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女人做精液馬桶


女人是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我家的女人尤其如此。

先從我媽說起。我第一次看到男女之間的性行爲就是看我媽被輪奸。

那時候我還在上小學。我們家住在一排靠近郊區的老式房子里,鄰居都是我爸廠里的同事,幾步以外就是農村,有很多莊稼地和菜地。

附近還有一個果園,種了李子和蘋果。放暑假的時候我閑著沒事,就和鄰居家的孩子們去果園里偷半生不熟的李子吃。果園是附近農民承包的,我們偷了幾次后就被發現了。農民找上門來吵架,被我爸單位的職工和家屬們罵了回去。農民們抓不到我們,而我們還是能偷空溜進去摘李子吃。

有一天傍晚,我和幾個小夥伴又去偷李子。我們幾個翻牆進去,剛一落地進去就聽到里面的狗一陣狂吠。糟糕,被發現了!原路翻牆出去已經來不及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過來。

慌亂中幾個夥伴分頭逃竄,我一時不知東南西北,稀里糊塗的亂撞一氣,轉過一個牆角,四周沒人,心中正慶幸,突然牆上跳下一條黑影,還沒看清楚,我就吃了一記耳光。雖然沒下重手,我已經覺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響,臉頰上火辣辣的。我就這樣稀里糊塗的被一個大漢當場抓獲。

抓住我的大漢膀闊腰圓,他穿著一條髒得看不出顔色的褲子,光著膀子,一身濃重的汗味。他的聲音響得象炸雷:「日你娘個小崽子,老子蹲了半天,總算抓住你了」。他用象鐵鉗一樣的手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拎起來,疼得我直咧嘴。

我卻還嘴硬:「臭王八蛋,老王八蛋,放開我!放開我……」那人大概被我惹火了,用又粗又硬的左手又給了我一個耳光,我這才老實。

大漢把我一直拎到果園旁邊的一個谷倉里,把我的手腳別在背后,拿起一根細麻繩綁在一塊,然后就把我隨便扔在一堆還沒脫殼的稻谷上,自己出去了。

趁沒人在,我看了看了四周:谷倉還不小,有三十平方米,沒有窗,靠里面的半邊堆著稻谷,靠外面的半邊有三四個條凳,還堆著雜物。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就一小會兒,谷倉里一個人也沒有。

我的肚子開始咕咕叫起來。我爸出差在外,我媽還在家燒晚飯等我回去吃飯呢。如果讓她知道我偷李子被人抓住綁在這里,我肯定要挨打了。

大漢綁得似乎不是很緊,我覺得我似乎能夠掙開,然后偷偷溜走。

這麽想著,忽然好象聽到我媽說話的聲音。我心想:糟了,我媽來找我了。肯定是哪個多嘴的回去告訴她的,這下子我要倒黴了。

我媽的聲音剛開始還很遠,聽不清,后來才慢慢近了。聽出來我媽和那個男的似乎在爭吵,聽見我媽說:「不管怎麽樣,你得先讓我看看我孩子在哪里!」

然后是一陣腳步聲,接著抓住我那個男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我媽跟在他后面進來了。

我媽看到我,馬上撲到我面前。她看到我的右臉腫腫的,還有指印,轉身厲聲對那人說:「你……你怎麽能隨便打我的孩子?」那人完全沒有剛才那副氣勢洶洶的樣子,不知道嘟囔了幾句什麽。我媽看到我的手腳還綁在背后,立刻著急的彎下腰幫我解繩子。

我才注意到,我媽穿著平時在家穿的無袖連衣裙,腳上是雙拖鞋,才洗過的頭發還是濕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她彎下腰時我透過寬大的領口可以看到她胸前垂著的兩只雪白的乳房和頂端绛紅的奶頭。

我媽沒有戴乳罩!平時我媽出門一定不會這麽馬虎的,可能是我的小夥伴到我們家通知我媽我被農民抓住時,她慌亂中連衣服都沒換就來找我。她的連衣裙布料也很薄,甚至可以看到她里面穿的粉紅色三角褲,上身什麽都沒穿,可以隱約看到兩個乳暈的位置。

我的手剛被解開,門口又進來了一老一小,老的那個有五十多歲,頭發都白了,個子不高,挺著啤酒肚,胡子拉碴的,小的那個看起來才二十幾歲,穿著汗透的紅背心,露出身上結實的肌肉。

老的那個說:「咦,黑子,這女的是誰?」

一開始抓我的那個大漢又凶起來,說:「日他娘的,有幾個小崽子天天來偷李子,我蹲了大半天牆頭,總算抓住一個。這不,一袋煙工夫,他的娘就來找人了。」

那老頭上下打量了打量我媽,眼光不懷好意的在她高聳的胸部瞄了幾眼,裝作一本正經的對我媽嗎說:「原來那些李子都是你的兒子偷的!跟我們去派出所吧!」

我媽這時已經沒有剛才那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她低著頭,支吾著說:「小孩不懂事,大叔您別計較……」

話剛說一半,老頭打斷說:「別跟我來這套!你兒子偷了李子被當場抓住。我也不爲難你,要麽賠兩千塊,要麽送你兒子去派出所。你自己看著辦吧!」

那時候我媽一個月工資才八十多元,父親工資一百多元,兩千塊是我們全家大半年的收入。這明顯是在敲詐了。但是我一想到去派出所,就嚇得大哭起來,拉著我媽的胳膊說:「媽……我不要去派出所……我不要去派出所……」我媽呆在那里,不知道說什麽好。

老家夥色迷迷的盯著我媽胸脯看。我媽似乎察覺不妥,拉著我正要往外走,老家夥和黑子擋在她面前。我媽說:「你們想干什麽?」

老家夥說:「你還沒說呢,是賠錢還是去派出所?要賠錢呢,一手交錢一手放人。不然,哼哼……」

我媽這時候不得不軟下來,懇求的說:「大叔,兩千塊錢我們實在是拿不出來。我家孩子一時頑皮,我給您陪罪了。您看這麽大點個孩子,誰沒有個上房揭瓦呢?您就當饒過我們娘兒倆吧。我給您磕頭行不」

老家夥不理我媽,轉身對黑子說:「黑子,你剛才說什麽來著?‘日他娘個小崽子’對不對?現在這小兔崽子的娘就在這里。你看這欠干的騷女人,穿這麽少來這里,想不想看她脫光了長啥樣?」

我媽的臉一下脹得通紅,慌忙拉著我想往外跑。老家夥一下把我胳膊抓住,淫笑著對我媽說:「你要出去也可以,不想想你兒子會怎麽樣?」我媽頓時癱軟下來。

老家夥湊上去在我媽柔軟的胸部摸了一把說:「你自己脫光衣服,只要你讓我們仨滿意,就饒了你兒子,怎麽樣?」我媽敏感的奶頭突然間被陌生男人的手隔著衣服摸了一下,由于自然的生理反應勃起了。

勃起的奶頭居然沒逃過老家夥的色眼,「看,奶子都翹起來了!」我媽雙手護著胸口向后退了一步,差點踩在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在她身后的黑子腳上,不由得驚叫一聲。黑子的大手象鐵鉗一樣從后面抓住我媽的兩只手腕,把她雙臂別在身后。

我媽絲毫沒有掙扎的余地。老家夥惡狠狠的對我說:「小孩老老實實在一邊呆著,不許出聲,不準亂動,不然就掐死你。聽見沒有?」

我驚恐的說:「大爺,求你們不要欺負我媽媽,放我們回家吧……」

他淫笑著說:「你媽媽這麽漂亮,我們只要玩玩她,不會傷害她的。」

老家夥湊到我媽跟前。我媽本來就豐滿的胸部由于雙手別在背后而顯得更加高聳,勃起的奶頭高高凸出。老家夥黑瘦的雙手一下隔著衣服握住我媽的兩只大乳房左右揉動,掌心有意搓揉著她凸出的奶頭。

我媽完全被人制住,無法躲避和反抗,敏感的奶頭上穿來的陣陣感覺讓她心里一陣發顫。

老家夥用虎口托住我媽乳房的下沿,讓薄薄的胸衣緊貼著一對豪乳勾勒出乳房的形狀,對黑子說:「看,只有生過小孩的女人才有這麽大的奶子。」說著,老家夥順手拿起旁邊的一把大剪刀,左手拈住我媽連衣裙右肩的寬吊帶,右手剪刀到處吊帶斷開。

他一松手,半邊連衣裙的滑到胸口,露出我媽雪白的香肩。我媽又驚又怒,臉脹得通紅,當老家夥如法炮制拈起她左肩的吊帶時,她連聲說:「別!大叔,別剪了。我賠你兩千!」但是老家夥微微一笑,手起剪落,我媽左肩的吊帶也應聲而斷。寬松的裙子一下滑落到腰部,我媽頓時裸露了上身。

赤裸上身的我媽就站在離我一步遠的地方,雙手還被黑子緊緊別在被后,一對雪白的大乳房微微晃動,兩只乳房優美的弧線之間夾著深深的乳溝。

乳房靠近頂端處是绛紅色的乳暈,乳暈邊緣略高出旁邊的乳房皮膚,呈圓錐形凸出,中央勃起半球形的奶頭,頂端有一個凹坑。我就是吸吮我媽這對乳房里的乳汁長大的,現在它們完全暴露在幾個男人面前!

房間里所有陽具都開始勃起,包括我的。

我媽裸露著雪白的上半截,下半截還包裹在黃綠色的連衣裙里,活象一根被剝了皮正要被品嘗的香蕉。老家夥把我媽的連衣裙往下一扯,它就松松垮垮的滑到腳跟,露出白嫩光潔的雙腿。

我媽下身只剩下一條小小的粉紅三角內褲緊緊的包著她的下體。她兩腿之間隆起一個形狀優美的小丘,上邊露出整個肚臍,后面露出兩瓣大白屁股。

我媽哀求他們說:「你們想怎麽樣不要在我孩子面前好不好?求求你們,大叔大爺……」

老家夥嘿嘿笑著說:「做這事就是要在孩子面前才來勁兒!小孩,你看你媽媽的奶子大不?好玩不?看你媽下面的東西更好玩!」說著雙手抓住我媽的內褲往下一拉。

我媽拼命扭動下身,夾緊雙腿,可是都沒有用,內褲一下就被翻到大腿處,凸起的小腹下方露出一從恥毛,屁股上的肉在顫抖。我媽的幾處隱私部位都已經不再隱私。

老家夥不費什麽勁就把她內褲脫到腳跟,然后讓黑子挾住我媽的腋窩把她擡離地面,把連衣裙和內褲一起從她腳邊脫下,順手扔在我旁邊的谷堆上。我媽于是就一絲不挂了。四十一歲的我媽全身皮膚象煉乳一樣白,豐滿的身體沒有一點皺紋,皮膚光潔細膩,曲線優美,身材勻稱。

所有的人都盯著她的裸體看呆了。

老家夥他們把我媽拖到旁邊的谷堆上按倒。黑子早已忍耐不住,湊到我媽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右奶頭吮吸,一邊吸一邊捏弄著我媽的乳房。

另一個小子見狀,也貪婪的含住我媽的左乳,舔弄她的奶頭。我媽被兩個人一左一右吮乳,感覺到奶頭上酥酥癢癢的,弄得她的心里仿佛有很多螞蟻在爬,直弄得她喘不過氣來。忽然我媽感到大腿被兩只有力的手分開,她想夾緊雙腿,但是已經遲了。

我媽大腿中間的陰毛里露出粉紅的騷屄,下面是深色的屁眼。騷屄兩邊是兩大塊暗色的肉,中間夾著一塊象黃豆那麽大的肉,老家夥的手指往兩邊撥開我媽騷屄兩邊的肉,露出兩個粉紅色的一張一合的肉洞,下面的那個似乎有一點白濁的粘液。老家夥把右手中指探入下面那個,一直到全插進去。

我媽哎喲了一聲。老家夥抽出中指,換食指和中指一起伸進去,一邊用大拇指撥弄著那塊黃豆大小的肉,它很快變得通紅。我媽開始哎喲哎喲的叫喚,肉洞緊緊包夾著老家夥的兩根手指。過了一會兒他把手指抽出,放在嘴里舔了舔,津津有味的咂咂嘴,然后把嘴湊過去。

他的大鼻子頂著那塊黃豆大的肉,,舌頭挖弄著下面那個肉洞口,胡子拉碴的下巴頂著我媽屁眼周圍柔軟的皮膚。赤裸的我媽三點性敏感部位完全被占據,在我面前被三個男人吮乳舔陰,極度的羞恥感抑制不住,性感象電流一樣沖擊著我媽的身體和神經,我媽全身酥軟,大聲呻吟著。

老家夥一下子把褲子脫到膝蓋,黑乎乎的陽具頂端,雞蛋大的龜頭由于充血脹成深紅色,醜陋的陰囊里晃動著兩顆依然結實飽滿的睾丸。

老家夥讓黑子按住我媽的上身不讓她亂動。我媽突然開始掙扎,不停踢動雙腿妄想不讓光著下身的老家夥靠近,但是最后還是讓他抓住雙腿往兩邊分開。老家夥的右手捏住他的龜頭,左手的虎口按在我媽那塊黃豆大小的肉上,食指和大姆指分開我媽肉洞兩邊的肉,龜頭對準露著嫩紅屄肉的陰道,深吸一口氣,慢慢推進我媽的下體。

老家夥的龜頭插入的一瞬間,我媽呼吸急促,臉色通紅,閉上雙眼,兩行淚水刷的一下順著臉頰淌下來。她大概沒想到會被人剝光衣服,更沒想到會在十歲的兒子面前被人當場奸汙。

老家夥抱住我媽豐滿柔軟的雙臀用力頂入,開始緩慢的抽插。堅硬龜頭背面的冠狀溝摩擦著我媽的肉屄,里面流出更多愛液,抽插漸漸流暢起來。已經無力反抗的我媽閉著眼睛任憑他淫辱,她身后的黑子也忍不住騰出手來玩弄她隨著抽插而晃動的雙乳,揉捏她上下跳動的奶頭。

即使處在仰臥體姿,我媽圓鼓鼓的乳房還是高高聳起,晃動時顯得柔軟而有彈性,就象兩大團球形的乳白色果凍,中央點綴著兩顆熟透的大紅櫻桃。

老家夥的陽具已經能夠毫不費力的深深插入我媽的下體,晃動的陰囊里的睾丸隨著一下下深深的頂入撞擊著我媽的會陰,我媽的陰道開始收緊,緊緊包裹著這根不速之客。

在我媽晃動的雙乳和溫暖潮潤的陰道強烈的雙重刺激下,老家夥很快就支撐不住,他的龜頭下端一陣酥麻,酥麻的感覺順著陰莖根部再傳到兩個睾丸,他用力頂入,他的下體和我媽的下體緊緊結合在一起,一股熱流沿著尿道快速前行,一直到噴出龜頭頂端的馬眼。

隨著他陰囊一下下收縮,一股股熱乎乎的黏稠精液擴散在我媽的子宮里,我媽受到刺激的肉屄也夾得更緊。老家夥暢快的射精持續了有半分鍾,直到他的括約肌擠出最后一滴精液,才磨蹭著抽出已經疲軟依然又長又大的陰莖。

早已脫掉褲子等在一邊的黑子迫不及待的撲向我媽。脫得赤條條的黑子讓我想起評書里的黑旋風李逵,他的胳膊幾乎比我媽的大腿還粗,大肚皮下面濃密的黑毛遮不住高高怒起的陽具,黝黑發亮的龜頭有我的拳頭大,陰莖粗過我媽的手腕。

他直立著的時候陰莖根部和陰囊隱藏在黑毛中看不到,但是露出的陽具至少也有七寸長。他叉開雙腿,兩只手擡起我媽的大腿擱在他腿上,右手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生殖器。從背后看他的陰囊,暗紅充滿皺褶的肉袋里滾動的兩個睾丸輪廓看起來比鵝蛋還大。黑子簡直就是一只專門配種的公牛!我媽被老家夥一番玩弄,似乎還沒緩過勁來,無力的仰臥在谷堆上,失神的大眼睛呆望著天花板。

傍晚的谷倉里沒有風,熱得象蒸籠一樣。所有的人都大汗淋漓,連我媽赤裸的身體上也油光光的。包括我在內所有的男性這時候早都已忘記了熱,專注于近在咫尺已淪爲男人玩物的我媽成熟的女性肉體,尤其是她那幾處裸露出來已經被老家夥糟蹋並且正在被黑子玩弄的性器官。

我媽兩只大乳房上帶著幾處揉捏産生的紅印,乳暈已經比原先又擴大了一圈並且明顯的凸出來,紅紅的奶頭脹得又粗又長,象我的大拇指一樣。

她的雙腿大開,暴露著她那剛被老家夥享用過的騷屄,兩瓣紅色的陰唇象鮮花綻放一樣向兩邊分開,中間是我媽帶著黏液的粉紅的屄肉,上面還沾著幾滴白濁的精漿。

黑子握住陰莖的中部,碩大的龜頭對準我媽的陰道口,髋部往前一挺,才插入一小半,就聽到我媽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我媽皺著眉頭痛苦的呻吟。黑子的陽具對她來說太粗了。我可以看到黑子和我媽生殖器交接的部分,黑子的大黑陰莖被我媽紅嫩的屄肉夾得緊緊的。

黑子被夾得咧了咧嘴,仰頭吸氣,似乎在享受龜頭上傳來的陣陣快感。停了一下,他把我媽白而光潔的雙腿高高擡起,我媽肉感的光屁股一半懸空。黑子居高臨下,以勢如破竹之勢把大肉棒深深插入我媽的禁地,直到龜頭摩擦嬌嫩的子宮頸,引起我媽一陣觸電般的腹痛。黑子抽出大半根陰莖,用龜頭反複摩擦陰道淺處幾十下,然后再次深深插入挖弄。

男女生殖器交合部分已經被粘液充分潤滑,隨著不斷的抽插,黑子的陽具越脹越大,慢慢透出深紅色。我媽閉著雙眼,偶爾發出一陣呻吟,剛開始很輕,似乎還怕人聽見,后來卻越來越大。

旁邊那個小子看得興起,也脫下長褲,抓住我媽的頭發,讓我媽含住他的陽具。剛開始我媽不情願的晃動著頭躲避他的龜頭,隨后禁不住他的兩個耳光,她的臉頰馬上火辣辣的腫起來,只好順從的含住他的龜頭。那小子把陽具直往她嘴里頂。我媽的動作很生硬。

這時候正在奸汙我媽的黑子發出一陣滿足的呻吟,在我媽子宮里射精了。他把糊滿黏液的陽具從我媽下身里抽出,就跟那小子換了個位置,讓我媽把他的家夥舔干淨。那小子站到我媽叉開的兩腿中間,左手把我媽濕漉漉的陰唇分開,露出被撐大的陰道口,右手握著陰莖的中段,龜頭在我媽屄幫上磨蹭了一陣,然后插入。

我媽赤裸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陰莖就已經全根盡沒了。那小子擡我媽的雙腿深深插入,然后抱著我媽的腰抽插。我媽嘴里這時還含著黑子的陰莖,黑子受到刺激,陰莖又開始在我媽嘴里抽動,他還一邊揉弄著我媽的乳房。

我媽扭動著身體讓兩個壯男一前一后同時享用她的兩張嘴。等那小子也把他的精液射在我媽子宮里,兩個人放開她時,我媽軟綿綿的癱在谷堆上面。

旁邊的老家夥卻已經準備開始梅開二度了。他把我媽的身體翻過來,強迫她翹起臀部,然后汙辱性的拍打著我媽的大白屁股,屁股下面露出我媽剛被糟蹋得一塌糊塗的生殖器。陰唇已經分開了,露出鮮紅的粘膜,上面還有乳白色膠狀已經凝結的精液。我媽哀求他說自己不行了。

老家夥把龜頭對準我媽的陰道口,不顧我媽的哀求強行插入,然后趴在我媽背上,從后面抱住我媽柔軟的腹部,讓陽具深深插入我媽的身體,而后有力的抓住我媽白胖的大腿抽插起來。我媽的一對大奶子垂在胸前,在猛烈的沖擊下劇烈晃動。老家夥一邊沖擊一邊玩弄我媽的奶子。

在我媽欲仙欲死的時候,老家夥停下來,再次把我媽翻過來面朝著他。他插入后把我媽兩腿擡起發起又一輪猛烈沖擊。我媽再次被奸到昏了過去。

老家夥在我媽昏迷的時候仍然繼續抽插她,直到在她的子宮里射精。

不到一個小時,三個人就分別各奸汙了我媽兩次。我媽醒過來的時候,她的下體已經充滿了精液和陰道分泌液,小腹脹得圓圓的,兩腿再也合不攏的樣子,騷屄里不斷有白色的精漿湧出。他們正在玩我媽的時候,不知哪里又有兩個農民聞風而來。

原先的三個已經開始累了,很願意把我媽跟新來的生力軍分享。新來的人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盆水和一塊髒兮兮的破布擦了擦我媽的下身。我媽已經被糟蹋得全身癱軟,光著身子躺在那兒象一堆白肉,任由他們擺布。那幾個農民全部脫得赤條條,加上已經全裸的我媽,五男一女六條一絲不挂的肉體在我面前晃動。

我看到我媽被強迫同時給兩個男人手淫,她跪在那里手嘴並用應付兩根大黑陰莖,她的雙乳垂在胸前,被躺在她下面的另外兩個男人玩弄,而她的屁股則被迫撅著,兩腿之間伸進一個腦袋,正在舔弄我媽的會陰和屁眼。

少頃,那人翻身起來從后面插入我媽的騷屄,這時我媽面前的一個農民也把陰莖插入她的嘴。兩個男人就這樣一前一后的抽插著,直到他們幾乎同時在我媽嘴里和陰道里爆漿,暫時退到旁邊觀看。

接替的人把陰莖插入我媽嘴里。我媽依舊撅著屁股跪在地上,新上來的兩個農民上下夾住我媽,兩根陰莖分別插入她的屁眼和陰道。插陰道的不費什麽勁就全根盡入,插屁眼的那個又是吐唾沫又是掰屁股才插進去一半,我媽已經痛得叫起來,全身痙攣,身體痛苦的扭曲著。

三個玩弄她的人無動于衷的繼續發泄獸欲。插屁眼的那人最先射精,然后是享受我媽品箫的。剩下的那個男人抱著我媽站起來,兩人的生殖器還緊緊結合在一起。

這時旁邊一個干過一次卻緩過勁來的決定嘗嘗女人后庭的滋味,他仰臥著,抱著我媽的那個就把我媽屁眼對準他的龜頭小心的放下她的身體,我媽就又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玩弄。

插在陰道里的男人射精后馬上又有人頂上。不斷有新來的人。就這樣,每時每刻都有兩到三個男人在同時奸汙我媽。后來可能他們覺得精力不濟,就開始一對一的輪奸我媽,而我媽則一刻都沒有停的用各種姿勢不斷性交。

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不知道誰牽了一條大黃狗進來。等最后一個男人完成射精,懶洋洋的從我媽的光身子上起來時,人們才注意到這只大黃狗。

它的陰莖有十幾厘米長,紅通通的,漲得發亮。而附近並沒有母狗讓它如此興奮,唯一的雌性就是我媽。大黃狗的嘴里噴著熱氣,長長的舌頭舔著我媽的屁股。我媽平時最害怕狗,此時面對著她的兩排白森森的牙齒象是威脅著隨時要咬斷我媽的脖子,她嚇得連動也不敢動。

大黃狗的舌頭很快找到了我媽充滿騷味的陰戶,開始舔弄她的蜜洞。長長的狗舌頭有力的伸進肉洞磨蹭著我媽的陰道,弄得我媽大腿上的肉都抖起來了,也不知道是因爲害怕還是什麽。這時候大黃狗突然用嘴咬住我媽的頭發,把我媽拖起來。它用低沈的吼叫和尖利的牙齒威脅著。

在一邊看的老家夥說:「快翹屁股,它要干了」。

我媽不得不跪在地上,翹起屁股,作出發情母狗準備性交的姿勢,無奈的向大黃狗奉獻自己的身體尤其是性器官供它淫樂。

圍觀的人們幾乎要瘋狂了。在人們的注目下,大黃狗一躍騎上我媽的背,狗的陰莖自動對準我媽的陰戶,分開我媽的陰唇,猛的插入我媽的陰道,一直深入到她的子宮。就連狗陰莖底部一個尚未完全勃起的小結也順勢進入我媽的身體。

大黃狗的前爪搭在我媽雪白光潔的背上,長舌頭不時舔著此時屬于它的「母狗」,下身象干一條母狗一樣熟練的抽插著。精疲力竭、全身水淋淋的我媽完全被動的被大黃狗占有,鼓脹的雙乳隨著大黃狗抽插的動作前后晃動,屁股和肚子上的肉也在顫動。

被大黃狗奸汙的開始十幾分鍾里,疼痛和屈辱使我媽大聲哭著,眼淚和下身擠出的精液和淫水都滴在谷堆上。大黃狗沒完沒了的抽插著,我媽漸漸的也沒了聲息。大黃狗滾燙的精液打在我媽的子宮壁上時,我媽已經處于昏迷狀態。射精以后的大黃狗依然騎在赤身裸體的我媽身上,一直到它的狗陰莖縮小到能夠從我媽下身里抽出。

天全黑下來的時候,谷倉里就只剩下我和我媽兩個。我媽一醒過來就喊:「小偉!」我應了一聲,我媽問:「你沒事吧?」

我說:「我沒事,媽媽你呢?」

我媽剛說完:「媽媽沒事。」就又哭起來。哭了一會兒,我媽讓我扶她站起來。

她身上粘乎乎的,一股怪怪的精液的味道。我說:「媽,你還光著身子呢!」

我媽連忙跪在地上四處找。剪破的連衣裙找到了,她的內褲卻無論如何找不到。

好在是夜晚,我媽就把連衣裙姑且套上,雙手攥著肩帶,一瘸一拐的走。

我一路扶著她。還好沒遇上什麽人。回到家一打開燈,我就看到我媽小腹還是圓滾滾的左右晃,潔白的大腿內側濕漉漉的,她的兩腿根本並不攏,只要一動白色的精漿就直往下淌。

我媽在洗澡間收拾自己的身子時,我躺在床上津津有味的回味我媽被輪奸的每一個細節。我當時就想我媽真是夠傻的,穿那麽少跑出去。我媽這樣的傻屄女人活該被人家剝光了玩奶子操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