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的人妻


喜歡到處旅遊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沒有先預訂住宿的房間會讓一整天快樂的旅遊掃興。

那一天我正獨自一人跑到東部的觀光景點旅遊,等玩累了時才想起還沒找落
腳處,找了好多家都因為正逢假日而客滿,最後選擇了一家民宿的旅店。

店主是一個約二十六、七歲的少婦,長得還算有些韻味,臉上略施薄粉、身
材嬌小,就是連身衣裙下藏不住鼓漲的胸部吸引著我的目光。

也不知道該說是好運還是壞運,她們只剩下一間「家族房」,我必須多付出
兩人房的一倍價錢。沒辦法,只好忍痛花錢了事,誰叫自己忘了先訂房!

老闆娘走在前面帶我前去那僅存的一房間,爬樓梯前往三樓時,我擡頭剛好
看到她裙下白皙的小腿,我一直拉開距離希望能一睹大腿根部的秘密,卻因裙子太長而功敗垂成。

到了三樓,老闆娘就指著一道和式的拉門說:「這裡整層都是你一個人的房
間。」隨即說有什麼需要再告訴她,並且轉身下了樓。

我進房看,是一間和式的陳設,塌塌米的地舖,間隔著幾片裝置在天花板的
折疊式屏風用以區隔床位並且方便隨時調整。放好行李,走到窗邊看看屋外的風
景,因為是隨著山勢所建的房子,看起來都是樹林,並且因照明不足,所以都是一片漆黑。

山上沒有第四台,無趣地轉著三台,想起還好,我外出都有習慣帶著DVD
PLAY,並且帶了好幾部的精彩A拷片,以排除旅途的寂寞時光。於是就起身
拿出來放來看,因為房內沒有其他人,我沒用耳機,直接從喇叭輸出聲音。

看著看著,正剛興緻高昂、肉棍硬脹凸起時,突然老闆娘來敲門,我趕忙將
DVD PLAY的螢幕折起來,還來不及將喇叭音量關掉,老闆娘已打開和式拉門直接進房來了。

我看看錶,已是晚上十點廿分,開口問店主:「老闆娘有什麼事嗎?」

老闆娘說:「我忘了告訴你,二樓浴室的熱水器壞了,我自己一樓的房間浴
室都讓給客人用,所以晚一點我可能要來你這邊用浴室,怕會吵到你,先跟你說一聲。」

就在老闆娘說話的同時,DVD PLAY正大聲傳出A片女優高分貝的呻
吟聲,老闆娘看了床上的DVD PLAY一眼,隨即意識到我剛才正在做什麼
事,臉上呈現一絲緋紅。我也很尷尬的清清喉嚨,企圖掩蓋過聲音回答老闆娘:
「沒關係,我這個人睡著就像死人一樣,打雷都叫不醒我的。」

老闆娘因為我的風趣而開懷大笑說:「你這個人真好玩,哪有說自己是死人
的!」就此稍減DVD PLAY聲音帶來的尷尬場面,我也趕緊關掉電源。

老闆娘又跟我隨意地聊著天,或許是年齡相近的關係,她告訴我許多家裡的
事,包括她先生是工程人員,一天到晚都在外地施工,一年難得回來幾天。這家
店是娘家的,因為老公常年不在就回娘家,有個照應並幫忙照顧生意。

她也問起我結婚沒,我說:「有結婚的話,會一個人這樣孤枕難眠嗎?」她眼神又望向那DVD PLAY,彷彿瞭解了我話中的涵意。

我順著話題問她:「幾個小孩了?」

她說剛結婚兩年多一個,小孩剛出生三個多月。我終於知道為何身材驕小的她胸前是如此雄偉了。

聊了一會兒,她說該下樓去看看了,不然讓客人家找不到主人就不好意思,
並且告訴我:「我叫佩君,不要叫我老闆娘啦!我沒那麼老啦。」說完笑著下樓去了。

她下樓後,我的肉棒早就乖乖的了,於是收好DVD PLAY去洗澡。

浴室是一般家裡的浴室,門下有氣窗那種。就在我洗澡的同時,我也計劃好
了老闆娘來洗澡時如何偷窺。

果然在淩晨一點時我聽到上樓的腳步聲,房間燈早已關閉,故意留下浴室的
燈光。我假裝熟睡,她輕輕的拉開和式拉門,看了下確定我已睡著,就通過我睡的地方進入裡面的浴室。

我等到水聲開啟一陣子了我才過去,趴在門下對著我事先破壞挖好的洞。好
一副美女洗澡的畫面!她的身材很勻稱,她在身上抹著肥皂時,那兩個乳房上下
跳動著,我的心跳也隨之加快,忍不住掏出肉棒套弄起來。

偷窺就是不同,多了一種刺激,我欣賞著她洗澡的動作,也尋找著那叢濃密
陰毛下兩片肥厚的陰唇。就在她將腳在踩馬桶蓋上擦洗著小腿的同時,終於看到
那兩片陰唇開合的瞬間映入我眼中的粉紅,那顆藏在兩片陰唇之間的小紅豆就無緣得見啦!

看見她開始沖水,知道她快洗好了,我趕快收好肉棒回去躺回原來的姿勢。
隔了許久還不見她出來,又聽到有刷洗衣服的聲音,我又慢慢地再靠過去看。原
來她在清洗換洗下來的衣服,她蹲在地上,兩腿叉開用力刷著,身上沒有一絲衣
物,兩腿間也跟著刷洗的動作一張一合,真是恨不得鑽入那溫暖的穴肉中。

洗著洗著,她突然停下動作,雙手沾水把手上的泡沫洗掉,並且右手去摸著
陰唇、用左手潑水沖洗,我想是洗衣時的泡沫噴到陰部。但她摸著摸著卻沒有停
下來的打算,身體後仰,左手撐著重量,右手持續加快地揉著不知是陰唇還是陰
核,臉上表情時而痛苦、時而歡愉,嘴唇緊咬著深怕發出聲音。

右手動作越大越快,雙腳也叉得越開……我看見了!終於看見那粒小紅豆!
沒錯,她正揉捏著小紅豆!動作持續的同時,但看見她雙腿夾緊,身體不住地抖
動著,咬緊的嘴巴擋不住慾火的乾渴,她用舌頭性感地舔著,卻從鼻孔發出微乎
其微的悶哼聲。

高潮漸緩,她出乎我意料之外地用中指在洞口進出,插得不深,彷彿在享受
餘韻,卻在每次進出之間帶出了一些黏液,不用說,那就是她潮吹的愛液。

等老闆娘離開浴室時我已回到原位,她走到我身旁停頓了一下,應該是在看
我吧!我不敢有任何反應,繼續裝睡。

等聽到腳步聲走遠了,我連忙起床跑到浴室,想聞一下她的體香餘味,卻發
現一樣好東西:她的衣服直接掛在浴室裡晾著,包括內衣褲。於是我拿下來包著
我的肉棒摩擦套弄,想著剛才的情節,用力地射出一股精液留在她內褲的重點部
位,只用衛生紙稍稍擦拭,故意不重新清洗乾淨,想像著她穿上時我與她是如此的貼近。

雖然打了一槍,但是心情仍未平靜,還想真實的幹上一回。睡不著,於是又
拿出DVD PLAY看片,看著看著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半夢半醒中聽到有兩個女人在對話,一個是我熟悉的老闆娘聲音:「就只剩
這一間家庭房大通舖,裡面有睡一個男客人。」另一個聲音聽起來就比老闆娘的
聲音沙啞些:「沒關係,讓我瞇一下,天亮我就要出發繼續趕路了。」

「但是我也要先告訴這位客人,他可是付了整間的住宿費,我必須經過他同意。」老闆娘接著說。

我想說我並不介意,並且真的有些睏了,等老闆娘來搖我的時候,我就真的
繼續睡,來個相應不理。老闆娘看叫不醒我,卻又看見旁邊的DVD PLAY
還在放著片,於是幫我合上螢幕,出去跟站在門口的女客人說:「不行呢!叫不醒!」

那女客人:「沒關係啦!先讓我睡一下,真的找不到地方休息了。他若醒來
我再跟他解釋,搞不好我天亮走了他還沒起床咧!」

老闆娘探頭看看我沒有動靜,真的相信我睡著就像死人的說法。她說:「好
吧!我幫妳拉起屏風,你們就一人睡一個隔間吧!」

老闆娘走後,女客人進入屬於她那一半的隔間後點起小燈,我被燈光吸引張
開眼睛看。隔著只有黏貼萱紙的日式屏風,她正在寬衣解帶,我蠕動身體慢慢靠
近屏風,用口水沾濕手指戳開一個小洞,讓我得以窺視她的一切舉動。

看她一件一件地脫掉外衣只剩內衣褲,卻突然套上一件絹質的睡衣,正想說
沒搞頭,又見她拿著一件毛巾往浴室去,原來她是去擰濕毛巾要擦澡。毛巾弄濕
又回到她的隔間,這次她隔睡衣擦著身體,也在這個同時脫掉了內衣跟內褲。

這個過程雖然忽隱忽現,但是卻讓我仔細地看清楚她的長相,蠻有貴婦氣質
的一個婦人,臉蛋清秀、媚眼勾魂,不知不覺我已經又擎天一柱了。

正思量著怎麼勾引她,她關掉燈了,我就假裝被吵醒起來上廁所,經過她舖
前看了一眼表示我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她雖面向屏風向我睡的方向,卻裝不知道
我起床了,沒有機會說話。

出了浴室回到我睡的舖位,靈機一動,換我開燈。打開DVD PLAY,
音量開大,掏出肉棒套弄著,希望她也可以透過光影看到我的動作。

弄了一會兒,聽到她不斷翻身的動作,我從屏風離地約十公分的縫隙看到她
裸露的雪白大腿跟臀肉。此時她背向著我,我趨上前去用手試探性地輕碰她的大
腿,想說若她有拒絕反應或翻臉,我可以說是睡覺翻身不小心碰到的。

但是摸了一兩下她沒反應,我就更大膽了,往上找到大腿交叉的地方,一不
小心先碰到菊花,她縮了一下。我往前搜索,先感覺到陰毛在手上的搔癢感,也
覺得成熟婦女的陰毛較為粗硬,我想將手插入柔軟的穴肉之處卻先碰到她的手,
原來她的手正在忙著。於是我將目標往上移,沿著她的背脊尋找胸部的位置,但
畢竟隔著屏風很難發揮手腳,我於是在她背部輕輕的愛撫,時而上時而下移至後門處。

她可能有所感覺,翻了個身面向我,我就再去摸她的胸部,一手盈握有餘。
她是玉筍型的乳房,不大但尖聳,乳暈有點大約七、八公分直徑,表面乳蕾明顯
凸起,先前在小燈光下看起來就有點黑,可見使用得多。

揉捏夠了胸部,我又想摸她陰戶,往下移輕推開她的手,讓她知道我要來進
攻這塊禁地了。她不知是害羞還是不想拔出來,手跟我出力對抗,我就用另一手
姆指按壓她菊花,她嚶嚀一聲手就鬆開了。

我一手揉弄著陰核,一手插挖著陰道,她的手應該是扳開著雙腳讓我方便進
入。她淫水不多卻黏稠,可能太久沒有滋潤了吧!我用著一指插、兩指挖的持續
增加,終於插到三指時她再也忍不住地叫出聲了。

我開口說:「讓我過去吧!我好好的愛妳!」

她卻堅決地說:「不要,不可以!我不想面對面。」

我:「都是大姐妳在舒服,也要幫幫小弟弟我。」

大姐說:「那我也用手幫你可以嗎?」

「可是下面空間太小,妳的動作沒辦法很靈活耶!不然這樣好了。」我說:
「我找一個高度到我肉棒的屏風位置用力突刺破一個洞,這樣子妳就可以碰到我啦!」

看見我一下突破屏風伸長過去的長肉棒,她驚呼一聲:「哇!好厲害喔!」連忙一手握住套弄起來。

由於我站著她坐著,我雙手碰不到她什麼位置,就雙手插腰提氣,不想輕易
洩精,而下面就用腳姆指逗弄著她的私處。她一手套弄著我的肉棒,一手揉著自
己的胸部,嘴上也還嬌喘連連。

弄了很久見弄不出來,她就說:「小弟你怎麼那麼強?我都弄不出來,我手酸了啦!」

我說:「那換用嘴巴好不好?」

她說:「那我不就吃虧了?」

我說:「保證不會讓大姐吃虧,一定讓妳滿意。」

我感覺到她邊慢慢舔著龜頭,邊一點一點的含入嘴裡,我說:「大姐,我自己來,妳才不會累。」我前後挺腰抽送著肉棒進出她的雙唇,舌頭味蕾摩擦著龜頭,我不禁舒服得嘶吼出低沈的聲音。

她含著肉棒問說:「受不了了嗎?」

我說:「還沒呢!」又用力地抽了數十下,我說:「大姐,換我伺候妳了。
妳站著屁股對向這個洞,彎腰雙手扶住膝蓋。」

她照做,我就用我的舌頭舔舐她的陰核、陰唇,她一直呻吟,我還將舌頭捲起直入陰道,她酸軟不支的一直扭動住臀部,淫液越來越多,弄得我鼻子、嘴巴都是,有點腥味,但卻令我很衝動。

接著我用手指插著她,她已是無法克制地叫著、哼著,我越插越深,也越挖越用力,她「哎唷」一聲整個人跪趴下去。

我見大浪穴跑掉了,心有不甘,從屏風下的空間將她的小腿拉往我這邊,此
時她的屁股貼著屏風,我也跪著算準位置用力一挺,不僅穿破了屏風的萱紙,也
直接進入了她淫水氾濫的肉穴。剛剛摳挖到整個陰道都充血了,插起來不會覺得
鬆馳,她又不斷地吟叫著,有時用雙手撐起上半身,屁股跟我反向動作一插一套的配合得好不美滿。

就在我覺得快受不了時,我一樣用姆指用力按壓她的菊花,不是插進去喔!
她瞬間陰道縮緊,我也用力抽插數下再抽出陰莖,將全部精液射在她的股溝上。

我自己套弄了幾下擠乾淨,退後看著精液經過菊花洞口沿著外翻的陰唇慢流
下去,有些還是滲入陰道去。陰道裡的高潮讓陰唇一開一張的喘著,她也喘得慢慢全身趴在地上。

她真的累了,就這樣睡著,我想說她或許也是玩家,或許是第一次與陌生人這樣。既然她不想面對面,我也不好趁機過去對她如何,連名字也不知道,就當作一場艷遇吧!

一天射了兩次,我也很累,收拾一下也就去睡了。

第二天睡醒時已接近中午,轉身看破洞的屏風那頭已沒有人了。老闆娘上來叫我,說該退房了,我說我還要再住一天,房租到時一起付。

她說:「昨天有個女客人執意要跟你擠一間,我叫不醒你,早上她走時已經將房租付了。你該不會怪我吧?」

「怪!當然要怪!有女人要跟我睡一間竟然沒有叫醒我!」我開玩笑的說。

她也笑笑的答:「你敢嗎?真有女人送上門你敢上嗎?」

我說:「當然要看長得漂不漂亮囉!若是像老闆娘這樣,我就……」

她:「就……就怎麼樣?」她臉又紅了。

我:「就愛死妳了!」

她轉頭害羞的說:「油嘴滑舌!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叫我老闆娘嗎?」突然被她看到屏風上的破洞:「哎呦……你是要拆我房子喔?怎麼把我家的屏風弄一個洞一個洞的?」

「我也不知道耶!昨天夢見練刺槍術,早上起來就這樣了。我也不知道,看多少錢我賠妳就是了。」

她疑惑地說:「刺槍術?算了啦!沒多少錢,不用了。」

「真的嗎?喔……我更愛妳了老闆娘。」我故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