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妳又坐過站


我是一個剛上手的公車司機,算是個新手菜鳥,已經開了將近兩個拜。開公車
接泊每天上下班的上班族及上下課的學生是我的天職,不管刮風下雨,我都得要載
乘客安全地抵達目的地。

我開車的路線總是會經過國家圖書館,所以乘客也大多是在校唸書的學生,對
於莘莘學子們來說,我對他們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也常會因為他們而感受到他們年
輕的氣息。

既然是菜鳥,開車的班次自然就是老鳥不願意開的時段,所以每每我都是最晚
下班,開最後一個班次。也因此我總是弄得很累才能回家休息。剛開始還好,如今
,我對這些老鳥也多所怨言,上晚班就算了,今天上午及下午還叫我補班,我簡直
快累到翻車了。開車心情不好,服務品質自然就差。

「老伯,請慢點上車,小心點。」

「喂!年輕人,我又坐到你的車了。」

「是啊!老伯!我們還真有緣。」

這個老伯總是在這個時段同一個地點搭公車,他下的站只有三站,每次總會跟
我道謝後才下車。

「謝謝!」

「不客氣!老伯請慢走。」

以上這是第一個禮拜的情形。如今看到這個老伯上來,我可是沒那麼多耐心。

「老伯!你快一點,我還要下班呢!」

「啊你這個年輕人,怎麼這麼沒有禮貌。」

「囉嗦!快下車啦!」

「那你總得讓我把兩傘打開吧!」

「誰理你啊!快下車。」

那位老伯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才下了車,。我才沒給他開傘浪費我時間的機會,
關上了門,又要開往下一個站。由於時間已是近十一點左右,所以車上的乘客也特
別的稀少,也特別冷清,而我也已經是累到翻天,想要快點回起站休息。

外面正下著雨,而車子不久便要在國家圖書館的站停靠,快到站之前,我已經
看見她了,不過她沒帶雨具,她也沒特別遮雨,只是任憑雨水淋在她身上,我開了
門,讓她上了車。我看著她全身濕淋地上了車,頭髮都淋濕了。

她總是坐在中間第一個雙人座位,而且上車之後總是倒頭大睡,睡得不醒人事
。每一次都是我叫她起床。她留著及肩的長髮,長得極為漂亮,但我總是看她睡覺
的時間比清醒的時間長,所以我都叫她「公車上的睡美人」。

有她相陪,我心情確實好過些,不過她始終沒看我一眼,上了車就是閉上眼睛
大睡,兩個禮拜都這樣,今天我心情懷透了,透過後照鏡看到她不理人像往常一樣
上車就睡,我的心情又低沈了起來。

中間站還有一些人上下車,不過為數不過十個人次,車子花了大概三十分鐘不
到便即將抵達終點站,而我見她還是像平常一樣始終沒下車,睡得很熟,好像我是
她傭人一樣,總是要我叫她起床,我辛苦注意路況開車,她安安穩穩地睡到站還未
醒,啥米態度??!心情超不悅,車子開到起圪站,我將車子駛進停靠處後,便將
車上的燈全部關上,車門也關上,手剎車一拉,安全帶一鬆,便離開駕駛座往她的
座位走去。

「同學!終點站囉!」

我這一聲並沒有叫醒她,便用手輕拍她的肩膀,

「同學!最後一站囉!妳快醒醒吧!」

這會兒她才從睡夢中清醒,揉揉她那睡眼惺忪的雙眼,

「是嗎……我又坐過站了嗎??」

「是啊!妳要在哪裡下?!」

「xx社區下車。」

「那好吧!我正要下班,坐我的機車,我送妳回去。」

她無奈地點點頭。我回到駕駛座開回公車的休息起站後,便帶她下了車,來到
我機車旁,讓她坐上我的後座,並遞給她一頂安全帽,等她乖乖地扣上安全帽後,
我便朝她的家邁進。

這是之前的情形,今天我老大疲氣沒那麼好,又想要我做白工啊!之前,她每
次一上車後幾乎都是相同的情況,若是沒經過我叫醒她,她十次總有九次會睡過站
,後來我都會好心的提醒她下車她才能在她要下車的站下車。

但對於我來說,要我經常送她回家,這簡直是一種負擔,她又不是我的誰!一
個高中女學生,書唸得這麼勤奮,總是要搭最後一班公車回家,就應該知道治安不
好,不是天天可以這樣。何況…她確實長得比一般高中女生漂亮好幾倍,如今落到
我手裡,正好我今天正想找人發洩,美人,妳今天的運氣是差了些。

此時車內的光線靠得是外頭行人道上水銀燈照射,她安穩地睡著,睡得不醒人
事,而我看著她清新可人的臉龐,心生慾念,加上她因下雨而淋濕的校服上衣,裡
頭的胸衣已清晰可見,黑色的裙襬蓋不到膝上,因為她有一雙修長的大腿,這讓我
再也無法擁有理智,精蟲瞬間上腦。

我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將她移至後座寬廠的位置,她的頭因為我抱在懷中而
偏向另一邊,不過她仍是沒有醒來的跡象。

我見她睡得深沈,用手撫摸她皎好如明星般的臉蛋,越看越喜歡,真的是太美
了,我的嘴忍不住地吻住她的紅唇,而我的手也沒有鬆懈,迅速地解開她上衣的鈕
扣,便見到一對挺立的胸部被粉紅色的胸衣襯托住,我看得臉紅心跳,我的兩隻手
飢渴地握住她那完美的雙峰,不斷地畫圓,而我的下體此刻硬挺而出,靠在她兩腿
之間,並且隔著她的百摺裙抵著她的私處,不停地上下磨蹭。

我揭開她的胸衣往上翻,看見她稚嫩的粉色蓓蕾,忍不住俯身用口直接吸吮著
,接著用舌尖輕觸、輕舔,她的蓓蕾受不了我的挑逗而激突,這時我用牙齒在她的
蓓蕾上輕咬著,舌頭也跟抵著她漸紅的蓓蕾。

接著我的手移了下去,兩手翻開她的黑色的百摺裙,裡頭露出了粉紅色的內褲
,我伸手摸向她有些股起的私處,並用手掰開來,發現她下體正塞著一塊衛生棉,
我替她取了下來,並用微弱的光線看著上頭有著月經已乾的顏色,我輕舔了一下,
並用鼻子一嗅,多麼清新的味道,更讓我的慾望高張到無止盡。

我放下她的衛生棉,兩手掰開她的私處,屬於高中女生的鮮紅色在暗淡的燈光
下更為鮮明,我用右手的中指輕輕地向內探,才進入不到一個指節就難以進入,我
明白她還是處女,不想這時就破壞掉,在她的陰道口外頭撫摸扣弄幾下後,我便用
舌頭輕舔,接著用嘴巴湊上去吸吮著她的陰道,她不自覺地發出了悶哼及呻呤,不
過仍是睡得很熟。我這些興動無非是想讓她的陰道有濕潤感,好讓我等會兒好好地
抽插她的陰道。

當我感覺到差不多的時候,這時我掏出已硬挺許久的肉棒,慢慢地靠近她的陰
道口內,輕輕地用龜頭碰觸她的陰道口,在外頭不斷地環繞著她的陰道口。而我用
手指探她的陰道口周圍,並到達她的陰蒂位置,開始輕輕揉捏,好讓她的甬道內更
加濕潤。當我覺得該是時候了,便將她的身體扶正,雙手拉開她的雙腿向外掰開,
好讓我更能進入她的陰道,就這樣,我慢慢地進入,深怕會把她吵醒,龜頭進入不
到一半,卻發現行不通,她處子之身讓我的龜頭前方有了障礙,我當然興奮,我讓
她的兩隻手臂靠在我肩上,我的手順勢將她環環抱住她的腰及臀部,我的肉棒並未
離開她的陰道口,身體向前傾並讓她的頭及上半部的背倚著座位的椅背,而我的膝
正抵著椅子的邊緣,待我調整好姿勢後便用全身的力量一股作氣大力地向她的陰道
進入,果然整個肉棒直搗黃龍般地進去,讓她的陰道口直接抵到我肉棒的根部,我
用力向下頂至她到最深處,不過她也在這個時候睜開了雙眼看見我在她的身體上面
,等到她的直覺有了反應,身體告訴她很痛她才高分貝地嘶喊道:

「啊…………好痛……。」

我知道她還沒搞清楚狀況,只是喊出她心裡的感覺,等到她不可思議有人正抱
著她,明白她的陰道正被一個人的肉棒插入後才深覺有異狀,這時她感受到下體的
脹痛是非比尋常的,這才知道要反抗,用手開始對我的背鎚打,並對我吼道:

「大叔!你在做什麼?!快放開我!…」

她的腳沒經驗的不斷向外踢,只是她踢的只是空氣,畢竟沒有經驗,不知怎麼
抗拒我對她的侵犯,雖然她想推開我,可是一個高中女生如何能抵擋中年男子的力
量,只能不斷地哭泣道:

「放開我…求你放開我…救命啊!」

我並沒有對她說什麼,也不管她是否願意,用力地並繼續大力地向她的陰道內
抽插,每一次的深入都是我最用力的插入,直頂她最深處,儘管她的聲音從喊聲變
成了叫聲,畢竟我門窗早已鎖緊,密不通風,而且公車的起站設立之處極為偏僻,
根本不會有人聽見,她的叫聲、她的救命聲,任憑她怎麼喊都不會有人聽見。

到了最後,她的喊聲只能無助地變成了呻呤聲,不斷地深呼吸,因為我每一次
的抽送都極為大力,讓她生平的第一次就感覺到上氣不接下氣,不僅僅是疼,而且
是痛到無法呼吸,嘴裡也不斷地討饒道:

「放了我吧!…不要……喔…好痛…恩……恩…喔……不要…」

大概是她陰道太過緊實,我抽插了十分鐘就想要射精,我停了一會兒,將她的
雙腿併攏後便繼續地抽插,之後向前推並用力衝刺。她大概是意識到我快要射精了
,便要求道:

「大叔,求求你,別射在裡面好不好,我不想當學生就做未婚媽媽。」

我當然沒有答應她,我決心要找人發洩自己心中的鬱悶,而且竟然已經決定要
做,就做個徹底,反正如果東窗事發後都是會判重型,不如就一次爽個夠。

我再度扶住她的腰,用力衝撞她的陰部,她也不住地喊疼,最後熱呼呼的精液
衝進了她的甬道並直達子宮,而她正無助地流淚不停並道:

「不……不……,不要……不可以…」

看著她像個淚人兒,我一點也沒有要放開她,而此刻她的陰道內有一股血紅色
的液體從陰道內向外溢出,我知道我的精液正夾雜她的淫液灌滿了她整個陰道,讓
我又有想要再一次侵略她的念頭。

我看後頭的座位是三個座位連在一起,我讓她的身子橫坐在座位上,自已也跪
坐上了這個座位,擡起她兩個修長的大腿放至自己的腰上,肉棒又再次進入她的陰
道。

這會兒她清楚地感受當我肉棒一進入她的陰道,她的疼痛便開始在她身上流竄

「啊!………痛…大叔!你饒了我吧!」

我仍然是不予以理會,全身壓向她,並親吻著她的嘴唇,肉棒不停地在她陰道
內開挖並深入,我看著她挺立的雙峰在我的抽插下不斷地地起伏,整個臉又向下埋
進她的胸膛,真的是舒服極了,肉棒此刻更加硬挺,加快了抽送她的速度。本來以
為射了第一次後可以再持久些,可是她緊密的陰道並不允許,又讓我很快有了要射
精的念頭,我不斷地加速並做最後的衝刺,終於又將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她體內,
並用力頂至她的最深處,直到洩光為止才捨不得地拔了出來。

我辦完事後,坐在她旁邊,她則是無力地攤在一旁,我替她扣上鈕扣,並用手
將她陰道周圍的落紅血漬擦拭乾淨,並替她穿好內褲。

她哭得好傷心,不斷地鎚打著我,

「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
我什麼話都沒說,只是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她旁邊。
當晚,我又載她回家。到她家門口,她頭也不回地進了家門,而我也悻悻然地離開

隔天,我仍然是開最後一個班次,到了國家圖書館的那一站我停車,門一開後
上車的人不是她,我關上了車門,正準備離開,忽然後照鏡後方有一個人正揮著手
要我停車,我開了後門讓她上了車,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手上還拎著一袋東
西。

我見她緩步地朝我走進,我並沒有開車,只是關上了後車門,她面無表情地看
著我,我只能帶有懺悔的心情靜靜地望著她。

沒過多久,她忽然發出聲音對我道:

「大叔!餓了嗎?!」

我很錯愕地回道:

「有一點。」

她舉起拿在手上的一袋東西道:

「這是我替你買的宵夜,快吃吧!」

東西我接過手中後她就笑嘻嘻地坐在我的正後方,我問她道:

「一樣是在xx社區下車嗎?」

她這時搖搖頭道:

「不,我要在起站下。」

我回過頭來狐疑地看著她,她的答案是笑得很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