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17.◆ 第十七章


◆ 第十七章

  「你剛才去哪了?」在車上,段璧突然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出去散散步啊,怎麼了?」若馨若無其事的說道。

  「自己一個人?」他剛才就注意到,若馨和程志揚對話的時候神色有些不自然。後來發現若馨吃晚飯就不見了,同時不見的還有程志揚。他的直覺告訴他,他們之間肯定有什麼關係,是若馨沒告訴他的。

  「還吃醋了,我是和老程一起出去的,周圍散散心嘛,很多年沒見面了,所以聊聊,不是你想的那種……」

  「真的?」

  「真的,你知道我只愛你一個人的。」若馨語氣肯定的說道。

  段璧這才鬆了口氣,把手伸過來,抓著若馨的手說道:「你別怪我多心,真是我太在乎你了,而且說實話,他太出色了,讓我感覺自己有些配不上你了。」

  「傻瓜,他好是他的,他自有嘉嘉去疼他,我是你的,我只要你一個人來疼愛我。好了,好好開車,別分心了。」若馨將段璧的手放在面頰上摩挲一下,然後把它放回到檔位上去。

  「馨兒?」段璧微笑的叫道。

  「嗯?什麼事?」

  「我忍不住了,我現在就想要你。」段璧笑嘻嘻的說道。

  「別胡鬧了,專心開車。今天下午被你鬧得,好困……困得不行了都,今晚上饒了我吧。」若馨困勁上來了,上下眼皮直打架,蜷在座位上說道。

  「那你先睡吧,到家我叫你。」

  段璧把空調開大,把車停在路邊,伸手到後座上,把自己的外套拿過來替情人蓋上。若馨心裡甜甜的,慵懶的默默任他擺佈。段璧輕輕的啄了下她的朱唇,安慰她閉上眼睡去,然後才繼續開車向他家方向駛去。

  若馨一覺酣睡不醒,朦朧間,感覺有人將自己背起,知道是到了家了。她也懶得睜眼,只是懶懶的賴在段璧背上,任由他背著自己上樓。

  「砰!」

  「哎呀!」

  段璧一個沒留神讓若馨的額頭撞到了樓梯頂上,腿卡在了走道的欄杆上。這一下若馨可清醒了過來,嚇得雙手緊緊的摟住了段璧的脖子。

  「壞蛋,你是故意的吧?」若馨驚魂未定,恨恨的問道。

  「真冤枉,沒看到上面還凸出那麼一塊來,正好這層燈壞了。」段璧知道自己理虧,小聲辯解道,自己還小聲嘀咕了一句:「不知道你現在死肉死肉的!」

  「死鬼,不想混了,當我聽不見啊,說我什麼呢?」若馨耳朵尖,聽見他在小聲嘀咕自己,揪著他耳朵問道。

  「沒有,沒有,我再說,撞傷我好老婆,我一會好好給你揉揉。」段璧諂笑的背著若馨繼續走著。

  待到亮出,若馨看他已經累得氣喘不已了,心疼不已的道:「放我下來吧,看把你累的,真是個呆子。」

  「寶貝兒,講話要憑良心好不好,還剩半層了,你才這麼說,還有地方講理去沒啦?」段璧聽她得了便宜還賣乖,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好了。

  「到了啊……嘿嘿,失誤、失誤,算了,這次算我錯了,我來拎包,你快去開門去吧,伸不出手來怎麼拿鑰匙開門?」若馨吩咐道。

  「你沒帶鑰匙回來嗎?」段璧一愣,心裡產生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沒鑰匙嗎?」若馨也是一愣,不好意思的問道。

  「沒鑰匙你吵吵什麼回家呀……現在回去還不讓他們笑死。」段璧越想越可笑,但是已經深夜了,沒敢大聲說話,怕影響到鄰居休息。

  「那怎麼辦啊?」若馨裝出天真的樣子來問道,畢竟是自己理虧,也不好再跟他胡攪蠻纏。

  「去住賓館吧。」段璧看看表已經快1點了,牽著若馨的手,向樓下走去。

  ************

  「先生,請您出示下您的身份證和結婚證。」

  段璧和若馨站在市裡一家三星級酒店前台,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一眼。

  「這個,小姐,您看,我跟我妻子是從國外回來的,忘了回來住飯店還需要帶結婚證登記,您看我們也不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能不能給通融通融?」段璧遞過去自己二人的護照說道。

  「這……」前台的接待小姐沉吟了一下,卻沒有下文。

  「我們這剛回來,還鬧時差呢,幫幫忙吧,行不?」段璧露出一個迷死人的微笑,亮了亮雪白的牙齒。若馨吃味的手,已經伸到了他的後腰眼上。

  「那好吧!」小姑娘沒多說別的,利索的給辦了兩張房卡:「押金六百元,這是您的房卡,附帶早餐券,請收好。」

  「嗯,謝謝,真給我們幫了大忙了。」段璧笑笑客氣道。

  「呵呵……不客氣,應該的,您慢走。」

  電梯裡,若馨還是有些生氣的不說話。

  「怎麼了,寶貝兒?困了嗎?」段璧看她悶悶的不說話,還以為她是困了,就問道。

  「哼……『您真給我們幫大忙了。』『呵呵,不客氣,應該的。』真是如魚得水啊,還跟人家拋媚眼。」若馨扭過頭去,生氣的說道。

  「我這不是求人辦事嘛,再說人家小姑娘大半夜的還在大堂站著,不也挺不容易,可能人家也想回家抱著男朋友、老公撒嬌呢,我這也算是日行一善了。」段璧調侃道。

  「那你直接去陪她睡,不是更行善了?你還跟著我來幹嘛呀?」若馨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為什麼這麼愛使小性子,她在包裡找找,掏出藥瓶來,往嘴裡旋了片藥。

  段璧知道她是疲勞過度,憂鬱症有些發作了,不禁從背後抱住她,柔聲著說道:「別吃些乾醋了,我只愛你一個人,我只迷戀著你的身體,你是我的女神,我只願拜倒在你的腳下,一生一世都守護者你,你還不相信我嗎?嗯?」

  若馨已經在偷偷反省自己的錯誤了,又聽他如此深情的剖白,不禁回過頭,一頭扎進段璧的懷裡哭道:「壞蛋、壞蛋、壞蛋,你就會逗人家哭,賺人家的眼淚……傻瓜,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好。說了不要對我這麼好的……我會被你寵壞,每天都對著你發脾氣,總有一天你就會扔下我的。」

  「不會的,不會的,別哭嘛,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說些閒話去撩逗別人,別哭了嘛,嗯?好不好?」段璧有些無奈,有時候他真是分不出他倆誰大誰小來,只能摟著她,好言寬慰道。

  「寶貝兒,還困嗎?」到了屋裡,段璧把若馨壓倒在床上,一邊輕吻著她的臉頰,一邊問道。

  「這一通攪和,哪還能有睡意?說吧,你又想幹什麼?」女人伸出她那青蔥般的玉指,在段璧頭上輕輕點了下嗔道。

  「嘿嘿,到現在了,還不知道我想幹什麼啊?太沒默契了。」段璧的賊手已經不老實的,從若馨的襯衫下面伸了進去,一邊賊笑著說道。

  「好了別鬧了,先讓我去洗下,把裝卸了,再回來伺候你,我的爺。」若馨輕輕把他推開,想了想,回頭說道:「給嘉嘉打個電話,跟她說聲,說我們到家了,不用擔心。」

  「不會太晚嗎?」段璧問道。

  「沒事,她肯定在等我們電話呢。」若馨將衣服脫下,走進了浴室。

  若馨在一邊哼著歌,一邊洗著頭髮,在飛機上輾轉折騰了一天,中午的時候為了趕飛機,也只是草草的清洗了一下,她一晚上都覺得身上彆扭,所以才會一進房間,就先霸佔了浴室。

  正在她閉著眼享受著熱水淋浴的時候,段璧敲敲的跟了進來。她聽見門的響動,也沒睜眼,說道:「真夠粘人的,哎,這澡又不用洗了。」她把頭上的肥皂沫沖掉,關上水龍,看到果然是全身精赤的段璧站在自己面前,下身的陽具已經高聳的站立著,向她點頭致敬了。

  「來,我替你洗下。」若馨笑著把他進浴池。

  段璧笑著躺在浴盆裡,若馨嗔怪的看他一眼,知道他想要什麼,含羞的跪在他雙腿間,張口將段璧的陽具含入口中。

  她一邊吸吮雞巴,一邊含糊的問道:「你打了電話了沒?」

  「打了,跟他們說我們到家了,讓他們不用擔心,你放心吧。嗯,爽……寶貝兒,專心點做你的工作,我愛死你了。」段璧一手攏著若馨濕濕的長髮,露出了她認真吞吐的淫蕩模樣,也讓她可以騰出雙手來,讓他可以更加享受女人口腔所帶來的快感:「嗯,寶貝兒,你的口技越來越厲害了,吸的我快要射出來了,在往裡含含。」

  卻說若馨懷孕的時候,當段璧來了興致的時候,他們就躲在廁所裡,讓挺著大肚子的若馨給他含吮,直到發洩完,他都會逼著若馨把他的精液吞下,一來二去的,若馨也就習慣了,對這種要求也沒再有什麼牴觸。如果段業均來纏她,她就也替他含,但是每次都不超過一分鐘,使得漸漸的,段業均也不好意思再自找下不來台。

  他卻也懷疑妻子為什麼突然間開放了許多,口活也厲害了許多,進而懷疑妻子在外面有人。但是他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若馨的作息時間依然規律,除了買菜出去很短的時間,一般都是足不出戶,他才打消了念頭,卻忽略了一個問題,來自家庭內部的因素。

  段璧看著若馨正嘗試著將他的陰莖全部吞進喉嚨裡。深喉,是她許久以來,練就的另一絕技。

  「嗯,寶貝兒,你太厲害了……呃……我愛你……呃……」段璧忽然抬起若馨的下巴問道:「寶貝兒,你喜歡嗎?」

  「嗯,喜歡。」

  「喜歡什麼?」

  「喜歡老公的大雞巴、大老二、大懶叫。」若馨雙眼迷離的嬌聲道。

  「乖……來坐這邊來。」段璧吻了一下她一下,拍拍她豐滿的大屁股,示意她靠外側坐在浴池邊上。

  在若馨迷惑的眼神中,段璧笑道:「看我的馨兒寶貝兒這麼乖,今天老公也要好好獎勵下我的寶貝兒。」

  說著他「噗」的將雞巴插進了女人的陰道裡,然後雙手攬著女人的兩腿彎,把女人「M」字腳高高擎起,一路走向屋裡,還不斷的藉著腰力將女人向上拋。

  「啊,不要,會掉下來的,會摔倒的,別胡鬧了,嚇死人了,啊……子豪,放我下來,我真的害怕,求你了……啊……別……別這樣……嗯……嗯……」

  隨著一次次被拋起,若馨有一種忽然失重的感覺,她嚇得緊緊的摟住段璧的脖子,求他把自己放下來。但是隨著他的龜頭一次次的探到花心,那一陣陣酥麻的通電感覺流遍全身,讓她腦中忽然一片空白,只能是無意識的呻吟著,彷彿只有無邊的快感伴隨她漂浮於天地之間,

  段璧也感到萬分暢快,若馨緊張的全身有些緊繃,下身更是如同小姑娘一般的,將他碩長的陽物緊緊的包裹住,而他每次插到子宮口刺激的她分泌出了更多的愛液,使得他出入間沒有任何的乾澀感覺,

  而兩人下體結合的地方,也不斷地發出淫靡的「滋滋」的水聲,和肉體相撞的「啪啪」響聲。那淫水多的已經順著雞巴流了出來有些濺到了外面,滴到了地毯上,段璧也因為大力抽插而帶出的淫水泛起的白沫,把他的陰毛都染的花白一片。而若馨的下身也早已泥濘一片,汗水、淫水、喘息聲,分不清是兩人誰的體液,全部糾纏在了一起。

  如此操弄了數分鐘後,若馨早已經氣息奄奄的掛在段璧身上,說不出話來。段璧也只覺體力消耗巨大,喘著粗氣,慢慢的將若馨放到床上。

  若馨從那欲仙欲死的感覺中回過神來,看到段璧累的滿頭大汗,不禁心痛的埋怨道:「看把你累的,真是鐵打的身體也經不住這麼折騰,以後不許你這麼瘋了。」一面抽出紙巾折好,細心地替段璧擦拭他額頭上的汗水。

  「這半年多我都快憋壞了,當然要好好的疼愛你一番了,寶貝兒,我真的好愛好愛你,你是一顰一笑、一嗔一喜都牽動著我的心,你是我的天使,是我的女神,至今我都感覺身在夢裡,這個夢是那麼美、那麼美……」段璧低聲在女人耳邊傾訴著,他們很少有像這樣安靜的單獨相處時光,還總是要防備段業均和娜娜的出現,所以如此耳廝鬢磨的旖旎時光就更顯彌足珍貴。

  「傻孩子,我到現在都不明白,你喜歡我哪點?都是個半大老太婆了的,哪有你說的那麼好?你應該多和娜娜親近些,這樣……這樣我們才能一家和睦。」

  「已經太晚了,是你對我下的毒手,讓我染上你的溫柔不能自拔,沒有你,我會痛死、會憋死。」段璧認真的道。

  「子豪,你誠實點跟我說,我在你心裡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位置?」若馨嚴肅的問道。

  「那還用問?我愛你,我當你是我的妻子。」段璧趕緊表態道。

  「那對不起,我們不能在把這種關係繼續下去了。」若馨說著要推開他。

  「怎麼了?剛才還好好的,我們現在都這樣了,我們的身體還相容在一起,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段璧被她突然翻臉的態度搞得十分詫異,抓住她掙扎的兩隻手追問道。

  若馨紅著雙眼說道:「我是你的後媽,是你的情婦,甚至可以做你的一個人的婊子,但是絕對不能做你的妻子。我喜歡你,只是因為你能給我帶來你爸不能給我的,你的身體很強壯,你很會做愛,讓我生理上和心理上得到滿足,你能照顧我女兒往後的生活。我喜歡你帶給我的快樂,勝過我喜歡你,我就是這麼一個自私的人,你現在還愛我嗎?還覺得我值得你愛嗎?」

  她雖然說話的語氣很平緩,但是她眼中的淚卻止不住的奪眶而出,沾濕了臉龐。

  段璧微微一愕說道:「我不信,你是為了讓我死心才騙我的。」

  「我沒有,這就是我心裡想的,你太善良,我覺得這樣讓我心裡很內疚,我不想再騙你了。我們以後還可以做,如果你喜歡我的身子,我隨時都可以給你,我喜歡這種單純的關係,這樣大家都不會有太大的負擔。」若馨硬著心腸,故作瀟灑的說道。

  「即使這樣我也愛你,我愛你愛的不可自拔,沒有了判斷是非的能力,不管你是真情也好,假意也罷。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我也愛你,我愛你的全部,一切的一切,因為這所有的東西加起來,彙集成一個特殊的人,那就是你,我的馨兒,你是唯一的,沒有人能取代你。」

  若馨再也狠不下心來,只好閉著雙眼搖頭道:「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你看到的關於我的一切,都是假的,是我刻意在你面前裝出來的。我不想等你都明白的那天,才發現你在我身上浪費了太多,到時候你會非常厭惡我,會毅然決然的離開我,那時候我們還能彼此去面對對方嗎?」

  「我不相信,你所說的我都不信,如果像你說的那樣,我和你之間,只是因為肉體關係才在一起,那是在侮辱你的人格,也是在侮辱我的智商。馨兒,我答應你,永遠不會有那一天,我絕對不會離開你,我要和爸爸攤牌,我們結婚吧,嫁給我。名正言順的做我孩子的媽。」段璧很嚴肅的說道。

  「不,你為什麼不明白呢,像我們現在這樣不好嗎?這就是我最不想聽你說的,這樣做只會破壞我們四個人地幸福。我們不能這樣做……」

  「你終於承認了?我就知道,你為了維繫這個家才會這麼說的。但是這個家真的像它表面上那麼幸福嗎?至少你和我,內心都很痛苦,都在將就著,你又怎麼知道爸爸和娜娜心裡沒有同樣的感受,他們內心是不是也很痛苦,那為什麼不說明白呢?」

  段璧頓了頓:「娜娜還小,她還有大把的好時光,這幾年來,不是我不想碰她,但是我還是把她當妹妹多過於當作情人,你難道看不出來嗎?難道真的相信我們的一個君子協定,對我有這麼大的約束力嗎?你真的不愛我嗎?那你為什麼還要為我生孩子?」

  「那是因為我做了你們段家的媳婦,我有義務……」

  「所以才來找我借種?僅此而已?這個借口,你自己摸著良心說,你能說服自己相信嗎?」

  若馨無語,她真的不能說服自己相信,他們之間真的是「僅此而已」。看著他如此陷入偏執,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因為她也是同樣的偏執。

  段璧看她愁眉深鎖,凝然不語的樣子,接著道:「我承認,我這人毛病多,有一點戀母癖,我很久以前就動機不純,我是迷戀你的身體。但是,我愛你,我也知道你愛我,就像我愛你一樣,你平時對我的關心難道都是假的嗎?不,我能實實在在的感受到,那是發自真心的愛護,那麼溫暖,那麼體貼,你早就把我的心融化了。」

  「試問,一池水,浸潤到了土壤裡,又怎能再把它收回來?馨兒,我愛你,我真的想和你廝守一輩子,答應我吧。實在不行……我們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生活,不再和別人聯繫。」

  「你說私奔?不可以。你說你想要和我廝守,我何嘗不是如此……但是,子豪,我……我和你爸爸是有感情基礎的。對你,他是慈愛的父親;對我,他是溫柔體貼的丈夫……甚至對於娜娜,他是值得尊敬的長者,他心臟不好,我們如果告訴他,我怕他受不了這個打擊。我們這樣,其實也……我把全部都交給你了,我的身子、我的心,難道你就真的還在意這一個名分嗎?名分這東西,一般都是女人才去爭的……」若馨自嘲的笑道。

  「這……可能我真的還很衝動吧,我沒法靜下來思考,我只是想著你,想著我們在一起,可以在人前,我可以驕傲的向所有人宣佈,你是我的寶貝、是我的妻子、是我一生都深愛的愛人。」段璧和女人對視著說道,似乎想用眼神告訴她自己內心的真誠。

  「傻瓜……」若馨心裡甜甜的,溫順的獻上了香吻。她知道男人是發自內心的寵愛她,但是她只是感覺配不上他這份深情,在內心深處,她還是感到孤獨,甚至有些自卑的:「嗯,嗯……親愛的,我答應你,在合適的時候,再……再考慮這些事情,當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如果你還依然愛我,依然願意這樣為我犧牲一切去……」

  「我會的,無論等多少年,即便真的需要一生來檢驗我的承諾,當我們到了耄耋之年,變的頭髮花白、掉了牙齒,我依然還會像現在這樣愛你。」段璧道。

  「就有張小甜嘴……」若馨面上微微露出小女人的嬌憨之色,親暱的用白玉般的食指輕輕點了下自己情郎的額頭嗔道:「來嘛,馨兒的下面好癢,想要你來疼。」

  若馨眼中已經充滿了愛火,面頰上、雙乳上也都充血的多了一抹胭脂紅,如泣如訴的輾轉嬌啼間,煞是動人。

  「呵呵……我來了,寶貝兒。」段璧卻並沒有直接插入,而是愛憐的輕吻著女人的肌膚,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向下推移。

  當那濕熱的唇,滑過若馨身上一個、又一個性感地帶時,她只覺自己的身子都快要化成水向下流淌,靈魂卻開始向上昇華:「子豪,愛我,好嗎?我……我要……嗯……」若馨已經步入虎狼之年,對快感的要求更加強烈,在摯愛的情人身下,光只是被他這樣愛撫,她就幾乎一下子到了高潮。

  「別急嘛,寶貝兒,我們的夜才剛剛開始。」段璧一邊笑著說道,嘴唇卻在女人秀氣的肚臍附近打轉。

  「你不喜歡它們吧?」若馨知道,他是在研究自己肚子上的妊娠紋,雖然用藥緊膚,但是那暗紅色、猙獰的花紋尚還是依稀可見。

  「怎麼會?是我寶貝身上的,我都喜歡。」段璧在她小腹上親吻一下。

  「我只是有些感慨,有些想讚頌這生命的殿堂……」

  「快算了吧你,快要吐了。」若馨做了個嘔吐狀。

  「呵呵,真的,其實看你懷著孩子那時候那麼辛苦,我真的很心痛,有時候爸在場,我又不好太過於表達感情。但是其實,我真的很想抱著你過三五月,哪也不讓你去。」一邊說著,一邊還不斷親吻,幾乎吻遍了若馨的小腹。

  若馨只是雙眼微閉,享受著鑽在被裡的男人帶給她的溫馨、快樂。她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他對自己身體的迷戀,她不禁為能夠擁有一個如此憐惜自己的男人感到無比的欣喜,嬌紅的美貌容顏上泛起了幸福的笑容。

  段璧的手已經滑過了若馨的小腹,挽起了若馨的雙腿並將它們分開。

  「嗯,你老是羞人家,不要了啦。」若馨掀開被子一角,對著段璧說道。

  「嘿嘿,馨兒不是最喜歡被我親小豆豆嗎?」段璧伸出舌頭,輕輕的在若馨的陰蒂上舔了一下道。

  「嗯,你壞死了,人家從來沒說過那樣的話……」若馨紅著臉說道。

  「但是身體的反應才是最誠實的。你看看,馨兒,你的小寶貝兒太美了,你看看,她見證了你的貞潔,至今她都是鮮紅色。跟我說說唄,我之前的有幾個連襟。」段璧賊笑著,一邊撥開泥濘一片的萋萋芳草,吸吮了下那兩片充血的陰唇問道。

  「去你的……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照你這理論,我才該問問,我前面到底有幾個姐妹呢,你看看,你那壞東西那麼黑……」若馨擰著段璧的臉嬌嗔道。

  「老婆,哎、哎……痛……我錯了,錯了……嘿嘿……不鬧了。說說嘛,我想聽聽。」段璧笑著討饒,但是還是壞笑著問道。

  若馨沒好氣道:「算上你第三個啦,沒別人了。人家的一世清白都毀在你這了,你還這麼做賤人家。」說著假裝生氣的噘嘴扭過頭去。

  「呵呵,好了,不氣了,我該打!」段璧輕輕打了自己一下,道了個歉道。

  「馨兒,我要進來了。」說著,段璧噗的將分身挺入,等了半天卻沒有得到回應,抬頭一看,才發現若馨正在扭著頭哭泣:「寶貝兒,真生氣了?」

  「嗯……其實……幾次你都是這樣有心無意的作弄人家,我會當真的……你知道嗎?我真的怕你真這麼想,我怕……」若馨含著淚,雙手撫摸著心愛的男人的胸膛傾訴道。

  「對不起,對不起,這真不是我的本意,再也不這麼說話沒輕重了,你千萬別當真,我……」段璧看到愛人真的生氣了,慾火熄了大半,抽身起來,跪坐在床邊歉然道。想想自己說話口沒遮攔,出口濫言,居然把愛人氣哭了,他越想越氣自己,發狠地抽了自己一個嘴巴。

  「你這是做什麼?別這樣啊……」若馨趕緊拉著他,將他還要再抽自己嘴巴的手緊緊地扣在自己懷裡:「都打出紅印了,怎麼對自己都下這麼狠手啊……傻孩子。」

  「呵呵,寶貝兒,我沒事,我這嘴就是欠抽,不狠點它不長記性。別氣我了好嗎?」他也發現自己下手是狠了點,直把自己打的眼冒金星,到這會兒,還覺得腮幫子發麻,說話不利索。

  「嗯,我不怪你,不怪你,以後不許這樣。你自己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若馨跑到浴室裡拿了一條毛巾,沾濕了拿來,也對坐著跪在他身前,替他擦著紅腫處,又給他冷敷上。

  段璧一下抓住若馨的手說:「馨兒,以後我要是再說什麼混話,你千萬別往心裡去,就當我是……當我胡說八道。」

  「那你說愛我,我也當是你在胡說八道嘍?」若馨捉褻的眨眨眼道。

  「壞老婆,耍我……看我今晚不好好教育教育你……」段璧說著就把美人撲倒在床上,雙手上下的使起壞來。

  「哈哈……壞蛋,輕點……想壓死我啊。」若馨也放下不開心的事,全身心的沉溺到兩人的歡愛當中。

  「寶貝兒,有沒有帶潤滑劑?」段璧突然的問了一句道。

  「帶那東西做什麼?」若馨一愣,反問道。

  「呀……」卻是段璧根本沒有回答,只是抱著女人的手,摸到了女人嬌嫩的菊穴上面:「今晚不要了,好嗎?走的時候倉猝,都沒帶那些東西。」

  「我去買,我知道附近有家情趣店是24小時營業的,很快就回來。」段璧飛快起身穿衣跑出門。若馨也知道攔他不住,只好苦笑著任由他去胡鬧。

  不多時,段璧回到客房,手裡提溜著好幾個瓶瓶罐罐。

  「都是些什麼啊?亂七八糟的。」若馨有些好奇的起來查看。

  「別凍著,這麼大人了,都不會照顧自己。」段璧取過一件浴袍替她披上,用若馨平時教訓他的口氣說道。

  若馨笑著給了他一眼瞟,沒系當和他鬥嘴。只看見那一堆瓶子裡面,有塗抹的,有口服的,還有噴劑……

  「別用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誰知道是什麼成分,小心弄壞身體。」若馨一邊埋怨著,一邊揀出段璧給自己買的長效避孕藥,取了粒接過段璧遞過來的水送服下。

  「呵呵,下不為例,今天你說晚了,偉哥我都吃完了。」段璧賊兮兮的邊脫衣服笑道。

  天那,子豪,這樣我怕……我會受不了的。若馨看到他猙獰的凶器已經殺氣騰騰的聳立,不禁有點擔心的想到。但是,數日小別後的喜悅和女兒平安歸來的喜訊,讓她沒法拒絕他的求歡要求,所以若馨只是溫順的躺下,將一雙修長勻實的美腿微微屈起,等待著男人的寵幸。

  段璧服了那虎狼藥,而今美景當前,他又哪裡把定的住,什麼廢話也不說,幾乎飛身空中的撲將上去。

  「嗯……好滑,等得急了吧?寶貝兒。」段璧毫不費力的找到入口,沒有任何猶豫的將腰部一挺,不講任何章法的大力抽插起來。

  「嗯,寶貝兒老婆看到大雞巴老公回來都饞的流口水了……嗯,大雞巴老公真會操,嗯……就是那裡,再用力一點。啊、啊、啊……要……好燙啊……頂到了……嗯……」

  多時壓抑的性慾一旦釋放出來,密閉的隔音空間裡,若馨展現出了無比的風情和魅到骨子裡的淫蕩本質。那杜鵑泣血的婉轉嬌啼,雙目微閉雙手緊抓被角的動人嫵媚,讓段璧情不自禁的更加賣力操干,陰囊不斷的拍擊著女人的會陰處,彷彿恨不得也要擠進肉穴一般。

  「啊……好舒服,子豪,你真厲害,我愛你,馨兒好愛你……」

  段璧聽到若馨如此動情的呻吟聲,也不禁心頭一場火熱,他剛進門時候還偷偷在浴室裡摸了剛買的神油。他發現這玩意兒還確實有用處,龜頭麻麻的不及以前敏感,但卻能很好的將快感反饋回來,要不然單憑若馨這幾聲嬌啼和美穴的幾下收縮,就足以讓他當場交貨。

  而今,在藥物的助燃和神油的輔助下,他更是感覺到游刃有餘,如魚得水一般,如果平時能堅持半個小時,現在他自信能連續奮戰一個半小時不成問題。

  他變換坐姿,讓若馨騎在他身上主動挺腰擺動,他則毫不客氣的噙住若馨雪白豐滿的乳肉,他不時的圍繞著深紅色的乳暈打轉,又不時輕咬漲大的乳頭,因為若馨還在哺乳期,乳房比平時更見碩大,中午時候,為了節省時間,段璧甚至沒有來得及細細把玩,現在到了夜闌人靜之時,段璧自然不會放過這種好機會,用力的吸吮甘甜的乳汁。

  「馨兒,好甜的,真美味,你來嘗嘗?」段璧嘗到這甘泉般的乳汁雖然味道淡淡的,卻帶著一份特有的清香,如同空谷幽蘭的清雅芬芳,卻和若馨熟透了的身體產生了強烈的對比。

  若馨紅著臉笑嗔道:「哪有自己喝自己的奶的,你喜歡就多喝點,反正這些天兒子也不在身邊,只好讓大兒子代勞了。」若馨興奮地跨坐在男人身上,不斷的上下擺動著腰部,此時又雙手環繞著段璧的脖頸,撫摸著他的短髮,滿眼愛戀的看著愛人吃奶的樣子,眼神中充滿了母性的慈愛光輝。

  「哈……那我這兒子可要好好報答娘了,一會兒也給你喝很多我的牛奶。」

  段璧更加用力吸吮,同時也在若馨身下擺動腰部,讓兩人的性器能夠更深的接觸。

  「嗯,寶貝兒子,叫兩聲『媽』聽聽。」若馨在如潮的快感下,爽的已經有點快要忘了身在何處了,言語上也大膽了許多,自從她知道段璧有戀母的情結,她就嘗試著將自己帶入到那個母親的角色裡去。看到段璧專注的樣子,她不禁笑著替他擦擦汗水道:「慢點兒,別那麼猴急,慢慢吃,別噎著,沒人和你搶。」

  段璧微微一愕,抬起頭看著若馨滿眼愛憐的正在注視著自己,他不禁心內百感交集,甚至不自覺的產生在她懷裡大哭一場的衝動。他自幼失去母愛,媽媽歿於一次重大車禍,所以他從小就缺乏母愛。

  而這一切,他私下和若馨呢喃時也都交代過,若馨的出現,很大的程度上讓他找回了母親的影子,而自從兩人有了身體上的情慾溝通之後,段璧甚至曾一度想要拋去這種情結,但是今時今日,他知道,自己這個情結只怕是一輩子都解脫不了了。

  「馨兒,我……我可以暫時把你當我媽嗎?我……你別生氣,我確實想找一下和母親在一起的感覺。」

  若馨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在他額上一吻,慈靄的點點頭。

  「媽……」段璧一聲悲聲,雙手摟住赤裸的若馨,一頭扎進若馨雙峰之間。

  若馨卻分明感到胸口有濕濕的感覺。「傻孩子,不哭了,媽媽不在了,馨兒會好好照顧你,愛護你,替媽媽好好疼愛你。」

  雖然段璧年紀已然不小,但人生總有缺憾,在若馨面前他卸下了所有防衛,不禁失聲痛哭起來。若馨也有感於段璧的一片赤子之心,看他哭得傷心,知道他確實痛在心裡,也不由得摟著他痛哭起來。

  段璧發覺自己失態,赧然道:「我真是混,又為難你了……」心想哪有叼著媽的奶頭,操著老媽屄的兒子。結果越想心火越旺盛,下身老二更是堅硬似鐵,用力起來近乎格格作響。

  若馨自然感受到自己肉穴裡那根寶貝的變化,嬌聲道:「嗯,沒事,馨兒知道你自小缺少母愛關懷,如果你喜歡的話……以後在床上,就隨你了。」

  「媽?」

  「哎。」

  「媽媽!」

  「哎。」

  「馨兒媽媽,你在做什麼呢?」

  「我在給我親愛的兒子餵奶,好讓他吃飽了來操我……」若馨敞開胸懷,忘情的歡叫著。

  一對渾圓飽滿的乳球,隨著若馨上下起伏的韻律不斷翻滾著。段璧放開女人的腰,讓她盡情施展,自己則一手抓住一隻,他單手無法掌控的巨乳,不斷地揉捏著。他看著那天然彈性的乳肉,隨著自己手掌變幻成不同的形狀,期間又有大量的乳汁噴出,噴濺到兩人身上。

  「親愛的,喜歡嗎?幫我把乳汁都吸出來,要不然會漲漲的,很難受。不過要輕一點,不然以後就會走形的。」若馨嬌喘著說道。

  「哦,對不起,我忘了,它們還很嬌弱。」段璧放緩了動作,不敢再大力的揉搓,吸吮的動作也柔和了許多。

  「哦……哦……這樣好舒服……以後我也要經常在上面。哦……子豪的小兒子,好像比剛才更厲害了,是不是……啊……頂到子宮裡了,要丟了……」若馨撒嬌道。

  但是她也感到體力消耗甚多,快要堅持不住了,她身子向後仰去,用雙手支撐著創面,背部像一張弓一般,繼續的坐在段璧身上活動著。

  段璧看她已經嬌喘連連,身上可見細密的汗珠密佈,知道她已經很累了,眼見半個小時下來持續的瘋狂做愛,若馨即將達到高潮。

  「今晚才剛剛開始呢!親愛的媽媽,今天我要好好的愛你,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吆。」說著順勢撲倒若馨,狠狠地壓在她身上,不再是和風細雨的抽插,而是如同狂風暴雨般毫不停歇的陣陣狂猛抽插。

  「啊、啊、啊,別這麼大力,要被你插壞了,小穴要被你操壞了,啊,要去了,要丟了……啊,子豪……寶貝兒子,日死媽媽了,你真會操穴,媽媽的的肉都快叫你插翻了,啊……不要啊……插到子宮裡了啦,再插就壞掉了,媽媽就再也沒法給你生孩子了,我們還要生一個女兒,馨兒會給子豪生一個漂亮的女兒。啊,要洩了,洩了……」

  若馨躺在床上,以頸部為支點,背部弓起全身陣陣痙攣不已,雙腿更是如同樹籐般緊緊與段璧的兩條腿糾纏在一起。她陰道內的嫩肉更是快速的陣陣抽動,花心深處高潮帶來的陰精不斷噴射,一股、兩股、三股,一直噴了六道才慢慢緩和下來,背部也慢慢的落下,只有身體還在不能自控的抽動著。

  「我這是怎麼了……停不了……嗯……我這是?」若馨在絕頂高潮過後,甚至出現了片刻的失神。

  段璧開始有些後悔吃過藥了,至今他都沒有一點射精的衝動,但是看若馨確實需要休息一下,就放緩了抽插動作,幫助她平息高潮後的餘韻。

  「舒服嗎?寶貝兒媽媽。」

  「嗯,從來都沒有這麼舒服過,寶貝兒兒子。」若馨微笑的摟住他,主動地送上了香吻,她現在只想要他的吻。

  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雖然性是男女之間最直接對慾望的表達,但是它卻始終及不上「吻」,這一人類特有的交流情感方式,可能相對來說,「吻」才是更接近「愛」的途徑。

  良久唇分。

  「還能再堅持嗎?」段璧喘著氣問道。

  「嗯……沒問題。」若馨強打精神笑著答應道,小別勝新婚,她不想在這時候掃興。

  段璧微笑著將若馨翻過身來,讓她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他先是一陣親吻若馨豐滿的肥臀,甚至還在雪白的臀肉上嘬出了幾個紅印。他嗅了嗅若馨已經清洗乾淨了的菊花狀小屁眼,一手拿出剛才買的潤滑劑,擠出少許來均勻的塗抹在其上,還伸出中指來插入她的谷道裡,將內部也充分潤滑。

  「嗯!」後庭驟然受到這樣強烈的刺激,若馨略微有些緊張的緊抓著床單。

  自從半年前把後庭菊花的第一次給了身後的小男人,若馨就從最初的有點抗拒,到漸漸迷上了這種禁斷的遊戲。既便如此,這三個多月來,為了胎兒的健康他們都忍耐著沒有貪圖享樂,所以她才會感到略微緊張。

  段璧心知肚明,所以準備工作做的非常充分。

  「寶貝兒媽媽,我要進去了。」

  「嗯,來吧,我準備好了。」若馨溫順的自己幫著掰開豐滿雪白的臀瓣,露出了帶水璇的褐色菊門,在水性潤滑劑的浸潤下,那入口顯得更加誘人。

  段璧一手扶著陽具,龜頭緩緩的擠入女人濕滑溫熱的屁眼,他的老二形狀前窄後粗,微微向上帶點彎鉤,所以若馨並不感覺太難受,就將整根雞巴吞入後庭之中。

  「嗯,老公你好厲害,嗯……頂到直腸了。」

  在段璧前期緩慢的試探下,若馨也來了性感,直腸內也開始分泌油狀物,比陰道內更加緊窄,同時又在兩種潤滑劑的幫助下,可以順暢操干,段璧感到快感迅速積累,相對於若馨產後還有些鬆垮的陰道,後庭菊門帶來的居然不啻於其數倍的快感,段璧更是樂得賣力的抽送起來。

  「寶貝兒老媽,你是不是被插的超爽啊?怎麼小屁眼縮得這麼緊,快把你的雞巴小兒子給夾斷了。」

  「寶貝兒子,馨兒小媽最喜歡……嗯……最喜歡肛交了,你把媽媽的屁眼操的好爽,真的好爽……頂到直腸裡了……」

  「還有更爽的呢……」段璧一隻手揉搓著若馨的肥熟的臀瓣,另一隻手敲敲伸到她的陰阜,輕輕的撩撥了兩下女人的陰蒂。

  「嗯……嗯……不要……太刺激了……嗯……別,這樣會尿出來了。」

  若馨沒有絲毫防備,一時間全身酥麻不已,如同電流過境一般,前後一同受到攻擊的劇烈快感,讓她幾乎有失禁的感覺,菊門更是不自禁的夾緊,讓段璧在其內不禁舉步維艱:「啊,別這麼收緊……沒法活動了……雞巴要被你夾斷了,寶貝兒小媽。」

  「嘻嘻,斷掉才好呢,叫它再使壞……快被它弄死了……嗯……我放鬆不下來,太刺激了。我的大雞巴兒子……你今天好厲害,馨兒都快叫你操的變成動物了,還是我們本來就在像動物一樣的……的交合。」

  「交合?那是什麼意思?說得淺陋一點,不然我可打屁股。」

  「嗯……做愛。」

  「啪!」

  「啊!真打呀,嗚嗚……壞兒子,嗯,別打我……是插穴、操屄,啊……干爆馨兒的屁眼了……啊……」若馨再也不顧矜持,大聲的浪叫著。

  「真乖,寶貝兒媽媽,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淫蕩嗎?就像是被操的母馬一樣……哈哈……」段璧可沒想過分羞辱她,不然怕她又不開心。

  「嗯,媽媽是兒子的母馬,就是讓兒子騎的母馬……馨兒是子豪的坐騎,馨兒要讓你騎一輩子。」

  「哈,你也知道那個笑話?」段璧問道。

  「什麼呀?說來聽聽。」若馨扭動著腰身迎合情人的抽插,一邊問道。

  「在課堂上老師問一女生:『呂布騎的是什麼?』女生答:『貂禪。』老師說:『那是晚上騎的好不好。』」

  「哈哈……還真是滿形象。那她是不是你的幻想對象呢?」若馨伏臥著問。

  「嗯,沒有吧,你是我現實和幻想中的唯一。」段璧想想說道。

  「切,才不信你呢。」若馨嘴上不信,但是心裡卻很開心,寧可他是說假話騙自己,她也心甘情願。

  段璧抽出雞巴,強扳著讓女人側過身來,然後再次插入女人的陰戶內:「你是我孩子的母親,是我摯愛的妻子、情人媽媽,我不愛你還能愛誰?我愛你愛的滿腦子再也容不下第二個了,要不是這樣,我還能忍著,不去碰娜娜?」

  「你們這樣也不是辦法……准許你碰了,好好對囡囡,現在只有一個她,讓我放心不下了。」若馨回過頭來,和段璧面對面的說道:「我即將老去,你也別來勸我,生老病死是人生規律,我看的明白。我只想看著你們都不孤單,我們一家人能夠快快樂樂的一起生活,一起照顧著孩子長大成人,好不好嗎?」

  「我不知道,我誰都不想要,真的不想讓任何人和事插在我們中間,我現在不會對娜娜做任何事,因為她心裡還有陰影,需要用時間來彌補。」

  之後,兩個人由於這件事攪和的都沒了興致,若馨更是困極提不起興致的沉沉睡去,任由段璧怎麼賣力操干都沒反應,他也只好如同對著充氣娃娃般的,又抽送了半個小時才發洩出來,也累的他發誓再也不用那狗屁神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