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05.◆ 第五章


◆ 第五章

  起飛、降落,從戴高樂機場到首都機場,當夫妻倆下飛機時,段璧已經從海關瞭解到情況,有囡囡的入關記錄,這就表明,她是在國內失蹤的,具體是不是綁架,還不能定論,而現在最大的關鍵問題是,她究竟在哪?北京?還是臨海?

  「查到登機記錄沒有?」志揚的臉有些陰沉的問道。

  「還沒有,我這沒法直接說上話,還在跟機場方面協調。」段璧還是沒搞清楚程志揚的身份。只是知道他是嘉嘉的老公,自己又不好叫一聲姐夫,只能含糊的應道。

  「嗯……」志揚知道,這些涉及航空管理安全條例的問題,真找對人不知道要扯皮到幾時。於是他直接拿出國內手機,找了個背靜地方撥了個電話:「喂?江處啊?我志揚啊……哎,你好、你好,好久不見……我有個急事,我妻妹昨天從溫哥華回來,在北京轉機回臨海,現在找不到人了,你派個人來機場給協調一下吧……嗯,好……麻煩你了,等有眉目了,再請你吃飯。」

  志揚回頭看看有些犯時差的嘉嘉和段璧:「先去那邊餐廳休息下吧,小段從溫哥華飛回來十幾個小時,想來也累了。」

  他看這小伙子還是不錯的,做事挺有條理,看樣子對囡囡也不錯,不禁對他的態度也好了幾分。都說翁婿是對頭,更何況這個女婿還是自己前妻現任丈夫的兒子。試想下,要是你,你會怎麼對待他……

  「嗯?沒事我不累。大哥,這行李我來拿。」段璧把志揚和嘉嘉讓到前面,先幫著把行李寄存上。

  三個人坐到餐廳,段璧才開口道:「怎麼樣?您那有辦法麼?」段璧不禁關切的問道。

  「嗯,他們一會兒派人來,盡快趕到,來了會給我們打電話。他們應該有辦法吧。」志揚很有信心的說道。

  「那就好,我剛才還和我爸通了電話,我爸離不開,怕咱媽察覺不對勁,現在也沒敢跟她說。」段璧知道不該打聽的就別問,看志揚這麼有信心,也就沒再深打聽。

  「那……媽她沒察覺嗎?」嘉嘉擔心的問道。

  「哎……我爸說,她似乎已經有所覺察了,娜娜平時晚上晚回去都會打電話的,這已經一天一夜了,怕是瞞不下去了。」段璧擔心的說道。

  「嗯……這樣吧,我給媽打電話,這個事還是我來說比較合適……」嘉嘉眼神徵求了下志揚的意見,又看看段璧說道。

  「那太好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好……」段璧總算放下一件心事,他只感覺輕舒了一口氣。

  「不過,最好還是能多瞞一天是一天吧,萬一事有轉機。」段璧說道。

  「也好,真到瞞不住了,再告訴她吧。」志揚在邊上說道。

  沒過多久,志揚的手機響了,接起電話:「喂,嗯,對,你跟著一起來了?我去,好,馬上過去。」

  三個人到了國內到達的門口,迎面來了三個人。只見志揚給做介紹道:「小段啊,這位是江伯伯。」跟嘉嘉小聲說道:「是你在臨海江伯伯的弟弟,我的大學同學。」

  「江伯伯您好。」

  「您好。」

  段璧和嘉嘉趕緊問好。

  「老程啊,這好幾年沒見了吧,在法國怎麼樣啊?這是你女兒、女婿?」一句話把嘉嘉和段璧鬧了個大紅臉。

  「這是我妻子……這是我准妹夫……」志揚尷尬說道。看老江身後兩個手下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真是把他鬱悶壞了。

  「呃……弟妹,老哥對不住了,不過說你小子……找個這麼小的姑娘,你也不怕作孽。」江處長趕緊找話來掩飾下尷尬。

  「好了,說正事,幫我查查這趟班機的旅客記錄。」老同學面前沒那麼多忌諱,走丟人了,誰還有閒心思在這悠哉游哉的扯淡,說著遞過一個紙條。

  「這點小事……黎明,去查查,要定位,以及所有旅客記錄都調出來,一定要快、要仔細。」江處吩咐一聲手下道。

  「是。」那個幹事接過紙條,立馬行動起來。

  「呵呵,這小子叫關黎明,我們都直接叫他藝名了。走,咱們先過去坐下說話。」江處看到嘉嘉剛才瞥了關黎明一眼,知道她有點好奇,才多解釋了一句。

  「沒事,你說這孩子是要回臨海?剛才來的時候,我還給老大打了個電話,他已經組織警力去調查了,別擔心。」

  「讓你費心了。」

  「這哪的話……」江處長壓低聲音說道:「不過,應該是在臨海那邊的可能性大點,最近年底嚴打,北京要再出事,市委的那幫也都好滾蛋了,大哥那邊也很上心,他快到點了,上是上不去了,只求能落個圓滿收場就好,所以說,就算不是你親戚,他也一定上心。」

  「如此……就拜託了。」志揚聽著,心裡也有了譜了。

  「處長,這是名單。」關幹事拿著長長的旅客登機列表,走了過來:「那姑娘已經確認登機了,周圍的幾個,就是圈出來的幾個人,我已經讓他們把名單發郭局那,看看有沒有網上在逃的、或是有案底的。」

  「好,你再重點核准下這幾個人的身份證號。」江處拿著清單吩咐道。

  「是。」關黎明接了任務,轉身又走了。

  「剛才說哪了?哦,對了。所以,主攻方向應該放在臨海。我判斷,不排除三種可能。第一,本地作案,可能是帶有報復性的有目的劫持。你家人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段璧搖搖頭:「應該沒有……您知道,做生意的,也不可能一個人不得罪,但我們家是誠實經營,按理說不會有結這麼大仇,這讓我一時間真想不起來。」

  「你是受害人的哥哥?哎,不對,怎麼又是准妹夫的,這……」江處長有點被繞糊塗了。

  「她媽,是他後媽……她妹妹,是他女朋友……」志揚簡單的把關係給他理順了。

  「這樣……呵呵,看弟妹……怕是媽媽、妹妹也都是美女,你家這爺倆也蠻會挑的。」江處長久居上位者的習氣,自然也不怕因為調侃而得罪人。

  段璧有點尷尬的道:「江伯伯見笑了。」

  「好了,老江,你接著給分析分析。」志揚也不喜人家拿著自己前妻、女兒調侃,替段璧解圍道。

  「嗯,第二種可能,見財起意,沒有針對性的綁架勒索。如果這樣,按理說可能性比前一種要小,因為作案時間和地點有問題。如果說,向你們說的,是在有人接機的情況下,除非是非常熟悉機場內部的人員,而又湊巧選中了受害者。但是,這種巧合的存在性幾乎是零。」

  「嗯,這我們能理解。」志揚細心地聽著,一面過濾出相對有用的信息。

  「小段,你找去接機的人,可靠嗎?」他聽明白了老江的意思,回頭問道。

  「是我初中的同學,一直到大學都一起,娜娜以前和我們一起出去玩過,他們認識,不會是他。」段璧可以肯定的說。

  「嗯,那這樣就基本可以排除是熟人誘拐的可能性了。」

  「最後一種可能就是沒有針對性目的的誘拐……這種發案情況下,受害人的情況是最危險的。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還是要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嘉嘉聽到這麼說,自然明白所謂危險是什麼意思,她只覺眼前發黑,眼淚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志揚心裡也明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拉住她的手,示意她保持鎮定,同時也注意觀察了段璧的反應。

  江處長也是站在朋友的立場上,讓程志揚心裡能有個底,這種不定向性的有組織犯罪的可能性其實是最大的,所以他不得不提出這種假設,即使如此,他還是寬慰道:「如果在證件問題上,或是飛機上的乘客是否有案底情況,這種假設才能基本成立,現在只能等那邊消息了,所以你們也不要過分擔心。」

  「那您看有沒可能是有人冒娜娜的名上的飛機呢?」嘉嘉想了想問道。

  「現在登機要核對身份證,除非證件也作假……那就能說明是有預謀的組織犯罪了。你們給我張那姑娘的照片。」

  段璧從錢包裡拿出一張娜娜的生活照來:「送她上飛機走的時候,她就是穿的這身衣服。」

  「那更好了,小馬,你去把昨天那班飛機地勤的,叫他們務必辨認核實。」

  「是。」那幹員接過照片轉身執行任務去了。

  江處長看看程志揚勸道:「現在也急不來,百十號人的資料,要等一陣才能出結果。」

  然後他看看表說道:「我四點還有個電話會議,我會吩咐小關把結果發到臨海,你們的機票我也給你們訂好了,你們就趕六點那班回臨海,這邊我會關照市局,如果有情況,讓他們多上心配合。」

  志揚看看表,已經將近四點了:「這真是,大老遠的把你給拉了過來。」

  「行了啊,再說抽你,回北京了丫裝什麼孫子,跟誰不認識誰似的。都這份上了,還跟我說這些沒營養的。」左右沒有手下,江處說話也隨意了很多。

  「呵呵,好吧,不過你看現在這情況就這樣……這之後你也多照應著點。」志揚再次囑托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們一路多保重,再會了。」

  「再會。」嘉嘉和段璧起身送了幾步,無意間互相對望一眼,也不禁為剛才鬧得尷尬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喂?江局啊,對,他跟你提了啊,真是麻煩您了。好的……我們再一個多小時就上飛機了。什麼?已經在機場了?這真是太麻煩您了。哪裡、哪裡……好的,哦,對了,還有個事拜託你……嗯,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好,好……待會見。」程志揚接完電話,深鎖的愁眉才稍稍舒展開了一點。

  「嗯……程大哥,您看,這樣回去是不是草率了點?不然我留下來,在北京再呆兩天,看看有需要打點的地方……再去?」段璧跑來徵求志揚的意見。

  程志揚深深的注視了段璧一會兒,還是說了一句:「不用了,相信你江伯伯就沒錯了。」

  嘉嘉坐在志揚身邊,面容雖然疲倦,但是聽到了段璧的話,雖然心煩意亂,但臉上還是有了一絲笑意。見了丈人叫大哥……爸爸還真是茶壺煮餃子,有苦說不出啊。但是回想起妹妹的處境,她又不禁感到心焦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