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少婦被歹徒輪姦到天亮


晚上十一時,深澤貴美和往常一樣上床。

在高級公寓最上層的四房一廳的房間,除貴美以外沒有其他人。丈夫隆夫在二星期前去出差,預計後天才回來。

婚後三年,這是第一次一個人在家。可是解放感勝過寂寞感。

雖然是戀愛結婚,但三年以來每天朝夕相處,有時會感到厭煩。

還沒有孩子的貴美,以難得恢復單身的心情逛街購物,或和學生時代的朋友見面,充份享受自由。

丈夫在家時也有這種情形,但不必擔心回家時間,心情上輕松多了。

這樣的心情也只維持一個星期。

買東西或和朋友見面都做過後,感到非常無聊,尤其到了夜晚,開始想到丈夫會不會早點回來。

最近一年,多少有倦怠感。可是在新婚一年內,幾乎每晚都做愛。

婚前,貴美和三個男人有過肉體關系,但真正體會到女人的喜悅是在結婚半年之後。

貴美對女人的喜悅越來越強烈,很諷刺的是,丈夫做愛的次數減少了。剛開始多少有點懷疑,但他不是有外遇的男人。

貴美確實感受到無論在身心各方面都受到丈夫的疼愛。

「貴美,你的身體真棒,百看不厭。」

不只在床上,和丈夫共浴時也受到誇贊,所以貴美對自己的身材深具信心。

一百五十八公分的身高並不算高,但有修長的玉腿和曲線美。

比貴美大一歲,今年三十五歲的隆夫,在新婚之初好像很勉強的做愛。現在是每周要求和貴美做愛二次,可是對了解女人的喜悅和肉體越來越成熟的貴美而言,不由得感到無法滿足。

紅杏出牆試試如何?

這樣的念頭有時會從腦海掠過。

貴美自己也明白,她是絕對做不到的。並不是多麼深愛丈夫,而是害怕被丈夫知道。

丈夫是在他父親當董事長的公司上班,鐵定下一任董事長就是他。貴美的朋友來看她時都露出羨慕的眼光。貴美不想為無價值的外遇失去未來的董事長夫人寶座。

這一天晚上,她輾轉難眠。

只要再忍耐兩天。

心裡這麼想,可是體內異常火熱,眼睛也越來越清醒。

貴美不停的翻身,手逐漸游移到大腿根。

有丈夫的女人還需要用自己的手指,多少感到哀怨。隔著蕾絲花紋的薄三角褲,撫摸到肉縫頂端的部分時,那種舒暢感遠超過哀怨。

「啊。。。。」

只是這樣,全身便產生便產生幾乎要溶化的快感。很清楚的感受到身體深處溢出火熱的蜜汁。很自然的,手指更為用力。

快感隨之增加,蜜汁很快滲透到三角褲。

現在必須停止。。。。

貴美知道必須如此。可是她也知道,到了比一地步是停止不了的。

都是你不好,把我丟在家裡兩星期了。

貴美嘀咕著,把手伸入三角褲裡。從丈夫的書房傳來聲音,就是在這個時候。

最初以為自己聽錯了,手在三角褲裡,豎起耳朵,可是什麼也沒聽到。有完善的遮音設備,不應該有外面的聲音傳進來。又開始活動手指,但心裡還是掛念著剛才的聲音。

有聲音的是和臥房一樣,面對陽台的房間。

貴美整理一下凌亂的睡衣,下了床,向房門走去,不知不覺的踮著腳跟。

推開門,走進客廳。客廳裡靜悄悄的。打開電燈,也看不出異狀。玄關的門鎖好了。貴美這樣才松一口氣。

去丈夫的書房,必須經過客廳和玄關,為仔細起見,決定去看一下書房。覺得無任何異常想關門時,又感到奇怪。

面向陽台的門開著,窗廉因風而搖曳。進入書房,想去關窗戶時,突然覺得背後有動靜,回頭時不禁倒吸一口氣。

「啊!」

「太太,你不要亂動。」

黑色的人影手持匕首在貴美的跟前晃動。

「啊。。。。你是。。。。」

貴美不由得往後退,但又感到碰到人,驚叫一聲,轉過身體。

「嘿嘿嘿,不用客氣,你抱我好了。」

從額頭到頭頂都禿的男人,撕牙裂嘴。

「你。。。。你們是誰。。。。」

貴美這才開口說話。

「不值得報出名字的人。」

手持匕首的人笑著回答。

「來。。。。來做什麼呢?」

「來做什麼。。。。」

兩個男人互望一眼,發出下流的笑聲。

「當然不是來勸你參加保險的。」

兩個男人的態度從容。想到能從十樓公寓的窗戶闖入,自然不是普通人了。

「我們想請太太參加義工活動。」

「我們很飢餓的人,請你務必要施舍一點。」

貴美看一眼兩個男人,說:「知。。。。知道了。」

把他們想要的東西給他們,讓他們離開才是明智之舉,於是問道:

「要多少呢?」

「有多少要多少。」

兩個男人又相視而笑。貴美只好又回到明亮的客廳,男人們也跟著進來。

到這個時候,貴美才發覺自己的姿態非常大膽。下半身只有在腰部打結的薄質三角褲,雖然穿睡衣,但卻是絲綢的性感衣料。而且很短,大腿幾乎完全暴露出來。

女豹的乳房(2)

在貴美拿出存款簿和現金的時候,兩個人的視線都盯著貴美的身體。

雖然是隔著一層三角褲,但剛才自己用手指安撫的部位被陌生人看到,不由得產生強烈羞恥感。同時克服恐懼心,迅速拿出家裡的所有錢。

「全在這裡了。」

把丈夫和自己的存款簿,以及現款全部放在客廳的桌上。

「不愧是住在這種房子裡的人。」

男人們只看存款簿上的余額,並沒有拿走存款簿。

「我們只要這個東西。」

手持匕首的男人把約四十萬元的現款和同伴平分。

在燈光下,看出兩個男人大約三十幾歲左右。其中一位很像受女人歡迎的臉是輪廓很深的混血兒。另一位是頭發稀疏,還缺一顆大門牙。

「我們連存款簿也拿走的話,你必然會報警吧。」

貴美還不太了解男人的意思。他們們認為,對有錢人而言,損失四十幾萬元的現鈔應該不會報警,可見這兩個男人有多狡滑。

把分到的錢各塞進自己的囗袋後,男人的眼睛再度盯在貴美身上。

貴美反射性的用手壓住沒有戴胸罩的領囗,向後退。這樣的動作當然無法消除男人門的欲望。

「我說的沒錯吧。她的身體很棒。」

英俊的男人說。

「嗯,這樣好的身體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禿頭的男人流出囗水,向貴美走過來。

「不要過來。。。。」

「太太,你忘了嗎?我說過我們是飢餓的。」

「不。。。。不要。。。。」

貴美一面後退,一面對英俊男人說的話感到奇怪。

「我說的沒錯吧」

這句話的意思表示這個男人早就認識貴美了。

「你快一點下決心。不想皮肉受痛苦的話。。。。」

兩個男人從左右逐漸的把貴美逼向床邊。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要錢的話。。。。全都給你們。。。。我保證不會去報警。」

貴美的雙手環抱胸前,膜拜似的哀求對方。

「你老公正在出差中吧。」

「是。。。。」

「等老公回來,你准備怎麼解釋呢?」

「那。。。。那是。。。。」

男人們好像判斷只要占有貴美的身體,她大概就不會去報警了。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太太,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是老太婆,我們也不會動手。問題是你有這樣美麗的臉和姣好的身材,總不能看看就算了吧。」

「沒錯。再說,讓我們看到你性感的樣子,任誰都無法克制的。」

兩個男人脫去皮夾克。為了引起最近次數減少的少的丈夫的注意,特地買來的睡衣和三角褲,沒想到竟然發生這樣的效果。

「求求你們。。。。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唯有這件事。。。。放了我吧。」

貴美被逼到牆邊時,男人說:

「那是真的嗎?」

「什麼?」

「你說其他的事情好商量,那是真的嗎?」

「是。。。。」

貴美感到不安,但不得不點頭。

「這樣吧。我們是飢餓的人,而且見到你之後,已經到了難忍的地步。可是已經拿了錢,再強奸未免太過份了,只好用其他的方法讓我們滿足吧。」

「我要怎麼做呢?」

男人微笑說道:「那還用說嗎?讓男人高興的,不一定只有那一個地方。」

英俊的男人拉下褲子的拉鏈。貴美的臉色大變。

「太太,你還在做什麼呢?」

禿頭的男人抓住賈美的肩膀,想要她蹲下去。

貴美到這個時候才發覺男人的意圖,用力搖頭。

「不。。。。不能那樣。。。。」

另一個男人從睡衣上抓緊乳房。

「啊!不要!」

不理會貴美的掙扎,男人把缺一顆門牙的嘴壓在貴美的粉頸上。

「啊。。。。不要。。。。我會的。。。。」

一種強烈的嘔心感使貴美不由己的喊叫。

根本無法想像讓這種男人自由的玩弄肉體,所以覺得能用嘴解決還比較好一點,也可以減輕對丈夫的罪惡感吧。

「來,你來表演技巧吧。」

貴美不得不跪在拉下拉鏈的英俊男人前面。

這是對丈夫做過的行為,但畢竟是為了前戲,不會做到最後的射精。然後在床上,通常是她在上面。

現在不同,要跪在男人的腳下,完全是服侍的姿態。除羞恥外,還感到屈辱。

出現在面前的是已經聳立的東西。

對那樣的雄姿,貴美是目瞪口呆。同時反射性的在腦海裡出現丈夫的東西。原以為丈夫的是標准型,但現在看到的東西推翻了貴美過去的觀念。

無論人小或形狀都是如此。貴美過去都沒有看過從開始就露出頭部的。丈夫的是除非貴美用手指撥開,否則就被包住一半。

而且露出的頭部,從頂端向左右分開的形狀,幾乎使貴美看得發呆。

貴美用手握住後,戰戰兢兢的從頭部含進嘴裡,其實說塞進去也許更妥當。

不只是大小或形狀,硬度和熱度也完全不同。

貴美感到呼吸困難。以陰莖為軸,上下擺動,下巴感到疲倦時,把陰莖吐出來,用舌尖在龜頭的背面摩擦,這裡也是丈夫最喜歡的性感帶。

「噢。。。。」

英俊的男人發出吼聲,仰起頭。

「結過婚的女人就是不同,尤其看到你這樣的美女給我吸吮,性感更加倍了。」

雖然這樣說,但他的陰莖一直硬梆梆的,沒有射精的動靜。

這樣猶豫不覺的做下去,而又始終不能射精,難堪是她自己。

貴美下決心,讓舌尖蛇行般從頭到根部,再從根部到頭,來回刺激,又進一步如吹口琴般的擺頭。這些是貴美第一次使用的技巧。

當初是為了丈夫,從周刊雜志看到這樣的姿勢,但一直沒有使用,能有多少效果,貴美自己也不知道。

當初這個男人的身體僵硬,發出哼聲,手抓住貴美的頭發時,賣美覺得值得一試了。

「看你長得很秀美,弄得也不錯。大概每天晚上這樣吸吮丈夫的肉棒吧。」

在旁邊觀看的禿頭,迫不及待的拉下褲子的拉鏈。再度把巨大肉棒吞入嘴裡,搖動頭發的貴美,從口感即知快要射精了。

當丈夫要射精時,陰莖會有更澎脹的感覺。現在是含在嘴裡,感覺更為清楚。

就在這瞬間,貴美的頭發被抓住,突然離開男人的陰莖。

「太太,該輪到我了。」醜男人抓住貴美的頭發,強行把她的臉轉過去。

「唔。。。。」

強行把陰莖塞入貴美的嘴裡。

大小相似,唯有顏色更接近褐色,顯得更淫猥。貴美同樣的一手握陰莖,同時擺頭。

「晤。。。。好得受不了。」

男人的身體立刻僵硬,看到美麗的紅唇吸吮肉棒,以及舌尖帶來的微妙感觸,男人的欲望幾乎要爆炸了。

在陰莖的側面用舌尖時,在接近陰莖根部的前後,貴美發現有豆粒人小的突出物,但當時並不知道那是何物。

這個男人還不及英俊男人一半的時間就射精了。

於是另外一個男人又把陰莖插入貴美的囗唇之中。

這兩個男人好像經常這樣玩的,的確,這樣一來,享受的時間可增加好幾倍。

嘔心感逐漸減輕,貴美只是心中期盼快一點結束。不過,在貴美的體內多少也產生不安感。

貴美現在是用嘴吸吮男人的陰莖。如果說毫無感覺,那是騙人的。

好像嘴裡也有性感帶,而且是十分敏感的性感帶,明知是可恨的男人,如果十分鐘、二十分鐘的長久刺激,自然會有不同的反應。

好像要抑制從體內湧出的感覺,貴美的唇舌更用力活動。

貴美的下顎感到疲累,為支撐蹲下的體重,稍分開大腿,繼續做下去。

「太太,差不多要射了。」

英俊男人說時,從開始到此刻已經過三十分鐘了。

「射出的東西,你要確確實實的吞下去。」

「。。。。」

「你若不吞下去,就要你的另一個嘴吞下去。」

貴美只好點頭答應,一直希望能盡快的結束這種痛苦。

男人抓住貴美的頭發,配合她的擺頭動作,開始用力抽插。

速度逐漸加快,貴美也配合其動作,發出哼聲的同時加快速度。很快的跟不上對方的速度了,刺激喉頭的痛苦,使貴美閉上眼睛,皺起眉頭。

頂在喉頭的火熱龜頭突然開始膨脹;在這個瞬間,開始噴出精液。

「噢。。。。」

大量的精液使貴美的呼吸更困難。

「太太,要吞下去。」

男人發泄欲望後,冷冷的命令有夫之婦。

貴美忍受強烈的嘔吐感,不得不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

女豹的乳房(4)

原以為這樣便結束。這樣的想法實在太單純了。

「太太,你站起來。」

貴美被男人拉起來。

「現在輪到我們為你服務了。」

「不。。。。說好不是這樣的。」

「你不要弄錯,我們是要回報你的。」

「我不需要。」

「你也許不需要,可是我們很想舔一舔你的陰戶。」

「還是真正的性交能使你滿意呢?」

英俊的男人在賈美的面前晃動匕首。

他的表情在說如果反抗就要用暴力強奸。

只有聽從了。「要。。。。怎麼辦呢?」

貴美認命似的問。

「你就這樣不動就行了。」

抓住貴美的下顎,男人把嘴壓了上來。

「唔。。。。」

貴美在這個時刻,本來想反抗,但立刻放松身上的力量。貴美決定克制想反抗的衝動。

醜男人似乎不懂得體貼,貪婪的吸吮美女的紅唇。把貴美的嘴用舌尖頂開,舔嘴裡的每個部位。同時還用手從睡衣上揉搓乳房。

在這個時候,另一個男人蹲在貴美的背後,用嘴舔露出來的白皙大腿。

「啊。。。。」

貴美的身體不由得緊張起來。同時被兩個男人愛撫是第一次,這樣站著愛撫也是第一次。

「啊。。。。」

貴美忍不住推開男人的嘴,雙手掩臉。

「求求你們讓我躺下吧。」

「不行。」

「那麼。。。。至少關燈。。。。」

「這個也不行。」

男人的臉失去笑容,好像因為過度輿奮,臉上的肌肉在抽搐。

「把雙手向側方抬起,同時分開雙腿。」

「。。。。」

貴美想搖頭,但立刻又垂下頭。如果反抗,可能立刻受到強暴。

這樣形成站立的大字型。

睡衣的領口被拉開。

「不要。。。。」

貴美輕叫一聲,把臉轉開。心想已經不行了。賣美很滿意自己的乳房。乳房的形狀真的很美。不只是豐滿,還有淺紅色的乳頭在乳房的頂端翹起。

「噢,你的乳房實在很美。」

醜男人用手背擦一下從嘴角流出的囗水,用雙手從下面捧起乳房,然後把乳頭吸入嘴裡。此時,在大腿上,男人想把舌尖伸入到很深的屁股溝裡。

那種搔養感,使貴美一陣緊張。三角褲還沒有脫下去,可是三角褲的後面幾乎都是蕾絲,不只是屁股的形狀,連肉縫大概也被看到了。

三角褲是最大膽的高開叉,只能勉強的蓋住屁股的溝。

男人的手終於抓到三角褲的結扣上。拉下薄薄的一片布,開始舔豐滿的屁股。

「唔。。。。」

貴美的身體不禁顫抖。貴美還不知道自己的屁股上有性感帶。

在下體同時出現強烈的刺激和甜美感。男人的舌頭從屁股溝舔到花蕊。

「啊。。。。」貴美忍不住扭動屁股。

心裡很想夾緊大腿,可是肉體已經接受甜美感,而且還想要更強烈的刺激。此時才想到二星期的禁欲是何等長久,對男人的舌頭已經沒有厭惡感。

這樣下去,不如到自己會變什麼樣子,心裡產生不安。

一個男人吸吮乳頭,另一個男人的舌頭進入花蕊裡攪動。

貴美緊閉眼睛,咬緊牙關忍耐。美麗的臉紅潤,全身開始燃燒。

兩個男人同時離開酥胸和大腿根,可是貴美還來不及喘一口氣,醜男人的舌頭從酥胸向下腹,英俊男人從後背向上移動唇舌。

好像這一次要上下交換,繼續愛撫。

想到醜男人的舌頭來到下腹,英俊男人的嘴唇到敏感的乳房上吸吮時,貴美產生極大的絕望感。

覺得自己無法忍耐到那種行為的結束,何況在男人們侵入之前,她是用自己的手指喚醒睡眠中的性感。

「啊。。。。」

醜男人終於發出哼聲。

醜男人跪在腳下,雙手抱住美麗的大腿,鼻子頂在黑色草叢,舌尖進入花蕊裡舞動。

英俊男人在背後揉搓豐乳,舌尖在耳尖在耳背摩擦。

乳頭被男人的手指夾住,捏弄時產生強烈的快美感,身體快要失去平衡。這時候,醜陋的男人用舌頭找到最敏感的肉芽,在那裡吸吮時,成熟的下半身似乎要把一直忍耐的東西吐出去,把火熱的蜜汁噴在男人的舌頭上。

已經到忍耐的最大極限。

當英俊的男人把嘴壓上來時接吻時,貴美受到強烈性感的催促,彼此用力的吸吮對方的嘴唇。

「太太,你趴下來吧。」

不知道哪個男人這樣說。貴美當場跪下,覺得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有沒有受到奸淫都一樣。

雙手扶在地上,采取狗趴姿勢。

只有沾上男人的唾液和汗水的睡衣貼在赤裸的身上。

首先抱緊屁股插進來的是醜男人。

「啊!」

對男人的陰莖之大,貴美倒吸一口氣。插入後,更確實感受到不是丈夫的陰莖。不過,這樣的念頭並沒有使貴美掃興。

受到奸淫的事實,引發敗德的興奮,也可以說是被虐待的喜悅。

現在回想起來,這樣的感覺從吸吮男人的東西就開始萌芽了。想到這個束西插進來。。

。。身體便一陣搔養。只是保護自己的本能而抑制這種感覺罷了。

現在實際受到奸淫,在放棄反抗的情形下又復蘇。

如果沒有自制或羞恥心,遇到這樣比丈夫又大又硬的性器,不可能不發出喜悅聲,而且背叛丈夫的感覺又相反的成為刺激。

可是,最使貴美狂歡的是抽插時,刺激到敏感的肉芽,這是在一般男人的行為中做不到的。

貴美想起吸吮肉棒時發現的,在根部有珍珠大的突出物。

這個突出物在抽插時,和貴美的陰核摩擦,引起莫大的快感。

「啊!泄了!」

貴美發出未曾有過的聲音,被推上性高潮的頂點。

對像如果是丈夫,應該會同時達到高潮,可是已射過一次的醜男人,不會輕易的再射精。

尚未獲得休息,貴美就被第二次推向性高潮。顯然的,比第一次更強烈。而且第三次的強烈性感又來臨。這是難以相信的事。賈美懷疑此刻的身體是不是自己的。

清醒時,貴美在床上,從背後受到奸淫。已經換成英俊男人。

因對方是混血兒般的美男子,所以貴美的快感持續上升。

此時,醜男人跪在貴美的面前,抓住頭發,陰莖塞入貴美的嘴裡。

貴美已經無法抗拒,甚至自己用手握住後親吻,然後吞進嘴裡。頭上下搖動,品嘗滋味,由衷的陶醉在性愛的喜悅裡。

雖然還有被下流男人凌辱的屈辱感,但能在不被人知道的情形下,又有哪個女人會放棄呢?

同時被兩個男人凌辱。。。。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嗎?自己被卷入這種漩渦中,貴美甚至產生感謝之心。

這時候,貴美完全陶醉在火一般灼熱的性感之中。

兩個男人一直到早晨,輪番凌辱貴美後,又從窗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