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淫蕩的老婆


我交往過很多女孩子,但是最吸引我的是淫蕩的那一種,上天就為我

挑選了一位性慾很強的女人做我的老婆。其實她在和我結婚以前並沒有交往

過別的男人,但是在新婚之夜的交談中,我看到了她隱藏在心底的淫亂慾望。

當時我們相擁在床,還沒行房,她嬌喘的躺在我的懷裡。我們互訴了一會悄

悄話,我問她:「你現在是我老婆了,你坦白的告訴我,你有什麼願望?」

我本以為她會回答「想要老公永遠愛她」「希望有個孩子」之類的。但是她

想了想,卻神秘的笑笑,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那老公我說出來你不會生氣

麼?」「我怎麼會?」我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頭髮。老婆紅著臉說道:「我想

要很多男人。」這句話真讓我驚訝萬分,「為什麼?」我問。「不為什麼,

只是想罷了。當然不是要交朋友,只要是男人就行。」「你想要他們怎麼樣?」

我忽然感覺很興奮,繼續追問著。「想……想」老婆害羞的笑著,然後靠近

我的耳邊說道:「想讓他們輪姦我,老公你會不會救我。」我拍了老婆的屁

股一下:「當然不救你!」好哇!老婆裝作生氣的樣子,從被窩裡鑽了出來,

脫下了僅有的三角褲,「我現在就出去讓人強姦。」老婆雖然笑著,眼神卻

有點認真。我感覺到這似乎不是在開玩笑了,難道我新婚老婆的陰道真的要

被別人插麼?我還沒來得及答話,老婆已經站在門口:「我去樓下的工地,

一會見!」樓下的工地!那裡都是民工的帳篷,只有那些醜陋骯髒的民工才

住在那裡。老婆你……我剛過門的處女老婆已經不見了。

我趕緊穿上衣服,也帶上了老婆的衣服下了樓。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一絲不掛的老婆真的會跑到工地去?她應該只是說著玩吧?懷著忐忑不安的

心情,遠遠望著工地的帳篷,忽然,帳篷裡點起了燈,繼而傳來一陣騷動。

我有些不敢相信了,我悄悄的走到工地旁邊的角落裡,我的老婆真的在那麼?

我還在猜想的時候,聽到了她的聲音:「你們這誰是頭?」有個嘶啞的聲音

答道:「我就是,小娘們你光著身子來這兒,是不是想生兒子啊?」然後就

傳來一陣嘻嘻哈哈的笑聲。老婆也跟著嬉笑起來,說道:「各位大哥,妹妹

看你們日夜辛苦,今兒個給大家送點奶喝,補補身子。」「好好!」那些髒

鬼開始拍起手來。「那你們就來排隊吧。」老婆似乎成了指揮官。

我有些按捺不住,一咬牙走進了工棚:「老婆,我們回家吧。天太晚

了。」老婆尷尬的看著我:「你現在來救我啦?你要我走,可是他們答應不

答應呢?」她又對那幫民工說道,「想要我留下的人把我按住。」話音未落,

那些民工一擁而上,把我老婆撲到在地。老婆咯咯的笑個不停,「老公,我

現在是總司令!不由你啦。所有人排好隊,要吃奶啦。」「老婆你……」看

到周圍人不友善的眼神,我沒敢再說下去。

老婆已經躺在一張桌子上,民工排成了一條長隊,大概有20來人,老

婆說可以一次來兩個人,因為她有兩個供奶器官。民工頭當然是第一個,第

二個是個滿臉黑土的齜牙,民工頭蹲在我老婆的左邊,一雙髒手捏住我老婆

的左乳,黑黑的舌頭裹住了我老婆肉乎乎的乳頭。齜牙似乎對乳暈更情有獨

鐘,他左手拉著我老婆的奶頭,右手按住奶房,又黃又糙的大牙咯吱咯吱的

啃著紅紅的乳暈。老婆真的發情了,她使勁向後仰頭,大聲呻吟著:「啊…

…乳頭好舒服啊……吃了我的乳頭吧……老公,你喜歡讓別人吃你老婆的乳

頭麼?」「喜歡。」我無法抗拒自己老婆被淫的快感,也更希望看到下面發

生的情況。老婆被我的回答振顫了,也興奮的大叫:「所有人一起來吧,你

們聽好了,不要放過我奶子上的每一塊肉,你們要吃遍我的乳房乳暈乳頭,

讓你們的嘴裡的臭口水從我乳頭上的出奶孔流進去!」一聲令下,民工如潮

水般壓了上去……

聽到老婆的招呼,民工們一起衝了上去,黑壓壓的一片,只看到我心

愛老婆的雙腿興奮的亂蹬,我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女人會這樣淫蕩,我叫了一

聲:「老婆,你那裡怎麼樣?」老婆也高聲回答:「棒極了!老公,我的乳

頭都要被咬爛了。」這時候,幾個沒有吃到奶的民工按捺不住了,扯開我老

婆的雙腿,開始狂舔我老婆的陰部。老婆呀的一聲尖叫,罵道:「臭兒子!

這麼快就要玩你媽的生殖器了!」於是又有一部分民工從我老婆的胸部轉移

到了下身。兩個民工用牙齒撕扯著我老婆的兩扇陰唇,一個在舔我老婆的陰

道,還有一個在吃陰蒂,其他的人也不放過陰道周圍的任何地方。我已經興

奮的不能在興奮了,我的未開苞的老婆,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讓民工洩慾的

工具。老婆還在撒嬌的向我報告情況:「老公,這些髒鬼舔你老婆的處女膜

了,你再不救我,我的處女膜就要被舔破了。」我幸災樂禍的說道:「舔破

了好,讓那些髒鬼的舌頭伸到你的子宮裡,幫你把子宮也舔乾淨。」「好啊

你!」老婆嬌籲著,「快弄破我的處女膜,兒子們使勁,把你們的舌頭都捅

進去。」兩個民工更賣力了,他們把我老婆的陰唇向兩邊拉開,使得我老婆

地杵了下去!啊~~老婆痛楚的叫聲從人群眾傳了出來,地上出現了一小攤鮮

血,我向老婆祝賀道:「親愛的,被開苞啦?」老婆說道:「你那麼喜歡看

你老婆被人開苞啊?你老婆陰道裡的肉都被髒鬼舔了。」「那怕什麼?」我

答道。還沒說完,那個原先舔我老婆陰蒂的民工,掏除了雞巴,頂在了我老

婆的尿道口上,然後慢慢的插了下去。老婆歡娛的吹了聲口哨,「老公,有

根雞巴插進你老婆的尿道了。」「好啊!」我更加興奮,「快告訴我你的感

覺。」「我的……啊,他的龜頭抵達我的尿道擴約肌……哦哦……已經通過

輸尿管了……啊~~~ 撞到了我的膀胱!」我真不敢相信,老婆那細小的尿道

居然被插進了一根雞巴,而且那民工不光插了進去,竟然還抽動起來,然後,

我老婆的尿道口也開始溢出鮮血。所有人都停止了口部工作,做好了開炮的

準備,民工頭先把雞巴塞進了我老婆的陰道,但是別人也不能旁觀,於是先

後有五根雞巴接觸到了我老婆的陰道內壁。「好寬的陰道呀!」我稱讚。

「那有什麼?」老婆自豪的說,「尿道還能盛兩根呢!」「我不信。」我故

意刺激她。她真的生氣了,抓住一個民工的雞巴就往尿道裡塞,但是因為原

先已經有一個在裡面了,第二根怎麼也進不去。就這樣連扯帶塞,只聽「嘶

啦」一聲,老婆的尿道口裂開了,兩根雞巴一下沒了根,噴出來了一股血尿。

我有點心疼了,關切著老婆:「很疼麼?」老婆卻發瘋似的搖著腦袋:「舒

服舒服!頂穿我的膀胱了。」

現在,五根雞巴同時在我老婆陰道裡摩擦,還有兩根在老婆嘴裡,兩

根在手裡,兩根在尿道裡,兩根在肛門裡,剩下的民工只好在我老婆的身上

做皮膚摩擦,一個小個子的民工用我老婆的腳摩擦他的雞巴,摩了一會,似

乎不盡興,於是便把老婆的小腳趾往雞巴口裡塞。民工中有些開始射精了,

他們的精液撒在了我老婆的肚子上,胸脯上。老婆的喉嚨也開始咕嘟作響,

我猜一定是在喝髒鬼們的白色液體。一想到是民工的精液從我老婆的嘴裡流

入她的胃,我就莫名其妙的開心。然而更開心的是老婆的下身也開始放花了!

隨著民工頭的一聲怒吼,我心愛老婆的雙腿一下豎到了天上,屁股撅的更高,

五根雞巴一起挺進了我老婆的子宮頸,好不吝惜的對卵巢灌溉精液。老婆快

活的叫著:「射吧!射精吧!我被奸了,兒子們射到子宮了!卵巢都泡精了

了!好兒子呀!在多灌點!」而肛門裡的炮火也不遜色,再看看我老婆那流

血的尿道,噴出了白色的噴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