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13.◆ 第十三章


◆ 第十三章

  段璧看著熟睡中的娜娜,悄悄起身推窗到了陽台上。他點了顆煙,呼吸有點冰冷的空氣,他感覺不那麼憋悶了,不由得輕輕的舒了口氣。自打女友出了事,他心裡總覺得憋了口氣。

  雖然表面上說不在意,其實他又怎麼能真的不在意,試問出了這樣的事,誰心裡又能真的不在意?知易行難,嘴上說不在乎,但是這幾天他就感覺到心裡像是紮了一根刺,時時刻刻的在撥弄他的情緒。可是,偏偏這種感受他又是沒法向任何人說起的,甚至不敢在娜娜面前表露出來一絲一毫,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忍到什麼時候。

  胡思亂想著,一根煙也抽完了,他掐滅了煙頭,進了屋內。卻聽見屋外走廊上有輕輕的腳步聲走過。聽腳步聲,應該不是程志揚。一想到已為人婦的嘉嘉,他心裡那股慾火又漸漸被點燃了。

  自從兩年前的匆匆一會,美麗少女的一嗔一笑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中,而他後來追求娜娜,其實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對嘉嘉還心存幻想。沒有想到兩年後再次相見,嘉嘉不但更加美麗,更加女人了,而自己卻只能看著人家夫妻錦瑟和諧,自己卻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也著實讓他小小鬱悶了下。

  段璧掀被上床,看看沒有驚醒熟睡中的娜娜,才支著身體注視著讓他憐愛又有負罪感的小天使,他的思緒卻又飄向了遠方。要問段璧現在在想什麼?那要從04年的冬天說起。

  在9月份時候,娜娜學校已經開學,孟若馨提前陪著女兒先到了溫哥華安頓下來。段氏父子卻是到了12月底,才移民到加拿大和娜娜母女匯合,而在這之前,段業均已經和孟若馨登記結婚,而段璧也通過不懈的追求,追到了娜娜。兩地分居好幾個月,兩對有情人見面也是覺得分外親切,相約一起去著名的滑雪勝地「Banff」歡度聖誕假期。

  「聽說那邊冬天湖面冰封,雪山皚皚的景色像畫裡的一般,同學們去過的都說那裡漂亮極了,真的有點等不及要去了。」臨出發的頭幾天晚上,娜娜興奮的如同小鳥一般嘰嘰喳喳的歡笑著,雖然出生在北方,但是不管是在臨海,還是到了溫哥華,她都沒有見到傳說中雪之國那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純白景色,這不僅讓她更加嚮往那一片夢境般雪白的世界。

  「好了,你不是明天還有一門期末考試嗎?要是你耽誤了學習,看我回來不打你。」娜娜的媽媽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道。

  「沒事啦,媽,這邊和國內不一樣啦,平日成績加起來,我都已經過了,再加上最後這門數學都是國內高中時候的知識,老外笨的很,腦子都不會轉彎的,老師出題都要照顧著她們,你女兒肯定能拿A的,別擔心了。」娜娜不以為然的說道。

  孟若馨想想也不覺失笑,剛來那陣,有天她去超市買東西,趕巧那天結賬的機器壞了,那個收款員找零錢都是數出一百分的鋼蹦兒擺在檯面上,找你的你拿走,歸她的,她再倒回出款機去,結果那天光結賬她就排了半個小時的隊,要不是女兒拉著她,以她的性格早就摔筐走人了。所以娜娜這麼說她也就放心多了。

  「相機帶了沒?也好照點相片到時候給你姐姐發過去看看。」

  娜娜也沒想到媽媽還會想著姐姐,心裡挺高興,但是也不敢太表露出來,只是淡淡的說道:「哦,電都充好了,我已經放在包裡了。」

  「嗯……」孟若馨應了一聲,沒有繼續說下去。

  娜娜看到媽媽若有所思的樣子,看媽媽心情不錯,笑著問道:「怎麼了,媽媽?怎麼突然這麼深沉起來了。」

  「沒什麼,以前沒注意,來了這邊接受了幾個月的治療,吃著這藥,真的覺得比以前輕鬆多了。」她看著手裡滿是洋文,治療抑鬱症的藥瓶道:「十年前,我把你爸爸從家裡趕跑了,去年又趕跑了你姐姐,媽媽自己一個人呆著的時候,靜靜地想想,真的很悔恨,是我親手葬送了自己的一個家呀。」

  娜娜摟著已經有些抽泣的媽媽安慰道:「媽,過去的就別再說了,姐姐和他現在不是也過的挺好的嗎?你也還有我在你身邊陪著,我們現在不都有人疼著呢嗎,就別再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好不好?姐姐都說了:『一片冰心在玉壺』了不是?」

  「嗯,『一片冰心在玉壺』,你姐姐真的很像你爸爸,辦起事來從不拖泥帶水,總是能把事情處理的妥妥當當的。卻也就是因為這樣,媽媽才更加恨她,媽媽這麼多年來,真的虧欠她太多了。」

  「哼哼……那就說我不懂事就是了……」娜娜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撅著嘴道。

  「你還以為你懂事啊?」孟若馨寵溺的點了一下小女兒的額頭說道:「都是媽這些年把你慣壞了的。以後不許老是欺負你段璧哥了,知道嗎?」

  「我哪欺負的了他,不被他欺負了就算好了。」

  「你啊……不過你還小,一定要把握好,別一時衝動的把什麼都給了他,不然到最後都是自己吃虧,知道了嗎?」孟若馨開始了她的諄諄教導。

  「媽……我知道了啦,你女兒又不是那麼二,我知道怎麼處理的。再說,他還是挺規矩的。」娜娜臉紅紅的有點不耐煩的撒嬌道。

  「那就好,啊,都這麼晚了,你早點睡吧,明天考完試媽再跟你聊。」

  「知道啦!媽晚安。」娜娜知道媽媽和段伯伯好久沒見,肯定也有許多體己話要說,一副知道你很急的曖昧笑容把頭一蒙,讓她媽媽想發火也沒處發。

  「這死丫頭……」孟若馨笑罵了句,替女兒熄了燈,關上門走了。

  ************

  「哇,太漂亮了,大哥,你看你看,好大的冰湖啊!討厭啦,你躲什麼,又在裝不認識我。」嘉嘉一下車,就看著雪湖,一面指著對段璧興奮的叫道。

  段璧卻故意逗她,裝作一副我認識你很丟人的樣子,引得心情不錯的段業均和孟若馨也大笑起來。

  一家四口人開車穿越了橫斷B·C·省和艾伯塔省之間的落基山脈,歷時九個小時終於到達了下榻的路易斯湖酒店。

  這裡是「班夫」景區最好的湖景酒店,內有一系列冰峰、冰河、冰原、冰川湖和高山草原、溫泉等景觀,其奇峰秀水,居北美大陸之冠。公園中部的路易斯湖,風景尤佳,如果是在夏季,還可以看到湖水隨光線深淺,湖水綠如藍,漫湖碧透的奇景,故其又有「翡翠湖」之美稱。

  一連四天的旅行當中,在段璧這個非專業導遊的帶領下,他們的足跡幾乎踏遍了包括滑雪場、動物園、冰原等幾乎所有的景點。只是段業均終究上了歲數,在多數時候,他都躲在賓館裡上網看新聞,段璧則陪著娜娜母女到處遊玩。

  即將返程的最後一天晚上,他們全體出動,找到了山裡日式風情溫泉酒店,作為此次旅行的最後一站。

  「乾杯!」看到段璧的幹練,孟若馨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越看越覺得自己挑人的眼力勁好。

  「業均啊,這次出來可開了眼界了,沒想到世上真的有這樣美如畫的妙境,還有這溫泉,你說這世上到底有沒有一個神,怎麼就這樣偏心的把這麼多美景都集合在這裡,我看在這住的人啊,才真是會享福的,我還真是愛上這個地方了,愛的不得了。還有,這次還是要感謝阿璧,每天帶著我們到處去轉,這兩天可把他累壞了。」

  晚飯的時候,換上了日式浴衣的孟若馨,此刻展現出了她嫵媚女人風情的一面,微微一笑,向段璧舉杯示意道。儘管歲月已經開始在她的臉上刻下歲月的痕跡,不過那與嘉嘉和娜娜五分相似的嬌美面容,成熟婦人擁有的動人風韻,以及她特有的知性氣質。不禁讓段璧看的微微一呆。

  「孟姨您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雖然沒能跟娜娜雙宿雙棲的親熱一番,但是每天陪著兩個大小美女出遊的美差,不說別的,每天看過往老外艷羨的眼神,加上每天帶著她們翻山過澗時候,拉拉手,抱抱腰就讓他著實的爽了一把。如今看到自己的後媽展現出這迷人的笑容,要不是有親爹在場,只怕他就好當場變野獸了。

  他不漏痕跡的端起酒杯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笑道:「我也是聽朋友介紹的,也沒想到會是這麼美的一個地方。回去後,我也有目標了,努力工作,以後在這附近買座別墅,我們一家是喜歡在這常住,還是每年冬天、夏天來這度假都行。娜娜,你說好不好?」

  「嗯,說實話,我都不想走了,溫哥華風景雖然也很美,但是我真是愛上了這雪國白茫茫的純白。」娜娜還是一臉不捨的眺望了下窗外遠處被白雪覆蓋的群山。

  「呵呵,有機會我們還可以再來嘛,平時上學的、上班的都挺辛苦,難得有假期好好放鬆下。我看這樣,以後,我們每年舉行兩次家庭旅行。現在都可以想想,我們下一站去什麼地方了。」段業均笑著說道。

  他投資移民加拿大,很大的程度上是為了遷就新婚妻子,國內的產業和在溫哥華新開闢的事業,他雖然還在掌舵,但是現在全力也漸漸下放,轉移到段璧的手裡了,而這也不過是他擔心兒子經驗不足,鎮不住場面,才繼續主持工作的。要不然,照他自己的話說,錢他是掙夠了,躺著花也夠他夫妻倆花上個三五十年了。

  所以,他更喜歡家裡現在這種相敬如賓的氣氛。老伴、老伴,老了就是找個伴,雖然現在要他玩,他也有點力不從心了,但是卻不妨礙他與家人同樂,來喚回自己愉快、年輕的心態。

  「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們也不應該老是在這一棵樹上吊死,我們還可以去Churchill看北極熊和極光,去尼亞加拉看大瀑布,去魁北克看古城,對了,聽說哈利法克斯那邊景色也不錯……」孟若馨也在邊上幫著丈夫說道。

  「呵呵,媽,你還真是花心呢。」娜娜取笑道。

  「這孩子,哪有這麼說媽媽的,找打。」孟若馨輕輕的打了下女兒道。

  「呵呵,天地作物的鬼斧神工真是令人歎服啊。其實我們也不該局限於這一地,等找時間,我們應該帶著孩子們回國,先把祖國的大好河山,大江南北好好轉一遍。」段業均說出了自己的理想。

  「嗯,我想去歐洲,去巴黎看盧浮宮、埃菲爾鐵塔,去倫敦看大本鍾、白金漢宮,去米蘭、去巴塞羅那、去威尼斯、去雅典、去維也納……總之要去好多好多地方。」娜娜說出了自己的暢想。

  「嗯,我想去南美、去非洲,去巴西、去阿根廷看看那種風格完全迥異的草原景色。」段璧補充道。

  「呵呵……好了好了,越說越沒譜了,我們是不是該去泡溫泉了,這幾天乏得要命,好不容易來一趟,別去了人家都下班了?」孟若馨建議道。

  「那快去吧。」

  一家人也不耽誤,浩浩蕩蕩的向著溫泉浴池開拔。

  得知浴池雖然像電視上演的那樣,是按照日本風格建造的,但進入混浴池,男的還是可以發個小褲衩,女人可以穿泳衣入內的,並不像想像中的,擔心要脫光了才能進去,到讓娜娜母女放心不少。只是誰也沒有帶泳衣,娜娜只好和她媽媽去酒店的商店裡,一人買了一件。

  段璧父子自然是很簡單的隨便套了兩天短褲就泡到了浴池裡開始享受,而娜娜的出現,不禁讓段璧眼前為之一亮,連段業均都不禁多看了兩眼。

  娜娜選擇的是一件黑底白色花瓣圖形的比基尼泳衣,布料確實是非常節省,卻也不是省的太出格。娜娜已經把頭髮攏起,露出了脖頸以及修長的玉臂粉腿和小腹的大片白嫩肌膚,讓段璧只覺兩隻眼睛已經不夠用了,雞巴也早就在水下硬了,但是還不禁要感謝這間酒店,他心中猜測這是不是日本溫泉的又一惡趣,專門供客人秀泳衣的?

  「媽,來吧,有什麼難為情的?」娜娜一把把躲在後面的孟若馨拽了出來說道。

  而孟若馨一登場,差點沒讓段璧激動的鼻血噴湧,下身更是硬的快要爆炸,幾乎當場射在浴池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