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認識的某私立大學女學生


我在CHAT認識了她,自稱是士林某私立大學學生,後來見了面,長的還

算漂亮,就是皮膚黑黑的,長頭髮。看她年齡應該不像是大學學生,一問之下,

她才拿學生證給我看,真的是該校學生噯,只不過她今年畢業了。談好過一夜一萬二。

進到了房間裡,她衣服一脫,我才發現她是全身的皮膚都黑,而且沒什麼胸

部,不過臀部和腿的曲線蠻不錯的,總算有點不虛此行。她要我一齊洗澡,我們

就赤裸裸抱著進了浴室,在蓮蓬頭下,她幫我抹上肥皂、沖洗乾淨,然後直接蹲

在我面前把我含了進去,她嘴巴蠻小的,幹起來很有感覺,最驚人的是她吹了半

天,居然舔起我的屁眼來,那種感覺讓我硬得快爆炸了。

來不及擦乾,我就把她丟到床上,她很自然的張開大腿,毛很多,但陰唇很

黑,感覺像是經驗很豐富的樣子。她自己吐了口口水,抹了抹下面,就要我插進

去,結果我發現她那裡好松好松,幹起來幾乎沒什麼感覺,她還要我換姿勢,說

什麼喜歡「觀音坐蓮」,等她坐到上面,讓她主動時,我覺得自己「如陷五里霧

中」,肉棒都快軟掉了。

有點不爽告訴她,她就問我那想不想她用嘴幫我吹到出來?我一聽更火了,

明明是學生妹的價錢,結果感覺跟老娼一樣,居然還想用嘴巴打發我。「不用,

你趴著好了,我想從後面來。」她也乖乖趴好,在小腹底下墊了個枕頭,讓屁股翹起來。

看著她這個姿勢真的很美,屁股又緊又翹,兩條腿可能是常爬樓梯吧,曲線

優美動人。我故意先用舌頭舔她的臀部,包插股縫,甚至伸進去她的肛門,可能

她也喜歡吧,一直淫聲浪叫的。

我趴到她上頭,對準位置,一插進去了一半,她大聲哀叫了起來,因為我干

的是她的屁眼,她屁眼大概是沒用過,緊得像處女一樣。

「不要啦……不要插人家那裡……很痛哩……」她想躲,我牢牢抓住她的肩

膀不放,拚命往裡沖,終於半分鐘後,才把我整根肉棒塞了進去。

她大概是知道已被人攻陷,不再掙扎了,只是趴在我底下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再往交合處吐了口口水,就開始抽插起來。哇塞!簡直比干到處女還要爽,她

幾乎是在我往回抽的同時哭叫了出來︰「嘔……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干屁眼……」

我不理她,一手抓著她肩膀,一手往前握住她小小的乳房,開始拚命的干她

的屁眼,幾百下後,在她沙啞的嗓音中,我把肉棒全插進她屁眼裡發射,她已經

叫不出來了,只能乖乖趴著承受。

等我抽出來時,才發現她屁眼被我乾裂了,流了一些血,她在床上抽搐的哭

著。我把她拉進了浴室,本想好好替她洗乾淨,想不到她一起來就死命的捶我,

我火了︰「你幹嘛打我!」

「那你幹嘛玩人家那裡,我有說讓你玩嗎?」她也很凶。

「幹你那裡還要你簽同意書啊!操!你陰道那麼松,不干你屁眼哪會爽!」

她看我比她還凶,不敢再說什麼,被我抓住她的手硬拖進浴室裡,把她腿上

和下體的穢物沖洗乾淨。我又硬了,在浴室裡叫她面朝牆壁站好,她大概知道我

又要玩她那裡,說什麼都不肯,我只好硬把她推到牆壁前面,站在她背後,把她

大腿分開︰「不許動,乖乖的再讓我幹一次,誰叫你的屁眼幹起來那麼舒服!」

順著肥皂水,這一次我很容易的進去了。

大概是潤滑夠加上又是第二次,她好像也開始有點受用,會懂得把屁股往後

頂,不知道是舒服,還是想讓我快點出來。

可能是射過一次吧,這次我足足把她壓在牆壁前面干了快四十分鐘才射精,

她腿都快軟了,我抽出來時一看,她的屁眼也變成開開的合不攏,可能是又裂開

了吧,有點血絲在外頭。她推開了我,不敢再多留一分鐘,自己洗了洗,擦乾身

子就出去穿衣服了。

等我出去時,看見她居然全穿起來了,大概是怕再留下去,屁眼又要遭殃,

兩眼紅紅的跟我說,她不過夜了,要我給她錢,我告訴她要現在走,就是五千而

己,她有點生氣的說︰「人家都給你玩了兩次噯……還是玩那裡……」

我臉一橫︰「要一萬二你就呆到明天早上,才幹你兩次算什麼,到明天早上

我至少再干你兩次!媽的!年紀輕輕就搞到那麼松,不干你屁眼你叫我怎麼射得出來!」

她大概是想反正玩了兩次了,再玩兩次也沒有這兩次的痛,拿五千塊不如拿

一萬二,就把臉一抹,到旁邊去脫衣服了,然後一個人穿著胸罩和內褲躲到床角

去睡……

(二)援交學生妹之下半夜

看她背對著我縮在被褥裡,忽然覺得氣氛好像有點僵了,想想為了自己下半

夜的幸福著想,是該和緩一下︰「晶晶……晶晶(為保護自己不敢用真名、不過

女主角的確跟晶這個字有關係)……好啦,別生氣了……剛才在風情不是聊得很開心?」

我輕輕拉了拉她身上的被子,小妮子不答腔,我索性慢慢把被子拉掉,起先

她還扯了一會,見扯不贏我也就放棄了。很快地整床棉被到了我手裡,才發現裸

著胸罩內褲的她在床上有點抽搐。

「幹嘛?自己一個人暗爽!」

大概是想到我剛在CHAT跟她講的那些床邊笑話,小妮子掩嘴不斷偷偷笑

著,我光著身體撲到床上,一歪從後面把她抱個滿懷,身子剛貼上她的背面,小

妮子連忙轉過來面對著我,大概是怕我又弄她屁股。

「討厭啦你……一直插人家後面,搞得人家痛死了,還凶我……」半笑半罵的說著。

「奇怪……晶晶,你也沒幾歲……怎會那麼松,是不是?太愛玩了哦……」

我一邊摸著她的大腿一邊說著。

她玩笑式的瞪了我一眼︰「要你管!」

「咦……今夜我是你的老公耶,我當然要管!」偷偷捏一下她光滑細緻的大

腿,她摸摸我胸前的肌肉,把頭埋進我懷裡,慢慢說起她的過去。

原來她16歲時被男友開發過後,就跟三個世家子弟合租了一間公寓直到最

近。她和他們一起生活、一起讀書、一起上大學,最重要的是七、八年來每天夜

晚,除了月經來,男生們輪著從沒讓她休息過……白天給她錢讓她吃喝玩樂,夜

裡則由她提供肉體讓他們玩樂,不論是她還是他們都樂此不疲。

有時一次還要同時應付兩個,可是她又不肯開放肛門,所以常常陰道裡一次

插弄著兩根硬挺的肉棒,悲哀的是,三個男生把她搞鬆了以後,就叫她搬家了。

習慣了高級品味和夜夜春宵的生活,在頓失經濟來源和高潮工具的她,開始了四

處找人援助的夜晚……

聽完我感動的往下一探……果然是個浪女,大概是回憶起當年的歡淫,講著

講著褲檔全濕透了。用手擡起她的下巴,揚聲器發揮了多年不世傳的KISS絕

技,吻上她紅潤的嘴唇。她呆了一下,等到我的舌頭開始和她的糾纏不休時,她閉上眼睛享受起來。

我一邊吻著,一邊脫掉她的內衣褲,用腳把她內褲從她腳踝勾掉的同時,她

忽然想到什麼似的,離開我的熱吻︰「不要玩後面好不好?」

我故意逗她︰「玩後面?」

她有點撒嬌︰「對啊……不要玩後面了……」

「玩後面?」

「就不要插我屁股了啦……」說完她臉紅紅的想再找尋我的嘴唇,可惜我不

肯就範。

「真的不要嗎?好啦……反正都玩兩次了,你應該不會痛了啊……剛不是看

你也很爽。」

她歪著頭,認真的想了想,臉又一紅,沒再說什麼,我們又吻上了,我開始

用我的舌頭在她口腔裡挖、挑、勾、纏、塞、卷、磨……直搞得她嬌喘連連,不

住的扭動身體。我把她身體放平,先在她屁股底下墊個枕頭,兩腿擡起往她上身

壓下,她整個下體被我弄成漂亮的弧形,陰道和肛門都向外凸出,我在她穴口挖

了滿手的淫水,直接塗在她屁眼上,她大概也知道逃不過再次肛交的命運,閉上

眼睛不再抗議掙扎了……

我慢慢的把我硬挺的肉棒往裡塞,她也大口吐著氣讓屁眼完全放鬆,這一次

看在她體貼的份上,我並沒有太用力,只是很輕柔慢慢的干弄著她的屁眼。由於

是第三次的關係,她夾得我也有點痛,不過干了快五分鐘後,她竟然開始浪了起

來,把三根手指拚命地往自己陰道裡插……我知道她開始體會到肛交的快感後,

便叫她翻身趴著,用力大幹起來。

就這樣一邊她自己用手指干前面,一邊我干她後面的情況下,持續了半個小

時,當我再一次在她直腸裡射出時,她好像總共有了四、五次的高潮……大概是

都累壞了,我還沒拔出來,兩個人就睡著了。

早上起來,才發現自己還趴在她背上,自發性勃起的肉棒還插在她屁眼裡,

她也跟著醒來︰「好啦……天亮了,我該回去了。」

我心想,不是說過要干你四次?哪會這麼容易放人,何況早上我的肉棒硬的

像根鐵棍似的︰「不要啦……再一次,再幹一次就好……」

她知道反抗無益,嗯了一聲同意了。我從後把她抱了起來,抱進浴室裡站在

蓮蓬頭下面,要她背對著我手著地、屁股擡起來,自己也跟著變成站在她身後,

她就這麼手扶著地板,屁股翹得半天高。打開蓮蓬頭,水花順著我們兩具胴體滑

下,我想是最後一次,抓緊她的細腰,往後一退,開始拼了老命的抽插。

「啊!哇!不要啊!」伴隨著我猛烈的干送,她沒老命的鬼叫起來,手也離

開地面,我只好用右手環在她腰部前面,提著她固定住屁股的位置,拚命前後抽

送著,偶爾肉棒脫離她洞開的肛門,也是用力一衝再盡根插入。

「嗚……不要啊……裂開了啦!」她哭喊著,我可不理會。

幹了幾分鐘,我忽然覺得想尿尿,早上起床就一泡尿憋到現在,乾脆,全尿

進去好了。我停了下來等待尿液通過膀胱,她還以為我終於結束了,可沒想到屁

眼裡一陣溫熱,我抖動了幾下,把尿液全擠進她的屁眼時,她才想到直腸裡的溫

熱是什麼,「哇!」的一聲大叫起來︰「你怎麼……怎麼可以……在人家裡面尿

尿……」她氣得全身直抖,我可不管,又開始繼續干她。

尿液隨著我的抽插,溢了部份出來,不到一會兒,忽然我覺得她在用力夾肛

門,我的肉棒被她夾得幾乎就要射精了,我這才想到她在忍住便意,也許是灌進

她肚子裡頭的尿讓她有了排泄的慾望。就在這完全緊密的屁眼裡,我再干了十來

下,全部射進她直腸裡了。

我一抽出來,她馬上跑到馬桶上坐著,兩眼狠狠地盯著我,臉部卻是痛苦的

扭曲。我可不想聞到她便便的味道,用水沖了沖肉棒,就跑出浴室了。

就這樣,那天早上她帶著一萬二千的現金離去,而我則帶走了一生最棒的回憶……

半個月後有一天,我在SOGO見到她,挽著一個矮矮壯壯的男人,她大概

是沒看到我,不過她那略黑的膚色和漂亮的腿型,我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來,本想

過去跟她打個招呼,又不知想說什麼……難不成要說「那天真的很值得?……」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