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是一個這樣的男人


我叫李立志,跟我熟一點的都直接叫我阿志。

今年是我的最後一年高中生涯。升上高中後,因為發奮讀書的關係,一直是
班上的第一,而各項運動我雖然不是樣樣精,但也總算是樣樣會,加上自問算是
俊秀的外表,校內的人緣一直不錯。

多年學生生涯,最令我感到自豪的,是認識了我現在的女友——頌玲。

她的身高以香港的女生來說,算是中等,大約165cm
左右,留著一把及肩的
長髮,經常束成馬尾辮子,皮膚有著女孩子獨有的潔白,那略厚而又帶性感的嘴
唇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顯得更豔更紅。

我最欣賞的,是她的一雙大眼睛。她的眼睛,並不只是大而已,最重要的是
她的眼睛很有神采,就像漫畫中的女角色一樣,那簡直是會說話的一雙眼睛!每
次當她惹我生氣或是對我有請求的時候,我看著她的眼睛,不知不覺間,我就會
從左右搖頭變成了上下點頭。

她的身材也很標準,雖然不是豪乳,但卻是恰好可以讓人一手掌握的那種男
人夢想中的大小。而且,不致於過大的胸部,跟她整個人的身高比例配合得很好,
看上去就更令人讚歎。

還記得我倆第一次發生關係的那天,一直令我難以忘懷。

那天剛剛放學不久,我倆並沒有約定要到什麼地方去,只是自然而然的,在
不知不覺間一起走到了我的家中。

家中一個人也沒有,一切的電器也都關掉了電源,再加窗子也關上了。在大
廳中,我倆相擁著,彷佛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我們那時已經發展了一段時間,對於這一天的來臨早已有著心理準備和默契,
但,我尊重頌玲,我還是想知道她的意願。

「頌玲,我……可以嗎?」

她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嬌羞的點了點頭。

也許是當時的氣氛影響,也許是她的心情緊張,也許是她感到害羞,她的臉
蛋兒,整個都紅起來了,配合上她原本就細嫩雪白的肌膚,我到此時才明白到什
麼是白裡透紅!

看著眼前羞答答、嬌滴滴的可人兒,再加上沒有受到拒絕,我再不行動,我
絕對會懷疑自己的性取向。

我雙手捧著她紅得蕩手的臉蛋,稍為抬高了她的頭,而我則俯下了我的頭,
終於,彼此的嘴唇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尤如蜻蜓點水一樣。

這蜻蜓點水般的一吻,就像在我倆原本已不平靜的心湖上,突然落下的一點
小水滴。水滴雖小,卻能令湖面起了陣陣的漣漪﹔漣漪雖水,卻延綿無盡。終於,
心湖上翻騰著情與欲的波濤,一切皆是由這蜻蜓點水般的一吻開始。

唇短暫的分開過後,又在連系在一起了。

除了唇,還有舌。

我倆的舌頭,彷如突然有了屬於自己的生命,不受控的交纏起來,在早已分
不清是我的,還是她的津液中,傳遞著彼此的情欲和愛意。

兩根舌頭不停的交纏攪動,如果可以看得見的話,我相信那將會是一個水乳
交融得就像只有一根舌頭的情景,就像只有一條有生命的靈蛇的情境。

我想,聖經故事中,引誘亞當夏娃的那條蛇,也不過如此,難怪,他們倆會
抵受不住如斯誘惑。

良久,唇分,舌離。

四目交投不語,緊靠著的身軀,親密得可以感覺到對方怦然的心跳。

事實上,這並不是我倆第一次的接吻。然而,如此激情膨拜的,卻是從未有
過,相信是因為大家都知道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再加上四周環境氣氛作為催化
劑,加劇了彼此情緒的波動。

我們一邊喘著氣,一邊感受著對方身體的顫動。

我知道,我該行動了。

我用雙手把她打橫的抱起來,走進房間內,用腳使門關上,再把她輕輕的放
在床上。

那時,頌玲還穿著校服。校服是兩截式的,也就是說分開成裙子和上衣。

我一邊吻著她,一邊從衣服的底部伸手進去,輕撫著她的乳房。

由於上衣鈕扣是在背後的,我剩下來的一隻手就繞到她的背後,一顆一顆的
把鈕扣解開。

也許是受網路世界影響太深,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對制服產生了一點
僻好,認為女性在制服襯托下會更能令人動心。

因此,我並沒有把頌玲的校服全部脫下來,而是在解開全部鈕扣之後,把上
衣翻過她的胸部,再把胸罩往上推,使她的胸部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種令人窒息的美麗!

我感到,即使是在最急促的一百米跑之中,我的心跳也從未如此急速過!

可能因為乳房被自己所愛的人看到而感害羞,頌玲的臉更顯紅豔,而且把眼
睛合上了,再別過頭去,怕是不敢和我的目光有正面接觸。

我用一隻手把她的頭扶正,再用另外一隻手從額頭開始一直輕撫到她的後頸,
把她的頭輕輕的托起了一點。

我輕柔的對頌玲說:「頌玲,別怕,睜開眼睛,看著我。」

頌玲總算緩緩的張開了眼睛,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雖然如此,我看著她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卻感覺到她對我的情意,一切盡在
不言中。

我由衷的稱讚道:「妳……真的好美、好美!」

頌玲面上對著甜甜的一笑,輕輕的說了一聲「謝謝」,然後是難得的,突然
主動的向我吻過來,這是一向很少有的。

我親吻著她的蕩熱的嘴唇,然後是白晢的頸項,再來是乳房。

雙手一左一右的握著她兩邊的乳房,兩隻食指分別挑弄著她的乳尖,我的頭
部則埋在她雙乳之間,深呼吸著,享受著她那種少女獨有的體香混和著汗水的味
道。

不過,我實在忍不住了,我用力的吸啜著她那嬌紅的乳尖,發出「嘖嘖」的
聲音,舌頭則不斷地撥弄著最尖端的部位。耳際響起了頌玲在壓抑之下,卻又無
可壓抑的「嚶嚶」的呻吟聲,讓我不受控的肆意侵攻著她的雙乳,流連忘返。

在雙乳之中,徘徊眷戀多時,我的目標再往下移,終於到了那最隱密的部位
了!

我用雙手褪下她的內褲,把她的大腿儘量張開,使她最隱密的部位,毫無保
留地暴露在我的視線之下。

我把鼻子湊過去,呼吸著蜜穴中透出來的氣味﹔我把舌頭伸出來,迎接著蜜
穴中流出來的蜜汁。

那氣味,是香的,是甜的﹔那味道,是迷人的,是迷幻的。

雖然這實在很容易讓人沉醉其中,不過,我並沒有。因為,我更期待著下一
個環節。

我把我的陽具掏了出來,在頌玲的面前得意地耀武揚威了一下。從她的表情
看來,似乎是在擔心著、懷疑著,究竟自己的身體是否真的能夠容得如此兇猛的
傢夥。

看著她一臉擔心的樣子,實在不忍,因此想給她一點心理準備,於是道:「
頌玲,我……要來了。」

頌玲依然是一副嬌羞的模樣,她並沒有反對,只是道:「嗯……不過,我、
我還沒有試過,所以,請你輕一點……」

我點了點頭,然後扶正了陽具,對準了蜜穴,緩緩的向前進發。

在進入了頌玲的體內之後,我整個人都興奮得顫抖起來,愈是前進,花徑就
愈是包得緊,我也就愈加興奮。

終於到了最後的一道屏障了,我實在沒有辦法再等下去了,奮力向前一插,
那實在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歡愉。

「啊!痛啊!」

在聽到頌玲痛苦的叫聲才突然想到,剛剛自己實在是太魯莽、太不知憐香惜
玉了!第一次的性行為,女性總是先會受到苦楚的,看著頌玲緊鎖眉頭,眼泛淚
光的可憐樣,實在後悔莫及。

我撫著她的臉頰,吸啜著她臉上的淚珠,親吻了一下她,帶著萬分的歉意道
:「對不起,我沒有顧及到你的感受。」

頌玲回吻了我一下,雖然眉頭仍是緊鎖著,但仍擠起一個甜蜜的笑容對我說
:「不要緊的,我知道你愛我,我也愛你,這就行了。」

話畢,頌玲竟然不顧自己的疼痛,主動的迎合起我上來。我不想辜負了她的
好意,於是便漸漸地調較著抽插的速度,依據頌玲的適應程度慢慢地加快抽插的
速度。

抽插的同時,我的雙手並沒有閑著。一隻手繞到她的背後,用力地抓著那白
滑的臀部,另一隻手則搓弄著那無瑕的乳房的其中一邊,剩下來的一邊自然被我
瘋狂也似的吸啜舔弄著,雪白的乳房上沾滿了我的唾液,再加上乳房的肌膚被我
撫弄得紅紅的,好一個淫靡的境像。

頌玲漸漸的適應了更劇烈的抽插,慢慢地享受著性愛的樂趣,口中不斷地發
出著「嗯哼嗯哼」的呻吟聲更讓我情緒高漲。

「啊……我、我的身體很熱啊……」

「不行了……不行了……這……我實在不行了……」

「深、啊……深一點,再裡面一點……」

喘氣的聲音、呻吟的聲音、淫聲浪語的聲音,刺激著我情欲的神經線,我不
斷的加快著的活塞運動的頻率,一邊咆叫著,一邊作出了最後三、四十下的衝刺,
終於一泄如注!

我在頌玲的體內射精,這是我們之間沒有明言,但早已存在的默契。這是我
們之間第一次的性愛,我們希望是一次完整的性愛,而一次完整的性愛,體內射
精是必須的。

我泄精之後,並沒有立即抽出來,而是停留在頌玲的體內,享受著陰道內壁
高潮過後的「餘震」。

我倆四目交投,唇舌交纏。

無語,但更勝千言萬語。

往後,我們的感情持續升_1326;,床第之事也愈來愈頻密,一切如同童話般美好。

只是,世事難料,誰能料得到,一片光碟的出現,會使我的生命起了天翻地
覆的變化。

一切,得從那一天說起。

那一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學,我沒有約頌玲或是其它同學外出,賦閑在家。
話說回來,最近一個星期以來,頌玲都有點怪怪的,看起來很有點心事。

幾次想約她出來逛逛,或是放學後去喝點東西,都拒絕了我。

不過,我並沒有太放在心內,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空間,即使
像我倆一樣親密的情侶,也有權保留自己心中的一點秘密的。也許真的有些事情,
在煩擾著她吧。

而且,我覺得頌玲到了適當的時候,自然會對我說出來。

那時是一個清爽的早晨,剛剛享受了一個美味的早餐之後,驀然想起了今早
取回來的信中,好像有一封是寄給我的。

我把信拆出來一看,裡面有一片光碟,還有一封信,信的下款署名是肥龍。

還是先介紹一下肥龍這個人。

他是我的同學,長得很胖,重量絕對在200
磅以上,他的名字中有一個龍字,
於是同學們之間都叫他肥龍。

他家裡很有錢,但不知道是什麼原會來我們這種平民學校中就讀,不過他成
績也很不錯,是班上的第二名,但也可能因為這樣,他對班上成績第一的我很有
點看不順眼。

而我,原本對他雖說不上有好感,但也絕對沒有反感,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
對我的態度很差,讓我漸漸的不喜歡他,同學們知道我在背後對他的評價是:「
他只能夠在體重和金錢兩方面勝過我!」

不知道是不是受我的影響,頌玲似乎也有點討厭他。

信的內容並不長,甚至可以說很簡短,如果不是他如此正式地寄過來給我,
我會將之稱為便條:「哈哈!我要你在看完那片光碟之後,明白到我除了體重和
金錢之外,還是有能勝過你的地方。另外,給你一個預告,星期一上學時,你可
能會在男廁中看到一出好戲。」

信的內容令我很好奇,心中暗笑道:「難道是他拍下了自己連續引體上升一
百次的影片來向我炫耀?」

我立即就將光碟放進電腦,裡面是一個影片檔,我讓它播放起來。

影片中的背景讓我十分奇怪,竟然是地下鐵路列車的車廂之內。

接下來的鏡頭,更使我感到一陣寒意!鏡頭中,車廂之內有很多人,但非常
顯眼的是,一個穿著吊帶背心和短裙的年輕少女在車廂之內,她的左右兩邊分別
被兩個男人挾制著,而且那個年輕女生,竟然是頌玲!

看到這裡,我的心跳急劇加速,甚至想像到將會有甚麼樣的畫面會出現在鏡
頭之內!

頌玲終於出聲了,而且語氣蘊含著憤怒:「肥龍,你這樣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可以肯定,那絕對是頌玲的聲音。

鏡頭一轉,肥龍也在畫面內出現了。

「我是個直接的人,不喜歡轉彎抹角。」

肥龍停頓了一下,然後充塞著肥肉的臉色現出一個淫笑道:「我要幹你!」

「你妄想!」

肥龍發出令人心寒的笑聲:「嘿嘿嘿,我妄想?你有沒有搞清楚現在的情況?
這個車廂,還有一前一後兩卡的車廂,裡面的人全都收了我的錢。現在我說要幹
你,那你就是非被我幹不可!我妄想?哈哈!」

肥龍話剛說完,鏡頭就轉了一個近鏡給頌玲,臉上滿是憤然的神色。

看著不停轉變的畫面,我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我還會想到這件事,但我
可以肯定,拍攝者一定是肥龍花錢請回來,有著多年拍攝的經驗。

接著,肥龍以命令的口氣要頌玲跪下,頌玲自然不從,但左右兩邊挾制著她
的人一施加壓力,頌玲就不得不跪下來了。

肥龍居然就這樣大模大樣的在頌玲面前掏出他那醜惡、粗黑的肉棒。

他一邊搖晃著肉棒,讓肉棒不住地在頌玲的臉上拍打著,一邊繼續以他命令
的語氣道:「給我含!」

「你也許可以強姦我,但是不用妄想我聽從你的命令!」

一邊說,頌玲的頭部一邊不斷的搖擺,試圖逃避肉棒的拍打,但顯然不成功。

「是的,你可以不聽我的命令。不過,你不服從的後果是,這三卡車廂內的
每個人都會幹上你最少一次。你是想乖乖的被我幹個一、兩次,然後離開,還是
不服從的被三個車廂中加起來百多人輪奸?」

在肥龍威迫之下,頌玲無奈的屈服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緩緩的張開了口,
把肥龍的雞巴含進口裡去。

我看到這裡,心裡的感覺十分矛盾,又是心痛,又是興奮,又是妒嫉。

心痛的是,我深愛著的女友,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受到這樣的侮辱。

興奮的是,撇開我與頌玲的關係不談的話,這樣的一場強姦秀,是足以令每
一個心理正常、身理正常的男人興奮不已的。

妒嫉的是,即使是我,也很少能夠享受頌玲用口替我服務,因為她不喜歡肉
棒上那股無法消除的腥臭味。所以,除非是惹我生氣了,或是我生日等,頌玲都
不會替我口交。

原本挾制著頌玲的兩個男人已經放開了她,讓已經屈服了的頌玲可以根據肥
龍的口令來替他服務。

「吸大力一點,要用舌頭,繞著龜頭打圈。」

「張開眼睛,看著我!我不喜歡女人替我口交的時候合上眼睛!」

「睪丸也要含進去。喂!手不要停下來嘛,繼續給我套弄。記著,要看著我!」

頌玲的眼角已經泛著淚光了,在一大群陌生男人的面前,含著這個自己所討
厭的人的雞巴,那種羞恥的程度,實在是難以言喻的。

忽然,肥龍緊按著頌玲的頭部,然後在頌玲的口裡加速抽插,大約十到二十
下左右,精液噴射而出。

「啊!要射了,不准吐出來,給我吞下去!」

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的精液,居然能夠如此之多。

肥龍的雞巴還在頌玲的口部,從頌玲頸項皮膚可以看到的是她聽從著肥龍的
命令,把精液不斷地吞下去,但是精液卻依從頌玲的口中滿溢出來,滴在吊帶背
心上,短裙上,還有車廂地板之上,可見精液的噴射量何其多!

肥龍終於把肉棒抽出來,但依然噴射著精液,而且是對著頌玲那美麗的臉孔
顏射。精液又濃又稠,量又多,射得頌玲滿臉都是,連眼睛都快要被漿住了,睜
不開來的樣子。

最後,還把殘餘在龜頭上的精液拭在頌玲嘴唇上,說道:「我這牌子的唇膏
不錯吧,嘿嘿嘿!」

那莫名羞恥感,襲上了頌玲的心頭,那實使她再也抵受不住了,在眼圈打轉
以久的淚珠,終於要落下了。

晶瑩的淚珠,白濁的精液,在頌玲那天使般的臉孔上,構成一幅異樣的圖畫,
滿是那淫靡的味道。

而車廂的地板的精液,真的要用「一灘」來形容,一點也不誇張。

肥龍一臉囂張的對頌玲說:「回去的時候,告訴你的那個李立志,我除了體
重和金錢能夠勝他之外,本大爺我天生異稟,精液一噴射出來簡直是源源不絕,
而且每次的量都是一樣的多!」

剎那間,我明白了。肥龍所做的一切一切,針對著的,都是我。

女人?頌玲雖美,但也不是世上僅有的一個,在肥龍豐厚的身家之下,他要
叫一打女明星來給他玩都行。

他真正的目的,是對我報復!

但是,我實在沒有對他做過些什麼對不起他的事,這個程度的報復,那也太
……太殘酷了吧!

腦海中各種念頭紛至遝來,但那並不影響影片的播放。

影片中傳來肥龍的聲音:「啊!早就叫你把精液都吞進去的了,你看現在搞
得滿地都是了,你快給舔個乾乾淨淨!」

「什麼?你……」

頌玲的聲音依然是那樣的憤怒,但很明顯,那是一種屈從的憤怒。

「你什麼你,要麼你就舔乾淨,要麼就讓所有人來幹你!還有,舔的時候屁
股抬高一點,我要從後面玩你!」

「我要從後面玩你」,這是多麼嚴重的侮辱,但,頌玲能反抗嗎?顯然不能,
她,只能服從。

於是乎,頌玲抬高了自己的屁股,俯下了頭,舔著地上那一大灘精液。

肥龍依然不忘在言語上刺激頌玲:「嘿!看,你現在跟一隻母狗有什麼分別?」

在頌玲舔著地上的精液的同時,肥龍繞到頌玲的身後,實踐他那句「我要從
後面玩你的話」。他把頌玲的短裙翻到腰上,再把內褲拉低到膝蓋附近,挺起肉
棒,二話不說就插進了頌玲的陰道裡!

「啊!痛!不要!停下來啊!」

插入前並沒有進行前戲,使頌玲的陰道沒有足夠的分泌。在潤滑不足的情況
下,肥龍的插入使頌玲感到無比的苦楚,令她發出了無比淒勵的慘叫聲。

「哼!我為什麼要停下來?你又不是我的女人,我有必要疼著你嗎?我現在
是強姦你,你有聽過強姦時還會有人顧及像你這樣的一條母狗的感受嗎?」

肥龍並沒有理會到頌玲的哀求,反而更加大了抽插的幅度。頌玲抵受不住猛
烈的衝擊,整個人往前趴倒在那灘精之上。

肥龍絕不放過任何侮辱頌玲的機會:「對了,你可別忘記,你還要把精液舐
乾淨的,不要以為喊痛就可以偷懶。」

頌玲別無他法,一邊趴在地上,舔著那腥臭白濁的精液。

車廂中其它的男人,全程都在觀賞著這場難得親眼目睹的強姦秀,有很多看
著頌玲一邊扣高著她那光白雪亮的屁股被人從後面狠狠的幹著,一邊舔吃地上的
精液,都感到受不了,各自掏出自己的陽具出來套弄著。

而更令頌玲感到屈辱的是那些旁觀者的冷言冷語。

「你看,老闆說得真沒錯,她那吃精的樣子真的活像一隻母狗」

「是啊,而且還是最淫最蕩的那種,說不定狠狠的多幹她幾下,還會「汪汪」
的叫起春來呢!」

「嘿嘿,你說得真對!可惜這裡沒有狗,不然真的想看看獸交是怎麼的一個
光境。」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肥龍已經把頌玲反過身來,讓她正面對著自己,然後
褪去她身上那已經沾滿精液的吊帶背心,讓那嫣紅的乳頭暴露在眾人貪婪的目光
之中。

「哼!想不到你這母狗的乳頭居然有著這樣漂亮的顏色。不過,那又如何,
你還不是在我的胯下做性奴?」

說罷,肥龍竟然整個人毫無保留地壓在頌玲的身上,而且瘋狂也似的咬著她
的乳尖。雙重的痛覺使頌玲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痛苦表情,看得我心如刀割。

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頌玲已漸漸能夠適應肥龍的抽插,沒有那麼難受,甚
至有點快感。對於這個,我並不責怪她,畢竟生理反應並不受意志的控制。

頌玲甚至咬住了自己的指頭,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來。不過,事與願違,指
頭是咬住了,但「嗯啊」、「嗯哼」的叫聲還是自喉嚨中失控地叫出來。

「你這母狗,被強姦居然還呻吟起來?真是淫娃蕩婦,看我幹死你!啊!要
射了!」

肥龍話剛說完,就看見大量的精液從頌玲的陰道之中瀉出來,就像山洪暴發
一樣,在地上形成另一灘精液。

頌玲沒有哀求他不要內射,我想她知道那天是安全期,而且也只會使肥龍更
是獸性大發,更何況即使不是安全期,這世界上還是有一種藥物叫作事後避孕丸
的。

精液噴射殆盡的肥龍,把帶有殘餘精液的龜頭塞進頌玲,讓她吸個乾淨,才
一臉滿足的收好肉棒,整理自己的衣服。

倒在精泊之中的頌玲勉力地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倚在扶手柱旁,悲憤地對肥
龍道:「你現在玩也玩過了,你該記得你的承諾,讓我走了吧?」

「呵呵,我當然記得,我是說乖乖的聽我的話,我就不會讓他們輪奸你嘛,
你剛才表現得那麼淫蕩,那麼的讓人滿意,我只然會遵守諾言,不過……」

肥龍一臉奸詐的說:「現在告訴你也無妨了,我跟這班人的協議是,我付錢
給他們,他們一直聽我的命令,直至……我玩完你為止。也就是說,現在我玩完
你了,他們想做些什麼,會做些什麼,我不會管,也管不了!」

「你……啊!」

聽出了肥龍的暗示,頌玲剛想說些什麼,就已經有幾個男人撲在她的身上,
把她拖到另一旁了。

「你想幹什麼?啊!不要!拔出來!拔……嗯啊……嗯啊……」

又是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已經有一根雞巴插進了她的陰道之中,然後是另一
條肉棒塞到她的口中,一起抽插起來。

這時,又在傳出了肥龍的聲音:「別說我不告訴你,看看這裡。」

在這一刻,頌玲才第一次正面望向攝錄機來,而她一臉的驚訝,明顯是她現
在才發現,剛剛發生,現在發生,還有即將發生的一切,都已經被拍下來。如果
頌玲的口不是被粗大的雞巴塞住,一定會大罵肥龍卑鄙無恥。

肥龍繼續自顧自的道:「如果你想報警的話,無任歡迎。不過,你預備你的
淫蕩表演將會在互聊網中傳開去,別的地方不計,光是香港,我相信會有70%

上的人會看到你精彩的演出。」

也許是情況實在太淫亂的關係,原本的兩個男人很快就泄了,不過頌玲還沒
有足夠的時間爬起身來,又已經被人撲倒、進入、抽插。

也許是實際時間太長的關係,影片的後段,居然還經過了剪接。

從剪接後的片段中看到,有些等不及的,就插入了連我也未曾進入過的菊花
﹔也有些,則往已經含住了肉棒的嘴巴裡勉強的塞進去,兩人同時幹兩頌玲的嘴
巴,這個進、那個出、這個出、那個進,有默契得不得了﹔剩下一些實在找不到
洞的,就強拉住頌玲的手,逼迫著替他們打手槍。而那嬌嫩的乳房,必定同時有
兩對或以上的手、兩根或以上的舌頭,在撫摸著、舔弄著。

頌玲身上的每一個洞,無時無刻都充塞著肉棒。也許有時被剛剛還含著的雞
巴口爆或是顏射之後,口部會有短暫的空檔,但也只能夠聽到一陣陣的悲嗚。

「求求你,不、不要再幹我了……」

「我受不了了,請不要再來了……」

「放過我吧,你們想幹到什麼時候……」

「我快要死了,請不要再插進來了,讓我替你們吹出來好嗎?我實在痛壞了
……」

「啊呀……你、你不是剛剛才射了嗎?怎麼又來了?啊!不要……」

畫面中的頌玲,不斷的變換姿勢,不斷的被不同的男人幹著,有些幹一次就
走了,也有些要來好幾發才捨得走,還有一些嘴巴、菊花、乳房,通通都玩遍了,
還要站在旁邊多顏射幾次才願意走。

最後,頌玲再次倒在精泊之中,總算有人把一件足夠遮掩住全身的大衣蓋在
她的身上。過往充滿靈氣的雙眼,也失去了昔日的神采,了無生氣,也不知道焦
點在哪,究竟在看著些什麼,想著些什麼。

看著心愛的女友在一日之間被百多人輪奸,而且很多人還不只幹一次,甚至
兩三次,那種心痛、心碎的感覺,像是要把我的靈魂扼殺掉一樣。

我應該告訴頌玲我已經知道她的事了嗎?如果說了,我如何面對她,她又如
何面對我呢?

我不知道答案。

腦海中不住地出現頌玲被強暴得痛苦不堪的樣子,我不斷地埋怨著自己的沒
用、無能。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是一個這樣……這樣沒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