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可可 – 無性不歡


(一)

  「可可」是一位淫娃,無性不歡,就例如現在她正在跟三位男性朋友坐在沙

發上唱歌,但她的陰道內卻放了三隻遙控震蛋,每位男性朋友的手裡都握有一個

遙控器。

  剛開始時只開動一隻震蛋,可可還可以正常地唱歌,唱到第三首歌時,第二

隻震蛋也開動,可可開始忍受不了,雙腳用力地夾緊,但還是免強能繼續唱歌。

當唱到第五首歌時,眾男同時將震蛋的強度調校到最大,可可的身體馬上震了一

震,並屈曲著雙腿,麥克風從手中掉到地上,身體無力地躺倒在沙發上。

  其中一位男生將掉在地上的麥克風拿在手裡,從腳裸往小腿裡打圈,可可感

覺到有一點痕癢,雙腳慢慢地扭動著,時而分開,時而併在一起。男生拿著麥克

風繼續往上轉,麥克風停在內褲上,從擴音器上可以聽到三隻震蛋在陰道內震動

和互相碰撞所發出的聲音。現在可可的腦袋已經一片空白,完全沈醉於性愛中。

  今天在可可身邊的分別為:阿勇、阿偉和家明。阿勇是可可的前度男朋友,

在一年多前就已經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是可可對性的需求太大,每天都要得到性

滿足才可以。在剛開始時阿勇還覺得很好,可以天天做愛,但經過了半年的同居

生活後,阿勇就覺得不行了,如果以後天天都射精四至五次,身體一定很快就會

受不了,所以最終阿勇決定和可可分手,但阿勇又很想念可可的床技,所以只有

成為有性無愛的朋友。

  阿偉是阿勇的好朋友,在可可還是阿勇的男朋友時就已經不時在阿偉面前說

可可的床技有多厲害,每次當阿偉聽完大戰的情形後都會幻想著和可可做愛的情

形來打手槍,今天終於可以一償心願。

  家明則是可可的現任男朋友,由於家明的性能力有限,每次只插入可可體內

不到五分鐘就射精,雖然隨後很快就會變硬,但也滿足不了可可的性需要。在此

情形下可可就想起前度男友阿勇,所以在此情況下可可安排了今天的歌唱大會。

  家明趴在沙發上,手拿著麥克風繼續在可可的內褲上磨擦著,此時可以看到

淫水從陰道透過內褲滲出來。阿勇和阿偉合力將可可的衣服和內衣脫掉,只剩下

一條內褲,他們的手上分別拿著一支強烈的震動器放在可可的乳房上,乳頭在強

烈的刺激下已經變硬,可可開始發出輕輕的呻吟聲:「呀……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

  此時家明將拿在手上的麥克風丟在沙發上,打開褲鍊,將他的陽具拿出來,

大家一看原來他的陽具勃起時只有三吋長,難怪可可得不到性滿足。

  家明將可可的雙腿曲起,用手將內褲推到一旁就將陽具不停往陰道裡推。家

明並沒有理會在陰道內之震蛋,只是不停地頂,加上震蛋的刺激,很快家明就有

射精的感覺,他將陽具從陰道內退出來,把精液射在可可的肚皮上。

  射精過後家明就走到浴室去沖涼,阿勇和阿偉則合力將可可擡入睡房並將她

大字型綁在床上,阿勇從冰箱中拿出一盒冰塊,用牙咬著一塊圓形的冰塊從乳房

底部開始往上遊,慢慢遊走到乳頭,再由左邊的乳頭去到右邊的。

  受到體溫的影響,冰塊已溶化了大半,阿勇將冰塊吐在可可的乳溝中就伸手

去拿第二塊冰。這次阿勇手拿冰塊隔著內褲不停地磨擦著陰唇,磨擦了一會就將

整塊冰塊放入陰道內,一塊、兩塊、三塊、四塊……每放入一塊,可可就發出興

奮的呻吟聲:「呀……呀……呀……」歡迎著每一塊冰塊的進入。

  最後阿勇塞了八塊冰塊到陰道內才停止,接著阿偉就趴在可可兩腿之間,伸

出舌頭去舔她的陰核。由於受到冰塊的刺激,可可的陰部已經非常濕潤,阿偉輕

輕地吸吮著,而手就拿著強烈的震動器在陰唇上不停震動,可可難捺地發出強烈

的呻吟聲。

  「呀……啊……啊……呀……呀……呀……呀……」呻吟聲越來越大:「啊

啊……啊……啊……呀……」在多重刺激下,很快可可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後阿偉並沒有停止動作,反而將強力震動器調到最大,並用力壓向可可

的陰核,可可不停地搖頭說:「呀……不要……不要……啊……不要……呀……

夠……夠了……」

  阿勇將手指伸進陰道內,慢慢把放在陰道內的震蛋一個一個地取出來,手感

覺到又凍又溫暖,同時也感覺到強烈震動器的威力。將震蛋從陰道拿出來後,可

以看到已經擴張的陰道和非常濕潤而且紅潤的陰道壁,阿勇忍不住伸出舌頭去舔

一下陰道壁上的分泌液,感覺甜甜的,而且很可口。

  阿勇不停地舔著,還不時伸出手指去挖,而且改變了方式,一邊用手指去挖

陰道,一邊用口去吸吮陰核。隨著阿勇的摳挖,可可的腰不停地扭弄著,而阿勇

也感覺到陰道內有一股力量將他的手指迫出來。他將手指拿出來的同時,可可潮

吹了,淫水噴得阿偉一面都是。

  阿偉很生氣地說:「淫娃!潮吹還不早說,噴到我一面都是!」

  「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等一下妳就知道我的厲害!」說完,阿偉就走到洗手間去清

理一下。

  現在房內只剩下阿勇和可可,阿勇對可可說:「想不到妳還是這麼淫蕩。」

  「沒什麼啦,還是跟以前一樣。」

  「以前?以前妳不會這樣玩。」

  「不是的,其實我很早就想試3P了,只是不知道怎樣跟你說。」可可一邊

說一邊扭動著臀部,樣子非常之淫蕩。

  「剛剛的夠嗎?」

  「才剛開始,怎麼會夠?你又不是沒有跟我做過。」

  說完,阿勇就將陽具放入可可口內,由於可可的雙手被綁住,所以只能張開

口用力去吸吮,而深淺完全由阿勇控制。剛開始時可可只能含著龜頭部份,她除

了吸吮還會用牙齒去磨龜頭,使得阿勇感覺非常酸麻。此時阿勇開始有射精的感

覺,於是就將陽具頂入到可可的喉嚨深處以減輕刺激,可可卻用牙齒輕輕扣緊阿

勇的陽具使它不能移動。

  阿勇正想著可可在做什麼時,就感覺到她的舌頭像馬達似的在龜頭上不停挑

弄,剛才阿勇已經有射精的感覺,加上可可這樣的刺激,阿勇終於忍不住將精液

射出。由於阿勇的陽具已經頂到可可的喉嚨深處,如果沒有經驗一定會被大量精

液嗆到。

  可可將阿勇陽具上所有的精液吸乾後才鬆開口,阿勇將陽具從她的口裡拔出

來,陽具並沒有因射精後而軟掉,他抱起可可讓她趴在床上,雙手扶著可可的腰

把陽具對準,用力一插就進入了可可的肛門內。

  可可平時自慰時也有將一些肛交玩具放入肛門內,但插入陽具卻是第一次,

而且自己玩時都會先行潤滑,但今次就在毫無準備之下被阿勇突然插入,所以可

可感覺肛門撐脹得好似要爆裂似的。

  「呀……不要……不要插進去……阿勇……呀……很痛……停……」

  阿勇沒有理會可可的反應,並開始一下一下慢慢的抽插著。剛開始時還有點

辛苦,不過很快就越插越順暢,可可並發出興奮的呻吟聲:「呀……嗯嗯……啊

啊……啊啊……」

  「淫娃!剛剛還說痛,現在那麼享受。」

  「都是你厲害,插得我很舒服。」

  「妳很喜歡跟我做愛?」

  「呀……呀……是的……不要說,繼續插吧……不要停……啊……」

  就在阿勇與可可正在肛交的同時,阿偉回到房間,看到正在肛交中的陰戶被

帶動得一開一合非常誘人,阿偉二話不說就將陽具插入可可的陰道內。陰道和肛

門同時受到刺激,以前可可只試過在做愛時插入手指去刺激肛門,今次兩個洞穴

同時被真實的陽具抽插,感覺真的很強烈。

  「呀……啊……啊……呀……好爽……好爽喔……繼續插……不要停……嗯

嗯……嗯嗯……呀……」

  阿勇和阿偉互相配合著,一個插進去,一個退出來,這樣使可可受到前所未

有的刺激。時不時阿勇還伸出雙手去捏揉可可的乳頭,而阿偉也一邊抽插一邊和

可可親吻起來。在前後上下都不停被進攻下,可可的高潮一浪接浪,陰道不停地

收縮著,淫水洩出一波又一波。

  受到可可高潮中陰道的擠夾,阿勇和阿偉都忍不住要射精了,他們同時將陽

具拔出來,向著可可的臉發射,精液噴得可可的眼、鼻甚至頭髮上都是。

  家明此時進到房間,看到如此淫亂情景就將他的陽具拿出來,並放進可可的

口裡,可可不停地吸吮著陽具的頭部,很快精液就射進可可的嘴裡去,但可可並

沒有將精液吞下,反而往家明身上吐。

  家明對可可大聲地說:「淫娃!妳不是很愛吃精液嗎?為什麼不吞下去?」

  「我是很愛吃,但就偏偏不吃你的。」

  「為什麼?我的精液不好吃嗎?」

  「是的……你那麼無能……被我吸兩下就射出來,我才不要……」

  「妳……妳妳……」

  「我什麼?我才不要無能的人!」

  家明聽到後就往外跑,頭也沒有轉回去看可可一眼。

  過了一會,阿勇走到可可身旁並問道:「發生什麼事?家明不是妳的男朋友

嗎?」

  「家明雖然是我的男朋友,但剛剛你也看到了,他是滿足不了我的。」

  說得也是,家明兩次都很快就射了出來,對於可可來說,只是剛開始就要結

束了。

  「那妳想怎想?」

  「想你繼續跟我做愛。」

  「剛剛妳還不夠?」

  「還可以啦……但還想要。」可可不停地扭動著腰並且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嗯……嗯……來吧……來插我吧……嗯……嗯嗯……」

  阿勇聽了後從抽屜裡拿出一個眼罩和口咖,分別綁在可可的頭部,使她什麼

都看不到和發不出聲音。另外阿偉在冰箱中發現一支電動陽具,拿在手上感覺到

非常冰冷,於是他就將電動陽具插入可可的陰道內,並將轉速開到最慢就回去睡

覺了。

  躺在床上的阿偉並不能好好入睡,因為只要閉起雙眼,淫蕩的可可就會出現

在腦海中。沒有辦法,阿偉只好走下床,跑回可可的房間,當看到電動陽具在陰

道內不停旋轉的情況,手就不其然地伸到褲子裡上下套弄著自己的陽具。

  阿偉蹲在床上將電動陽具拔出來,把自己的陽具插進去。剛開始時阿偉很輕

鬆的慢慢抽插著,可以感覺到陰道內之溫暖,由於分泌越來越多,抽插的動作逐

漸變得更快更順暢,但不知為何,阿偉突然感覺到陽具彷彿被一股吸力吸緊,彈

動不得。

  正在思考著究竟發生什麼狀況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阿偉感覺到有一股熱

流從陽具內射出,自己竟然射精了!阿偉在毫無感覺下居然射了一次精。

  可可的陰道開始不停地收縮,阿偉雖然射了出來,但感覺到陽具還是很硬,

而在陰道內的感覺也很舒服。阿偉打算將陽具拔出來時才發現,好像有什麼東西

將他的陽具卡在陰道內,怎樣都不能拔出來,阿偉只有等陽具軟下來才抽出。

  但可可的陰道仍在一下一下有節奏的一放一收,阿偉的陽具只有更硬而沒有

軟下來的跡像,在可可如此刺激下,阿偉又射出了第二次精液。如是者阿偉一連

射了五次精後陽具才開始軟下來,此時阿偉馬上將陽具從陰道裡退出來,並明白

到可可床技的厲害。

  第二天一早起來,阿勇和阿偉去了吃早餐,吃飽後才推開門看一下淫娃可可

的狀況。打開門後看到電動陽具還在可可的陰道內轉動,而且床上已經濕了一大

片,看來可可整晚都在高潮中渡過。

  阿勇走過去將綁在可可口上的口咖解開,並對她說:「怎麼樣,昨晚睡得好

嗎?」

  「要……我要你插我……我要呀……」想不到可可真的那麼淫蕩,電動陽具

插了一整夜還不夠。

  「妳真的很想要嗎?」

  「是呀……很想你們將我插死……來吧……來插我吧……」同時可可發出誘

人的呻吟聲,下體也配合地扭動著。

  阿偉看到此情況並沒有馬上過去跟可可性交,因為有過昨天晚上的經驗,所

以想看一下阿勇下一步如何,怎樣說阿勇都是可可的前度男朋友,一定知道如何

才能滿足她的性需要。

  阿勇將綑綁著可可的繩子解掉,使得可可能夠自由活動,而自己就走到客廳

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去了。阿偉就站在房內看著可可一手拿著電動陽具不停住自己

的陰道深處頂進去,而另一隻手就不停地搓揉著乳房。

  阿勇坐在沙發上對著可可大叫:「淫娃,快點給我爬過來。」

  可可聽到後馬上跳下床,一步一步往阿勇身邊爬過去,一邊爬還一邊扭動著

臀部。當可可爬到阿勇腳邊時,他就伸出手去摸一下可可的臉,並說:「乖∼∼

可可真乖。幫我舔陽具。」

  說完,可可馬上伸出長長的舌頭從蛋蛋開始一下一下地舔著,在可可細心之

舔弄下,沈睡的陽具很快就充滿朝氣。當可可舔到阿勇的龜頭時就會改為用舌尖

去逗弄著,阿勇的龜頭受到如此刺激便得有些分泌物從尿道口流出來,分泌物流

到可可的舌頭上,她張大口把整個龜頭含在嘴內,並將所有分泌物吸送肚子裡。

  就在此時阿勇非常大力地在可可的屁股上打了一下,並說:「淫娃!我沒有

叫妳含就不要含,繼續舔!」

  「知道……主人。」可可只有繼續伸出舌頭去舔,整支陽具都被可可舔遍。

  一遍又一遍地舔著,可可已經舔了超過二十分鐘,口開始有點累,舔弄的速

度也開始慢下來,阿勇便說:「淫娃,妳舔得我很舒服,現在把陽具放入口內吮

吸吧!」

  「知道……主人……」說完,可可就將阿勇的陽具整根含在嘴內不停地吸吮

著,口水也從嘴角內流出來,可可整塊臉頰都凹陷了下去,看來她是出盡全力去

吸,好像要將阿勇吸乾一樣。

  不一會阿勇便伸出雙手將可可的頭抱緊並挺起腰,將精液射進可可的口內。

阿勇將陽具待在可可口中過了一會才拔出,一絲絲的口水和精液在陽具和嘴唇之

間連繫著,可可的口是張開的,可以看到口裡全都是阿勇的精液。

  「淫娃,將所有精液吞下去!」

  聽到指令後,可可馬上將口裡的精液吞到肚裡去,並把口張開給阿勇檢查是

否已經全部吞下。阿勇檢查完畢就輕輕親吻了可可的臉頰以示獎勵,並且將一個

連有金屬鏈的頸圈扣在可可的脖子上說:「現在只要拿著此鏈就是妳的主人,一

定要聽他的話,知道嗎?」

  「知道……主人……」

  阿勇手拿著鏈子拖著可可從客廳爬到睡房,再到廚房圍繞著走動。當去到露

台時,阿勇將玻璃門打開,拖著可可出去露台後就將玻璃門關上。雖然可可住在

三十樓,而且附近大廈不多,但當鄰居探頭往窗外看時,就會看到裸體的可可。

  過了半小時,阿勇將玻璃門打開,對可可說:「感覺如何?」

  「好像被很多人看著一樣,很興奮。」

  「那轉過身來,給我看一下妳的淫穴。」

  「知道……主人……」說完,可可馬上轉過身來,阿勇伸出雙手將插在陰道

裡的電動陽具拔出,淫水立即從陰道內流出。原來在剛剛的半小時中,可可幻想

著有很多人看著她的裸體,並且一個又一個輪著幹她,在此幻想中可可已經歷了

多次高潮。

  阿勇插入了兩隻手指去摳可可的陰道,並快速地抽動著,「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可可爽得不住地呻吟。

  摳了一會兒,阿勇將手指拿出來,換上自己硬挺的陽具插進去,一邊抽送一

邊大力地拍打可可的腎部,每插一下,可可都會發出興奮的呻吟聲:「呀……呀

呀……啊……」

  「可可,妳真的很淫蕩,陰道那麼濕……」

  「呀……是呀……我是淫娃……淫娃……需要主人繼續幹……呀……呀……

啊……很舒服……繼續幹我……我要……我要……呀……很爽……幹死我吧……

大力點……呀……呀……」

  阿勇不單一面抽插、一面拍打可可的臀部,還將兩隻手指放入肛門內摳,可

以感覺到自己的陽具在陰道內抽插的情形。阿勇越用力地摳,可可的呻吟聲就越

激烈,高潮終於來到,陰道開始收縮,阿勇的精液也射到可可體內。

  阿偉完全看傻了眼,想不到做愛也可以這麼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