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事睡上了我的床


小鷺是來我公司實習的應界本科生(這裡暫且叫她小鷺吧!因為她在我心裡已經化做一隻飛翔著的潔白的白鷺),高高的個子,魔鬼一般的身材,皮膚雖不是很白但卻極為細膩。那時候她成天穿一件淺免費電影的風衣,一條艷麗的絲巾把她嬌好的面容襯托的更為誘人。她說話的聲音柔柔脆脆的,好聽極了。那會兒公司為了擴大發展,提倡全員做業務,她本是做設計的,卻在公司老總的鼓動下,也要出來闖闖。但必竟是新手,於業務方面太過生疏,老總就讓她自己找個合適的老業務員做師傅。因為她來之後那幾天,我正好有筆業務需要設計部給客戶做效果圖。平日裡我雖然主抓業務,但設計方面還是喜歡自己動一下手的。於是在設計部裡天天見到她,但也就打個招呼,簡單地聊上一兩句。沒想到的是,她竟選我做了她的師傅。

小鷺隨著我出去見客戶,因為顧忌到女孩子的體力、精力,頭一天我沒敢帶她跑太遠。小鷺表面給人的感覺很冷很冷的,一幅拒人千里的神色,但真正相處下來,你會發現她其實是很熱情很溫和的一個人,而且很好強,有一股不服輸的勁兒。

當她知道我是因為她才減少拜訪量的時候,她歉意地告訴我說沒關係的,她能行。於是我恢復了第二天要見客戶的數量,並提前做好了計劃。

路上有一個美女相伴著,再遠的路程也覺不到累。第二天我在小鷺的陪伴下去和約定的客戶簽了約,趁著興頭,下午我將去見一位准客戶。兩天的單獨相處,讓小鷺與我之間有了更多的瞭解。但大多是我講她聽,她對我這幾年南漂的經歷極為感興趣。當我講到曾經有一次在湖南的鄉間見到了飛翔的白鷺時,我一邊用盡讚美之詞,一邊情不自禁的懷念那天所見的那幅絕色山水畫。而這時她看向我的眼神明顯多了一些很複雜的東西,我雖然有所察覺,但並沒太過在意。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外婆家就在湖南,她最喜的就是白鷺鳥了。

因為上午斬獲甚豐,加上晚上回家後一個人又寂寞。我提出晚上請她吃飯,(當時也沒有任何想法,就是想請她吃個飯,完了各回各家),她高興的說:「好啊好啊!」。於是路上的話題就自然而然地轉到了吃的上面。我說我在家常做飯的,沒事兒就喜歡做條魚來吃,我做的魚味道還是蠻可以的。她聽了之後就隨口說了一句:「如果有機會能嘗嘗就好了!」我看看時間還早,說:「要不晚上就去我家吧!我做魚給你吃。」沒想到她極爽快的就答應了。

因為美女當前,我那天手藝發揮的極為超常,做的幾個小菜都讓她稱讚不已。晚飯吃的很愉快,時間也很長,飯後什麼時候天黑的,誰也沒注意。在沙發上聊天聊的太過投機了,當意識到該送她回學校的時候,竟發現時間已經10點多了。她著急的說,過了10點半就進不了校區了。從我家到她學校起碼得40分鐘以上的路程,於是我很禮貌留她住我家裡,她思量了一下後同意了。

不用再為回不去學校而著急了,我們便接著聊天。我不知道她當時怎樣,反正接下來後,很明顯的我的心裡有了一些波動。而聊天也不像先前那樣極興了,老感覺心裡有點兒什麼似的,一股莫名的衝動與這種衝動帶來的莫名的亢奮越來越強烈的衝擊著我的神經。聊著聊著話就少了,進而更是沒了話說。當看到我看她的時候,她低下了頭。緊接著一陣長時間的沉默,房間除了兩個人沉重的呼吸聲之外,靜的異常怪異。不知過了多久,我鼓起勇氣,顫抖著將自己的右手伸了過去,輕輕的把她攬住,同時用著同樣顫抖的聲音和她說了一句:「我很喜歡、我很喜歡你!」她一下子癱軟在我的懷裡。

我抱著她輕輕的吻她的臉她的唇,她羞澀的閉著眼睛,臉上火燙火燙的。當我用舌頭撬開她的牙齒時,她矜持著,不肯讓我的舌頭繼續深入。我也沒敢太過用強,閉上眼嗅著她身上少女的體香,一邊繼續吻著,一邊把手伸到她的胸脯上面。我輕輕的在她豐滿的胸上按揉了沒幾下,她就像被抽去了骨頭一般,軟軟的緊緊的貼著我,也不再推拒我的舌頭了,任我在她的口腔裡長驅直入。少了抗拒後,我的腦子裡也「嗡」的一聲,血一個勁兒地猛往上湧,而腎上腺素更是以奇快的速度在向上提升著。我用另一隻手緊緊的抱著她,這隻手就鑽進了她的衣服,可當我的手要推開她的乳罩的時候,她推開了我。

一陣尷尬之後,彼此都冷靜了下來。我把我的床留給她,我要到客房的小床上睡。

洗漱過後,她沒脫衣服在床上躺著,房間的門也沒關。而我因為還沒有徹底平息心裡的那股火,還坐在客廳裡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裡雜亂的節目。她就一直那樣躺著,一隻腿耷拉在床外。過了一會兒,她叫我進去,說是睡不著,問我能不能再陪她說會兒話。我輕輕的躺在她旁邊,卻不知道說些什麼,看著她嬌好的面容,凸凹有致的身軀,禁不住又把手伸過去……當我用手去解她的腰帶時,她拒絕了,可又擋不住我另一隻手與舌頭的強大攻勢,幾番推拒之後也就不動了。而我這時卻遇到了有生以來最糗的事情—-打不開那條腰帶。

足足有近20分鐘,我一邊極力維持著不讓她身上的熱情減退,一邊費盡心思地去解那條該死的腰帶。終於,也不知道碰到哪兒了,腰帶鬆了些,緊接著被徹底的抽了出來。(那種被我咀咒了N遍的腰帶後來我也買了一條,簡單的一個小機關卻把我差點兒困死)

她不是第一次,這讓我後來的負罪感多少少一些。但從她的生澀來看,她真的是沒有真真正正的經歷過。她告訴我,在教室裡,曾經讓男朋友進去了,但因為疼痛和血加上怕被人突然進來看見,就沒敢往下繼續,而後來和男友的分手多多少少也因為這次不成功的經歷。從分手到現在還沒有半年,她還沒能從分手的傷痛中走出來。

那天是我認識她之後的第7天,之後她就偷偷的住進了我家。整整47天,在嘗過ML的美妙後,她天天晚上都在和我做,甚至有時候比我還為瘋狂。而看著她深深迷醉的神情,我也更加的迷戀她了!
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很善良很解人意。她也曾問過我,如果我LP知道我們之間的事兒了怎麼辦?我說,我去死!她說:「我不是個好女孩,但也不是個壞女孩。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我就是喜歡你!我不會去破壞你的家的,我不會那麼J……」
知道我們不會長久,在第48天的時候,她狠心坐上了南下的火車,到廈門投奔同學去了。她走後留給我的無盡思念天天在折磨著我。這種忍受煎熬的日子過了沒幾天,同樣放不下的她,從廈門打回電話來。就這樣,我們每天都要煲著電話粥互道相思之苦。

有一天,電話沒了。打她的電話,提示為關機。一時間我的心又變得空落落的。在焦急與期盼了兩天後,在接一個本地電話時意外的聽到了她的聲音。
她,又回來了!

重逢後的激情,讓我們在接下來的幾天一直賴在床上,抵死纏綿!就這樣,我和她著魔般的沉浸在偷情的歡愉與冷靜後的自責之中……
LP回來了,我們之間的事情變得更加隱密,見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幾次說好要分手,但幾次都又忍不下對對方的思念而再次走到一起。我很內疚,心裡覺得很對不起LP,也更
對不起她。明知道這樣沒有結果的,繼續下去,只會耽誤了她,也毀了我自己。但我真的在心裡割捨她不下,明知離開是給她的最好結局,可又幾次坐上了開往她住
所的公車……

一個月一兩次的見面漸漸淡化了之前的激情,而見面之後也只能相擁著說上一些情話。這些也都大大加巨了我們要分開的決心,儘管彼此心裡都是那般的難以割捨。又遇到一個LP不在的夜晚,我坐車過去看她。吃過晚飯後正是大雨,原說好我坐夜班車回去的,在送她到住所樓下時,她邀請我再上去坐坐!

房間裡,我緊緊地把那個久違的身軀擁進懷裡,瘋狂地親吻著那張天天在折磨著我的臉。可當我躺在床上想脫去她的T恤時,她則極為堅決的拒絕了。我一方面想尊重她的決定,一方面又壓抑不下心中的火,就這樣與她半推半拒的堅持著。不知道到什麼時候了,她突然坐起身來,打開燈,用雙手使勁兒地擂著床,痛苦地喊著我的名字和我說:「XX,你不要再這樣折磨我了!我好不容易把自己從那種迷戀中拯救出來,你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我會受不了的,我真的受
不了!」看著她近似瘋狂的痛苦,我心裡難受極了。我輕輕的抱著她,雙手再也沒有亂動,就這樣輕輕的睡了。

天亮了!我睜開眼靜靜地看著她,良久,她也醒了。知道我要走,她輕輕地說:「還早!這會兒出去會很冷的。」我靜靜的盯著她又看了好一會兒,歎了口氣說:「該走還是要走的。」我把頭伸過去,在她嬌艷的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和她說了最後的一句話:「我們,不要說再見了!」說完我扭頭不敢再看她,我不知道身後的她會是怎樣?是傷心亦或是解脫?我不敢去想,不也去看。

樓下,昨夜下的雨積下許多小水坑。我失魂落魄的就那樣趟了過去,不敢回頭,不敢看向身後那扇窗,不敢看那個窗口有否有身影在佇立。我不敢看,我不能看,我不能,不能再這樣害她下去了!
後來,她還是離開了這座城市,離開了這座有著一個帶給過她短暫快樂與更多痛苦的男人的傷心城市。她又南下了,再沒給我打過電話。一年之後曾在QQ上聯繫過幾次,也就是彼此問候一下,隨後就徹底見不到她了,連QQ上也見不到。
分開到現在四年了,我時常還是會想她,每每想起的時候,心裡就感到一股溫馨與歡樂,只是也只能夠在心底裡那麼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