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蓮H傳


話說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山東省東平府清河縣算是一個富足的大縣。但這天下不公平的事就是多,任你這地方多富,可窮人總是占多數,所以說一個地方富不富,不是比窮人的多少,而是比富人的多少,哪裡窮人都差不多。

在清河縣就有一個窮到家、倒霉到家的人家。在靠近縣城的陳山村有一潘姓人家,戶主潘老實,生了五個兒女,前面四個不是病死,就是飢死,但第五個女兒金蓮卻自生下來後沒病沒痛,身體也長得快,才十三歲的人就已是婷婷玉立,雖面黃飢瘦,但仍難掩其俏麗的面容,阿娜的身姿,走到外面總能招來一雙雙艷羨的眼光。

但也許應了一句話紅顏薄命,沒等她長成人,就接連遇到打擊,十三這年她的娘就過世了,小小年紀的她開始照理家務,給父親煮飯洗衣縫衣補鞋,儼然一個懂事的家庭主婦,把一個家料理得有條有理的,左鄰右舍都誇她,真是個巧手姑娘,誰家的男孩有幸娶了她,不得了,不得了。

但屋漏偏逢下雨,沒過兩年安穩日子,潘老實就得了一種病,整天咳嗽不止,看了好多醫生,看病看出一身債,仍沒挽回他的一條命,在金蓮十四歲那年,他終於一病不起了,看著已是奄奄一息的父親,金蓮當面不敢傷心,背過面就以淚洗面,父親一死,她就真的是一個人孤零零,連個較親的親戚都沒有,天啦,叫她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啊。

這天,金蓮正小心地給父親喂粥,突然,門一下被人用力推開,村裡的甲長潘有財帶著兩個人闖了進來。

『老實,你欠我五吊錢快還。』潘有財一進門就氣勢洶洶。

『甲長,我爹已說不出話來了,你就讓他靜一下吧。』潘金蓮一下跪在甲長面前。

『我讓他靜,我的錢怎麼辦,到時就拿你給我做四姨娘抵你爹的債。』有財發現金蓮後立即動起了歪心,手在她臉上輕薄地摸著。

『你別想。』金蓮一把拉開他的手。

『我不想?看你拿什麼還我的錢,哈哈,來吧,跟我保證讓你吃得白白嫩嫩。』有財一把將金蓮抱住。

『別啊,你干什麼啊。』金蓮大聲叫了起來。

『你別動我的女…』老實突然挺起身上,用盡全身力量喊了出來,但話沒講完就倒了下去,雙眼翻白,一動不動。

『爹爹。』金蓮哭著掙開有財的雙手,撲到父親的身上,用力搖著。

『爹,爹,你應我啊,你應我啊…』

晚了,潘老實靜靜地躺在床上,脈息已停,全身冰冷,只有一雙眼睛還睜得大大的,那是放心不下他的女兒,可憐的他,臨到死時還要看到孤弱的女兒受人欺凌,真是死不瞑目,死不放心啊。

『死不賴債,我給你三天時間,把我的帳還清,不然,就到我家去,我給你好好安葬你的父親。』潘有財說罷揚長而去。

『就是死我也不會到你家。』金蓮哭著對有財吼道。

但欠有財的債是逃不掉的,在有財的招呼下,村裡竟沒一個人肯來幫她安葬父親,大家都勸她給有財做小老婆算了,以後就有依靠。倔強的金蓮一下看到了人情的冷暖,她知道有財的債不還清是安葬不了父親,伸打死她也不願意給他做小老婆,她該怎麼辦呢。

第二天一早,金蓮就來到了清平縣街上,站在一個顯眼的地方,身上掛了一幅布條:賣身葬父。

『好可憐的女孩啊。』

人們看著瘦弱的潘金蓮,一個個露出惋惜的嘆息。但這麼好的女孩子怎愁沒人要呢。

結果被城裡開布料店的財主張大戶以十貫錢買了下來,金蓮用這筆錢還了潘有財的債,余下的請人把父親安葬了,然後就到張大戶家當使女了。

到了張大戶家後,雖天天忙碌,但吃的卻比家裡好多了,加上事不累,金蓮的身體很快發育起來,沒半年,身體長高了,更主要的是乳房長得豐滿了,臀部長圓了,可就是腰卻還是細細的,真是該長的地方拼命長,不該長的地方就是不長,以前的黃毛姑娘變成了美貌少女,走到那裡都顯得婷婷玉立,有道是:烏發垂肩,眉兒彎彎,眼兒水靈,面泛紅光;俏麗臉蛋,似吹彈即破;櫻唇頻動,鼻兒玲攏;一雙秀手,十指纖纖,猶如精雕的美玉;一對玉臂,豐盈而不見肉,嬌美而若無骨。

卻說這張大戶當初買潘金蓮進來,看中的就是她嬌好的相貌。如今見她越長越俏,心裡就蠢蠢欲動,只是他家夫人是個悍婦,張大戶一向有懼妻症,故不敢輕易造次。

這一天,張大戶的夫人回娘家,張大戶等夫人一走,也不顧是白天,坐在書房裡,就叫金蓮進來給他倒荼,金蓮倒了荼,待要退下,沒想到張大戶一把將她拉住,說:『不要走,陪老爺我說說話。』

金蓮的手一被他拉住,臉就紅了起來,一邊把手往外抽一邊說:『老爺要說什麼呢,我什麼都不懂。』

『你不懂我可以教你啊。』張大戶一把將金蓮抱到懷中,雙手在她胸部亂摸起來。

『老爺,不要啊。』金蓮不敢大聲,身子在他懷中拼命掙扎。

『好金蓮,老爺想你想好久了,你給了我,我會很疼你的,你要什麼我給你什麼。』張大戶利索地解開了金蓮的上衣,露出雪白一片,只見一對白白的嫩乳尖挺翹立,又大又圓,誘人無比。

『好美。』張大戶一口將紅嫩的乳頭含在嘴中。

『別呀,夫人回來會打死我的,老爺,饒了我吧。』金蓮的乳頭一被張大戶含住,一股麻癢癢的感覺立時從身體中產生,懼怕之中隱隱傳來一絲舒服的感覺。

『她回來也不怕,一切有我呢。』張大戶撈起金蓮的裙子,一下撈到腰際,隔著內褲摸到金蓮的陰阜上,只覺鼓鼓一片,軟軟的,彈性十足。這樣舒服吧。

張大戶的手指伸進褲子中,摸到了陰唇,輕輕分開陰唇,抵近了陰道口,進邊上輕輕按著,沒二三下,陰道口已是濕濕的了。

『老爺,別呀!』金蓮口中還在叫,可身體扭動得已不是很激烈了,她知道自已是賣給了張家,張大戶要把她怎麼樣,她根本無法抗拒。

『來吧,看我讓你爽!』張大戶把金蓮全身扒光,一具美奐美侖的胴體展現在他面前,只見面若桃花,肌如雪花,豐乳高聳,細腰肥臀,渾身上下無一不是女人的極至,而這個極至的女人竟是未開苞的二八姑娘,他張大戶有福了。

『我的娘啊,太美了。』張大戶看得口水直流,急急脫光衣服,一把將金蓮按在書桌上,提著她的雙腿分開,立在桌邊,挺著硬硬的老二就往她大腿根送。

可金蓮是個未開苞的姑娘,陰道緊緊的,雖對准了地方,卻插了幾下沒有插進去。

『這麼緊。』張大戶一手放了金蓮的腳,兩個手指分開陰唇,老二往裡一送,立時進去一截。

『喲呀,痛啊。』金蓮大叫,一手抓著張大戶的身子往外推。

『好金蓮,先忍一下,等下就會不痛了。』張大戶叫著,身體猛地往前一衝,老二以極快的迅速猛插到底。

『呀喲。』

潘金蓮一把摟住張大戶,一陣鑽心的痛散布全身。

『老爺,你慢點,慢點,我受不了。』

『好,好,我慢點,很快就會好了。』張大戶一手提著金蓮的一只腳,一手在她高聳的乳房上盡情的撫摸著,下身有節奏地挺動,粗大的老二在陰道中時快時慢地進出,開始時只覺裡面又緊又澀,抽插了二三十下後,陰道裡開始濕潤起來,隨著張大戶的抽插,陰壁時松時緊,一放一張,往業迎湊,越來越舒服。

『金蓮,你這裡面好緊好爽。』張大戶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而此時的潘金蓮只覺疼痛已漸漸消失,一種從未體驗的快感慢慢彌漫全身,下身只覺又癢又爽,只盼張大戶用力再用力插。於是不由自主地將雙腿圈在他的腰部,越圈越緊,雙手搭在他的雙肩上,口中哼哼作響。

『爽了是吧。老爺干得你爽不爽。』張大戶一下快過一下的大力抽插著,撞得金蓮的下部啪啪作響。

『羞死了,是你自已爽吧。』金蓮媚眼如花地看著張大戶,身體卻在下面扭動起來,配合張大戶的抽插。

『我當然爽了。』張大戶一看潘金蓮嬌媚的笑容,頓時血脈噴張,只覺真是人間絕色,如醉如痴,下身抽插得更快了。

『好快,我受不了。』潘金蓮真是天生媚樣,一陣抽插後,就浪叫不已。把張大戶刺激得欲火如焚,一陣猛插後一泄如注。

『剛才不過癮。還有更過癮的呀?』潘金蓮興致來了。

『當然了,這事可是其樂無窮啊。』張大戶哈哈大笑。

潘金蓮與張大戶私通後,兩人如膠似漆地纏綿了幾天,可惜好景不長,張夫人回來了,張大戶立即縮了起來,潘金蓮更是嚇得不敢動彈,可張大戶搞了潘金蓮後只覺夫人像一堆糞,而潘金蓮就像一朵花,對著夫人怎麼也提不起興趣來。想方設法要與潘金蓮再次偷情。
這天中午,金蓮送荼進來,可巧張夫人在裡間睡覺了,張大戶一把將潘金蓮抱住,嘴往她臉上狂吻,手急急的去扯她的褲帶。

『別,別,夫人在裡面。』潘金蓮拉住褲帶不讓張大戶脫,身子卻軟軟地倒在他身上,任其摸弄。

『她睡了一下子醒不過來,你給我過過癮,想死我了,我們輕輕的。』張大戶邊說邊用力扯褲帶,潘金蓮堅持了一陣,心裡的欲火不住地往上竄,慢慢地手就松了,張大戶用力一扯,連裙帶褲一齊拉了下來,露出一雙修長白嫩的腿,大腿根處黑亮的陰毛密密蓋著私處,煞是可愛。

張大戶急忙脫下褲子,拉著潘金蓮靠在書桌力,提起她的一條腿分開,挺著老二站著就插了進去,急急抽送起來。

『輕一點,慢一點,有聲音啊。』潘金蓮雙手摟住張大戶的脖子,盡量把下身向前挺,方便張大戶的抽插,頭往後仰,一頭秀發披散下來,鳳眼緊閉,口中輕輕哼哼不已。

『想死我了,怎忍得住。』張大戶得到潘金蓮提醒,立即放慢節奏,一下一下往裡插,每下都插到盡根再慢慢抽出。

『這樣好麼,爽麼。』張大戶嘴巴伸到潘金蓮的櫻桃小嘴邊,潘金蓮立即輕啟朱唇,伸出舌頭在張大戶的嘴邊輕吻,張大戶把嘴張開,潘金蓮的舌頭立即伸了進去,兩只舌頭立即攪在一起。

兩人干了一陣,欲火越來越旺,張大戶顧不得夫人在裡面,抽插得越來越快,抽插聲清晰可聞,潘金蓮已進入忘我狀態,口中呀呀作聲,下身挺得更厲害了。

兩人正插得起勁,沒想到驚醒了張夫人,迷迷糊糊中聽到聲音,立即叫:『大戶,你在外面干什麼。』

張夫人在裡面一聲叫聲,把兩個正進入忘我狀態的偷情男女嚇得魂飛魄散,潘金蓮一把推開張大戶,慌慌張張撈起地下的褲子就要走。

張大戶應了一聲『沒什麼,我在收拾東西呢。』拉住潘金蓮,輕聲對她說:『晚上到後院的雜屋間來。』隨即走到裡間去應付夫人。

這天晚上,張大戶躺在夫人身邊假睡,等了一會,見夫人已睡覺了,立即輕輕下床,披了一件單衣,就往後院雜屋間來。摸到雜屋間,裡面黑漆漆的,不見一點動靜,不知潘金蓮來了沒有,急急的叫道『金蓮,金蓮,來了沒有。』

『你輕聲點,人家早來了。』金蓮突然從背後抱住張大戶的身子,手直接往他的褲襠處摸去。

『嚇了我一跳,我的親親。』張大戶把潘金蓮摟到前面來,手往胸部摸處,一下就摸到了兩個豐滿的乳房,原來潘金蓮也是披了一件單衣,前面沒扣,敞開著,從胸部到大腿根,都是光溜溜一片。

『你真是我的乖親親,這麼會疼老爺。』張大戶挺著老二就往裡插,潘金蓮扶著老二送到陰道口,隨後迎身一挺,老二盡根而入。

『你好厲害。』張大戶笑著說,下身快速抽插起來。

『都是老爺你教的好嘛。』潘金蓮騷騷地笑道,雙手緊緊摟住張大戶,一邊挺身迎送,一邊浪叫不已。兩人在雜屋內大干起來。

卻說張夫人有個習慣,就是愛摟著大戶睡,這晚在夢中習慣性地往旁邊一摟,卻摟了個空,一下醒了過來,發現身邊的張大戶竟不見人影,以為是出去解手了,於是叫道:『大戶,你在哪。』

叫了幾聲卻沒人應,心裡起疑,這麼晚跑哪裡去了呢。突然想起中午睡覺時好像聽到什麼聲音,仔細一想,對了,好像是男女作愛的聲音。這老東西,難道偷野食了不成。

張夫人立即起床,拿了一根木棍,點了燈出門開始尋找起來,前院沒動靜,再到後院,一到後院就聽到雜屋傳來異樣聲音,立即走過去,還沒走到門口,裡面男女作愛的聲音就一陣陣傳了過來。

『老爺,你好會干呀,用力啊,哼哼。』

這不是那潘金蓮不妮子的聲音嗎,平日看她乖巧,沒想到竟敢偷人。張夫人怒向膽邊生,急步衝了過去。

這時在雜屋裡,兩人正進入最後的高潮階段,潘金蓮雙膝跪地,雙手撐在地上,翹著屁股,讓張大戶從後面插她。張大戶伏在金蓮身上,雙手撈著她的兩個豐乳揉搓,屁股奮力挺動,粗大的老二潘金蓮白嫩的屁股處頻頻抽送,隨著老二的抽送,淫水一點點順著潘金蓮的大腿往下流。

『老爺,你用力插啊,我爽死了,你好厲害。』潘金蓮不停地扭動細細的腰身,屁股前後挺動,張大戶在她的浪叫聲中越干越猛,一下比一下插得快,不一會兒,覺得快感快來了,於是雙手棄了潘金蓮的雙乳,扶著她的屁股,全力抽插起來,進行最後的衝刺,潘金蓮被干得浪翻了天,淫叫不已。

當兩人進行瘋狂關狀態時,突然門被猛地撞開,刺眼的燈光把兩人照得睜不開眼睛,隨著張夫人一聲怒吼,棍子如雨點般落在潘金蓮的身上。

『你這淫貨,竟敢在我家偷漢子,你不想活啦。』張夫人沒頭沒腦地狠命打著,每打一下,潘金蓮赤裸白嫩的身體上就現出一一條紅斑。

『喲呀,我要死了,別打了,夫人,饒了我吧。』潘金蓮在地上翻滾。張大戶一看不行,連忙上前要搶棍子,被張夫人反手幾棍打在地上。

『你這老家伙,還敢護著這小淫婦。』張夫人返身又追打潘金蓮。

潘金蓮已被張夫人打得不能動彈,憑由雨點般的棍子落到身上,叫聲越來越小。

張大戶實在看不過去了,衝上前奮力奪下棍子,說:『好了,你要把她打死啊。』

『打死她也不怕。』張夫人踢了潘金蓮一下後才狠狠離去。

過兩天,潘金蓮被張夫人以二十貫錢的價格賣給了城裡被人稱為武矮子的武大郎。

這武大郎此時已年過四十,身高不過一米五,臉上還長滿麻子,真是要說有多醜就有多醜,他自幼沒了父母,從小與弟弟武松過日子,但前兩年弟弟出去闖天下,就沒了消息,而他因為家鄉水災,逃荒逃到清平縣,自此與弟弟失去聯系,一個人在清平縣城靠賣燒餅為生,平日賺點錢,自已倒沒想到能討到一個老婆,只是想一旦見了弟弟,得存點錢給弟弟討老婆,沒想到竟時來運轉,張夫人指定要把這個如花似玉的使女賣給自已,雖知道潘金蓮肯定不干淨,他只要有個女的陪他就高興得不得了了,更何狀是這麼一個美艷無比的女人呢。

當天晚上,武大一把潘金蓮接進屋,就急不可耐地脫她的衣服,潘金蓮此時傷還未好,他一動就痛得要死,連聲衰求:『別這樣,過幾天好不好,我身上痛。』

『過幾天?我一刻都等不了,我這輩子還沒碰過女人呢。』武大粗魯地脫光了潘金蓮的衣服,只見白嫩的身體上到處是一條條血印。

『這張夫人把你打得真狠,你是與張大戶私通了是吧?』武大笑笑,脫了褲子,也不管潘金蓮的死活,挺起老二就往裡插,他的老二又小又短,插了好幾次都插不進去,潘金蓮被他折磨得痛不行,只好伸手幫他插進去,說:『你可憐我,輕點吧。』

『好好,我會疼你的。』武大一見潘金蓮幫他,立即變得好起來,雖欲火如焚,但還是耐著性子慢慢抽插。

抽插了一陣後,潘金蓮覺得絲絲快感開始在全身彌漫,身上的痛楚竟也減輕了似的,於是口中開始哼哼起來,叫著:『你用點力,對,我不怕痛了,好,插得好,快點,再快點。』

潘金蓮開始陷入性欲之中,武大在潘金蓮的指導下越插越快,直干得口水直流,氣喘吁吁,他老二雖小,但干起來卻特別持久,雖第一次干得急,也干了近千下才泄了身。

一代美人就這樣插到了一堆牛糞上。只便宜了武大這個矮子,自此天天摟著千嬌百媚的潘金蓮,過足了性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