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的淫蕩 (小菁、小茹、小章魚)


間的落地窗外是美麗的太平洋,晴朗的天氣,美的讓小菁出神。
回過神後,小菁下床去看看這間她還不熟悉的別墅;她睡的主臥室是在房子的最後面,從落地窗出去後就是後院和遊泳池,打開房門時一條走道,左右各有一間客房,小菁打開左邊的門,是一間和室,昇哥他們全車的人都在裡面,所有人都是裸睡;小菁看著他們軟弱的雞八,幻想著今天的行程不禁微微一笑;小菁打開對面的門,也是一間和室,這個房間大約是剛才房間的1.5倍大,看來阿正他們當初興建房屋時就已經做好應付大批客人的準備。
本帖隱藏的內容
小菁仔細的尋找,國勛他們和一些不認識的男生睡在一起,只是裡面沒有阿強的影子;她關上門後往外走就來到了起居室,有兩個門分別通往廚房和客廳,小菁看著廚房裡的一道門,觸動了昨晚噬骨銷魂的回憶,她打開門,一陣惡臭撲面而來,小菁捏著鼻子走下去,停車場、洗衣間和儲藏室都在地下室.她看著車庫地上一攤咖啡色的液體,抽風機的電扇在地上製造著猶如紀錄片似的光影,浪潮一般的回憶侵襲著她的神經,小菁搖搖頭,趕快回到上面。
成人

關上門後深吸口氣,小菁穿過與廚房相連的餐廳來到客廳,她發現阿強和一個不認識的男生睡在沙-發和地上,小菁輕輕的走過去,
客廳裡一片淩亂,窗簾、地毯、茶幾、電視、沙-發上都沾著白色的精液,可是著兩個人卻一點都不在乎,小菁關掉閃著雜訊的電視來到沙-發旁。她跪在阿強身邊,看著阿強熟睡的臉。看了一陣,小菁將頭放在阿強起伏的胸口,感受著愛人的呼吸與心跳,接下來小菁轉過頭,看著阿強跨下軟軟的雞八,上面的淫水和精液已經乾了。小菁張開小嘴,輕輕的含著阿強的雞八,仔細又小心的幫他清理乾淨,深怕口腔的刺激叫醒了心愛的人小菁離開前,依依不捨的摸著已經半硬的肉棒,告訴自己「再一天,就可以被阿強干了。」
接著小菁打開門來到外面的長廊上,她發現草地和走廊的地板上都有精液,小菁看得出神,

想像昨晚小章魚被阿強雞八姦淫時的淫蕩樣,肉壺也變的潮濕了,小菁一邊忍受的肉壺騷癢的感覺一邊來到了後院,她的眼睛因為遊泳池的反射瞇起了眼,這時小菁的肉壺越來越癢,她看到池邊的一排躺椅,決定在晴空之下來次健康〈?〉的手淫。打定主意,她回到臥室穿了泳裝,帶著毛巾、防曬油和小茹買的三支按摩棒,戴上粉紅色的太陽眼鏡來到躺椅上。
她張開涼傘,幫自己淫亂的肉體仔細的塗上防曬油,塗好之後小菁興奮的拿起兩大一小的按摩棒,看著他們勾心攝魂的線條。小菁側躺著把兩支大的按摩棒慢慢放進肉壺和屁眼,充實的感覺讓小菁亢奮不已,緊接著按了幾下開關,小菁刻意把強度調在中等,她要慢慢的、像是燉煮美食一樣的勾引自己的肉體。小菁的肉壺和屁眼接受的按摩棒的體腔按摩,淫水也不像從前一樣一次就春潮犯濫,小菁很滿意自己這次的點子,這從她愉快的神情和輕輕扭動的蛇腰就可以知道。
兩支按摩棒在下體蠕動,不強不弱的力道一步步的燃燒著小菁的心,小菁拿著小支的按摩棒,在雙乳和大腿間來回的摩擦,小菁輕輕的滑過身體,一陣陣觸電的感覺每每都讓小菁嬌喘。小精的下體一陣一陣的用力,間斷的對兩支按摩棒施加壓力,每一次施壓,小菁的肉欲的浪頭又更高了些;
終於,小菁知道最後的大浪要來了,一咬牙,她把手上的小按摩棒一鼓作氣的插進犯濫的肉壺。一次兩支按摩棒這種經驗讓小菁的興奮一下子衝到高峰,小菁瘋狂扭動著腰,手指狠狠的捏揉自己的乳頭,她高潮了,這次的高潮持續了好久;當小菁的高潮終於過去,她微笑著,昏昏沈沈的再度睡去………
小菁是被小章魚的聲音從夢中拉回現實,她睜開眼睛看著小章魚在臥室的落地窗旁叫她,她移動了一下身體,突然下體酥麻的快感讓她全身哆嗦,
她這時才想起她下面的兩個肉洞還插著三支按摩棒。小菁披上毛巾站起來,
一步步的走向臥室,雙腿的擺動讓三支按摩棒不停的變換角度刺激肉壺,進到臥室後小菁慢慢的把他們拉出自己的身體,三隻按摩棒反射著晶亮的陽光。小章魚看著她開玩笑的說:「這麼有閒情逸致啊?在遊泳池畔穿著泳裝手淫的美少女,拍成影片一定很賣座。」說完就朝小菁的肉壺伸手過去,在陰蒂上輕輕的一捏。「呀!」小菁尖叫一聲,對著小章魚嬌嗔一聲:「要死了你這個小賤人,這樣欺負我。」

說完就開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兩個女生開始在房間裡追逐笑鬧著。小茹這時從廁所出來,戴著眼鏡的她穿著嘻皮風短袖的露肩上衣,搭配昨天的七分牛仔褲,依舊是好學生的打扮;看著打鬧的兩人,小茹把手上的東西向兩人投去,身為運動好手,一個正中好球擊中了小章魚,小章魚跌坐在床上,
都著嘴說:「你在干什麼啊!會痛欸!」小菁拿起一件紫色的內褲,尖叫著:「啊!這不是我們今天的內褲嗎?」說完就抓起另外一件內褲,拉著小章魚就衝進廁所。

兩個人在廁所裡對著蝴蝶穿戴器各自發表高見。
「欸。這真的好像內褲一樣欸。」
「對啊,穿起來一點都看不出來呢!」
「這怎麼穿啊?」
「我來幫你…」
「呀!你不要亂摸啦!你剛才還沒摸夠喔。」
「沒關系啦!又不會少塊肉,再來把這邊拉緊……」
「不要啦!這麼緊我會很容易有感覺欸。」
「反正到時候還不是要被男生們搞,沒差啦!」
「不要啦!不要那麼緊啦!」
「好啦好啦,真是愛裝清純。」
「哪有,人家只是在床上會比較開放一點而已。」
「噁,你真是睜眼說瞎話。」
「哼,你再說就跟你絕交!」
「好了啦!小賤人!」
「鐺鐺…!」經過一連串的七嘴八舌和手忙腳亂,兩人在廁所門口搔首弄姿,像是走秀一樣展示下體的蝴蝶穿戴器。小菁的上半身還是穿著剛剛的翠綠色的比基尼泳裝,

小章魚則只有穿著穿戴器而已.

小茹看著兩人,又好氣又好笑的說:「快點啦!其他人都在等我們吃飯啦!」
「欸小茹,你裡面要不要也穿個泳裝啊?這樣會很性感喔!」
「真的嗎?可是我沒這樣是過欸。」
「沒關系啦!凡是都有第一次啊。」
「………………」
直到三個女生拿著行李到餐廳時,已經又過了十幾分鐘了。今天小菁頭戴棒球帽,粉紅色太陽眼鏡,上半身就直接穿著比基尼泳裝,搭配白色的彈性低腰超短熱褲,大半個屁股都露在外面,乳溝屁股溝勾得所有男生心癢癢,紫色的丁字褲褲頭露出一大截,美腿搭配肉色長統玻璃絲襪和球鞋,活動性和激動讓男人激動點。
小章魚的搭配是白色鴨舌帽,上半身是白色的馬甲式小可愛,白色的緊身長褲。
小章魚今天的打扮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保守,可是保守之中可是藏有玄機的,白色馬甲是前開的拉鍊式設計,拉鍊一拉,豐滿的雙乳立刻對著男人說哈蘿;白色的緊身長褲則更特別,拉鍊是由前下襠一直到後腰,打開來濕淋淋的淫蕩肉壺馬上張開飢渴的嘴歡迎男人光臨。在搭配白色帆布鞋,一身純白的清純打扮,再加上黑色的墨鏡,簡直就是勾引人心的小天使。小茹則依然是她專利的學院派風格,只是在上衣裡加了件黑色的比基尼。

所有男生看著這三個淫蕩的美女,大家一起吹口哨鼓譟,阿強、國勛、工頭三人幫女生們拉開椅子,三人就坐後昇哥拿了三個三明治過來。

「咦?不是說在屋子裡我們只能吃大家的精液嗎?為什麼今天早餐是三明治?」小茹問
「嘿嘿嘿」醫生奸笑著走到桌子旁,把一罐白色的醬汁放在桌上,
小章魚拿起來仔細端詳問道:「這是什麼?奶油醬嗎
醫生則是淫淫的笑說:「打開看看就知道啦。」
小章魚打開罐子,熟悉的腥味衝鼻而來,原來裡面是滿滿的男人精液
醫生說:「這可是咱們所有人之前聚在一起,花了一天一夜的成果,是你們這次旅行的專用醬汁喔。」說完醫生就挖了一大匙的精液加在小章魚的三明治裡。
小菁和小茹緊張的看著小章魚,只見小章魚泰然自若的拿起三明治一口咬下,舔了舔沾在嘴邊的精液說:「很好吃啊!我喜歡這個味道。」

其實對這三個習慣吃精液的女人來說,用精液當醬汁跟本不算什麼.之後小菁和小茹也津津有味的吃著加了精液的三明治,三人吃完後還互相的幫對方把沾在嘴邊的精液舔淨,淫蕩的樣子讓男生的雞八又更加堅硬了。在吃早餐的時候,老鼠把小菁三人的球鞋拿走,在所有人面前幫三人的鞋子「加油」,這樣小菁三人的美腳就要泡在自己的精液裡一整天了,想到這裡老鼠的雞八又再度翹了起來。吃飽後,出發的時間到了。今天要往南走,到昇哥他在礁溪的別墅。

車子在山路上迂迴行進,小菁坐在昇哥一夥人的車內隨著車子不停的左右搖晃著嬌軀,豐滿堅挺的奶子不斷的搖著晃著,讓車上的男人都跟著昏了頭,
只是他們雖然昏了頭卻沒有行動,因為他們要忍耐,品嘗時間換來的美麗果實。一路上大家天南地北的聊天,學校、打工、家庭、性經驗和性癖好………無所不聊,愉快的笑聲在車內回響。

車子開下山後,在東北角的海岸向南奔跑,一群刻意壓抑自己的淫獸們再也忍不住了,五個男人脫去了身上的束縛,挺著怒暴青筋的大雞八,準備給小菁肉壺一頓好吃的肉棒大餐。他們再度矇住小菁的雙眼,讓小菁的神經緊繃,這樣子對小菁和男人們來說都是讓自己更加性奮的做法。
五張嘴,十隻手在小菁全身上下吻著,舔著,撫摸著;小菁的小嘴被舌頭侵入,不停的攪動她的口腔;小菁的乳頭隔著泳裝的布被吸允著,男人的舌尖挑動她的乳頭.柔如布丁的雙乳因為親吻而發出「嘖嘖」的聲響;小菁的雙手握著兄猛粗大的雞八,掌心傳來陣陣憤怒的脈動,她輕輕的搓著雞八,雞八就像要爆發前的火山不停的抖動著;小菁的肉壺門前趴著男人,伸出舌頭想要刺探小菁的秘密地帶,當男人發現了小菁股間的秘密時,這一群變態專家馬上心領神會,股間的男人輕輕押按著穿戴器,本來小菁的目的就是讓肉壺不斷的保持濕潤準備男人出奇不意的強姦,所以震動的設定不強,就算鑽進了肉壺她依舊不滿足,男人發現了她的心思,把目標轉向敏感的大腿內側,有力且靈巧的舌頭以純熟的技巧挑逗著她敏感的神經交會處,時而強韌時而柔軟的在大腿內徘徊,這樣一來,小菁的淫水汩汩而出,淫蕩的肉壺已經做好準備接受野獸們瘋狂的肏干;小菁美麗的雙腳離開了黏稠的球鞋,沾染著腥臭精液的絲襪美腳呈現在男人面前,飢渴的男人舔舐著另一個男人的精液,隔著絲襪,腳底,腳指,指縫,腳背,腳跟,沾著男人濃精的雙腳被另一個男人清理乾淨,
最新地址

但是男人依舊不滿的舔著,最後小菁的雙腳反而因為沾滿了口水而閃閃發亮。
前戲結束,好戲上場。有個人騎在她身上,拉開了她的泳裝,夾緊了豐滿的乳房,輕輕慢慢的在乳溝裡來回穿梭;佔據小嘴的從舌頭換成了熱呼呼的肉棒.小菁仰著頭像是吞劍一樣的把雞八吞進喉頭,雞八進進出出,陰囊則不停的敲打著小菁的額頭;小菁掌握的肉棒射精了,熱騰騰的精液射滿了小菁的雙手.小菁物盡其用,把精液塗抹在整個乳房,這樣一來男人的摩擦變得更順暢,速度也變快了,小菁把沾滿精液的雙手在奶子上柔搓,享受黏稠的快感;跨下的男人移動了一下位置,把烙鐵一般的雞八插進了小菁的屁眼,小菁被屁眼傳來的一陣涼意嚇了一跳,原來再插入前火熱的雞八先塗了潤滑劑,這樣一來從一開始小菁的屁眼就可以享受被肉棒抽插的滋味而不用先經過一段適應期,小菁似乎很喜歡這個安排,不停的搖著淫蕩的蛇腰迎接男人的雞八;最後的男人則是在等待機會,男人的舌頭離開了腳,抱起小菁的右腿不停的舔,舔過腳踝,
小腿肚,膝蓋,男人不停的舔著小菁美麗的小腿,下腹部和雞八則在大腿外側摩擦著,男人輕輕的撞擊小菁的大腿,似乎在想像姦淫著大腿的樣子。
這一車的男人沒有國勛他們持久,但平均也要將進20分鐘才會射精;首先是嘴裡的雞八爆發了,小菁把肉棒盡可能的吞進喉頭,又多又濃的精液順著食道直接被吞進肚子裡,小菁覺得有一股暖流從喉嚨流進胃裡,拔出軟下來的肉棒後小菁打了個嗝,男人們聽了之後嘲笑她:「賤貨,這麼快就吃飽了啊?我們還有很多要請你吃欸。」

「那就再來啊。本姑娘還沒吃飽呢。」「哈哈哈………真是賤貨。」
騎在身上的男人動的越來越快,悶哼一聲抓著小菁的頭髮,「賤人,快把它吃光。」接著把沾滿精液的雞八埋進小菁的小嘴,濃濃的精液滾滾洩出,小菁津津有味的吞下所有射出的濃精,再把雞八上另一個男人的精液舔得一乾二淨。小菁的雙手把兩粒淫蕩的奶子上所有的精液收集起來,放進口中慢慢的品嘗,小菁催促的說:「快呀!我還要更多精液,快點射給我吃啊。」

「如你所願。」跨下的男人拔出在腸子裡蹂躪的雞八,往小嘴狠狠一插,糞便的臭味充滿了小嘴,小菁品嘗自己體內的味道,呻吟著接受男人的射精。
「快啊!最後一支呢?還不快點上我,小妹在等著你欸。」小菁淫蕩的勾引最後一個男人。「我們來點不一樣的吧。」
聽到這句話,小菁變得更興奮,「終於要來了」她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男人在小菁的陰蒂和屁眼各黏了一個東西,她不解的問道:「這是什麼啊?」「這東西的正式名稱叫做低周波按摩器,算是醫療用品。」「嗯………還是不了。」「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這會怎樣啊?」「你有看過電視上的整人節目嗎?效果就像是被電到一樣。」「啊!不要啦!人家會害怕……」小菁聽了解釋趕快哀求。
「來不及啦,要上了。on.」說完男人就打開了開關。「呀啊………………」小菁大聲尖叫著,陰蒂和屁眼感覺像被高壓電電擊一樣,嬌軀激烈的彈著,另外四個人分別抓住小菁的四肢,小菁因為沒有辦法動彈而拱起了蛇腰,窈窕的身軀形成一座美麗的拱橋。

「啊…………呀………囈……啊……啊……呀啊…………………」小菁咬著牙苦撐,全身的肌肉都緊繃了,在這樣下去,小菁知道自己一定會抽筋。「OK!
OFF………「哈…哈…啊……」小菁覺得彷彿從地獄一下子飛上天堂,感覺好輕鬆。「…and……ON!」小菁還沒好好喘口氣,開關又被打開了。「哇啊…………啊啊………啊呀…………呀………啊呀…………………」
小菁再度發出痛苦的哀嚎,嬌軀再度因為電流而拱起,男人們在旁邊看著她狼狽的樣子笑著:「欸。這個賤人在爽欸,看她又流水了。」「哈哈哈!看來你很享受嘛,那就再多一些吧!」「你們看,這個婊子的臉,又爽又痛,又是口水又是眼淚,真漂亮。」
「對啊!兩粒奶子和身體也都汗濕了,真是美麗得讓人想咬一口。」所有人七嘴八舌的想是在欣賞藝術品一樣的看著小菁痛苦的臉龐。
電流的調教持續了好久,小菁不停的重復被電與放鬆的步驟,重復了十幾次,小菁已經習慣了這種電流,取而代之的是全身的快感。「嗯……嗯……啊哈………啊……嗯……嗯………」原本痛苦的尖叫也變成了淫蕩的呢喃。看著這個樣子,男人們很滿意,接下來他們又提出更瘋狂的建議:「來吧!把窗簾打開,快快快,我要讓所有人看這賤人被人肏干的淫蕩樣。」

刷刷刷,窗簾全部拉開了,小菁從眼罩的縫感到陽光照進了車裡,這樣一來自己下賤的模樣就會被全天下看光了,只是她還來不及反抗,
小菁的臉龐就被按在車窗上,小菁知道自己扭曲又骯髒的臉就在陽光之下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身旁是一群瘋狂的野獸,還被一支火熱的雞八從後面姦淫自己淫亂潮濕的肉壺,小菁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恥,她感到全身像是燒起來了一樣的灼熱,她扭動著身軀希望可以離開這丟臉的模樣,但是他無法反抗男人蠻橫的力量,只能不停的哭泣。「嗚……嗚……不要啊………不要這樣啊………嗚………求求你們………嗚嗚……………」
小菁哭的梨花帶雨,但是狂暴的野獸正在享受著征服的快感,肉壺裡的雞八完全沒有慢下來的跡像,依舊像是停不下來的火車,在小菁身體裡奔馳衝刺。「哈哈,你們看,國勛他們也把窗簾打開了,哇!看,小茹欸,媽的真是淫蕩,干,這卷帶子真是太經典了哈哈。」男人們拿著DV把小菁醜陋的癡態全部收錄下來,小菁一邊忍受著無比的恥辱一邊搖著蛇腰配合身後男人的律動。「噗滋…噗滋…」車子裡回響著小菁肉壺被雞八肏干的淫蕩聲音,這支雞八一直保持著高速在抽插著她,只是遲遲都不射精。

小菁的身體從頭到現在已經有不下10幾次的高潮了,光被這個男人肏干就高潮了4、5次,原來反抗的小菁消失了,現在的小菁是隻母狗,一隻淫亂的母狗,專注在恥辱的淫行之中。男人俯上了小菁的身體,爽手揉著堅挺的乳房,手指捏著充血的乳頭,舌頭舔過美麗的背部。小菁淫蕩的叫著,扭動汗濕的嬌軀像是交配一樣跟男人享受肉體的歡愉,因為失去視覺而敏感的身體感覺男人的身體的脈動,淫蕩的肉壺緊緊的包裹住兄猛的肉棒。
一男一女就像野狗一樣在車上瘋狂的交配,一輪猛烈的肏干,小菁知道要射精了,肉壺偵測到男人的肉棒變得更加的粗大堅硬,小菁也劇烈的扭著蛇腰,希望把男人所有的精液榨乾。
終於第五支雞八射精了,一股濃稠的熱流噴進了子宮,小菁感受著肚子裡溫暖的感覺,剎那間小菁還以為有許多小小的生物在子宮裡遊動。雞八離開後,小菁癱軟了下來嬌喘著,
一支黏糊糊又軟趴趴的雞八在臉上來回的抹著,小菁懶懶的轉過頭,輕輕的含著男人跨下休息中的凶器。這時傳來昇哥的聲音:「整理一下,我們要吃飯了。」
不知不覺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小菁吐出小嘴的肉棒喘息著,
所有男生穿好衣服後拿下了小菁的眼罩。
小菁瞇著眼,仁龍和博士開始七手八腳的幫小菁穿衣服,「欸,奶子上還有精液怎麼辦?」她也不在乎。」「喔,那就直接幫她穿衣服吧。」「別忘了幫她穿內褲,待會阿昇他們說不定還要干她呢。」
「沒問題,幫她穿鞋子吧。」「老大,幫忙把鞋子拿過來。」
博士接過鞋子後說:「欸,你們想不想讓她的腳黏黏的?」
「怎樣?」「反正老鼠已經在裡面射了,幫她多加點也沒差吧?」「我要,拿來吧。」「她的頭髮就藏在帽子裡吧,有誰會弄的?」仁龍問。所有的男生都搖頭,仁龍嘆口氣說:「沒辦法啦!小菁這你要自己來。」說完就把棒球帽遞給小菁,小菁懶懶的盤起頭髮,把沾了精液的頭髮藏進了帽子裡,再戴上墨鏡蓋住哭紅的雙眼,現在只剩下兩隻鞋子還在老大和老板手上。
終於,
趕在停好車之前,兩人幫小菁的鞋子又加了一次「油」,小菁穿起鞋子,因為精液了量變多了,現在整隻腳都被精液包住,不像之前只是腳底而已,甚至連走路有時還會發出小小的「吱吱」聲,小菁就這樣專著濕濕黏黏的鞋子下車了。
小菁下車後,另外兩輛車也停好了,來到海邊當然是要吃海鮮,阿昇訂了一家熟識的餐廳,因為今天是週末假日,所以餐廳裡高朋滿座。小菁三個女生一路上都受到「全套」的服務,三人臉上都帶著些許疲憊的神情,小菁的身上只穿著比基尼,還好小菁的肌膚夠白皙,沾在身上的精液乍看之下還看不到,白色的短熱褲跨下被肉壺殘留的精液和淫水沾濕,
而新的淫水也因為穿帶器的刺激一點一點的流出,好在小菁這次旅行特別有挑選一些沾濕了也不容易發現的衣服,還能順利的蒙混過關,可是雙腿的絲襪就不行了,接近大腿根的襪子上有一些精液,雖然量不多但還是很清楚,小菁只能硬著頭皮紅著臉穿過所有的客人,走到老板幫他們保留的包廂。

餐廳的客人們看到著麼騷的辣妹,所以人的眼光都集中到小菁身上,小菁好怕會有人看穿她身上還有殘留的精液,她的眼角餘光看到幾個人交頭接耳,對她指指點點,她一顆心忐忑不安「他們發現了嗎?應該沒有吧?可是,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呢?」
小章魚的情況更糟,雖然她的白色小可愛和緊身長褲就算直接沾上精液也看不太出來,可是她私下和小菁抱怨說,她車上的男生都故意一直射在她的肉壺和屁眼,搞得她現在就算坐著精液也會一直流出來,雖然才從門口到包廂短短2、30公尺,下體的精液已經流滿她的腿了。小菁問她:「內褲擋不住嗎?」
「我原來也期待可以幫忙擋一下,可是一下車我就發現根本擋不住,我只好像憋尿一樣忍著不讓精液流出來。」小菁低頭看看,發現小章魚的褲管已經有一些精液滴了下來,她還說她現在根本不敢彎腰,深怕一壓到子宮,子宮裡的精液就會爆出來,小菁聽完惡作劇的戳戳小章魚的肚子,小章魚趕緊拍掉小菁的手,都起嘴說:「討厭啦!你剛剛這樣害人家又流更多了啦!」

「那就乾脆全部弄出來就好啦!」小茹突然從小章魚的背後冒出來,兩手繞過她的腋下,在肚子上狠狠的一壓,「呀啊!」小章魚尖叫一聲,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大量的精液從肉壺和屁眼噴出,坐在旁邊的小菁發誓她絕對有聽到小章魚身上發出「噗噗」的聲音。小章魚的眼淚都已經在眼框打轉了,嘴也都的更高了:「唉呦,你看你啦,人家褲子都濕了啦!黏黏的好難過喔。」
「至少你現在不用擔心還會流出來啦!這也不錯不是嗎?」小茹像是小惡魔一樣的笑著說。
小茹把眼鏡摘下來插在領口,一面鏡片還沾著男人的精液,小茹說小龍他們堅持要她被肏干的時候戴眼鏡,這樣感覺好像在強姦親純的鄰家女孩一樣,所以小茹只好像是日本A片女主角一樣,戴著眼鏡被男人顏面噴射。
小菁問她褲子沒事嗎?小茹說當然也是被他們灌得滿滿的,只是跟小章魚比起來她的情況好多了,至少內褲還擋得住,但是跨下也還是濕濕的。24個人分坐兩桌,但是女生們卻沒有被拆開,小菁三人坐在一起,愉快的聊著女孩們的話題。

一道道新鮮的海產上桌了,龍蝦、明蝦、石斑、螃蟹、生蠔、蚵仔,一盤盤美味接連上桌,憑著跟老板的交情,一群人吃的津津有味,當然小菁她們是搭配男人特調精液醬汁,一口接一口,不一會就要準備上水果了。這時候旅行的主辦人阿強站起來,走到三個女生身後,摟著她們說:「接下來的飯後水果會有點不同,當然我們還是吃水果,可是這一桌老板特別準備的補精壯陽餐讓大家又精神飽滿了,現在大家跨下都好緊好難過,你們的甜點就是幫我們消消火,怎麼樣?」「沒問題啊!那要去哪?廁所嗎?」小茹問。

「不用這麼麻煩,直接到桌子下面就好了,一個接一個的個別服務。」「可是……外面會看到啦!有沒有別的辦法啊?」小菁覺得這樣很丟臉,想要阿強想想折衷的辦法。「那你們現在站起來讓我們輪流上,怎麼樣?」

「到車上再說嘛。拜託啦。」
小菁苦苦哀求,只是阿強非常強硬:「不行,大家一致決定現在就要。這是這次的遊戲規則,你忘了嗎?」「……好吧…」無奈的小菁只好接受了男生們的提案。
「OK!那就上吧!」阿強說完輕輕的拍拍小菁的翹臀,三個女生就鑽到桌子底下,準備享受飯後甜點。小菁看到小章魚離開椅子後,椅子上已經流下一大灘精液,就這樣跨下和椅子因為濃稠的精液牽了一條長長的絲線,小章魚在桌下爬著,跨下的精液從拉鍊滲出來,流的到處都是好不淫亂。小茹和小章魚熟練的掏出男人們高昂的雞八,把頭埋在雙腿之間仔細品嘗;小菁覺得這樣非常丟臉,決定速戰速決。
小菁首先瞄準阿強,她看著心愛的雞八,一口氣吞下去,小菁心想:「雖然這是我最期待的雞八,可是為了我在別人眼中的形像,
只好讓你趕快三振出局啦!」小菁她一開始就使出絕招,要讓她負責的7支雞八通通撐不過三分鐘。小菁蠕動喉嚨的肌肉,摩擦阿強的龜頭;靈活的舌頭像是蟒蛇一樣的纏繞根部;口腔則是不停的收縮,像是幫浦一樣榨取男人的汁液;高超的技巧與適度的力道讓阿強一下子就準備射了。阿強抓著小菁的頭埋在跨下,雞八緊緊的貼住喉頭,像是石磨一樣的扭著腰,一陣抖動之後雞八射出了濃烈的精液,雖然這兩天所有的男生都射精不下2、30次,但是每個人的精液依舊是濃郁美味。小菁的臉貼著阿強的下腹,在阿強射精的時候口腔清楚的感覺到男人的律動,睪丸的收縮、精液的流動、順著體內的輸精管、尿道一直到龜頭射出,一連串的動作小菁都清楚的感覺到。

接下來的5個人也被小菁猶如榨汁機一般的攻勢給淪陷了,就在最後一人的時候小菁遇到了對手,一支特別粗大的雞八,大概快有30公分,但是小菁憑著她深喉嚨的技巧毫不猶豫就吞下了這支大雞八。只是不管小菁如何的刺激,雞八完全不為所動,雞八和小嘴就這樣僵持不下;過了10幾分鐘雞八還是沒有射精的跡像,反而變的更加硬挺。突然小菁發覺跨下有東西在摩擦肉壺,小菁伸手一摸,原來是大雞八的主人脫下了鞋子,用大拇指在玩弄自己的肉壺。靈巧的大拇指時輕時重的按摩著肉壺,蝴蝶穿戴器透過大拇指的按摩時深時淺的在肉壺口挑逗;小菁淫蕩的肉壺又濕漉漉的了,小菁扭動著淫蕩的蛇腰,發出挑逗的呻吟,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小菁的口技和男人的足技開始了拉鋸戰,小菁的口水沾濕了男人的跨下、陰囊和陰毛,小菁不斷的吞進吐出,從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力道對付這支難纏的雞八,甚至連小菁的臉都被自己的口水弄濕了,但是雞八依舊是不為所動,在小菁的嘴裡雄偉的屹立著。「咕揪…咕揪……咕揪……」桌子底下因為小菁犯濫的肉壺不停被攪動而發出了淫蕩的水聲。小菁則是更加努力的想要攻陷嘴裡的這道難關。「唔……嗯嗯……嗚…………」小菁因為大雞八遲遲不射精而呻吟著。

另一方面,小菁的肉壺被男人輪流用雙腳玩弄著,男人用腳把小菁的熱褲脫到膝蓋,小菁的雙腿被熱褲束縛住,男人把腳深入小菁雙腿緊閉的縫細中。一會是用力的把穿戴器推進肉壺口、一會又是拉開穿戴器直接用腳指刺激、最有快感的就是他會用腳指夾住小菁的陰蒂,時而輕柔時而凶狠的扭轉;每一個刺激都讓觸電般的快感貫穿小菁的全身,
犯濫的肉壺像是潰堤的水壩一樣流出大量的淫水,弄濕了絲襪、熱褲和男人的雙腳,甚至連地板上都已經有了一小灘水漥。小菁只能一邊忍受著不斷來襲的高潮快感,一邊持續進攻男人的雞八。
「嗯嗯……喔………嗚…………」小菁覺得自己已經爽得快要昏倒了,肉壺的快感像是海嘯一般的侵襲小菁的意識,小菁決定下狠招了;他深深的吞下雞八,再用雙手零巧的按摩陰囊,時而輕柔時而猛烈,小菁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在小菁的新絕招之下,如此勇猛的雞八也開始顯現敗像,男人的腰開始不安分的扭著。終於,男人雙腳離開了肉壺,雙手用力的抓住小菁的頭,粗大堅硬的雞八開始在狂暴的姦淫小菁的小嘴,每一下都插的小菁想要嘔吐.就在插了3、40下之後,猶如岩漿一樣灼熱濃稠的精液像是火山爆發一樣的在小菁的嘴裡爆裂開來,如此大量的精液滾滾而來,讓小菁連吞下的時間都沒有,小菁趕緊吐出還在射精的雞八不停的咳嗽,而尚未噴發結束的精液就這樣噴了小菁滿臉都是,小菁的臉上、胸口、髮絲和小嘴都是男人腥臭的精液和陰毛。

小菁終於解決了七支精力無限的雞八,他爬出桌下想看看小茹和小章魚進行的怎樣了;小茹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支電動按摩棒,來回的插進濕黏的肉壺和張開的屁眼,按摩棒上都是殘留在體內的精液,因為按摩棒來回穿梭所以在肉壺和屁眼間連結著無數白色的淫亂絲線。

另一隻手掀起了上衣,抓著黑色的淫蕩乳頭扭轉柔捏,她的臉上又戴上眼鏡,男人的精液射的她滿臉都是,但是小茹依舊是甘之如飴的接受男人的噴射。小章魚的頭正被抓著,雞八在嘴裡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小章魚拉開了褲襠的拉鍊,兩隻手不停的挖著自己的肉壺和屁眼自慰,逆流的精液從屁眼和肉壺混合著淫水沾濕了小章魚的雙手,可是不管她怎麼弄,精液就像是湧泉一樣不停的從她的下體汩汩流出,弄濕了褲子和地板.終於他們兩人也結束了,小茹吞下了臉上所有的精液後拔出了在屁眼震動的按摩棒,小章魚一把搶過之後把沾著精液和小茹身體深處的氣味的按摩棒舔乾淨。兩個蕩婦整理好衣著之後從桌子下爬出來,雙頰還殘留著高潮後的紅暈。

快樂的午餐終於結束了,一行人離開之後在車上繼續愉快的進行這荒淫的宴會,男人們拿下了小菁的蝴蝶穿戴器,輪流不停的姦淫著小菁的肉體,一次又一次的在肉壺和屁眼裡射精。在到達昇哥礁溪的別墅時,小菁又被輪姦了十幾次,全身無力的癱軟在車上。
車子停妥後,仁龍他們把大家的行李般下車,留下了虛弱的小菁和昇哥和小聖兩兄弟;虛弱的小菁意識還算清醒,她看著兩兄弟各自從休旅車的兩邊進來,
青筋暴露的兩支大雞八彷彿燃燒一般的氣勢兄猛的衝著小菁而來。小聖來到了小菁身邊,打開了車子的後車門;昇哥則是已經把頭埋在小菁充滿男人精液和淫水的下體,伸出舌頭舔著。小聖拿出了昨晚的口鑾,綁好之後就把雞八深入了小菁的小嘴,昇哥看到之後也操起憤怒的雞八插進小菁黏稠的肉壺,昇哥利用其他人的精液當作潤滑劑,快速又強力的姦淫著小菁的下體;兩兄弟安安靜靜的不發一語,只有小菁「唔…唔……的呻吟和肉體碰撞的「啪…啪…」聲音在車內響著。小聖則是肏干著自己的屁眼。兩兄弟依舊是不發一語的干著,三人都因為激烈的運動而汗水淋漓,汗水從小菁的下巴滴落,背上的汗水流過體側,流過堅挺的雙乳,最後從搖晃不已的乳頭四散飛濺。汗水和精液混合後的味道充斥著車內,車外的清風則是帶來山林間清新的香味,兩男一女的荒淫行徑安靜的持續著,
直到兩兄弟再次用精液灌滿小菁的小嘴和屁眼。
昇哥和小聖拔出了雞八,脫下了小菁的口鑾,射精兩次但雞八依舊堅挺,看來要滿足這兩頭發狂的野獸不是這麼容易。小菁喘著氣趴著,車外傳來一陣陣情欲的嘶吼,原來是阿強在草地上狠狠的從背後肏干著小章魚,小章魚時而大聲尖叫時而細細呻吟,阿強則是像另外一頭野獸,渾身散發著憤怒狂暴的肏干跨下的女人。昇哥和小聖看著這樣的情景,笑著對小菁說「看來我們應該更健康一點,接下來就到草地上吧!順便來點更刺激的……」說完昇哥抱起猶如爛泥一般的小菁走向阿強,小聖則是拿著一個袋子跟在後面。
昇哥把小菁放下後,扯著小章魚的頭髮問道:「怎麼樣啊?你好像已經爽的語無倫次了,待會你就看我們怎麼搞你的好朋友吧!」

小聖接著開玩笑的說:「你的口氣怎麼好像我們是兩個強姦犯一樣?」突然間阿強開口了:「沒……關系……你們就……好好的強姦………她………怎麼搞………都……可以………」兩兄弟聽了之後大笑說:「阿強真是好兄弟,那我們就好好享用嫂子了……哈哈哈哈……」

小聖從袋子裡拿出了道具,昨天晚上的三顆跳蛋和早上的低周波按摩器;昇哥像是昨晚一樣把三顆跳蛋塞進了小菁的子宮深處,
小聖則是把按摩器換上他口中的特製秘密武器,小菁像是機器人一樣的從肉壺和屁眼延伸出四條電線。昇哥和小章魚頭對頭的躺在草地上,小菁跨坐在昇哥燃燒般的雞八上,慢慢的把肉棒放進肉壺裡,接著小聖推倒小菁,把自己的雞八插進小菁紅腫的屁眼,連續兩天的肏干,三個女生的小嘴、肉壺和屁眼都變的紅腫敏感,可是只要還活著一天,這群人就要繼續不停的做愛。
這時小菁和小章魚已經自動的開始舌吻,彼此的香舌在對方個口腔裡攪動翻滾,下半身各自接受公獸的姦淫肏干。昇哥小聖兩兄弟先是配合著節奏一進一出的摧殘紅腫的下體,過了一會兩兄弟打開了小菁體內的機關,小菁像是觸碰高壓電一樣的全身痙孿尖叫,子宮和直腸同時受到刺激,昨晚三顆跳蛋相比之下簡直就是小兒科;兩兄弟也非常滿意這樣的安排,除了性器官的摩擦又加上電擊和震動,兩個男人也不禁要發出狂吼,兩人的腰枝馬力全開,瘋狂的嬲姦小菁.
一開始小菁還會「啊………啊………呀……啊……………」的大叫,但是過了一會小菁就因為這樣的刺激昏厥過去了。

昇哥和小聖則是拼了命的忍耐這猶如天罰般的刺激,小菁翻著白眼、嘴角流出口水癱軟在昇哥身上,腰部以下則是高高的翹起,兩人的雞八一次又一次的射精,而小菁的子宮、陰道、直腸則不停的痙孿收縮,讓兩支雞八完全沒有休息的時間,射了又硬……硬了又射……但是兩個正值壯年的男人再加上忍了一整天,這種三明治的嬲姦就這樣整整玩了半個多小時,兩支雞八一共射精超過20次。連一旁觀看的阿強也受到影響,狠狠的在小章魚體內射精了7次之多;好不容易,三個男人都滿足了,拔出了骯髒黏糊的雞八走進房裡,小菁還是抽續不止,雖然一開始跳蛋和按摩器的強度都是設定在低強度,可是還是讓小菁在中途就失禁了,紅腫鬆弛的肉壺和屁眼汩汩逆流出男人的精液;連小章魚也被阿強干到昏死,兩個骯髒的肉體和房子裡的小茹就這樣癱軟猶如爛泥直到其他男生把她們抱進了別墅的臥室。

小菁在作夢,她夢到第一次被人在ktv輪姦的夢,夢中的小菁快樂的唱著歌,唱著唱著身邊的人伸出手撕裂她的衣服,可是小菁依舊是在唱歌,所有的人都圍了上來,小菁身旁一片黑壓壓,她看不到人的形體,甚至連ktv的包廂都不見了,只剩下手上的麥克風和面前的螢幕,可是她知道她身邊的人不停的撫摸著她全身上下,還有許多數不清的肉棒蠢蠢欲動。只是不論旁邊的氣氛是如何的騷動,小菁依舊是開懷的唱歌,就算是手指和肉棒已經深入了她體內,小菁覺得所有的手、親吻自己的嘴唇、姦淫自己的雞八和不停射出的精液都有一種說不出的空虛感,身體各部位的感覺似真似假,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透明的,只要仔細一看就可以看透,可是不論小菁怎麼看,那些沒有型體的人還是像是黑色的大海包圍小菁,不停的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跡…………

小菁醒過來了,她和小茹、小章魚一起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她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還黏答答的,肉壺和腸子則有一種清涼的感覺,

只是自己的腦袋還昏沈沈的,小菁才剛開始思考這幾天是不是被男人干了太多次了所以這麼累,但還來不及更深入的思考,她又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