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琪的三男一女假期


因為工作關係,我需要長期到一些比較落後的國家工作,由於這些地方衛生

環境和醫療設備都比較落後,為免我的太太敏琪受苦,所以我唯有叫她獨自留在

香港生活。

  雖然明知這樣有如戴綠帽,但是我亦很鼓勵敏琪和多些男性交往,這樣敏琪

一來便可以有人照顧,另外,如若二來有生理需要的話,也可以找他們幫忙發洩

一下,一舉兩得。

  敏琪起初還對我說不會和其他男性接觸,但可能真的太苦悶了,最後終於在

酒吧裡和一個男生嘗試了一次「一夜情」。自此之後,在短短半年間,敏琪已經

跟四、五個男人發生過性關係。

  由於我知道敏琪一個人生活很寂寞,所以不但沒有去阻止,反而鼓勵敏琪繼

續,只是要求她每次與其他男性造愛完之後,必須向我匯報,我不是變態,只是

不想自己的太太給其他男人幹完也懵然不知。

  直至最近,敏琪和我認識了一個大學生,他名叫阿澄。敏琪說阿澄對她非常

體貼,所以他們倆很快就發生了關係。當敏琪與他親熱過幾次之後,阿澄便開始

要求敏琪與他短兵相接,由於敏琪對阿澄非常有好感,所以如果剛好是安全期,

敏琪都會順從阿澄的意願在不使用避孕套的情況下造愛。

  最初敏琪要求阿澄臨射精前拔出來射在外面,不過阿澄很多次都裝作來不及

抽離而故意將精液射在她體內。現在他們越來越過份了,敏琪和阿澄無論什麼日

子裡都會在不作防避措施的情況下造愛,因為阿澄說很想讓敏琪為他懷孕,而且

他們覺得這樣造愛更瘋狂、更徹底,如真的懷了孕才再作打算!

  近來敏琪向我說,阿澄很想與他的朋友們嘗試一下群交的滋味,起初敏琪不

甚願意,但在阿澄的不斷遊說下,敏琪開始有點心動,最後經不起阿澄的花言巧

語,終於同意讓阿澄得償所願。

  那一天,敏琪與阿澄再加上他的兩位朋友阿南和阿佑一起到郊外露營,為這

次「敘會」作準備。

  當到達一處很僻靜的地方紮好營帳後,敏琪很識趣地換上了背心短褲,內裡

還完全真空,將身材表露無遺,先給他們來過熱身。其實他們三人早已老實不客

氣,時常色迷迷地偷看敏琪的胸脯,還裝作跌了東西,然後趴在地上偷窺敏琪褲

裡的春光,不過敏琪也不忸怩,還特意把大腿張開,讓他一窺全貌。他們最後還

藉故碰撞敏琪的乳房,不過敏琪郤對我說,覺得自己的肉體對男生還有這麼大的

吸引力,感到好興奮。

  黃昏時各人已按捺不住了,紛紛脫光衣服,肉帛相見。敏琪事後對我說,起

初她也沒有什麼感覺,當赤裸裸地站在三個男人面前的時侯,還感到有點尷尬,

但隨後見到他們因為對著自己的肉體而生出自然反應時,心裡便開始有點興奮,

淫水已不知不覺的湧了出來。

  一開始幾個男生還有點拘束的猶豫著,敏琪卻首先作出主動,躺在地下的墊

布上裝作情不自禁地自慰起來,還很挑逗性地輕輕呻吟著。他們越看越興奮,雞

巴都硬梆梆的翹高起來,終於忍耐不住了,爭先恐後地圍在敏琪四周,伸手在她

身體上到處愛撫。

  敏琪首先跟阿南和阿佑輪流濕吻,然後他們分別從敏琪頸部的兩邊舔起來,

再慢慢的往下移,去到乳房的位置時,便把乳頭含進口中用力地吸啜起來,與此

同時,他們的手還不時把弄著敏琪的陰核,或將手指插進陰道裡抽動。

  敏琪閉上眼睛享受著兩粒乳頭同時被吸啜的快感,以及陰戶被玩弄時傳來的

陣陣強烈刺激,呻吟聲不由得越哼越高,淫水也止不住地長流不息。

  不多一會他們就把敏琪弄成狗爬式,阿澄從後面緊緊抱著她的屁股,將陽具

狠狠地插入敏琪濕滑的陰道,然後用力抽插起來,雙手則彎到前面不停揉捏著她

兩顆乳頭;阿南就躺在敏琪下面,正瘋狂地舔著她的陰核,敏琪的淫水不斷地流

出來迎合他的舌頭。

  之後他們要敏琪跪在地上,阿南和阿佑站在她左右兩邊,要敏琪輪流為他們

口交,當敏琪嘴裡含著阿南的陰莖吞吐著時,手也不斷地為阿佑的陽具套弄著,

更不時用拇指揩擦阿佑的龜頭,弄得他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

  阿澄依然很瘋狂地在敏琪身後抽插著,令敏琪很快已有了一次高潮!差不多

約五分鐘後,阿澄大叫一聲,敏琪感到他的陽具在身體裡不斷跳動,然後一股熱

辣辣的精液便高速地射進她陰道裡。

  阿澄離開後,變成阿南躺在墊布上,要敏琪自己坐上他直豎向天的陽具,敏

琪微蹲在他身上用手撥開陰唇,利用阿澄射進去的精液作潤滑,只一下就坐至全

根沒頂。阿南一路享受著敏琪擺動身體套弄他的陽具,一路用雙手搓弄著敏琪胸

前那對豐滿的乳房。

  阿佑則站在敏琪面前,繼續享受敏琪為他口交,敏琪的小嘴和陰道不停地吞

吐著阿南和阿佑的陽具,似乎只有兩根雞巴同時在自己身體裡進出,才能撲熄心

裡燃起的熊熊慾火。

  當敏琪的第二次高潮快要來臨時,阿南和阿佑也同時在她的陰道和嘴裡射出

精液,與敏琪一起登上極樂頂峰,然後三男一女四人都虛脫地攤睡在地上。

  但是阿澄、阿南與阿佑他們三人仍未覺得滿足,休息了一會,他們三個又一

起站在敏琪面前,要敏琪為他們口交,然後再輪流與敏琪造愛。

  其實這時敏琪雖然很累,但心裡亦非常興奮,尤其是見到面前三根粗壯的雞

巴又再回復生氣,正虎虎生威地伺機而動時,更是毫不猶豫地張開嘴逐一把他們

的陽具含進嘴裡吸啜,還用舌頭將龜頭上的淫液舔乾淨。

  當阿澄壓在敏琪身上抱住她抽插的時候,敏琪就用雙腳很用力地纏著阿澄的

腰,身體也跟隨阿澄的節奏上下挺動,阿澄每一下的插入,都彷彿將龜頭捅進敏

琪的子宮一樣,撞得敏琪又酥又麻,不斷渾身打顫。

  阿澄一邊操著敏琪,還要敏琪一邊用手握著他那兩個死黨阿佑和阿南的雞巴

幫他們打手槍,而敏琪的一對奶子就當然落入那兩個傢夥手中,被他們又抓又搓

的,把敏琪折騰到顧得上面顧不得下面,上口不斷叫床、下口不斷冒水,阿澄被

這場面感染,插了幾十下就忍不住射了精。

  一見阿澄完事,阿南便立即補上,替位接力,由於敏琪仍沈醉在阿澄帶給她

的高潮餘韻中,迷迷糊糊地還來不及準備,阿南已經把陽具狠狠地插入,所以不

禁叫了一聲,不過口剛張開,立即又被阿佑的陽具佔據,叫不出聲來。

  地上的敏琪被兩人上下包抄,紅嫩的嘴唇裡含著阿佑的肉棒,一面「嗚……

嗚……嗚……」地呻吟,一面不停地扭動腰部配合阿南的抽插,下邊的陰唇中還

不時被擠出阿澄剛剛射進去的精液。

  「不行……太爽了……我要射了……啊……全射進去了……」不管敏琪怎樣

喊叫,阿南仍然不斷加快速度用力往內衝刺並射精,射完後還用力地再抽插幾下

才拔出肉棒。敏琪真的爽昏了,不管阿南是否射了精,竟然已經達到高潮。

  「敏琪真的很騷,這樣快便不停來了幾次高潮。」正在享受著敏琪口部服務

的阿佑剛說完就立即加入戰局,將沾滿口水的陽具插入敏琪的蜜穴中,隨即瘋狂

地發動進攻。

  「啊啊啊……很粗喔……不要了……啊啊……再用力些插!啊啊啊……很舒

服啊……又要高潮了……啊啊啊……用力插……用力……舒服死了……」敏琪興

奮到連話都說不清,叫出口的聲音軟弱無力,更添幾分性感。

  敏琪嘴裡一邊胡亂淫叫著,一邊扭擺屁股迎合阿佑的動作,在興奮中再一次

達到了高潮,身軀不斷顫抖著。但是就算敏琪已高潮了幾遍,阿佑的動作卻仍沒

停下,依然不停地往深處插入。

  見到阿佑幹得這麼起勁,阿澄又提著陽具塞進敏琪的嘴裡,但由於敏琪正被

阿佑操到高潮叠起,沒暇照顧阿澄的需要,阿澄只好自己捧著敏琪的腦袋,直接

對著她的小嘴乾起來。

  阿佑這時也快射精了,但他卻不想射在敏琪的體內,於是示意阿澄讓開,然

後便抓著敏琪的頭髮,將陽具塞進她的嘴裡,就這樣在敏琪的口裡噴發,射精後

還故意不把陽具抽出來,硬是要敏琪將他的精液吞下,終於弄到敏琪滿嘴滿喉嚨

都是精液的腥味。

  這一晚,他們每人至少和敏琪干了兩次,而敏琪的高潮就多到記不清了。阿

澄和他的朋友雖然都很斯文,造愛中也很溫柔地對待敏琪,但敏琪的下體仍然給

他們弄得紅腫不堪,事後休息了整整一星期才復原。

  不過敏琪對我說,最刺激的就是和他們三人短兵相接,少了避孕套的阻隔,

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龜頭的刮磨、射精時陽具在陰道裡的搏動,那種刺激與銷魂的

感覺,實在難以形容。

  讓他們瘋狂地幹了一晚之後,敏琪感到她的子宮裡裝滿了三人的精液,雖然

那晚並不是排卵期,但亦非安全期,所以風險亦算很高,阿澄一個人就沒什麼所

謂,但加上阿南和阿佑他們兩人,如果真的懷了孕,就不知道誰是經手人,後果

真的不堪設想了。

  這次之後,敏琪已經沒有再和阿澄性交了,雖然彼此仍然有見面,不過也只

是吃吃飯、談談天而已,沒有什麼出軌舉動,反而由於敏琪很懷念子宮裡裝滿精

液的特別感覺,所以不時還會主動約阿南和阿佑出來玩三人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