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今年28歲~婚外迷情


我叫小敏今年28歲,在北京一家公司任職,就是所謂的高級白領。我結婚
已經五年了,有一個兩歲的可愛女兒,丈夫長期在外出差,女兒就寄養在父母家
,我就落個清閒自在。自然也保養得很好。我1米67的身高,體重52公斤,
c罩的胸圍,修長的雙腿,身上沒有一絲贅肉。我對自己的身材容貌還是自信十
足的。我已是28歲的少婦,但同事們都說我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至少年輕五歲。

今年八月,我因公到杭州分公司出差,接待我的是杭州分公司技術部經理葉
邵文。葉邵文長得高大英俊,大約30來歲,但感覺話語很少,臉上很少見到笑
容,讓人感覺到他是一個嚴肅而很難打交道的人。我們兩人雖然天天在一起工作
,但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也就再沒有什麼交往,平時也很少打招呼。但一個
偶爾的機會卻把我們聯繫到了一起。

八月底,我辦完了杭州的事情,準備回京交差,正好葉邵文也接總部通知回
北京開會,於是我們一同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車,結伴而行。

公司給我們訂的是下午3點的票,是同一節車廂的兩個下鋪。由於公司的車
要到火車站附近辦事,中午12點就把我們提前送到了火車站。我們還沒吃中飯
,他帶著我走進了一家餐廳。我們點了幾個小菜,就在我準備掏錢的時候,他已
經把單買了。我們兩人默默無語地在等待服務生上菜的時候,我感覺到他的眼睛
總是有意無意的在我身上掃過,從上到下,看得我臉上發燙,怪不好意思,但我
心裡明白:像我這樣的美貌少婦,男人要是不看才是怪事。

「聽說你已經有了一個兩歲的女兒?真看不出來啊!」他總算開口了,打破
了我們之間的沈默。

「是啊,女兒兩歲了,一直由外公外婆帶著,總覺得有點對不起她,不能天
天陪她。」我略帶靦腆的回答。

「杭州有好多土特產,你應該去買點帶回去啊」他向我推薦。

我說:「不買了,小孩在爸媽家,買了沒人吃也浪費,老公除了喝茶也沒什
麼愛好」。

對他的話,我總在作被動的回答,顯得很尷尬。飯總算上來了,我們兩人悶
頭吃飯,很快就把飯吃完了。我們坐了一回,看看時間還早,他叫我照顧好行李
,自己出去買點路上吃的東西。

去了不一會兒功夫,他就回來了,手中拎了一大包路上吃的食品,還有兩盒
包裝精美的龍井茶。他把手中的龍井茶遞給我:「這時杭州特產的西湖龍井,是
挺不錯的茶葉,難得來杭州一趟,帶去給你愛人品品。」

我感覺到很意外,我們素昧平生,怎麼送東西給我丈夫呢?不過既然已經買
了,也不好意思拒絕啊。我們帶上行李,進人了候車室。在候車室裡,我們兩人
之間的距離似乎拉近了,候車室就剩下兩個連在一起的座位,我們也就只好擠在
一起坐下。由於候車室座位上人很多,我明顯地感覺到他在往我身上靠,並能夠
感覺到他逐漸急促的呼吸聲。

儘管這樣,我也沒有辦法迴避,也許他不是故意的吧。正好是正午時分,習
慣了午睡的我有點睏意,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等我一覺醒來,我發現自己竟然
靠在他的肩膀上睡著了,而他為了讓我能睡得舒服些,居然一動不動的保持著原
來的固定姿勢,好讓我靠著睡覺得舒坦點。這時候我心裡有了點點的感動,覺得
他其實並不像外表那樣冷酷,還真有點男人的味道。

火車終於進站了,他主動地把大包小包的行李全部拿著上火車,而我就好像
一個公主一樣在後面跟著走,我不禁對這個男人突生了許多好感。也開始仔細的
打量起這個男人。他長得其實挺帥,180公分的身高,身板也挺結實,一張國
字臉菱角分明,濃眉下的那雙眼睛也挺有神,看上去很有精神。他走路虎虎生風
,根據平常工作和生活中的觀察,應該是個很有主見和很有責任的男人。如果不
是整天板著一張臉,其實對女人挺有殺傷力的。

坐這列火車火車的人特別多,在通往火車的通道上人們摩肩接踵,特別擁擠
,葉邵文怕我跟不上走散了,不時用手拉我一把,每次我們的手互相接觸,竟然
好像有種觸電的感覺,心裡竟然有一絲絲的暖意。我們好不容易登上了火車。葉
邵文很熟練的把行李擱到行李架上,看得出他是一個經常出差的人。然後我們分
別坐到各自的下鋪床上,我們面對面坐著,不時眼光交織到一起。

「今天真的謝謝你了!」我充滿感感激的說。

「應該的,我們一起出行,照顧你是我的本分,誰叫我是男人呢。」葉邵文
誠懇的回答,沒有任何做作的成分。

隨著火車轟轟隆隆的轟鳴聲,夜幕漸漸降臨。邵文把下午買的食品罷放到了
窗檯邊的小桌子上,還拿出了幾聽啤酒招呼我「來,吃點東西,將就一下就當晚
餐了吧。」

我起身坐到窗檯邊。這樣我們隔著張小桌子面對面的坐著。

邵文把啤酒打開遞了一罐給我,自己也拿了一罐,說:「非常榮幸這個美妙
的夜晚能和你在火車上一起共度」。

我拿起啤酒和邵文碰了一下說:「謝謝。」然後喝了一大口。

我對喝酒有點遺傳基因,並且幾年的職場打拚也練出了點酒量。一罐酒下去
後,藉著酒意,我們兩人的距離彷彿也拉近了。邵文告訴我他的很多經歷,從上
學到工作,邵文原本是政府機關的公務員,但因為不善於處理官場的一些關係,
遭人排擠,最後只好選擇下海打拚。好在大學幾年沒有荒廢,到本公司後憑自己
的專業知識,和努力在分公司擔任了技術部的經理。

邵文還告訴我很多有趣的事情,尤其是談到公司的許多經營和管理上的理念
,更是讓我對邵文刮目相看,想不到邵文那張冷冰冰的臉孔下,還是這麼有思想
和情趣。慢慢地我們兩人無話不談。邵文問起我老公的情況。

我告訴邵文:自己的老公常年沒幾天在家,總是忙著生意上的事,很少關心
老婆的感受的。一說到這些,我心裡忍不住難過,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邵文勸說我:「男人年輕的時候總是想著事業,很少體會女人的感受,只有
有了一定的經歷,才能體會到家的重要,才能真正感覺到女人需要男人做些什麼
,女人要給男人時間。」

聽了這些話,我就像遇到了知音,把自己藏在心底的話統統到了出來,向他
傾訴。直到午夜,才戀戀不捨地躺倒床上。我合著眼睛,卻久久無法入睡,回想
起和邵文聊天的過程,我從來沒向哪個男人如此傾訴過,我問自己,是不是愛上
眼前的這個男人?

會議安排在三環的一家賓館,開了整整一天,在會上邵文代表杭州分公司對
工作做了總結匯報,在發言的時候,邵文完全不用稿子,把工作匯報的頭頭是道。

邵文發言一結束,場下掌聲一片,我還真沒想到邵文還有這能耐。心裡對他
越發佩服。會後,公司安排了會餐,邵文被安排在領導的一桌,而我和總部的其
他員工坐在一起。我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向邵文那邊瞧,而我發現邵文的目光也在
到處尋找我的身影。

公司的領導開始逐桌敬酒了,邵文直接向我的這桌走來,我心裡一陣喜悅,
心頭小鹿「砰砰」亂撞,邵文來到我這桌,舉起酒杯,很有紳士風度的說「各位
同事,兄弟姐妹們,敬你們一杯,祝你們越來越漂亮」

我知道這最後的一句話是說給我聽的,邵文說完後和在座的各位逐一碰杯,
才最後和我碰杯,趁著大家喝酒沒注意,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你好漂
亮啊」。

我臉上一陣發燙,但心裡卻洋溢著被欣賞的滿足。我怕大家起疑心,只是把
酒杯的酒一飲而盡,並且迅速的給了溫柔的一瞥。

由於我是負責會務的,所以晚上也在賓館睡了。我洗完澡,打開了電視,靜
靜地躺在了床上。但是我腦子裡老是浮現出邵文的身影。心裡總想著邵文他喝醉
了嗎,他在幹什麼呢?我好想邵文過來陪我聊天,但出於女性的扲持,我始終沒
有勇氣撥打出邵文的號碼。

正在轉轉反側,難以入眠之際,床頭的電話鈴聲響起,我接起電話,那頭傳
來邵文充滿磁性的聲音:「小敏,還沒睡嗎?」

「嗯,睡不著。你呢?」

「剛才領導找我談了點事,剛回來,沖了個澡。我現在也還不想睡,要不我
過來陪你聊聊天?」

我心裡一陣顫動,我勉強壓抑著激動的心情「那好吧,我等你。」

大約十幾分鐘後,門鈴響了,我打開門,邵文居然穿了一身筆挺的西裝出現
在我的眼前,和我的一身睡衣顯得格格不入。我們兩都忍俊不住,笑出聲來。

我和著睡衣躺在床上,邵文就坐在床沿上,我們聊公司的會議,聊杭州到北
京的一路同行,也聊到了家庭情感。突然邵文說了一句「小敏,你真漂亮!」那
雙冒火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我感到臉上發燙,扭頭避開他炙熱的目光。

邵文俯下身來,嘴唇印到我發燙的臉頰上。我用力的想把他推開,但他卻不
依不饒,漸漸地我和他摟抱到了一起,用雙唇迎上他的嘴,我感覺到邵文雙手摟
得我好緊,幾乎喘不過起來,這時邵文的舌頭在往我嘴裡探索,我還想控制住自
己的感情,保持一下女人的矜持,但沒堅持一會就被邵文攻克了。

邵文的舌頭和我的舌頭互相糾纏在了一起。我向來對接吻很敏感,我拚命的
把邵文的舌頭往嘴裡吸,不一會,我全身顫抖,像觸電一般,很快兩人都氣喘籲
籲了。

邵文的手開始伸向我的胸部,我想坐起來,卻渾身綿軟無力。我們的舌頭在
互相攪合著,他的手伸進我的睡衣裡,當他的手觸摸到我的乳尖,我就像觸電一
般,全身一陣顫抖。邵文就像一位吉他樂手,手指時而在我的乳尖上撥弄,時而
用手掌摀住我整個乳房,把我的胸器當做了吉他的琴絃,盡情撫弄,而且手的力
度,快慢,節奏都恰到好處。是那樣的使我陶醉。

說實話,我婚前也談過兩次戀愛,加上我老公,已經被三個男人觸摸過,但
從沒有像今天這樣令我陶醉,使我覺得刺激,興奮,舒服和享受。在慾望的刺激
下,我興奮得流出了眼淚,覺得不枉做了一回女人。

在迷茫中,我的腦海裡閃過了女兒和丈夫的身影,我突然清醒過來,我們都
是有家庭的人,千萬不能因為慾望而毀了家庭。我推開邵文:「不早了,我有點
困了,該睡了。」

邵文正沈醉其中,突然被我推開,楞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我把邵文想房外推
去,給了邵文一個嫵媚的微笑,道聲晚安,趕緊關上房門。我靠在房門後,良久
,才聽到邵文離開的腳步。我失落地躺倒床上,回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覺得好
開心,也好幸福,還有點酸楚。

我躺在床上,轉輾反側,久久不能入睡,滿腦子全是邵文,而一想到邵文就
會臉發燙,身發熱,似乎邵文的唇還印在我的嘴上,似乎邵文的手還在我的身上
遊離,我的身體又有了反應,我的手摸向自己的胸脯,我的乳頭已經挺立,我的
手摸到自己的下體,私處已經氾濫,我忍受不了慾望的煎熬,幾次提起電話,卻
又放下。終於,我提起勇氣,來到邵文房前,按響了邵文的門鈴。

邵文也沒睡,很快打開門,看到我一臉潮紅,穿著一身粉紅絲質睡衣,胸前
乳峰高聳挺拔,乳頭清晰的凸現,臀部的凹凸有致,襯托得十分明顯,一頭長發
披在身後,不禁看得呆了。

「我睡不著,過來看看你,可以進去嗎?」我首先打破沈默。

邵文終於回過神來,連聲說:「請進,請進。」

我進到房裡,一關上門,就撲進邵文的懷裡,邵文似乎想說什麼,但口舌已
被我的雙唇封住。邵文的熱情很快點燃,舌頭伸進我的口中和我的舌頭攪到一起
,一手摟住我的腰,一手探入我的睡衣裡,摀住我的乳房揉捏著,並不是撥弄我
的乳頭,我享受著邵文的愛撫,情到深處,不禁呻吟出聲。

慢慢的在我腰際的那隻手開始向下滑去,摸到了我的翹臀上,在我的臀部摩
挲,我裡面並沒穿內褲,邵文的手掌隔著絲質的睡裙撫摸,一陣酥癢的感覺自臀
部向全身傳開,我不禁打了一個激靈。

邵文把我推到床上,撩起我的睡裙,我的一雙豐盈挺拔的雙乳和平坦的小腹
,烏黑油亮的芳草地都暴露在邵文眼前,邵文的雙眼在我身上遊離片刻,俯首到
我的胸前,用嘴蓋在了我的一隻乳房上,含住我的乳頭,用舌頭輕輕撥弄,邵文
的一隻手摀住我的另一隻乳房用力揉捏,並不時用手指撚起我的乳頭,我閉上眼
睛,盡情的享受著,情到深處,忍不住發出「嗯嗯」的呻吟。

他的手在我乳房上摩挲著,唇舌慢慢向下探索,從我高高的乳峰慢慢移到平
坦的平原,在我的肚臍上稍作停留,舌尖在我肚臍的凹陷處舔弄良久,搞得我全
身舒癢,在慢慢向下,用下巴在我飽滿的陰阜上摩挲,調皮地用嘴銜起我的一簇
烏黑油亮的陰毛,不停擺弄。

我難受得身體開始扭動起來。終於,他溫暖的舌尖添向我茂密芳草所覆蓋的
那道裂縫,我不由自主地把兩條腿微微張開,但那條調皮的舌頭並沒有攻向我期
待的地方,而是轉到我的大腿根上舔著,吻著搞得我心癢難耐。

我的身體扭動著,嘴裡不停地呻吟著,我把腿架到了邵文的肩上,用手把邵
文的頭用力的向自己的胯下按去。終於,邵文的舌頭掃過了我的山澗,自下而上
,一掃而過。我的身體一個激靈,復又跌回那種空落落的深淵。

我的心裡不停地呼喊,「邵文,我要,快舔我的陰唇,舔我的陰蒂,我要你
的舌頭進入我的陰道!」

但邵文根本不予理會,舌頭又轉向我的另一條大腿,舌頭在我大腿內側舔弄
著,手在我的腿上撫摸著,我真是恨死他了。終於他的舌頭又自我的膝蓋內側向
上移動了,經過大腿,舔過我的股溝,把我一邊肥厚的大陰唇含到口裡。我的幽
谷早已洶湧澎湃,我的愛液弄濕了邵文的整張臉,而邵文全然不顧,忘我的在我
私處舔弄著。

邵文從我一邊的大陰唇轉到另一邊的大陰唇,然後再把舌頭伸進山澗的裂縫
,左右撥弄,把我兩片暗紅的如蝴蝶翅膀般的花瓣左右分開,那舌頭就如靈蛇吐
信般在我的洞口突進突出,這時我的愛液就如同決堤的洪水,洶湧而出,而邵文
為了不使我的快感停止,卻如數吞入口中,令我好生感激。

邵文的舌頭又向上遊走,來到我連片花瓣交合處的小蕾上,他的舌頭輕輕地
左右撥弄,那強烈的快感如電流般的從我的花心向我全身蔓延,情不自禁的我的
呻吟聲漸漸高亢,突然,邵文把我的花心小蕾整個含進口中,忽而用牙齒輕咬,
忽而用力吸進,那迷幻般的強烈快感陣陣傳來,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上拱起,
我的意識開始迷糊,我的靈魂從我的身體中跑出,慢慢飄到了空中,穿過云層,
進入那迷幻的世界…….

良久我才慢慢清醒過來。這時邵文的頭還埋在我的胯間,我坐起身來,一把
抱住邵文,用我的滾燙的雙唇封住了邵文的雙唇,把我的舌頭伸進邵文的口中,
緊緊地攪合到一起。

等我的情緒稍稍恢復,邵文在我的耳邊輕聲地問:「小敏,舒服嗎?」我沒
有回答,只是用力的點點頭。

我把邵文的睡衣解開,把頭靠在他寬闊的胸前,用手在他胸脯上撫摸著,把
他小小的乳頭輕輕撚著,我聽到邵文享受的長長呼出一口氣。

我把邵文的睡褲稍稍扒下,一根粗大的青筋暴綻的男根「啪」地彈出,在我
面前晃悠著,並輕輕地跳動,包皮已向上翻起,那巨大的龜頭就如一朵紫色的蘑
菇,油光發亮,中間的小裂口有少許粘液滲出,結成了一顆小水珠。

我忘情地伸手握住眼前的巨棒,來回套弄,隨著我手上的動作,邵文微閉上
眼,忘情地享受著,鼻孔中輕輕地發出了舒服的「哼……」馬眼上滲出的粘液隨
著我的套弄,變成了白色的泡沫。

我伸出舌頭在邵文的馬眼上輕輕一舔,邵文身體舒服的抖了一下,我隨即把
他的龜頭整個含進口中。的確是個大傢夥,只是一個龜頭已經差不多把我的整個
口腔填滿了。

我一邊用手抓著大棒來回套弄著,一邊用我的舌頭在他那個大龜頭四周打轉
,未過多久,我感覺他的陰莖開始急劇跳動,高潮即將來臨,我連忙把陰莖吐出
,但是遲了,那精液就如出膛的砲彈激射而出,一半射入我嘴裡,一半射在我的
臉上,把我的眼都眯了。

那鹹鹹的略帶腥味的精液在我的口中,我想把它吐出,但邵文把那根剛射完
精液仍然堅硬如鐵,尚在一下一下微微跳動的陰莖塞進我的口中,無奈我只能把
口中的東西嚥下。良久,我口中的那物件才慢慢變軟。

我的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吐出他的陰莖,把他射在我臉上的他的精華颳
倒嘴裡,突然吻住他的嘴,把嘴裡的精液吐到他的口中,並把他的嘴死死封住,
他無奈只得把自己的體液吞進肚裡。我調皮的把他推開,嬉笑著跑進浴室,清理
身上臉上的愛的痕跡。

蓮蓬頭射出的水流「嘩嘩的」沖刷在我的頭上,臉上,身上,我的慾火剛剛
有點平熄,邵文又闖進了浴室,從身後一把把我抱住。他的雙手摀住我豐盈堅挺
的乳房,輕輕地揉捏,臉貼在我的臉上,在我耳邊輕語:「小敏,你好美,自從
看到你,你就走進了我的心裡…….
我要讓你快樂!」

我聽了,好生感動,也有一絲迷茫。他的雙手在我胸前不停搓揉著,還不時
把我的乳頭輕輕撚起,他的陰莖貼在我臀部,輕輕地磨蹭。我的情慾又被點燃,
且慢慢高漲,嘴裡不由自主的發出愉悅的呻吟,我感覺到我身後的那個物件也在
慢慢變硬,我踮起腳,讓那個昂首的巨棒伸入我的胯下,在我的胯間貼著我的陰
門來來去去,把我搞得嬌喘連連,胯下水如泉湧。

我把身體向前俯下,雙手扶住梳妝台,把臀部挺起,等待那可愛的小弟進入
,邵文提著陰莖在我的穴口上下磨蹭,並不急著挺進,搞得我心癢難忍。「邵文…

「快進來……我要……哦……我難受…………「但是邵文那個巨大的陽物進
入我的小穴卻並非易事,費了九虎二牛之力,才把那巨大的龜頭擠進,而我的小
穴已經猶如要脹裂一般。

「邵文……哦……不行了…….
下面要裂開……痛………啊………」

邵文雙手扶著我的兩臀,突然他臀部向前一挺,「撲哧」一聲,那條巨根整
條進入我的體內。

我「啊」了一聲,疼的眼淚止不住掉了下來,先前的慾望和快感在那一瞬間
全沒了,剩下的只有下體的脹痛。

邵文體貼的問:「還好嗎?」

我點點頭,但我想到邵文的好,又搖搖頭,心裡想著,只要他快樂我就快樂
,豁出去了。邵文稍作停頓,俯身抱住我用一手摸我乳房,另一手繞到我陰部,
手指按在在我的陰蒂上,輕輕揉著。慢慢的,我的痛感漸漸消失,慾火重又燃起
。邵文的陰莖開始緩緩抽動,那種快感又隨著他的抽插一陣一陣的向我襲來,他
的抽插慢慢加快,把我漸漸推向高潮。

我的呻吟也隨著他由慢而快的抽插漸漸高亢。我的腿軟了,他用力的把我的
臀扶住,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他緊接著一陣暴風驟雨般的衝刺,「啊」的一聲低
吼,一股又一股的熱流衝向我的子宮,我在那強烈快感的刺激下,竟然暈厥過去。

這是我和以前三個男人(包刮我老公)的性事中從沒有過的。等我悠悠醒轉
,邵文從身後抱著我,陰莖還停留在我的體內,下體還在發脹,全身還是那樣的
綿軟無力…………

第二天,邵文乘飛機返回杭州,我開車送他到機場,一路上我們都戀戀不捨
,到機場後我們停車在路邊,瘋狂的激吻,激情的撫摸,難捨難分。登機時間就
要到了,我們依依不捨的分開,我目送邵文進入機場,才獨自離開。

邵文走後,連續好幾天,我還在回味我和邵文之間的溫存,激情過後我也開
始思考我和邵文之間的關係。邵文喚起了我對性生活的久違的激情,我是該和邵
文談婚論嫁,組織新的家庭,還是維持這種婚外的戀情?雖然和老公在性事上不
如和邵文刺激,但我們的感情其實很好,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我該怎麼辦?邵
文心裡有我嗎?他願意和我結合嗎?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糾結著。

半個月後,丈夫從廣州回來,近一個月的離別,難免一番溫存。事後,丈夫
獨自起身,一個人站到陽台,默默的點燃一根香煙(平時丈夫很少抽煙,只在碰
到難題或心情煩悶時抽煙)。

我從身後抱住丈夫,輕聲問:「怎麼啦?心裡有事?」

丈夫並不言語,只是更猛的抽了幾口煙。

「有什麼事不能和我說嗎?」我步步緊逼。

丈夫沈默片刻,說:「小敏,你還愛我嗎?」

「你這不是廢話!」我有點惱怒。

「你是不是有了別的男人?

我一下蒙了,腦子裡變得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