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鄰居


我始終覺得隔壁那對母子很怪異,這是一種直覺,女人的直覺。 

  隔壁姓劉,一個月前搬來這個社區。在鄉下地方通常無大事,但只要是雞毛

蒜皮的新聞通常都會從小道消息變成嗑牙聊天的話題,最後成為家喻戶曉的八卦

,而且這個過程出奇的快。

  基於道德問題,我也沒興趣探聽他人的隱私,只能告誡兒子小傑出入要多加

注意,最好跟隔壁的孩子保持點距離。雖然我們兩家都是單親家庭,小孩的年齡

也相仿,照理說應該可以很談得來,但只要一想到隔壁那家人我就感到隱隱的不

安。 

  上個月是我擔任這個社區護導媽媽以來的最後一段時間,由於經常需要參加

社區孩童上下課護導的工作,這也使得我在因緣巧合下遇到這對母子。劉媽媽大

約三十出頭將近三十五左右,看起來比我小個幾歲,小孩跟小傑不僅念同所國中

還是同班同學,聽小傑曾提起他媽都叫他小良。

  有一天我如同往常擔任護導學童過馬路的義工,劉媽媽剛巧在校門口等她兒

子,其實這也是稀鬆平常的事,但當小良步出校門欣喜的撲向她接下來所發生的

事,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小良毫無忌憚的將頭埋在他媽媽的胸前不住的摩擦狀似

撒嬌,最後還把嘴貼向劉媽媽雙唇上,那個樣子就像是一對情侶。

  那個當下我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個畫面,就算撒嬌小傑也從來不是這種方式

,頂多就是親親我的臉,兒子畢竟國中二年級了,這個時期的孩子都不大黏媽媽

的,在同儕的面前通常都難為情與父母有親暱的動作。 

  這對母子的互動固然跟別人不一樣,起初我也認為這是教育方式的差異,其

實沒什麼大不了才是。人家才剛搬到這個環境人生地不熟,站在鄰居的立場我好

意登門邀請她們母子倆到我們家來玩,聊聊天或是聯絡感情都可以。我按下電鈴

之後良久劉媽媽才來應門,她看來似乎很疲倦不僅頭髮很亂衣服也穿戴不整,我

友善的說明來意,她回以微笑表示晚點會過來拜訪。 

  正當我準備功成身退,小良忽然在他媽媽背後冒出頭來上下打量著我,視線

最後落在我的胸部上,劉媽媽察覺我的臉色有異,隨即推了她兒子一把。 

  「小良,怎麼這麼沒禮貌,這位要叫……」她突然想起不知道我姓什麼。

  「沒關係,我姓徐。」 

  「還不叫徐阿姨。」小良這才嘟嚷著叫我一聲,然後扯著她媽媽的裙子直

嚷:

  「快點啦,不要再說了妳快進來啦!」

  劉媽媽倖倖的向我致歉就關上門,我回到家開始覺得邀請這家人實在是個蠢

主意。想起小良不懷好意盯著我胸脯的眼神,我覺得臉紅耳熱感覺不舒服極了,

那決不是國中生該有的眼神。但往另一層面想,失去父愛的孩子在言行上難免比

較脫序,幸好我的小傑在這方面就不是這麼令人擔心,想著想著這件事我也就釋

懷了。傍晚小傑放學回來沒多久,晚餐時間劉家母子果然來了。

  圍在飯桌旁,我跟劉媽媽不自覺聊了起來。原來她本名翁黛華,前夫是個不

務正業的酒鬼,半年前離婚後她就帶著小良在外租個房子,自己則在貿易公司當

會計,不料那個酒鬼找上門來假探望小良之名實則來向她借錢,三番兩次的糾纏

後,她決定搬離原地所以才來到這個社區。

  「翁小姐,妳想過再婚嗎?」

  她搖搖頭:「徐姐叫我黛華就可以了。」

  說來也可憐,小良從小就比較黏爸爸,兩夫妻結束婚姻關係分開後小孩總是

最無辜,剛離婚那段日子小良經常吵要爸爸,黛華為了彌補這個缺憾,只能母兼

父職更加倍的關愛他。

  就在我跟黛華相談甚歡之際,我注意到一旁的小良那雙滑溜的眼睛不時注視

著我的胸部,我索性假意收拾碗筷躲去廚房,翁黛華隨後也端著剩菜進來幫忙。

後來我隱隱聽到小良跟小傑在客廳的對話。

  「喂,你媽長得很像電視裡的明星,你晚上都跟她睡嗎?」

  「沒有。」

  「我都跟我媽睡,我媽很香,她以前一上床就睡的都跟豬一樣,最近比較會

跟我玩了。你媽睡覺前會不會跟你玩?」

  「不會,我們說完晚安就去房間睡了。」

  「那是因為你都沒跟她玩啦!女生都很會玩……以後……保證你……」

  「真的嗎?我……道不喜歡……」

  「你沒……知道……」

  電視聲音太大我無法聽清楚他們接下來的對話內容,不過聽小良這一番話,

可見黛華也真是夠辛苦的了,平時上班工作就不是什麼輕鬆的事,晚上兩母子還

要藉由玩耍來連絡親子感情,心裡不禁欣慰我的小傑懂事多了。

  唉,他爸爸身體不好,等到發現罹患癌症人走得也快,回頭想想也幸好如此

,以我們家的經濟狀況無法讓生了重病的人還能夠繼續拖下去,這點小傑他爸算

是良心了。

  我站在水槽邊洗碗邊想不經意發現黛華的手臂上有幾處咬痕,不禁好奇的問

道:

  「怎麼咬成這樣?是小良咬的?」

  黛華不好意思的遮遮掩掩,一笑置之也沒怎麼解釋。接著我還發現她的頸子

也有一些指甲抓出來的舊傷,但結痂已經掉了所以不注意的話倒不是這麼明顯。

男孩子的活動力總是比較大,這年紀使力也不曉得自制,一些不小心碰撞的瘀傷

總在所難免,但用咬用抓的就少見了。

  我暗暗自嘲,那些傷看起來還比較像情侶廝混時留下的。

  晚飯過後,黛華跟小良在客廳聊沒幾句話,小良就吵著黛華要回家,母子倆

告謝完就匆匆回去了。小傑似乎很高興多了個年齡相仿的伴,整個晚上不停的說

著小良懂得事情很多,他媽媽跟他玩騎馬打仗如何如何等等。看他興高采烈的模

樣我也替他感到高興。

  自從那個晚上之後,兩個男孩子很快就從鄰居變成要好的玩伴,小良和小傑

兩個經常躲到房裡關起門來竊竊私語,連我送個水果敲門都相應不理,聽黛華說

小傑去他家時兩個小傢夥也是這樣。起初我以為兩人只是玩瘋了,直到有一天我

在廚房料理晚餐時,小傑從背後突然抱住我撒嬌說道:

  「媽,我晚上想跟妳一起睡。」

  「幹嘛?自己睡好好的怎麼突然要跟媽媽睡?」

  「小良都跟他媽媽睡,我也要啦!」

  我心想小孩這年齡都好模仿,拿到手的新玩具就馬上去向玩伴炫耀,弄得每

個孩子都想要同樣的玩具,這也是人之常情,於是我答應讓他晚上跟我睡。

  不過這個晚上我卻有些不習慣,小傑他爸還在世的時候早在他剛上國小的時

候就要求他自己睡一張床,目的是為了讓他養成獨立的習慣。這麼多年下來我已

經不記得跟兒子同榻是什麼感覺,一向冷清的床鋪突然多了個人躺實在很奇怪。

  所以當晚我不若往常這麼容易入眠。就在我翻覆不定終於感到疲累逐漸泛起

睡意,隱隱感到大腿有些冰涼,時序正值夏秋交錯,我以為是天氣稍轉涼也沒什

麼在意,轉個身換成側姿背對小傑。沒多久我感到有一隻手掌貼在我的大腿上,

我想大概是小傑睡姿不雅才擱在那,這麼一幹擾睡意又淺了。

  不過當我察覺小傑的手正顫抖著,不禁感到有些不對勁。他在背後輕輕的呼

喚:

  「媽……媽……等我……」

  原來是在做惡夢,心情一鬆坦自己都覺得自己疑神疑鬼實在好笑。

  小傑忽地整個抱住我,讓我想轉過身子也沒辦法,他一隻手剛好又要命的壓

在我的胸脯上,下半身還隱約感到鼓脹物緊緊地貼住股溝。我心裡雖駭然卻也苦

無良策只能悶不作聲,不幸中的大幸是小傑還小身高不足,否則貼住的就不是臀

瓣中間了,恐怕……

  他的小手正巧壓在乳頭上,我雖穿著輕薄的睡衣仍能感到他的掌心泌出汗水

,僵持在這個姿勢下不消一會兒,身體已經有一半發麻。

  「小傑,小傑,你醒醒。」

  兒子並沒有應聲,我只得奮力推開他,就這麼一動之下我發現下體竟滲出少

許黏稠液體,他老爸死後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給男人抱住,不-應該說是男孩,

怎麼自己的兒子也會有反應?我感到無比的羞愧,趕緊起身到浴室沖洗,那晚我

在那裡隱聲哭了起來,我不能確定是不是罪惡感作祟,但卻是首次為自己寂寞的

守寡歲月感到莫名的淒涼。

  第二天兩個小孩相邀一起上學去,黛華閒著沒事過來串門子,我們倆個女人

就乾脆喝個下午茶輕鬆輕鬆。聊著聊著話題轉到男人然後不自覺又聊到彼此破碎

的婚姻。

  「男人婚前婚後判若兩人,到手嚐過的從來不會珍惜,小良從小就把他當英

雄崇拜,但事實上連狗熊都不如。」

  「妳的前夫有到這來找過妳們嗎?」

  「沒有,我希望一輩子都不要再看到他。」

  說到前夫,看得出來黛華仍是憤恨不已。不過我就不同了,我很愛小傑他爸

的,這男人什麼都好就是身體差,年紀輕輕就撇下我們母子相依為命,這還不悽

慘嗎?

  「你們之間的事小孩應該都不清楚吧?」

  「就算知道也不多,說到這個就是令人傷心的地方。畢竟是父子,小良實在

很像他爸,任性起來天不怕地不怕,我能怎樣?沒有了父愛我只能在各方面盡量

補償他。」

 

  黛華似乎欲言又止,頓了一會接著又說:

  「徐姐,妳丈夫走多久了?」

  「五年有了,一個女人家獨自撫養小孩其中的辛酸實在不足以向外人道之。」

  「這麼多年來難道妳都不需要?」

  「呃……妳說什麼需要?」

  「那個啊……」

  我不了解她指的是哪方面,她在我耳邊臉不紅氣不喘輕輕吐出『性需求』

三個字,當下我轟然覺得從臉熱到胸口。

  「妳都沒想過?怎麼可能,我們都是正常的人,而且還這麼年輕。」

  她說著突然伸出手往我胸部掐一把,我嚇一跳整個人愣在那。

  「妳看妳身體還這麼有彈性,皮膚又白,如果沒有男人,火一來可是會讓

人發瘋的。妳總不能凡事都自己來吧?徐姐,咱們都是女人,姐妹淘說說這些

秘密話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突然不確定我跟她有這麼熟。不過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打中我的心坎,過

去幾年不管多麼的辛苦,事情過去我就沒記性,但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都

盼望丈夫能來陪伴我,聽我訴訴苦聊聊心事,那種突如其來的寂寞感騙不了自

己的。這當然是癡人說夢了,人死不能復生,這也是身為人婦卻沒有另一口子

的最大悲哀。

  「我前夫在那方面的需求很旺盛,剛離婚那段時間每個晚上我都睡不安穩

,所以我讓小良陪我睡。唉,有時候半醒半夢之間我還以為旁邊睡的是他老爸

呢。」

  她看我沈默不語料想我也心有戚戚焉,於是坐近點拍拍我的肩膀:

「徐姐妳雖然還年輕,但咱們心裡都清楚,誰要娶個女人帶個拖油瓶回家呢

?時代再不同,這個觀念還是不會改變,所以只好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

,我們能做的就是這樣了。」

  「茶涼了。」

  她啜一口花茶將杯子捧在手心若有所思,不-應該說我們。這番談話將兩個

女人的心事都抖了出來,失敗的婚姻對女人的生理及心理都造成了打擊。

  「妳看過妳兒子的小雞雞嗎?跟他爸爸的像不像?」

  「這個嘛……男人的東西還不都那個樣,沒什麼分別的。」

  「呵呵,徐姐妳應該是初戀就結婚的吧?」

  「這妳也能猜中?」

  「當然啊,男人那話兒不是每一隻都長相一樣的。小良的東西就比較像他外

公的。」

  這句話聽得我臉紅心跳,要命,小良他外公不就是妳爸爸?

  「那是什麼表情啦,小時候我爸上廁所門沒關好我偷看到的,妳以為……」

  我鬆了一口氣:「要死啦,不早說,差點被妳嚇死。」

  我們兩個當場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下午茶的氣氛轉眼變得趣味橫生。黛華接

著形容男人如廁習慣也各有不同,站在便鬥前有的看著貼近的牆壁有的是看著那

話兒,還有的會趁這時候理毛,聽的我笑到喘不過氣來。

  「男人那東西真的都不太一樣?不就……一根棒子那樣……」

  「雖然都是棒子,但有的硬起來就彎彎的,有的像黃瓜有的像胡瓜。」

  「真的喲?」

  「徐姐妳不知道對女人來說,彎彎的那種最好,辦那事的時候最受用,小良

的就是那種,小小年紀那個地方已經很嚇人。」

  我猜想她們倆母子應該都一塊洗澡,接著腦袋就出現這樣的畫面。真沒用,

我猜我又臉紅了。

  傍晚一到,我們各自回去張羅晚飯,經過下午的相處,我對黛華的印象完全

改觀,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拉近了許多。

  小傑一放學就跟小良關在房裡,想起下午兩個女人的話題,我實在很好奇兩

個男孩子說的又是什麼,於是悄悄的在小傑房間外豎起耳朵,兩個小男生的音量

很小,害我得很用心才聽得到。

  「真的,結果咧?」

  「呃……她以為我在做夢,不過我真的嚇死了。」

  「我第一次也是這樣,現在就不會了。這次你就照我剛剛說的做,不要忘記

了。」

  「真的要做嗎?我怕……」

  「拜託,不要這麼沒用很好玩的啦!你都沒有覺得很興奮嗎?」

  「有是有啦,可是你都這樣跟……」

  「那還用說,她喜歡的要命。」

  這兩個小鬼到底在說什麼我聽的一頭霧水。

  「你不是說她都叫的很痛苦?那怎麼會喜歡?」

  「唉呦,你很笨耶,女生喜歡就會這樣,你以後就知道。」

  該不會是在學校欺負女同學吧?找個機會我得問問小傑是怎麼一回事。

  「我要回去了,我媽等我吃飯,明天我拿個東西給你看你就知道,你記得要

告訴我喔!」

  我趕緊躡手躡腳回到廚房。

  晚上小傑又跑來跟我睡,這孩子不知是不是看了什麼恐怖小說還是怎樣,今

天晚上我又要難以入眠了,想起昨晚他做惡夢抱住我的情景,不禁有些捨不得,

只好叫他先去洗澡再上床。

  聽著浴室的潺潺流水聲,我想起黛華下午提到小良的生殖器形狀,卻不知我

那寶貝兒子的又是什麼德性。我站在浴室門口猶豫半天,掩不住好奇心終於還是

悄悄地把門開出一條縫。裡面霧氣騰升,小傑光溜溜的正在抹沐浴精,這個情景

讓我有些意外,現在的孩子真早熟,國中二年級的身材就像個小大人。

  我的目光停留在他的下體,想盡快找到答案,而小傑剛巧洗滌到這個部位,

他的手從搓洗慢慢變成套弄,那話兒很快就翹起來,眼前的畫面一會功夫就超脫

我的想像之外,我簡直可以聽到自己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聲。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陰莖硬起來的樣子,不過兒子的卻是頭一遭,我想趕緊閤

上門結束偷窺但偏偏兩隻腳動彈不得,我的目光就是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一番掙

紮後我艱難的下定決心,忽然瞥見小傑在滿是霧氣的鏡子上寫下『媽媽』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