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賤女奴


周曉惠坐在沙發上回想著內衣店里買絲襪的情景,心里一陣陣的沖動,是的

雖說自己今年已經三十二歲了,可還是公認的美女,上街的回頭率還是很高,可

自己從年輕的時候就有著被同性支配的幻想,這些年也結了婚,與別的男人女人

做過愛,看見漂亮的女人也有過沖動,但是還是和感覺中有差距,大部分還不如

自己幻想著手淫能夠得到更多的刺激。

  而今天在內衣店里的一切使自己突然強烈的萌發出想要跪在地上的沖動,是

的,就是那個讓人一看就是個三陪小姐的女人,第一眼看見她就使自己心里産生

了這種沖動,披肩長發、黑色吊帶背心、黑色及膝薄紗裙子、肉色長襪、黑色細

帶高跟,尤其是她那美麗的被絲襪包容的長腿和玉足,還有那懶懶的帶有一點妖

媚的神態,無一不吸引著自己,讓自己産生了這種想要跪在她腳下的沖動。

  事情發展的有些突然,那女人在挑選絲襪的時候不小心踩了自己一腳,可當

自己看到那女人回頭看自己時,居然磕磕絆絆的說了一聲:「對不起,沒絆著您

吧?」那女人笑了「沒關系。」本來自己的先行道歉就有些不對勁了,可更糟糕

的是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蹲下來輕輕的撫摸著那女人的美足,「您的腳真的沒事

嗎?咯咯咯」

  那女人笑的有點異樣了「真的沒事」並將腳輕輕的擡了一下,自己這才發覺

有點過頭了,趕緊尴尬沖著那女人笑了一下,逃離了內衣店。

  這時房門響了,是自己的丈夫李偉平回來了,身旁當然還有那個小賤人他的

同事陳倩。自己和丈夫已經分居三個月了,當初就說好了,兩人不離婚,但是誰

也不管誰的行爲,可以帶自己的情人回來,相互之間互不干涉。小賤人今天穿著

大膽的低胸吊帶背心,黑色超短裙,黑色長絲襪,黑色高跟鞋,打扮的就像是只

野雞,周曉惠看見陳倩的身影好像又看到了今天在內衣店里碰到的那個女人,心

里産生了一絲沖動。

  功夫不負有心人,周曉惠終於通過在那家內衣店附近的苦等,又看到了那女

人,並跟蹤她到家和上班的地方,兩個地方都離她家不遠,那女人住在她隔壁的

小區,而上班則是在離家二站地的「帝豪」酒店KTV ,周曉惠在帝豪定了一間客

房,精心準備後來到了KTV.

  當王茜走進「夢雨「包廂時以爲自己進錯了房間,因爲這里只坐著一位美麗

的少婦,只見她穿著一身淡黃色的職業套裝,肉色長襪,黑色高跟鞋,端莊而美

麗。

「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

  「是王茜小姐嗎?」少婦站起來問道。

  「我是王茜,您認識我?」

  「您沒有走錯,就是我叫的您。」周曉惠一邊上下打量著王茜一邊自我介紹

道「坐,我叫周雅惠。」

  「哦,有事嗎?」王茜邊問邊坐在沙發上。

  「我,我買了您兩個鍾,想叫您陪我」周曉惠磕磕絆絆的解釋道。

  「哦,」王茜打量了一下周曉惠,披肩的長發,體面的套裝,苗條的身材,

一看就是有錢人。

  「我,我是同性戀」周曉惠紅著臉小聲的解釋。

  「可我對同性沒什興趣」王茜起身要走。

  「不要」周曉惠忙站起身攔住她,「我可以給您雙倍的小時費。」

  「我真的不喜歡和女人一起做愛」王茜直接了當的說道。

  「先陪陪我好嗎?不一定要做愛的,我給您三倍的錢。」周曉惠的臉一下子

又紅了!

  「那好吧,看在錢的份上,我就見識一下同性戀的感受,不過先說明,如果

我認爲不喜歡的話我就要走,而且錢照收喲。」

  「謝謝您,」周曉惠激動的抱住王茜,但見到王茜皺起了眉頭連忙又松開

「對不起,那先到我的房間去吧。」

  將房門鎖好後,周曉惠請王茜坐到沙發上,從壁櫥里取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

爲王茜買的幾雙高檔絲襪和一雙高跟涼拖,回頭看見王茜跷著腿,腳上的高跟鞋

挂在那精美絲襪包裹著的充滿誘惑的玉趾上,心里又是一陣激動,恨不得馬上就

撲到她的腳下,去親吻那雙玉足。「我給您買了點小禮物,請您收下。「周曉惠

走到王茜跟前,將絲襪和高跟鞋展示給王茜欣賞。

  「那謝謝了」王茜接過絲襪和高跟鞋,心里頗爲高興。

  「您能試試嗎?」周曉惠小聲懇求道。

  「行啊」王茜起身想到衛生間去更換。

  「就在這行嗎?」

  「好吧,反正你給錢了。」王茜正準備脫鞋時,周曉惠再一次攔住了她,

「我,我想替您脫好嗎?」

  王茜這回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周曉惠好像得到了莫大的獎賞,

慢慢的跪到了地上,看著眼前白嫩的玉足,塗著黑色趾甲油的腳趾,真想吻下去

的,她捧起王茜的腳,將高跟鞋輕輕的脫下,然後將她的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一邊陶醉的將粉臉貼在王茜的大腿上一邊爲她脫下絲襪,足足過了有一分鍾才將

一只絲襪脫了下來。

  王茜看著這個女人的樣子,不禁笑了,不過這女人的臉貼在自己的腿上感覺

不錯,她要看看這女人到底想干什 .

  周曉惠用了十多分鍾才將絲襪爲王茜換好,「對不起,我失態了。」她又將

新高跟涼拖爲王茜穿好。

  「沒關系」王茜拍了拍周曉惠的頭。

  「還合適嗎?」周曉惠並沒有起身,而是擡頭問道。

  「嗯,感覺不錯,好看嗎?」王茜將腳從周曉惠的腿上放下然後走了幾步。

  「好看,您太迷人了。」周曉惠跪在地上,看著自己癡迷的女人,眼神里露

出癡迷的目光。

  「別老跪在那里了,」王茜坐回到沙發上,看著周曉惠說道。

  「我,我想舔舔您的腳可以嗎?」周曉惠還是沒有起身,而是直接爬到王茜

的腳下,滿臉通紅的問道。

  「好吧,只是在網上看到過有關爲人舔腳的文章,沒想到今天可以嘗試一下

呢!」

  王茜笑道:「來吧,讓我感覺一下被人舔腳的滋味,看看是不是網上寫的那

樣好。」

  王茜將腳輕輕的擡起放到周曉惠的嘴邊。

  周曉惠用雙手捧住王茜的鞋底,把臉貼在她的腳面上,新鮮的皮革味道,鮮

美的絲襪味,夾雜著淡淡的足香,刺人心肺。深深嗅著這迷人的味道,周曉惠開

始伸出舌頭去舔她的玉足,舌頭在她鞋邊和絲襪上掠過,那種讓人癡迷的感覺又

浮上心頭。她將嘴唇壓向腳背,親了下去,伸出舌尖遊遍每一寸肌膚,包括鞋面

的細帶,然後張開嘴含住了漏在涼鞋外面的腳趾,輕輕的舔著,嘬著。

  這感覺的確不錯,看來這女人是真心喜歡舔自己的腳,王茜用腳趾挑逗著周

曉惠,一天的忙碌,被人舔著腳,好舒服的感覺,全身心的放松。王茜將腳趾後

縮,只把鞋尖伸進周曉惠的嘴里,示意她爲她脫鞋,周曉惠立刻領悟到了這無聲

的動作,會意的咬住鞋尖爲她脫下高跟涼拖,放在地上,然後再次用自己動人的

小嘴含住迷人的足尖吮吸。

  王茜全身放松的躺在沙發上,將另一只腳架在周曉惠的肩上,用腳背在她臉

上輕撫。周曉惠感受著臉上光滑絲襪給她帶來的愛撫,幸福的感覺充滿心田

  已經有一周時間過去了,這一周里周曉惠無時不刻不在想著王茜,那嬌媚的

容顔、迷人的大腿、白嫩的玉足,使她已然不能自撥,但周曉惠一打電話王茜都

說有事,總是不給她機會表達,周曉惠心里感到很失落,總感覺生活里好像缺少

了些什,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她坐在辦公桌前心神不甯,不由自主再次拿起手機

撥出那熟悉的號碼,幾聲回鈴音後,那令人心動的聲音出現了,話筒里傳來微微

的喘息聲。

  「誰呀?」

  「王姐姐,我是周曉惠,我想見您行嗎?」周曉惠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

  「周曉惠?」王茜好像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上周爲你洗腳的那個。」周曉惠不好意思說出是舔腳。

  「哦,對了,是你,有事嗎?」

  「我想您,還想服侍您,」周曉惠鼓足勇氣說出心里話。

  「咯咯,」電話那頭的王茜笑了,「好吧,真服了你,居然喜歡這個,晚上

我下班以後吧。」

  「謝謝王姐姐,晚上我去接您下班好嗎?」

  「嗯,就這樣吧。」

  王茜動人的身影出現了,周曉惠連忙走上前低聲說「王姐姐,今晚去我家好

嗎?我家里現在沒人。」

  「你老公呢?」周曉惠上次告訴過王茜自己的情況。

  「他出差了,這幾天都不在。」

  「嗯,」王茜很自然的將手包交給周曉惠拿著,「走吧。」

  坐在出租車里,周曉惠拘束的瞄著身邊這個令她沈迷的女人,烏黑的長發、

妖媚的濃妝,薄紗黑上衣透出里面黑色的胸罩,黑色網襪包容著迷人的大腿,足

上蹬著自己上次送她的高跟涼拖,露出塗著黑色趾甲油的足尖,這一切都讓她沈

醉。

  走進房門周曉惠的第一件事就是跪在地上爲王茜換鞋,她從鞋櫃里取出今天

爲王茜新買的一寸跟涼拖,「這是我爲您買的拖鞋,也不知道您喜歡不喜歡。」

  經曆了上次的事情,王茜已經有些自然了,她只是伸出一只腳讓周曉惠爲她

換鞋,並輕輕的拍了拍周曉惠的頭,「挺好看的,你的眼光不錯。」

  「謝謝您的誇獎,」周曉惠壓制住自己想親吻這尢物的沖動,溫柔的爲王茜

把鞋換上。

  「好累喲,」王茜懶洋洋的斜靠在沙發上,茶幾上放著周曉惠從國外帶回的

幾本FM雜志,她隨手拿起一本翻看著。

  周曉惠爲她端來一杯水,然後跪在她的腳下,「您累了一天了,我爲您按摩

一下腳吧。」

  「嗯,」王茜沒有動,繼續看著雜志。

  周曉惠躺在地上,捧起王茜的一只玉足放在自己的雙乳上,將脫下另一只玉

足的鞋,放在自己的臉旁,把玉足放在自己臉上,一邊用雙手輕輕的按摩足心,

一邊伸出舌頭在腳掌、腳尖上親吻、舔食,絲襪與玉足的芬芳使其陶醉其中。

  王茜雖然穿著鞋,仍然感到了腳下的柔軟,雜志的圖片上正好是一個貴婦人

將腳踩在另一個女人的右乳上,她看了一眼腳下,和圖片上差不多,微微笑了,

一邊繼續翻看雜志,一邊問道「你喜歡這樣是嗎?」

  「是的」因爲內心深處的秘密赤裸裸的暴露使周曉惠臉上一陣發燒,雖然有

玉足蓋著,可她仍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臉紅了。王茜踩著乳房的腳稍稍用力,

感受著柔軟的人體腳踏,另一只腳的足尖伸進周曉惠的嘴里。

  雜志上出現了一個女王將腳伸進女奴胯下的畫面,王茜覺得挺有意思,於是

將腳挪到了周曉惠的雙腿間,「跪起來吧,把你的內褲脫了。」

  周曉惠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心愛的女神居然要爲她腳交,她顫抖著雙手將

內褲脫下,雙腿微分跪在王茜的腳下。王茜用穿著涼拖的腳掌先是在她的雙腿間

輕輕的踩著,又用足尖頂她的陰蒂,興奮刺激著周曉惠的大腦,嘴里開始呻吟,

王茜將另一只腳勾起涼拖,把鞋尖伸進周曉惠的嘴里。

  「叼住,不許出聲。」

  「嗯,是」周曉惠聽話的咬住鞋尖,喉嚨里只能發出一絲絲悶哼,隨著王茜

一點點的用力,將足尖並同鞋尖伸進周曉惠的陰部,周曉惠愈加興奮,微微擺動

臀部,淫液浸濕了王茜的足尖。

  「咯咯,」王茜笑著收回玉足,看著足尖上亮晶晶的淫液,伸到周曉惠的嘴

邊,「你看你,只一分鍾就把我的腳弄成這樣,好難受,快把它擦掉吧,」邊說

邊將足尖在她的臉上塗沫。

  「是」周曉惠的臉又紅了,將嘴里的鞋放回地上,雙手捧著玉足伸出舌頭舔

起來。

  雜志上又出現了一個女奴爲女王口交的畫面,王茜感到臉上有些發燒,渾身

發熱,她將雜志遞給周曉惠。

  周曉惠會意的一笑,慢慢的將口舌的重點一點一點的向上移動,終於將頭鑽

進王茜的裙子里,王茜沒有穿內褲,只有一雙薄薄的褲襪,周曉惠賣力的隔著絲

襪舔著,王茜那神秘的陰部傳來的陣陣清泉刺激著她,多年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她吸吮著王茜的淫液,品嘗著心中女神的味道。

  王茜被周曉惠舔得也興奮起來,快速的將褲襪脫下,重新夾住周曉惠的頭,

將周曉惠的頭使勁按在自己的胯下。

  就這樣,周曉惠賣力的服侍著自己的女神,王茜邊撫摸著她的秀發,邊享受

著她給自己帶來的快感。

  終於,在周曉惠舌頭的攻擊下,王茜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她高潮了,隨著一

聲悶哼,她居然小便失禁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從來沒有哪次高潮能使她

出現這種情況,王茜竟然也有些不知所措,但胯下的周曉惠並沒有驚慌,而是用

嘴大口大口的吞咽,甚至用嘴貼在她的陰部吮吸,直至尿液全無,然後用舌頭一

遍遍的爲她清理干淨陰部的尿液。

  足足過了三分鍾,王茜才放開雙腿,擡起周曉惠的下巴,她的臉上還有自己

殘留的尿液和幾根黑黑的陰毛。王茜憐愛的拿過身邊的絲襪輕輕的爲她擦拭著粉

臉,捋了捋她淩亂的秀發,那動作就好像是一位母親爲淘氣的女兒擦干汗水一樣。

  是的,就是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要大幾歲的漂亮女人,用她的嘴、她的舌、她

的心,給了自己以前從未享受過的另一種高潮,另一種快感,如果說自己之前還

是爲了錢,爲了侮辱這個女人,那現在自己竟有些喜歡這種感覺,有些喜歡眼前

的這個女人了。

  周曉惠從王茜的動作以及眼神里讀懂了些什,她的心里除了有多年夢想的實

現帶來的興奮,看著心愛的女神爲自己溫柔的擦臉的動作,竟有一種歸宿感,好

像迷失的孩子終於找到了自己失散的母親,她情不自禁的叫了聲「媽媽」,撲進

王茜的雙腿間,漂亮的臉龐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你這是干什?」王茜用手中的絲襪爲她拭去臉上的淚水。

  「自從第一眼看到您,我就感覺您是我心中的女神,是我的主宰,我的一切

都是您的,真的,剛才您爲我擦臉的時候,我心里就有種想叫您媽媽的感覺,請

您答應我的請求吧。」周曉惠說著跪起身磕頭懇求。

  王茜看著腳下的周曉惠,心里有些感動,別看這個漂亮的女人有錢、又有氣

質,雖然比自己還要大上幾歲,但從她發自肺腑的認自己做媽媽,真的是對自己

死心塌地的崇拜了,她已經抛開一切世俗,甘願做自己腳下的小狗狗。王茜伸出

玉足擋住周曉惠,用腳掌溫柔的撫摸她的粉臉和秀發,「乖,乖狗狗,看你這虔

誠我就收下你吧。」

  「謝謝媽媽,」周曉惠又一次落下了激動的淚水,抱住王茜的玉足不斷的親

吻。

  「行了,行了,以後的日子還長呢,看你把媽媽的腳弄的濕乎乎的。王茜笑

著用腳尖在周曉惠的額頭上點了點。

  「對不起媽媽,」周曉惠臉上又是一紅,破啼爲笑,「女兒這就去打水爲媽

媽洗腳。」

  周曉惠爲王茜洗干淨玉足,用自己的擦臉毛巾爲她擦干,還塗上自己的護臉

霜,然後將王茜的洗腳水灌入水杯。

  「你這是干什?」王茜看著周曉惠的舉動不解的問道。

  「媽媽的洗腳水就是女兒最好的飲料,女兒明天要將它帶到公司里享用。」

  「真是個淘氣的小傻瓜」王茜用玉趾夾住周曉惠的鼻子扭了扭

  清晨的一縷陽光照射進窗口,王茜醒了,擡眼見周曉惠還伏在自己的腳下昏

睡著,自己什時候睡去的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昨晚她一直是抱著自己的腳在舔。

  「對不起,媽媽,」周曉惠也醒了過來,連聲道歉。

  「沒事,辛苦你了,還要上班呢。」王茜愛憐的用腳掌在她的秀發上捋了幾

下,然後伸足示意周曉惠爲自己穿鞋。

  王茜走進洗手間剛要關上門,看見周曉惠跟在自己後面爬了進來,她改變了

主意,笑著分開雙腿指了指自己的胯下,「來,爬到媽媽這來,讓媽媽給你做個

洗禮,洗禮後你就正式成爲媽媽的乖女兒了。」

  周曉惠理解了王茜的意圖,欣喜若狂地爬了過去,剛剛想將頭伸進王茜的胯

下,一股激流便沖到了她的頭上,尿液順著她那美麗的秀發流到了她的臉上、口

中,她連忙張開小嘴迎接這愛的洗禮周曉惠洗涮打扮完畢再次跪到王茜的腳下,

將家里的一把鑰匙送到她的手中,「媽媽,這是家里的鑰匙,您以後就不要去上

班了,我來養您。」

  王茜接過鑰匙,用玉足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掴了兩下,「鑰匙我收下了,但班

我還是要去的,因爲媽媽喜歡那里的激情,要記住,你是沒有資格要求媽媽干什

麽的,下班後在家好好等媽媽回來喲。」

  「對不起媽媽,小狗狗記住了,那小狗狗去上班了。」周曉惠親吻了一下面

前的玉足,上班去了

  周曉惠回到家中,屋里空無一人,只留下王茜濃濃的香水的味道,沙發上扔

著昨夜王茜穿過的黑絲襪,她將手中爲王茜新買的衣服、絲襪、內衣整齊的擺放

在沙發上,然後捧起那雙絲襪放在自己的臉上,使勁嗅著上面混合著的玉足、淫

液等殘留的香味,她將絲襪系在自己的脖子上,一邊打掃著房間一邊等待著幾個

小時的難熬的時光。

  終於房門響了,周曉惠迅速跪到門前,王茜帶著一身酒氣走了進來,看見周

曉惠的打扮撲哧樂了「怎這副模樣啊?」扶著周曉惠的頭,將腳伸到她的面前讓

她爲自己換鞋,「越來越像小狗狗了,媽媽真愛死你了,咯咯。」

  換好鞋,王茜拿起周曉惠頭上絲襪的另一頭,牽著她走進屋,看見沙發上的

新衣服等,高興的蹲下來在周曉惠的臉上親了一口,「乖女兒,真孝順,」便迫

不及待的試穿起來。

  周曉惠一邊服侍著王茜試衣,一邊細細打量著小媽媽,前衛的服裝配上魔鬼

的身材,小媽媽是那樣的性感、那樣的迷人。

  王茜也很滿意周曉惠的眼光,再次蹲下身子,摟過她,在她的臉上親吻了幾

下,「乖女兒真是有眼光,媽媽愛死你了,」然後坐在沙發上,將雙腳搭在她的

肩上,「說吧,讓媽媽怎獎賞你?」

  聽到小媽媽的贊許,周曉惠高興的用粉臉在王茜的玉腿上蹭著,就像一只小

狗得到了主人的嘉獎,在主人的腳下撒歡一樣,「不用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那可不行,媽媽既然說了,就一定要獎你,」王茜看著周曉惠脖子上的絲

襪和高聳的雙乳,眼前一亮,「這樣吧,以後不要再戴胸罩了,媽媽就賞你用媽

媽的絲襪做你的胸圍,你就可以天天感受到媽媽腳下的氣息了,今晚呢,媽媽允

許你不再睡在媽媽腳下,你可以睡在媽媽這里,咯咯。」王茜邊說邊笑著指了指

自己的胯下。

  「謝謝媽媽,」周曉惠激動的磕了個頭,將頭伸進了小媽媽的裙子里。

  屋子里傳來了陣陣母女倆的笑聲、呻吟聲!

  「周曉惠的小姨?」前台接待員打量著眼前這個比周曉惠明顯要小很多,打

扮的有些妖媚的女子,還是將電話打了過去「周姐,你有個小姨在門口找你。」

  「小姨?」周曉惠聽了也是一頭霧水,到了門口見是一個只有二十三四歲的

打扮入時的女孩,剛想問前台怎回事。

  「我是王茜的姐妹,是茜姐叫我來找你的。」

  原來是王茜的姐妹,看來她將自己的事情都告訴這個小姐妹了,要不然怎會

自稱是自己的小姨呢,肯定的嘛,小媽媽的姐妹自己是要叫小姨的了。「小姨,

您好」周曉惠只好打起招呼,心里雖然有些不太願意,但又不想被前台看見,也

怕得罪了這個‘小姨讓王茜不高興。

  前台見這個女孩,真的是周曉惠的小姨,有些納悶地走到一邊忙自己的事去

了。

  周曉惠將女孩讓到會客室里坐好,爲她倒了杯水,坐到她的面前,邊打量著

眼前的女孩邊問道,「找我有事嗎?」

  「看來茜姐的乖女兒不是很懂禮貌喲,」女孩微笑著跷起二郎腿,腳上的高

跟鞋勾在足尖上,一晃一晃的像是在挑逗。

  女孩應該說也很漂亮,高挑的身材,長長的美腿,薄薄的絲襪里包容著白嫩

的玉足,美麗的容顔總是帶有挑逗的神情,讓人想入非非,要不是因爲已經認了

王茜,這個女孩也是可以讓自己心動的對像。

  周曉惠從女孩的動作神情上猜到女孩想讓自己跪下親吻她的玉足,可這是在

辦公室呀,再說王茜並沒有提到她有個小姐妹,沒有小媽媽的命令自己怎能隨便

去跪拜另一個女人呢。周曉惠正猶豫著,手機響了,話筒那邊傳來王茜動人的聲

音,「咯咯……乖女兒,你小姨到你那了嗎?」看來這個女孩真的是小媽媽讓來

的,周曉惠連忙回答,「媽媽,小姨已經到了。」

  「恩,你小姨是媽媽最好的姐妹,她說的話就代表媽媽,你要好好聽小姨的

話喲,不然媽媽會懲罰你的,現在讓你小姨聽電話。」

  「是,媽媽,」周曉惠連聲答應,將電話遞給女孩,「小姨,媽媽讓您聽電

話。」

  「恩,現在信了吧,還不給小姨好好揉揉腳!」女孩一邊命令,一邊接過電

話,「茜姐,幸虧你打來電話,不然你的乖女兒還不信咱們是好姐妹呢。」

  周曉惠看了看門口,這可是在公司呀,要是讓人看見自己在會客室里爲個女

孩揉腳,那可就完了。

  「你看茜姐,她還不聽話,我讓她給我揉揉腳她都不聽。」女孩看周曉惠還

沒有爲自己揉腳,告了她一狀,將電話遞還給她。

  「怎,你真敢不聽小姨的話?」電話里的王茜有些生氣了。

  「不是的,媽媽!這是在公司會客室,我怕有人進來。」周曉惠連忙解釋。

  「我不管你在哪,你如果不聽你小姨的話,那以後就別叫我媽媽了。」

  「是,媽媽,我一定聽小姨的話,求您別離開我。」周曉惠顧不得這是公司

了,帶著哭腔跪在女孩的腳下,「小姨,求您勸勸媽媽,我會聽您的話的。」說

著將電話遞給女孩,爲女孩脫下高跟鞋,仔細的揉起腳來。

  女孩笑著用腳尖在周曉惠的額頭上踢了一下,「就是犯賤,不讓茜姐說你,

還不聽話,現在我要你用舌頭爲我按摩。行了茜姐,她現在聽話了。」女孩一邊

和王茜在電話里說笑著,一邊用玉足玩弄著周曉惠,時而將腳掌放在她的臉上,

時而將足尖伸進她的嘴里,時而將玉足蹬在她的肩上,時而將玉足踩在她的雙乳

上,就是不讓周曉惠好好的舔腳。

  女孩柔嫩的絲襪玉足的清香刺激著周曉惠,她忘記了場合,伸出舌頭追逐著

眼前美麗的小腳,心里只想到要好好服侍這對玉足。

  五六分鍾過去了,女孩才將電話挂斷,「怎樣,現在好好聽話了吧?」

  周曉惠含著女孩的足尖,微微點了點頭,用舌頭在足尖上仔細的舔著。

  「給我穿好鞋,再拿一個杯子,我要去洗手間。」

  女孩回來時,笑著將手里的杯子遞給周曉惠,「這是小姨送你的飲料,一定

要好好品嘗喲,還是溫的呢。」

  周曉惠跪伏在地上接過杯子,微微的呷了一口,少女清香的體液味道傳入大

腦,「謝謝小姨,」

  「咯咯,不用謝,小姨的尿好喝嗎?」女孩笑的前仰後合。

  「好喝,」周曉惠賤賤的回答。

  「那你下午就慢慢的品嘗吧,小姨走了。」女孩笑著站起身。

  「小姨,慢走。」

  周曉惠趴在地上,再次親吻了一下女孩的高跟鞋,跪送女孩出門自從王茜真

正享受到同性之間那種美妙的愛意,無法形容的愉悅後,已經不再滿足平時在夜

總會里的做愛方式了,所以她找到了在同性酒吧做招待的女孩玟玟,也就是周曉

惠的‘小姨’,幾天來,白天一直與玟玟相依相偎,晚上下班後再與周曉惠享受

’母女’之情。只幾天的功夫王茜便與玟玟的感情直線上升,可以說達到了如膠

似漆的地步,也就有了白天玟玟去公司找周曉惠的一幕。

  兩人之間的事情對周曉惠已經公開,王茜感覺沒有必要再遮掩,所以今天破

例沒有上班和玟玟在周曉惠的家中約會。

  周曉惠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小媽媽王茜摟著女孩‘小姨’坐在沙發上看

著電視,只見女孩依偎在小媽媽的懷里,仰頭向上,而王茜一邊嘴對嘴的喂她吃

葡萄,一邊輕輕的撫摸著女孩穿著絲襪光潔的大腿。

  看著眼前的情景,周曉惠心里滑過一絲痛楚,但看到王茜嬌媚的容顔,濃濃

的愛意使她又忘記了一切,她跪倒在地,爬到兩人的腳下,溫柔的親吻著兩人的

腳面,「媽媽,小姨,女兒回來了。」

  「嗯,乖,」王茜還沒等說完,玟玟就用性感的紅唇堵住了她的嘴。經過一

陣熱吻,王茜才得以繼續說道,「你已經見過你的小姨了吧?」

  「見過了,小姨下午去過我們公司,」周曉惠輕聲的回答。

  「咯咯,小姨的尿好喝嗎?」女孩將穿著高跟涼拖柔嫩的玉足放在周曉惠的

頭上笑著問道。

  帶有侮辱性的直白和頭上帶有少女特有清香味道的玉足使周曉惠有些莫名的

沖動,但在王茜面前又不敢過於表達出來,只發出像蚊子一樣的聲音:「好喝。」

  「咯咯,你個小壞蛋,敢欺負我的乖女兒,」王茜笑著將手伸進玟玟的雙腿

間。

  「嗯,」女孩撒著嬌,報複似的也將手伸進她的雙腿間,並將香舌伸進王茜

的口中。

  兩人的呼吸開始有些急促,女孩微喘著分開兩對紅唇,「茜姐,我想要。」

  「走吧,我們去臥室,」王茜摟著她起身,但女孩站在原地沒有動,而是指

了指跪在地上的周曉惠,「茜姐,我想騎著你的乖女兒進去。」

  「咯咯,小壞蛋,」王茜笑著輕輕的玟玟的臉上擰了一下,「老打我乖女兒

的主意,那好,姐姐在床上等你。」說完走進臥室。

  女孩微笑著撫摸著周曉惠的秀發,分開玉腿,指了指自己的胯下,「來,小

狗狗,馱小姨進屋去找你媽媽。」

  周曉惠會意的趴好,等女孩跨坐在她的背上,雙腿搭在她的雙肩,玉手輕輕

的拽著她的秀發,光滑的絲襪緊貼她的粉面,淡淡的清香刺激著她的肺腑,一步

一步向臥室爬去,屁股上女孩還一下下的拍打著,「駕,駕。」

  臥室里,王茜僅穿著一條薄紗睡裙和淡灰色長絲襪,雙腿微分躺在床上。直

到周曉惠將女孩馱到床邊,王茜遞給女孩一只雙頭帶內褲式的假陽具。

  女孩接過假陽具,將自己的內褲脫下套在周曉惠的頭上,「咯咯,來先聞聞

小姨的味道香不香,一會兒好好服侍小姨和媽媽做愛喲。「然後套上假陽具內褲,

將一頭慢慢伸進自己的陰部,而另一頭則抽入王茜的陰部。

  「是,小姨,」周曉惠回答道,她已經感覺自己胯下的淫水已然浸透了窄小

的丁字褲,順著自己的大腿向下流淌。

  床上的王茜愛憐的將自己的一只玉足伸到周曉惠的嘴邊,示意她這是對她的

一些補償,周曉惠感激的捧起玉蓮,輕輕含住小媽媽的絲襪足尖,用口舌來回報

小媽媽對自己的憐愛和自己對小媽媽的敬意。

  女孩打開假陽具的開關,並一下一下的抽動起來,隨著假陽具的震動與抽插,

王茜和女孩都逐漸興奮的呻吟起來,而周曉惠也脫下自己的內褲將小媽媽的玉足

放在自己的陰部,讓美麗的玉足插入自己的陰道。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人幾乎同時達到了高潮,女孩伏在王茜的身上

喘息著,而周曉惠則將小媽媽玉足上自己的愛液清理干淨。

  三人稍稍休息片刻,周曉惠伏在兩人的胯間爲兩人清理干淨雙腿間的愛液,

王茜拍拍胯下的周曉惠,「去做飯吧,媽媽休息一會兒。」

  「小狗狗,小姨陪你去做飯。」女孩青春的活力又體現出來,騎上周曉惠去

了廚房周曉惠正在洗菜,女孩從身後摟住了她,雙手握住她豐滿的雙乳,用舌頭

輕舔她的耳垂,「小狗狗,喜歡小姨嗎?」

  周曉惠感到自己的胯下又濕潤起來,微微點頭,輕聲回答「喜歡。」

  「那吃過飯後,小姨出去遛遛小狗狗好不好?」

  「好的,」周曉惠羞的滿臉通紅,細聲回答。

  「真乖,」女孩高興的親了她一口,「到時小姨一定好好的獎賞你。」

  吃過飯,王茜說累了,要進屋休息,女孩領著周曉惠來到床前,「茜姐,我

出去遛遛小狗狗,你先睡吧。」

  「咯咯,你個小壞蛋,又拿我的乖女兒尋開心。乖女兒,你同意嗎?」王茜

撫摸著跪在床邊的周曉惠的頭問道。

  屈辱的快感充斥著周曉惠的軀體,「只要媽媽和小姨開心,女兒就心滿意足

了。」

  「你看,你乖女兒都同意了,茜姐,你就答應我吧。」說著,女孩膩在王茜

的懷里,撒嬌的親吻著她。

  「好好,只要我乖女兒同意,你們就去吧,不過要小心不要被人看見了,不

然我乖女兒以後怎麽做人呀。咯咯。」王茜笑著同意了。

  「放心吧,茜姐,現在這麽晚了,外邊早就沒人了,再說,我給她打扮一下,

保準沒人能認識。」說著,女孩脫下自己的內褲,再次套在周曉惠的頭上,只留

下眼睛和嘴,「你看,這樣就看不出是誰了吧,還能讓她時刻聞到我的味道,我

對你乖女兒好吧。咯咯。再說了,我特意穿的是落地長裙,有人來了,我就讓她

鑽到我裙子里不就行了。」

  「好吧,真有你的,」王茜笑著答應了,「早點回來哈。」

  「一定,」女孩高興的吻了王茜一下,拿過一旁王茜剛脫下的長絲襪系在周

曉惠的脖子上,牽著她出了門。

  小區的夜里靜悄悄的,空無一人,女孩牽著周曉惠漫步在小區的綠地上,

「小狗狗,興奮嗎?」女孩撫摸著她的頭問道。

  「嗯,」高度的緊張與屈辱,使周曉惠倍感興奮,淫液再次順著沒穿內褲的

雙腿流淌下來,她小聲的回答。

  「看見這棵小樹了嗎?那就是你的地盤,咯咯。」女孩笑著指了指前面的一

棵小樹。

  周曉惠心領神會的爬到小樹一側,擡起一條腿,像小狗一樣將尿液排在小樹

的根部。

  「真乖,咯咯,」女孩笑著蹲下身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真是小姨的乖小

狗,現在小姨就要獎賞你了。」說著站起身掀起裙子,讓她鑽進自己的雙腿間,

「小姨就賞你最想喝的飲料,咯咯。」

  周曉惠整個人都被女孩的裙子蓋住了,除了能聞見少女的體香,什麽也看不

見,她用嘴含住小姨神秘的桃源,一種香甜的少女的味道傳入口中,還沒等仔細

回味,一股溫熱的尿液流入她的口中,直充她的喉嚨,幾口吞咽之後,水流漸漸

小了,直至沒有。

周曉惠仔細的爲女孩舔干淨陰部,然後鑽出裙子「謝謝小姨」

  她激動的回味著小姨的味道。

  「不客氣喲,」女孩笑著拍了拍周曉惠粉嫩的臉

  就這樣周曉惠與小媽媽王茜、小姨玟玟組成了幸福的家庭,在小媽媽和小姨

的腳下過著溫馨、甜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