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第二部 – 傾情傾城:020.◆ 第二十章


◆ 第二十章

  米歇爾氣沖沖的從程家出來,她心裡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同樣是引誘,為什麼嘉嘉對柔然就可以視若無睹?為什麼她們都針對自己?她都已經對那個中年人死心了,玩玩而已,只不過是一次不成功的案例罷了,但是揚卻和她當眾調情,這讓她的自尊心極度受挫,這是一種侮辱,甚至更加令她感到屈辱。

  「米歇爾,上車。」祖爾開著車追了上來。嘉嘉擔心除夕夜裡外面沒車,把那輛租來的車的鑰匙給了祖爾。

  「不,我寧可走路,MF這個鬼地方,我要回美國,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shit……」米歇爾一腳深一腳淺的在半泥濘的路上走著,因為是郊區,又是剛下完小雪,路邊有些濕滑,險些讓她摔倒在地。她憎惡的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叫道,卻引來周圍陣陣犬吠。

  「上來吧,我們先去市裡。」祖爾招呼道。

  米歇爾看看路上路燈很暗,走了半天也沒有一輛車經過,也就不再堅持,把她的時裝包往車後座一扔,罵罵咧咧的上了車:「祖爾,我只是恨這個變態的地方,讓我走,讓我回家,這裡太瘋狂了!」

  「好了,別多想了,其實嘉嘉根本沒錯。」祖爾一邊看著GPS定位,一邊認真開車,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為什麼這麼說?難道我對揚不好嗎?你對他不好嗎?」米歇爾一邊哭,一邊用紙巾擦著淚水道。

  「我不知道,他有他自己的選擇。我不想多說什麼,我也只是曾經對他有一點興趣,現在一點都沒有。我看得出來,然和揚有很深的感情,可能他們早就彼此互相愛慕,而我們來了兩天都看得出來,嘉嘉沒有理由會不知道的。」

  「那麼說,嘉嘉早就知道的了?她怎麼可以允許他的背叛?她是有毛病嗎?Sheissofreak!」米歇爾忍不住的又罵了一句。

  祖爾聽她連說髒話,不禁皺了皺眉頭,她舉止優雅,平日最討厭粗魯的人,但是米歇爾終歸是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好友,又是喝了酒,才顯露出一些陋習,她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專心的開車。

  「我們這是去哪?」米歇爾忽然問道。

  「找家旅館。」

  「不,我要去喝酒。」米歇爾叫道。

  「今天是中國年。」

  「不管,找最大的,我要去狂歡。」米歇爾嚷道。

  祖爾搖搖頭,但是還是順手在定位器試著搜索酒吧。最後還是選中了一家名為「NewYorkPub」的酒吧。當她們到了地方,正是晚上夜生活開始的黃金時間。Pub依然營業,只是街上略顯冷清。米歇爾和祖爾推門而入,發現這是一家相當有格調的酒吧。仿古的懷舊裝飾,彷彿讓她倆回到了紐約的街角爵士樂吧。

  「是《你的所有》,達夫·布魯貝克的。」祖爾輕輕的說出了樂曲的名字。

  「是……段?」米歇爾眼尖,發現了在鋼琴後面彈琴的人居然是段璧,以為是自己喝多了有點眼花,有點糊塗的問問祖安。

  「是他?」祖爾仔細辨認一下,確實是有些瘦削的段璧。

  「太令人難以置信了……他彈得很好啊。」米歇爾不禁眼前一亮,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服務生,一杯美式咖啡,再來一杯Rumcoke……兩杯……給那位先生送去。」米歇爾指了下那邊彈琴的段璧說道。

  段璧又一曲終結,周圍的聽眾都為他鼓掌致意。酒也正好調好送上,他順著服務生的指引,也看到了祖爾和米歇爾。

  「兩位美女怎麼今晚這麼有興致出來玩啊?」段璧舉著酒杯晃了過來,似乎已經喝了不少。

  「是啊,不然還真是會錯過一場精彩的表演,沒想到你的鋼琴彈得這麼好,都可以去百老匯去競聘下了。」米歇爾毫不吝惜誇獎的溢美之詞,言語間透著熱切。

  「哪有那麼誇張,只不過藉著點酒勁獻醜下而已,今天算是超常發揮了。」

  段璧和兩位美女碰了下杯,小口抿了下。他是第一次喝到這種雞尾酒,只覺酒味甘甜,很是順口,又與米歇爾相談甚歡。雖然還是沒法完全交流明白,但是趁著酒勁,也沒有什麼顧忌,不懂就問,互相也都能把對方的意思猜的八九不離十,不知不覺中,兩個人又一人點了兩杯酒。祖爾是從來不喝酒的,今天她還有開車的任務,所以只是安靜的坐在一邊喝著咖啡,聽他們兩個聊天。

  「段,你說……揚是不是很過分?」米歇爾把負氣出走的事情複述了一遍,但是只說是志揚和柔然有曖昧。

  「哈……我聽出來了,你也喜歡老程吧,不然那麼注意他?」段璧也就著酒勁開玩笑道。

  「沒有……我很討厭他。」米歇爾矢口否認道,但是眼神中閃過一絲失落,卻被段璧撲捉到。

  「你們喝的太多了,我們還是走吧,米歇爾。」祖爾看到他們倆已經喝得不少,不禁勸道。

  「是差不多了……」米歇爾堅持要分開結賬,段璧也不強求,他們各自會了賬,走出了酒吧。

  「段,你住在什麼地方?我們今天不回去了。」在車上米歇爾問道。

  七座的MPV後排很寬敞,段璧和米歇爾現在有些曖昧的靠在一起,不知道是真醉的厲害,還是藉著酒勁往一起湊。

  「嗯……我住酒店。」段璧腦子還非常清醒,他本想說他在臨海有房子,但是轉念一想,他還是說住在酒店裡。他今天在外面閒晃就是為了尋找艷遇的,其中不排除有因為若馨的無聲出走,而起的報復心理,以及放縱自己,發洩心中無法排遣的寂寞。

  「是嗎?我們一起吧,這樣你還可以給我做導遊,帶著我好好玩幾天。」米歇爾很曖昧的暗示道,同時,手已經有些不老實的伸到了段璧的大腿上。

  「那真是榮幸之至了,我最喜歡做這種全程導遊。」段璧自然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頗有些得意的笑道。

  「為什麼你今天沒來?」米歇爾問道。

  「你不是嘉嘉妹妹的小男朋友嗎?」米歇爾頗有調笑的語氣說道。

  「是前男友。」段璧特意的強調前字。

  「你們分手了?你真壞……是不是因為你的女朋友被人家操了,你就不要她了?」言語間米歇爾挑了最有誘惑力的字眼,同時她的手已經挑逗的放到了段璧的褲襠上來回摩挲著。

  段璧心裡暗罵騷貨,卻又感覺到爽的不行,第一遇到這麼騷的洋妞,那種心理上的快感與酒精混合在一起,讓他幾乎爽的哼出聲來。看到駕駛座完全擋住了祖爾,開著的汽車暖風也足以掩蓋住他倆的說話聲。就他大著膽子的往米歇爾身上靠了靠道:「跟那個事沒有關係」。

  「那又有什麼關係,她又不是自願的,難道你有潔癖?在跟她幹的時候會覺得有心理障礙?」米歇爾並不想就此放過段璧,繼續在他耳邊小聲挑逗道。

  「我們沒做過。」

  「哈……原來如此……原來那是有處女情結,你不會還是處男吧?」米歇爾頗為譏誚的笑道。

  「你覺得我像嗎?」段璧的手也開始不老實,靈巧的躲避開了障礙伸進了女人的衣服,並且熟練的挑逗米歇爾奶頭的敏感部位。

  「噢……好……你的手法可不像一個處男。但是,我可不相信你會乖乖的不偷腥。」米歇爾說著話,手已經熟練的拉開了段璧的褲子拉鏈。

  「別……」段璧嚇得趕緊止住了她進一步的動作,心想這娘們也太騷了吧,根本不顧及前面還有人在。

  「怎麼了?剛才不是膽子挺大的嗎?」米歇爾抬起頭來,露出了十分渴望的淫靡笑容。

  段璧心想:你不要臉,我還要注意下自己的形象的,不知道祖爾對我是什麼樣的印象,要是她對我這樣我到可以考慮下當場就在這操她。越想就越是覺得米歇爾令人厭惡,他伸手拍拍她的臉說道:「我今年二十六了,應該比你大,小妹妹。如果你想讓我操你,回到賓館好好洗乾淨你的騷逼和屁眼,到我房間來。」

  米歇爾一下被鎮住了,她原來只是想逗逗他,卻沒想到他居然真的上鉤了。她心裡確實是對段璧有好感,其次身體也確實有需要,她不禁開始期待他能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祖爾,前面路口左拐就到了。」段璧醉眼朦朧的仔細辨認了下周圍景色,發現已經到了地方,就出聲提醒道。

  「OK,知道了……」

  祖爾心情複雜的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上,我這是在做什麼?跟出來還要繼續在這當電燈泡,感覺真是多此一舉。讓他們在這裡,我還是走吧,但去哪呢?她正在胡思亂想間,米歇爾已經辦好了入住手續:「祖爾,房卡。」米歇爾根本沒看是幾號房,直接把房卡扔給了祖爾,然後和段璧笑鬧著上了電梯。

  「看見沒,那身材真夠辣的。還裝說英語,我看八成是俄羅斯來的。」祖爾路過前台時,聽見大堂值班在那議論。

  祖爾不知道俄羅斯來的什麼意思,但是她還是回頭用中文說了一句:「我們是美國人。」

  也就不再管那面面相覷的兩個人,逕自進了另一間電梯。她按下了17樓的按鈕,靠在電梯邊上,她忽然感覺到很孤單,嘉嘉有太多事情要忙,志揚和米歇爾也交了新歡……

  在陌生的國度,陌生的文化,陌生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和不適應。雖然以前她對中國很好奇,也主動學漢語,和嘉嘉聊了很多中國人的習俗,但是似乎一切都和理想的有很大差距。這幾天來她還一直跟感冒病毒作鬥爭,抗生素用完了,她又拒絕亂用藥,所以現在頭還是昏沉沉的。她有些後悔了,不該跟著米歇爾來湊熱鬧,不該再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

  她突然很想喝咖啡,當到了17樓,她沒有下電梯,她記得這間酒店不遠處就有一家Starbucks,她按下了一樓的按鈕,又背著包從樓上下來。

  走在燈火閃亮的街上,她還是有點感慨,這座城市已經初步的具備了大城市的氣質,即便是在新年的前夜,依然如此繁華,這樣的景象,即使在美國的許多中型城市都是見不到的。

  也許,這裡也是有些優點慢慢會被發掘出來的吧,祖爾四處張望著想到。

  「小姐,請等一下。」祖爾的思緒被一聲呼喚打斷,她回頭一看,卻是兩個巡邏的警察。

  「請你出示下證件。」兩個巡警看一個姑娘,年三十不回家,在街上遊蕩,就把她叫住。從巡邏車裡下來,兩個警察先是一愣,這才發現這姑娘原來是個外國人。

  祖爾在包裡翻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的護照在行李箱裡,匆忙中沒帶在身上。她就把自己的駕照遞了過去。

  兩個警察又是一愣,互相看了一眼,這是什麼意思?他們並不知道國外駕照是可以作為一個身份ID來使用的。但是,卻發現這個外國姑娘似乎可以聽懂中國話。

  「美國人?」一個巡警接過駕照來,仔細辨認了一下道。

  「是的。」祖爾淡淡的回答道。

  「來旅遊?」

  「是。」

  「就你自己一個人嗎?」

  「不……是……」祖爾一時間不知道該去聯繫嘉嘉好,還是去找米歇爾。但是兩個想法又很快被她自己否定了。她不想攪了米歇爾的好事,也不想把嘉嘉和志揚叫來,萬一讓他們碰見了……所以她最終還是改口否認。

  警員看她吞吞吐吐的樣子,更是拿不準情況,又看祖爾臉紅紅的,似乎是喝醉了、要不就是生病了。始終難以消除對她的懷疑,但是她的身份太敏感,就問道:「姑娘你這是病了?我們帶你去醫院吧。」兩個警員決定先將祖爾穩住,就建議帶她去醫院,一面跟指揮中心聯繫。

  「不,讓我單獨呆會。我是美國公民,我哪也不去……」祖爾有些慌了,她雖然看得出對方確實不是壞人,但是她現在不想被打擾,只想單獨的坐下喝杯咖啡。

  「對不起,你必須和我們走一趟,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全。」一個巡警還是比較客氣的說道,但是語氣卻是不容許她質疑的。

  「等我打個電話。」她無奈撥通嘉嘉的電話:「喂?嘉嘉,我……我在……我不知道街區名稱,但是我和米克住下來了,我出門來想去買杯咖啡,被警察攔下了,你們能不能把我護照拿來?啊……對了,車讓我開出來了。糟糕……」

  「祖爾,別擔心,張琦還在這呢,他有車。嗯,我們和他一起過去,你別著急。你先把電話給他們,我來跟他們說。」

  祖爾聽得心裡暖暖的,開口道:「謝天謝地,親愛的,你可真是我的守護天使……」她把電話遞給了警察:「請聽下,我朋友,中國的。」

  一個巡警接過電話問道:「喂?哦,是這樣啊,你們過來吧,大概要半個小時啊?沒事,過年嘛,誰也不想出點事來,我們應該做的,好……再見。」

  他把電話遞回給祖爾說道:「這樣,小姐,我們也不能把你一個人扔在這不管,你跟我們上車來坐坐吧?」祖爾稍微有點警惕的搖搖頭。

  兩個警察同志無奈的笑笑,又說道:「那我們去酒店裡坐一下?等你朋友來了,我們好再確認下你身份。」

  祖爾又搖搖頭說道:「你們穿這警服過去,我怕會引起誤會。」

  這怎麼辦,巡警也犯難了,大過年的三個人在寒風裡傻站著?要是遇到個一般人,他們也就給硬拽上車了,可是這個姑娘身份還特殊,他們也真沒碰見過這種情況。

  其中一個警官有點無奈,又把自己警官證遞了過去道:「這給你出示過了,這是我的警官證,我們是真警察……上車坐一坐吧,過會兒凍壞了你,這大冷天的。」

  祖爾確實已經感覺到冷了,春節這兩天正好有股寒流經過,臨海市夜間氣溫也有零下十攝氏度左右,兩個警員穿披著大衣都覺得快要凍透了。其中一個還比較紳士的把大衣給穿的比較單薄的祖爾披了上。

  「謝謝……」祖爾只覺一下子暖和了不少,想想確實好等很久嘉嘉她們才能過來,就跟著上了警車……

  ************

  正在祖爾還矗立在寒風裡的時候,段璧和米歇爾已經被燃燒的慾火燒的熱血沸騰了。剛一進屋,米歇爾就迫不及待的去解段璧的皮帶,段璧也不甘示弱的替米歇爾卸去一身衣著。兩個人很快的近乎全裸的呈現在對方眼前。

  「你真是淫蕩啊,美國女人都和你一樣賤嗎,母狗?」段璧解開米歇爾的乳罩,一下子就被那對大的有點離譜的巨乳,饞的直流口水。

  他雙手揉搓著那對堅挺的巨乳,一面用力嘬著那深紅色的奶頭,恍然間,他又想起了若馨,不久前,在同一間房間裡,他也曾經這樣愛撫過的,他生命中最愛的女人,而她卻沒有留下一句話,默默地離開了自己。

  「Ouch,輕點……變態。」米歇爾抱怨著,卻又似乎很享受段璧的這狂野的表現:「給我你沒操過你女朋友的大雞巴,讓我看看它是不是真的很厲害,你這個狗雜種。」她大聲的嘶叫著,聲音大到讓兩邊的客人誤會有人在這屋裡看國外的A片。

  「哈,狗雜種……那不是正好配母狗……給我一個套子……」段璧可不想被傳染上什麼病。他脫下米歇爾的內褲,發現她居然沒有毛。他摸著問道:「是剃了的?」跟著沒有任何前戲的一插到底,借此發洩心中的負面情緒。

  「不是……是天生的,噢……FXXX……用力,用力地干我……你這個雜種……你不是說你很棒嗎?」米歇爾很不滿意段璧老二的Size,相比於印象中志揚那巨炮般的大屌,段璧的只能算是個小鋼炮,甚至比起拉威爾的都有所不及。唯一可取之處,就是它還算堅挺。米歇爾將一雙修長的雙腿盤在段璧腰間,一面用力的向上挺著腰迎合著段璧的抽插。

  段璧插入米歇爾的身體之後,就微微皺了下眉頭,心說:操,怎麼這麼松。誰說白虎比較緊的?戴了套一點也沒感覺,還是我不夠大?

  他加快抽送的速度,才漸漸感覺多了些快感。他從後面那個一個枕頭墊到米歇爾身下,把她的屁股墊高,感覺米歇爾的肉穴裡已經非常潤滑,他就直接用平時衝刺的速度,狠狠的操干身下的蕩婦。

  「哦,好……啊……FXXX,你很能操,我喜歡這個速度,啊……你很不錯……你這樣能堅持多久?一分鐘?三分鐘?還是……很久?」

  「干到你求我停下為止。」段璧喘息著,但是卻絲毫沒有減慢速度的快速抽插著。他拍著米歇爾的屁股說道:「轉過身去,像真正的母狗一樣,被我操。」

  米歇爾翻身跪趴在床上,在段璧如同全速發動的打樁機一般的全力操干下,一面用手搓著陰蒂,一面激起她陣陣狂浪的叫床聲:

  「好爽,再深一點。Fuckmypussy……」

  米歇爾被插的淫水汩汩有聲的陣陣翻湧,濺落在床墊上。

  段璧握住那一對被自己操的前後搖擺不已的巨乳道:「這玩意怎麼這麼大?是不是被很多人揉過,才這麼大的?」

  「天生如此,比你的女朋友大很多吧?喜歡嗎?」

  「為什麼分得這麼開,不好看……但手感還不錯。怎麼樣,騷貨爽不爽?」

  段璧用力的拍的米歇爾的大屁股啪啪作響,隨著他漸漸用力,那雪白肥臀上紅紅的印跡漸漸清晰可見。米歇爾卻異常享受這種性虐的快感,一邊哼叫著,一邊浪叫著:「ouch……爽,太爽了,你是我的上帝,我讚美你的老二,能創造萬物的雞巴……操我的屁眼,用你萬能的雞巴操我的屁眼。」

  「求我!我要你求我。」段璧抽出雞巴,用它拍打著女人的股溝說道。

  「我懇求你,求你操我的屁眼,用你火熱的老二讓我高潮吧。」米歇爾雙手用力的掰開自己的臀瓣,露出了一個碩大的洞口。

  「哈,態度不錯,我成全你。」段璧帶著套子的老二上汁液淋漓,而米歇爾下身也被自己的淫水濕透,粉嫩的肉穴和屁眼,像塗了油般的誘人。

  「要是再緊點就好了。」馨兒的屁眼是那麼的緊……想到若馨,他心裡又是一痛:「趴好,騷逼,我要干死你。」

  「干死我吧……段……」

  「噗!」段璧再次插入米歇爾的身體,這次他並沒有快速的抽插,因為他感覺米歇爾的菊穴要稍微緊湊一點。他從三淺一深,到五淺一深的抽送著,有心要看看米歇爾著急的樣子。

  「段……快點,你累了嗎?用力幹我,像剛才一樣用力的幹我。」米歇爾用力的向後擺動著臀部,從而獲得更大的快感。

  「操,老外的身體感覺系統這麼遲鈍……」段璧嘀咕了一句,但是他並沒有如米歇爾所願的加快頻率:「不著急,放鬆,好戲在後面。」他一邊喘息著在米歇爾耳邊低語,一邊嘗試著刺激米歇爾的性感帶。吻她的耳垂、脖子、甚至是腋窩,又用手指撥弄著她的陰蒂。

  「啊……你的技巧真的太棒了……像你的爵士樂……我從來沒有試過這種感覺……是如此的……哦……你真是一個迷人的傢伙……我愛你的手指……它不但能取悅女人的耳朵,還能取悅女人的身體,我真的開始有點喜歡上你了,要不要做我的男朋友?」米歇爾挽著段璧的手,不顧上面濕淋淋的都是她自己的淫水,將他的手指一根根的含吮。

  「是嗎?但是你這麼騷,天天這樣,不用三個月我就好掛了,我可想多活兩年。再說,我可不想帶綠帽子。」

  「不會的,我發誓,我永遠是屬於我愛的人的,如果你愛我,就吻我……」米歇爾沉醉的閉上眼期待著。

  「叮咚!」門鈴突然響起。

  「誰?」段璧不耐煩的問道。

  「開門。」

  「媽的,誰啊?」段璧酒勁還沒過去,披上睡衣就起來開門。

  當他開門的時候,卻看見張琦如同鐵塔般的身軀堵在門口,那鐵青的臉色,明顯的表現出他現在心情很差。

  「砰!」張琦一記擺拳就把段璧打倒在地,剛才他在房門外聽得清清楚楚,對於段璧的放縱,他才破例的違反自己的職業操守,狠狠地揍了段璧一拳。

  「這下是替娜娜流過的眼淚……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他說完轉身走了。

  「段……你怎麼樣了?」米歇爾嚇得趕緊過來扶起段璧問道。

  段璧被一拳打在下巴上,只覺得腦子嗡嗡的眼冒金星,許久才緩過勁來。

  「你準備給誰打電話?」他看到米歇爾拿著電話正準備撥號。

  「我要報警。」

  「放下……不需要了。」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我只要你放下電話。」

  ************

  「我真沒想到,你一個當警察的,居然也會動手打人……」志揚、嘉嘉和祖爾站在走廊拐角處,看著張琦走了過來,祖爾小聲的說道。

  他們沒有拉住張琦,又害怕出什麼事情,所以就跟了過來看看,還好沒有出什麼太大的問題,不然真的不知道該幫誰好。

  「哎……我是氣糊塗了,這事要是鬧到隊裡去,難免要處分我。」張琦雖然在歎氣,但是他並沒有後悔。在程家出來的時候,他想要勸住非要跟來的嘉嘉和志揚:「你們去了還要回來,挺麻煩的。我過去看看,順道就回家了。」

  「我們還是去吧,把她們倆這麼撒在外面不放心,還是把她們接回來吧。」志揚說道。

  於是,柔然就留在家陪娜娜看電視,他們三個就帶了祖爾的證件往市裡趕。

  找到了祖爾,澄清了誤會,才把兩位巡警送走。

  「祖爾,你發燒了?」嘉嘉摸摸她的額頭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吧,你還說這裡氣候比巴黎好,卻沒想到會凍死人。」祖爾現在只覺得頭很痛。

  「米歇爾呢?她怎麼讓你一個人跑出來?快去收拾收拾,跟我們回去吧。」志揚吩咐道。

  「這……我剛才陪她去喝了些酒,她已經在酒店裡睡下了。我們明天再回去吧。」祖爾半真半假的說道。

  「跟我們回去吧,你這樣怎麼能讓人放心,明天肯定會燒得更厲害,可能是病毒性感冒,跟一般感冒不一樣,明天一定要去醫院檢查下。」嘉嘉拉著祖爾的手說道。說著,一行四人走到了酒店外。

  「咦?這不是咱家車嗎?不是讓段璧那小子開走了。」志揚眼尖,在酒店前的停車場看到輛黑色雅閣像是自己的那輛,再一看車牌號,果然是自己的車。

  「段璧也在這住嗎?」嘉嘉問祖爾道。

  「這……」祖爾發燒的厲害,腦子比平時遲鈍了很多,她不敢承認,不然米歇爾一定會怪她,但是萬一穿幫了,嘉嘉和志揚肯定也會怪她隱瞞。就在她遲疑的片刻,嘉嘉就發現了她有事情隱瞞,因為祖爾是從來不說謊的。

  「你們今天見到他了,是嗎,祖爾?」

  「是……在酒吧裡。」

  「然後你們就跟他來了這兒?」

  看到祖爾又沉默了,三人心知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巧合,能湊巧的住到一間酒店裡。而以米歇爾的性格,不用問也知道他們兩個在做什麼了。

  「他們是在幾號房?」一直沒說話的張琦,突然出聲詢問道。

  「這,我……嘉嘉,你知道,我不能這麼做的。我……哎,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叫你們來的。」祖爾想要掙脫嘉嘉的攙扶,去阻止張琦有過激的行為:「你不能去,他們已經分手了,如果米歇爾要和他在一起,是他們的自由,你不能這樣去找他們。」

  「我今天看見娜娜為這個渾小子默默地流了一天淚,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分的手,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為的什麼分的手,但是我知道,我現在就要教訓這小子。」

  「揚,你幫我拉著他呀。嘉嘉,你勸勸他。」祖爾出聲求助道。

  嘉嘉沉默了,她和祖爾都知道他們倆為什麼分的手,只不過祖爾是怕張琦會殃及米歇爾,而嘉嘉則覺得自己不說出來那個原因已經不算是落井下石了,所以她拽拽志揚,示意他不要出聲,讓張琦自己決定。

  「張琦,別把事鬧大了,別忘了,你是一個警察。」志揚還是不放心的勸了一句,他還不太瞭解張琦的脾氣,怕他萬一真的衝動,惹出麻煩來,警察執法犯法,那不是更罪加一等了。

  張琦沒說話,只是逕自走到酒店大堂的前台,掏出警官證來說道:「我要找一個叫段璧的人,有個案件請他協助調查,請幫我查一下他在幾號房。」

  大堂經理檢查了一下他的證件,又看看面沉似水的張琦,很痛快的把段璧房間號調了出來,因此才有了張琦墊炮神拳轟倒負心人的一幕。

  這事一鬧出來,志揚也不敢放張琦走了,怕他再回頭找段璧麻煩,車也沒提的拉了祖爾一起,坐著張琦的車往回走。

  「呼……對不起了,剛才叫你們看到我失控了。」張琦坐在副駕駛座上苦笑道。

  志揚一邊開車,一邊說道:「今天要不是你在,就是我揍那個混小子了。他太不是東西。」囡囡是他的女兒,若馨是他的前妻,他現在琢磨出味道來了,心裡不禁把段璧這混球罵了幾萬次,本來還只當是小情人間鬧彆扭,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會事。

  張琦敏銳的撲捉到了一個想法,問嘉嘉道:「這件事,和伯母有關?」他想起今天白天娜娜提到媽媽的時候突然哭得很傷心,段璧的表情也很不自然。

  「算是吧。」嘉嘉尷尬的不願多說,但是她知道張琦已經對妹妹有了感情,如果他們能有進一步發展,勢必要讓他瞭解到妹妹心靈受傷的真像。

  張琦看她尷尬的表情,知道肯定有什麼隱情,雖然他沒有往齷齪的方面去聯想,但是單看幾天前段璧對娜娜的那份熱情勁,在短時間內發生的180°巨大轉變,他還是猜測是因為感情問題糾葛導致的。

  「小張,今晚上醫院有人值班沒?」志揚看祖爾燒的有些迷糊了,有些擔心的問道。

  「應該有吧,往年過年時候我也往醫院送過病人。」

  「那就先去趟醫院吧……」

  ************

  當張琦把他們送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年初一的凌晨四點了。三個人新年鐘聲沒聽到,倒是在醫院裡陪著祖爾打了兩個吊瓶。祖爾明顯的好了許多,可能是很少用青黴素的緣故,所以吊瓶的效果見效特別快。

  本來到醫院的時候已經出現輕度暈厥,體溫也發燒到了40℃,但是掛了一個吊瓶之後,就基本上退燒了。醫生也可能是怕麻煩,說不用再打吊瓶了,吩咐她繼續吃藥,以防病情再度惡化。

  祖爾平時很少輸液,要不是這次發燒的四肢無力,只怕護士想給她紮著一針還要費很多手腳,這大概也是祖爾還怕來醫院的另一個原因。

  娜娜和柔然早就跑到一屋,摟著小淘氣睡覺去了,嘉嘉也去照顧病號祖爾去了,客廳裡只留下了志揚和張琦兩個人。

  「小張,忙活一晚上了,留下歇歇吧。」志揚看張琦也是滿臉倦色,出言挽留道:「呵呵……今天麻煩你一天,怕是比你值班還要累吧?」

  「呵呵,沒,比值班有意思多了。」張琦笑道:「不過,我就不打擾了。我還要回宿舍去。」張琦起身準備告辭。

  「留下吧,反正家裡有的是地方,你也別拿自己當外人,我覺得你人不錯,可交。」

  「程大哥,我也覺得咱倆好像打過交道,就是想不起來了。」張琦也笑笑說道:「不過,我確實有個事兒,想徵求下你意見。」

  「好,來,邊喝邊聊。」志揚拿過來兩罐啤酒,啟開說道。

  張琦看看,沒說什麼,也打開一罐,跟志揚碰了下,灌了一大口說道:「我想追求娜娜,你們一家同意嗎?」

  志揚似乎猜到了他想要說什麼,沒有直接回答,想了想問道:「你可要想好了,感情,不是施捨也不是憐憫,我不想你一時衝動,到時候不但傷害你,也傷害到囡囡。」

  「我想清楚了,這絕對不是一種憐憫。原本我覺得她是真喜歡段璧,他們兩個人才是合適,但是今天我看到了這混球居然跟洋妞搞在一起,今晚上真應該狠揍他一頓,他根本配不上娜娜。我今天是有些唐突,但是我覺得我這人還算是正直,我這幾天心裡也一直在惦記著她,在心裡問自己,所以,這不是一時衝動的想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今後我也肯定好好對她,希望你們能支持我,也算是打個招呼吧。」

  他習慣了熬夜,到了凌晨反而思路更加敏捷,藉著酒精的刺激,張琦把心裡的想法有條理的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不過,不是我對警察的職業有偏見,但是我們也不想看到囡囡過一種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活,你能為了她放棄你現在的工作嗎?」志揚也把醜話說在前頭,雖然有些刺耳,但卻是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

  「這……我會考慮這個問題的,但是畢竟做我們這行的都是單身漢,應該也有比較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法的。不過,我保證,如果非要讓我在事業和娜娜之間選擇一個,我寧可放棄事業。」張琦堅定的說道。

  「好,我信你。來,干了……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的,我們一家子都支持你,但是千萬別再想那個混小子一樣,傷了囡囡的心。」

  「我保證不會。不過囡囡是……」張琦有點摸不著頭腦的問道。

  「是娜娜的小名……」志揚看著有些尷尬的張琦,玩味的笑道。

  此時嘉嘉和娜娜正躲在二樓的樓梯口,聽著下面的談話。因為自立要起夜,而柔然則是沒心沒肺的呼呼大睡,根本沒有照顧人的自覺性。只能折騰著失眠的娜娜起身來給他換尿片,又抱著他一邊走著一邊哄他睡覺。

  她聽到樓下聲響,出來看見姐姐從客房出來,得知祖爾生病了,又隱約聽到張琦和爸爸談論自己,她才跟姐姐一起躲在樓梯口,將兩個人的對話一字不漏的聽了去。

  娜娜已經在姐姐懷裡哭得泣不成聲了:「姐姐,他說的是真的?」

  嘉嘉摟著妹妹,無奈的點點頭道:「嗯,我們親眼看到的。你別為那種人傷心了,不值得……」

  娜娜搖搖頭,沒有再說什麼,也不再聽他們談話,把孩子遞給姐姐,自己轉身回了自己房裡。

  嘉嘉知道這不是一個談話的好時間,歎了口氣,從樓上走下來。

  「親愛的,來,一起坐會兒。」志揚拍拍身邊的位子說道。

  「你們這麼大聲說話,怕吵不醒一屋子人吶?」嘉嘉抱著孩子坐下抱怨道,其實他們談話的聲音並不大,但是也不是可以防備的小聲密談,大廳很空曠,並不隔音,所以在二樓上只要不在房間裡,都能聽見下面有人說話。

  「嗯?」

  「囡囡剛才在上面都聽到了。」

  「不會吧,她這麼晚還沒睡嗎?」張琦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

  嘉嘉搖搖頭,扭頭對志揚說道:「還不是你好兒子,把她倆折騰的一晚上沒睡好。我去給張哥收拾間房間,抱著……」說著把兒子遞給志揚手裡。

  志揚有些失笑,雖然感覺被小女兒聽見稍有些尷尬,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沉默半晌,手裡一罐啤酒也差不多喝完了,志揚站起來拍著張琦肩膀鼓勵道:「其實也好,這層窗戶紙算是捅破一半了,自己好好把握……我們精神上支持你。」

  留下這句話,他就和收拾完房間的嘉嘉下樓去了,只留下張琦一個人呆坐在廳裡。

  臥室裡,嘉嘉和志揚也是各自揣了好多心事,雖然有心親熱一下,卻又都覺得不合時宜,所以嘉嘉也就在丈夫懷裡說了兩句體己話,兩個人就相擁著沉沉睡去。

  只是沒睡多久,志揚就覺得身邊有動靜,微微睜眼一看,原來是柔然睡醒看到孩子不見了,就知道他們回來了,就跑下來鑽被窩。

  「幾點回來的呀?」她枕著志揚的胳膊問道,一邊又給自己在他懷裡找到一個舒適的角度。

  「你身上好涼啊……壞丫頭……幾點了?」志揚冷的渾身一激靈。

  「嗯,快九點了吧。」柔然看看床頭上的表說道。

  「才九點……祖爾病了,我們陪她去醫院打吊瓶,快五點才回來睡下,你讓我再睡會兒。」

  志揚閉上眼,沒精打采的說道。

  「好好……你倆再休息會兒,我去看看祖爾。」柔然又準備起床。

  「別折騰了,祖爾更需要休息。」志揚很無奈的拉住柔然說道。

  「老實躺會兒,年初一的,多難得這麼安靜的早晨……」志揚有氣沒力的打著哈欠說道,卻是一股很享受的口吻。不過,任誰左擁右抱的摟著兩個大美女睡覺,也不會用很苦惱的語氣抱怨吧?

  「嗯……」柔然乖巧的如小貓般賴在志揚懷裡。這寬厚溫暖的臂膀和胸膛,是那麼的令她感到安全,只要靠在他身旁,這幾年來說受的委屈,被人輕視的苦楚,也都變得雲淡風輕般的飄過。

  「好想一直這樣被你抱著,什麼都不用做,什麼都不用想。」柔然嗅著志揚身上濃重的男人味道,動情的在志揚耳邊撒嬌道。

  「那不用三天都餓死在床上了……」

  「哈……真是不解風情……你知道柔然不是那個意思的……」嘉嘉也被他們折騰醒了,同樣的伸伸懶腰、蹬蹬腿,然後調整了下姿勢,霸佔了志揚另半邊的胸膛。

  志揚被嘉嘉一陣亂汩湧攪得更是沒了多少睡意。「哎……求你們讓我安靜,睡會兒好嗎?」

  「你不愛我了……嫌我煩了……」柔然如是說。

  「哎,新婦領上床,糟糠就要被攆下堂啊……他這是再說我呢,典型的喜新厭舊。」嘉嘉如是說。

  「哎……」這下是茅坑裡撂石頭,引起公憤了……志揚如是想,卻不敢說。

  他向上坐起,把枕頭豎起來,背靠在床頭說道:「滿意了吧,寶貝兒……心肝兒……」

  「嘻嘻……」

  聯手戰略成功,嘉嘉和柔然依然枕在志揚身上,在他小腹上畫圈圈,畫的志揚只覺有些口乾舌燥。

  志揚愛憐的撫摸著嘉嘉順滑如絲般的長髮,不管經過如何,他始終覺得虧欠著嬌妻愛女。雖然柔然也很懂事,有時露出來的嬌憨之態,讓他感覺是多了一個女兒在跟他撒嬌,而嘉嘉才是一個真正的賢妻良母,甚至有一種與年齡完全不相符的從容。

  自從回到他身邊,一直在他身旁默默的支持他,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條,從來沒有一句怨言,也從來沒有違背過自己的意願。只是偶爾露出惡作劇的狡黠之氣,或是床笫間的無限熱情活力,才能透出她原本風華正茂的少女天性。

  「你們兩個啊,非要給我勾出火來不行……我怎麼可能不愛你們呢?以前,我以為,一生中能擁有嘉嘉,是我幾世修來的福氣。」他一手撫摸著女兒如絲緞般披散在光潔玉背上的長髮。

  「嘻嘻……人家不都說了,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今生這算不算是再續前緣了?」柔然吐吐舌頭笑道。

  「就你會說,那你怎麼跟你爸關係那麼不好呢?」嘉嘉嬉笑著輕輕掐了她一下道。

  「那……大概是後來半道分手了吧,又沒說是老婆好不好……」柔然沒好氣說道。

  「哈哈……」志揚和嘉嘉被她貧嘴逗得笑得前仰後合的。

  嘉嘉也坐起身來,靠在丈夫身上,獻上一記香吻。「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眼間,我們結婚都快三年了。大概我們前生也很恩愛吧,不然為什麼這輩子你會沒來由的這麼疼愛我,謝謝你,爸爸。」

  時至今日,經常在午夜夢迴之時,嘉嘉都會感覺自己幸福的不真實,但是看看躺在自己身邊的愛人,那種有人寵愛的甜蜜,都會氾濫的一發不可收拾。她就是喜歡被他寵著,喜歡膩在他懷裡呢喃。

  「呵呵……為什麼會是沒來由的?你是我一生珍視的寶貝,我也愛你啊,嘉嘉。」志揚也動情的吻了嘉嘉一下道。

  「那今生的小情人,你不再算算看看,是不是下輩子你來給我們做女兒。」嘉嘉覺得有點冷落到柔然了,笑著說道。

  「好你,占本小姐便宜……」柔然一點也不淑女的跨著志揚就來胳肢嘉嘉,兩個人一陣笑鬧,直到嬉戲累了,嬌喘著相擁在了一起。

  那蓮臂相接,玉腿相連的誘人的景色,一對玉人如春蘭秋菊般各擅勝場,一時間讓已經自認為很能抵禦色誘術的志揚看的兩眼發指,口舌發乾了。

  「你啊,正經點的時候能迷死人,鬧起人來能煩死人。」志揚忍不住「啪」的在柔然雪白豐滿的翹臀上,狠狠賞了一記。

  「還有,倔脾氣上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嘉嘉也趁機打擊她道。

  「嗚嗚……我不來了,你們兩夫妻虐待我,從精神上和肉體上折磨我。」柔然裝哭的本領獨到,說話間就擠出幾滴眼淚來。

  「真打痛了?」志揚很囧,輕輕一巴掌至於嗎?還給他安了這麼大的帽子,肉體上折磨她?這要是傳出去,那可真是晚節不保。不過看她真的流淚了,趕緊道歉道。

  「她這是練習呢,她淚腺那是比較發達,在學校時候不知道闖了多少禍,只要到老師那去掉兩滴眼淚來,絕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嘉嘉毫不留情面的揭穿道。

  「嘻嘻,還是嘉嘉瞭解我,這點小事都能傷到我,我就不叫李柔然了。」她掙脫了嘉嘉的懷抱,轉過身摟住了志揚笑道:「嘿嘿……我也要來個左擁右抱。老公,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小色女將小腦袋深深埋在志揚懷裡磨蹭著。

  「你啊,說你什麼好,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你才是女兒,那麼粘人。」志揚愛憐的輕撫柔然的背脊說道。

  「人家就是缺少父愛嘛,在你這找點不行啊?」柔然毫不避諱的抬起頭來問道。

  志揚注視她良久,說道:「傻孩子,有什麼不行的,我這一輩子看來是注定要守著你們倆了,想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唄。」

  「那……做美國總統,好不好?」

  「哈哈……」嘉嘉很不淑女的拍著床單大笑。

  「……」志揚直接無語了,嘉嘉說的太對了,這死丫頭有時候說話真確實是太氣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