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女同事的真實郊遊野戰


本人,29歲,176
,骨感美男,在我們這個單位內是數一數三的帥哥型,工科畢業,愛好美女,除了女人還是女人,和眾多狼友都有異常的相似,看片、泡妞、逛論壇,找性信息,再泡妞,寫後感。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天朝,本想事業上追求點什麼,但黑暗王朝你們都懂的,工作不是靠干,升職不講能力,唯有講能力的地方僅僅剩下泡妞了,只要肯登攀,美女來身邊,現在就給大家講講我和一位美女同事的故事。

15年6月,我們單位來了個剛畢業的美女,大眼睛,四方端正的五官輪廓,笑容也相當甜美,胸器屬於中上型,臀部異常的寬大,而且是翹!看見她的背影就忍不住的J8硬起來,我們同在一家單位,但不在一個部門,可是上班總有碰見
的時候,遇到時就可以打招呼套近乎,沒想到美女不但人很親和,和我聊天總是有不間斷的問題,我們上班不能串崗是間太長,看她聊得熱乎,我又不好意思走,就要了她的電話讓有需要的時候聯繫,她爽快的給了,沒想到當天晚上就給我打過來了,瞎聊了一通,也沒談個啥,不過感覺很投機,第二天一大早剛上班我就給她打過去聊了半個小時,內容不表(閒扯淡)。但是約定了發短信聊,再就是相約一起吃飯。寫到這,我都會想起當時那個興奮、那個高興啊,主要是個美女身材棒極了,屬於百里挑一型的,想起來我就流口水,現在還記得當我發了95條短信後我們就準備一起去郊遊。

在約定好的那個日子裡,我們通電話後也沒有具體的目的地,回想起那個時候兩個人都屬於火熱乾旱青年,兩個人使勁的往一起和,怎麼說呢,電話一打,我沒事,他沒事,那就逛唄。約好ZL會面,就迫不及待的趕去,一路短信不斷,
坐著公交車,一個站一條短信,見面後在市內也沒啥逛的,我就領她直奔火車站,乘坐公交旅遊專線,到郊縣LT爬山,剛一上車我就抓著她的手,她也沒縮,就這一抓,一天都沒有分開,除了上廁所吃飯,那個叫粘呀。還是講激烈的吧,過程太長了,各位見諒,我們一路興奮的手都攥在一起,出汗也捨不得分開,那個又白又細的芊芊玉手讓我心臟一路跳的嗵嗵嗵嗵的,進了山大門,就拉著她往山頂跑,與其說是爬山,不如說是找沒人的地方,老天不負我心急,爬了十來分鐘,在一拐彎處,前後一看沒人!我一把把她抱住,四目相對,我眼裡噴火,她眼中含情,對視了一下,我就咬上去了,那個狠呀,寫著寫著自己氣息都粗啦,她鼻子高,我鼻子也高,就不能採取東方式了,頭一歪,舌頭就往她小嘴裡伸,用舌頭使勁地敲她牙縫,她緊閉著不松,我就舔舔舔……吸……吸……吸……舌頭往嘴裡鑽,恨不得伸到肚子裡,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終於撬開那整齊的牙門,當舔到他的舌頭時我都醉了,神仙般的滋味……兩人喘著粗氣,不停地深吻.太飢渴
了……真的乾柴烈火呀,她是個外行,全憑我一人掌控戰事,我把他那香美的口水可進勁的吸,就像飢餓的嬰孩吃奶般,吸得忘了時間、忘了空間、忘了爬山的遊人就在不遠上下,能聽見說話聲,當時也不管那些,他幾次輕推我,我也不放
開,直到我把嘴都吸硬了、累了、舌頭都舔乾了才鬆開,但是看到她那緋紅的臉和羞澀的笑,我知道他並不反感,而且還有些意欲未盡。我一口氣把帶的兩瓶水一飲而盡,看來這親嘴還口渴的厲害,吃了那麼多口水不止渴嗎?

牽著她的手繼續爬(過程不表,繼續激烈)我們爬到老母殿,燒了個香,拜了神仙後。我就慾火難耐的,心懷鬼胎有尋找僻靜處,看見後山有一片柏林,拉著她就往那邊跑去,他肯定知道我的意思,就任由我拉著她走,在一處陰靜的地
方,我就站著抱著她啃起來,手四處亂摸,這會她放開了,呻吟聲、出氣聲刺激的我揉奶、使勁的舔奶,夏天衣服大家都知道,而且當天還穿的裙子,真是神仙都幫忙,不遠處有一塊大石頭,我就抱起她坐在上面,看見地上有好多用過褶皺
衛生紙,我就知道肯定好多人也在這裡野合。手往內褲裡伸,她開始死壓著不讓下,但在下用我的搗龍攪海舌,舔的她嬌聲連連,不一會就軟了,趁著她意識模糊,一把就伸進內褲,我的神呀,水流了我一手,慢慢的我的嘴唇,移向她的面
頰、耳朵、腴頸。不久便來到她的心口,並將臉埋在那雙乳之間我深深呼吸她那令人陶醉的陣陣乳香,雙手握紮住她挺堅的乳房,爬山似的移上乳尖,然後用力吮著她硬挺的乳頭,並用舌尖輕咬那乳尖,學小嬰兒般地吸吮著。她把手抱按在
我的頭上,使勁地撫弄著我的頭髮。我越吻越下,即將到達那最吸引著我的下部體位,她直喊別別……這會我哪能停下呢,慫管!我的鼻尖碰觸到她那柔軟的陰毛,我曉得自己來到了她的陰戶口。看著那紅潤潤的肥大陰唇,更使得我心緒狂
瀾,立即用舌頭來撐開她的外唇,往小陰唇內鑽去。哇……!嗯,你好討厭啊!

別在這弄了要是叫別人看見就完了,我們……我們回去弄吧」她大呼小叫了起來,將雙腿挪開我的頭。都到這份上了,能回的去嗎?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就好像有一種內心潛藏的情慾激發起來強烈的令人難以抗拒的性慾徹底征服了我的理
智,令我更加瘋狂,再次向她撲過去,把她推坐在地上。我緊抓住她的兩條大腿,猛然地把大腿張開。現在都忘了怎麼掏出我的大雞巴的,我調好位置後,對準她的陰縫,用力向前一推而進!低哼了一聲雙手緊抓著我的T
恤。我緩緩的推進、伸縮。

原先她的身體還有些的僵硬,然而在不久之後,她的神經開始鬆懈下來,緊抓T恤的手也放鬆了下來,雙腿不由自主地緊緊夾住了我的腰,並享受著那性愛的樂趣和快感。我抽送的頻率愈加快速,動作也大了起來,她咬著嘴唇強忍著盡
量的叫自己不發出聲音但屁股和蛇一般的腰不停的搖晃擺動著,雙腿纏著我的腰,手死命摟著我,不知是熱還是沈靜在被插入的性福中,她的小穴包圍著我的老二,熱得像熔爐一樣,這種感受,讓我感覺特別的刺激。這種姿勢,陰莖插入得特別的深,直接抵在子宮頸,也就是所謂的花心上,平時用這種姿勢干以前的女友時,她總是才被插了十幾下就不斷唉聲求饒,我也因為特別的深入而爽得不行。現在,是用這種刺激的姿勢幹著可以說是一個陌生的美女,更讓人high得不行。腦海中閃現著干死她的念頭,手不斷托起徐悠結實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覺老二不斷鑽入那一團火熱,然後猛的擊打著一團軟肉,二十下,三十下……無數下,興奮的我彷彿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覺到有些洩意才停下,這幾十下沒有對女友時那種憐香惜玉的感覺,完全是性慾發洩式的狠幹,一種不同平日的莫名的興奮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媽太爽了!比干女友爽多了。剛才狂干時沒注意,停下來才發現她向後仰著,一動不動。天哪,不會是真被我干死了吧!

「喂,……」我輕輕的搖了搖她。

「啊…」幾秒鐘後,終於嬌喘了一聲。「你太狠了,你,剛才酸死我了,感覺象完全透不過來氣了。」說著,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起來。這好像是高潮的前兆!

「不是讓你很爽麼……」我調笑道,「你是不是要來了。」

「討厭,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不過,感覺……感覺好像真的不錯,……你……你繼續嘛……」

「嘿嘿……」我淫笑著(真的是淫笑),「說點淫蕩的話,求我,我越能讓你……嘿嘿。」

「討厭,你這人怎麼這麼變態……我才不說……嗯…啊」見她嘴硬,我用老二在裡面緩緩的攪拌。「嗯…啊,癢啊,你,不要動,不……動。」叫老公……真乖,我會更用力干死你的…,「老公…啊……老公,快用力,用勁,用勁幹我,…快點,再快點…拚命幹死我吧…啊,啊…,快…我,我要來了,來了…來了…,啊……」隨著我加快頻率、加大力度的抽插,「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我也發瘋般的低聲叫喊著,讓他轉變了個身趴著,雙手撩起她的裙子,抓住雙乳一陣揉搓。上下齊攻,被我幹得腳發軟,站立不穩,軟倒在地上。我拔出肉棒,把她面朝上放在光滑的石面上,重新插入並開始高速的活塞運動,一手揉她的乳房,一手繼續玩弄她的陰蒂。三個敏感地同時被我蹂躪,性奮得不能自已。

雙腿纏在我的腰上,還不停的摩擦、用力,讓我的雞巴更深入她欠吃的騷逼,俏臉血紅,連胸部也開始泛紅,嘴張得大大的,high得已經不能發出呻吟聲,只能發出呵。……呵……的嗓音,彷彿隨時都會憋過氣去。被我幹得高潮了,我毫
不憐香惜玉的發起了衝刺,我也要發洩出來!……在我精液的衝擊下,被我送上高峰。高潮後我並沒有馬上抽出陰莖,只是用手在她全身愛撫,享受著這片刻的寧靜。……我倆不能消失得太久啊,終於我開始起身。正要把肉棒拔出來,忽然
起身緊緊的抱住我,不要,不要出來,我要它,我要它永遠在裡面……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