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內弟的奸情


「真的是不講理的人,住手啦」和這句話相反;我的大腿正大大的張開著。
我一直認爲女人的身體是相當的複雜。
即使被不喜歡的男人如強奸般的逼迫,那種很有技巧的刺激了女人敏感部位,當身體濕潤時,女人早已經是
無法抵抗,並且是完全接受了。
因此只要答應插入過一次的話,女人以後就如同趺入深谷一般,永遠無法爬起來。
我和他的關系可以說是從那個時候起,變得非常的親密。
狡猾的人,如此的不講理::住手啦::::
透過拉下來的百葉葉縫閻,照射進來稍許的陽光;使得我的內腿顯得性感動人。
一想到好像是連續劇中所出現的情景一般時,更會令我覺得更加刺激。
住手啦,不行啦:::真的::::
伴隨著鼻音的出現,我說出了連自己都無法明白的話來。
他好像是逐漸的興奮起來,褲子的前面已經是完全的膨脹起來。
你雖然說我是個不講理的人。但是,陰部卻是如此的濕透,同時含著我三根的手指,糟糕啦::溢出來了,
衛生紙早就不夠了。
濕透且發出「嘶嘶」聲響,就在插入拔出之際,終於,挖起陰蒂來了。
真厲害,結婚三年,完全是被你先生訓練出來的。你以前可不是這個子,我記得第一次插入時是相當的辛苔,
現在則是非常熟練的人妻
你雖然嘴巴說討厭,但是卻吸的這回緊,所以只有你先生一個人是無法令你滿足的。」
他叫做大澤,一下子就將手指拔出來,然後用手指擦了擦濕答答的手,我則是躺在沙發上,張開大腿瞪著他看。
這並是一種怨恨。
(喂!早一點插入的聒::::)說著,催促他。
如同要使我的猥
欲情著急似的,他慢慢的脫下鲈子,露出了下半身。
雖說是單身,但是看起來不像。
從丈夫所無法比較堅梃粗大的陰莖來看,我的心里是非常的清楚,他應該是結過婚的男人。
他的陰莖閃著光輝,長度及寬廣都是驚人的,有著複雜的曲線,浮現出青筋,並且脈搏跳動著。
他用一只手抓住。
已經是如此的勃起,想要插入你的體內。
說完,靠近我的臉頰,不是熱氣,只有滾燙的感覺,積滿了子宮核心的淫欲花蜜啧到了腔口。
人妻的矜持早就不曉得飛到兒去了。
真的是在虐待我::::說完,我一直瞪著他。
他則是一副早已看穿我的樣子,勃起的龜頭摩擦我的唇部,令我的脖子覺得酥癢起來。
如此猥亵的性感令我發狂之後,接下來,將我的胸裸露出來,壓住我的乳房啊啊,快住手啦:::.我不由
得呐喊起來。
還沒有啦,好色的人妻,這樣就認輸的話,你怎麽稱得上是課長夫人呢?哎呀::我不知道啦,不要虐待我
嘛::::
這回他將勃起的陰莖闖入我的陰毛處,頭端則向下滑,很有技巧的玩弄充血,且暴露出來的陰道處,一邊發
出粘粘糊糊的聲音,一邊則是不斷壓迫恥骨。討厭。:.嗯,已經是,啊,啊::嗯::::
怎麽樣,想要捅入是吧,你就老實告訴我嘛,說想要捅入陰道內,說啊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很狡猾的瞪著我看。
他一邊觀察我的各種表情,一邊則是很仔細的搔弄我柔軟陰唇的周圍,並且繼續不斷這種令人討厭的巡邏。
我已經是按耐不住了。
啊,啊::嗯,嗚::::一邊喘著氣。
快點,拜托啦,決將陰莖整個插入陰道中::::猥亵的言詞從我的口中說出來。事實上,那天是第五次和
他見面。
說的很好,太太:::。
說著,他更加用力的刺入我那突起的陰蒂。
喂,快點嘛:::.
什麽快點嘛:::.他一邊如此的說道,又要令我著急了。
我的身體已經是抽筋了,屁股則自個見不斷的來回擺動。
如此的令我著急的話,我會發狂,並且變得很奇怪,我是一刻也無法等待了再等下去的話,只會不斷的抽筋
,或許會緊緊抱住他也說不定。
我那柔軟膨脹的陰唇,如同是金魚的嘴巴上下擺勤,這一點是我是非常的清楚。
他的目的好像是要引誘出女人的猥亵及迷亂。
在這種情況之下,應該是可以快點插入?
突然將兩腿張開,配合著實際狀況而插入,拔出,並且正在微笑著。
真的是存心不良,很有技巧的令女人感到著急,對於他這招我實在是無法應付因此,連續二天我都接受他的
插入,忘記了身爲人妻的面子,完全陶醉在他的淫欲當中。
啊啊,真的已經::討厭啦!
我興奮的全身通紅,已經是到了忍耐的最後界限。
於是,他又抱起兩腳,變成了中腰,很不在乎的面對我。
一邊說著,一邊以巡還的方式滑過陰唇的周圍,顯得是那麽的精力充沛。
啊,討厭啦,再用力一些::::
臉部表情顯得瘋狂,汗水及淚水滲雜在一起,兩腳則圍繞在他的腰部。
好像是柔道摔跤般,將他拉扯過來,使陰莖被腔處給吸住。
已經是不能離開,屬於我的了::::
我以沙啞的聲音呐喊,整個身體如同是痛苦般的扭動起來。
於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陰莖插入我的大腿間。
色情的太太,噢,噢::::
侵入腔深處的肉塊的頂端整個膨脹起來。
配合著節拍,我的身體如同是打隔兒般的抽筋,壓迫他的陰莖,同時流出了女人的淫液。
當他的肉棒插入、抽出我的陰道時,如同是抽水機向上吸一般,淫液溢了出來。
粘答答的液體發出了「嘶嘶」的聲音,並且沾滿了他的陰莖。
和他不倫的恍惚狀態始終是留在身體的核心部位,從腔深處不斷的流出粘答答的淫液出來,我用衛生紙擦了
好幾次才擦乾淨。
於是,我期待著::(明天,或許他會來吧!.)
完全吸收他精液的身體,迎接黃昏的到來是我每天一定要做的事。(指等待丈夫下班回來)
但是,這一天卻是令我非常的不愉快。
也就是說他沒有回家,結果是:.
我到附近來辦事,順便過來看看你::::
說著,突然,內弟直也出現在我眼前。
我整個人顯得非常的驚慌,我們::::
我於是說:「家里有點亂,請進。」
於是,馬上將鋪在沙發上的浴中收起來,卷一卷並且放到洗衣機里面。拉上窗
,準備要打開會戶時,直也
已經坐在沙發上。
「不用客氣啦,大姊,就這個樣子很好,我還沒有吃飯,能不能請你到附近面包叫點東西來。
「哎呀,是這樣子啊,我馬上去訂壽司便當::::」
「不必麻煩啦,大姊。」
「奇怪,好討厭的直也。」
「事實上,我老旱就來了。」
「啊!什麽時候?」
「這,嘿嘿嘿::大概是三十分鍾以前,我很清楚,所以,沒有按鈴,只是敲敲門而已。」
於是,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但是,發現了重大事情,我便向不熟悉的管理員借了鑰匙,大姊。
結果發現里面有客人,爲了等到你的客人回去,我便到附近的中華面店去吃中飯,然後等著::::
內弟於是意義深長的笑了起來。
內弟將視線停留在我的裙子上,然後,我看到他的視線轉移到我的大腿慮,令我打了個寒顫。
(好像是被看透了,我該怎麽辦呢?)
對於完全混亂的我,內弟以補獲到獵物的猛獸一般,有自信的口氣,追根到喂,大姊,你的大腿已經是濕透
了,形成了小水,好像是粘答答,太難看,趕快擦一擦嘛::::
哎呀,真對不起!
不管對得起,對不起,最好是擦一擦,是被剛才那個男人所注射進去的淫液吧!大姊。
一邊說著,一邊內弟突然將我的裙擺卷起來。
哎呀,好厲害啊,沒有穿內褲,屁股光溜溜的::::
真的是非常無恥的內弟。
(這下子,我和丈夫的關系完蛋了。)
我完全不知要如何解釋,於是將兩手壓在那兒。
別胡說,請你回去。
我整個人一片混亂。
你要我回去,那麽我就走了。
已經看穿我的內弟,帶著威脅的口氣。
可以啊,要我回去可以,我只要問你關於和剛才那個男人胡搞的經過,我
大概知道一些,了解之後,我就回去。
真的是令人討厭的內弟,如同是勒住我的脖子一般,表現出那種猥亵的說話
方式。
這個男人嘛,就是從二個月以前開始跑外面銀行的外動人員,大姊在上班
時和他搞過好幾次….大姊你和他上了床嘛,我最近也是想女人想的要死……
他要求我的肉體。
這種事情,我不要:….
腦中一片混亂,血液在沸騰,我逃入自己的寢室。
直也從後面追來,將我緊緊的抱住,兩人於是倒在床上。
來吧!大姊,鎮靜一點::請你了解,我是不會說的,因此,沒有關系,
我們做吧!
內弟就躺在床上,然後脫掉褲子,取下領帶。
大姊,對不起,請用衛生紙擦乾淨,我不能接受那個銀行職員所留下來的
東西。
如果我拒絕他的話,他一定會將我的不倫告訴丈夫。
我沒有辦法只好拿來衛生紙。
喂:全部附著在上頭,所以,讓我看到你擦拭陰道。從最前面讓我看一遍真的是厚顔無恥,強迫別人做見不
得人事情的內弟。我不知道他是這麽壞。內弟轉向我的身體方面。
被迫仰臥的我,和剛才他在時完全不一樣,非常害怕的一邊發抖,一邊用衛生紙擦掉粘答答的淫液。
喂!大姊,身體別那麽
硬嘛,放輕松點,就是這樣,慢慢將大腿張開:一邊如此說道,一邊發出猙獰的假
笑,並且開始撫摸我的陰毛。
然後將臉靠近。
大姊,剛才太厲害了。那個銀行職員始終是被鎖的緊緊的,如此的充血,鮮紅,那個男人真的是討厭啊一邊
如此的說道,一邊用手開始玩弄裂縫。
那個時候的大姊,太厲害了,比外國的色情錄影帶,還要精彩的演出::別再說了,拜托你。
嗚,哈,哈,哈,要停止是嗎?大姊所謂的停止,不就是希望快點插入是嗎?
我如同是被野獸逮到的小羊一般,閉上眼睛,用雙手遮住臉,如果要內弟保持緘默的話,只有忍耐沒有其他的辦法。
我是一點也不覺得悲傷。
因爲我原來就有色情的欲望::::
但是,和內弟作愛還是令我覺得不舒服,關於這點雖然是覺得有些可惜,但啊,啊::嗯,啊,啊::::
之後,發不出聲音般的震驚穿透了身體,非常舒服的感覺,或是壓力,令我的呼吸幾乎是要停止。
怎麽樣,我的大肉棒也不差吧,來吧,我就照你所喜歡的動作看看,來吧!快點::::
內弟一邊支撐我的屁股,一邊很有技巧的插入腰部,並且上下律動起來。這個時候,我整個人向後仰。
啊,哈.:嗯,啊哈::嗯;:::
如同是動物痛苦呻吟般的聲音,從喉嚨深處迸出來的快感,我按耐不住的將手繞住直也的脖子。
啊,太厲害了,直也::::非常舒服,啊,好像是達到高潮!
我終於擺出希望他能再插入深一點的姿式。
啊啊,我不行了,達到高潮了::::
不由得發出呻吟聲,用盡全力抱緊直也。
即使是這樣,直也並沒有射糟。
難道在我的膛中,並沒有使如鋼鐵般堅硬的肉棒抽動起來嗎?
我好像成了內弟的俘虜,極爲按耐不住的充實感,使得我一半處在失神的狀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