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色撩人


  茶鄉村,村色無限,撩人心弦,有讓人想入非非的成熟寡婦,想一親芳澤的

村花,有可愛惹人喜愛的女同事,還有有點野蠻的小學女教師…

                第一卷

             第01章強奸未遂

  “今天看到她,她竟然沖我笑,還跟我打招呼呀!”

  想到這里李樹億不由得興奮起來。自己從小就喜歡這個比自己大兩歲的姐姐,

都把她當成自己的性幻想對象,而且她是村長的女兒,還是村里的一枝花(村花)

人人都想一親芳澤。每每在意淫的時候腦海里都是她的影像,她眉目如畫,嬌靥

如玉,玲珑的嘴唇,雖嫌太大了,廣闊的額角,雖嫌太高了些,但那雙如秋月,

如明星的眼珠,卻足以補救這一切。但這些也是在想想的范圍內,真要對她做點

什麽,李樹億也做不出來。連跟她講話也不敢,更別想跟她有進一步的發展了。

但是今天李樹億竟然跟她打招呼講話了,這可是不多見的。

  李樹億看著孫菲菲離去的背影,有點癡。好美呀!心中不由的發出感歎!今

天也不知道爲什麽,自己很想跟著她看看,她都在做什麽。於是,決定跟在她后

面。孫菲菲朝村的西面而去,這是去后山的方向。她上后山做什麽呢?的確有點

奇怪?李樹億繼續跟著孫菲菲,遠望后山,上頂千年積雪,像一位久經滄桑的白

衣老人安詳地臥在那里。

  只見孫菲菲走近咱們村后山的竹林時,突然從竹林中跑出幾個人來,李樹億

數了一下有四個人,他們用麻袋一把把孫菲菲的頭給罩住了。孫菲菲拼命的在掙

紮,想掙脫他們,但是她一個女孩這麽可能是幾個男人的對手。幾個男人各自抱

住孫菲菲的手,腳,頭,拖向一旁的草地方上。

  李樹億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弄傻了,這是發生什麽了。很快他明白了,他們

幾個男的是要對孫菲菲實施輪奸。李樹億也看清楚了這幾個男的是誰?也是咱們

村里的,跟自己差不多大,但是他們是村里出了名的小混混,成天在一起無所事

事,吃喝嫖賭倒是樣樣會。看來今天他們是起了色心了。李樹億心想:“如果自

己就這樣沖出去救孫菲菲,肯定是救不了,反而自己也難免皮肉之苦。但是讓自

己看著自己心儀的人被人給蹂躏,而自己沒有行動,那是做不到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心里斗爭,李樹億終於做出了決定,那就是豁出自己的性命

也要去救孫菲菲。而此時的孫菲菲已經衣冠不整,很多都成碎片了,一時春光乍

泄。幾個男人看著孫菲菲若隱若現的的身子,早已按難不住內心的躁動,脫褲子

就撲向孫菲菲!而其他幾個按住孫菲菲的手腳。

  脫褲子的男的,一把撕開孫菲菲胸前的衣服,兩只豐滿的大白兔呼之欲出,

看得幾個男人直咽口水,正當男人用嘴去吸吮孫菲菲的奶子時,他人向前一沖,

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腦勺,放在自己的眼前一看都是鮮紅的血。一下子趴在孫

菲菲的身上暈了過去。其他幾個男的見自己的老大被人一棒給打暈了,輪奸的事

也被人給發現了,要是被村里的人知道一定會被抓到派出所去的。幾個馬上起來

說道:“李樹億,今天被你發現了這個事情,要是被你向村里告密,我們幾個就

完了,所以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哥幾個把他給解決了。”

  他們幾個向李樹億圍了過來,李樹億用一根粗的樹枝揮舞著說道:“你們不

要過來,要不來我就對你們不客氣了。”

  一邊向后退去,他們其中的一個見有機會,一把抓住李樹億的樹枝,其他幾

個馬上撲上去壓住李樹億,死死的壓住。抓住樹枝的說道:“兄弟們,今天不是

他死,就是我們玩完,所以大家不要手下留情,給我往死里打。”

  說完幾個人就是給李樹億一頓暴打,到最后李樹億只有用手捂住自己的頭了。

  而此時,孫菲菲已經把罩在頭上的麻袋給拿開了,看到李樹億被他們幾個快

打的死了,隨手撿起一塊大的石頭,砸向他們其中一個。這一下砸下,那人直接

倒了下去。剩下的兩個見自己人已經兩個倒下不知死活了,而且李樹億也被自己

打的個半死,差不多一口氣的事情了,心里害怕起來。兩人相互對眼,馬上明白

彼此的意思了—就是逃跑。

  隨即兩人向山下跑去,孫菲菲見他們兩人跑了,整個人一下子軟了下來,坐

在地上。但是看到身邊的李樹億的時候,她再也不能輕松了。李樹億鼻青臉腫,

渾身都是傷,不趕緊送他去醫院怕是要不行了。孫菲菲站了起來,把裸露的上身

用衣服遮住,托起李樹億向村里走去。

  村長孫浩得知自己的女兒差點被人給強暴了,氣的真想殺了這幾個人渣。馬

上招集村里的人去找跑掉的兩個小混混,而另外兩個被砸暈的早已經被村里的人

綁起來送到鎮派出所去了。而李樹億也同時被送往鎮衛生院,孫菲菲也一同前往。

李樹億的父母在田里得知自己的兒子出事了,在鎮衛生院,扔下手里的活,也馬

上趕往那里。

  李樹億的父母趕到衛生院,看到孫菲菲他們正等在手術室門外的座位上,忙

走過去問道:“菲菲,阿億怎麽樣了?”

  孫菲菲一把扶住李樹億的母親說道:“阿姨,樹億還在手術室里,不知道什

麽情況,得等醫生出來了才能知道。”

  孫菲菲陪李樹億的父母坐下后,李樹億的母親杜芳問道:“菲菲呀!阿億到

底出來什麽事情呀?我們在田里的時候有人通知我們說阿億出事了在衛生院,我

們扔下活就趕了過來。”

  孫菲菲慚愧道:“阿姨,樹億都是爲了救我才會變成這樣子的,都是我害了

她。”

  於是孫菲菲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李樹億的父母。

  這時,手術室的燈滅了,醫生走了出來,杜芳他們馬上圍上去問道:“醫生,

我兒子怎麽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說道:“經過手術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傷得挺嚴重的,要好

好的修養一段時間才能恢複。”

  聽了醫生的話孫菲菲跟李樹億的父母都放心下來。杜芳又問道:“醫生,那

我們可以進去看我兒子嗎?”

  醫生點點頭說道:“嗯,你們進去看他吧。”

  孫菲菲扶著杜芳走進手術室,看到李樹億現在全身上下都被綁著紗布活像個

木乃伊。

  杜芳在病床邊坐下含著眼淚說道:“兒子,你怎麽樣了?”

  李樹億想要擡起手臂,擡起一點就支撐不住,杜芳忙握住兒子的手說:“阿

億你別動,你身上有傷。”

  李樹億的父親也靠了過來說:“阿億,你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在醫院修養

一段時間就好了。”

  李樹億看著父親點點頭,然后望向孫菲菲。孫菲菲忙走到李樹億的旁邊說:

“樹億,謝謝你救我。”

  李樹億見自己心儀的人安然無恙,心終於放了下來了。其實對於李樹億來說,

爲了孫菲菲受再大傷也願意。

  孫浩替李樹億付了醫療費,安慰一下他們全家就要回去了,但是孫菲菲不肯

跟他爸爸回去說:“爸爸,樹億是爲了救我才受的傷,我想留下來照顧他。”

  孫浩也很感激李樹億,但是讓自己的女兒留在醫院陪護著李樹億還是不大願

意的說道:“樹億有他媽媽照顧著,你還是回家吧。”

  孫菲菲堅持道:“爸爸,你不要說了,我已決定留下來照顧樹億,你先回去

吧。”

  孫浩知道自己女兒決定的事,是很難改變的,也沒說什麽了自己回村里

             第02章村花陪護

  這幾天有很多的親戚朋友來看李樹億,接下來幾天來看的人漸漸地少了,但

是對於李樹億卻是高興的事。因爲這樣就沒有人來打擾她跟孫菲菲相處了。前幾

天李樹億的母親都一直陪伴著他,見孫菲菲一直在照顧著兒子,心里也樂意。接

下來的幾天也不是一直待著了,回田里干活去了,她也放心讓菲菲來照顧兒子。

由於前幾天李樹億傷的挺嚴重的,嘴巴張開來說話很困難,所以跟孫菲菲交流都

是用眼神跟手勢。這樣對於李樹億來說再好不過了,因爲她在女生面前很膽小,

不知道說什麽話,老是要冷場,很是尴尬,尤其是在自己喜歡人的面前更是如此。

  這天李樹億終於可以講話了,心里很是高興,跟孫菲菲幾天相處下來,跟她

也熟了很多。而此時孫菲菲正在一旁給李樹億削蘋果,發現有一雙熾熱熱的眼神

正盯著自己,她回過頭來看,是李樹億。笑著說道:“干嘛這樣看著我?”

  李樹億也笑著回答道:“菲菲姐,我發現你笑起來的時候特好看。”

  李樹億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從口中蹦出這句話來,可能是發自內心的話,沒

來得及控制說了出來。

  孫菲菲聽了李樹億贊美自己不由得高興說道:“難道我以前就不好看嗎?”

  李樹億忙說:“不,菲菲姐,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什麽時候都好看。”

  孫菲菲見李樹億這麽急著解釋心里樂開花了,笑著說道:“好了,我沒有怪

你的意思,來吃蘋果。”

  孫菲菲把削好蘋果遞給李樹億。李樹億接過蘋果咬了一口,不由得贊道:

“這個蘋果真甜!”

  孫菲菲突然說道:“樹億,你別動。”

  然后人湊了過來。李樹億很聽話沒有動,看著孫菲菲靠近自己,聞著孫菲菲

身上傳來的體香,全身一陣舒坦。孫菲菲在李樹億的頭上搗鼓著說:“樹億,你

頭上有好多的白頭發呀?”

  李樹億現在正沈淫在自己眼前孫菲菲的兩胸部上,想著在救她的那天,她被

人撤掉上身的衣服,露出兩只雪白的乳房,感覺那兩只乳房就在自己的眼前晃蕩,

真想上去咬他一口。孫菲菲見李樹億沒有回答自己的問話,有點奇怪,低頭看向

李樹億,發現李樹億正對著上衣的領口用鼻子聞著自己。“啊!”

  的一聲,孫菲菲臉騰的一下全紅了,忙離開李樹億。李樹億這才清醒過來,

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行徑是多麽的龌龊,忙解釋道:“菲菲姐,對不起,你剛才讓

我不要動,我就沒有動,但是這樣我正好對著你的領口,所以我就不由自主的這

樣了,真的對不起。”

  孫菲菲雖然怪他,但是這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原因,自己也有責任的,所以開

口說道:“算了,下次可不許這樣了。”

  李樹億忙點點頭,搖的像波浪鼓一樣。

  爲了避免尴尬,孫菲菲馬上轉移話題,說:“樹億,你那天這麽會在后山?”

  李樹億心想:“我要是告訴你,我是跟著你才到后山的,不知道你會怎麽想?

當然自己肯定不會跟你說是跟著你來的。”

  李樹億稍微思索了一下道:“我那天要上后山的茶場去采點茶葉來,正巧看

到你往后山走,哦,對了,那你這麽也一個人上后山呀?”

  孫菲菲臉紅著說:“其實我是剛從茶廠出來回家的,但是在半路有點內急,

所以,這個,就想到后山上面找個隱蔽的地方去解決一下。”

  “原來是這樣,要是沒有那幾個小混混自己豈不是可以看到孫菲菲撒尿?”

  李樹億想著孫菲菲白花花地腚,還有兩腿間的讓人無限遐想的風景,不由得

讓他只咽口水。心里不由得罵道:“這群該死人渣,壞了老子的好事,下次讓老

子見到,一定廢了你們。”

  但是想想自己的行爲也跟人渣差不多,不由得苦笑。孫菲菲見李樹億一會兒

色色的傻笑,一會兒又苦笑,很是奇怪,拍了一下李樹億的腦袋說道:“樹億,

你怎麽了?難不成變傻了?”

  李樹億答道:“怎麽了?怎麽了?你剛才說什麽?”

  孫菲菲真是被李樹億打敗了,這麽多天相處下來,他老是要走神,不知道內

心在想些什麽東西?忽然孫菲菲想到了自己被那幾個小混混強暴的時候,李樹億

也在周圍,他一定也看到了自己裸露的上身。難不成這幾天他老是色色的傻笑走

神,就是在想這些東西,臉不由得一紅。雖說自己上過技校,這種事在縣城里常

有發生,但是發生在自己,而且還在家里的小山村,還是讓自己難以承受。要是

讓村里的人知道,自己還怎麽做人呀?所以他要跟李樹億商量一下。

  孫菲菲回答道:“沒什麽,我想跟你說個事?”

  李樹億點頭道:“菲菲姐,有什麽事你說吧?”

  孫菲菲畢竟是個大姑娘,說這種也是會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說:“那個樹億

呀!就是關於你救我的那個事情。”

  李樹億還是搞不懂孫菲菲到底想說什麽,道:“嗯,那個是怎麽了?”

  “就是關於你看到的我被那幾個小流氓那個事,你就當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

過,別人問你,你就說他們還沒來的及做什麽,你就把一個打暈了,好嗎?”

  是這個事,原來她是怕我說出她被扒了衣服,露出奶子的事情。這倒也是一

個大姑娘的,被別人知道,以后在村里這麽做人,還有誰會要她當老婆?不過對

於李樹億除外。他巴不得現在就給他當老婆,天天能看到她的身子,做愛做的事

情。

  李樹億壞笑著說:“哦……原來是這個事情呀!我那天看到那幾個男的把壓

倒,有一個男的在撕你的衣服…”

  李樹億說到這里停頓了。孫菲菲忙問道:“那你看到什麽了?”

  李樹億見孫菲菲這麽著急,逗她也夠了,道:“我看到那個男的撕你衣服,

還沒有撕開就被我一棒打暈了,所以我什麽也沒有看到。”

  孫菲菲舒了口氣道:“算你識相,記住你剛才說的話,要是被我聽到什麽閑

話,你就死定了。”

  這些天相處下來,李樹億也更多的了解孫菲菲,她在村里的茶廠做會計,現

在沒有對象,自己還是有機會的,不過自己比她小兩歲始終是個問題。畢竟這里

是農村,這種女比男大的事比較忌諱的。

             第03章偷窺春光

  將近一個月的修養,李樹億也好的差不多了,要出院了,還真的懷念這里,

最好是天天都待著這里,這樣可以天天跟孫菲菲近距離的相處。

  回到闊別將近一個多月的家,看著自己家的兩間小樓房,仍是那麽的親切。

雖說李樹億家不富裕,生活也是勉強過得去,但是有兩間小樓房住算不錯了,這

都是靠父母承包村里的桃山掙的錢。而父母現在仍得在田里干活給李樹億掙老婆

本,李樹億想到父母這麽辛苦,而自己都已經高中畢業(由於家里不富裕,再加

上李樹億成績也不是很突出,所以他自己決定不給家里添加負擔了,畢業就不讀

了,直接找工作。在那樣的小山村里,高中學曆算是高了,找份工作是不難的。

快半年了,都沒有去找工作,覺得真是太不孝了。所以決定過幾天到鎮上去看看,

有什麽招工的,先找個工作再說。

  第二天,李樹億就把自己的想法跟父母說了,父親孫一天覺得兒子的想法是

好的,說:“阿億,你也高中畢業快半年了,是該找個工作了,但是你現在剛出

院,身子還不是很好,過幾天再說吧?”

  母親杜芳也附和道:“阿億,你爸說的對,過幾天再去鎮上找吧,哦,對了,

你王姐的娘家在鎮里開了個百貨店,要不你去問問她,店里是否招員工?”

  李樹億說:“嗯,待會我上王姐家去看看。”

  杜芳繼續道:“你王姐也說了,你出院回來要你上她家去。”

  王姐是我家的鄰居,住在我家不遠,也就三十米的距離。王姐叫王儀琳,今

年三十歲了,但是風韻尤存。不過不行的是她是個寡婦,有一個女兒6歲。嫁到

我們茶鄉村已經7年了,也可以說從小看著李樹億長大,而且兩家的來往也比較

的頻繁。不幸的是,在兩年前,王姐的丈夫在后山干活的時候,不幸被一塊石頭

絆倒,從山上滾了下來,后腦正好砸在石頭上,顱內大出血,送到醫院已經搶救

無效了。就這樣王姐這兩年來一個人帶著孩子挺不容易的,所以村里對她很是照

顧,李樹億家那是更不用說了。

  從家里出來直接上王姐家,她家跟李樹億家差不多也是兩間小樓房,現在只

剩下他們母女倆住,的確有點冷清。

  走進她家院子,見樓下的門半掩著,李樹億就直接走了進去。他一向都是自

己進去的,因爲在他的眼里真的把王姐當成自己的親姐姐一樣。看了一下里面沒

有人,里屋的門關著,當李樹億正想叫王姐的時候,他聽到從里屋傳來水聲。李

樹億馬上走到門前,把耳朵貼著門上聆聽,是的水聲是從里面傳來的,好像是有

人在里面洗澡。這讓李樹億一陣興奮,因爲這里除了王姐沒有人會在里面洗澡了。

  李樹億忙在門上找縫,看是否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終於讓他找到了一個在

門右上角的小洞,大概有縫麻袋的大頭針那麽大。李樹億迫不及待湊上去,想看

里面的風景。用眼通過小洞往里看,里面的場面真的讓李樹億血脈贲張,下面的

小兄弟馬上堅挺起來,頂起一頂帳篷,甚是“雄偉”只見王姐全身赤裸著,兩只

雪白的大奶子搖晃著,坐在一個很大的洗腳盆內,一只手抓著自己的奶子,而另

一只手撫摸著自己的下體,口中還不時的發生撩人心弦的呻吟聲。李樹億知道王

姐在做什麽,畢竟自己是高中畢業,也學過一些性知識,也看過那方面的書,而

且自己從小對這種東西很感興趣。王姐是在自慰,也難怪,丈夫已經死了兩年了,

而自己正值三十歲如狼似虎的年齡,肯定寂寞難耐,需要男人的慰藉,而在村里

又不好找男人,所以只能靠自慰來發泄心中的寂寞。

  看的李樹億直咽口水,不知覺中,李樹億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褲裆上,摩擦著

自己的小兄弟,一種舒麻的感覺湧上心頭。王姐她1米67的個子,在我們村算

是高了,皮膚白皙,長發垂肩,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胸部高聳,長著一對

鼓鼓的大乳房,一走道上下晃動。倆手一掐就能掐過來的小腰,最攙人的就是她

的大屁股,太性感了,只要不是陽萎的男人看見她,沒有一個不想跟她上床的。

而李樹億也不列外,真有股沖動,想沖進去,跟王姐發生關系。

  王姐現在正沈淫在自慰給帶來的快感中,完全沒有感受到外界發生的事情,

而正好有一個外表老實,內心淫蕩的小子正在觀看她表演中國的R片。只見王姐

用手摩擦著自己的下體,指尖的力量越來越強,她不時變換著各種方式,先這樣

撫弄一下,再那樣揉搓一下;先用一種節奏,然后再換成另一種節奏。終於,她

感到一股電流通過她的胸部、喉嚨和臉孔。女人全身肌肉都拉緊了起來,即將瀕

  這時,她只輕輕地在那潮濕又腫脹的下體上一碰,立刻就到了她想要的境界。

王姐靜靜地迎接高潮來臨,她的大腿和性器痙攣著,最初是急促又短暫的震顫,

然后,顫動的幅度逐漸變長。她終於感到全身放松,一切都過去了。

  高潮過后,王姐像是全身都麻痹了似地躺坐在洗腳盤里。過了好幾分鍾,她

才站起身來,重新系上浴袍的腰帶。

  李樹億見王姐洗好了,要出來了,忙把放在褲子里的手拿出來,但是就在這

一瞬間,里屋的門開了。王姐打開門就看到人,嚇了一跳“啊!”

  的一聲叫了起來。當看清是李樹億的時候,紅著臉說:“樹億,你怎麽在這

里?而且你還靠在門邊?”

  李樹億也很尴尬,腦子有點短路,支支唔唔不知道說什麽好。王姐看到李樹

億的一只手還放在他的褲子里,她很快就明白李樹億剛才在做什麽了,畢竟王姐

是過來人,這種事情比李樹億了解的多了。

             第04章寂寞寡婦

  王姐嗔怪道:“樹億,你怎麽還不把手拿出來?”李樹億聽到王姐說的,臉

又一下子紅起來,看來王姐已經知道自己剛才在做什麽了。這下丟人丟大了,以

后還怎麽見王姐呀?李樹億忙把手拿出來低著頭不該正視著王姐。王姐見李樹億

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不由得“撲哧”笑了起來:“還傻站在這里干什麽?進

來坐吧。”

  一把拉過李樹億的手臂,往里屋去。王姐把李樹億安排一張小床上坐下(這

里是她的女兒睡覺的地方)說:“你先坐會,我把洗澡水倒了。”

  李樹億點點頭沒有說話。

  現在王姐讓李樹億做什麽他都會做什麽的,心里有愧疚的人就是這樣。李樹

億雙手合十放在兩腿間,像個乖孩子一樣坐在小床上。王姐把洗澡水倒了,放好

洗腳盆來到李樹億的旁邊坐下說道:“樹億,王姐的身材好嗎?”

  李樹億點頭說:“嗯,王姐很好看。”

  王姐向李樹億靠了靠,兩個人緊挨著。這也是除了孫菲菲外,又一次和女人

靠得這麽近,而且這個女人身上還散發著淡淡地香味,穿著白色的浴袍,想到里

面僅僅穿著的是胸罩和內褲,李樹億的臉又不覺發紅發熱,精神恍惚。

  “樹億,在干嗎啊,還在想剛才的事啊?”

  王姐好像看穿他的心思。

  李樹億忙道:“沒有沒有。”

  “樹億,王姐腰有點酸,你可以幫我捏捏嗎?”

  李樹億還沒來到及回答,王姐說完突然把浴袍脫下。李樹億感覺大腦要暈厥

了,“這是真的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李樹億是第一次看到少婦只戴著胸罩,黑色的蕾絲胸罩之間的白白的乳溝,

窘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但是眼睛倒是直勾勾盯著那雖然開始有點下墜卻因此顯得

格外大的乳房。

  “樹億,沒看過女人的奶子啊,難道你剛才沒有偷看王姐的奶子嗎?”

  王姐吃吃地笑著,一下子把乳罩也脫了下了。

  李樹億看到白白的一團肉上面黑黑的乳暈,上面是熟透發紫的乳頭,王姐已

經像蛇一樣倒在李樹億的懷里,碩大的乳房緊緊貼住李樹億的胸膛,軟軟熱熱的,

更要命的是她那只柔軟的手已經迅速抓住李樹億早已硬翹翹的小兄弟,李樹億覺

得整個人都要癱軟下去……

  李樹億掙紮著推開她,“不,王姐我們這樣做不太好吧,要是有人進來怎麽

辦?”

  “小傻瓜,怕什麽,王姐這就去把門都關了,看誰還會知道我們在做什麽?”

  說完跳下床,把里外的門都關了,還拉上窗簾,這樣就不能看到里面發生什

麽了。

  李樹億此時的心情非常的興奮,他知道今天可能自己要告別處男之身了,而

且這也是他自己日夜期盼的好事情。

  王姐回到床上,她的舌頭已經在舔李樹億的臉,是那樣的饑渴,李樹億想她

這兩年以來一定很期盼有男人的慰藉,而李樹億就不幸成了她的獵物。

  李樹億的手在她的引導下,探向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軟,后來我才知道那

叫松弛,但是她的乳蒂很大很硬,李樹億狠狠地捏。

  王姐很喜歡似的在李樹億耳邊呻吟,哦哦地輕叫:“小壞蛋、小壞蛋……”

  她褪下李樹億的褲子,昂揚的小兄弟雖然不夠大不夠長也不黑,但是卻很硬,

王姐竟然一把含在口中吧嗒吧嗒地吮吸,口水順著小兄弟流了下來。

  李樹億哪里受得了,不一會李樹億的少年第一次釋放在王姐的嘴里,王姐居

然一滴不漏地吞下去。

  王姐也滿臉绯紅,但是她並沒有放過李樹億,而是把李樹億壓在身下,李樹

億連王姐的下體都沒看到,小兄弟已經被塞了進去。

  王姐一邊抓著自己的乳蒂,一邊上下聳動身體,因爲她的下面對19歲的小

夥子來說的確很松,所以盡管李樹億是釋放過一次,但是半硬的小兄弟還是輕易

在她的體內運動。

  李樹億幾乎感覺不到什麽摩擦,倒是王姐的大屁股啪啪地撞擊李樹億的下體,

讓李樹億感到刺激,十幾分鍾之后,小兄弟再一次在王姐的體內雄起。

  王姐更加起勁了,李樹億在下面由得她搗鼓,幾分鍾之后可能是王姐的體內

實在太熱,就像剛才在她的口中一樣,李樹億再一次釋放了,而這次,王姐也滿

足了。

  李樹億累得半死,王姐也滿足的躺在李樹億的身上喘著氣。因爲是小床,所

以一上一下躺著正好。有了這層關系,李樹億對王姐也放開了,身子挪了挪,讓

王姐也躺在床上,而頭靠在李樹億的胸膛上。李樹億一只手親親地撫摸著王姐的

奶子說:“王姐,這次你可賺了,我可還是個黃花大閨男呀。”

  王姐聽到這個“黃花大閨男”“撲哧”一下笑了起來說:“你個小壞蛋,得

了便宜,還在這里裝可憐,從你偷窺我洗澡就知道你小子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李樹億狠狠地捏了一下王姐的乳頭,只聽王姐:“哎呀!你想疼死我呀!”

  李樹億壞笑道:“誰叫你罵我不是什麽好東西,這是對你的懲罰,看你以后

還該說我的壞話。”

  王姐吃吃笑道:“你不是什麽好東西,難道你是個東西呀?”

  李樹億接上話:“我不是個東西。”

  但是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被繞進去了,而王姐在一邊笑的快

上氣不接下氣了。

  李樹億一把擡起王姐的屁股,作勢要打她的屁股說道:“反了你,敢這麽說

你的男人,看我不打你屁股。”

  李樹億在王姐那富有彈性的大屁股上輕輕地打了一下。王姐“哎喲”一聲道

:“好老公,饒命呀!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樹億聽王姐叫自己老公,心里別提多高興了。有了王姐以后需要女人發泄

時,就有對象了,這人生也變得多姿多彩了。李樹億說:“要我饒了你可以,以

后你要聽我的話,要不然把你屁股打的開花。”

             第05章遇到老師

  王姐突然想到了什麽,問道:“老公,你怎麽會來我這里?”

  經王姐這一提醒,李樹億才記起來這里的目的,回答道:“你不說我倒是忘

了,我媽告訴我,你娘家在鎮上開了個百貨店,要我來問問你,那里招人不?我

想要去工作。”

  王姐說:“哦,是這個呀,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可以幫你問一下。”

  李樹億在王姐的耳邊親聲道:“謝謝王姐。”

  王姐只覺得耳朵里癢癢的,全身麻麻,很是舒服。王姐說道:“好老公,你

以后一定要多來陪我,我知道你以后一定會找對象的,所以我只期盼你能有空的

時候陪陪我。”

  李樹億手臂一用力,緊緊地抱住王姐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說道:“王姐你

就是我老婆,放心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李樹億自從跟王姐發生關系后,就經常往她家跑,不過村里的人也不覺得什

麽,因爲他們兩家一向關系很好。而王姐經過李樹億的滋潤越發顯得年輕,皮膚

光滑,有水分。她再也不覺得生活的寂寞,枯燥了。

  李樹億想今天上鎮上去轉轉,看有沒有招工之類的,碰碰運氣,老是待在家

里也不是辦法。李樹億騎上家里的那輛鳳凰牌老式自行車往鎮上去,其實茶鄉村

離鎮上也不是很遠,騎自行車也就半個小時而已。

  李樹億推著自行車走在鎮上,鎮上有兩條呈十字狀交叉的小街。這兩條街雖

不寬,但也足以駛過一輛吉普車,加起來足有六百米長。零零落落地嵌著青石板

的路面,以及從兩邊的門頭上伸出來的油漆斑剝的小吊樓,都在向人們炫耀著自

己的長壽。這里也算是有點曆史的古鎮,老房子都保存的很完好。李樹億初中,

高中就是在鎮上讀的,對這里還是比較的了解。當他走到鎮郵政局門口時,看到

一張招人啓示。李樹億馬上推車過去看,原來是郵局要招幾個人,學曆要高中以

上的,男女不限。想想自己,李樹億覺得自己符合他的要求,不如去碰碰運氣。

於是,停放好自行車,走進郵局。

  李樹億來到櫃台前,向里面的營業小姐問道:“請問這里招人不?”

  櫃台內的營業小姐禮貌道:“是的,我們招人的,你是要應聘的?”

  李樹億點點頭道:“我是來應聘的。”

  營業小姐指了櫃台左邊的一個房間道:“你進這個房間,我們的所長在里面,

你跟他說就好了。”

  李樹億說:“謝謝你!”

  說完就往所長的房間而去。

  李樹億敲了一下門,過了一會兒從房間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請進。”

  李樹億推開門走了進去,看到里面的靠窗的位置上擺放著一張辦公桌,一個

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坐在那里低著頭在辦公。由於那人低著頭,李樹億看不清他

長什麽樣?找了一張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坐下說:“你好,所長,我是來應聘的。”

  那中年男人聽到李樹億的話,擡起了頭看李樹億,兩人同時說話了:“鄭老

師?李樹億?”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這一下子氣氛融洽起來。李樹億說道:“鄭老師,你不

是在教書嗎?怎麽到郵局來工作了?”

  原來這個李樹億口中的鄭老師是他初中時的數學老師叫鄭志陽。在初中時,

鄭老師對李樹億挺照顧的,而李樹億也因爲數學比較的好,跟鄭老師走的比較的

近,但是不知道爲什麽?不當老師到郵局來當所長了?這些疑問都是李樹億想知

道的。

  鄭志陽站了起來,給李樹億倒了杯茶笑著說道:“說來話長了。”

  於是給李樹億講起了他的事。原來當年他帶的一個班在一次外出春遊的時候,

有幾個男生在但是春遊的地方附近的河里遊泳,有一個學生遊到河中央的時候不

知道爲什麽突然腳抽筋,“撲通,撲通”幾下拍水聲,就不見蹤影了。后來被打

撈上來已經斷氣了。由於這件事,鄭志陽要負一定的責任,所以他辭職了。正巧

鄭志陽的嶽父在縣郵政局工作,見鄭志陽辭職,就幫他在郵局找了個工作。這些

年做下來也混到鎮郵政局的所長位置。

  鄭志陽敘述完后問道:“樹億,你怎麽沒有去考大學,來找工作了呀?”

  李樹億回答道:“家里條件不好,再加上學習成績也不是很突出,所以就沒

有去考大學,高中畢業就去找工作,給家里減輕點負擔,正巧今天在郵局的門口

看到招人,所以就進來應聘了。”

  鄭志陽說:“嗯,既然是自己選擇的,這樣也好,哦,對了,你是來這里應

聘的,這樣吧,你在初中的時候數學比較的好,給你安排內部處理工作吧,主要

負責郵件的分揀封發、信息錄入、轉運處理等內部處理工作。你跟著我們所里的

陸師傅學習一下,他會告訴你關於工作內容的具體事宜。”

  李樹億馬上站了起來說道:“謝謝,鄭老師你給我這次機會,我會好好工作

的。”

  鄭志陽點點頭道:“嗯,我這里有張員工的資源表格你填一下。”

  從辦公桌的右邊一沓紙中拿過一張給李樹億。

  李樹億接過表格一看,大概是自己的一些基本資源,像什麽姓名,住址,學

曆等。李樹億都一一填好。把表格給鄭志陽后,鄭志陽帶著李樹億來到大廳櫃台

的后面,他拍拍手說道:“大家注意一下,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新同事,李樹億,

以后他就跟著老陸一起負責郵件的分揀封發、信息錄入、轉運處理等內部處理工

作。”

  李樹億跟大家打招呼道:“大家好,以后請多多關照。”

  鄭志陽向一旁的一個穿灰色夾克衫的中年人說道:“老陸,你待會帶樹億去

熟悉一下。”

  李樹億后來知道這個鄭老師口中的老陸叫陸學鋒,在這里工作已經十多年了。

  陸學鋒答應道:“好的,老鄭你放心把他交給我吧。”

  說完陸學鋒就帶著我去熟悉工作的具體內容。

  陸學鋒帶著李樹億來到放信件的地方,指著這些信件說道:“看到這些信件

了嗎?我們首先要把這些信件給分揀。而目前大部分地方都是人工來分揀,因此,

平挂函件分揀入格時要保持順頭順面,即出口函件按經轉關系分揀;進口函件按

支局、所和縣(市)局投遞段道分揀;保價信函和特快專遞郵件需要專台(或專

門格口)分揀。”

  李樹億聽的有點愣,似懂非懂的樣子。陸學鋒見他這個樣子,也知道不能一

下子就都懂了,所以說道:“小李呀,可能這樣講你聽不大懂,我待會給你具體

操作一下,你就會明白了,我先大致的給你講一下這過程。”

  李樹億慚愧道:“陸師傅,那就麻煩你了。”

  陸學鋒笑著說道:“我也是這樣過來的,不麻煩,那我們繼續,這個郵件分

揀封發的步驟大致爲:函件分揀,平信捆把,包裹堆放,郵袋選用,郵件裝袋,

紮袋要求,袋牌拴挂,封袋事項,郵袋開拆,郵件管理,我待會給你張《郵件分

揀封發應注意的問題》的紙,你自己先看一下。”

             第06章寡婦有難

  李樹億跟著陸師傅學了一下午,也大致了解了自己的工作內容。鄭志陽讓他

明天開始正式上班,早上上班時間是7點半,因爲郵局營業時間爲早上08:0

0- 12:00,下午爲13:00- 17:30。

  晚上回到家里,馬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自己的父母。母親杜芳說道:“阿

億,真的嗎?你真的在郵局找到工作了?那里可是個好單位呀!”

  父親李一天也有點不行附和著。李樹億把如何遇到初中鄭老師的事情跟父母

說了一下。

  聽了李樹億的敘述,二老才放心下來,杜芳說道:“阿億,鄭老師可以算是

你的恩人呀,以后記得報答人家。”

  李樹億回答道:“媽,你放心好了,鄭老師在我初中時就對我很照顧,現在

還是這麽照顧我,我一定不會忘了他的恩情。”

  杜芳說道:“你明天要正式上班了,穿的體面點,不要讓人笑話了,哦,對

了,你不是托你王姐找工作的事,現在你已經找到了,待會去跟她說一下,讓她

不要忙活了,謝謝人家!”

  李樹億心里想:“這個你不說我也會去的,待會正好可以去溫存一下。”

  不由得淫笑起來。

  從自己家出來李樹億直奔王姐家,就在李樹億快到王姐家門口時,忽然看到

兩個鬼鬼祟祟的男孩,他們大約15,6歲,臉上剛長著胡須出來,看起來很是

稚嫩。兩男孩來到了王姐家的門口的時候,忽然拿起磚頭砸了過去。

  “誰啊?做什麽的?”

  屋內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但是兩男孩卻嘿嘿笑著,繼續撿起磚頭砸過去。

李樹億對這種行爲深惡痛絕,上去不由分說,抓住一人的領子將他提起來就是兩

拳過去。他此時很是氣憤,感覺拳頭就像是鐵拳,猛力下去就是磚頭也能砸碎,

但是卻念到對方是惡作劇,力道下的也不大。

  可即便如此,那男孩挨了打也嚇得哭爹叫娘,嘴角也腫了,“媽的,你們是

誰家的孩子?”

  李樹億雖然年齡比他們大不了多少,卻是一副大人的口氣。

  “我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們吧。”

  這種事情發生了,兩男孩哪敢說家人是誰啊,於是哭著求饒發誓說不敢了,

李樹億看他們神色不像是亂說話,也就打算放過他們。就在他怒聲訓斥的時候,

門打開來,王姐從里面走了出來,李樹億轉過臉來,一下便看到嚇得有些哆嗦的

她。李樹億晃了晃肩膀,以一種充滿了強悍的語氣罵道:“你們兩個小崽子,再

看到你們過來,我非得揍扁你們。”

  兩少年連忙求饒,“不來了,不來了,再也不敢了。”

  李樹億又狠狠的在他們屁股上踢了一下,在他的喝罵聲中,兩少年灰溜溜的

跑開了。

  在李樹億發威的過程中,王姐一直盯著他看,美眸里泫然若泣,盈盈的就像

是要滴出水來。李樹億看兩少年跑遠了,轉過臉來微微笑了一下跟著王姐進了她

的家。

  在王姐家里,王姐委屈地哭著,投入李樹億的懷抱。李樹億拍拍她的肩說道

:“不怕不怕,有我在,他們欺負不了你的。”

  王姐還是哭泣著,李樹億想到了一個笑話,於是對她說道:“乖!不哭了,

我給你講個笑話吧!”

  王姐點點頭。

  兩人在床上坐了下來,李樹億沈思了一會兒,說道:“以前在山里有一個小

和尚,在那里當了一段時間的和尚,一次回到家,跟一個從小玩大的女孩講在那

里的事情。”

  小和尚對女孩說道:“我出去的這段時間,在省城的一座山上當過和尚。”

  女孩疑惑道:“當和尚?”

  女孩很有興趣的問了一句,“那你怎麽沒有剃光頭呢?電視里的和尚都是光

頭的。”

  小和尚回答道:“我那師傅是酒肉和尚,不禁葷,不禁女人,說什麽酒肉穿

腸過,佛祖心中留。嘿,他憋不住了就下山找女人,他的姘頭是個小寡婦,兩人

可逗了,經常拿我開刷。”

  李樹億看了看王姐,見她看著自己講笑話,於是接著講,小和尚說道:“有

一年師父閉關半年,出來的時候我師娘就跑到廟里找他,我偷偷聽他們說話。”

  “師娘說我懷孕了,該怎麽辦吧?”

  說到這里,小和尚又看了一下女孩的神色繼續道:“我師傅一聽立即怒了,

大叫著說我30年前就結紮了,你怎麽能懷孕,說,是不是找了別的男人。”

  李樹億對王姐說道“姐,你猜小和尚的師娘是怎麽說的?”

  李樹億故意頓住,笑著問努力憋住笑容的王姐,她聞言樂了,說道:“我咋

知道她怎麽說的?”

  “小和尚的師娘說,你這老不死的禿驢閉關半年,人家忍不住了就拿胡蘿卜,

難道這年頭連胡蘿卜也靠不住了嗎?”

  說到這里,李樹億哈哈大笑,王姐更是樂得連眼淚也流了出來,不過仔細想

想,她忽然覺得林李樹億在拿她開刷,於是便裝作生氣的樣子瞪了他一眼,李樹

億一把推倒王姐淫笑說:“姐,你這兩年是不是也是這樣子呀?”

  王姐嗔道:“討厭!你個臭小子越來越不正經了。”

  李樹億笑著道:“我本來就是不正經呀,難道你以前沒有發現嗎?”

  王姐回答道:“我早看出你小子,不正經了,以前每次見到我都是盯著人家

的奶子看。”

  李樹億說:“那就讓我再看看你的奶子吧。”

  說完一把撩起王姐的上衣,粉紅色蕾絲胸罩盡收眼底,還有之間的白白的乳

溝。李樹億低下頭湊到白白的乳溝,有舌頭舔那里。王姐感受到胸前傳來的舒麻

感,不知覺的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李樹億一把撤掉王姐胸前的蕾絲胸罩,左手揉捏著一只奶子,而用嘴吸吮著

另一只奶子。像個嬰兒在吃媽媽的奶水一樣。吸吮了會王姐的奶子,擡起頭來深

情地看著王姐,她那滿臉紅暈的樣子讓李樹億覺得王姐此時很可愛。王姐睜開眼

看著李樹億說:“你看著我干嗎?”

  李樹億回答道:“姐,你真美!”

  說完低下頭去親吻王姐的嘴唇。

  李樹億用力吸著她的嘴唇,感受著冰涼而又芳香的氣息。她也激烈的回吻著,

舌頭伸到李樹億的嘴里,挑撥著他的舌頭。

  李樹億極爲興奮的用舌頭回應著她的挑撥,把舌頭再伸到她嘴里,吸食著她

芳香的津液,舔弄她甜蜜的香舌。

  兩只手在她背上屁股上來回用力撫摸著,她也伸出手來抱住李樹億的后背,

讓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似乎要將他的身體給融化了。

  李樹億用手抱住她的脖子,微微用力便將她的上半身擡起來。王姐知道他的

想法,嘴仍然和李樹億熱吻著,卻扭動著身子將上衣給脫掉。

  接下來,兩人一邊熱吻,一邊互相配合著將彼此的衣服脫掉。等到兩人都赤

條條的時候,她用雙手捧著李樹億的臉,盯著他的眼睛,用一種讓李樹億快要心

碎的聲音說:“你是我第一個心甘情願的男人!”

  以前王姐都沒有跟李樹億說過這樣的話,可能今天感覺這個比自己小的小男

人給自己安全感。

  李樹億重重的點頭:“姐,我永遠都會記得你這句話,我會一輩子對你好。”

  這一瞬間,王姐的眼里流出淚來,那是激動地淚水,李樹億低頭舔掉她臉上

的淚水,兩人再一次的糾纏起來。

  粗喘聲漸漸充斥著小屋子,床頭柔和的燈光將兩人籠罩著,躁動的火花在流

淌,李樹億幸福的在她的身軀上流連,也忘了自己沒有打招呼就跑了出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樹億再也忍不住躁動的火花,便分開她的玉腿,進入了

她的身體。在觸碰到那柔軟的內壁時,王姐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李樹億運動了一會,王姐的聲音越來越大,豐臀也逐漸向上迎合著他。李樹

億感覺到她那少女還要緊密的地方,慢慢的收縮起來,象有個小嘴在吸著一般,

讓他越發興奮。

  李樹億的小腹和她迎合的豐臀相撞,發出啪啪的聲音,在這個寂靜的旁晚,

抒發著濃濃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