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換妻記實


話說上個月有一位醫生(稱他A吧)
透過炮友介紹認識了我,剛開始我以為只是要認識我做愛而已,哪知道做過幾次之後(忘了跟他做過幾次),有一天他打電話來,說有事要跟我談。
見面後他說他喜歡我對性愛的態度,也滿意我在床上的表現,問我是不是可以請假15天,我很好奇他要幹麻,我就問他有什麼事情?他說他要找一個伴陪他去歐洲出差15天,當然還包含上床。
好笑的是怎麼女人一但喜歡做愛就會被當成是雞?是外賣的?我當然是喜歡做愛,但是可沒賣過,怎麼常常有人要花錢買我呢?我拒絕了他,告訴他我不是伴遊的,要他找其他伴遊小姐去陪他出差。之後我那個炮友常常在做完愛提起那位醫生要跟我聯絡。(要不是這炮友能讓我高潮,我還懶的多聽)

第二次跟那位A醫生見面,就不是他一個人了,一次來了3個,他們說9月初要去歐洲參加會議,想順便去參加換妻活動,我要他們趕快結婚帶老婆去,我又不是他們的老婆,如何能換妻?
他們才說他們跟老婆連性愛都快沒有,又怎麼去參加換妻?那個我炮友帶來跟我做過2次的A醫生(他不說我都還不記得),就說他知道我愛多P,又愛大屌,他可以跟國外換妻的主辦人說我要這二項,因為A醫生坐在我隔壁,他的手一直在我大腿上摩擦……

之後談了些什麼我大概也忘了,那時只注意跟A醫生搞曖昧,結果就是我們去其中一位醫生家做愛,而那個A醫生在車上就上了我,我想A醫生有備而來吧,他帶來的另外二個也表現的不錯,事後在另一位醫生家(稱為B吧)
他讓我看了他們的計畫。原來他們在德國/荷蘭總共有5場研討會,B醫生跟他女友在國外念書時就陸續參加國外換妻,所以有一些資料,他也順便讓我看,這讓我有點心動了,我也曾在國外跟老外做愛過,但是換妻這件事情,我倒是沒玩過。那天我只說我回去考慮看看,也還沒有答應。後來讓我答應的原因是B醫生不知道從哪裡知道的,我在世運期間在高雄半個月就用了洋屌百支,他說只要我答應陪他們去國外參加換妻,應該也可以在這段時間再創另一個百洋屌。

好玩的是我回家跟老闆說我要出國玩15天,順便參加國外換妻活動,他就答應讓我去啦。8月份有十幾天都是在跟那群醫生試做,A醫生說那幾場研討會他們都要參加,而人數也從7個暴增到一倍有餘的15人,更好玩的是我們一直都沒有談錢,在即時聊天時,很多人問我哪有錢去,當然那時出錢的是我家老闆。直到出國前的事情都談妥,A醫生說要幫我辦護照,問我這樣要收多少,我還愣住跟他說我有護照,不用再辦了!!

B醫生在一次作愛後就說要給我這趟歐洲之行25萬,而且給的還是現鈔,我就只好帶回去給我老闆處理啦~~
說到換妻,是這趟行程最重要的活動,那些醫生們沒有這麼刺激過,幾個愛玩的說好要我假扮他們的妻子,去參加換妻派對~~ 先談談比較好玩的德國吧!

那是在德國法蘭克福,吃過晚餐後,其中一位醫生就帶我去參加換妻遊戲,到了地點是一棟新式公寓,男跟女分開檢查身上是否有帶相機,手機也先關機放入包包內才能進入。再來就是喜好問答,我這才知道帶不戴保險套要夫妻一致同意才行﹙怕老婆懷了野種回家吧!!﹚,我熱愛被灌精當然答應不帶套,醫生也因為我不是真正他的妻子,當然答應讓我不帶套。

而後說明女生一人一間房,男人可以任意進出,不喜歡的話只要當面拒絕就行,然後向醫生說明不能做的一些行為﹙像是SM…﹚,除非女方答應。
於是我跟醫生被分別帶開,進了房間隨後主辦人帶了2個男人一起進來。﹙我還在想難道先給主辦人幹?﹚主辦人開口就說要先驗驗我,我在想這不是變相楷油,他才說:之前有個東方女人被18CM的屌幹到休克,所以他想要先"了解"一下。他說他們那裡的男人都在20CM左右,要我衡量看看…..
然後一起進來的2個猛男就脫下內褲露出2支大屌……..
﹙目測有20-22吧﹚
然後我要他們過來,我坐在沙發上用20分鐘讓2支大屌噴了我滿臉﹙還好平常用屌無數,技巧不差﹚。
還故意拿濕穴去磨他們蛋蛋…….
淫水流了那二支粗屌一堆
,有個老外還一直叫,之後我就說30分鐘了,我老公呢?還故意搖著屁屁在其中一個猛男臉上讓他舔…..
問主辦人這樣可不可以啊?
另外一個猛男一直不知道跟主辦人講啥…..﹙沒用英文,也不是德語﹚,還一直抓我奶,然後主辦人問我他們二個不是換妻的成員,我要不要給他們幹?我當然不要啊~~ 我說我想吃我沒玩過的屌,還問主辦人你要不要試試?之後他就帶我去房間,叫我等其他換妻成員來,臨走前還跟我說如果我被幹完還有力氣,他要幹死我,說完還用他的硬屌頂我。﹙原來他在一旁看的屌都硬了﹚

好笑的是一直到隔天早上我的房間都沒停過作愛,他才來說聚會時間到了,那時候還有4個男人在幹我,他不知道跟那些男人說什麼,那些男人就半小時全部幹完離開。被噴了滿身精的我,就進浴室去洗澡。在洗澡時,主辦人就進來,
跟我說我老公早就在休息了,難怪我這麼飢渴,整晚都有男人進出我房間﹙影射那醫生性能力不佳﹚,還說他已跟我老公說叫他先走,晚點會送我回家。

之後在浴室跟主辦人幹了2砲,他還跟我說我一次換妻被11個人幹過,他們紀錄是15個人,問我要不要破紀錄?我還故意問他:你不是想操死我?還要我破紀錄?
其實是被11個男人幹一晚,加上主辦人那2砲,害我都快站不住了,後來又被主辦人狠操了6次,最後還真的被他幹暈潮吹,他真的很會幹,每一次我都爽到不行。他說他第一次知道東方人這麼耐幹,還說他很久沒有這樣狂幹一個女人。
送我回去時,在車上他還說破例要給我這次的錄影,要我做紀念,在下車前我就故意摸他下體,感覺硬了後,掏出他的屌吸吮,雙手在背後把CD從紙袋拿出來﹙他那時以為我要脫衣服﹚,把CD套在他龜頭上﹙後悔把屌弄硬,CD孔塞不進去,只能頂住﹚,壓著CD又狠狠吸他龜頭,然後跟他說:這CD給你做紀念啊,幹過我的男人你算很棒的。

拿著我的包包,下車往飯店走去。
到歐洲的第三天,醫生們有人已經不滿意只是幹我,來到國外卻要上個台灣妞,他們當然不滿意,晚餐的時候一直催著A醫生要進行換妻,醫生中很明顯分成2派,已婚的愛幹我,未婚的一直想要幹洋妞,A醫生是單身派,B醫生雖然未婚但有女友,已經纏著我幹2天,大家匆匆的晚餐後,急著回飯店上網找換妻。從餐廳到飯店大概走路只要15分鐘,十幾個醫生叫了車就走了,留下3位要陪我走回去,夜晚的德國已略有秋意,路過一家即將打烊的麵包店,進去買了二個Brezel,分了一個給醫生們,在德國Brezel麵包跟台灣波蘿麵包一樣,已是國民麵包,但是台灣人喜歡的不多,嫌其硬或鹹(表層佈有粗鹽粒)。我當然知道醫生們吃不慣,我一路啃著Brezel,一路解釋這個Brezel如何做出來的。

半小時後我們四人已經走回飯店,沒想到在大廳他們已經都在等我們,說是已經找好換妻的ㄊㄨㄚ,要我挑一個當老公陪我去,我說:是我要被人家幹,當然不是我挑,你們誰最哈洋妞就帶我去啊!說完果真他們就達成共識,找出一個醫生陪我,我問他們地點在哪,他們說對方要派車來接。我還來不及問,果真來了一輛加長禮車,要跟我去的醫生興奮的拉著我上車,一上車我就知道事情有點怪,來接我們的聯絡人(他自稱)用英文問著我們的基本資料與醫生的喜好,另一方面卻用德語打電話要對方準備醫生要的女人類型,更奇怪的是,他沒有問醫生我的喜好。

車子開到了私人產業,一點都不像正在舉行換妻,進了屋內我跟醫生就被分別帶開了,那個聯絡人跟另外一位男人說他把我帶來了,問他們準備好了沒,我被帶進另外一間房,聯絡人用英語跟我說:今天妳就會知道在德國換妻是很爽的。我用中文問他說了什麼?(我還沒打算讓他們知道我聽的懂他們的話)

走進房間,雖然我只看到一個男人,但我就是知道這房間不只一個男人,雙手被眼前的男人抓著壓在牆上,衣服也被撕的破碎,男人不客氣的用手摳挖我的穴,淫穴才剛濕潤,大屌就狠狠貫入,我整個人被壓在牆上,身後的男人猛烈的幹著,浪穴被大屌(最少也有22cm)幹的酥麻,淫水也隨著大屌抽送從大腿流出,我還在想著他們要幹麻,我就被幹我的男人噴了屁屁、背上都是精。幹我的男人噴完叫我去洗澡,然後他自己對著屋內說:這個女人可以。而我實在是不喜歡被眼前的情形愚弄,就在幹過我的男人一再催我去洗澡,我很厭煩的問了幹我的人:誰在那兒?

出口的德語嚇到了幹我的人,但意外的取悅了在屋內的人,這人不但笑的張狂,還意外的將屋裡的燈打開,坐在沙發上的是很魁梧的藍眼男人,他讓我走過去,而在我身後剛剛幹我的男人說他才幹過我,而我還沒去洗澡。沙發上的男人起身向我走來,我脫口而出:你好高!(他大概有220cm吧,他本人也不回答),哪知道他又放聲大笑,叫剛剛幹我的男人下去。

我這是第一次全裸的站在一個大塊頭面前,我也覺得很好笑,換我輕聲笑了。妳會德語?我不想回答他,反而蹲下去撿被前一個男人撕破的衣服,他走過來抓著我說著:我要個外國妓女,他們給我找個東方人,還是會講德語的。
我說:我不是妓女
那妳們幹麻上我的車?
我老公是來玩換妻的,我不是妓女。
妳有老公?(既然是來玩換妻,我只好點頭),原來妳跟我前妻一樣,看來我也應該讓妳老公有意外的驚喜。

說完,被他抱往床上去,他在我身上吻著,還一邊說:我本來要個妓女,沒想到來個已婚的,我得要好好表現。這個大塊頭時而溫柔時而粗暴的玩弄我,但最後一定在我體內射精,而他也發現他的身高抱著我幹最讓我受不了,在他射了3次之後,我又讓他抱著幹了4次,一而再的連續高潮,最容易讓我潮吹了,我也知道我要潮吹前浪穴內的嫩肉會緊緊吸附著大屌,讓這大塊頭也不得不把我放回床上衝刺,最後一次射精,他也沒把肉棒抽出。
他說:妳今天讓我一直射精在妳體內,妳要是生了一個西方小孩,會不會來找我?
不會。
我想妳老公會很生氣。
那就是我的事了,你又何必問?
就在我要下床找衣服穿,沒想到腿軟差點摔下床,惹得他高興的大笑。我得承認這男人真的快搾乾我了,被個24cm大肉棒抱著幹,真是令人受不了。他問我怎會答應老公要換妻,我沒能回答他(總不能說我們是假的吧)。然後他才說他老婆在生產時難產過逝,他有一陣子為了他死去的老婆小孩傷心,後來他才知道他老婆在他出門時偷人,小孩也不是他的。

就在最後我要離開他房間時,他突然對我說:如果妳有了我的孩子就拿掉吧!我點點頭就走了,其實我想告訴他我既未婚,也不會因為這樣懷孕。更好笑的是,跟我去的醫生沒享受到女人,而被留在我們飯店的那個原本要給大塊頭的妓女,看上醫生群免費讓其中4人玩了一夜,我也才知道那個大塊頭是德國的名人。

參加荷蘭的換妻,已經是歐洲行程的最後一次,所以醫生們推派一個至今還沒有上過我的男人,來當我老公要去換妻。在荷蘭呼麻是合法的,但沒想到淫蕩如我也有不是很受歡迎的時候……
還記得那時候輪流給4支屌幹完之後,就沒有男人進來,我想應該是沒人進房了,洗了澡走出房門,沒想到在大廳看到一群男女﹙大概30多個﹚雜交成一團大鍋炒,我這才知道荷蘭男人不愛玩單女,甚至還有幾組人馬呼起大麻。然後我看大家幹成一團也挺好玩的,一下這個幹一下那個幹的,突然發現陪我去的老公醫生也沒有下去玩。

醫生老公就從另一端走到我這兒,我問他:你們來國外換妻不就是為了要上外國妞,怎麼還不去?他說不習慣,他跟一個洋妞幹了2砲之後,洋妞約他要出來大廳,在沙發上就趴著要他幹進去,沒想到醫生看到旁邊很多人幹,怎樣都無法當幹下去,洋妞就抓其它洋屌幹她了。

後來變成我們2個在旁邊聊天,要不是說好要等完事才能走,我想我們大概離開會場了。我跟醫生老公聊了大概20分鐘吧,有個大鬍子幹了幾個女的之後,往我們這兒走來,問我們夫妻怎麼不玩?我就說幹我的男人都跑來這啦,所以我就出來看看,結果大鬍子就坐在我們前面的茶幾上,套弄著他的大屌,叫我騎上去﹙目測大概有21CM,粗6CM﹚,他鬍子上、屌上都是淫水……
我叫他先去洗澡,他就跟醫生說:你們東方人都這麼害羞?
都不一起玩?

我就說可以啊,等你洗過澡進房間我就陪你玩,大鬍子就起身蹲在我面前,用大屌在我大腿間磨擦,還問我為什麼不能現在?說著還用手指伸進穴裡摳挖,挖出一堆淫水,說我濕透了!
我就用手套弄他的屌,手上沾滿了他屌上的淫液,手指一根一根伸入他的嘴給他舔,然後抓著他正在摳穴的手,也一一舔去我的淫水,我就說:我喜歡男人只幹我ㄧ個。

他說:我幹這麼多女人,妳可以代替她們?
我說:總要試試啊!

他就大笑說我是東方小東西他沒幹過,然後就抱我進他的房間去,要我既然不喜歡他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那就要我幫他洗掉。我讓他躺在浴缸裡,在我身上抹著沐浴乳,放著1/3
的溫水,大鬍子的臉跟身體用我的大奶去洗,他腰部以下就用浪穴去洗。

後來他就把我翻過身來壓在浴缸裡,用他的屌幫我洗背,雙手還一直玩弄我的奶,他說他沒玩過這麼軟的大奶﹙我也才36F﹚,然後又低頭舔我流出的淫水,他讓我坐在他臉上,又吸淫水又吃陰唇,我還故意趴下去用奶去玩他的大屌
(69),陰唇被吸到一直滋滋響,大鬍子毛茸茸的屌等不及的在我嘴裡抽送。

嘴裡吃著大鬍子的屌,他故意的往我喉嚨頂著,還好平常有被大屌操習慣,深喉嚨這件事我還蠻在行的,深吸一口氣,讓喉嚨緊縮著夾擠肉棒,我聽大鬍子在喘氣了,他說:小東西妳真濕啊,妳的淫水我都吸不乾,說完還故意上我聽他大口以舔淫水的滋滋聲響。我用力往下坐,整個陰唇貼著大鬍子口鼻,前後左右搖著屁屁,把淫水抹了他滿臉,嘴裡吸吮著蛋蛋,吸著左邊揉著右邊,再吸著右邊揉著左邊。
感覺到他的大屌有反應,我知道大鬍子想射了,我張口含住他的龜頭,用舌尖在龜頭不住的舔吮,再慢慢含入,讓龜頭與屌的交接處卡在喉嚨,吸著氣一次又一次的夾擠,果真一股熱精直衝喉嚨而下,我慢慢抽出大屌,正含在嘴裡時,又是一股熱精噴滿我嘴裡。

我沒有吞下,嘴裡含著熱精再含住龜頭,讓龜頭泡在熱精裡,大鬍子突然起身,從我嘴裡拔出他的屌,噴了我滿臉的精液,他看著我滿臉的熱精,說我這個小東西騷透了。
我笑著抓住剛射完的屌,先在臉上來回摩擦,把臉上的精也沾滿整支屌,然後放在雙乳中間,大鬍子就開始打起奶炮來,我感覺他的屌又硬起來了,大鬍子動作越來越大,我的奶快要夾不住大屌,他突然又把屌幹進我嘴裡,射了一小口在我嘴裡,我拉下他的身子,將嘴裡的熱精餵他吃著,那口精在我們嘴裡來回,最後我就把它吞了。

他讓我看他被我淫水弄濕的鬍子,我說:你的鬍子害我淫水都止不住,大鬍子搔的人家小穴好癢啊,說完還故意將屁屁往前頂著,摩擦他的屌。大鬍子匆匆替我倆沖完水後,就抱著我回房間。(我才知道他為何一直叫我小東西,我想他大概有200cm吧,身材又棒)
回房被大鬍子猛幹4次在我的意料之中,就在他射完第4次,我還騎在他身上搖著,他打開他房間的電視,我看到那是大廳的畫面,這時大概剩下一半的人,而且女人剩不到幾個,我才知道原來他是這場的主辦,更讓我傻眼的是,大廳的大螢幕畫面上,出現的是我騎在大鬍子身上的樣子,我這才知道原來每間房間都有攝影,也都可以互相切換,看看自己伴侶在別人身上有多爽,我不知道的是,居然還可以對話。

他開口跟醫生說他有我這個老婆很棒,一定天天都爽,我看到醫生笑的很尷尬(他根本沒有幹過我),然後他向大廳的人介紹我是那醫生的老婆,是他的東方小東西,我被他幹了4次還意猶未盡,騎在他身上要第5次,他說他要休息,問大廳的人要不要到他房間來幹我,那幾個男人回答要我去大廳給他們幹。
我說:去洗個澡,等我要了這個男人第5次,就讓你們幹!
大鬍子還回答:不會讓你們等太久,小東西真淫蕩。

我當然知道大鬍子是故意的,幹在我穴裡的屌還這麼有力,怎麼可能會累,他是存心要看我被輪幹的,他抱著我一路幹到大廳上,在大家的面前抽出他的屌,射在我身上,然後跟圍著的男人說:小東西要了我5次,你們也要幹她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