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12.◆ 第十二章


◆ 第十二章

  第二天清晨,程嘉嘉精神飽滿的從客房裡走出來,還不時回頭招呼道:「親愛的,快走啦。去晚了沒得吃了。」

  卻見程志揚面色有些憔悴的出來:「知道了。」

  昨晚上,兩個姑娘在他身上揩油,結果意亂情迷間,大家也都燃起了激情。就這樣,在嘉嘉的默許下,柔然半推半就、欲拒還迎的把身子交給了志揚。讓程志揚竊喜不已的是,柔然的處女之身,最終還是給了他。

  看著見證純潔的一點鮮紅桃花,嘉嘉也終於相信,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看著最要好的朋友在自己的丈夫身下婉轉承歡、輕吟嬌啼的誘人模樣,真的看不出她是剛被破身的處女。志揚也展現百般溫柔手段,悉心澆灌著這朵嬌嫩的花朵。

  不同於嘉嘉的豐滿,柔然的媚骨天成,嬌柔媚態、舉手抬足、輾轉嬌啼間,又是另一番風情,那份我見猶憐的嫵媚之色,更是激起了志揚強烈的保護欲。而柔然當然不會像她的外表那樣的弱不禁風,她就身如風中的一片柳葉,任你狂風怒號,還是和風細雨都不會擔心,摔碎在地上。

  雖然她明顯還不能適應志揚的「偉大」,但是心裡的巨大喜悅,卻讓她毫不退縮的迎逢著志揚一次次的衝擊。直至驚濤駭浪的頂峰,志揚的精華澆灌噴灑在她純潔的體內,那幸福的滋味直沁心田。

  初潮過後,才苦著臉喊疼,以至於今早上根本下不來床,只能自己躲在被單裡不敢出來見人。

  「你昨晚真……柔然是第一次,你看你……把她傷成那樣。」嘉嘉在電梯裡還不停小聲數落著丈夫。

  「天地良心,我都小心加謹慎了,你說句公道話好不好?」志揚深感冤枉的申訴道,昨晚最後明明是他被「推倒」了。

  「呵呵,柔然她真的很愛你,想想也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一個體貼的帥哥聽我傾訴衷腸,什麼沒做還替我付花賬,我也會死心塌地跟他一輩子。」

  「我怎麼聽這話裡有話呢。昨天晚上是個意外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嘿嘿……」志揚諂笑的跟嘉嘉說道。

  「真是沒一點誠意,好啦,其實我挺為柔然高興的,她家裡那麼不幸,相比之下,我就幸福多了,我還有你。所以,作為姐妹,我不介意把你和她分享。」嘉嘉幸福的挽著丈夫的手臂說道。

  「哦?不好吧,我的心裡真的容不下多一個人了。」志揚是打死不改口,開玩笑,這丫頭現在還給我玩起試探來了,我就給你來招連消帶打、以退為進。

  「沒跟你開玩笑,柔然把那事看的挺重的,你都要了人家了。」嘉嘉還是不依不饒的勸道。

  「嗯,好,都依你。到地方了,先吃飯。」志揚拉著妻子的手,走出電梯。

  「嘻嘻,看你說的好像你多麼不情願似的……」嘉嘉對於他這種的了便宜還賣乖的行為,一向是嚴厲打擊毫不留情的。

  「哈,哪有,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志揚說完,心裡偷偷加了一句,真心話的一部分,呵呵……餐點可口、香茗生津,都說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志揚一日之內算是連去兩件心事,雖然對於囡囡的事,還是有一分抱憾,但是孩子總歸是平安回來了,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現在心情真的不錯。

  「早點一份,雪蛤南瓜盅,補血的。」志揚特意單點了一份早點,進房間放在了柔然面前。

  「快趁熱喝吧,涼了味道差點。來我來餵你。」嘉嘉幫柔然把靠墊加高,讓她靠在床頭上。

  「嘿嘿,那多不好意思啊。」話是這麼說,但是她似乎一點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送來一口,她就吃一口。

  「嘻嘻,老公你來喂餵你的小情人,我去化化妝,一會兒好去看囡囡。」嘉嘉把碗塞給志揚自己掉頭跑進浴室。

  「哎,我也去哈。」柔然探頭大聲道。

  「你就老實的休息吧,自己都這樣了。再說,這事你不得問過我這一家之主啊?」志揚笑著端著碗道。

  「對啊,我發現了,咱家一家之主是我小媳婦兒,你說了不算。嘻嘻……」柔然打趣說道,但是卻甜在心頭。

  「看來等你好點,我非要振振夫綱才行。」志揚笑道。

  「嗯,咱家大事聽大老公的!」嘉嘉在浴室裡沒關門,附和著說道。

  「呀,你怎麼立場這麼不堅定啊,這麼快就淪喪了,我真替你……」柔然說著,才想起現在不像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了,可以肆無忌憚的鬥嘴,萬一被志揚當作是她有心的挑撥離間,那就壞了,她趕緊收口,一臉不安的看著志揚。

  志揚卻沒有任何不虞的深情,微笑道:「嘉嘉一直說你說話口沒遮攔,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

  「呵呵,那說明柔然已經沒把你當外人了,你應該看到榮幸才對呢。」嘉嘉打圓場道。

  「嗯,我一跟嘉嘉在一起,就有點人來瘋,說話不經大腦,你別怪我。」柔然解釋道。

  「嗯,我沒怪你,但以後還是要注意點,都這麼大了,也都不是孩子了。」志揚一面說著,一面拿手巾替柔然擦擦嘴,細心的又讓柔然忍不住要掉眼淚。

  「好了,別哭,今天行動還不方便,就別出去了,好好的在賓館休息,好不好?」

  柔然搖搖頭:「昨天我就沒去看娜娜,今天再不去,她肯定好怪我了。」

  「你們倆關係還挺好的?」志揚有點納悶的問道。

  「嘿嘿,秘密。」

  ************

  「囡囡,你醒了?段璧呢?」嘉嘉一進病房門,看到妹妹在望著窗外出神。

  「姐,你們來了,他方便去了。」在段璧懷裡窩了一晚,娜娜終於睡了一個安穩覺,精神健旺了許多,臉上也有了紅潤的顏色。

  「娜娜,真不好意思,昨天沒來看你。吶,特意給你點的雪蛤粥,趁熱喝,補血的。」柔然坐在床邊,打開保溫盒,一邊喂娜娜,一邊說道。心想:還真是六月債,還得快,剛讓志揚餵我一口粥,現在就還給娜娜了。

  「呀,你也來了。我也好想你。」娜娜抬頭看了眼爸爸,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哎,你這丫頭……」嘉嘉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爸爸為她付出這麼多,她至今都不願開口叫他一聲,多令人寒心那。

  「呵呵……那我還是叫姐夫吧,那個字,我很多年不用了,還真有點叫不出口。」娜娜一邊喝著粥,一面扮個鬼臉道。

  忽然覺得大家都不說話了,她抬頭一看,覺察到姐姐和爸爸的緊張,她又說道:「我猜到的,再說你和媽媽的郵件往來,每次都是我幫著清空,沒別人知道的,放心。好了,等以後我們再說吧,一會兒段璧哥就回來了。」

  嘉嘉也沒打算瞞她,聽她這麼說知道她有心替他們瞞著了,也即釋然。但是還琢磨著找時間好好跟妹妹談談這個問題。

  「梆!梆!」門口傳來敲門聲。

  「誰啊?請進。」嘉嘉以為是護士來查房,出聲招呼道。

  推門進來的卻是公安局的江局長和張警官,段璧就在他們身後跟著進來。

  「呀,真是,又勞動您來跑一趟,還想過一會去你那呢。」志揚上前跟他倆握握手說道。

  「呵呵,這是來慰問下,看看姑娘好點沒。」江局長客氣道,這次事也有他們市局的責任,而且受害人還是自己老朋友的家人,這讓他面子上實在是有些難堪,才親自來登門走訪。

  「天有不測風雲嘛,誰也沒預計到會出這樣的事,過去了就別再提了。」

  志揚怕小女兒鬧情緒,就說道:「咱們外面抽顆煙去。」就領著幾個警察出去了。

  「噯,你昨晚怎麼沒回賓館?是不是做什麼壞事了?」柔然做到段璧邊上,俏皮的用肩碰碰他說道。

  「我說你就別臭我了,昨晚就是陪了娜娜一晚上,還能做什麼。」段璧一面將燙好的毛巾遞給嘉嘉,讓她可以替娜娜擦臉,一面沒好氣的答道,語氣裡也是暗怪柔然這個問題提得不合時宜。

  柔然看嘉嘉臉上都有一絲不快之色閃過,知道自己又多嘴了,吐吐舌頭不再亂說話了。

  「呵呵,你們不用顧忌我,這麼說話不累嗎?柔然姐要一直這樣非憋出毛病來不行。」娜娜微笑著替柔然解圍道。

  「哼哼……這時候看出來了,誰才是親人吶。」柔然看到正主都站出來替她說話了,氣勢又開始抬頭了。

  「好了、好了,就你耍寶,囡囡,今天感覺怎麼樣啊?脖子還疼嗎?還頭暈嗎?」嘉嘉關切的問道。

  「嗯,還有點疼,不過好多了,就是在床上躺著,掛了一天水,覺得氣悶的緊。姐姐你去幫著問問,咱們出院吧,我想回家。」轉眼都臘月二十六了,沒幾天就過年了,她可不想在醫院裡過新年。

  「那一會兒去問問大夫怎麼說,看看你現在身體情況能不能允許,別再出什麼岔子,我可怎麼跟媽媽交代?」

  「嗯,好啦好啦,好煩那,還跟事兒媽一樣。」娜娜聽姐姐在那不厭其煩的絮叨。兩姐妹一起生活了多年,許久沒聽姐姐這樣絮叨,她還是感覺挺親切的,也沒有再說什麼。

  段璧看自己在這也插不上話,就打個招呼,推門出去抽煙去了,留下三個女人在屋裡嘰嘰喳喳閒聊。

  他下到樓外,自己點了根煙,看到張琦在不遠處,也在那邊叼了根煙,就湊過去說道:「張哥,這次真是麻煩你了。」

  「沒什麼,我應該盡的責任。再說這次能夠盡快破案,也不是我的功勞。」張琦有點尷尬的笑笑說道。

  段璧說道:「哎,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我說句話您別笑話,沙強那混蛋雖然該死,但是終歸以前一起三年同學,看他有今天,我心裡也不是滋味。」

  「嗯,難得這混球死後還有人能不念他的壞處,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其實張琦追蹤沙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今天來醫院也是為了提審方文良,追查關於槍械的來源,以及他們參與的那個人口販賣團伙的線索,但是這些,他都不方便和段璧提起的。

  兩人沉默相對良久,等張琦半根煙抽完起身,他背對著段璧說道:「你女朋友是個勇敢的姑娘,好好對她,別為這事心裡有疙瘩。」

  段璧一愣,接著反應過來說道:「嗯,一定。」

  ************

  此時在病房裡。

  「是他還活著,還好,謝天謝地。」娜娜聽說方文良還活著,心裡也說不出的有點高興,應該說他在壞人裡面也還算個好的吧:「那姐姐你有沒有跟爸爸說說,叫他幫他說說話?」

  「說了,你大小姐吩咐的事,我哪敢忘了。這人到底什麼樣啊?是不是挺帥的?」嘉嘉很八卦的問道。

  「謝謝姐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不算帥吧……但是有點傻傻的,還老是被人當受氣包,挺好玩的。幫我打聽下吧,看看他在哪個病房,等過兩天你們陪我偷偷去看看他吧。」

  「行,不過要先把傷養好,照理說那邊斷胳膊、斷腿的,這樣都能撐過來,生命力還真是跟小強有一拼。」柔然在邊上不以為然的說道。

  「哈哈……果然是跟小強有一拼。」說著三個女孩子笑成一團。

  志揚和江局長約好過年聚聚,等把他們送走,回來正好碰見抽完煙的段璧,兩個人就一起回來了,看到她們在說笑,不禁也相視一笑,本來他們都擔心會是愁雲慘淡的景象,但是現在看娜娜心情不錯,還有心情說笑,志揚也就放心了。

  「在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說我們來的路上看到一個大帥哥。」柔然笑道。

  「有小段帥嗎?」志揚笑著調侃道。

  「去,倆個沒正經的……」嘉嘉笑罵一句,然後對志揚說道:「囡囡想回家去了,你們去問問醫生看看人家是什麼意見。」

  「嗯,這點事還是我去吧,就別讓大哥去忙活了。」段璧說著就要出門。

  「還是我跟你去趟吧。」志揚笑著跟了出去。

  「笑死我了,我說,怎麼看他倆那麼彆扭呢?」柔然忍住笑,偷偷跟嘉嘉說道。

  「好了,就你事多,回頭再給說漏了我可不饒你。」

  「放心啦,我才沒那麼的白癡呢。」柔然一副我就知道你又要嚼我的樣子說道。

  ************

  出院手續很快就辦妥了,因為主要是外傷,觀察了兩天也沒有其他病變的征兆,醫院也體諒病人回家過年的心情,就痛快的開條放行了。

  「還是自己家裡好,醫院的消毒水味快把我熏死了。」到家後,娜娜第一件事,就是換衣服,把在醫院裡穿的內衣外衣全部甩到洗衣機裡。她是對氣味特別挑剔的人,這兩天在醫院住的別提有多痛苦了。

  「姐,我要洗澡,幫我放下水。」

  「脖子上還釘著石膏呢,怎麼洗啊,快別鬧了,忍兩天吧。」嘉嘉勸道。

  「嗯,去幫囡囡放缸水,把肩以上包下,泡泡也好,不然好幾天了,身上都好長虱子了。」志揚在邊上說道。

  「嗯、嗯、就是嘛。」娜娜對著爸爸擠擠眼睛,算是表示感謝了。

  「真是拿你沒辦法。」嘉嘉搖搖頭,放水去了。

  志揚看著在那四處亂瞄的柔然,笑道:「忘了,這麼久了,柔然你還是第一次來吧?」

  「嗯,要不說嘉嘉不仗義,陡然而富了,就忘了我們這些下里巴人了,寒心吶。」說著還露出了一副近乎哀怨的表情,逗得志揚三人開懷一笑。她才懶得回家對著那個八百年不願見到的爸爸,以幫忙照顧傷員為由,也跟著混來了。

  「我聽你又說我什麼壞話呢?」嘉嘉在樓上探出頭來,笑罵道。

  「你順風耳啊?這麼遠也能聽到?」

  嘉嘉笑笑,下樓來用青蔥玉指點點柔然的頭道:「你啊,這可是我主場,小心我讓你來得,去不得。」

  「哼,是好漢的,我們一對一單挑,別仗著人多。」柔然不示弱的道。

  「你啊,自己瘋吧,我還忙的很呢,一大堆事。不過還好,三氣都通著,不然囡囡這澡也不用洗了。」剛才在路上她就在犯愁,房子好久沒人住了,說不得要好好打掃一下,油鹽醬醋的都要買,還要趁天好曬曬被褥、枕頭,不然晚上都沒被子蓋了。

  「好了,一會我先幫娜娜洗洗,你先去把她房間收拾好,一會好讓她躺下,然後我再幫你收拾其他的屋子。」柔然從小也是在家操持慣了,自然知道嘉嘉在擔心什麼。倒是她忽然展現出的細心地一面,讓志揚多少感到有些意外。

  「呵呵,難得你還這麼貼心,那最好,不然我一個人真是忙不過來的,段大哥,你也在樓下的浴室洗洗吧,在醫院裡一天多。」嘉嘉對段璧說道。

  「嗯,好,一會等我出來,我和大哥去買點日用品,再去買點菜。」段璧也主動承擔起了部分責任。

  「嗯,那最好了。嗯,水也差不多放好了,老公,幫著吧囡囡抱上去吧。」

  「我來好了。」段璧趕緊上前道。

  「哈哈……還怕你媳婦兒吃虧啊?」柔然調侃道。

  段璧臉一紅道:「沒啊,我真沒往那想,就是覺得這事該我出力不是。」

  「那你順道幫你媳婦兒把澡洗了吧?」柔然繼續調侃道。

  「滾……」娜娜和嘉嘉兩姐妹一起笑罵道。

  ************

  「哎,這一天的,我都覺得我快散架了。這真是招誰惹誰了?」深夜裡,志揚趴在客房的床上,享受著妻子的按摩,一邊抱怨道。主臥室已經讓給了囡囡,另一張雙人床讓給了柔然,段璧自己主動要求到地下室睡單人床去了。

  「呵呵……老公今天辛苦了。」

  照柔然的話說,有壯勞力不用白不用。今天一天,就光看著她把兩個老爺們指揮的團團轉了,一上午,志揚和段璧就開著租的商務車,拉著柔然滿臨海市的溜躂,說順道把年貨辦了。直到將車內堆得再也沒有能容納東西的空間了,才打道回府。然後,又讓他們搬被伙、搞衛生,反正是讓志揚感覺後腳跟似乎沒著過地一般。

  「柔然啊,這丫頭實在是……」志揚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表述好,總之是微微有些後悔,不該輕易去招惹她。

  「怎麼了?後悔啦?」

  「反正沒我媳婦兒好。」志揚趕緊表態道。

  「柔然現在可也是你媳婦兒吧?嘿嘿,跑不了了……」嘉嘉不依不饒的調侃道。

  「你饒了我吧,真會折壽的。」志揚想想就有些頭疼。

  「其實,今天不特殊嘛,別忘了柔然身上也帶著傷的,她其實挺能幹的,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今天要不是她堅持著跟你們去採購,估計你們都不知道該買什麼回來。」

  這話志揚承認。柔然除了大大咧咧的毛病,這也是多年養成的戒不掉的習慣了,其他方面還是很貼心的,特別是今天一天轉了那麼多的地方,那份懂事的忍耐勁,想想也確實難為她了:「是我考慮的不周了。」

  「慢慢你就發現她的好了,她家裡那環境你比我清楚,以前她就那麼瘋瘋傻傻的掩飾自己的酸楚,這麼多年了,你也不能強求她一天就轉變的了嘛。」

  「這我知道,說這江山易改稟性難移,我也沒打算要她改變什麼,其實我還不是很明白她的心意,我們以後會怎樣?難道就這樣三個人不清不楚的在一起?還只是一夕露水之緣?也不能讓人家一輩子這樣跟著咱們吧?今天我一天都是那份尷尬勁,當著囡囡我們也還要藏著掖著的,感覺見不得光一樣。」

  志揚一席話,讓嘉嘉也開始沉吟起來:「這……要是不愛你,能一直替你守著第一次嗎?我能感覺到,她心裡一定深愛著你,而且不見的比我少。」

  志揚從床上爬起來,與嘉嘉面對面坐著說道:「我可不認為一個快到知天命的老頭子,有什麼致命的吸引力。」

  他還真是不明白,如果真如妻子所說,那只能說柔然和嘉嘉都是屬於另類中的另類了,是當今社會中的非主流。在這個拜金主義與物慾橫流的漸漸墮落的社會裡,他真的不相信除了嘉嘉以外,還會有人單純的對他提一個「愛」字。

  「你還是不懂她,我們為什麼會是最好的朋友,我們同病相憐的經歷,相似的價值觀、世界觀,誰對我好,我也全心全意的對他好。就因為我們不會輕易付出感情,但是一旦認定了,這一輩子都不會改了。不管是因為我們自己覺得經歷的比同齡人多的多,或者在你看來,我們的想法還很傻,反正我相信柔然這次是認真的。」嘉嘉替好朋友辯解道。

  「真的瞭解她嗎?可是你不也對她家裡的事一無所知嗎?」志揚摸摸鼻子說道。

  「朋友貴在知心,她不說是因為我幫不上任何忙,她不想我跟她一起鬱悶,而我也不想讓她難做,因為我知道她想說的時候,一定會告訴我的,她比我堅強的多,至少我還有你可以依靠。」嘉嘉把頭枕在丈夫肩上撒嬌道:「就像……我們的相愛,我沒有告訴她,其實不是一個道理嗎?」

  「呵呵……」志揚用手刮了下妻子的瓊鼻笑道:「看來我是擺脫不了被人吃大戶的命了。」

  「再笑我們,小心我們打土豪、分田地。」嘉嘉也不服輸的反擊道。

  「呵呵,我是還鄉團我怕誰?」志揚說著就翻身把嘉嘉壓在了身下。

  「梆!梆!」門外響了兩聲敲門聲,跟著柔然走了進來。

  「呀,你倆都不等我。」她盯著段璧偷偷進了主臥,熬到娜娜屋裡關了燈,才偷偷的跑了過來。

  「呵呵,來吧。」志揚拍拍大床,邀請柔然上來。

  「嗯,才不呢,我睡嘉嘉這邊。」柔然怕他今晚還要她,趕緊掛出免戰牌。

  「呵呵,來吧,躺下我們好好說說話。」

  床早已鋪好,三人拉拉扯扯的「謙讓一番」,跟排座次一般的鑽進了被窩。結果是柔然躺到了中間,嘉嘉和志揚一人在一邊。

  「你倒好,一來就把我們給拆散了。」志揚笑罵道。

  不想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柔然反而不好意思的想要起身來,被嘉嘉給拉住了。

  「他開玩笑的,就是隨口那麼一說,別多想。以後別開這種玩笑,容易當真的。」嘉嘉趕緊解釋道。

  「我……其實我不該跟來的,自己都感覺到挺尷尬的。」柔然背對著志揚,躲在嘉嘉懷裡說道,誰也沒有看到她現在到底是什麼表情。

  「其實……嗯,我想問一句,柔然你回過身來,來,我想問你,你是怎麼定位我們的關係的?」志揚把女孩兒的身子扳過來,看著她的眼睛問道。

  「我真沒多想,只是昨天晚上,是我二十一年生命以來最開心的一晚。」嘉嘉和志揚知道她還會繼續說下去,都沒有打斷她:「你是我人生第一個喜歡的男人,也是我第一個男人,這,我不是想炫耀什麼,我知道,被我這個瘋丫頭喜歡上,其實挺倒霉的。」

  她的話,不禁讓志揚和嘉嘉莞爾一笑。

  「才沒有呢,我看他不知道上輩子上了多少高香,撞爛多少口鍾才能讓我們柔然看上呢。」

  「呵呵,謝謝你,嘉嘉。其實我只是想報答下,你對我的照顧吧,因為我知道,即使是別人,你一樣會幫助她,而不是單獨的針對我一個人。但是,對我來說,你的溫柔和寬仁卻深深的吸引了我,自打那次我從北京回來,我就一直在心裡不斷的勾畫著你的形象、身份,雖然知道,基本上不可能再見到你,但是卻幻想著,你會有一天想起我,來找我。嘉嘉,我……我就是為這個,當初才非要去北京上學的。」

  嘉嘉在她身後拍拍她,鼓勵她繼續說下去:「我明白那種感受,當初我也不是沒少躲在被窩裡哭的。」

  「嘿嘿……那半年裡,我每天起床的時候,總是要擦擦眼淚的。直到那天,我再次見到你……我當時都快暈掉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自己是不是精神恍惚,但是你就這樣實實在在的在我眼前出現了。我們自己做編劇,把這個故事寫下來吧,估計拍成電視劇也能火。」

  「我看行……」嘉嘉點頭表示贊同道。

  「哈哈……其實我覺得,人生冥冥中就是有一條緣分的線,你看不見,摸不到,卻隨著日月輪轉,悄無聲息的把那份緣帶到我們身邊。親愛的,你會好好珍惜的,對嗎?」

  兩個女孩兒都用期盼的目光,等待著志揚的答覆。

  「嗯……」志揚的面色出奇的凝重:「柔然,你是一個好姑娘……」

  聽見這句話,柔然心裡不禁涼了半截,如同俗套電視劇裡面的開場白。

  「但是……愛情不是憑一時衝動的熱情,它是實實在在的在一起生活,會很平淡,十年、二十年後甚至變得有些乏味。愛情是需要呵護的,我也開始老了,我不能保證十年後,還能滿足你的需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柔然搖搖頭道:「我會和嘉嘉一起照顧你的,我只是喜歡和你,和嘉嘉在一起,其實我更崇尚的是一種柏拉圖似的戀愛。」她咬咬牙,紅著臉:「我……我也會為你守一輩子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而且,我和嘉嘉已經在巴黎註冊結婚了,我沒法給你一個名分。而且,在這邊,可能囡囡她們也一時半會的沒法接受。」志揚繼續說道。

  「我不在乎這些,其實我更希望一輩子做你的情人。」

  「嗯、嗯,只要我們不反對,囡囡肯定不會提意見的。」嘉嘉心想,囡囡對於我們都不反對,才不會反對柔然呢。

  「我已經做手術不能生育了。」

  「現代科技,不是有什麼人工的、還有體外受精嘛,沒事、沒事。」嘉嘉幫腔道,前陣子她還想如果有機會再為志揚生一個女兒,所以偷偷到網上去查過,看看有沒有解決的方案,沒想到今天用到了。

  柔然跟著點頭。

  囧!志揚心說:你到底是哪頭的,不過從心裡講他非常喜歡柔然,自然也不會過於刁難她,只不過是為了說清楚情況,省的她後悔。既然一切困難大家都能克服,志揚也不再推脫了:「柔兒,我現在可以這樣叫你嗎?」

  「嗯。」柔然心頭一陣甜蜜,低著頭小聲的應了句。

  「嘿嘿……以後家裡不會寂寞了。不過我說好了,下不為例,米歇爾和祖爾你可不能答應她們。」嘉嘉外加一個限定道。

  「你饒了我吧,只要不是你心軟,我肯定不會往家領。」

  「養外面也不行。」嘉嘉和柔然同時出聲道。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