅強,但她從小幾乎就生長在一個真空的環境裡,她從來沒有想過會經歷這種事情,急切間方寸大亂,淚水也已經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轉了。

  程志揚一看又心軟了,自己的寶貝兒也是這件事的受害者,自己確實嚇到了她,不禁柔聲安慰道:「對不起,我太激動了,但是我不能讓你受任何委屈,任何的委屈……我的心裡真的已經裝不下在一個人了,除了你。」

  「爸爸……」嘉嘉撲到程志揚懷裡,溫暖的感覺不禁喚醒了她塵封多時的記憶,眼前的俊朗面孔還有另外一個至親的稱謂。

  「傻孩子……不是說好了嘛,把過去忘掉……」志揚輕拍著女兒的背脊,幫助她平復內心的激動。

  「有些事情是怎麼樣也抹不去的,就像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摯愛,即使你都知道,但是我還是想每天都跟你說一次,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愛上你……」

  「我也是,寶貝兒。我愛你甚於一切。」

  「老公……」

  「嗯?」

  「這件事讓我處理好嗎?」嘉嘉期盼的看著志揚說道。

  「嗯……好吧。」這種家務交給妻子處理,實在合適不過的了,也希望通過這件事對她有所啟示。他相信既然點出了關鍵的問題,以嘉嘉的聰明,不難找出一條完善的處理方案。

  一夜無話,第二天祖爾來敲門,說米歇爾在前台留了一張字條,說她出去冷靜一下,不用替她擔心,到時間她會自己回巴黎的留言。三個人也才鬆了口氣,知道她沒有衝動做傻事。

  在接下來的三天裡,祖爾頗為尷尬的跟著嘉嘉和志揚到處遊玩,到了晚上,嘉嘉都會陪著她聊天,卻苦了志揚晚上還要哄孩子。

  大家乘興而來,卻敗興而歸,誰也沒有想到非洲之旅,最終會是這麼樣的草草收場。

  更加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米歇爾已經收拾好行囊,留了張字條寫著:「我走了,回美國去了。」

  如此的草率決定,讓志揚、嘉嘉和祖爾三人心裡都感覺沉甸甸的,一時間還感覺無法接受。

  時光飛逝,由於米歇爾的瀟灑離開,祖爾最後還是留在了程宅,年後,她又開始了日常的工作,生活依然平靜,宛若一潭淨水,沒有一絲漣漪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