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林苡是極品


林苡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心里是越想越不是滋味。爲什麽?究竟是怎麽了?

爲什麽會走到這一步。難道現在就真的沒有可以一生相依的感情了嗎?看起來她是遇到了一些什麽問題了。林苡,女,三十許人。長相也還可以,細眉杏眼的,鼻子小巧,嘴唇稍有點厚。

可是她卻有一雙自己也爲之自豪的長腿,別看她個子不高可是那雙長腿卻超過應有的比例。讓人看起來驚心動魄的,而且相反的卻有一對小巧玲珑的雙腳,那種反差足以吸引到單位的那些眼花花的男同事的目光了。

平時林苡也是有些開心的,心里帶著幾分竊喜,有意高昂著頭把自己的身段顯露得更挺拔的在他們面前走過。享受著那種火熱目光上下掃射的感覺。那個時候還真的可以爲自己添一些性奮哪。

可是事情總是會有變化。原來林苡和丈夫在這個單位一起工作。平時是沒有覺得有什麽了。可是自己從林苡自己不太滿意生活啦,家庭經濟啦等等吧,幾番撺掇自己的丈夫李明辭職。理由就是那李明一身的好技術,在這個國營的單位真是浪費了。

事情本來是很順利了,李明人本分,老實,在業內也有好名聲,沒有費多大的勁就到了新的集體公司吧。其實也就是個人開辦的公司里工作了。而且還是一個分廠的負責人。

林苡的世界就發生的天大的變化。經濟上的寬裕讓她很是感覺美好的一些日子。可是人們總是說事情有好有壞的。很快她就發現李明開始不著家了。總是忙啊忙的。現在孩子也大了。經濟情況也好了。人也會打扮了。

雖說再怎麽打扮林苡也就一般樣子。可是爲了自己那成熟,豐滿,可以說了豔麗的姿態卻總是不能讓自己的丈夫好好的多陪自己一會兒哪?本來人寂寞也就罷了,可是自從林苡在李明的衣領上,口袋內所發現的那些東西就足以讓她心喪若死了。

沒有想到啊。自己那麽個直性人。那麽個火熱脾氣卻在這個時候發不出來。

心里有怒火。有失意,也有擔心和怕。自己三十多了,女兒都七歲了。還能怎麽樣哪?

心里真是五味雜陳。無法訴說。

林苡在那里有些自怨自艾的深思。卻沒有發現坐在對面辦公桌那雙灼熱的眼光。王通其實注意她好久好久了。雖然林苡的長相不能做爲吸引他的理由,再加上的那火爆的脾氣更是容易讓人退避三舍。可是她那撩人的體態,成熟的少婦氣質卻深深的吸引著他這個還沒有結婚的男子。一擡頭看到王通正盯著自己在看。

眼里明明帶著幾分的調侃和戲谑。心里不禁來氣,也許是習慣吧。林苡拿起自己桌角的一塊抹布就扔到了王通的臉上。賊眼花花的,看什麽看,你們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王通真是個精明人,就在這句算是氣話里聽出來些東西。怎麽了?

林姐,是不是李哥昨天晚上加班沒有讓你滿意啊?

一愣,過了好一會兒林苡才回味過來是什麽意思。心里真是有些惱怒了。原因嗎其實還真是讓王通說著了。

本來昨天晚上自己準備得好好的,畢竟也有三個多星期沒有那種生活了。把自己的洗得白白的,香噴噴的呈給李明,雖然看起來李明沒有什麽興致的樣子。

可是在一力要求下還是趴到了自己的身上。那感覺真是有點小別勝新婚的味道。

可是做的好好的爲什麽要開燈?又爲什麽要親他的脖子?不然也就不會發現那脖子上的痕迹了。以林苡脾氣當時就把李明踹到了床下。兩口子真刀真槍的干了起來。要不是女兒聽到吵罵聲揉著睡眼跑過來看是怎麽回事兒怕是整夜也不會安生。

再后來就是李明到了另一個房間去睡了。可是自己卻是再也無法入睡。真的是哭了一夜啊。

可是說起來那些招式還就是和王通閑聊的時候聽來的。當時林苡還罵王通是不要臉來著,可是心里卻緊緊的記住了。不怨王通還能怨誰?想到這里,心里有氣,手上更是快。抓起桌上的報表就又扔到了王通的臉上。

不要臉。你知道什麽,二十七八了都,還不結婚,就知道天天勾三搭四的不正經。本來這有些打情罵俏的事兒在于他們倆可以說都是習慣了的。也就打打鬧鬧什麽算了。最多再動動手。嘴上說些葷話。讓王通占些口上便宜,而林苡占些手上便宜也就罷了。

可是今天王卻有別樣的心思。看看辦公室里就他們兩人了。別人同事不是有事兒沒來,就是無事兒跑到別的科室溜門去了。就站起身來,別動手啊,是李哥沒有伺候好你,又不是我,打我干嗎?一邊說著,一邊向林苡靠近。

林苡當然也不能這麽就放過他。反正手邊有什麽就扔點什麽過去。再近了就用手去擰。還真的有些解氣。王通當然也會反抗,兩個你來我往的,王通就把林苡的手攥到了一起扭到林苡的身后了,手小小的,王通一只手就能全握住了。林苡的樣子有些狼狽了。

可是天生的心性讓她不會認輸了。

快放開我,今天老娘我要好好教訓教訓你。女人畢竟力氣小。身子不停的扭動,怎麽用力也是無法掙脫雙手被限制的境況。當然更不會注意到王通的那雙眼睛死死的盯在自己高高挺起的胸脯上。

王通覺得有些站不住了。而且也不想站了。順著林苡有用力方向,他坐到了林苡的座位上,同時也稍一使勁帶著林苡坐到了他的腿上。當時林苡心里覺得有些不妥,這個姿勢太過于暧昧了。整個身子已經偎進了王通的懷里。

特別是屁股下面坐著的那慢慢由軟到硬,直直的頂進自己臀溝里的東西讓她的身子都有些軟。就想站起來。

王通空著的那只手可沒有閑著。啪的一聲。擊打到了林苡的屁股上。

不說王通心里暗爽林苡那結實的屁股,就是對林苡也是個大的刺激。用的勁稍有些大了。林苡覺得疼了。輕叫了一聲,你要死啊。疼死我了。說完不自覺的屁股用力下壓了一下。好象是在報複王通一樣。很配合的。王通也表現出了有點痛苦的樣子。

可是林苡那里知道,那是王通爽的樣子了。王通的那個東西因爲內褲緊,所以並不是豎立著而是有些平躺著壓在她的屁股底下。林苡的來回壓撮就象是在幫王通打手槍一樣怎麽可能不爽哪。

可是少婦卻不知道或者是沒有在意,還以爲得計,得意的在王通身上來回不停的動。那東西在臀里的摩擦自然也會帶給她快感。

不知什麽時候,王通在打了幾下林苡的屁股后手沒有離開,放在林苡的屁股上面。用力抓揉。感受著那結實緊繃的屁股,還有來回揉搓的快感,質感是很強烈的,覺得都想射了。

林苡眼看著也是不對勁。怎麽會樣子。自己什麽時候也這麽不要臉了。和一個男人能這個樣子麽?林苡的臉都紅了。快放開我。話音里明顯有了怒氣。這個便宜可讓王通占大了。聽到林苡有些怒氣,王通也不敢得寸進尺。松開手。林苡忙站了起來。

看著王通舒服的樣子。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本來心情不好。一不小心又讓王通占了這麽大的便宜,就算是沒有人看到。可心里也覺得虧大了。關鍵的是自己因爲昨天夜里正做到情濃的時候出的狀況到現在還吊在半空。再和王通這一番厮摩,很自然的下身就濕滑了一片。水多的都怕滲出來。可是有心火卻發不出來。

臉色就更不好看了。王通卻是無所謂了。這小子二十好幾了還不結婚,本身也就不是個好鳥。平時也不少占單位那些少婦的便宜。今天也只算是稍稍有點過罷了。林苡平了半天氣,想想也就算了。畢竟自己也有錯啊。還得意的磨來磨去的。

王通看著林苡氣有些消了。腆著臉湊了過來,林姐,中午也快到了。到我那兒去吃飯吧。嘗嘗我的手藝。怎麽樣?去不去?林苡有些猶豫了。

以前王通也多次邀請林苡去他家吃飯什麽的。可是她都沒有答應過。可是今天?回家吃?

家里不可能有人了,李明肯定不會回家。而女兒放學也會去學屋的。再說自己的心里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緒。看著眼前的人兒。好象就是比平時要順眼的多的。

那壞壞的笑怎麽就比平時多了點什麽東西。不知道怎麽了就點頭同意了。看著王通那驚訝到高興最后開始歡呼。象個孩子一樣的表現。林苡心里的更是多了一些什麽東西。軟軟的冒出些頭來,輕輕的撥弄著她。讓她有些暈眩了,氣好象有些跟不上。剛才累的,她對自己說。

等上了王通的那輛破二手普桑。林苡真的后悔了。也真有些怕。會有什麽事情發生。更有些氣自己這麽孟浪。這麽輕易的到一個單身男子的家里吃飯是自己應該做的事兒嗎?可是看到王通那興奮開心的樣子。又不好意思說不去。有多久沒有人對自己這麽重視了?記不清了。

其實去去也沒有什麽事兒了,反正吃完飯就走好了。少婦這樣子安慰自己,爲自己打氣。怕什麽,王通小那麽多,還怕他干什麽。就算這樣子,林苡一路上也不想搭理王通的搭讪。沈著臉在那兒想著什麽。王通也能沈得住氣。也不再多說什麽。只是車開得飛快。

很快,王通的家就到了,鎖好車。有些霸道的把還在車邊猶豫著的林苡拉上了二樓的家里。

說實話,單身男人的家里也就那個樣子了。王通還真的沒有準備想著能把林苡請來做客,就是一個亂。這不剛請林苡坐下,林苡手一摸就在屁股下面拽出條都不知道多久沒洗的內褲來。手捂住鼻子,丟到地上,林苡忙跑到洗手間洗手去了。

王通也趁機收拾了一下。也就是什麽見不得人的,關鍵是些女人的東西收起來。林苡回來以后,仔細的看了看才坐下。經過這番折騰,在路上的那種有些尴尬奇怪的消除了不少。

林苡也恢複了幾分直爽人的脾氣。不客氣的指責王通家里亂七八糟的。象個豬圈。很隨意的,王通靠著林苡坐了下來。根本沒有搭腔。嘴里輕聲的說了句什麽。

林苡有些好奇的頭歪了過去想聽清楚王通在嘟哝些什麽。順勢王通的一只手就繞過去輕擁在了她的肩上,我說沒想到林姐的屁股看起來挺翹,摸起來手感還真好。臉當時通紅了。羞氣得也顧不上王能的那只手了,就去擰王通。

可是王通是什麽人。回到自己家里后,他可真的放開了。真是有點我的地盤我做主的感覺。手上一使勁。身子就后倒。連帶著林苡就撲到了他的身子上。

林苡愣住了。瞳孔好象失焦了一般發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想站起來,卻被王通一口叼住了嘴。林苡眼睛睜得老大,嘴里嗚咽著說著什麽。王通才不管她,嘴用勁的狠嗫。另一只手更是恨不得把林苡的屁股肉抓下一塊來似的。緊緊的把林苡貼在自己的身上。雞巴立馬站了起來,在林苡的小腹上摩擦頂撞著。

猛力一推,林苡借力爬了起來。手捂著嘴,你干什麽,怎麽這樣子啊。真不要臉,我得走了。真的想跑了,林苡現在怕了,再怎麽說對李明的不滿可也到不了現在這個地步。

想到后果,不寒而栗啊。王通是不會讓她跑了的,忙跟前幾步,在背后抱起了她,林姐別走,陪陪我吧。我喜歡你好久了,真的,陪陪我,嘴不停的在林苡脖子上來回的親舔,平時的功課做得好,知道脖子就是林苡的敏感點。

果然,在掙扎幾次無果后,林苡喘著粗氣,王通,放開我。求求你了,我們不能,真的,我們不能啊。王通沒有理會,繼續著舔嘗著她的后頸。手趁著她的掙扎擡腿的空兒,伸入了薄薄的絲裙內,隔著內褲直接扣上了林苡的陰戶。那里已經濕透了。幾乎是尖叫一聲。林苡的身子一下了軟了。王通的手就象是有魔力一般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氣。隨著王通那只手的動作。林苡癱倒在了王通的懷里。

就這個樣子,就象是在拖著什麽物品一樣。王能把林苡弄到臥室床上,一只手按住了林苡的輕微的掙脫。另只手就去往下扒林苡的內褲。顧不得什麽了,還是先干進去再說。

別,等等。林苡喘著粗氣,我想先洗洗。一身的汗,太難受了。

將信將疑的王通放開了她。林苡忙站起身來。可是看到王通就站在門邊上,怕她跑了。進了洗手間里,林苡關上門,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發起了呆。這樣子好嗎?

我可是結了婚的女人啊。

不行,我不能,真的不能。可是那感覺真的好舒服,陰戶都覺得在燃燒了。

實在是太想了。不知道那硬硬的東西插到自己的里邊是什麽感覺啊。想到這里,下面又流出水來了。

不管了。還是先洗洗吧。讓自己清醒一下再說。脫下衣服,打開淋浴龍頭。

林苡站到下面沖洗著自己,可是水流也無法帶走自己心里的那股子火焰。感覺自己越來越熱。頭暈暈的,好象是喝了好多酒一樣,全身沒有一點勁。

手向下探去,流出的量都能把自己嚇一跳。怎麽辦?難道就真的只有這樣子了嗎?林苡還在那里想,可是她忘記了這是在王通家里。洗浴間的那扇門防得了王通麽?

林苡聽到動靜轉過身來時,就看到王通挺著雞巴正對著她站在門口。你,只說了一個字。就被王通搶了進來抱在懷里,雙手抓住了兩個臀瓣上提,林苡的雙腿不由自主的分開了。那根雞巴熟練的送了進來。

王通的身子矮了一下,隨著林苡尖叫聲就這樣子站著進入到了林苡的身體里面,隨著雞巴猛力的深入,直到最深處,那以前從未接觸過的地方。林苡的那口長氣才吐出來。

也就這樣了,這種感覺真是好舒服啊,林苡心里只有這個想法了。啊,太深了。太深了。嘴里喃喃的叫著。

王通抽出,只留下個龜頭在里面,又猛的頂了進去直接到底。林苡被頂著差點失去了平衡。身子往后倒,連忙伸手環摟住了王通的脖子才穩住。

嘴里嬌嗔著,你不能輕點,要頂死我呀。

王通感覺這個姿勢真是太有味道了。就是自己累了點。有點象是在練蹲馬步一樣。林苡那稍有些下垂的雙乳不斷的在碰觸摩擦著自己的胸膛。嘴里親吻著這個別人的老婆,胸口用力的摩擦著她的雙乳,同時雞巴不停頓的進出,頭上的淋浴還在流淌著溫暖的水流。

力量在不斷加大,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兩個人接觸的地方也在發出那一聲聲拍打聲。

林苡象是受不了,頭放到了王通的脖子邊上,嘴里不知道在嘶喊著什麽。雙手那勁象是要把王通勒死一般。快感在不斷的加深和累積。

終于在王通的呐喊和全力的深入攪拌中在林苡的里面射精了。滾燙的精液澆得林苡全身止不住的顫抖,她也高潮了。

無力把林苡放下,王通差點坐到了地上,雙腿軟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坐到馬桶上面直喘粗氣。還是女人恢複的快。

想開了的林苡就象是個賢惠的小媳婦樣,溫柔的清洗著剛剛撥出的雞巴。射精后快感的余韻感再加上林苡輕輕的抹拭,讓王通再次的叫出聲來。兩個人相擁著親吻著,互相幫忙著清洗著對方。

林苡用手扣著陰道里的精液,清洗著陰戶。一邊看著王通那嬌豔的神色完全可以讓人忘記她那普通的面容。在這個時候,王通就覺得她是世界上最美豔的女人了。

很快的,兩個人匆匆忙忙的結束了清洗。王通抱著林苡又回到了床上。一次不夠,看來王通是想來個梅開二度什麽的。

林苡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著王通的溫柔,手輕撫上了那因爲是仰躺而顯得有些平攤下來的乳房,手指攝住乳頭向上提,然后松開看著它彈回去,樂此不疲。

慢慢的乳頭硬起來了,張開嘴,含進去吞吐起來。

林苡也受不了,輕聲呻吟著身體扭動著,嘴上不歇嗫裹著林苡的乳頭。一只手用力松握著邊上的那只乳房,另只手向下探。經過稍有些松馳突起的小腹,濃密的陰毛,到了一個火熱的地主。

林苡大大的呻吟了一聲,覺得自己的身子要著起來了。那只手絕對是有魔力的。就是那麽輕輕的揉動就能讓她全身一挺,然后就象是要虛脫一般長出口氣。

軟在那里兒了。兩根手指扣了進去,里面滑滑的,膩膩的,王通當然知道那些是自己的精液在里面,手指在里面轉著圈子的出出入入。

林苡幾乎是要蜷起來一樣彎起了身子,雙手抓住了那只魔手不讓他動,她有些受不了了。王通也松開了嘴,手是不會停的,也根本就不理會林苡語無倫次的懇求,更用力和快速的刺激著她,不斷加強她的快感。實在是受不了,林苡在一聲尖叫中再次高潮了。

翻過全身軟綿綿的林苡,讓她面向下趴在床上。王通對她那結實而挺舉的屁股有很大的興趣。

舌頭在林苡的脖子上舔了幾下,引起虛脫的林苡好一陣的顫抖。

然后向下,一點點的舔過光滑的后背,細腰,到了那兩座豐丘上。肉還真是結實啊,真是想不到一個三十多的少婦能有這麽緊而滑的臀肉。

兩只手一手一個,來回的用力放抓著,看著那些結實的肌肉在自己的手里改變著形狀,真是有感覺,更用嘴輕咬,用舌頭去品嘗。嘴里發出吮吸聲,真是美味啊。

林苡休息了一會兒,這會兒快感又再次的來襲。

啊,你輕點,輕點咬我。啊。

陰戶內泊泊的不斷流淌出著體液,散發出陣陣的酸腥氣味,這股子氣味引起了王通的注意,扒開合在一起的臀丘。現出那氣味源頭,王通毫不遲疑的伸出長舌由下往上全面的舔掃過去。

味道澀澀的,稍有些苦,林苡完全失去了自我。

現在她只是知道在叫喊著,求饒著。王通快速的掃蕩著林苡的陰戶,又一次的讓林苡癱軟在那兒。擡起身子,坐到了林苡的腿上,雖然覺得有些壓人。

可是林苡是沒有什麽力氣去反對。時間有點過長了,王通的雞巴有些疲軟。

不過沒有關系,扶著它在極度充血而膨脹出來的陰唇上上下下的蹭了幾回。龜頭就是沾滿了林苡的液體。一只手掰開陰道口。

身子挺動。在后面插了進去。那股子溫暖,滑膩的感覺好舒服,感覺比在前面的姿勢還要強得多。因爲姿勢的原因,這次的進入更加的深入。王通的小腹更可以每每的在插入到底的時候撞到那對臀丘。驚人的彈性讓王通覺得省力不少。當然快感也是更明顯。肉體相撞發出的啪啪的聲響悅耳無比。

漸漸的,王通把身子整個壓在了林苡的身子上。這種體位會讓人有最大的征服感。男人用自己的身體全部包住了這個少婦。手掏在少婦的前面,抓住了那兩個乳房拼命的揉搓。疼得林苡不斷求饒輕點。雞巴像是只無堅不摧的神槍般在快速有力的進出著林苡的陰道。

這種速度下是不可能堅持太久的。快感就象是錢塘江上的潮水一波比一波更加猛烈沖涮著王通的神經。手撈起林苡的屁股讓她半擡高著,半蹲半跪著王通用一種近乎瘋狂的速度在突擊,在征服!干死你,干死你,說,騷貨,我干得你好不好。

爽不爽?快說。林苡歡叫狂呼著,快快,快點。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

就在林苡歇斯底里哭喊聲里。王通又開始第二次的發射。龜頭處陣陣的近乎有些痛楚的快感刺激著王通,全身都在顫抖,林苡在身下也在顫抖。最后在一聲悠長的歎息里,王通整個人都軟癱在了林苡的身子上。

真是太累了,也他媽的太爽的。

少婦不愧是女人中的極品啊。以前玩的那些女生根本就是沒有長大啊。王通仰面躺在床上。

而林苡就半俯在他和身上,嘴巴在他的身上不斷的到處輕吻慢舔。她當然知道男人這個時候有多累。少婦總是知道該如何討好男人的。

呃,還沒有試過乳頭被女人吮吸會有這麽舒服啊。王通看著在自己身上忙活的林苡心思一轉有了個主意。手擡起林苡的小臉。深情的濕吻著她,然后在舐吻她的耳朵對她說了幾句話。吃驚的看著王通,沒有想到會有這個樣子的要求,太羞人了吧。李明以前有這個要求的時候可是讓自己罵得不輕。

再說那個地方能那樣子麽?沒有辦法,被男人手下壓著低著頭靠近了那個地方。

看著現在已經老實疲軟的陰莖,想想也覺得有些好笑。剛才還威風八面在自己的體內肆虐讓自己死去活來的東西,現在是這麽的老實,小小的縮在一起好象在等自己的安慰一樣。看著那頭上小眼里有些白色的液體滲出,圓圓滾滾的,鬼使神差的林苡伸出舌頭仔細的舔到自己的嘴里,然后又用舌頭圍著那個頭開始打圈子。

太舒服,這個女人真是太棒了,第一次口咬就能有這個水平,自己真是太有福。

身體不由得隨著那小小的舌頭動作抖動。

畢竟射精后的龜頭感覺更加的敏銳,被林苡整個的含在口里更是讓王通叫了出來。好象很有成就感啊,林苡低著頭口里還在不停的吞吐,力量的大小,速度的快慢都能由王通的表現看出來。心里不由得十分的開心。

慢慢的,王通渡過了射精后的不適期。

陰莖在林苡的口里開始漲大變硬,一下下的突頂著林苡的口腔內部。有點想要嘔吐的感覺。林苡忙松開口干嘔了幾次。

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麽就又被王通按壓著含進了陰莖。這次是王通主動的按壓著林苡的后腦,身子上頂手往下壓,看著自己的陰莖一次比一次的深入這個少婦的口腔,那骨子里傳來的感覺真是讓人迷醉。

好象眼淚都被陰莖頂出來了,不停有想嘔吐的感覺。可是嗓子眼里頂著那個東西無法說話,也無法吐出來。頭也被王通雙手抱按著跑不了。一下一下的,力量越來越大。

隨著快感的越來越明顯,王通的陰莖漸漸的全部沒入了林苡的口腔。

啊,王通叫了一聲,覺得龜頭到了一個新的地方。那麽窄小,完全被束縛住了,可就是在這兒是最舒服的了。

沒有理會林苡掙扎的想要他出來的表示,再次用力上頂了一會兒才松開她。

林苡忙轉過身子趴到床邊不停的嘔。其實沒有什麽東西了,他們倆人飯都還沒有吃哪。眼里含著淚,林苡有些生氣的打了王通好幾下。嗔怪他不憐惜她。

又玩鬧了好一會兒,看看時間也是差不多了,想起來還沒有吃飯,王通忙站起卻不讓林苡穿什麽衣服,兩人赤裸裸的就去做飯,看著林苡躲躲閃閃的好象外面的人偷看一樣,王通就覺得好笑。

別人的老婆真是好啊,做好飯,王通不顧林苡的反對就是要抱著她吃,一頓飯吃了半個多不時,終于結束。收拾也沒有收拾,王通就以插入林苡體內的姿勢又抱著她進了臥室,還要再來一次,這種極品少婦可是頭次品嘗得好好玩玩啊。

林苡不想再來了,也是因爲工作的時間要到了,可是王通卻不答應,拿著手機讓林苡請假,他是無所謂了,因爲王通是科室里經常跑外的,時不時的要到下面的分公司里去辦事兒,所以自由度是很高的。林苡無法只好在王通的輕插慢送中請完了假,毅力真的是有些驚人啊,臉都憋紅了,就是能忍住沒有叫出聲來。

只是聲音聽起來會讓人覺得怪怪的,林苡也是完全放開了,今天感受到了做爲一個女人的快樂,這是第一次,這種感覺真是能讓人沈陷進去,就算是沒頂也沒關系的。

這一次王通很是小心的控制著節奏,他要好好的干干這個騷浪的少婦,要把她內心的淫蕩都開發出來。讓她以后成爲自己的專用品。

至于她的丈夫,其實我也是在幫你的忙了,有了我的開發你就性福著吧,王通心里很是開心想著。動作可是一點也沒有走形,慢條斯理的,好象時間都掌握在手中一般抽出插入,讓林苡更有感受那股股深入的快感,慢慢累積起來,讓她一點點的邁上顛峰。

林苡也覺得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好美,女人總是希望有人會疼愛她們,溫柔的對待能讓她們覺得自己受到重視,感受也會更敏銳,那快感慢慢的加強的感覺林苡覺得自己是那麽的幸福,想要飛起來,只有王通的那一點還是有些牽絆,可是她喜歡這種感覺,讓她有安全溫暖的感覺。

而且隨著那東西的不斷來回摩擦,她的快感是越來越強烈。在一陣無法自制的痙攣中,林苡用力的抱著自己身上的男人再次進入那夢中的天堂。

可是王通不爲所動,等著林苡稍有些恢複,他繼續著自己的節奏。上身挺起來,讓林苡半倚半坐在床頭上,就是讓她看自己怎麽進入她的,林苡覺得真是太刺激了,看著那麽大的東西被自己一截截的吞沒進去,同時那深入骨骼的感覺傳過來。讓她有些支持不住了,不由得擡起雙腿圍住了王通的腰,跟隨著王通的進入節奏曲伸,她還想有更深入的感覺。

次次到底的接觸也讓王通有些受不了,不由自主的開始加快節奏,看著眼前少婦那因爲興奮而慢慢變得紅起來的臉頰,王通雙手用力抓住了那對乳房,好象有了用力的支點一般開始大力的深入她。

這次真的全都進去了,而且是次次都到了最深的地方,林苡覺得自己被刺穿了,好象那個東西已經插入到了她的心髒,不斷的在抽空著她的生命力,因爲她有些想要死去的感覺。

覺得自己在下一次的撞擊中就會死去了,嘴里在喊著些什麽,王通沒有聽清楚,林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麽。

最后一下,好象王通是個戰斗中犧牲的英雄一樣,倒在了林苡的身上,身子還在不停的抽搐,陰莖也在不停的顫動,射出那些標志著占有的精液,是的,林苡已經被徹底的占有了。她已經用全部的身心臣服在了王通的胯下。

林苡和王通整整纏綿了一個下午,累了就睡會兒,醒過來就接著做。反正林苡是覺得有生以來做過的愛也沒有今天下午這麽多了。而王通更是深切感受到了什麽叫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到最后都有些擔心會射出血來。可是看看林苡,只是一開始會有些不太適應,這麽猛烈的做愛可是太久沒有經受過了,可是越到后來越是精神,女人啊,真是奇怪的動物。反正就是干不死的那種,真有可能會吸收男人的精血所以會那麽有勁頭?

時間過得也是飛快,兩人相擁而眠,感覺也就是一會兒吧,回家的時候到了。

不用王通送到單位,林苡自己打的回單位去。騎車回到家里。身子覺得軟綿綿的,可是精神卻是出奇的亢奮,這種感覺讓她很是不安。對于丈夫的內疚直到現在她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才會想起。真的是太過瘋狂了,沒想到自己會有那麽淫蕩的一面。那些動作當時是沒有覺得什麽了,可是現在想起來臉都紅透了。可是真的好舒服。關鍵是王通那種內心深處泛起的愛憐感覺讓林苡覺得自己是個女人,還是一個可以讓人憐愛的女人。什麽時候李明對自己就沒有那種感覺了?雖然以前在單位生活是貧苦了一些,可是感情在那兒,也許正是因爲生活的壓力吧,讓兩個不得不相互依存,只是隨著生活狀況的改變,那種感情也改變了。

門口傳來李明關門的聲音,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做飯哪。想得太過出神了,做飯都忘了。孩子哪?對了,今天是周五,晚上還有業余愛好的課,李佳去她姥姥那里吃飯了,今天晚上就住在那兒不回來了。李明的心情很不好,當然不是爲了林苡,而是因爲工作方面上的問題。根基還是太淺了啊,今天這麽好的提議爲什麽在會上通不過?那只不過稍稍觸動了一下那些老臣子的利益罷了。可是就是不能通過,董事長也沒有做什麽表態。集體就是集體啊,不是什麽都是個說了算的。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來,李明的這個建議爲針對誰的。可是這有什麽用?李明到這個集團公司的時間還是太短了,雖然表現可以說是優秀,可是那又怎樣?

什麽也比不上朝中有人啊。董事長很有可能會支持他,可是力量還是不太夠啊。

心里有事兒,臉上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的表情,再加上一看林苡又沒有做飯,那個火一下就上來了。兩人又吵吵起來。一摔門,李明走了。林苡心里那個悔啊,又氣又悔,本來是因爲自己的出軌而對于丈夫的愧疚卻變成了怨恨,那種恨說不出來是爲什麽,可就象一條毒蛇樣盤踞在她的心里。也許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麽,也許和李明已經結束了。“滾出去就別再回來,這個家不缺你!”嘴里叫喊,可已經是淚流滿面,不能哭了,我也有追求快樂的權利,王通說得對,我也應該去尋找自己的快樂。就這樣吧,反正也已經就這樣子了。飯也沒有吃也沒有心思去吃,林苡輾轉一夜,想了很多,也決定了很多。

第二天上班,林苡的精神很差,這讓暗暗看著的王通很是擔心。這女人是很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不能出什麽變故吧,有心想問問,可是辦公室里人多嘴雜不好開口,而且看林苡也沒有那個意願打理他,心里著急。漸漸的辦公室里的人都開始各忙各的去了,只有邊上桌的李姐還在那里專心的打著她的毛衣,也不知道是給誰打的,離婚了都。伸出腳去夠對面的林苡,“林姐你怎麽了?不是昨天晚上又加班了吧,看來李哥是好厲害的了。呵呵。”心里酸楚,聽到什麽都會是諷刺,特別這個人還是王通,有點生氣的用腳去回敬,王通心里高興了,就怕的是沒有什麽回應啊。看來林姐就是林姐了。用手一抄,抓住了踢過來的小腳。掙了兩下沒有掙脫,心里有些急了。關鍵是邊上還有李姐在那,雖說是隔了兩個桌子,可還是擔心會出什麽狀況的。沒有理她的反對,王通直接就褪下了那只黑色的半高跟鞋,里面那只肉色絲襪包裹著的小腳已經吸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今天圖個方便,林苡長裙下面穿著一雙短絲襪,沒想到被王通逮個正著。感覺著王通手在不停的撫愛著的自己的小腳,竟然有些濕了。從來沒有想到那兒竟然也會引逗起自己的欲望。看來自己本身就是個淫蕩的女人啊。王通沒想那麽多,一只手枕著頭在裝睡,另只手愛不釋手的玩弄著那只美腳,早就垂涎三尺了啊。

昨天怕林姐不適應也就沒有用它,可是今天可是送上門來了,要好好的感受一下了。

還得感謝做這辦公桌的人啊,這麽窄的桌子還偷工減料的沒有做中色的擋板,真是便宜了王通了。伸手脫下了林苡腳上的絲襪,放在鼻端細細的嗅聞,那點點汗臭,還有淋浴后的馨香,王通立即硬了。玉腳就在眼前,那根根腳趾如同白色的玉石雕就幾近透明,個個珠圓玉潤,讓人一見就有想咬在嘴中慢慢品嘗的沖動。

當然現在是不可能的,王通心里暗暗得意,如此極品人妻竟被自己捕獲,真不知是如何修來的豔福啊。林苡掙了好幾下沒有拿回腳來,襪子都被脫去,腳竟被人放在手慢慢把玩。讓她無法想象有是竟有人喜歡腳的?變態啊,雖然自己的腳真的很美的。努力的坐正身子,不再下滑,因爲王通不自覺的在拉扯著她。“你快放手,讓人家看到了,我饒不了你。”王通根本就不理會她,自管自的玩弄著,甚至于把手指都探入到那玉趾中來回的摸擦,感覺真棒。如果不是因爲姿勢不對,王通早就張口去嘗嘗了。

李姐這時突然站了起來,“我去財務找于姐問問毛線的事兒啊,你要不要啊?

小林?”“呃,我就不要了,今年看看能不能讓我姐姐在內蒙捎些過來。到時李姐也一起去挑些吧”少婦雖然腳在別人的手里,身子還很是別扭的挺直著,可是說話卻還是滴水不漏。李姐也不多說,走出了辦公室,看到人出了門,一使勁,把腳抽了回來。林苡有些不太高興,“王通,你怎麽能這個樣子?雖然昨天我…

…可那只是不小心,我覺得我們不能再這樣子下去了,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那我們可都完了。你別說話,就這樣子吧。反正我們再也不能了。”聽到這出乎意料的話,王通呆了半天,少婦雖然好玩,可也是最難搞定的了。你看這只煮熟的鴨子就要飛了,能行嗎?當然不可以,“林姐,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我也知道你和李哥之間出了問題,你先別說話,聽我說,雖然你們之間是出了問題,可是我也沒有想過要趁人之危。”還沒有想過哪,人都上了。可是王通當然知道現在要以退爲進。“是的,林姐,我一直希望你能開心幸福。雖然昨天我很開心,也從來沒有那麽舒服過。能得到你一次,我一輩子都知足了。”林苡聽到覺得感動啊,看看王通,想想李明,十年夫妻如同陌路。雖說王通也是爲了得到的自己的身體,可是那種還被別人關愛的感覺也會讓她沈迷。“林姐,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傷心的,也不會給你惹什麽麻煩,只是希望在有可能的情況下,讓我可以親近你一些。真的,沒有別的想法了。”林苡只是搖頭不說話,王通也不再說話了,反正話已經到此,多說也是無益的。人都到手了,還想跑,那是不可能的。

王通決定拿出水磨功夫。一定要吃定她。

兩人各想心事,不知不覺到下班的時候了。王通站起來,好象很是無奈的出去了。林苡看著他離開,心里不是滋味,對于王通說不上愛,可和他在一起那種釋放卻是從來沒有過。也不想去吃飯,就趴在桌上昨天晚上沒有睡好,一會兒林苡就睡著了。一陣飯香傳來,是什麽滋味?林苡擡起頭來,看到的是王通那關切的臉孔。“林姐,我給你帶飯來吃了,不管怎樣,先吃飯吧,你這樣子可不行啊。”

心里說不出來的激動,對于王通心里別有一番滋味了。低頭看去,還都是自己愛吃的飯菜。雖然沒有什麽胃口,可還是大口大口的吃起來,那些煩惱好似也被吃進肚子里,沒有辦法再來煩她了。心情越來越放松,臉上也有了笑容,“謝謝你啊,王通,還是你對我最好了。”“當然了,林姐,我不疼你誰疼你啊,快點吃吧,只要你喜歡,什麽都沒有問題了”王通笑著說道。很快的,吃完了,收拾好再洗漱了一下,林苡很滿足的坐到桌上,喝著王通端來的水。“林姐,我覺得你的狀態不對,想得也太多。我們在一起畢竟是快樂的對吧?而且我也沒有想過要破壞什麽,只是想讓你高興,開心,畢竟有些事情是人都會需要的對不對?我以后會小心的,一定聽你話,好不好?”林苡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王通那當然是得寸進尺了。低下頭就去吻林苡,林苡躲避著,“別,有人啊。”“這都幾點了,人早就都走沒了。我們還都是三樓,好姐姐,讓我好好親親你吧,昨天你走了,我想你一晚上都沒睡哪,想好好再疼疼你。”林苡一想到昨天的瘋狂,臉立刻就紅了,身子也軟了下來,不再推擋王通了。

王通半抱著林苡,嘴熟練的找上了她的嘴,吻住就不再放開了,舌頭也吐進了林苡的口中在尋找著什麽。林苡也是熱情的回應,兩舌相纏,互相吸吮著對方的唾液,好象是世上最好的美味。好象有一個小時那麽久,林苡氣喘著推開王通,“喘不上氣來了,你輕點啊,那麽使勁。”原來王通的手也沒有閑著,早就伸入衣內用力抓住了林苡的奶子在用力的揉搓著,可能是力勁太大了林苡有些疼了。

“對不起啊林姐,你太迷人了。我有些忍不住啊”王通笑嘻嘻的,可是手卻沒有停下來。一歪頭又把林苡要說的話堵在肚子里。又是一通狂吻,林苡徹底的迷失在這種熱情中,把她也點燃了。她狂熱的回應著,嘴里發出的呻吟聲能把諸天神佛引入凡塵。很自然的,王通把林苡摟抱著坐到辦公室里的沙發上。就讓她坐在自己的身上,一只手把住了一個乳房,另一只手已經下探到了裙子里撫上那已經濕透的神秘花園。“不要,這里不行啊,會有人來的。真的,不行的。”林苡的反對是那麽的無力,左右扭動著不讓王通脫她的內褲。可是王通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吻著她,同時堅決的脫下了她的內褲。

一切的反對和掙扎都在王通的手撫上那桃源聖地時結束,林苡只有喘息呻吟的份了。王通的手指靈活的在外邊輕掃幾圈,就慢慢的深入了進去,輕輕的轉動引起林苡難耐的輕叫,來回的抽插著時不時的扣幾下,每一次都會讓林苡扭動著回應。推開礙事的衣服,含住了那早就硬硬的乳頭,林苡那里承受得住兩下夾擊,長長的呻吟聲中身子軟了下來。這麽快啊,看來調教是有成果了。王通的手指也能感受到那陣陣的緊縮。雞巴早就難受的抗議了,讓林苡擡起身子把它釋放出來,就想再次的訪問那美妙的聖地,“門關好了沒有啊,別讓人看到了呀”話語中都帶些顫音了,林苡也是很期待那個東西的光臨,辦公室里啊,不只是王通感到興奮了,林苡也是性欲高漲。“早關好了,林姐你放心吧,不會有人知道的。”二話沒有說,用手扶住林苡的身子,對好目標林苡自動的吞沒了進去。在啊的一長聲深入到底。好象比昨天還要深入的感覺讓林苡發瘋,那深深楔入到了子宮,那被人緊抱住好象整個人都被擁有感覺讓林苡難以自抑。

王通一邊輕咬著那硬硬乳頭,一邊感覺著那溫暖油膩,十分自然的,林苡開始動了起來。上上下下的越來越快。每次都會到達最深處,那里有些痛,更會有些酸楚,那感覺好象是細絲傳遍全身,慢慢的侵蝕著她,每次都會比上次感覺更清楚更敏銳。再加上王通不停的吸吮著她的奶頭,快感波波的襲來。受不了了,林苡決定全力的突破了那種無力的感覺,猛烈的反擊著,每次都要在最后再畫幾下圓,她要反抗那種感覺,那感覺讓她有想要哭出來的沖動。“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完了,完了……”終于林苡無力反抗了,好似失去了全身的氣力,整個兒軟到了王通的懷里,那股股噴濺而出的熱流也讓王通爽得叫出聲來。

放下還有些抽搐的林苡,分開了她的雙腿王通壓了上去,把自己的堅挺猛力頂入,同時吻住了她的嘴。也是害怕她忍不住會大叫出來。隨著王通的快速進出,林苡又好似回過氣來。雙腿擡起放在王通的背上迎接著王通的進擊,這種姿勢可以很好的深入到她的內心深處,王通也最喜歡這種姿勢了,都說過好幾次了。結實的屁股做爲緩沖也讓王通省力不少,這樣子可以深入到最深處,快感最爲強烈。

林苡雙手緊緊的摟著王通的脖子不停的和王通親吻著,舌頭也糾纏在了一起。她也怕會大喊出聲來,雖然她很想喊出來。很快的啪啪的撞擊聲,吱吱嗚嗚的親吻聲當然還有那撲哧撲哧的攪拌聲響起,給人感覺是如此的淫糜。

李明打開車門下了車,看著眼前的辦公大樓心里不禁有萬分感慨。曾經自己也是里面的一員,可以朝九晚五,可以安安穩穩,可以平平常常。只是自己選擇了離開,后悔了嗎?有得到就有失去,往往以后看來得到的會和失去的一樣多。

這是誰說的哪?記不清了。不過李明心里清楚,在這里呆著的那些年,並沒有白費,學到的東西益于他的一生。還是應該感謝那些清貧有才無人識的日子啊,沒有它們也不會有自己現在的厚積薄發,也不會有現在的意氣風發啊。

李明今天到這里來,一是因爲昨天晚上他想過來也是心里不好受,十年了,結婚十年后,好象愛情是沒有了,消失了,和林苡的感情更多的是親情。好象兩個人生活在一起久了,已經習慣了對方的存在,可是也同時會忽略掉一些東西。

所以到了現在這一步,好象說什麽也是沒有意義的。可是他真的不想失去林苡,原因也是因爲他已經習慣有林苡的存在。雖然說自從辭職后他發現了人生還有另一種活法,可是再怎麽花天酒地,他也明白只有一個人會在那兒等著他回家,不管到什麽時候。二來哪,公司委派他去上海進行一項業務,很重要,關系到他的這個主要的生産分廠是否可以升級換代。董事長也有暗示,包括一直不太對勁的總經理都很關切這次是否能成功。同時他的那建議也是再議。可是如果這次成功了那大勢就不可當,他也不會再是個打工的了。也會成爲重要的決策者之一。三個星期,時間不短,同時也很緊張。找林苡的電話又不通,家里也沒有人接。所以他就找到了林苡的單位。

上到三樓。靜悄悄的,還是和他離開時一個樣,不緊不慢,好象永遠也不會有什麽東西可以觸動這個龐然大物一樣的公司。沒人?看著緊閉著的辦公室門。

那林苡那里去了?剛要離開,可是里面傳來一聲好象驚叫的聲音吸引住了他。很象是林苡的聲音啊,可是窗戶上那磨砂的玻璃拒絕他的探視。沒有辦法看到啊,不禁有些著急。可就是不想去敲門,也好象有了些感覺。有些不相信,可是心里的聲音明確的告訴他,那就是林苡的聲音,而且聲音絕對十分的奇怪也十分的熟悉。因爲他聽了多年了。李明擡眼看到了辦公室門上邊還有個透氣用的小窗戶。

抓住了,還好還能把自己引上去,雖然支撐不了多久,可是李明看到那一點畫面也足以讓他目瞪口呆。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李明想坐到地上。怒火中燒,想踢開門沖進去,訓斥那對狗男女,可是動作卻在一霎時停住了。不想失去她啊,現在竟到這一步了嗎?腦子亂極了,理智告訴他,現在最好立即離開。

腳步有些踉跄的下了樓,著著火開出了公司停到路邊點上根煙,這一切都在無意識中完成。李明想不明白是怎麽了,好象是自己在偷情一樣,可自己應該是理直氣壯的一方吧,爲什麽要狼狽而逃?唉,有些東西想不明白啊,沒有想到林苡會那麽的有魅力啊,那雙白白的美腿大大的分開,小小的腳丫緊繃,可以看得出來是承受著多麽大的力量,中間的那個人看起來是那麽的有力量,沒有想到啊,林苡還有如此淫蕩的一面,竟然還能可以上挺著迎接,沒想到啊。說起來那個王通還真是和自己有一比啊,都喜歡人妻。李明的私情之亂絕對超過林苡的想象的,好似魚歸大海,龍遊在天,李明努力發揮著自己中年人的吸引力。不但是未婚的小女生勾搭了好幾個,有錢啊,而且分廠里的人妻什麽的讓他半軟半硬的上了不少,更不算平時應酬時那些花花事兒了,反正他也好那一口。

隨著年齡的增長,李明好象有了一種危機感,就象是自己的年華已去,總是想著能拉到點邊。所以對于年輕的肉體是特別的迷戀,好象在那上面能找回自己的已經漸遠的青春。也是奇怪,越是這樣子越是有魅力的感覺,多金而且還有成熟男人的那種特殊感覺,李明的獵豔經曆可以說是一帆風順,沒想到啊,自己在外面威風八面的到處出擊,可是家里卻被人抄了后路啊。只是又能怎麽樣哪?離婚?李明從沒想過,也不會想。畢竟已經成爲了家人的那處感覺是不會想失去的。

唉,算了吧,等回來再處理這事兒,其實也是因爲自己太過于迷戀那些年輕的肉體而乎略了林苡啊。

這個時候,辦公室里也已經到了尾聲,當然他們倆人是不會知道剛才避過了一場危險,還沈浸在欲火的渲泄中。王通一再的加快著速度,直到極限,林苡剛才還可以不時的回擊一下,可是現在卻是象極了一灘爛泥樣趴在沙發上。是的,王通最喜歡的姿勢還是在后面來。手緊捂著嘴不敢發出那忍受不了的叫喊,高潮漸至了,感覺到了體內那東西越來越硬,每次也更加的深入,知道時候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