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一段陌生性愛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公司派去上海出差,晚上正好要留在那個城市一個

晚上,終於可以見到聊了半年多的網友了。

  她叫雨,32歲了,比我大三歲。從半年來的聊天過程中,我知道她有過一

次不幸的婚姻,現在的先生出國了,有一個5歲的女兒。

  晚上我打車來到她上課的廣播電視學校門口,終於見到了她,清秀的面容,

齊肩的長髮,中等而豐滿的身材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對我也頗有好感,我

們就推著自行車在城市的大街上走了好久,聊了好久。晚上我把她送回了家,自

己回到了賓館,一切都沒有發生。

  回到我自己的城市後,我們繼續著每天晚上的MSN聊天,聊了好久也聊得很

深,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誘惑著我要到她的城市去再次見到她。

  終於一個月之後一個偶然的出差機會,我開著車去了她的城市,我們在傍晚

的街道上再次相遇了,她穿著一件短袖體恤衫,下身穿著休閒褲,凹凸有緻的身

材更加襯托出她女性成熟的魅力。

天。天空下著小雨,吃完晚飯,淅淅瀝瀝的小雨還沒停,她對我說:「下車走走

吧!」我把車停到了那個城市的一個很大的公園廣場門口,我們下車就在雨中散

著步。

  也許是淅淅瀝瀝的小雨幫了我的忙,一把雨傘下,我們貼得更緊了,隔著薄

薄的衣服,我清晰地感覺到了她身體的柔軟,她似乎也沒有刻意蒂遠離,我們就

這樣若即若離的走著、走著。

  天色很晚了,我對她說:「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她的聲音顯得有

些曖昧,對我說:「孩子的小姨去我家了,陪著孩子呢!」

  車上,我們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只有CD裡播放著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

裡》,有些哀婉的曲子和著車窗外的小雨令我感受到了一種恍若夢境的情緒。

  就這樣,我把車停到了我住的賓館樓下,我們上了樓,是很標準的賓館的標

準間,我們分別坐在兩張床上看著電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突然沒有了QQ

裡面那聊天的自在和隨便,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奇怪的氣氛籠罩了我們。

 由於開了一天車又淋了雨,我的黑色襯衫後背都露出了汗鹼的雪白色,「你

去洗個澡吧,你開了一天車,也夠累了。」她輕輕的說著,眼睛沒有看著我。

  我有些緊張也有些莫名的興奮,進了浴室,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把

襯衫洗乾淨掛起來,由於沒有帶著短袖衣服,我就赤膊坐在了床邊。

  她沒有說話,低聲問著我:「水涼麼?」

  「不涼。」我說著。

  她沒有再說話,站起身走進了浴室。我聽到了嘩嘩的水聲,我的心狂跳起

來,我知道隔著一個房門,一個陌生的女人正赤身裸體的在裡面,和一個陌生女

人如此近距離令我心裡忐忑不安著。

以下內容需要回復才能看到

片刻後,她走了出來,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渾身散發著洗髮香波的香

氣,「哦,累了吧?對了,你後背的傷疤讓我看看好麼?」因為以前聊天的時候

我告訴過她我後背上的傷疤,那時大學軍訓時候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匍匐前進的

時候,被後邊的一個小子不小心用刺刀劃傷的。

  我按著她說的話趴在了床上,她慢慢坐在了我旁邊,幾個手指頭摸著我的傷

疤,然後我感到一雙柔軟的手抓住了我的肩頭,她輕輕地給我揉著肩膀和脊背,

頓時那種久違的被異性觸摸而產生的快感令我渾身舒服起來。

  和妻子分居已經一年了,我幾乎對異性的觸摸陌生了。我慢慢轉過身來,看

到了她美麗的眼睛,「今天晚上就別走了,我一個人挺寂寞的。」我輕輕的對她

說著,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感覺到了她的一絲驚訝,她似乎在躲避著我,雙手支撐著身體,但並不是

太堅決。我稍微再用了些力量,將她的身體拉了過來,貼在了我的胸前,我試探

著用嘴唇輕輕地觸碰著她的臉頰,她只是有些害羞地說著:「不行,我只能再呆

一會兒,我該回去了。」但我沒有理會,繼續用嘴唇試探著她的嘴唇。

  終於,她不再拒絕,就在我用舌頭撩刮她的嘴唇片刻之後,她的嘴唇也張開

了,我們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她的喘息也急促起來,我能清晰地感覺到她也主

動用舌頭和我摩擦,男人的本能告訴我,她也需要。

  壓抑了許久的情慾令我意識忘記了冷靜,我猛一翻身將她按在了身下,開始

熱烈地親吻她的臉頰、嘴唇和脖頸,她也有些興奮的哼叫起來。她的哼叫和我的

妻子不同,聲音是「啊啊」的上升調,而不是歎息似的降調,她只是雙手抓住我

的胳膊,對我說著:「不不不,我該回去了。」

  我沒有和她再對話,繼續親吻著她,儘管她說著不同意的話,但是我們的嘴

唇還是熱烈地吻著,她的舌頭也主動地和我的舌頭摩擦。

  我的手隔著她的體恤衫揉搓著她的乳房,很軟很軟,也很大。然後我的手撩

開了她體恤衫的衣角,開始撫摸她光滑的腹部,她還是繼續著那幾個字:「不不

不」,聲音都顫抖起來。

  而我一擡腿騎在了她的身上,雙手拉住她的雙手將她拉得坐了起來,我就跪

夾著她的雙腿,雙手抱住了她的腰,往上撩開她的體恤衫,她羞澀的向後倒下身

體不讓我脫,但被我快了一拍,把她的體恤衫從她身體上脫了下來,然後我的雙

手伸到她的背後,去解她的乳罩掛鉤。

  「哦,不不不,我該回去了。」她望著我,臉都紅了。

  「陪陪我好麼?我一個人太寂寞了。」我用乞求的眼神望著她,同時已經摸

索著摘開了她乳罩的掛鉤。

  鬆開了雙手,她本能的躺倒在了床上,這才意識到乳罩已經被解開了,雙手

有些羞澀地交叉著護住胸部。我再次低下頭去親吻她的嘴唇,片刻之後她再次哼

叫起來,雙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而我則騰出了一隻手把她乳罩的吊帶從她兩個肩

膀上拉了開來,我當時用上身貼壓在她胸前,慢慢地把她的粉紅色的乳罩從我們

貼壓的身體間拽了出來,搭在了床頭。

  雨的皮膚很潔白,滑滑的,兩隻乳房豐滿而柔軟,但缺乏了年輕女孩子的挺

拔感,微微有些下垂,但是豐滿渾圓如梨形。也許是生育過的緣故,摸上去軟軟

的,兩個乳暈和乳頭也顏色很深,像巧克力的顏色一樣。

  「你關好門了麼?」雨聲音低低的問我。「哦,關好了,沒關係,就我們兩

個人。」我繼續親吻著她,她沒有再拒絕我,任我親吻著她的乳房。

  我按著腦海中A片裡的樣子,吸吮著她的乳頭,用舌頭環繞著舔她的乳頭,

果然她很享受的發出了輕輕的哼叫,兩個乳頭慢慢變得硬挺起來。我的手繼續撫

摸著她的光滑的脊背,隔著她的褲子開始撫摸她的臀部。

  「哦,不行,不不不……」她繼續有些不安起來,我就從她的身上翻下來,

把她的身體扳向我,我們面對面側躺著。她的褲子是那種有鬆緊帶的休閒褲,我

一邊和她親吻,一邊另一隻手從她背後滑進了她的褲子,撫摸到了她的屁股上,

她的臀部很豐滿,寬寬的,軟軟的。

  她有些羞澀,一直閉著眼睛,貼近我和我親吻,而我則把手腕往上擡,藉著

胳膊的作用,如同槓桿一樣,把她的褲子從後邊往下脫。她也變得興奮起來,一

隻手摸索著我的褲子,隔著我的褲子撫摸到了我的下邊。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腰帶上,雖然她有些遲疑,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暗

示,解開了我的褲帶,然後是褲子的掛鉤,拉開了拉鏈。我將身體進一步貼近了

她的身體,讓我們的腰部不被燈光照射到,她就慢慢地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

  畢竟是有過性經驗的女人,她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擼動起來,強烈的快感頓

時令我舒服地喘息起來。我的手也沒有停下,把她的褲子往下褪到膝蓋,然後我

坐起身擡起她的腳,把她的內褲連同長褲一起脫了下來。

  一眼就望到了她毛茸茸的地方,她的陰毛很少,只有中間的一小縷,就像在

小丘上寫了個「1」字。她的體型太美了,雖然沒有了年輕女人的鮮嫩,但卻充

滿了成熟女人的豐滿肉感。我想是個男人此刻也知道該幹什麼了。

  我脫掉褲子,壓倒了她的身上,我們的身體赤裸裸地緊貼在一起。我沒有留

情,把她脫得一絲不掛,連襪子都給她脫了個乾淨。「別看,別看……」雨見我

在看她的私密部位,羞澀地夾緊了大腿,伸手想去關燈,我說:「開著燈吧!」

但是她似乎很執拗地要關上,既然她如此堅持,我就沒有太勉強。

  等到她關上了燈,就沒有再拒絕我撫摸她的下身,我半跪著用一個膝蓋插進

她大腿之間,將一隻手伸進去撫摸她的下身。她的毛很少,她沒有再用力地夾緊

大腿,只是出於羞澀和本能還微微地用著力。

  也許這個姿勢她還不太舒服,我就躺了回來,側著對著他,將她外邊的大腿

撩起來曲起,靠近我的大腿被我勾住膝蓋彎部位拉向我,讓她這條腿舒服地依靠

  我把整個手掌捂在了她的陰戶上,上下搓揉著,熱熱的、軟軟的,還有些濕

潤;而我的嘴唇也靠在她的耳朵邊,能清晰地聽到她在黑暗中舒服地喘息。她夾

在我們身體之間的一隻手也伸過來,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陰莖和睾丸,舒服極了。

  我放開她,慢慢在黑暗中把身體往下移動,雙手抱起她的大腿,用嘴唇緊壓

她的小腹部兩側,大口吮吸著她的肌膚,下頜輕輕地一下下點著她的陰阜。

  「你幹嘛?不行!」她似乎感覺到我要幹什麼,黑暗中我感覺到她在努力想

擡起頭,但我沒有停止,抱緊她的雙腿,將嘴唇一下子覆蓋到她的陰戶上吮吸起

來。耳畔再次傳來了她那升調的「啊啊」聲,我感覺她很享受我的吮吸。

  我伸出舌頭左右撩刮著她的小陰唇、刺激她的陰蒂,又用嘴唇啜住她的小陰

唇往兩邊牽拉,然後把舌頭捲起來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地抽動起來。黑暗中我

感覺到她的一雙手抱住了我的頭,手指頭都插進了我的頭髮裡面。能讓一個女人

如此快樂的享受我的親吻,令我高興極了。

  我擡起頭說:「讓我看看吧!」

  「不行,別看!」她的手抓住了我要去開燈的手腕,我感到有些遺憾,好在

她的身體讓我也很享受。

  我把身體調轉180度,雙腿叉開騎在了她的胸前,雙手再次把她的大腿抱

在胳膊上,匍匐在她身上。她的大腿張得很大,我可以把整個嘴唇都壓在她的陰

戶上,吮吸、親吻、輕咬,舌頭不斷往下用力,不斷地撐著她的小陰唇下部聯合

部位的薄薄皮膚。

  我是想先給她預熱預熱,省得真正的交媾開始令她不舒適。我知道女人小陰

唇下的聯合部位皮膚比較脆弱,男人太粗魯會令女人有撕扯痛,黑暗中我只聽見

身後她發出的興奮喘息和哼叫。

  我微微擡高臀部,憑著感覺將雞巴往她的面頰移動,我不敢太魯莽,我知道

有的女人並不喜歡給男人口交,所以我試探著用陰莖摩擦著她的臉頰。雨大概不

喜歡那樣,一隻手握住了我的雞巴,沒有張開口含住,我也就沒有繼續。

  只聽見她聲音低低的說:「別這樣了,你把它放進去吧!」我不傻,頓時聽

懂了她的暗示,我知道她的身體已經準備好接納我的插入了。

  我沒有再遲疑,轉過身體,摸索著床頭的褲子兜,其實我私下裡準備了安全

套。「你幹嘛?」黑暗中雨問我,「我戴上那個。」我回答著。

「哦,不用了,今天沒事兒。」雨的聲音低低的,我立刻聽懂了她的意思,

大概是安全期吧!我收回手,然後試探著用膝蓋去拱她的大腿,試探著她是否允

許我準備插入的動作。

  不出所料,當我膝蓋稍一接觸她的大腿中間,她的兩條大腿便很自然地分開

了,我順勢將另一條腿也跪入她的大腿之間。

  我有些侷促,有些不安,和妻子結婚五年來,過於冷淡的妻子令我在性愛上

無所適從,雖然有幾年的婚齡,但我自知我屬於那種技巧很不熟練的男人。和妻

子房事的時候,我甚至經常不能一次插到地方,由於過於緊張和妻子的煩躁,甚

至經常早洩,令我時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性功能有問題,所學的一點知識不過是從

A片和三級片中學來的而已。

  面對興奮的雨,面對她成熟而興奮的女體,我真怕幾下又會敗下陣來。好在

我的房間是在六層,對面沒有高大建築物,所以只拉著白天用的紗簾,而我們回

來也沒有拉上不透光的那層厚窗簾,遠處的路燈的光線能照射到房頂的天花板上

一點點,雖然光線很弱,但我還能模糊地分辨出雨赤裸的身體輪廓。

  畢竟是第一次準備進入雨的身體,再加上她不讓我開燈,我沒有機會看清楚

她那裡的位置和形狀,所以只好抓住她的腳腕將她兩條分開的大腿用點力量壓下

去,把整根雞巴平放在她陰毛下端的位置上,前後摩擦著她大陰唇之間的縫隙。

片刻,陰莖腹部就被她分泌的體液粘得濕漉漉的,前後的摩擦就像躺在一塊香皂

上一樣舒服。

  「你把它放進來吧!」她的聲音顫抖著,我的雙手鬆開了她的腳腕,讓她的

大腿自然地兩邊分開。微弱的光線裡,我的左手摸索到她的肩頭位置,把左手支

撐在她的腋窩下的床上,微微探下上身,用右手扶住勃起的雞巴,用龜頭試探地

上下刮動著她的陰唇。

  濕濕滑滑溝壑的感覺讓我清晰地感受到了雨的雌性器官張開了,但我還拿不

準準確位置,我知道雨不是個放蕩的女人,所以我也沒敢嘗試著模仿A片裡用手

指頭插入,儘管如果此刻用大拇指探查一下就可以清晰的確定她身體的入口。

  她對我的溫柔令我對她頓生感激之情,我一直控制著情緒,儘量保持著溫柔

的動作。突然,令我吃驚的感覺到,她的一隻手伸了過來,從前面扶住了我的雞

巴,頓時把我的右手解放了出來,我的兩隻手都支撐在了她腋窩下的床單上。

  雨扶著我的陰莖在她兩片陰唇之間上下刮蹭了幾下,就在她慢慢停下來的時

候,我的龜頭清晰地感覺到了冠尖對面的空洞和龜頭周邊的環繞,我順勢輕輕鬆

開緊繃的臀部,微微壓下身體,龜頭順利地擠開了對面的環形。

  「痛麼?」我慢慢擡起屁股,把龜頭從那環形的包裹中拔出她的體外,她沒

有回答。

  沒有了她手的引導,我只好再次用右手扶住陰莖,畢竟已經有了一次進入,

我找對了地方,再次鬆開了緊繃的屁股慢慢壓下,龜頭似乎沒有受到太多的阻力

便擠開了她的小陰唇。雨沒有發出「啊啊」的聲音,而是發出了一種「嗯嗯」的

悶聲,我感覺到她的一雙手推住了我的胯骨,似乎害怕我使用暴力。

  也許是女人特有的矜持,但黑暗中我也模糊地看到她把兩條大腿蜷起來,不

個男人的女人,我知道她是在竭力張開大腿讓我有個充份的空間。

  我一次次地把插入的龜頭拔出來,又輕輕地擠進去,嘴唇不斷的親吻她的嘴

唇,每一次我都把雞巴插入得深一些,再深一些……雨的哼叫也慢慢地大了,而

她的雙手還是本能地推住我的胯骨,我每一次的進入都引得她的雙手本能地推擋

一下。

  慢慢地她似乎陶醉起來,雙手離開了我的胯骨,改為抱住我的脖子,我們親

吻著。

  「你那兒有點緊,你是不是害怕?」我竭力地壓抑著衝動吻著她。

  「哦,有點,我第一次這樣,我怕你是個壞蛋。」她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哦,沒關係,我會很輕的。」我安慰著她,此時陰莖已經有一半在她的體

內了。

  也許是經過剛才的交流和我的溫柔,她似乎情緒平穩了下來,因為我清晰地

感覺到她的四肢不再是僵硬的,而是慢慢變得放鬆起來。隨後我感覺到她的雙手

撫摸到了我緊繃的臀部,隨著她用力地抱緊我的臀部,我終於完全放鬆了緊繃的

肌肉,讓臀胯在重力的作用下壓了下去,雞巴一下子整個地插進了她的身體。

  「啊——」我聽到雨發出了一聲似乎是絕望的哀怨叫聲,她的雙手緊緊勾住

我的脖子,嘴唇拼命地和我親吻著,令我的整個身體完全壓在她的身上。此刻的

我一下子變得失去了理智,雙手胡亂地摸索著她的肩膀,一把握住了她的兩隻豐

滿的乳房揉搓起來。

  「哦!啊……輕一點,」雨叫了起來:「我受不住你這麼大的勁兒。」頓時

我意識到了剛才的魯莽,趕快鬆開了手。

  我用雙肘支撐著身體,慢慢將臀部起伏起來,我儘量讓自己的動作輕一些,

儘量讓陰莖作最長的緩慢活塞運動。雨興奮地喘息起來,兩條大腿也環勾住了我

的腰,我慢慢加快了一些節奏,她的雙腿也隨著我起伏的屁股晃動起來。

  「哦……嗯……嗯……」雨的頭不住地扭動起來,不知怎的似乎不再追尋著

我的嘴唇,兩隻手也不知道摸索到了什麼地方。沒有了她雙手的環勾,我把身體

直起來,雙手支撐在她的腰部兩側,開始慢慢大幅度的抽插起來,但我依然沒有

用力,只是緩慢地大幅度抽插著陰莖,強烈的快感令我雙頰熱得像發燒一樣。

  奇怪的是,她的陰門剛才還那麼緊,那麼害怕插入,現在卻變得鬆弛起來,

整根雞巴的插入絲毫感覺不到緊箍的感覺,真不知道女人雌性器官的構造竟然如

此奇異。

  黑暗中,她發出悶聲的哼叫,她似乎有意地在壓抑著自己。我隨即開始加快

了抽動,也加大了一些力度,終於臀部掙脫了她環勾的雙腿,我聽到了黑暗中插

入時發出的第一次「啪啪」的撞擊聲,我感覺她在努力地擡起自己的臀部,似乎

在迎合著我,又似乎不像。

  但是片刻之後,我的陰莖感覺到了角度的不同,我的位置高,而她的陰門似

乎過低了,大概是我沈重的身體把她有些嬌小的身體壓陷進了床墊裡,抽動的時

候不太舒服才令她那樣。

  「是不是不舒服?」我問道,「嗯。」雨輕聲的回答著。

  「那就把枕頭墊上會舒服些的。」我拔出了雞巴,一隻手托起她的臀部,另

一隻手把另一張床的枕頭拿過來給雨墊在了下邊,然後分開她的大腿再次插入了

進去。

  果然角度馬上順暢了許多,雞巴進入的時候成了一條直線而不是彆扭的梗著

進入,她也似乎舒服了許多,隨著我的抽動,我再次聽到了她的呻吟。

  「讓我看看吧?」

  「不行!」

  「求你了,讓我看看。」

  「不行,不嘛!」

  儘管雨極力地阻撓著我不讓我開燈,但似乎在我的執拗下不再堅持,趁她剛

鬆開我的手腕,我扭亮了床頭燈。

  天哪,我看到的是怎樣的一個令人心動的女體呀!由於光線的照射,雨閉上

了眼睛把頭扭到一邊,幾縷披散的頭髮散亂地蓋在臉頰上,紅潤的臉頰和脖頸美

麗極了。她還沒反應過來,身體還保持著剛才和我交媾的姿勢,原來兩隻手分到

兩邊扣住了床墊的邊緣,一對雪白的乳房顯得更加豐滿鼓漲。

  小腹上的皮膚微微顯得鬆弛,下端一條隱約可見的橫著的十厘米長疤痕,大

概是以前做剖腹產的痕跡,但如果不仔細分辨根本看不出來;黑亮亮的像「1」

字的陰毛只有一小縷長在柔軟的陰阜上,兩邊絲毫看不到一根。

  由於還保持著交媾的姿勢,我的半根雞巴還在她的體內,從她張開的雪白大

腿之間我第一次看見了她的雌性器官,黑黑的,就像巧克力的顏色,和她四週雪

白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片黑黑的小陰唇由於雞巴的牽拉而如同花瓣一樣

包裹著我的莖幹。由於赤身裸體,她身體上散發的沐浴露的香味幾乎神魂顛倒,

眼睛都直了。

  「別看,別看了……」雨睜開了眼睛,面頰紅得如同蘋果一樣,連忙抓起旁

邊的床單捂在乳房上。

  「讓我看看吧!你太漂亮了。」我深情地望著雨,用手輕揉地撫摸著她有些

鬆弛的小腹,幾個手指頭如梳子一樣梳縷著她的陰毛,然後輕輕劃著她的疤痕。

  「現在還痛麼?」我充滿了憐愛地問著她,「早就不痛了,都好幾年了。」

雨輕聲地說道。

  她似乎很享受我的撫摸,平靜下來,我的雙手繼續在她的腹部撫摸揉搓著,

然後是她的乳房,軟軟的、熱熱的,充滿了女性的肉感。

  我的一隻手放在她的胃部,慢慢往上順著她的乳溝往上撫摸,撫摸她的乳房

以上肩胛骨以下的柔軟肌膚,然後是她的脖頸,然後是臉頰。我非常喜歡這樣撫

摸女人,從她的表情我清晰地看出了她愉快的感覺,也許這就是做愛吧!

  幾次由下而上地撫摸,雨不再抓住床單,我順勢把床單從她的胸前拿到枕頭

邊,讓她的身體再次赤裸裸地呈現在燈光下,她脖頸上的白金項鏈令她的胴體更

增加了幾分性感。

  一股交媾的衝動令我再次粗重地喘息起來,我抱起她的大腿分到兩邊,用胳

膊側面壓住她蜷曲的大腿,將剩餘的半根雞巴再次插入了她的體內,快速地抽動

起來。由於活動空間的增大,令我插入的力度增強了,我不再遵循著剛才九淺一

深的原則,開始刻意地加大了撞擊她陰戶的力度。

  隨著漸漸有力地插入,雨的雙手不斷扣抓著床墊邊緣,張開口大口喘息著,

豐滿的乳房四下搖曳著顫動著,美極了!而雨似乎為她自己略顯鬆弛的身體十分

害臊,只是她不能再把燈關上,把頭扭到了一邊,抿著嘴唇哼叫著。

  「你真漂亮,真的,我喜歡你的身體。」我胡亂地說著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

蹦出來的語言。我低下頭,欣賞著我的雞巴快樂地進出著她的身體,欣賞著她不

斷被牽拉得時而凸出、時而緊縮的小陰唇,黑黑的,巧克力一樣的顏色,簡直漂

亮極了!

  我試圖用大拇指去揉搓她的陰唇,但是她似乎不喜歡那樣,儘管我已沾了唾

液,也很輕柔,但從她的反應來看,她還是不喜歡那樣。畢竟女人和女人不同,

感受也不一樣,我便不再刺激她,而是專心地抽插著雞巴。

  雨歪著頭,牙齒咬著床單的一角,發出很悶的「嗯嗯」聲音,似乎在竭力地

壓抑著自己,看得出她的確是個比較羞澀和保守的女人。我伸出胳膊,把燈光調

到了最暗的幅度,保持著能夠微微看清彼此的身體的亮度。雨似乎能夠從暗淡的

光線中找到安全感一樣,變得平靜了下來,開始張開大腿配合我的插入。

  整個屋子裡都能清晰地聽到我們身體交合時撞擊發出的「啪啪」聲,除此之

外,陰莖的進出也摩擦著她的陰唇粘滿了她分泌的黏液而發出輕輕的「滋拉、滋

啦」的聲音。

  「換個姿勢好不好?我想在你後邊。」我低聲的祈求著她。

  「不行,不行。」雨似乎還是很保守,不肯答應。

  也許是她第一次和我做還不太放得開吧,儘管我無數次幻想著從後邊抱住她

豐腴的屁股盡情地和她交媾一次,但畢竟她的堅持我也不好勉強,我不再堅持,

但還是把她的身體扳得側了過來。

  側面插入令我無法全部插入雞巴,我翻過手掌往上撩著她上邊臀部的軟肉,

盡力地扒開更大的空間讓雞巴用力插入。

  也許過於魯莽的撞擊令床頭有節奏地撞到了牆上發出「砰砰」聲,「你輕一

點,別……別讓人聽見。」她有些責怪地望了我一眼就再次躺下享受了,我這才

覺出剛才有些魯莽了。「誰讓你不讓我從後邊來呀,那你就讓我從前邊。」我故

意調皮地氣著她。

  我再次插入了雞巴,不再顧及她的感受,開始按照我喜歡的節奏和力度抽插

起來。我盡力提起她的大腿,讓她的臀部離開床,以便於充份撞擊,燈光下清晰

地可以看到她豐滿的乳房蹦跳著,小腹部的皮膚和臀部大腿的柔軟部位都有節奏

地顫動著。

  「啪啪啪」的聲音再次響起,她的雙手再次在床上胡亂抓撓起來,大口地喘

息著,我能體會到她身體的興奮。我看到她不斷地把雙手伸向我企圖勾住我的脖

子,但每次我都抱高她的大腿令她無法擡起上身。

  強烈的興奮令她的頭左右扭動起來,發出「嗯……啊……」的呻吟聲,她依

然壓抑著自己,也許怕聲音大了被隔壁聽到吧!「哦,沒事,我把門都關好了,

你要是想叫就叫出來。」我低聲安慰著她,開始了更加強力的衝擊。

  我雙手扶在床沿,用胳膊將她的大腿卡在兩邊,大幅度地上下起伏著臀部,

強烈的快感隨著抽插接踵而來。從她大張的口和瞪大的眼睛我看到了她從未有過

的表情,她的身體不斷地往後邊挺動著,我能清晰地感覺到她陰道的收縮,我竭

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