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了別人女友..卻也發現女友被姦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因為某種機緣巧合,我加入了黑社會。

  說是黑社會嘛,其實也不算,不過就是在我們學校裡一群勢力很龐大的小混

混,聲勢倒是很嚇人,老是作威作福,因為據說外面有真正的黑社會在替他們撐

腰,我們學校的老大是某堂口老大的未來接班人。

  至於所謂的因緣際會,不過是經過巷口時看見我們學校的老大一個人被團團

圍住,而帶頭圍人的正好是我國中球友。在我的勸說下,解救了老大。那個老大

當然高興啦,口口聲聲說我是個男子漢,邀我加入他們堂口,還說會給我一個不

錯的位置。

  也好,反正以我爛透了的成績,以後也考不上什麼學校。不如就提前投入現

實世界,還踏實一點。雖然有點偏激。其實偏激這個詞不是我說的。這就扯到了

我的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不只是本校升學前段班,更是什麼外文資優系之類的特殊班級,

她成績頂好,高中階段就精通英文、韓文和日文。雖然長相不是很美艷,可是白

白的皮膚和一頭烏黑長發也不算差。所以大家總愛說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連我有時候也覺得奇怪,這麼好的女生怎麼會喜歡我呢?

  她完全不理會大家的閑言閑語,依舊和我出去約會、看電影、手牽手。可是

自從我那年暑假加入了所謂的黑社會,她就對我頗有微詞。她說她當初就是因為

我的老實和認真的個性才覺得我很直得信賴,沒想到我竟會一口答應加入黑社會,

就算想累積人面,也未免太過偏激。

  說是這麼說,可是我們每次出去約會,我們還是很甜蜜。彷佛黑社會這東西

只是個沒什麼意義的形容詞。

  事情發生在老大真正的老大的換帖終於出獄,說要包下KTV請所有小弟玩

通宵慶祝慶祝的那個晚上。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大人物出獄,只是我們學校的

老大邀請了我,我看他好像總是挺信任我的,所以才跟來。

  整間KTV還真的都被包了下來,裡面全都是走來走去渾身酒氣的黑衣人士。

  老大帶我進入其中一個包廂,裡面大都是我們學校裡的熟面孔。

  「啊!是阿酷仔啊!來來來,這邊!」隔壁班,算是跟我挺熟的大盧慢招呼

我。

  「喂,阿酷仔,今天沒帶白白來喔?」長得很老成的土伯問。因為我女朋友

長的白白的,憑著優異成績在學校算小有名氣,大家喜歡叫她做白白。

  「小阿?沒啊,她應該沒興趣吧。」我說。她真正的綽號叫小阿,因為她大

口吃東西的表情很可愛,總是「阿——」的張大嘴巴然後一口把東西吃進去。

  「啊,就別管那麼多了,喝吧喝吧!」

  大家吃吃喝喝,五音不全的唱著歌,很是快樂,什麼都不必擔心。

  大約深夜11點多的時候,門打了開來,兩個穿著制服的女生走了進來。

  我稍微瞄了一眼,一白一黑。白的那個鼻子很挺,五官深遂,有點像混血兒

;黑黑的那個比較矮一點,屬於可愛型的,圓圓的眼睛、小小的鼻子跟嘴巴。

  這兩個女生絲毫不怕生的坐進位子,開始陪起酒來,談笑間很有風塵氣息。

  片刻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也是認識的,知道有玩的,這兩個女生當然也不肯放

過。

  深夜12點,我有點困了,注意到有人開始玩起激情游戲。

  玩著玩著,那兩個女學生竟脫起衣服,而身旁的朋友們竟也脫掉各自的衣褲,

開干起來。說干就干的,看得我精神全都回了回來。

  10分鍾後,大盧慢似乎是干累了,坐到我身旁來倒酒。

  「干麻?你不干啊?怕白白罵喔?不干白不干。」大盧慢喝著酒說,渾身光

溜溜的。

  「這是怎麼回事。」我還是有點傻眼。

  「哈!問得好!你看!」大盧慢起身去找回他的褲子,從口袋裡拿出一袋東

西。

  「什麼?」

  「最新的催情丸!」大盧慢看著我:「就是春藥啦!」

  看到我的表情他又補充:「堂主的新貨,為了今天的派對特別去進的,很貴

的啊!一個包廂只分到這麼一小袋啊!你看!」

  他從小袋子裡拿出一粒小小的藍色膠囊,上面標示著一顆暗紅色愛心,看來

真的是很精致的上等貨。

  「所以你看這兩個妹這麼正,還不快趁現在干她們一干!」大盧慢說。

  我吞了口口水,走到現正干得賣力的人群旁。

  「喔!阿酷仔!你也來啦!快!這妞超欠干的!」土伯渾身是汗,陰莖在那

個可愛型女生小穴裡噗哧噗哧的抽插著。

  「快!還不叫酷哥!」

  「酷…酷哥……」那女孩呻吟似的說:「酷哥……快插我………」

  「來啊,阿酷仔,小穴讓你,我插她後庭小菊花!」土伯很有義氣的把正爽

的雞巴抽出來,躺到地上,再把女孩抱到她身上。

  我苦笑一下,解下褲袋,掏出腫脹得連我自己也有些吃驚的老二。

  「快!插死這娘們。」土伯吆喝,自己也把陰莖慢慢埋入女孩那剛才已經被

大盧慢干得很透徹的小菊花裡。

  我雙手稱地,看著女孩,陰莖一放到女孩的小穴口,竟然咕嚕的就滑進去了。

  「妳叫什麼名子?」我問,邊感受著女孩裡頭熱熱暖暖的肉壁。

  「陳…陳巧芸。」女孩雙眼渙散,的確是一臉被下藥的樣子。

  我再次打量了她一眼,褐色的及肩短發、古銅色的漂亮肌膚,有著緊實的皮

膚和接實的腰,腿的肌肉和線條也很緊致,看來真的是干到一個勤於維持身材的

好貨色。

  我的老二開始習慣巧雲的肉穴,裡面早就被弄得濕漉漉的,可能還有別人的

精液,不過我不在意,仍舊干得起勁。沒錯,不干白不干嘛。

  我干得越是深,越是覺得巧芸的受穴越來越緊,原來是土伯也很賣力的干著

她的菊花,我的陰莖在陰道腔內似乎可以感覺到下面另一條隧道裡也有東西在滑

動,雙洞中間只隔著一層肉壁。

  我一邊撫摸女孩像黑糖饅頭的胸部,一邊抽插。最後,終於舒舒服服的內射。

  十分鍾後,我跟大盧慢又一起去干另一個女孩。

  雖然這個女孩早就渾身精液,但我還是毫不在乎的抱起她就是往她粉紅腫脹

的小菊花捅。大盧曼則是在那女孩上面插她小穴。

  女孩屁眼裡早就濕黏一片,屁眼也幾乎形成一個大黑洞,合也合不起來,我

於是更不費力的干著,然後內射。

  我一拔出老二過沒幾秒鍾,那女孩竟毫無顧忌的拉出屎來,屎上還有精液。

可見是被干得很爽,拉完屎後又從小穴裡噴出尿來。一看到這光景,眾男人又忍

不住全衝上來再干她一次。

  我站起身來,擦擦汗水。

  忽然門又打開,幾個沒穿衣服的男人走了進來,似乎也剛在別的包廂干過幾

輪。

  「哇!都拉出屎了還在干!」其中一人說。

  「哈,等等我也來。」

  其中一個人是我認識的大牛,他先看了看眼前的景像,說了幾句淫亂的話,

然後又看看我,表情轉為嚴肅。

  「喂……酷仔,老大叫你過去311。」大牛說,頭微偏指向外頭。

  「是學校那個光頭老大,還是堂口那個老大?」我問。

  「光頭啦。」他說:「不用穿衣服了啦,現在大家都光溜溜走來走去的…穿

衣服反而奇怪。」

  「喔,好吧。」我聳聳肩,走出包廂。

  走廊的冷氣滿冷的,我雙手交迭護著重要部位快步走過,有個中年男子竟干

到走廊上來。

  走廊盡頭是311包廂,我敲了敲門,然後開門進去。

  「啊,阿酷仔來了。」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然後……

  然後幾個衣服穿的好好的狀漢衝將上來,把我制伏在地。

  我抬起頭,往熟悉的聲音來源看去。

  光頭老大坐在全黑皮革沙發上,大腿上坐著一個小腹稍微有點隆起,似乎有

身孕、面無表情的年輕女子。

  「這是我的性奴,喜歡嗎?」老大看著我說,不是個真正的問題。

  那年輕女子皮膚白白淨淨的,連私處都沒有陰毛,唯獨恥丘上刺青刺著「無

毛小穴」四個字,她的小穴一端包覆著光頭老大的陰莖,右大腿內刺清楚的刺著

「公共廁所」、「我愛你」幾個字,左側大腿則是「請中出」和一條應該是延伸

到大腿後側的龍形。

  「什麼?」我問,腦筋一片空白。

  「我說,這是我的性奴,你看,她現在已經懷孕了,可是還是要被我干。」

光頭用左手摸摸女子隆起的腹部:「她是因為被亂交才會變成這樣的,連孩子的

爸是誰都不知道,哈哈哈。」

  「所以?」我被幾個狀漢壓的有點麻。

  「所以,加入黑社會,你說爽不爽?要性奴有性奴,要幾個馬子就有幾個馬

子!爽不爽啊?」光頭老大邊說邊吸懷孕少女的粉紅乳頭。

  「爽啊。干麻?」我隨便敷衍他。

  「所以,我勸你呢,我是以朋友的立場勸你啊,我勸你跟白白分手,然後呢!

正式投身黑社會!」光頭很誠懇的說。

  「把我壓著就為了說這個?」我問,此時我注意房間另一角有些騷動。

           於是把視線慢慢移過去……

  兩三個衣不蔽體的男子正手腳並用的鉗制住一個同樣光溜溜的女孩,女孩掙

扎得很用力,手腳卻被徹底制伏,嘴巴被人用SM專用的那種球形物塞住。

  「小阿!!!!」我瞪大眼睛。

  小阿嘴裡被塞著黃色的球狀物,球狀物兩端有皮帶,皮帶環繞到小阿的後腦

杓,用扣子扣起。小阿雙眼盈滿淚水,眼神有些渙散的看向我,微微搖頭,示意

我不要看。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酷仔,我是被命令的。」光頭老大收起剛才的油腔

滑調,用真的很認真而且略帶歉意的語氣跟我說。

  我根本無暇理他,拼命想掙脫幾個狀漢的壓制。

  「喂,小妞,他都說加入黑社會很爽了,妳怎麼還不快乖乖給干?」某個坐

在沙發上的男人說,原來是堂主。

  「怎麼回事?」我怒喝。

  「白白……白白不知道為什麼知道這個聚會,跑來說要找你,」光頭說:「

小弟把她帶來我們這間……然後………」

  「我們鐵龍很喜歡,想要她!」堂主冷冷的說。

  此時那兩三個男人用力把小阿的腳分開,陰毛被剃成愛心的形狀,接著一陣

機械運轉的聲音慢慢回蕩在房間裡,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大聲,最後,從小阿的

陰道口掉出一根濕透的粉紅電動按摩棒,和兩顆電動跳蛋;其中一個男人把手移

到她的臀部,做了什麼動作以後,一個很像拉環的東西忽然探出小阿亮粉紅的屁

眼。我知道那是什麼。

  「不要!」我大叫。

  另一個男人用右手用力一拔那個拉環,一條全長少說也有50公分的串珠被

拉了出來,小阿的屁眼跟著噴出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混濁液體,隨後拉出一條細

細長長的黃色軟便,尿液也噴了一地。

  「不!」我用盡全身力氣,稱離地面幾公分後,又被壓回去。

  「不過這妹仔說什麼也不肯就範,說她相信你決不會亂搞別的女人,說你不

可能會覺得加入黑社會有什麼好玩的。」堂主慢慢的說,口氣冰冷到極點:「不

過現在她知道了,你剛才很爽的干過了別的女人,然後也覺得加入黑社會挺不錯

的。」

  「我沒……」

  「住口。」堂主命令:「況且你知不知道巧芸是誰?是鐵龍的干女兒啊,你

這個白痴。」

  我一愣,竟不知該說什麼。

  「你在那邊干的那麼爽,我們這邊已經算是很客氣的了。」堂主說:「至少

目前為止是很客氣。」

  我又試著掙脫一次,可是雙手雙腳都被人反壓著,使不上力來。

  某個男人檢視了一下串珠,又看了看小阿那取代了緊閉屁眼的黑洞口,緩慢

的、殘酷的,又把串珠塞了回去。一顆、一顆,塞到只露出拉環。

  「好啦,這下讓這妹仔知道事實,藥效也差不多該發作了。這下可以好好干

啦……」堂主站起身:「現在,讓我們歡迎今天的主角!鐵龍!!!」他拍手大

叫。

  一個男人從包廂廁所走出來,看上去約40好幾,身材十分壯碩。等到他越

走越近,才發現他身上滿滿都是刺青,連下體也都不例外。看來這家伙出獄後是

連升好幾階了。

  「調教得怎樣?光頭的方法有用嗎?」鐵龍問,看也不看我一眼。

  「你自己看啊。」堂主說。

  小阿的掙扎已經變成了輕輕顫抖,壓住她的男人們漸漸松開手腳,但還是小

心翼翼的,彷佛怕她隨時會抓狂,接著男人們解開SM球體,讓小阿的嘴巴恢復

自由。男人們完全解除對她的束縛,然而小阿卻不再扭動身軀,反而著涼似的輕

輕顫抖,整個身體緩緩全縮起來,臉一陣潮紅,耳朵更是熟透。

  「真的有用?這妹仔好像開始那個啦……」鐵龍露出淫笑。

  「哼,喝了三杯飲料,每一杯都是整顆紅心下去泡的,剛才又在全身、嫩穴、

屁眼裡抹滿了紅心膏,連串珠都泡過!這妹仔再怎麼硬撐也沒用!哼哼!我看觀

世音也要發浪啦!」堂主志得意滿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