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女生─高中時代


2XXX年,當年的我還是一個高中一年一的的男生時,生活過得平淡而枯燥。那年寒假回家後我遇到一個奇怪的女人,而她,將會改變了我的一生…
…。

當年我國3時,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所以我們被迫搬離原來居所,搬家之後,我發現隔壁住著的女人,看上去約莫23、4歲的樣子,父母都要我喊她「婉婷姐」。婉婷姐保養得很好,皮膚光滑細膩,腰身苗條,尤其是她豐滿的胸脯,隔著厚厚的衣物我都能感覺到裡面那洶湧起伏的波濤。每次見面打招呼的時候,婉婷姐總是用她那雙勾魂的大眼直勾勾地盯著我,柔柔地叫我一聲:「小佑(我的小名),去哪呢?」,讓我心跳加速口乾舌燥,半天回不過神來。那段時間我總是找各種機會到她家門口遊蕩,希望能裝作「偶然」地碰上婉婷姐,但真正碰上以後,又一句話都說不出口。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傻,否則婉婷姐跟我打完招呼後,不會總是掩嘴「撲哧」一笑。

高中時,我開始喜歡上變裝,喜歡那女生內衣輕柔的觸感,所以,我時常趁著父母不在,偷偷的拿起媽媽的內衣物大玩變裝遊戲。

有一天我從外面回家,路過婉婷姐家門口時,發現她家的大門虛掩著,庭院裡晾著的衣物隨風飄揚,不知為何,我的眼睛一直盯著婉婷姐的內衣看。然後,我彷彿著了魔般,悄悄地走進婉婷姐家。

走進婉婷姐家之後,迎面看到客廳裡掛著一張很大的寫真照片,照片中婉婷姐穿著性感的內衣,神態極其狐媚挑逗。我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一片空白,只是站在那呆呆地看著照片。過了一會我才恢復了一點理智,把眼睛從照片上挪開,這時我偷偷的把婉婷姐晾在外面的粉紅色的胸罩藏進懷中。

回家後,發現家裡沒人,我反鎖房門,用顫抖的雙手將胸罩從懷裡掏出來,細細撫弄,這時我的心激動得都快跳出來了。這是一件罩杯很大的胸罩,我想只有婉婷姐這種大胸脯的女人才能穿得下。胸罩是絲質的,很薄,上面還繡著幾朵粉紅色的玫瑰花。胸罩四周點綴著一些蕾絲,顯得既性感又神秘。我輕輕地撫摸著這胸罩,心裡充滿了犯罪感,但同時卻又興奮得要命。我還將胸罩放到臉上輕輕摩挲,想像著它還穿在婉婷姐的身上,這時我彷彿能聞到胸罩上殘留的婉婷姐身上的體香…
…。

我慢慢的將胸罩穿上,站在房裡穿衣鏡前欣賞自己的樣子,想像自己就是婉婷姐,並恣意的撫弄自己的身體,直到下面的老二膨脹的不能在大了。等到我冷靜過來後,心裡害怕極了,我怕被別人發現,別人一定會說我是變態的。

我越想越怕,趕緊將胸罩放進口袋裡,想送回婉婷姐家去。
當我打開屋子的大門時,發現門口站著一個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婉婷姐!

「拿出來。」她冷冷的說。「痾……拿出來什麼啊?」我故意裝傻。「不要再裝了,我家的監視器拍的一清二楚。」婉婷姐一臉的寒霜,冷冷地說:「小佑,你自己承認剛才幹了些什麼好事吧!我不會怪你的。」。我嚇得腳都要軟了,卻還故作鎮定的說:「沒、沒幹什麼啊」婉婷姐大怒,一伸手就從我口袋裡將胸罩掏了出來,厲聲喝道:「這是什麼?你要我跟別人說你這些事嗎?」

我別無選擇,只好說:「對不起,我小時候開始就喜歡偷穿女生的衣服……對不起。」沒料到婉婷姐不但沒有罵我,還去把門鎖起來並對我說:「你喜歡當女生是嗎?我這邊有更多更辣的內衣內褲可以給你穿,但你要聽我一件事。」

本以為會遭到婉婷姐的重責甚至被送到警局的我詫異的說:「什麼事?」

婉婷姐說:「你要和我做愛,而且要穿著我的內衣內褲,你答應嗎?」

我說不出話…她二話不說,就把我帶到她家。一進到她家,婉婷姐從抽屜裡拿出一套女人的內衣,扔到我面前,說:「穿上吧!然後你去躺在我的床上,我等一下過來,不准自己射精,否則我就告訴別人你的事。」我聽婉婷姐的話,躺在床上,不知道婉婷姐下一步要做什麼。不到一分鐘,突然被閃光燈的亮光嚇一跳,婉婷姐走了進來。這時候她穿著一件有假陰莖的皮製內褲,上半身穿著皮製露出胸部的胸罩,下半身則穿長統蕾絲襪和皮靴,走到床上,雙腳叉開正對我,彎下身跟我接吻,並握住我的弟弟,她說:「好硬阿!插進去那裡一定很舒服。」這時候穿著紅色蕾絲內衣,紅色內褲和絲襪被褪至大腿的我,只能任她擺佈,她撥開她的陰唇,嘴唇張開伸出舌頭和我接吻。突然她用力坐在我身上,我的陰莖整支被她的陰唇包覆住。

我喊到:「我受不了,這樣會射精…」

婉婷姐說:「不可以射,想像自己是女生,你看,你穿這女生的內衣褲,所以你不可以射精。」接著她開始更快速地扭動她的屁股,她說她喜歡和女生做愛,不會懷孕,我說可是我是男生,而且我快要射精了阿!這時候龜頭的馬眼已經快要噴發,我的下體也開始抽蓄,婉婷姐將舌頭申進我的口中,下體動得更快。我說:「婉婷姐…我快要射精了,拜託妳不要再動了…」

婉婷姐說:「喔…喔…你讓我好舒服…再讓我舒服一下…還不要射精……」說完她用胸部撞擊我的臉…將她的乳頭放進我嘴裡給我吃。

我說:「婉婷姐我受不了了…要射了啊啊啊!!」

婉婷姐說:「還不要射…我…快要…到了。」這時候,婉婷姐的陰道中突然有好幾股熱熱的體體噴灑在我的龜頭上。

我說:「婉婷姐…我受不了…喔…我要射了…」我想推開婉婷姐,但婉婷姐卻一直用屁股壓在我身生並不停的套弄。

她說:「喔…喔…好舒服…你不能射…射在裡面…我會懷孕…你不要射…喔…好舒服…不能…射…射在.…裡面…喔…喔…你…射…射在裡面…喔喔…」

婉婷姐一直將舌頭伸入我的口中,我再也忍不住了,將精液全部射在婉婷姐的陰道裡,後來婉婷姐起身將她陰道中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液,搜集在一容器中,然後倒入她所穿的皮製內褲前端假陰莖旁側的開口,並跟我說:轉過身來,我也想當一下男生的感覺。

我說:「婉婷姐妳要做什麼?」

她說:「你不是想當女生嗎?以後你來找我,你就是個女生,你要穿上我幫你準備的女裝,和我做愛,你先要射出半杯養樂多這麼多的精液,加上我的淫水,差不多一杯,我會將其倒入我的假陰莖中,射在你的陰道和嘴裡,知道嗎?」

我聽到了嚇一跳,我說:「這樣不好吧!」

婉婷姐說:「你要我現在去跟別人說妳穿我內衣褲和你和我做愛的事情嗎?」於是我只好聽話,我轉過身,婉婷姐在我屁眼塗了一些涼涼滑滑的東西,將假陰莖插入我的肛門中,我剛開始覺得很痛,後還也習慣了,覺得很舒服,看者自己穿著紅色蕾絲內衣褲和黑色吊帶襪,而婉婷姐穿著假陰莖進出我的肛門,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漲大著,婉婷姐用戴著長筒黑色漆皮手套,拿著內部類似女人陰道的容器,握住我的陰莖說:「你要射,我今晚就讓你射個夠。」她加速抽插我的肛門,也更快速地前後搓揉我的陰莖。

我說:「我受不了了…婉婷姐…我又想要射了。」

婉婷姐說:「射在假陰裡。」她又伸出舌頭和我接吻…手也一直握住按摩套套弄我的陰莖。

婉婷姐說:「想射精就射吧!」

我說:「喔!喔…我要射了…」我就這樣射了第二次,射在按摩套裡面…婉婷姐將精液收集到假陰陰裡。我整個人腳有點軟了,但婉婷姐跟我接吻並且依然持續套弄我的陰莖。

婉婷姐說:「你怎麼又勃起了,那這樣還不行。」她繼續用她的假陰莖插入我的肛門快速地抽插,經過這半小時婉婷姐的調教,我開始覺得我有點像個女生,因為有點舒服,我的屁股會開始迎合表姐的假陰莖,她也一直和我挑弄我開始有點受不了…

我跟婉婷說:「我好難受,今天已射精兩次了,可不可以不要,婉婷姐說只要我穿還會勃起,就代表還會性奮,就一定要將精液射掉,她又開始又用假陰道握住我的陰莖,然後將她的陰道對著我的臉,叫我把嘴張開,她將陰唇撥開要我舔,她的淫水不斷灑在我的嘴裡,她快速地抽動握住陰莖的手。

我說:「表姐我受不了了…」

婉婷姐說:「射…射…快射出來吧!想射就射出來吧…喔…喔…」當我正要射出來的時候,婉婷姐拿了一個容器套住陰莖…而我就這樣我射了第三次,我的弟弟此時已經開始委彌不振。

婉婷姐說:「你舒服夠了,我還沒咧。」她把假陰道裡面我射出的第三次的精液倒入她穿的假陰莖中,然後將陰莖對準我的肛門刺了進去。

我不能自主的開始淫叫:「喔…喔……喔喔…」表姐她說:「怎麼樣?你舒服嗎?」

我說:「喔…好癢…婉婷姐你弄得我好舒服。」婉婷姐更快的抽動在我屁眼裡的陰莖這時候我勃起的程度已經不大,只是軟軟大大但是不硬的狀態。

婉婷姐對我說:「想像你自己是女生。」她抓住我的手要我摸自己的假奶,我剛開始不自在,後來婉婷姐在抽插我屁眼的同時,一直在我耳邊說:「你是女生,你現在是一個女生,你的胸部好大,你自己看,你的胸部一直晃來晃去,你還穿著吊帶絲襪在和別人做愛…你的陰道正在被一個陰莖搓著。」我開始想像自己是女生,用雙手摸著自己的穿著蕾絲胸罩的D罩杯假奶並呻吟著…說:「著…喔…喔…婉婷姐…我好舒服…」我一直摸著自己的胸部然後屁股一直扭動…婉婷姐搓我的速度愈來愈快,她的手則拿著一雙肉色絲襪握住我那裡…這時候我的肛門一陣陣開始收縮,同時也又開始想射精

「啊啊啊啊啊!」我高潮了,精液緩緩的從龜頭流出。這時,婉婷姐站了起來,從抽屜裡拿出一盒藥丸遞給我,她說:「吃了這種藥丸,你可以徹徹底底的變成一個女生,你真的願意嗎?」我接過藥盒,遲疑了一下,然後說:「我願意!」「你以後每天晚上睡覺前,先打手槍,然後配著精液吃一顆這種藥。」婉婷姐說。「恩。」「等到你胸部開始發育的時候再來找我吧!我會幫你準備一些貼身衣物的。」回到家之後,已經是傍晚了,當我吃完晚餐之後,就騙爸媽說我有點累,要先回房去休息。回到房間裡,我迫不及待的拿出婉婷姐給我的藥盒,開始打起手槍。奇怪的是,不管我怎麼樣搓弄我的弟弟,不管他怎麼樣的堅挺,就是射不出來,總覺得下面好空虛。這時,我看到書桌上的原子筆,我趕緊把它往我的蜜穴塞進去。「啊~!啊~!」我淫叫著,一邊用原子筆抽插著蜜穴,一邊套弄自己的小弟弟,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不一會,濁白的精液就緩緩的流出來。我趕緊用雙手沾滿精液,將藥丸配著精液吞了下去,腥苦的味道嗆的我皺起了眉頭。幾欲做噁,不過一想到可以變成女生,我還是忍住,沒有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