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16.◆ 第十六章


◆ 第十六章

  「若馨,這呢!」段璧早早的等在了浦東機場的國際到達出口。

  本來嘉嘉也想要來接機,但是段璧私下不希望他們來,就勸他們在家照顧娜娜,不用如此興師動眾,嘉嘉也就沒再堅持。他自己也早早的坐了早上最早的一班飛機來了上海。

  孟若馨沒有多帶行李,只是手裡提了一個包,當她看到了段璧的招呼,微笑著快步走了出來。

  段璧上前一把摟住她,先給了若馨一個熱切的擁抱,然後上上下下仔細的打量了她一番。

  只見美婦人今天穿的是一套米色翻領格子風衣,面上裝扮的也十分素雅,身上整潔的不見征塵,可見一路上都非常順利。

  「一路順利嗎?怎麼穿這麼少?回臨海肯定會冷的,怎麼老爸就這麼放你出門了,這麼大人了,也不會照顧自己。幸虧我還給你帶了件衣服,快披上。」

  若馨沒說話,笑著接過段璧遞過去的外衣,她就喜歡被他寵著的這種感覺。

  段璧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淡定的微笑,忍不住再次將她摟入懷中:「馨兒,我好想你,我每晚都想你。」

  若馨眼睛也有些濕潤了,她歎了口氣道:「哎,傻孩子,囡囡怎麼樣了?」

  段璧心裡一顫,發現自己在大庭廣眾下有些失儀了:「呵呵,看我,做事顛三倒四的,還行吧,反正是全須全尾兒的回來了,受了點外傷,但是不礙事,精神狀態也不錯,你別擔心,也別一見面就抱頭痛哭,到時候一想起來,怕她又好難過了。」段璧說道。

  「哎,回來就好……她……」言下之意,是詢問段璧那件事。

  「嗯。」段璧沉重的點點頭,說道:「她姐都跟你說了是吧,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放心上的。」段璧說這話的時候,就覺心裡不住抽動。看到若馨往周圍張望,知道她在找其他人:「我把他們都攔下了,嘉嘉本來要跟我來,我說讓她在那邊等著就好,我想你也不會反對我的意見吧?嘿嘿……」

  若馨掐了他腰間一把:「壞傢伙,又不想好事。」看看表,也確實還有七個小時左右的光景:「我們去哪?我可說好,我餓了。我要去吃南翔的小籠包和小餛飩。」

  「好,我們去吃最正宗的。」段璧伸出手,讓女人挽著自己,兩個人開開心心的走出了門。

  上海實在太大,段璧本來想租輛車,但是被若馨攔下了:「別麻煩了,幾個小時而已,白扔錢。再說上海路我們也不熟,別開出去找補回來了。」

  段璧一想也是,遂打消了念頭。

  「你做過磁懸浮沒?」

  「沒啊,一直都想試試。」若馨笑著說道。

  「那還等什麼?走吧。」

  ************

  「磁懸浮列車果然是風馳電掣啊……」

  在列車上,段璧和若馨雙手緊扣的並肩坐著,一邊訴說著離情。段璧還沒發完感慨,卻已經在離機場幾十公里以外了,因而,他才會有此感慨。

  「撲哧……傻孩子,還在那發什麼呆啊。」若馨心情不錯,看到他還在那發傻,不禁嗔道。

  「孩兒他娘,你剛才叫我什麼?嗯?」段璧旁若無人的雙手將情人抱起笑著道。

  「呀,快放下我,然人家笑話。」

  雖然外人眼裡,能看出來若馨年長於段璧,但是由於她今天穿的素雅,顯得特別年輕時尚,所以年齡差距並不是太明顯。大多數人匆匆瞥一眼,只當是他們情人間當街笑鬧,都沒有太過在意。

  「叫聲好老公。」段璧哪裡會這麼容易就放過她。

  「老公!」

  「這才乖。」說著,段璧才輕輕將她放下,還不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真是個壞蛋。」她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踮起腳在他臉上輕吻一下。

  ************

  「出發、出發,我餓壞了。」找回了多年未有的戀愛感覺,若馨近來也常常的不經意間露出些許小兒女的嬌憨神態,讓段璧看的,恨不得立刻找地方把她按倒。

  段璧揮手攔下一輛出租,兩人上車段璧開口道:「師傅,上海的小籠包哪裡的最好?」

  「小籠啊?城隍廟的富春小籠啊、鼎泰豐啊、南翔小籠啊,儂外地來的啊?很多人都去那的,人氣超旺的,離這也不遠。」司機很熱情的介紹道。

  「哈,謝您,我們就路過,就城隍廟吧,看我們還不就是奔著南翔小籠的名聲來的嘛。」段璧吩咐一句。

  「包好的,不過現在去要排隊很久的,還不一定等得到,還是建議你們換一家。」

  「那您幫著定一家吧,我們這可都相信您了。」若馨看他人挺隨和,也笑著開玩笑道。

  不多時,車就停在了一家酒店門口,段璧和若馨下了車,結了車錢,心情愉快的美美吃了一餐。吃得是十分精緻,味道也沒話說,上海人是最講究「食不厭精」的,連平時吃東西很挑剔的若馨,也不禁讚不絕口。

  「嘿嘿,人說保暖思淫慾,咱們是不是……」段璧悄悄笑道。

  若馨沒說話,臉紅的點點頭。她出門之前去醫院復檢,醫生說她的身體已經沒問題了。她本身是高齡產婦,本身就特別小心,自從檢查出懷孕之後,就沒有再讓他父子倆沾過她身。所以,她現在也非常需要好好的縱情歡愉。

  一進了旅館房間,段璧就急不可耐的脫去後媽的外套,不由的眼前一亮,今天若馨穿的是灰色的雞心領毛衣搭配白色襯衫,下著黑白格蘇格蘭風格的短裙,一雙的黑色短筒皮靴,配上帶黑色蕾絲邊的長筒襪。

  段璧很動作輕柔的扶著女人坐在床上,瞬息間就把女人剝的像白羊一樣,除了絲襪和短靴以外,身上就再無一絲半縷遮擋。

  那白花花的赤裸胴體,與黑色的絲襪相映生輝,看的段璧口乾舌燥,不自禁的舔舔嘴唇,他抬起若馨的腿,替她脫去靴子,當那雙順滑絲般觸感的精巧的蓮足呈現出時,空氣中混著的微微汗味兒和皮革氣息,幾乎令段璧瞬間暴走。

  他從不認為自己是戀足狂,但是如今,若馨的一雙金蓮玉足,卻令他瞬間大腦充血,剩下的似乎只有人類的本能在支配他的行為。

  「哈……你輕點……」若馨縮縮腳,沒有再讓他去親吻它們。雖然在段璧親吻她雙腳時,她幾乎也被那種禁忌的觸覺刺激的下身淫水四溢,但是她始終覺得這樣有些變態,所以才阻止他進一步下去。

  「別親那了,在飛機上捂了那麼久,不然一會我可不親你……來嘛……」她已經十分渴求了,不禁撒嬌道。

  段璧這時候才覺悟過來時間不多,在若馨的幫助下,他脫去身上的襯衣、西褲,再替他穿上「雨衣」。幾乎沒有任何前戲,段璧直接「噗」的插入了若馨的蜜穴裡。

  若馨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有些不舒服,但是卻什麼都沒說。段璧看在眼裡,不禁關切的問道:「馨兒,會疼嗎?對不起啊,我實在太想要你了,是我太莽撞了。」

  若馨用手撫摸著男人稜角分明的英俊臉龐道:「沒什麼,最近吃那收緊下身的藥……所以有點不適應,又不是第一次,孩子都替你生了,還怕弄傷我啊?」

  段璧知道無礙,就開始緩緩的抽插起來,「鈺兒到底是爸的孩子還是……我都糊塗了。」

  段璧親見老爸段業均喜得麟兒的興奮勁,相反的,他卻沒有一絲為人父的喜悅,似乎他跟這孩子沒有父子之間天生的相互吸引。

  「是你的孩子,你爸爸上年紀了,那晚他喝醉回來,我用嘴替他弄出來的,總不能是那樣懷上的吧。」若馨一面雙眼微閉的享受著溫存,一邊說道。

  自從那次滑雪溫泉之旅回到溫哥華的家,第二天段業均就出席了華人商會的新年聚會,結果喝的伶仃大醉、人事不醒,若馨也就趁此機會順利的暗渡陳倉。所以孩子降生以後,酷肖段璧小時候的長相,所以段業均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這個「麟兒」卻其實是他兒子的種。

  段璧一邊親吻著若馨修長的脖頸,時而舔一下她的耳垂兒,撩撥的若馨身體更加火燙敏感:「呵呵,還好你說動我爸沒跟來,不然我可真不敢保證,會不會當著他面做什麼出格的事。」

  「你啊,色膽包天的。」若馨將他作惡的唇舌推遠了點,喘著氣說道:「你也知道,你爸爸抽不出身來,每天都在外面應酬。他看我自己在家閒的難受,就讓我正好回來散散心,要不是孩子太小,我就抱著他回來了。」

  「那孩子現在在哪?爸也沒時間照看他吧?」段璧急著問道。

  「沒事,先送到專業護嬰院去了,你爸爸每天都會去看孩子,他比你上心多了。」若馨沒好氣的說道。

  「呵呵,我不是沒經驗嘛,等我們下個孩子時候,我肯定……」段璧信誓旦旦的說道。

  「打住……還下個……這個就把我折騰的死去活來了,你試試肚子裡每天裝個小孩子加上十幾斤水的滋味,真是年紀大了,有點禁不起這種折騰了。」若馨感慨道。

  「哪有,剛才走在街上,沒看那麼多人都偷偷看你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我妹妹呢。」段璧笑著調侃道,下身也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頻率。

  「嗯……好舒服,老公你真會操……嗯……就被你這張好嘴騙死。」話雖這麼說,但是女人眼中的笑意卻是顯而易見的。

  「不過,不生就不生了,誰知道我馨兒寶貝兒這麼執著,懷上了就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我不要你再吃這份苦了……」說著,他深深的噙住了女人的櫻唇,下身也快速的深插,陰囊「啪啪」的拍打著若馨的會陰部。

  若馨也跟隨著他一進一出的抽插節奏,一下、一下的挺著腰,讓他可以插得更深入一些。一時間,和著親吻的吸吮嘖嘖聲、抽插翻飛的的淫水聲,交織成了一首淫靡的樂章,讓身在其中的二人迷醉不已,不知身在何處。

  突然,段璧的電話響起,他拿過一看,原來是娜娜打電話來。

  段璧放緩了操干的速度,接過電話來按下了接通鍵:「喂?娜娜,嗯……我接到了……呼,嗯,你媽她身體不太舒服,好像是鬧時差吧。嗯,我都辦好了,嗯……喘氣?沒啊,剛才忙上忙下的吧,嗯,吃完了,沒,就在機場隨便吃的。哦……啊?沒事,在咖啡廳坐著,碰到桌腳了……」

  卻原來是若馨偷偷作弄他,趁他打電話時,用丁香小口輕輕佻逗他的乳頭,卻沒想到他敏感的叫了出來,差點被娜娜發現。

  段璧嗔怪的看她一眼,示意她別胡鬧,才接著說:「嗯,好,沒事吧?嗯,沒事就好,一會就見面了,嗯,麼!要不要和媽媽說兩句?」段璧捉褻的將電話塞到若馨手裡,等她反應過來再想推拒也來不及了。

  「喂,囡囡,你好點沒?嗯……嗯……嗯……嗯……我沒事,剛才被那壞小子推醒了的,伸個懶腰。」

  她知道段璧是故意報復她,段璧剛把電話塞給她,就開始加大速率,像開足馬力的機器一般做著活塞運動。若馨被操的快感連連,但也只能一手捂著嘴,小聲哼叫著,盡量避免被女兒聽見。她露出求饒的眼神,可憐兮兮的看著段璧,求他別鬧了,段璧才勉強的放慢速度,讓她可以平復心情和女兒聊上兩句。

  「我們飛機快來了吧,五點多檢票,嗯,應該准點到。你們都來接飛機啊?嗯好……嗯,拜拜……啊……」

  卻是段璧看她按掉電話,突然地改三淺一深的深深的頂了一下,讓毫無防備的若馨,手一抖,電話掉到了床上:「啊,子豪,快點,再快點,我怕是快要到了,你好厲害,馨兒要到了……」

  「隔著套子沒感覺啊……」段璧抱怨了一句。

  「嗯……那就摘掉……嗯……我那事……三天前過去的,安全……你射裡邊吧……」若馨雙手摟住男人的脖子,雙腿已經緊緊的盤在了男人的腰間。

  段璧放開情人,手一伸,就把保險套拽了下來扔到一邊,然後拍拍若馨的大腿道:「轉過身來,讓我在後面。」

  若馨聽話的翻過身,喘息著將雙腿岔的開開的,俯臥在寬大的床上。她一隻手從胯下伸出,用兩指分開自己的肥厚陰唇說道:「還要我請您啊?我的爺,快來啊……」

  段璧笑著挺槍上馬,一槍到底的狠狠插入。不按任何章法,只是根根見底、棒棒到肉,在女人的身上恣意妄為。

  「馨兒寶貝兒,你的屁股真肉,我真想咬兩口……」這樣居高臨下,讓段璧似乎生出了一種掌控所有的愉悅感,他甚至想一邊幹著女人,一邊打她的屁股,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施虐的本質,看到那豐滿的臀瓣,隨著自己前後抽插的頻率,有節奏的波動的有人樣子,他忍不住輕輕的拍了一下。

  「啊。壞人,你怎麼真打呀?啊……要被干死了,輕點,你的馨兒喘不過氣了,寶貝兒好熱,還是沒帶套的好……啊……啊……好久沒有被你疼愛了……嗚嗚……我們這樣……我……啊……啊……」

  而今,她的屁股高高翹起,只能靠雙手撐在床上,段璧站在床上,如同打樁機一般的向下狠撞,而這招還有個名堂,叫做「夜叉探海」。

  在段璧狂風暴雨般的撻伐之下,若馨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而這種完全臣服於男人的羞人姿勢,讓女人從心理上得到了更多的是禁忌的快感。

  「這是懲罰你不乖……」段璧煞有介事的說道:「小色女,不戴套讓我操,像這樣操你……還讓他射在你屄裡,爽不爽啊?嗯?」

  「嗯,爽……啊……」

  段璧狠操了幾百下,就感覺身下的若馨,身子一陣抽搐,他知道自己的女人快要洩身了。

  「快到了嗎?寶貝兒。」

  他加快了抽插的頻率,不在刻意的抑制自己,雙手懸空抓著女人的雙手,如同提韁躍馬的騎士在馬上馳騁一般。插得若馨浪叫聲、呻吟聲大作。

  又大力的操干了百餘下,只見兩個人驟然停止了動作,從女人的陰道深處汩汩的流出了陰精,浸潤段璧的陽物,幾乎同時,段璧也積攢了許久的濃精,噴灑在了女人的身體裡。

  「來,躺下。」他讓女人側著身躺下,他緊貼在女人背後,把她摟在懷裡輕輕的安撫著高潮後還很敏感的美人。但是自始至終,他已經軟下去的陽物也沒有從女人身體裡抽出來。

  「我……我真是個爛人,我是世界上最爛的女人……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根本配不上你……」高潮後,若馨感到陣陣空虛,產後有些復發的憂鬱症又開始有些發作:「我逼走了大女兒,還搶了小女兒的男朋友,我們這個家庭……都是我不好,我……嗚嗚……」

  段璧安慰道:「這不是你的錯,都是我不好,瞧我這張賤嘴。」段璧說著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嘴巴。

  「別,你傻呀,自己打自己這麼用力……都紅了。」若馨回過頭來,看到段璧臉上已經紅了一片,疼惜的替他揉著道。

  段璧摟著女人說道:「馨兒,我那麼說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為了增加閨房的情趣罷了,你千萬別多想。」段璧根本不在乎臉上這點疼痛,他只是將美婦人緊緊的摟在懷裡,生怕她會提出要和自己分手的話來。

  「傻瓜,孩子都替你生了,要不然說我壞呢,其實我早在心裡把自己當作是你的女人了。你知道嗎?除了那次你爸喝醉了,我都沒讓他碰過我。」

  「那不是很對不起我爸?」段璧感動的親吻著婦人的額頭說道,一面拉過被子,蓋在兩個人的身上。

  「我管不得了,我嫁給你爸,更多的是為了彼此找個伴兒……但是,我卻不可自拔的愛上了你……明知道我們之間不會有結果。」若馨幽幽說道。

  「我們去和我爸說吧,不管他能不能原諒我,我們結婚。」段璧斬釘截鐵的說道。

  「別,這樣對大家都不好的,我也不想就這樣讓你守我這個小老太婆一輩子的。」

  「你哪裡老?我們也不過相差十歲多點,女人都比男人活的時間長,等到了七老八十的時候,我們牽著手,一起走完這段人生路程,不也是很好的?」

  若馨搖搖頭說道:「那樣對你爸太不公平了,我們再不能這樣傷害他了,再說還有囡囡,我到時候怎麼和她交代?所以,我只求你不要扔下她,好好對她,如果你還愛我,我隨時都可以……你知道,我的心是屬於你的。」

  若馨說到這裡,段璧才體會到她的用心良苦,她還是擔心自己會拋棄娜娜,他彷徨了。對於娜娜這個美麗動人的少女,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佐餐的調料,有她美味,但是沒她也吃飯。

  若馨是他一生中至今為止,唯一一個讓他全心全意的生出結婚衝動的女子,可惜造化弄人,她卻是自己的後媽:「馨兒,你這又何苦呢?你的意思我懂,我聽你的。」

  若馨欣慰的點點頭道:「謝謝你,子豪。我不是想以此要挾你,我只要你知道,不管你最後和囡囡怎樣,我愛你的心是不變的,我就是這麼一個傻女人,一旦愛了就不能自拔,我沒有想過把我的想法強加給你,我只要你開開心心的。」她靠在男人的懷裡小聲的說道。

  段璧沒有再說什麼,若能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

  「媽!」娜娜站在臨海滄浪機場的國內到達門口,一眼看到了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緩緩的從遠處走來,不禁向著媽媽揮著手招呼道。

  「寶貝兒,囡囡,怎麼還打上石膏了,傷得重不重?啊?快讓媽看看。」若馨緊張的盯著女兒左瞧右摸,發現臉上除了塊淡淡的瘀傷,身上應該沒有大礙,才放下心來。

  「好了,有話咱們回家說去吧。」娜娜看到大家都在邊上頗為尷尬的站著,才跟媽媽提醒道。

  「看我這……真是失禮了。嘉嘉。」若馨看到女兒,主動的張開懷抱道。

  「媽……」嘉嘉的眼也有些濕潤了,雖然母女倆,之前有過種種的不愉快,嘉嘉也想像過,今天重逢時可能遭遇的尷尬,卻沒想到媽媽會如此主動的放低姿態,向自己示好。她也主動走上前兩步,和若馨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

  「媽,我來介紹,這是柔然,我高中同學,現在是北影的學生。這次回來,正好她們放假。這位是我在法國結交的好朋友,是美國人。米歇爾。」

  「Hi,nicetomeetyou。」

  「Nicetomeetyou。」若馨友好的和兩個人握握了手。轉而跟柔然說道:「這是小李吧,久聞大名了。」說著,伸出手來。

  「彼此彼此吧。」柔然也伸手和她握了一下道。

  「志揚,很久沒見,還好吧?」若馨看著前夫,笑笑說道。

  程志揚還在錯愕間,印象中他有十幾年沒聽到她這麼溫柔的跟自己說話了,或許有更久沒有看到她的笑容了。

  「一切都好,聽說你也結婚了,祝福你,雖然遲了點。」志揚訕訕的笑道。

  「好了,我們別在這杵著了,媽做了一天飛機,又在上海機場等了那麼久,一路辛苦了,祖爾還在家等著我們呢。對了,媽,祖爾從法國來,把淘淘也帶來了,你等下能看到孩子了。」嘉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終歸是自己跟爸爸的孩子,不知道媽媽會有什麼想法。

  「那太好了,不過歲月催人老啊,轉眼我都當姥姥了,囡囡,你們也快結婚吧,我和段璧他爸都盼著呢。呵呵……」若馨聽嘉嘉說她說起,臉上微微一紅,辛苦是辛苦,但是還是非常快樂的。

  「媽……瞧你說的。」娜娜不依的拎著包跑了,留下身後大家的一陣笑聲。

  段璧偷偷湊到若馨跟前,碰碰她肩小聲問道:「老情人啊?」

  若馨知道他指的是誰,淡淡答道:「別胡尋思了,以前的鄰居街坊罷了。」

  「哦……」段璧若有所悟:「那他和嘉嘉,這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嗎?」

  「小聲點,叫人聽見多尷尬,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若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直覺告訴她,段璧對嘉嘉還是有那麼一點小心思的,因此她才會微微有些吃味兒。

  「呵呵……不問、不問。」

  「快去陪囡囡。」若馨笑罵著吩咐道。

  「嗯……」

  回到郊外的房子裡,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若馨如願以償的見到了外孫程自立,逗他說話,玩的不亦樂乎。而祖爾已經自己張羅好了一大桌的菜。

  「哇,祖爾,這是你做的?」柔然看著滿桌異國風味的菜餚,她不禁有點食指大動的感覺。

  「嗯,不過材料不太全,有些東西我也讀不懂,不敢用。所以可能味道會差點,而且你們這的煤氣灶我還怕,所以只好多做些冷餐,希望大家能吃得慣。」祖爾有些歉意的說道。

  「這說的,出力做飯還要向吃飯的道歉,你太客氣了。都因為我這班飛機來太晚了。」若馨不好意思的說道。

  「呵呵,忘了介紹一下了,這位是祖爾,也是美國人,是我在巴黎的室友。祖爾,這是我媽媽,若馨。」

  祖爾和若馨彼此打了個招呼,大家落座細瞧,金色的烤肋排配上佐餐的土豆泥、吐司麵包和沙拉,蔬菜醃肉卷、鵝肝悶野菇、火腿悶筍尖肉、芝士雞肉湯。從菜色上看,已經讓人很有食慾了。很多食材都是嘉嘉怕祖爾和米歇爾來了飲食上會不適應,讓志揚提前準備的,沒想到今晚都派上了用場。

  「味道怎麼樣?鵝肝和筍尖都是用微波爐做的,所以可能味道會差一點。」祖爾有點靦腆的等待著大家的評判。

  「哇,太好吃了,祖爾你太謙虛了。」柔然第一個表態道。

  「嗯,真的不錯,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法國人呢。這排骨烤的也很地道,也是用微波爐烤的?」段璧問道。

  「沒,家裡有烤箱的。」娜娜替她回答道:「好吃,我還沒嘗過這種做法的排骨呢。」娜娜這邊刀叉齊飛,已經吃的嘴角流油了。

  「呵呵,一點都不淑女。」嘉嘉拿餐巾替她擦擦說道。

  「那你是沒吃到祖爾烤的牛排,正宗的德克薩斯秘製配方,連老江訪美,去小布什那吃的都是那個。」志揚也跟著說道。他緊跟著補充道:「不是所有美國人都喜歡他,就像這倆。」

  「是嗎?為什麼啊?」娜娜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大家都煩他,我也覺得他不好。」米歇爾也很不淑女的嚥下塞得滿嘴的東西,喝了口水說道。

  「我暈……」

  「哈哈……」

  柔然和娜娜同時做了一個暈的動作,引得大家一陣歡笑。

  ************

  「你變了……」夜瀾如水,志揚悄悄拉著若馨到屋外散步,看著滿天繁星的天空,志揚有些感慨,斗轉星移,十年前的他們,誰能想到今天的局面。

  「是我們都老了,看看孩子們漸漸大起來,有時候我也真的很懊惱以前為什麼那樣。」若馨愧疚的說道。

  「好了,都過去了,其實也不都怪你,是我對你的關心不夠。」志揚主動承擔起責任說道。

  「不過你現在真的變了好多,比以前平靜了,又讓我想起了我們小時候那會兒,你的樣子。」他拉著她的手說道。

  「呵呵,程先生請你莊重點。」若馨跟他開玩笑說道,卻不但沒有甩開他,反而和他緊緊地將手握在了一起。

  「哎,雖然我們現在生活的都很好,但是我真想能回到從前,再活一次,今天能看到兒女繞膝,看著嘉嘉、囡囡都長大成人,結婚生子,那會是一個什麼樣子?」志揚有些傷感的說道。

  「可是,世上是沒有賣後悔藥的。」若馨幽幽的說道:「我倒是覺得時間是公平的。」

  「哦?」

  「至少我們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又何必去聽人家的指手畫腳呢?」若馨笑著說道。

  「是啊……還是你看得透徹。祝你們生活幸福。」志揚在她手背上輕輕一吻道。

  「謝謝……」若馨很平靜,她自己都有些驚訝,二十年的感情糾葛,進而幾乎激轉為不共戴天之仇的恩恩怨怨,居然就這麼輕易的化解開了。雖然心裡有一絲寂落,但是她還是很開心的笑了……

  ************

  「我還是回去吧,人太多了,住不開。」晚上快十一點時候,若馨起身準備回市裡。

  「這麼晚了,別走了,媽媽。咱倆睡,讓段璧哥哥睡小床去。」娜娜說道。

  「嘿嘿,要是我沒來,是你倆睡在一起啊?」若馨抓著女兒的語病調侃道。

  「媽,你壞死了,怎麼這麼說人家,我才沒和他一起住呢。」娜娜紅著臉辯解道。

  「呵呵,好了,明天早上我再過來不是一樣的嘛,確實是人太多了,不說早上起來爭廁所都費勁。」若馨笑道。

  「那……段璧哥哥,你陪著我媽回去吧,我這樣實在沒法動彈,你晚上陪陪她。」娜娜想了想說道。

  「這不太好吧,還是讓他留下來陪你吧,我一個人沒事的。」若馨看看段璧說道。

  「讓他去吧,我還是有些擔心。」娜娜其實也不情願,但是為了保證媽媽的安全,她才提出這個建議,那件事確實給她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媽,就讓段大哥陪你去吧,今晚我陪著妹妹好了。」嘉嘉也勸道。

  若馨有些無奈的看著段璧,看他面上在苦笑,但是她知道,只怕他心裡早都樂開花了:「那好吧,我們明天早上早點過來。」

  「媽,你時差倒過來了嗎?」嘉嘉關心的問道。

  「嗯,嗯……應該沒事吧,我現在覺少,本身在家也睡不多。」

  娜娜找出家裡那輛雅閣的車鑰匙,志揚將它交給段璧:「反正明早電話聯繫吧,先把時差倒過來,馬上就要過年了,到時候再犯迷糊可不好。」志揚拍拍段璧的胳膊說道:「好好照顧你丈母娘。」

  「呵呵,放心吧。」段璧接過車鑰匙笑道,其實他已經等不及出門了。

  「我剛才給對過火了,等你們開回市裡基本上就把電充滿了。油應該還剩點底,出去別忘加油。」

  「好,我知道了。那我們走吧,我也是有點睏了。」段璧打了個哈欠說道。他又對娜娜吩咐了句:「晚上早睡,別和你姐聊太晚了,我們明天一早過來。」

  娜娜也囑咐道:「媽媽別在車裡睡著了,會著涼的。」看媽媽穿的實在是不多,她順手遞過一件大衣來。

  「謝謝,乖女兒。跟媽媽回去吧。」若馨拉著女兒的手說道。

  「嗯……還是算了吧,上下樓不方便,就一晚上,媽你好好休息,明兒我們再聊。」娜娜想了想,還是覺得太過麻煩,那邊住在六樓,到時候只怕又要麻煩男朋友,所以她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嗯,那好吧,我們明天早點過來。」若馨感覺都有點睜不開眼了。

  「嗯,快走吧,看您困的……哥哥,開車路上小心。」

  「放心吧,你還不相信我的技術。」段璧微笑著道,當著大家面在娜娜臉頰上親了一口。

  「很激情嘛,璧……」米歇爾起哄道。

  「哈哈……」引來一屋子人大笑,又看段璧臉都綠了,搞得米歇爾不知道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

  嘉嘉偷偷拉了她一下,道:「不能跟叫志揚一樣……那個字單獨念,音節和Pword發音相近。」

  段璧現在根本沒心情計較這些,他只覺得下半身正在催促他快走,就匆匆的駕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