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馮太太


去年年底,我和馮太太成了鄰居,我所住的那層樓只有我和她兩個單位。馮先生因

爲生意上的原因經常都要離開北京。初時倒是逢星期天都有回來。后來由于生意忙碌,

一個月都沒有回來一次。馮太太的女兒托人照顧,自己很清閑。有時悶得慌,就過來來

找我聊天。所以我和她之間便順理成章地發生了一段不尋常的情緣。

  馮太太還不到三十歲,出嫁之前也曾在女子書院讀到中學,言詞的方面跟我很談得

來。她曾說過,她和我傾談時比和她老公說話還要投契一點。初時我們之間也只研討一

些學英語方面的話題,可后來因爲太熟落了,也就慢慢談得比較廣泛了。

  馮太太雖只及中人之姿,不過模樣兒還端正,而且手腳細嫩小巧,令我看起來都覺

得順眼。因爲大家只是相鄰于樓上樓下,所以馮太太過來時,衣著也很順便。有時甚至

只穿著睡衣,加上談話時又坐得近,馮太太若穩若現的肉體往往惹我想入非非。有一次

竟情不自禁地把雙眼色迷迷地盯著她半裸酥胸上那一道誘人的乳溝。馮太太雖然也察覺

了,但她卻也並不以爲意,仍然若無其事地和我繼續談笑風生。

  此后,我和馮太太談笑的話題日漸無拘無束,雖然有時提到一些有關兩性之間的事

情,馮太太會說她臉都發燒了,不過她也仍然肯和我說下去。而我和她之間雖然口不遮

攔,卻從來沒有動手動腳的。因爲我覺得可以和人家的太太這樣程度地傾談,已經是很

有趣,很滿足的了。

  今年夏初的一天,馮太太又過來找我聊天。因爲天氣已經漸漸熱了,馮太太太只穿

著一套單薄的短袖露膝睡衣,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馮太太露出她的小腿和手臂,不禁望多

一眼。馮太太嬌地笑道:“怎麽啦!沒見過女人嗎?”

  我也打趣道:“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沒見過美人。”

  馮太太說道:“賣口乖,我又不是十八姑娘,還叫美人?”   馮太太翻著桌子上一本“花花公子”雜志說道:“外國的女孩子真豪放,夠膽量影

出這種光脫脫的像登出來。”

  我笑道:“馮太太身材保持得這麽好,如果拍下了像片,一定也很上鏡。”

  馮太太笑道:“別說笑了,我幾年前倒是好想照一些青春一點的照片留作紀念,可

惜沒有人來幫我影。”

  我說道:“現在影都不遲呀!我有即影即有的像機,我來幫你影好嗎?”

  馮太太道:“好是好,不過怎麽影呢?”

  我說道:“你今天這樣穿著很動人,就這樣拍攝一張都好自然嘛!”   馮太太微笑不答話,我立即找出像機,裝上菲林。馮太太笑問:“我只穿著睡衣,

怎麽拍攝好呢?”

  我說道:“穿睡衣當然在床上影,你上床去,聽我的吩咐擺姿勢。”

  馮太太果然聽話地爬到我床上,我讓她斜依在棉被上,雙腿微屈。閃燈一亮,照片

彈了出來。我和馮太太一起坐在床沿等著照片顯像,不一會兒,馮太太太美人春睡的姿

態慢慢地在照片中顯露出來。的確是一張很美的像片,馮太太也覺得很滿意。于是我又

著馮太太以不同的姿勢又影了兩張。在幫她擺姿勢時,我的手不止摸到了馮太太的手臂

和小腿,也觸到了她的乳房。馮太太只是對我微笑,像洋娃娃一樣任我擺布。不過我也

只是適可而止,並未敢太過飛擒大咬。

  影完之后我對馮太太說:“這麽好的身段,如果穿少一點,影出來一定更動人。不

過我看似乎不太方便,還是算了吧!”

  沒料到馮太太卻大方地對我說:“你大概是想幫我拍裸體像啦!怎麽不敢大膽說出

  我心里暗暗歡喜,嘴里卻說道:“那你就穿著三點式的泳衣再拍攝吧!”

  馮太太笑道:“我今天匆匆下樓,身上只穿著睡衣,里面可是真空的了。”

  我無可奈何地說道:“那就改天再影好啦!”   馮太太爽快地說道:“既然要影裸照,我就索性剝光豬讓你影嘛!不過你可不要在

拍照的時候沖動起來,忍不住就把我給欺侮了。”

  “那可不會,雖然我對你很仰慕,但是如果不是你同意,我絕對不敢冒犯呀!”

  “那好吧!我就試一試你的定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柳下惠坐懷不亂呀!”馮

太太嫣然一笑,竟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就要把衣服脫下來。

  我連忙阻止她道:“馮太太你慢慢脫。我想將你脫衣的過程全部影下來。”

  于是馮太太敞開上衣,讓我影了一幅酥胸半露的半身像。又把上衣脫去,讓一對白

嫩的豪乳完全暴露,我看準機會爲她拍了一張連人帶乳的大特寫。馮太太轉個身子繼續

把僅余的一條睡褲脫下,當我影下馮太太全裸的背影時,馮太太已經緩緩地轉過身子,

將一副晶瑩嫩白的裸體坦蕩蕩地對著我。

  這時我只顧欣賞著馮太太胸前那一對細嫩的奶子和小肚子下面那一處毛茸茸的三角

地帶,卻忘記攝影了。同時底下的陰莖也勃然而硬起來,將我的褲子像撐傘一般地頂起

了。馮太太嬌笑道:“你怎麽啦!未見過女人嗎?你先幫我拍照呀!”

  我頓然醒覺過來,連忙拿起像機。馮太太擺出好幾個風騷的姿態,一合菲林不知不

覺間已經用完了。馮太太躺在我床上伸了個懶腰道:“好累哦!讓我在你床上躺一陣子

再起來好嗎?”

  我放下像機,坐到床沿對馮太太說道:“不如我來幫你按摩好嗎?”

  馮太太向我抛了個媚眼兒說道:“好呀!你懂得按摩嗎?”

  我笑道:“試試看吧,可能不太高明。”

  馮太太轉過身伏在床上,回過頭來望著我那凸起的褲子眯眯嘴笑道:“看你那里,

一定谷得很辛苦。爲什麽不也把衣服脫下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