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洛詩~淫夜~


男孩們嘩一下圍過來,兩個人迫使洛詩擡高雙臂,另外兩只手擰著洛詩的奶頭把乳房提起來——這個姿勢非常沒有抵抗力,看起來那麽軟弱無助,任人宰割。他們低頭看著齊聲念道:「求——肏——」

男孩們胸口發悶胯下開始發緊。

「哇哦!好淫蕩的字眼啊!」「真夠賤的,這麽需要男人的安慰啊!」「姐姐一定缺男人缺的不行了吧?刻字在奶子上要男人來肏你?」「媽的,真騷!真欠干!」

小方看了大爲興奮,用力擰了一下洛詩的豐乳,挑逗道:「沒想到姐姐這麽賤呐,竟然肯讓人紋這個!你有沒有把下邊也給紋上了?」

原本小方隨口只是說說。因爲看了女人乳房上的這兩個字,有的男孩胯下之物已經開始揚起來;聽了小方的挑逗大家就更興奮了。誰知被圍在中間的女人臉一紅,竟然說:「有,下面也有……」

衆人再次嘩然!幾個男孩立刻把洛詩放倒在更衣室的長凳上,拉開她的雙腿一瞧——原本雪白的腿根泛著不正常的紅,很貼近大陰唇的地方,分別紋著兩外兩個字:賤屄!

男孩們怪笑著念出來:「求肏賤屄!求肏賤屄!!」

洛詩躺在長凳上羞得滿臉通紅。此時男孩們的手早已不老實地爬滿了她的全身,十二個年輕力壯、精力旺盛的男孩毫不客氣地享用著她那成熟美麗的少婦軀體;乳房、臀肉、大腿等平日被衣裳緊緊包裹的地方,在男孩子們的手下被蹂躏的變了形。而稍后,她更是要屈辱地將他們的精液全部裝在屄里帶回去給林懷他們過目!

小方已經忍不住要提槍而入了。在他正要干進去的一瞬間,洛詩大喊一聲:「等一下!」

周圍立刻有人冷笑:「怎麽,紋著求肏賤屄的婊子還打算玩欲拒還迎的把戲?」

「我……我求你們……都……射在里面……別……別讓精液流掉……我要……我要帶回去……交差……」

洛詩每說一個字,就點燃一分大家的欲火。

「好!你這婊子要當我們大家的精壺尿桶,爺們絕對——滿、足、你!」

小方終於第一個捅進了洛詩的緊穴——「我操你媽!這穴兒快把我絞斷了!啊~
!好會吸的騷屄……我操你媽的……」

地下室里,林懷他們通過電視,看著僞裝在水管上的防霧攝像機拍攝到的,男舞員群奸洛詩的畫面。「求肏」二字隨著乳房的晃動不停跳躍著,時不時就被一只手揉捏得不成形;有時會看得到「賤屄」二字,那便是男孩正將她的臀部擡高往洛詩的子宮射精,以免精液外流。但是那麽多男孩子迫不及待的要用自己喜歡的姿勢肏她,所以漸漸堆積起的層層白沫,將「賤屄」掩蓋住了。

男孩們的第一炮都射在了洛詩那會吸屌的騷屄里。前面已經射過的不甘就此罷手,紛紛讓洛詩用她的嘴、她的屁眼還有她的雙手雙足繼續伺候。時間流逝,人堆中的洛詩其實已經是滿身遍糊精斑,像只充氣娃娃般任意被男孩們擺弄來擺弄去。她身上的三個洞里,總是同時塞著三根肉棒,但男孩們的欲火卻還在繼續燃燒著……

老黃看得蛋疼!活這麽大,他第一次看這種級別的性愛鏡頭,還居然是現場直播!褲子里的雞巴脹得幾乎只要一碰就會爆精!他擦著額頭的汗,看看旁邊,沒想到另外三個人居然都顯得挺冷靜。除了吳會計的褲裆明顯地支起了帳篷,另外二位居然面不改色!老黃心想: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哪!看著自己的情人被十幾個人干還這麽冷靜!

林懷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一邊跟身旁的張建低聲交談,依舊保持著冷靜的風度。可老黃聽著他們談話的內容卻覺得臉紅心跳。

「張建,看她的屁眼,被干開那麽大的洞了。」

「她老公估計一輩子都沒肏過的地方,今晚可便宜那些毛頭小子了。」

「這些小朋友怎麽不試試一穴兩屌?阿詩剛才上了那麽多春藥,屄里面一根屌哪里能滿足她?你瞧她,吸屌吸得多用勁。」

「阿詩一定在叫」小老公們快來干死我「了。這女人每次被輪奸都那麽快樂啊!」

「乳交了。夠粗魯啊這小子!」

「老林,待會兒她回來,你還打算怎麽玩她?」

「呵呵,其實我很想看看阿詩子宮脫垂出體外是個什麽樣子……」

「喂,壞了以后怎麽玩啊?」

「說說而已。我還是比較喜歡把阿詩的子宮留在她屄里邊肏.

老黃悄悄轉頭,不敢再看那兩個惡魔般的男人。

一群男孩畢竟剛經過了辛苦的排練,漸漸沒體,射過一兩次后各自心滿意足地散去。終於,只有最后一個男孩還戀戀不舍地壓著洛詩飛快地聳動肌肉發達的臀部。男孩一邊吭哧吭哧地狂干身下淫蕩而美豔的少婦,一邊居然注意到被丟在一旁的超大號奶嘴。

「呵呵……這是什麽?……呼……你家男人給你堵穴口的?嗯?……呵,呵,好……老子干死你!干死你就幫你把騷屄浪穴給堵上!你……他媽的……就……揣著……一肚子的陽精……回去治你家陽痿的男人!」

男孩一聲低吼,洛詩攤著雙手身子隨著抽搐了好幾下。她剛才忘情浪叫呻吟,現在已經沒有力氣再發出聲音了。男孩喘著粗氣掙紮扶起洛詩的雙腿,擡高她臀部,再慢慢抽出沾滿了前人精液和洛詩淫液混合物的大屌。男孩沒有立刻塞上奶嘴,而是仔細端詳了一陣被干到穴肉外翻、糊滿白沫的屄,啧啧道:「真是欠肏的穴兒,看了還想干你!」他伸手撿起奶嘴,不急不緩地用它塞住正在恢複原狀的小穴,又說:「洛詩姐,你被我們十來個人干了這麽多次,不會有事吧?還是說……姐姐你天生就欠干?怎麽被男人玩都行?」

洛詩忽然無比厭惡自己。

明明有丈夫有孩子,有一個溫暖的小家庭,爲什麽自己會如此下賤沒有尊嚴,要那麽無恥地背叛丈夫,做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呢?爲什麽自己的身體,會如此渴望男人激烈的愛和傷害?爲什麽,自己的意志力在那個人的面前就會崩潰,然后變成他的禁脔?

洛詩無聲地流下眼淚。

最后一個男孩穿衣離去,只剩洛詩孤零零一人還躺在浴室的長凳上。林懷關掉電視,靜靜等著那個楚楚可憐的女人,下體塞著奶嘴走回到這里見他。

七、

鐵門吱嘎一響,洛詩終於回來了。她這回是一絲不挂的走回來的:那塊遮羞的桌布早已在浴室里被弄得又髒又濕不能用了。一進門,洛詩就癱倒在地上。張建過去半扶半抱將她拖到牆邊的鐵架子下。然后三下五除二,又把洛詩的雙手束縛在架子上吊著。

「阿詩,年輕男孩的肉棒滋味如何?一定很銷魂吧!」林懷走過去面對著她,「這是不是你的新紀錄?同時被十二個男人肏屄?怎麽樣,肚子飽不飽?比你家老公那區區一條雞巴來得爽吧!」

洛詩不語。林懷興奮起來的標志之一就是脫去正人君子的冷靜斯文模樣,開始在語言上侮辱她。盡管一開始自己是被他誘惑上了賊船,但時至今日,她已經無法離開林懷,無論是從身體上還是從感情上。就算被他玩弄,被他算計,被他淩辱到沒有尊嚴,洛詩也無法再逃開這個男人。

洛詩想起自己的丈夫米諾成,又是一陣愧疚和辛酸。在婚姻和家庭上,她不能不說是虧欠於他的。從小到大,每當自己遇到難過悲傷,總是這個男人陪伴在自己身邊,幫助自己,照顧自己,洛詩其實在精神上很早就認定了米諾成是自己唯一歸屬的「家」。但是如今的她,已經墮落入魔鬼的行列,沒有資格去擁有這最后的一點東西了。

「你被他們奸的樣子我們都欣賞到了。啧啧,屄都被肏腫了、肏爛了吧?男孩們的精液灌滿你的肚子,你有沒感覺那些個精子正在肏你的卵子啊?怎樣?你那淫賤的騷屄被肏松些了沒?讓我來看看,你有沒有把操你的男人的贈品都給帶回來……」

林懷上前伸手摸到洛詩胯下,一把揪掉了堵在下面的奶嘴。

「噗——」

「啊!」

相當驚人的一大團渾濁的白色液體噴灑出來,腥騷味迎面撲來;而后的斷斷續續滴滴答答的,順著洛詩的大腿往下滑。老黃他們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

熱乎乎的大堆精液排出,洛詩覺得松了一口氣。剛才連續被肏了那麽久,她都覺得子宮脹脹的發疼。

「啧啧,男孩們的陽精就這麽些?阿詩,你該不會是還私藏了一些在屄里面吧?」

「唔……我沒有……」

「阿詩,你該爲我洗洗你的騷屄了。」

林懷突然抄起不遠處的一瓶啤酒,直接用牙崩掉了瓶蓋。白花花的啤酒泡沫湧了出來,他立刻將酒瓶捅進了洛詩的下體!

「哎呀!」

冰冷的酒瓶和酒精來回肆虐在方才身經百戰的穴里,瓶口狠狠地撞擊著宮頸口,刺激得洛詩曲腿扭腰,狂喊著頻頻退避。但是林懷緊緊相逼,大力用酒瓶肏著女人的嫩穴,大量的液體自女人腿間流下,空氣中頓時飄散著一股酒精與淫液混雜的氣味,誘人犯罪的氣味。瓶子里的酒漸漸少了,可是越少,林懷捅得就越狠,動作幅度就越大。洛詩快速地喘著氣,翻起白眼,在這樣野蠻的侵犯中高潮了。

直到一整瓶酒都被林懷在洛詩的穴里折騰了出來,他才抽出酒瓶丟在一邊。洛詩已經被肏得雙腿打顫不斷打滑得站不住,滿地都是酒和精液等的混雜物。林懷滿意地說:「就要這麽洗,你那騷屄才會干淨。」

老黃在一旁看得快要憋出內傷了。今夜這女人被翻來翻去弄了這麽久,自己愣是一炮也沒和她干過,倒是先便宜了那些個跳舞的小子了!

林懷此時忽然回頭看他,說:「老黃,這賤人剛剛洗干淨的騷穴,就讓你先享用吧!」

「團長?我……」

「沒事,放開玩。就算射了也沒關系,之后還有更刺激的玩呢!」

老黃聽了邊解褲帶邊往前。不管其他人怎樣,他可是忍了一晚上了。光著屁股來到洛詩身前,他伸手撈起洛詩的肉臀,握著早已脹硬的雞巴干了進去。

洛詩已經不能再怎樣了。男人的肉棒,總好過堅硬冰冷的酒瓶子。

被酒精浸泡過的淫穴果然有種說不出的美妙滋味。一開始里頭微涼,透著股爽洌,隨著自己的抽動穴兒越來越熱,越來越緊,穴肉的褶皺攀著肉棒蠕動,淫水兒卻越來越多越來越滑,「咕叽咕叽」的肏穴聲伴著女人「嗯嗯」的嬌吟越來越響。老黃吼了一聲,狂抽猛送了幾十下,終於把忍了一晚上的精液悉數射進洛詩的屄中。

「啊……爽!」

老黃抽出肉棒,看著自己的精液滑出洛詩的陰道,啪嗒滴落在地面上,感覺滿意了十之八九。

八、

「老黃,這樣就夠了?」

旁邊傳來書記張建的輕笑。老黃一回頭,發現另外三個男人都脫去了那一身正兒八經的西裝,下身空無一物,上身僅套襯衫;手里都拿著奇怪的電線。

「該讓老黃看看真正的玩女人是怎麽玩的了。」

待老黃退開,三個人分別用帶電線的金屬帶齒夾夾住了洛詩的乳頭和陰蒂,又在洛詩的陰道和肛門內也插上小電棒,然后將這些電線連上一台小型放電器。

吳風用贊歎的語氣說著「我最愛阿詩被電著的迷人模樣了……」一邊打開了放電器的開關。

架子上的人體突然一弓,接著慘叫起來。

老黃看直了眼睛。方才自己肏過的那個美麗的女人,此時在不同部位不同強度的電擊下扭曲著身子,那對乳房頻頻顫動著,那支小腰瘋狂而妖娆地扭動著,胯下頻頻不斷淋淋灑下淫水……那女人的表情看起來卻是……

已經被蹂躏到不堪的身體居然還要繼續承受這種折磨!洛詩開始發出真正的哭喊和求饒:「啊……啊啊!放過我吧……啊——!嗚嗚……放過……我吧……」

林懷冷冷地注視著女人扭來扭去的身體,開口道:「以后還敢違抗我的命令嗎?洛詩?」

「不……啊!不敢了……不敢了……嗚嗚……」

「阿詩,你是什麽?」

「我……我是淫奴……是……團長的……淫奴……」

變幻莫測的電擊大約持續了十分鍾,洛詩已經滿身大汗,胯下重新聚集了一灘淫水。吳風關掉電源,張建取下她身子各處的電極——老黃這才看到洛詩的乳尖已經被電得變了顔色;想必那下面,也是更加的腫脹充血了吧?

「老黃,去試試這騷貨的口交。」

林懷放低了架子的高度,洛詩得以吊著雙手癱坐在地上。幾個男人一同上前圍住洛詩,不由分說地掐住她的下巴要她張嘴把雞巴含住。洛詩的身子仍在電擊的余韻中不由自主地抽搐,卻顫顫巍巍地努力輪流含著幾個男人的陽具。沒輪到口交的時候,男人們就用雞巴抽她的臉和乳房,一邊肆意罵著「賤人、婊子、騷貨、蕩婦、淫娃、浪女」等等淫穢不堪的侮辱性詞彙。老黃的雞巴又一次變硬的時候,林懷叫他再干一次洛詩的騷穴:「你去試試,剛被電過的屄是不是特別緊。」

這一回老黃剛插進去就知道大不同了:原先要干一會兒才會絞著自己的肉縫現在已經緊緊吸著龜頭不放,那股子吸力簡直是要把老黃的雞巴拖進子宮里才罷休!老黃因爲射過一次了,這回干的更起勁。陰囊啪啪撞向少婦的臀底,肉棒每抽插一次就帶出大量淫水噗噗往外噴。

「呼……爽!夾死我了,真是個欠肏的賤貨!」

正肏著,老黃忽然發現旁邊的男人們都在往自己的雞巴上套東西。他定睛一看,原來是給雞巴穿上一件凹凸不平的外套,光露著龜頭沒有包起來。

「老黃,別急著肏,先套上這個再試試!」

看見洛詩恐懼的眼神,老黃也知道這玩意兒肯定非常厲害。但他邪惡地對女人說:「喂,騷屄,快喊老公們用力操我!喊得好聽了,老公就對你好點?聽見了沒?」

「什麽老公,人家正牌老公還有小寶寶還都在呢!咱們就是她的奸夫!」張建故意說。

「哈哈,她要不是淫婦,哪來我們這些個老公?喂,你快喊啊!喊老公快來,快來看你的騷屄被男人們肏到爆!」

吳風得意地跟老黃炫耀:「這玩意兒可是我的發明!內層絕緣,外層導電,還有小電池保證放電,用了這種」電狼牙「,咱們的雞巴就成帶電的陽具啦!看哪個女人不聽話,咱就用放電雞巴肏死她!你先看我們怎麽搞死這個浪貨的……」說著,吳風就將雞巴塞進了洛詩的檀口,張建也抓緊機會挺入洛詩的肛門,林懷則一杆進洞捅進了洛詩的穴兒。三個男人同時開始狂肏身下的女人。

洛詩幾乎昏厥。嘴里的「電棒」讓她口腔發麻幾乎含不住,下身的「電屌」卻將淫浪的小穴和屁眼刺激得更加敏感。特別是林懷的肉棒,每一下都那麽準確地折磨著她的G點;當他抵著宮頸口一邊放電一邊研磨的時候,洛詩覺得自己已經欲仙欲死。

因爲被堵住了嘴,老黃聽不到洛詩發出的尖叫。但是從她的眼神中老黃還是能想象得到這女人的性具都在受著怎樣一種不可想象的可怕刺激。要是平常,老黃可能會對眼前女人所受的男人們的暴行感到不忍;但是今晚,他已經完全不去顧及理智了。他低吼一聲,加入了淩虐洛詩的人群,用通了電的肉棒去抽打乳房和刺激奶頭,並且找機會與另外三個男人輪流干女人的肛門、淫穴和小嘴。精蟲上腦的老黃在欲海中翻騰沈浮,完全溺惑其中了……

抽出塞在洛詩嘴里的肉棒,老黃決定噴在美人的臉上。他摘掉套子用手狂撸,狠狠地嚷著:「賤人,快喊老公們肏死我!」

「老公肏死我!」

隨著洛詩的叫聲,老黃抖著雞巴噴出股股白漿……

弦月西斜。歌舞團地下室里,別的男人都已經狠狠射過洛詩那淫亂的身軀,只有林懷仍然金槍不倒。懷中的女人早已神志不清,只是下意識地隨著男人肏弄的動作張著嘴吸氣,那無助的樣子更加刺激著林懷的獸性。他摘掉了「電狼牙」套,抱著洛詩坐在自己懷中狠肏,一邊瘋了一般狂咬那對刻著「求肏」二字的乳尖,終於讓他咬出血來。林懷殘酷地吮吸著洛詩乳頭上的鮮血,一邊用力擰弄著洛詩的陰蒂。終於在一陣沖刺后洛詩敏感又淫蕩的身體再次噴灑出陰精,浸透了林懷的龜頭。林懷也用他灼灼的精液,深深地慰藉了洛詩今晚備受淩虐的子宮的深處……

「老黃,今晚好不好玩?」

「好!這是我經曆的最刺激的一次!」

「小吳,你和老黃把阿詩擡到醫務室去休息吧!這幾天她得好好休整休整,補補身體了……老林,你看呢?」

「給她女兒打電話,讓她轉告她爸爸,她媽媽被團里派出去出差幾天。」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