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09.◆ 第九章


◆ 第九章

  「你跟柔然到底怎麼回事?」嘉嘉拉著志揚回到房間,柔然很識趣的回家去看奶奶去了。

  「嗯,這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也沒什麼,真的。」志揚拉著嬌女愛妻的手說道。

  「哼,鬼才信你們,你當我不知道?在巴黎我就偷翻到你好幾次打回北京的電話記錄,你怎麼解釋?」嘉嘉還是餘怒未消,背過身去坐在大床邊上生悶氣。

  她可以容忍丈夫和米歇爾的出軌,因為她知道米歇爾和爸爸對待愛情的觀點是不可能讓他們有進一步發展的。但是,對於柔然是她的好朋友,也知道他們父女之間的關係。她實在不能想像自己兩個最親的人背著她有什麼秘密,這種被他們蒙在鼓裡的感覺實在讓她感到窩火。

  「寶寶,相信我。今生除了你們三個,沒有任何人和事是值得我關心的。」志揚把手搭在妻子的腰上,輕輕的說道。

  嘉嘉才想起來,現在妹妹下落未卜,實在不是自己使小性子的時候,幾年來被爸爸高高在上的捧著的生活,已經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慣成了一個愛使性子的小女人。她歎了口氣說道:「爸爸,對不起,是我心裡煩躁,囡囡到現在還沒有消息,我……其實你也知道,我表面上說不在乎你去和其他的女人,實際上,我真怕……」

  「你就對我這麼沒有信心那?」志揚把嬌妻摟在懷裡說道。

  「不是沒有信心,你那麼出色,而我……越在你身邊久了,我越覺得自己是個負擔。」

  「別瞎說,這幾年為了生活,我對你關心太少了,雖然你很少抱怨,但是我都懂。」志揚習慣性的輕撫妻子的長髮說道。

  嘉嘉搖搖頭道:「不會,我只要每天陪在你身邊,高高興興的送你上班,平平安安的迎你回來,我就感到無比幸福了。只是看你每天都為了工作忙碌,我就恨自己幫不上你的忙。」

  「不會啊,你不是經常幫我畫圖的?還有,把孩子帶的那麼好,把家裡打理的井井有條,每天還要做飯……寶貝兒,你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這讓我的生命又有了奮鬥的意義。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好好的交流下的,這些話,平時說顯得有些假,有些過於慇勤,或是肉麻了,但是,這些都是我內心一直堅信的,也為之驕傲的。」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嘉嘉和志揚對視了一陣,感受到彼此眼神中的真誠,嘉嘉臉羞紅的避開丈夫炙熱的眼神說道:「哎……現在其實不是談這些事的時候,囡囡到底怎麼樣了?我的心好亂,總是感覺心裡惶惶的。」

  「我也是,但是真的沒有辦法,我們現在只能依靠警察了,畢竟他們也已經很上心了。」志揚勸慰道。

  「嗯,真的,只是……嗚嗚……我好擔心她。」說到傷心處,嘉嘉的眼淚又決堤般的湧出。

  「好了,不哭、不哭,都會好起來的。」志揚輕拍愛妻的肩膀,看到嘉嘉哭得傷心,他的心裡更不是滋味了。

  「乓、乓、乓……大哥,張警官那邊來電話了,娜娜找到了,被送到市立醫院了,叫我們快去。」門口傳來段璧興奮地聲音。

  「囡囡在醫院裡?她怎麼了?嚴不嚴重?」嘉嘉急忙打開門問道。

  「電話裡沒說,不過好像……綁架娜娜的綁匪,也就是我認識的那個人好像死了。」

  「怎麼回事?別說了,我們先去醫院吧。」嘉嘉迫不及待的拉上志揚的手,向外衝去。

  市立醫院離三人住的賓館並不遠,開了車說話間就到了。嘉嘉下車直接就往醫院的急診室奔去。

  「大夫,我妹妹她怎麼樣了?」一進病房,嘉嘉就看到醫生正在記錄監控器上的數字,而妹妹頭上纏滿了繃帶,脖子上也打上了石膏,看樣子還在昏迷中,看看旁邊還有兩個病人在靜養,她走上前小聲的問道。

  醫生回過頭看看她,跟她指了指邊上,嘉嘉順著她指的方向,才發現陽台外面張警官正在那抽煙。

  這時候段璧砰的把門撞開衝了進來,急切的問嘉嘉道:「娜娜怎麼樣了?」

  引來醫生一陣側目,示意他小點聲。

  張警官聽到他們的聲音,把煙掐滅,走進來道:「程小姐頭部受了點震盪,但醫生檢查說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也算是萬幸。再就是身上有幾處軟組織挫傷,但是都不算太嚴重,大體上是無礙的,你們放心。」

  「囡囡……」嘉嘉靠在病床邊,看著妹妹在昏迷中還不是的皺眉,不只是感到疼痛,還是受了什麼驚嚇。

  「張警官,人抓到沒?」志揚問道。

  張警官看看醫生,拉著志揚和段璧向病房外走去。

  「姑娘,你妹妹沒事,不過……精神有點不穩定,剛才注射了鎮靜劑睡過去了。」醫生小聲勸道。

  「怎麼會……」嘉嘉拉著醫生小聲問道。

  「嗯……這孩子……被送來時候沒醒,下體有撕裂……」醫生說的很隱晦,但是嘉嘉已經明白了醫生的意思。

  她跟醫生點點頭,小聲道了聲謝,愁眉緊鎖的坐回到病床邊。天吶,怎麼會這樣,囡囡以後怎麼辦?她實在擔心妹妹醒來後受不了這個打擊。

  片刻後,張警官進來,而後進來的志揚和段璧都是鐵青著臉。

  「嘉嘉,已經申請了特護病房了,先叫護工幫忙把囡囡推過去吧。」志揚淡淡的吩咐了句。

  在轉病房的過程中,志揚把嘉嘉叫到邊上說道:「兩個綁匪,一死一重傷,傷的那個正在搶救,說是身上中了兩槍。這事讓人摸不著頭腦,他們現正在對現場勘查,但有些事情還要和囡囡求證,而且還要瞭解細節,叫我給攔下了……再就是,看樣子,囡囡的心理狀況,問題比較嚴重。」

  嘉嘉聽著點點頭,心想妹妹從小哪裡吃過這虧,今後該怎麼辦?她偷瞧段璧的神色,看他神色凝重,臉色鐵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和他談談。

  「先什麼也別說了,等囡囡醒過來了再說吧。」志揚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他也知道嘉嘉想做什麼,暗暗對她搖搖頭。

  在特護病房安頓好,嘉嘉抽空到僻靜的樓梯間裡,撥通了祖爾的電話。

  「All?bonjour!」

  「嘉嘉嗎?我在家裡。寶貝兒很好,已經睡了,你們那邊怎麼樣?」祖爾似乎一直在等她的電話,聽到是嘉嘉的聲音,關切的問道。

  「嗯,我妹妹找到了,沒什麼事,平平安安的……麻煩你了。」路上輾轉顛簸了三天,至此她才真正的緩過一口氣來說道。

  「哦,是這樣,昨天米歇爾打了電話回來,問我,你和揚的氣消了沒。她沒走,只是去朋友家暫住的。不過,她確實是把工作辭了,說要去北京玩,感受一下你們春節的氣氛。」祖爾有些擔心的說道。

  「哎,她呀,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春季可是容易生病的,你叫她別來湊熱鬧了……什麼?她機票買好了?你把我這個電話號給她吧,哪天的飛機?我去機場接她。」對於這個令她又愛又恨的惹禍精,嘉嘉只能是直接無語了。

  「嗯……好的……你自己在家多小心,多注意安全……嗯……你也是,我愛你,親愛的……好,再見。」嘉嘉掛斷了電話,心裡還在琢磨著是不是該給媽媽打個電話。

  「哎,終歸不能不跟媽媽說……」她想了想,還是硬著頭皮撥通了電話。

  「Hello?啊,媽,是我……嗯,這不是快過年了嗎,打個電話看看你怎麼樣……他,他挺好的,我們回家了,現在臨海呢。」

  「哦,看到囡囡了麼?她和段璧三天沒來電話了。」孟若馨電話那頭焦急的問道。

  「嗯,妹妹她沒事……也不是,其實……您聽我說……」

  「囡囡出事了?」

  「您別太激動,您聽我說,妹妹在機場被人綁架了,不過現在已經把綁架的人抓到了。我們就是接到消息從那邊趕回來的……嗯……妹妹她……她被人……嗯……」嘉嘉不知道該怎麼跟媽媽講,但是電話那頭,已經把事情的經過猜的七七八八了。

  「那我趕緊回去。」孟若馨焦急的說道。

  「您別急,這兩天的機票肯定買不到的,囡囡現在很安全,身體也沒大礙,您不用太緊張……」嘉嘉小聲的勸道。

  「你……哎,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讓我省心,早知道我就和她一起回去了。」好不容易才和嘉嘉改善了關係,孟若馨忍著沒有把一句國罵罵出口,只是小聲的抱怨了幾句。

  嘉嘉敏感的覺察到媽媽的脾氣比以前收斂了很多,要是在以前早就死丫頭、死丫頭的大罵了。這兩年雖然一直保持通信,但不管是還心存芥蒂,還是兩人之間的尷尬關係,她們都沒有給彼此打過電話。

  經過一陣短暫的尷尬,嘉嘉開口說道:「行了,您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囡囡的,我每天打電話向您匯報,等買好了機票打個電話來說一聲,我們到時候去接您去。」

  「嗯,好吧,囡囡從小脾氣倔,你是知道的……別讓她做傻事……」

  「我醒得的,您放心吧,我會看好她的。」

  「嘉嘉……辛苦你了。」

  嘉嘉一愣,笑笑說道:「您別這麼說了,應該的……囡囡那邊還離不開人,我先過去了……」

  「嗯,你去吧,拜拜。」

  「嗯,拜拜。」

  打完電話,嘉嘉還是感覺面對媽媽時,壓力依然還是那麼大,說起話來說不出的生分彆扭,兩個人之間的心結,只怕這一輩子都解不開了,看來今生注定沒有做母女的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