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樓菊星 – 浣腸比賽


浣腸比賽實際上是一場賭賽,每次都設在淫樓的二樓大廳中間。和買馬一樣,玩家們可以對美女的屁眼進行押注。對她們的肛門里注射進相同容量的液體后,最后噴射的,就是冠軍,射得最遠的美女,同樣可以得分。

此時的大廳上中間,站著六個身材、長相一流的妙齡女郎。

六個美女裝著短褲,修長雪白的美腿分外迷人。她們的面前,立著一個大鏡子。

”這次參加浣腸的有五個美女,蒲敏、趙春玲、李涓、文菁、胡菲、王豔。“羅奕站在大廳中間,對兩旁坐著的幾個老總介紹道:”她們六個不僅長得很美,身材也很接近。“

大廳中的幾個客人在六個美女身上掃射了一道,果然,這六個女人都長得很美,美眸櫻唇,長發飄逸,身材曼娜多姿,都是豐胸細腰,圓臀高翹。

在羅奕的安排下,六個美女站成一排,背對準兩旁坐住的幾位老總。

”怎麽樣?“羅奕嬌笑道:”爲了讓她們的浣腸比賽更精彩,六個美女都是二天沒有大便。各位老總,看好這幾個美女的屁股,開始下注吧?“

”我下李涓,最漂亮的美女,二十萬。“吳總呵呵笑道:”看著她的屁股就爽,夾得很緊。喝過蒲敏和趙春玲的紅葡萄酒,各下十萬。“又指著胡菲說道:”這美女的身材太迷人了,我看好她,十萬。“

”吳總,我看胡菲的屁眼快被日松了吧,肯定不夠緊。“簡總是個胖子,在淫樓里參加過好幾次浣腸賭賽了。

”吳總,最漂亮的不一定屁眼緊,換個注怎麽樣?“

吳總哼了一聲:”這錢我還消費得起。“

”上個月日過王豔,腰振不錯,肌肉結實,屁眼久操不松,夾得很有力,我下十萬。“簡總數了數手中的籌碼:”文菁我的屁眼我也干過,但可能被干得少些,浣腸比賽……我下十萬。另外,“簡總指著趙春玲說:”這美女屁股的曲線很緊,屁眼日起來一定爽,又是新來的,我下二十萬。“

”好,有眼力。“鐵基在一旁說道:”趙春玲肛交起來的確是爽。簡總不妨試試。“

”把朱玉叫來,我下十萬。“候總說道:”她身材嬌小,屁眼緊夾,肯定會贏得這次比賽。“候總的眼光在面前的幾個美女身上掃了一趟:”趙春玲,二十萬,前幾天才喝過她的紅葡萄酒。“

”好。“羅奕走過去,接過三位老總手上的籌碼,轉身笑盈盈地說道:”那麽龐總呢?“

龐總是個瘦高個子,笑了笑說道:”蒲敏十萬,李涓十萬。文菁十萬。另外,王豔十萬。“

羅奕和鐵基忍不住笑道:”龐總買得好保險。“羅奕一邊接過他手中的籌碼。

說著,朱玉也走了進來,她身材嬌小,站在六個美女旁更顯得小巧,可朱玉長得不錯,緊夾的屁股的確引起了幾位客人的興趣。

”跟十萬試試。“胡總又拿出籌碼。

”吳總你呢?“羅奕問到。

”呵呵~我留點錢日你。“吳總的一句話引得大家大笑起來。

羅奕玉臉發紅,嬌羞不已:”吳總,你好壞啊!“

”我說的是真的,頭次和候總跟你合唱了一曲。這次又想奸你了。“

吳總的話得到幾個老總的附和聲:”是啊,這麽漂亮,花瓣早該向我們開放了。“

羅奕站到了一邊,揮了揮玉手:”各位老總,浣腸比賽現在開始了。“

大廳中間的六個美女在羅奕的指揮下脫光了衣服,分開站立,面向著那面大鏡子,白花花的屁股對著各位客人。

”跪在面前橫線上。“羅奕指揮到。

六個美女順著面前的橫線跪了下去,美女們長發披肩,半趴在地上,向后翹起雪白的屁股,露出臀間深谷,下面的花戶墨毫叢叢,兩片肉瓣凸出,桃花瓣門戶關閉,圓聳豐滿的雙丘中間幽深流暢,菊花緊夾。

”好,老規矩,如果哪位爺爲上面的姑娘花費十萬以上,可以免費玩一次。“羅奕說道。

”公司做莊,我也下點注。“鐵基說:”李涓我下三十萬,文菁下十萬。“

大廳前面,七個美女,七瓣桃花各顯特色,肉門微張,洞口緊閉,七個桃源洞分外迷人。在七個美女的陰穴上方,是六朵粉紅或淺褐色的菊花,各個美女都是肛門收縮,屁眼緊夾,菊花蕾含苞未放,花紋緊皺,緊閉的小孔向上展露,羞答答的等待迎接有錢之人。

”好,開始。“羅奕宣布道。

牛家兄弟和林娜、陳雪、洪素素、何涓七個人手里各拿著一枝粗大的注射器,對準高翹起的七朵菊花,一頭就紮了進去。

”喔……“美女們忍不住輕聲呻吟,對屁眼里刺入的異物産生了反應。

后庭中,冰冷堅硬的針頭頂開她們的肛門括約肌,插了進去。

緊接著,一股冰涼的液體沖入了她們的直腸里,七個美女不由自主地用力夾緊肛門,可這完全是徒勞,液體源源不斷地從插在肛門里的注射器針口射入她們的腸道,被冰冷的液體一刺激,七個美女的直腸不禁開始抽搐起來。

美女身后的人緩緩地將注射器的活塞推到盡頭,然后拔了出來。

羅奕宣告道:”夾緊屁眼,誰的屁眼夾得最久,射出的液體最遠,誰就是冠軍。可以得到百分之二十的分紅獎金。“

”當然。“羅奕頓了一下:”誰最先排泄,誰就會受到懲罰,一次會被十個男人奸淫。“

不久,便意湧來,七朵細密的菊紋象花朵開合般,不斷收縮綻開,分外吸引男人眼光。

由於灌腸液的刺激,美女們的直腸開始蠕動,而且越來越劇烈。似乎是腸子里有一只鼹鼠正在瘋狂地尋找逃命的出口,灼熱和火燙的感覺一陣緊接一陣地沖擊著她們的神經。可是,七個美女誰也不敢怠慢,各自使勁地夾緊自己的屁眼。

胡菲的肛門前兩天才被客人奸淫過。不一會兒,就看見胡菲皺起了眉頭,呼吸變得異常急促起來,翹著的兩片雪臀,開始不安地摩擦起來。

趙春玲跪在地上,仰了仰頭,屁眼里的難受使她忍不住把玉腿在地上頓了幾下。頓了左腳,又頓起了右腳。看得出來,趙春玲此時非常的不安和難受。但她兩片屁股仍然緊緊地夾在一起,看不出有排泄的意思。

蒲敏輕輕地撫摸著小腹,眉頭緊鎖,兩片雪白的屁股卻輕輕地一開一合,不用多想,此時蒲敏的屁股有突破封鎖的強烈願望。

文菁的屁股較小一點,看得出來,她正使出吃奶的勁收縮屁股,兩片雪白的玉臀夾得老緊,但她的臉上的表情卻是最痛苦難受的,看得出來,屁眼里帶給她的壓力讓她難以執久。

朱玉身材嬌小,相比其它六個美女並不十分豐滿,雪白的屁股高翹著,粉紅的菊花似乎沒有動作,但朱玉銀牙緊咬地埋著頭,臉上已冒住點點汗珠,不知道還能支持多久?

王豔身材高挑,趴跪在地上,大屁股最是顯眼,黑森林中桃花微開,花瓣上方,藏在臀縫深處的淺褐色屁眼兒,像菊花般一收一縮,顯示出王豔無比的緊張。

李涓長得最漂亮,美倫美奂的屁股讓幾個客人贊賞不已,標準的菊花此刻在雪白圓聳的股縫中收縮緊夾,她時而擡起頭,輕輕扭動著嬌軀,時而埋下玉臉,輕咬下唇,鎖緊眉頭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

從大廳的大鏡子里可以看到:七個美女緊蹙眉頭,表情都異樣的痛苦,直腸里翻江倒海也似的,偏偏要當著觀衆夾緊屁眼,這感覺不僅難受,而且羞辱。

台上嘤嘤嗯嗯之聲響起一片,七個美女都發出輕聲的呻吟。

”噗……“的一聲,胡菲首先”啊“地叫了出來。最先控制不住屁眼的美女,從菊洞里噴射出一股濁白色的乳液,過不了一會,漸漸地變成黃濁的了。

吳總不高興地說了出來:”胡菲才支持這麽一會兒,這浣腸比賽她實在不配參加。“

受到胡菲的影響,”嗯,嗯……“,蒲敏玉臉绯紅,無力地嬌喘著,雪白的大屁股扭來扭去。略一松懈,便無法約束腹內的浣腸液,屁眼口壓力略一減輕,洶湧的暖流頓時從肛門里奔湧而出。粉紅的菊洞抽搐一樣間歇收縮著不斷噴射,奔出一米來遠,腿間臀上粘滿溫熱的稠物,有些還濺到腳上。

蒲敏菊花還在噴射,文菁的肛門也張開了口,乳液跟著噴出,射得和蒲敏差不多遠。

”真不頂用。“簡總歎了一口氣,說道。

已經有三個美女出局了,剩下的四個美女高度緊張,眼角相互瞟著對方,額前紛紛冒出了汗水,翹著的屁股都在微微發抖,四朵菊花都收縮成一小簇不停顫動,顯示出主人內心的緊張。

大廳里,幾個美女輕聲呻吟,但肚子里都傳來輕微的的轟鳴聲。

”排出來了……“王豔的臉脹得通紅,喘息著痛苦地說道,眼里噙著淚,咬牙苦忍著。

僅過了數秒鍾,”啊……“王豔勐地擡起頭來一聲驚叫,再也堅持不住了的她淚流滿面,忍受到極限的屁眼終於失守,緊鎖的菊肛像花蕾盛開,豁然翻卷開來,已經化成稀水的的軟便夾著噗嗤屁響傾瀉而出,隨后唏哩嘩啦連同尿液飛濺出好遠。

”屁眼該被日爛。“龐總在一旁罵了一聲,他押的幾注,除李涓外,全部輸掉了。

嬌小的朱玉能支持這麽久,候總有些得意,可看著朱玉高翹的屁股中間,菊花顫抖,顫抖……幾點乳白色的液體從怎麽也收縮不住的肛洞里淌了出來,順著雪白圓翹的屁股流向大腿,緊接著,”嗯,嗯……“美女的口里發出一陣呻吟,朱玉的表情越來越難受,喘息也越來越急,終於,”啊……“朱玉擡起頭來一聲難受的驚呼,”嘩……“的一聲,朱玉再也憋不住了,屁眼終於開放,乳液如潮水一樣噴射而出,手指粗的乳白色液體直沖向兩米開外。

白色的乳液噴出一小股后,很快,”叭……“,菊門一開,和白色的乳液一道,一塊黃色的硬塊噴了出來,落在濁白的乳液液旁,分外顯眼。

緊接著……一股黃色的粘稠液體狂噴而出,濺在大廳上,發著”撲撲“的聲音。

大廳里的男人一齊大笑起來。

朱玉只覺心中的屈辱已到了極點,淚水澎湃而出,漱漱而下。

大廳里的幾個男人都是緊張之極,在朱玉身上下了注的氣憤不已,在李涓和趙春玲身上下注的客人對她倆的期望更高。

兩個美女的表情都很奇異,又痛苦,又難受,香汗淋漓,銀牙緊咬,憋得溷身簌簌發抖,展現在大家面前的兩朵菊花不停地張縮,向外凸起又凹進去,凹進去又凸出來。全身吃奶的勁都聚集在屁眼上了。

”關鍵時刻,各位爺是否加注喲!“羅奕緊張地叫道:”要押注的趕緊。“

”李涓,我加十萬。“吳總叫道。

”趙春玲,我押二十萬。“龐總叫道。

”趙春玲,我加二十萬。“候總也急忙說道。

”李涓,我加二十萬。“鐵基也開了口。

”好一場淫蕩的豪賭。“羅奕吐了吐舌頭,心里想到。

一眨眼,籌碼就被羅奕收去,衆人的眼光又回到眼前這兩個美女的屁股中間。

李涓雪白的兩片屁股高高隆起,中間的那朵粉紅色的菊花也是花瓣一展一現,一凹一凸,肛門里面的東似乎隨時都要破肛而出。而李涓此時是蹩緊玉眉,咬破嘴唇,盡一切努力地夾著自己美麗的屁眼,緊忍著急需解決的大便的感覺,不安地扭動著圓潤美麗的兩片玉臀,時不時的頓腿扭頭。

”唔……嗯……唔……“李涓直腸里強烈的便意,使得她不停地嬌喘呻吟,少女使出全身的力氣夾緊屁眼,忍受住大便狂泄而出的欲望,直腸里痙攣的感覺,讓她差點沒暈過去,美女內心的羞恥感與屁眼所忍受的痛苦,讓李涓使出了自己渾身解數。

幾個男人望著最漂亮的李涓,她屁股中中粉紅的屁眼緊促地一吐一縮,兩片高聳圓翹的屁股一張一合,顫抖不停。而李涓此時美麗的臉龐,尤如紅霞紛绯,羞憤難當而又痛苦不已。

李涓向旁看去,只見趙春玲也是銀牙緊咬,急促地喘息,努力控制住脹得難受之極的屁眼,拼命地夾緊兩片屁股,不讓肛門失控。洞門緊閉,直腸里大股的乳液的壓力下,粉紅色的屁眼急促地不停張合,似乎隨時就要破肛而出,菊花的遂漸開放,正顯示出主人內心的焦急與肉體的痛苦。

趙春玲雙股間那朵美麗的菊花吐蕊,漸漸開放,隨著那花瓣的一張一合,趙春玲的表情越來越痛苦,難受的更緊夾了屁眼,加快了呻吟:”啊……啊……“,終於,菊花哆嗦了一下,花瓣舒伸,緊夾的肛門終於失禁,趙春玲再也控制不住,液體爭先恐后地從屁眼跑了出去。

”噗……“的一聲響動,液體如潮水般從開閘的屁眼中洶湧如出,一條水龍直噴出兩三米遠,接著,從趙春玲肛門出來的黃色之物越噴越大,大便在肛門的吞吐下和乳液一起噴了出去,乳液,也變成黃濁的顔色了……

”嗚……嗚……“恥辱的淚水流過趙春玲美麗的臉龐,那表情說不清是在哭,還是在笑,是痛苦,還是恥辱。趙春玲聳動著香肩,趴在地上,痛哭了起來,而高翹起的美臀正顫抖著,從中間的小洞中不停的噴射著黃色的乳液和大便的溷合液體。

沒到半分鍾,抽泣的趙春玲就聽見身邊帶著哭泣的”啊……“的一聲尖叫,似乎是旁邊的李涓也夾不住了,趙春玲含淚扭頭望去,只見李涓痛苦的咬著嘴唇,發出一聲哀叫,雪白的大屁股一顫顫的抖著,優美的曲線迷人之極,高高隆起的屁股中間,緊夾著的那朵菊花含苞怒放,褶紋展開,菊花孔道向上噴出一道強有力的水柱,白中帶黃,直射出兩三米遠。

”嗚……嗚……“李涓已是淚流滿面,趴在地上,嗚嗚地抽泣著,豐滿高翹的雙片屁股中,開放的屁眼里象失去控制的水站,再也關不住閘門,一股股的乳液夾雜著黃色的稀便,從雪白的雙丘中間,美麗的菊花蕊中,向上射出老遠。

”嘩……嘩……“李涓全身花枝亂顫,緊跟著趙春玲的噴射,最后一朵,也是最漂亮的菊肛忍受不住說不出的憋悶感覺,終於射出直腸內封鎖已久的大便和乳液,一股淺黃色的液體,射得比趙春玲更高、更遠。更帶著幾小塊的黃色糞便,從李涓的肛門里噴到一邊,分外醒目。

……

大便的隧道通暢了,可帶給幾個美女的屈辱卻讓她們個個淚流滿面。

”好,最后一個噴出的,李涓。射出了三米遠,比趙春玲還遠。“羅奕興奮地宣布道:”本次浣腸比賽的冠軍:李涓。第二名:趙春玲,2.5米,第三名:朱玉,2.1米。押其它美女的,籌碼全收。“

羅奕從林娜的手中接過一束燦爛開放的菊花,捏著花枝,向李涓展放的屁眼中插了進去:”冠軍的菊花里插上菊花。“

”啊……“李涓痛得一皺眉頭,那束菊花直插入肛門深處,粉紅的菊肛花紋微張,插在在美女的雪白圓翹的美臀中間分外醒目。

一束菊花插在李涓深幽的峽谷中,從屁眼口到肉縫、雪臀上還帶著點點穢物。

李涓嬌羞不已,玉臉绯紅,美目含淚,聽從羅奕的指揮,束好烏黑的長發,挺起兩個高聳圓潤的淑乳,跪在地上,后臀高高翹,少女面露羞澀,玉手掰開兩片豐滿雪白的屁股,展露出少女最羞恥的所有部位,擺著最淫賤的姿式,讓大廳里所有的人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嚓、嚓……“林娜在一旁照著相,林二扛著攝像機,已錄下了比賽的全過程。

這是淫樓和李涓等美女最好的廣告。

”好,冠軍有百分之二十的分紅。“羅奕帶著淫笑對李涓說道:”李涓,恭喜你,掙了十多萬。“

李涓的屁眼里插著鮮花,表情說不清是哭還是笑,是舒服還是難受:”哦…羅姐,屁股的感覺有點……“

”好了,李涓,你還是第一次參加浣腸比賽,真厲害!“羅奕笑著說:”我知道你的屁眼是第一流的,插上冠軍的菊花,你還得爲支援你的貴客服務。“

李涓蹲起身來,埋著頭蹲了一會兒,伸手拔去插在自己屁眼中的菊花束。站起身來,一拐一扭地走向押注最高的鐵基,雪白的美臀瘋狂地噴射了液體,屁眼中說不出火辣辣的痛苦和脹悶,仍然還帶著一些已經拉不出來的大便感覺,怪怪的,所以李涓走起路來的姿式也是怪怪的,看得大廳里的男人會心地一笑。

”各位老總的押金都在十萬以上,所以……“羅奕美貌的臉上帶著淫蕩地笑著:”台上的幾個美女,各位大爺可以任意地搞,把自己虧本的發泄出來。“

”日你可不可以?“簡總淫笑地說道,眼睛里射出的欲望就想把羅奕身上的衣服全脫光。

”簡總,改天給十萬元就行。“羅奕嘴角帶著一絲輕蔑和蕩笑:”今天你可以玩你押錯錢的美女,不再付費。“

”呵呵~~最漂亮是李涓,只看她的身,屁股的曲線那麽美,就知道她的屁眼是極品了。“吳總懊悔地說:”可惜沒有全押上她。“

”五十萬,輸得精光……“候總咬牙切齒:”朱玉、趙春玲……我要讓你倆的屁眼開花,大便都拉不出來。“

”簡總……“吳總調侃道:”你這麽有眼光,可惜沒押上李涓。輸了幾十萬吧?“

”你呢?“簡總一臉憤怒:”除了李涓,個個都得輸。“

”虧得不多。“吳總笑了一下:”還可以日一下,發泄一下嘛!“

”好,吳總。“龐總淫笑:”給她們的屁眼里灌上水再日。“

”好主意。“吳總和候總興奮不已:”羅奕,叫人給她們浣腸我們再日。“

”幾位大爺真會玩。“羅奕美豔的臉上一陣苦笑:”牛家兄弟,給她們再浣上五百CC。“

這次浣腸比賽和大溷戰,帶給淫樓的百萬元的收入。看著幾個美女浣腸后的表情,鐵基卻不由得笑了。

吳總把龜頭頂了胡菲的屁眼上,略一沖刺,便擠了進去,吳總忍不住罵道:”MD,屁眼果然是松的,賤貨。肛門被日過N次了,浪費了我十萬。“吳總一邊把陰莖使勁地向胡菲的直腸里推送,一邊在自言自語地說道:”后悔沒聽簡總的評價,看來胡菲這朵菊花被簡總日得很有經驗了。“

胡菲卻很有肛交的經驗,一邊收縮屁眼,使勁地夾緊吳總的雞巴,一邊在口中不停地浪叫道:”啊……爽啊……喔……痛……“希望吳總早點出精,結束肛奸。

吳總忍不住輕輕一笑,知道胡菲對肛交的確很有經驗,對於這個不僅長得漂亮,而且身材一流的美女,把陰莖插在她的屁眼里,是任何男人都不會輕易拔出的。於是抱住胡菲的屁股,長拉長送,直進直出,在胡菲的肛道里奸淫起來。

奸不了一會兒,胡菲停止了浪叫,忍著痛皺緊眉頭,開始呻吟了起來,吳總的那根大雞巴,長度和直徑都超過了胡菲的想像,真是胡菲這幾年來被肛交中遇到的超級重器。

”喔……喔……“胡菲低聲地呻吟著,雙手扣著地板,下身緊張之極,久經沙場的屁眼遇到超級大貨,一樣的是裂開般的痛,還夾著剛才浣腸般的便意。

胡菲肛門的括約肌在肛交下一松一緊地箍著陰莖,像鯉魚嘴般吮啜,一吸一吐,舒服的快感自然讓吳總抽送加劇,越戰越勇,大雞巴如同開山辟路,下下到底。直干得胡菲在浪叫一陣之后,已轉爲低聲痛苦的哼哼。

吳總的陰莖被夾得緊緊的,胡菲的肛口如一個肉圈緊箍著那根口徑粗大的玩意,肉棒如一條長蛇,深入腹地。卻被胡菲久經沙場的腸道緊緊包住,刺激的摩擦和美女不顧疼痛,熟練的動作配合,聲聲嬌喘的呻吟,讓吳總的分身又脹又酸,爽得不行,卻有種忍不住要射精的感覺。

胡菲趴在地上,后臀高翹,屁股在男人的控制之后任意玩弄。抽送幾十下之后,美女的肛門已遂漸熟悉了吳總陰莖的大口徑,屁眼的痛苦已慢慢開始減少,胡菲扭動著騷臀,擡起頭來,又開始浪叫了起來。一對雪白的乳房象灌滿奶水似的,前后晃動個不停。

吳總松開握住小腰的手,握住胡菲豐滿的乳房。下身抵緊胡菲豐滿柔滑的兩片屁股,陰莖深深陷入胡菲的后庭之中,大龜頭直達直腸深處,分身在胡菲身體中最肮髒,卻也深受男人歡迎的神秘之處,感受著美女后花園的美妙。

”啊……啊……“正在胡菲婉轉嬌喘,吳總要射不射之間,”叭“的一聲,旁邊的羅奕抽出插在蒲敏屁眼里的注射器:”吳總,蒲敏的屁眼里注射了500CC。你可以玩了。“

蒲敏躺在吳總的身旁,玉體如一個大字敞開,玉峰高聳,雙腿分開,下腹下芳草如茵,中間桃花盛開,溪水點點。屁眼里在浣腸后又剛被羅奕灌進乳液,這樣讓蒲敏銀牙緊咬,緊緊收縮著股縫中花苞似的小洞。

”滋……“的一聲,吳總從胡菲的屁眼中抽出了雞巴,胡菲頓時后庭空虛,酸脹痛麻的感覺快速地消失,趴在地上尤自喘息不已。

吳總一個跨步,沖到蒲敏面前,大雞巴對準蒲敏的桃花瓣,屁股一頂,就著洞口的春水點點,大龜頭破穴而入。

”啊……啊……“蒲敏扭動著長發,嬌軀一陣顫抖,隨著吳總那根大雞巴在她的桃源洞里抽來插去,兩片陰唇迎著雞巴吐著春水,毛蟹一張一合。在桃花洞下面,蒲敏緊夾的小屁眼一收一縮,在奸淫下再也無法緊夾,抽送中情不自禁地噴射出一股股的浣腸液體。

”噗叽……噗叽……“,從蒲敏屁眼里噴出的液體,把她兩只玉腿前面射濕了好大一灘。

”叭…叭…“旁邊傳來如同打樁的聲音,蒲敏回眼看去,候總躺在地上,朱玉正騎在他的身上,小小的陰穴里含著候總的大雞巴,一上一下。被候總抱著小腰日來弄去。朱玉美麗的臉龐上雙眉緊鎖,烏黑的長發飄來蕩去,嬌小如玉的身軀在性交下不安的扭動。口里”嗯……啊……啊……“發出說不清是舒服還是痛苦的呻吟,而從朱玉那朵粉色的菊孔中,正一吞一吐地冒著乳液,滴答在候總的大腿上。

候總毫不在意,只管一聳地翹地奸淫著朱玉的陰道,下下直達子宮,干得朱玉口中哭叫不已,陰穴中淫水菲菲,后庭的浣腸液卻在陰道的顫抖中不停地冒出。

一旁的簡總,也把趙春玲按在地上,500CC的乳液從羅奕手中注入趙春玲的屁眼后,簡總握住自己的雞巴,把它送入了趙春玲胯下茂密森林的中心,插入桃源洞口。

隨著陰莖的抽送,兩片肉唇張合的迎送著到訪的客人。干不多時,趙春玲如同蒲敏一般:”啊……啊……“地呻吟著,屁眼一張一合,隨著雞巴在陰道里一抽一送,陰穴里春水濤濤,如同一片汪洋大海,”吧叽……吧叽……“的和大肉棒親密接合,下下直達子宮,肉棒的每一深入,讓花蕊深處一陣顫抖,而趙春玲屁股間那朵粉紅的菊花,就情不自禁地向外吐著白色的乳液。

”吧叽……吧叽……“過不了一會兒,趙春玲張開的雙腿間已被自己肛門里浣入的乳液噴得白花花的一片。

”好穴……好穴……“簡總一邊干著趙春玲的陰穴,一邊開口贊道。更不理會趙春玲的胯下是屁眼噴出的乳液。

王豔的屁眼里也被羅奕注入了500CC乳液,龐總躺在地上,陰莖刺入王豔的陰道深處,毫不留情地東插西抽,王豔難受地扭動著腰肢,用自己最拿手的腰振來待候著龐總的陰莖,可屁眼里的感覺,卻是讓她無法忍受,難以控制。不到兩分鍾,在腰振的同時,王豔的屁眼里就流出了乳白色的液體,順著陰穴和一雙玉腿中間流到了地上。

文菁的屁眼也沒被閑著,鐵基把她按到椅子上,玉臀翹起,鐵基親自拿起注射器,把乳液刺入文菁那朵淺色的菊蕾,然后抱起她的柔腰,握住自己的雞巴插入文菁緊窄的陰道。一邊來回沖刺,一邊欣賞著文菁痛哭聲中屁眼里不停張合,吐出的乳液順著玉臀流到腿下。

”啊……“朱玉的叫聲漸漸急促起來,聲音漸漸變高。候總急速的抽送,讓她屁眼里噴射得更快、更遠。緊接著,候總一聲驚呼,大龜頭抵住朱玉子宮,千萬精液噗噗在射入了朱玉的陰道中。

龐總向著候總一笑,繼續奸淫著王豔的小穴。感受著王豔號稱一絕的快感,在自己陰莖對美女的奸玩下,更欣賞著王豔富有彈性的屁股中冒出的一股股的乳液。

候總對輸了二十萬憤怒不已,在朱玉的陰道里射過精后,來到趙春玲旁,這時簡總在地上已翻了個身,平躺在地上,讓趙春玲騎在自己身上接受奸淫。

候總一手拿過羅奕手中的注射器,對準趙春玲豐滿圓翹屁股的中心,刺了進去,針管在趙春玲的肛道中,又毫不憐香惜玉地注射進去500CC乳液。

趙春玲極品的屁眼依然緊閉,可候總卻掏出了自己的大雞巴,握住陰莖把龜頭抵到了趙春玲的屁眼口。

”啊……好難受……嗚……嗚……嗚嗚……“傳來了趙春玲的驚叫聲和哭聲,隨著候總下身的用力,大龜頭刺入趙春玲的肛門中,順著乳液的潤滑,一鼓作氣,陰莖深入趙春玲的直腸中。

被這樣的肛交還是第一次。趙春玲腹中注滿液體,在直腸中翻來滾去,難受之極,屁眼裂開般的疼痛,直腸深處殘留的一點大便在候總插入的同時幾乎失控而出。趙春玲咬緊銀牙,玉眉緊鎖,長發難受地擺動著,陰穴和屁眼里同時插入兩個男人的雞巴,而且屁眼里被注入了數百毫升乳液,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和辱恥,讓任何美女都難以忍受。

爲了夾緊屁眼,趙春玲趴在了簡總身上,豐滿柔軟的乳房壓在簡總的上身,美麗的臉龐痛苦地扭來扭去。陰道里被簡總的陰莖占據,一片汪洋,屁眼里被候總堵得嚴嚴實實,水泄不通。而隔著一層肉膜被兩根陰莖奸淫,更是讓趙春玲欲哭無淚,欲罷不能。

簡總的每一次抽送,都讓趙春玲陰道深處的花心顫抖不已,春水泛濫;而后庭中,候總的每一次向前進入,裂開般的疼痛中夾著脹脹的感覺,肉棒帶著浣腸液向直腸最深處推動,讓趙春玲情不自禁地夾緊屁眼,控制大便,這感覺讓趙春玲的直腸都在顫抖,說不出的難受和痛。而候總雞巴每一次向外退送,浣腸液就順著肛道向陰莖流動,這感覺讓趙春玲感到直腸中又一陣難以忍受的空虛和酸麻,只想把所有的液體和大便向外排出,卻又無可奈何地夾緊屁眼,防止失禁,也是說不出的痛苦感。

”啊……好痛……好脹……好難受……“趙春玲欲仙欲死,夾在兩個男人中間任其奸淫。忍不住淚流滿面,張口痛哭。楚楚可憐的感覺卻更讓男人性欲高漲,一前一后,日得更凶了。

奸淫中,趙春玲的屁眼里在肉棒的進出發出”滋……滋……“的水響和”叭……叭……“候總下身撞擊美女屁股的聲音。

候總的肉棒把趙春玲的肛門口堵得嚴嚴實實,水泄不通。粗長的陰莖一次次向肛門深處挺進,直腸里酸脹和疼痛的感覺如潮水般湧到趙春玲腦頂,讓她全身顫抖,如遇雷擊;陰莖回抽,潮水般下退,趙春玲又全身癱軟,被堵塞的屁眼口只想噴射如注,吐出腸內的液體和那根讓她痛苦的肉棒。可粗大的陰莖把趙春玲的菊肛堵得水泄不通,憋悶著在里面抽送。

”啊……痛……想要大便啊……求求你……難受……痛……“又痛、又酸、又脹的感覺讓趙春玲銀牙緊咬,玉眉緊蹩,扭動著嬌軀,趴地簡總身上無力的哭叫。全身已是香汗淋淋,下身的兩個肉洞同時被奸更讓趙春玲感到羞憤難當。而趙春玲的肉體帶給兩個客人的卻是美妙無比的快感。

簡總的雞巴也不停挺動,配合著候總一進一退,頗有節奏感地頂來日去,龜頭頻頻刺入花心。候總長扯直送,每一下必頂緊趙春玲豐滿圓翹的屁股,在滑熘熘的緊窄隧道中逆水而行,浣腸肛交,帶給候總的是前所未有的舒暢感,但后庭畢竟要緊得多,候總抽送數百下后,忍不住大叫一聲,一挺下身,肉棒齊整整地插入趙春玲直腸深處,下身緊頂趙春玲屁股,不留一絲縫隙。

”啊……“趙春玲一聲慘呼,陰道被簡總的大雞巴抵住花心,后庭中被候總深深插入,直達直腸。屁眼里浣腸液向小腹擠壓,只想排便。肛門口火辣辣的痛,再也無力箍緊男人的肉棒。只感到屁眼中精液如滿弦的弓箭般射出,射進浣腸液中,有力的打在柔軟的直腸隧道深處。只打得趙春玲一陣意亂情迷,差點沒暈過去。

”哦……“簡總一聲低低的沈呼,插在趙春玲前端陰道中的龜頭也開始了噴射,如一杆高壓水槍,濃精射擊在趙春玲的花心深處,只噴得趙春玲子宮一直亂顫。

雙槍齊射后帶給男人無比的享受,簡總和候總相視一笑,簡總的陰莖軟軟的離開了趙春玲的陰穴,帶出的是兩片肉唇中濃濃的一股濁精。

候總卻握住自己的粗長的陰莖,慢慢地拔出了趙春玲的肛門之中。

”啊……嗚嗚……“候總的大龜頭剛一離開趙春玲的屁眼,難受的悶脹和疼痛讓趙春玲再也無法夾緊屁眼,不自禁的一聲慘呼,象香槟酒的瓶塞被拔出,”噗……“的一聲悶響,如同手指頭粗的濁黃色乳液,夾雜著幾塊硬硬的大便,從趙春玲屁股中那朵美麗的菊花中噴射了出來。

盡管候總有所準備,小心翼翼,但仍被這股帶著一絲臭味的液體射了了雞巴上。緊接著,一股股已成濁黃的浣腸乳液從趙春玲顫抖的屁股中噴射而出。

”婊子……“候總有些憤怒:”果然是兩天沒有大便,還害我輸錢。“一手拉住趙春玲的頭發,就把沾著趙春玲屁眼噴出的液體的肉棒送到了她的嘴邊。

”嗚……嗚……“趙春玲趴在地上,噘著沾滿穢物的屁股痛哭不已,肥碩的屁股之間粉紅色的菊花蕾經過數次的浣腸和候總的蹂躏,已經成了一個小小的渾圓的肉洞,四周沾滿了亮晶晶的水珠,微微翕動著,顯得無比誘惑和淫穢。

趙春玲嘴中含著候總的陽物,一股腥味直沖口鼻,又是一番苦楚,想要掙紮,但是先前受了極大折磨,已是無力抵抗,無奈之下,只有張開紅唇,羞澀地吸吮起肉棒來。

火熱的肉棒在趙春玲的口中聳動了一些時間之后,候總的肉棒已無法持久,馬眼爆發,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趙春玲口內,趙春玲柔順地將候總的肉棒含著,不斷地吸吮,吞下噴出的全部精液。

……

鐵基在這次浣腸比賽中,是最大的贏家,干過包括李涓在內的淫樓所有小姐的的屁眼后,他知道,李涓不僅是這里最漂亮的小姐,屁眼和小穴干起來,也是最爽的。緊夾的屁股中那兩個肉洞帶來的快感,幾乎是無與倫比。而李涓肛門里緊湊的感覺,給予他這次浣腸賭賽中押注的信心。

李涓天仙般的面龐,魔鬼般的身材,雪白圓翹的一對屁股瓣,緊夾的曲線,淫樓的美女沒有誰能比得上。在鐵基所奸淫的美女中,可能只有他的二奶付冰相差不多。

鐵基在文菁的屁眼吐完浣進的500CC腸液后,就抱著了李涓來到大廳的一角。此時,他握著李涓兩個白里透紅,似乎捏得出水的奶子,一手一個,使勁地搓揉了起來。

李涓美麗的臉上露出痛楚之色,不安地在鐵哥懷里扭動著身體,輕聲地呻吟著。

望著李涓雙腿中間隆起的細長裂縫,中間是那朵成熟得裂開的粉紅花瓣,外面芳草淒淒,露水點點,里面是李涓的桃源洞穴,風光無限,好美好嫩。看見李涓這樣的美穴,鐵哥的大雞公已飛出褲檔,從雞頭到雞身都興奮地膨脹,雞巴已硬得象鐵棒一樣,紫紅色的大龜頭對準李涓桃花瓣中的花心,順著滑滑直流的淫水,使勁地向里插了進去。

”啊……“李涓一聲呻吟,小穴里被填得滿坑滿谷,好充實,也好舒服。

鐵基的大雞巴果然夠份量。

”坐在我的身上。“鐵基抽出插在李涓屁眼里的肉棒,坐到了椅子上,又粗又長的雞巴高高翹起,紫紅碩大的龜頭昂首怒展。

李涓叉開雙腿,背向著鐵基坐了下去,雙手分開自己淫水點點的桃花瓣,對準鐵基高高翹起的大龜頭就要坐下去。

鐵基笑著搖了搖頭,握住自己的雞巴向李涓的屁股后面移了一截:”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