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65.(六十五)鳥生魚湯


(六十五)鳥生魚湯

接過阿賓的電話,鈺慧嘟著嘴兒走回飯桌,媽媽看她薄嗔的表情,不免問
她什麼事,她便把阿賓不回來的情形說了,媽媽笑瞇瞇地望著她,阿吉和眼鏡
仔也故意盯著她的臉瞧,她才難為情的邊憨斥兩人,邊捧起飯碗扒著米粒。

  吃完午餐,阿吉與眼鏡仔就向鈺慧和阿賓的媽媽說有事要走了,鈺慧心想
反正阿賓不回家,乾脆她也回學校便是。阿吉和朋友有約,眼鏡仔要到學校赴
社團的集會,鈺慧就拜託眼鏡仔等她換過衣服,載她一起走。

  鈺慧一上樓去,阿吉和眼鏡仔不約而同的轉身抱住阿賓的媽媽,她低聲驚
呼一聲,左邊兒這一個是黏黏地對她親著嘴攪著舌,右邊兒另一個是兩隻魔手
在她肥乳尖上又捏又揉,虖弄得媽媽嬌喘連連,左支右拙。

  「阿姨,」眼鏡仔啃著她的耳朵說:「隔兩天我們再來瞧您。」

  「唔……唔……」媽媽唇牙輕咬,哼聲吁氣的:「啊……倆個討厭鬼……
壞孩子……阿姨惦著你們……哦……嗯……啊唷……」

  可惜不一會兒,樓上便傳來鈺慧開關房門的聲音,阿吉和眼鏡仔趕忙跳閃
到一旁,鈺慧換了一襲花邊洋裝,背著寬寬大大的提袋,蹦啊蹦的雀兒般下樓
來。她撒嬌的挽著阿賓的媽媽貼貼臉蛋,卻發現她雙頰緋紅,燒燙燙的。

  「媽,」鈺慧悄聲說:「我走了。」

  「嗯,乖。」媽媽摸摸她的頭髮。

  「喂!走啦!」鈺慧轉頭向阿吉他們說。

  「黃媽媽再見!」

  「阿姨再見!」

  「再見!」媽媽說。

  三人併肩走出大門,鈺慧雙手像流星鎚般的左右分甩,捶在阿吉和眼鏡仔
的要害上,低聲罵說:「要走了還搞鬼。」

  阿賓的媽媽還站在背後,倆人不敢閃躲,只好悶虧暗吃。

  「拜拜哦……」媽媽揮揮手,關上大門。

  阿吉和眼鏡仔立即聯手向鈺慧復仇,四隻手在她身上到處揩油,鈺慧笑得
花枝亂顫,軟聲求饒。三人鬧夠了,阿吉離開到隔壁大街去搭公車,鈺慧斜側
地坐上眼鏡仔機車後座,扶住他的腰,讓他載往學校回去。

  在路上,鈺慧問起後來他們在媽媽房裡的細節,眼鏡仔加油添醋,說來是
生龍活現,風光旂旎,可把鈺慧給聽得面紅耳赤又私羨不已。尤其是眼鏡仔故
意描述倆人輪番噴射的精液灌滿了阿賓媽媽鮮美的肥屄,然後她的蚌肉不住地
跳動張合,濃漿倒流而出的景相,又說阿賓的媽媽後來差點擦去半包衛生紙云
云,鈺慧偷哼一聲,無力的輕貼著眼鏡仔,登時春心蕩漾,六神無主。

  眼鏡仔沿路興致盎然的敘述著,感覺又彷彿重新回到阿賓媽媽軟綿綿的身
上,腦海好戲連床,蠢血在全身上下沸騰起來。加上他背後被鈺慧的胸脯似有
似無的碰著,溫柔又豐滿,讓他暈暈忽忽,色燄高炙。

  剛好遇到一個紅燈停下來,他垂落左手,無禮的摸在鈺慧的膝蓋和大腿上

  「喂,這是大馬路上呢!」鈺慧不樂意:「少胡鬧了!」

  「欸欸,」眼鏡仔說:「妳換成跨坐好不好?」

  「不要!」鈺慧說:「幹嘛跨坐?會穿梆的。」

  「不會啦,妳裙子那麼長。」眼鏡仔同她囉唆:「好嘛,好嘛,換過來嘛
!」

  鈺慧拗不過他,撇著小嘴兒滑下車來重新換成跨坐,眼鏡仔雙手向後扣住
她的腰,往前拖來,鈺慧的前胸就緊黏在他背上,實在過癮極了。

  「要死了!」鈺慧薄嗔起來:「綠燈了,走了啦!」

  眼鏡仔抓住車把手,轉動油門,左手卻沒聲沒息又摸回鈺慧的大腿。

  「喂!你又來了!」鈺慧真的拿他沒辦法。

  「妳用包包遮著嘛!」眼鏡仔怎麼肯放棄。

  鈺慧也就只能把包包移到左肩背著,擋住不教路人看見眼鏡仔那隻魔手的
囂張。眼鏡仔受到保護,變本加利起來,手掌反轉沿著自己的臀後,塞進鈺慧
的兩腿之間,鈺慧改成跨坐之後無險可守,眼鏡仔長驅直入,指頭很快的佔領
她肥腴的私處。

  「唔,黏黏的。」眼鏡仔明知故問。

  鈺慧在他肩上打了一下,然後扶住他的腰靠頭貼著,眼鏡仔獲得一個軟軟
的、沒有抗拒的鼓勵,登時色心更生,四指毫無節制的玩弄著鈺慧的小丘壑,
逗得鈺慧燥鬱不安,忍無可忍,騷水又是暗潽一通。

  「不要啦……」鈺慧微弱地說:「這樣我會難過。」

  「正要妳難過。」眼鏡仔心想。

  眼鏡仔在鈺慧細緻的內褲布料上輕撫,再把她油膩膩的水份從隆起成丘的
鮮肉中擠壓出來,既揉且挑,沒個定性。鈺慧的小腹環繞起陣陣酸美,無可宣
洩之下,張口從後面咬住眼鏡仔的左耳,眼鏡仔一個恍惚,剎車不及就闖過了
一個紅燈。

  鈺慧銜著他的耳垂不放,眼鏡仔全身起雞皮疙瘩,手指扯開鈺慧濕透的內
褲,順著肉叉燒包的左右上下玩弄她疏短的陰毛。

  這真是隔靴搔癢,把鈺慧弄得上不上下不下的,眼鏡仔則是十分得意,轉
眼將她的毛兒又是竦起又是抹平,偏偏就沒一點理會她那空虛的夾縫。鈺慧急
恨交加,巴不得痛痛地搥他兩拳,眼鏡仔還慢慢吞吞,自顧做他的整理整頓。

  鈺慧顧不了顏面,玉手抓住他搞怪的左掌,深深的往自己穴門兒口湊去,
眼鏡仔不敢再詐矇,知趣的讓手指摳進她嫩滑滑的浪肉裡,耳朵聽見鈺慧的呻
吟喘息,心裡更加得意了。

  得意歸得意,注意力就走了樣。眼鏡仔糊裡糊塗的又闖過一個紅燈,這回
差點兒被一輛橫向的車攔腰撞上,那車將喇叭按得震天價響,把倆人的小膽子
簡直沒嚇破,眼鏡仔連忙雙手握緊車把,穩住車身方才過了街。

  鈺慧當然滿口埋怨,這時學校也快到了,眼鏡仔又想來摸她,鈺慧卻不肯
了,護住私處讓他不得其門而入,恁憑他怎麼哀求就是不答應。

  「轉這邊,」到了最後一個路口時,鈺慧要他走另一邊:「我先去阿賓那
裡。」

  眼鏡仔這回真不是味兒,縱然鈺慧是阿賓的女朋友沒錯,但怎麼他挑起來
情韻要讓阿賓去享受,他心中咕噥不停,卻也只好隨著鈺慧的指點轉過去。

  到了公寓樓下,巷子很安靜,鈺慧自後座跳下,從提包中取出鑰匙打開樓
梯間大門,看見眼鏡仔架好車,跟著也走進大門裡,便說:「咦?你不是要去
學校嗎?」

  眼鏡仔將她擠到牆角,推上大門,臉頂著她的臉說:「小娘皮,妳想過河
拆橋啊?」

  鈺慧「咯咯」地笑起來,讓他在她身上亂摸:「好啦好啦,我要趕快上去
,改天回報你嘛!」

  「不成!」眼鏡仔吻她的唇:「現在!」

  「唔……」鈺慧的小嘴被他封住,說不出話來,手上的鑰匙串跌到地上。

  就在快沒氣了的時候,眼鏡仔才放開嘴,大口大口地喘著,低頭說:「妳
看……」

  鈺慧隨他低頭看去,這死鬼,不知道啥時後已經把他那尖尖長長的雞巴掏
出來懸空晃動,醜態畢露。

  「要死了,會有人的!」鈺慧罵道。

  「沒關係,有人來的話我們會先聽見。」眼鏡仔死皮癩臉。

  他摘去鈺慧的提袋,想盡辦法將她扯蹲下來,讓那雞巴頭子送到鈺慧的唇
頰旁四處亂動。鈺慧假意矜持,搖頭躲開,又說:「也不知道你乾不乾淨?」

  眼鏡仔已經快要急死了,連聲說:「乾淨!乾淨!保証洗得乾乾淨淨!」

  鈺慧這才半啟紅唇,含住他龜頭的前端,同時用舌尖輕舐馬眼,眼鏡仔打
了個急顫,顧不得甚麼紳仕風度憐香惜玉,屁股前送,向鈺慧嘴裡硬衝,鈺慧
一下子被塞得小嘴滿滿的,那龜頭抵在咽喉好生緊張,眼鏡仔已經捧著她的臉
抽送起來,幸好眼鏡仔一根雞巴雖然不短,可也不粗,沒讓她有作嘔的不愉快

  眼鏡仔插動得可真快,鈺慧算是好心,伸手握住他的根部,幫他同時上下
捋動,眼鏡仔低聲的「喔喔」吼著,那肉棒不免硬得像根鐵棒一樣。

  他欺負著鈺慧的小嘴兒,鈺慧並非只幫他消火,她自己也還正熱著呢!

  眼鏡仔一路上死脹的難過終於得到抒發,本來就高高浮起的青筋更加膨暴
凸出,鈺慧兩片香唇每一次都密密地擦過他龜菱子敏感的邊緣,他快樂的夾著
屁股發抖。鈺慧越舔越認真,眼鏡仔白眼直翻,臉上糾結的表情無比滑稽。

  突然他快喘不止,用力推開鈺慧,將她拉到樓梯邊,要鈺慧一腳張跨在二
階上成騎馬射箭的姿態,又掀起她的裙子,鈺慧正要抗議,他卻把鈺慧壓貼在
樓梯扶手上,鈺慧圓呼呼的臀部就迎向他翹著,鈺慧回過頭來,沒來得及開口
,眼鏡仔居然「唰」的一下,動手撕裂了鈺慧的絲織內褲棄在一旁。

  鈺慧低低地「啊」聲驚叫出來,叫聲還沒停歇,眼鏡仔踮起腳尖,把雞巴
對準她的小肉穴,快力推進,迅速準確的刺中她的花心,鈺慧氣都來不及換,
從「啊」聲轉成長長的「噢……」聲,俏臉泛起一片紅。

  眼鏡仔沒讓她回味,不要命似地狂抽不止,鈺慧被插得心跳都快停了,下
體陣陣麻脹,正要縮緊膣肉來配合他,哪知道花心一燙,眼鏡仔馳騁的動作卻
遲滯起來,鈺慧傻愣愣地回頭望他,才醒悟原來這混帳東西竟然洩精了事了。

  眼鏡仔射完漿糊反倒是一臉輕鬆,並且嘻嘻地笑著,應付性的多頂了兩下
,那疲軟沒力的雞巴就軟脫離開鈺慧美妙的小天地,然後腳跟頓回地面,顛顛
地倒退兩小步,的確爽死他了。鈺慧真是哭笑不得,笨笨的還趴在扶手上不曉
得要怎麼辦,眼鏡仔已經在收拾他污穢的褲襠。

  「好舒服!」他說。

  「喂,你……你這樣是不負責任的。」鈺慧很不滿。

  「我還有事嘛,」眼鏡仔拉她站起來,這次輪到他擺譜:「快來不及了!

  「不管!我還要!」鈺慧發起小姐脾氣。

  「好好好,」眼鏡仔學著她剛才的話說:「改天改天!」

  這事就算能改天,現在鈺慧也絕對不會肯!可是眼鏡仔已經在開門了。

  鈺慧兩腮鼓得高高的,拾起殘破的內褲摔到眼鏡仔臉上,眼鏡仔還是那嘻
皮笑臉的死人樣,接住從臉上掉落的內褲,飛過一個吻給她,輕佻地揚了揚眉
,然後「喀」的拉上大門,留下不湯不水的鈺慧,沒多久就聽見摩托車聲響起
又遠去。

  「臭男生!死男生!」鈺慧邊罵邊撫好裙子,背上提袋,拾起鑰匙串,嘟
著嘴踏上階梯。

  兩腿間黏稠稠地,走起樓梯來還真奇怪,忍著裡面有東西很想流出來的不
安全感,鈺慧總算爬上了頂樓。

  阿賓的房間沒有燈光,門也鎖著,阿賓並沒有回來,鈺慧心裡空洞洞的,
既無奈又失望。她攤開鑰匙串,正要找出房間門匙,樓梯口明健的房門「呀」
的打開,三個人邊談話邊走出來,除了明健和淑華,還有Cindy。

  淑華踏出房間,看見鈺慧,高興的說:「好了,鈺慧來了!」

  然後她就赤著腳跑過來對鈺慧說:「我們都去阿賓房間看錄影帶可以嗎?
好無聊哦!不曉得要幹嘛!」

  「好啊!」鈺慧說,同時開了鎖。

  Cindy卻在找鞋子,她說:「我不看,我得回去,連長約了要來找我。」

  「唉喲……」淑華提高半音說。

  「唉喲……」鈺慧也說。

  Cindy笑得很幸福,穿好鞋子,擺擺手說:「走了!」

  「去吧!去吧!」淑華和鈺慧都對她吐舌頭作鬼臉。

  Cindy下樓離去,鈺慧讓淑華和明健進到阿賓房裡。她在衣櫥裡翻著東西,
說:「你們自己動手,我想先去洗把臉。」

  其實不用鈺慧說,她們早就自己跪到一起在電視機前挑著影帶了。鈺慧找
出一條短褲,拎著毛巾,開門走去浴室,脫掉長裙,轉動蓮蓬想把兩腿間的黏
液沖一沖。那涼沁的自來水線射在嫩花瓣上,令她心裡又亂了起來,她不禁又
詛咒了眼鏡仔一次。

  擦好殘留的水滴,鈺慧沒了內褲,就只好把短褲穿上,涼涼的很奇怪。當
她再回來,淑華和明健已經挑好片在看著了。

  那是一部喜劇片,熱鬧得很,鈺慧覺得很好看,但是她幾天前就看過一遍
了。她陪著她們聊了一會兒,再敷衍兩句,說是有點累,想歇歇,反正大家都
很熟,年輕人更不拘什麼禮節,讓她倆自己去看著,她躺在阿賓的床上,閉起
眼睛養神。

  鈺慧雖然閉著眼,可一點睡意也沒有,腦袋亂七八糟的,東想西想寧靜不
下來。

  不久之後,她聽見吱吱喳喳的細微聲響,她睜起一點點眼皮向外瞧,不禁
暗自莞爾一笑,原來是淑華和明健在親嘴兒。

  倆人越親越上勁,停不下來,鈺慧不去理她們,反正淑華的騷勁她又不是
沒見識過。接著,倆人就沉靜無聲,然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再聽見什麼動
靜,鈺慧以為她們親夠了,直到那不一樣的「嗯嗯」聲突然響起。

  其實那「嗯嗯」聲比起原先的親嘴聲要來得更隱約,加上影片的笑鬧喧嚷
,本來不容易被發現,所以鈺慧剛開始也沒留意,可是同樣的聲音一直斷續發
出,聽久了就被分辨出來了。

  「這淑華又再玩什麼?」鈺慧暗忖,但還是不想管她們。

  「嗯嗯」聲越來越高低起伏,鈺慧聽得臉紅耳臊,而「嗯嗯」聲中間,又
夾雜著「唉唷」聲,鈺慧實在忍不住了,要看看她們到底在編啥把戲,她斜過
頭睜眼看去,只差一點沒把她看傻,那倆個人,正光著屁股在作愛。

  光著屁股可不是形容詞,光著屁股是說她們衣服都還完好,只有下身脫得
白白的,剛好頭外腳內的對著鈺慧,所以鈺慧一張眼就瞧見明健兇悍的巨蟒,
勁力十足地貫穿在淑華粉紅色的肉穴中,棍根頭收縮的袋囊搖動不已,被插的
穴口水花漣漣,那「唉唷」自然是淑華樂出來的叫聲。

  鈺慧的注意力完全被她們那緊湊運動的局部所吸引,明健強而有力的扭動
,淑華恰到好處的迎挺,果然是默契良好,鈺慧感受到她們都盡可能在歡悅對
方,愛慾無限交融。

  她豔羨極了,忍不住將手偷偷地撫到私處揉著,才擦乾沒多久的小洲地又
悄悄濕潤了。

  地上的明健好像咿唔的在對淑華說什麼,淑華隱約斷續地答道:「嗯……
哼……別……別擔心……哦……她睡了……哦……沒那麼……嗯呀……沒那麼
快醒……哦……對……好親親……用力……啊……像這樣……哦……」

  鈺慧聽得耳根發燙,淑華的曼衍聲有點壓抑不住,哼呼綿綿,加上黏肉交
疊的淫惑聲,將鈺慧層層包圍起來,她不敢亂翻身,免得驚動她們,好像做壞
事的是她而不是底下的兩條肉蟲。

  明健的下半身高低晃個不停,每插一次,粗壯結實的雞巴就從嫣紅又撐飽
的穴兒口滿擠出一灘水,順著淑華的大腿滑下來,很快地毯就出現大片大片的
潮痕,鈺慧妒嫉死了,要是能換一下該有多好。

  現場感度十足,沒有人在管電視演什麼,鈺慧的指頭把自己扣得酥麻不已
。忽然明健暴躁地狂肏幾十來回,報仇似的彷彿要把淑華弄死,淑華婉轉嬌啼
,倆人觸電般地劇震,接著明健慌忙的躍起來,一傢伙坐到淑華的胸脯上,渾
身哆嗦,鈺慧只聽見「吱咕吱咕」的吸吮聲,她知道大戲落幕了,於是忙不迭
地閉回眼睛,假裝睡得像真的一樣。

  地上傳來時急時緩的呼吸,鈺慧聽見淑華「唔唔唔」的啞巴講話,明健隨
便答應了一句,然後開門關門聲,外廊響起零落的腳步,走到浴室那裡又是開
門關門聲,想來是明健出去整理善後。

  鈺慧心裡頭嘀咕,怎麼不是女生先去,沒料到淑華躡手躡腳的摸到床邊,
奇襲地撲進她懷裡,雙手在她兩隻乳房上胡亂摸索,鈺慧嚇了好大一跳,還沒
撥清楚滿頭的霧水,淑華就吻上她的香唇。

  鈺慧唔了唔,感到淑華的小舌在到處鑽,她忍不住輕輕的開啟嘴兒,那舌
頭果然立刻吐過來,並且夾帶一種黏淄淄的腥臊液體,傾注了鈺慧滿滿一口,
鈺慧驚訝的張大眼睛,淑華就在她面前笑得甜蜜蜜的,倒沒忘了繼續上下其手

  「再裝蒜啊!哎呀……」淑華摸進鈺慧的褲腳,發現她裡面光溜溜還濕答
答的:「哼!騷底貨,好不好吃啊?」

  鈺慧急忙撐起身子,抽來面紙將那口白漿吐在紙上,再揉成一團扔向淑華
不過沒扔中,她嬌聲罵說:「臭淑華,餵我吃什麼?」

  「妳都乾著急半天了,姐姐捨不得,分一些精華給妳吃。」淑華好開心。

  「呸呸!」鈺慧才不領情。

  外頭浴室有開門的聲音,淑華說:「好了,精華的主人要回來了,再裝睡
罷!快躺好。」

  鈺慧板著臉再睡下,翻身向裡,接著明健就開門進來了。淑華耍痴的與他
依偎兩下,然後就換她出去。

  明健坐回地上看那沒頭沒尾的錄影帶,鈺慧背對著他,嘴角還有他淡淡的
精液味,房間裡的空氣好像凝固了那麼沉悶,鈺慧在想,他會不會像上次一樣
來偷香竊玉?至少也會來摸摸吧?鈺慧有點怕,又有點期待。

  可是明健沒有,他就是只待在那兒看電視,直到淑華回來,明健都規規矩
矩,讓鈺慧有些踏空的感覺。

  鈺慧摟著薄被單,背後的聲音變的有點遙遠而悠長,她還略略在自怨自艾
,但已漸漸平復,腦袋昏沉不想思考,迷迷糊糊真的瞇起盹兒來了。

  影片的聲音闇然迴盪,淑華和明健竊竊私語,鈺慧心底更加悵然,眼皮沉
重,真的昏昏睡去。

  也不曉得經過多久,鈺慧在紛雜的夢境中感到有人在撫摸她的身體,摸得
她意亂情迷,有時在雙峰,有時在下腹,溫柔細蜜,絲絲入扣。鈺慧幻臆是淑
華,又像是明健,說不定是阿賓,反正她分不清楚,朦朧中只能靜靜的享受。

  被毛手毛腳了一陣之後,鈺慧發現小屁股涼颼颼的,她也搞不懂是不是褲
子被脫掉了,神智還沒回到她腦袋中,又覺得有一種熱騰騰的感覺壓印在兩腿
之間,造成急迫的美感,欣欣然猶回味間,那熱騰騰的感覺倏忽撐破了封閉的
花唇,佔進她的身體裡面來,鈺慧受到刺激,突地由驚轉醒,睜開眼睛。

  鈺慧確定自己還是趴在阿賓的床上,跨腿抱著薄被單睡著,背後有人貼著
她,一根雞巴真真實實地插在她穴兒中,而且緩緩在抽送。

  不消說,這自然是阿賓,鈺慧心頭一暖,騷水變得豐沛,她閉回眼眸,側
臉貼在床面上,浮起滿足的微笑。

  那雞巴這時開始換快節拍,沏涮沏涮來回肏動,鈺慧「哼哼」的快樂出聲
,掩不住騷浪情懷,輕擺屁股去承受。插著插著,倆人的動作同時配合著更形
激烈,每回都強力的撞擊在鈺慧的洞底,鈺慧浪花泗流,臉上似笑非笑,聲音
困在喉頭濃濁嗚咽,直到雞巴再以渦輪引擎的速度往復時,她才高昂的浪叫,
滿室生春。

  鈺慧痛快死了,憋了一整天,總算讓她有機會發飆,她不顧羞恥的要「親
哥哥……快幹我……」,那雞巴也沒辜負她的盼望,穿心穿肺的猛幹不停,鈺
慧的食量淺,很快她就覺得已經要崩潰了。

  「啊……好人……我……我要丟了……啊……我好舒服……哦……哦……
丟了……真的丟了……啊……丟死了……啊……啊……哎唷……」

  她縮緊蠻腰,讓屁股向後張翹,肉壁緊縮,花心張閉不定,歡暢中感到那
雞巴變大變粗,磨刮得更美妙,當她陣陣噴出淫水時,一股強烈的熱情也射進
她的子宮之中。

  「嗯……好哥哥……」鈺慧滿意極了:「你好好喔……」

  「舒服嗎?」他問。

  鈺慧的吃驚非同小可,這並不是阿賓的聲音!

  她詫然回頭,發現半撐半壓在她背上的真的另有其人。

  「連……連長,怎……怎麼是你?」鈺慧傻傻的問。

  連長露出白白的牙齒笑著:「我找Cindy找不到,妳們有同學告訴我她在這
裡,我上來結果整層樓都沒有人,只有妳門沒關好在睡覺……」

  門沒關?鈺慧真的會被淑華她們害死,她眨動長睫毛不敢相信這種情節。

  「你……你也真大膽,我……我會生氣的!」她裝腔作勢的說。

  「不會的,」連長說:「我在望遠鏡裡看過妳。」

  望遠鏡是什麼一回事?鈺慧摸不著頭腦。

  「不會的,」連長重覆的說:「看妳多快樂。」

  「我……我……我以為……那個……那個……」鈺慧很難解釋。

  「別管那個了,」連長對她的解釋沒興趣,他蠕動起屁股,親著她的臉頰
說:「我又硬了,我們再來一次?」

  鈺慧當然知道他又硬了,她羞羞的道:「不要……」

  連長不管她的拒絕,讓身將她翻正過來,鈺慧抱著胸要守護,哪裡擋得住
連長巨人般體格,三兩下就被擺平了。

  「不要!不要!」

  連長再度侵入她的身體。

  「不要嘛……」

  連長抽動雞巴,開始幹了。

  「哦……」鈺慧誠實地叫出來。

  她嘴上不要,臀腰倒是搖個不停。

  「等一等……」連長插了百來下突然說。

  「唔……?」鈺慧又是一步踏空,無辜的看著他。

  連長吞了吞口水。

  「我們這事……妳不會去跟Cindy說吧?」連長也不是真的完全沒有顧慮。

  「那……你會跟我們家阿賓說嗎?」鈺慧張開亮閃閃的眼睛反問他。

  連長會意地點點頭,表示達成協議。

  「還有……」連長又說。

  「還有,」鈺慧阻止他:「你如果還有這麼多問題的話,阿賓可能要回家
來了。」

  連長恍然大悟,馬上閉嘴,並且毫不猶豫的抽送起來,反而鈺慧就沒法閉
上嘴了,她連續不停地又喘又哼,雙手雙腳將連長抱箍的完全分不開。

  活色生香的春宮重新在這房間上演,原始的情慾橫流泛濫……

  「喂,還有……」鈺慧突然想起:「還有……」

  連長剛好挺到一半,僵僵的停下來。

  「還有,」鈺慧說:「那房門……到底關好了沒有?」

  「唔……?」連長瞪著她。

  倆人同時轉頭看去,表情就像排在一起的一對貓頭鷹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