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78章◆初遇簫劍


78章◆初遇簫劍

  「筱薇,我幫你拿回來了……」紫薇推門進入,手上拿著我的肚兜。委屈地說,「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說服那個好色的男子,將這個轉賣給我的!」

  「紫薇,謝謝你!你又幫了我一個忙!」我感激地看著她。「真是辛苦你了!那個趙強還在外面嗎?」

  「已走了,拿了我給的銀子,好像要去妓院吧?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我喃喃自語著。

  「好了,我該回去了,再不回去的話,他們會起疑的!」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紫薇,你多要保重!對了,不要瀉露我的行蹤呀!」我叮嚀地看著她轉回的身子。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對他們說的,還有,我們明日就要離開了。」

  「離開?去哪裡?」我疑惑的問著。

  「這幾天他們已分別向幾個方向去追蹤你,現已在離此二十里處,發現了你的行蹤,他們決定明日就趕過去!你可千萬不要離開這裡,他們絕不會想到你會用金蟬脫殼之計,也不會想到你就在他們身邊的!」

  「我知道了,我不會離開這裡的,我會等他們走遠了再走,謝謝你!紫薇!」

  「好了,這次我真的得走了,筱薇,你可要『多多保重』身體呀!」紫薇語帶雙關地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姐,你可不要怪我,我還來不及想要怎麼收拾你,你自己就送上門了,這可你是自找的,想想你很快就會被幾個男人,壓在身下蹂躪至死的,想想你這個眼中釘終於可以消失在我眼前了,心情真是好呀!哈哈………」她邊走邊得意地暗爽著。

  送走了紫薇後,這時肚子開始『咕咕』做響,想想,現在已是中午了,該用餐了,於是高興地向外走去……

  筱薇看著桌上的菜色,四菜一湯,菜色好看,菜香四溢,此時想起乾隆他們就要走了,心情十分愉悅,於是叫酒家上了一壺酒,倒上一小杯,慢慢地品起來,感覺自由的日子真是舒服,不由得想起現代的一首打油詩,不禁吟了起來: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好!」一個好聽的男聲在身後想起,「好一句『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我轉過身,看向出聲的男子,只見他懶洋洋的坐在我身後,隨意的喝著壺中的酒。八月時節,桂子飄香,風過處,沁人香氣,襯著醇酒,渺渺傳來,令人微醺。他袍裾飛揚,有幾縷髮絲隨風飄散在那張線條優美的臉形上,斜挑入鬢的眉毛,深邃如海的眼眸,散發著讓人一見傾心的魅力,高挺的鼻樑弧度優美,薄薄的嘴唇帶著一絲笑意,一身冰藍繡銀線的蝶紋寬袖長衫,更顯他身材挺拔、玉樹臨風。看著他就直覺此人定是疏曠豁達、灑脫率性的男子,渾身上下有種說不出的飄飄風致……

  「兄台,何不過來與我小酌一番!」我也學著他的說話方式。

  「樂意之致!」說完拿著酒壺走過來,在我對面一坐下就發問,「敢問兄台尊姓大名!」

  「在下姓蕭,單名一個巍!」我暗息得意著,將筱薇這麼女性化的名字,改成蕭巍這麼有男子氣概的名字!

  「噢!這麼巧,我們是本家呀!我也姓蕭,單名一個劍!看來我與兄台確是有緣呀!」他笑看著我道。

  「你叫蕭劍?」我震驚地看著他,他就是小燕子的哥哥?如果我是真的小燕子的話,那麼他就是我的哥哥了?世上還真是無巧不成書,什麼人都讓我遇上了。

  「敢問兄台年方幾何?」簫劍的聲音聽斷了我的冥想,我回過神來的看著他道,「我今年一十有八!」

  「哦!我虛長你幾歲,若兄台不嫌棄的話,可喚我為簫大哥,我稱你為簫弟如何?」

  「簫大哥,小弟先敬你一杯,在如此偏僻的小鎮,都可以遇上,可說是有緣,我先乾為敬!」說完一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簫弟真是豪爽,愚兄佩服呀!」說完也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後道,「兄台何以會在此處?是遊玩還是……」簫劍笑看著我,接著道「看兄台身上所穿之衣物,想必家中必然富裕,何以隻身在外,無任何侍從跟在身旁?」

  「簫大哥有所不知?」我故做男子的說話方式,「實是因家中二老私自為我訂下一門親事,我本無意太早成婚,於是趁夜逃出家中,故而無侍從跟隨!」

  「原來如此呀!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我想要人管都沒有人呢?」他苦澀的笑道。

  「好了,簫大哥,不說這個!說說你呢?何以也會在此處逗留?」想他很小就父母雙亡,此事怕事勾起了他的傷心事,所以趕緊轉移話題。

  「我本是無根之人,到哪裡不都是一樣!我很早就想見識一下各地的的風俗,故而正四處走走,這不走到這裡就碰見簫弟你了,真是人生無處不相逢呀!若是簫弟你有興趣,也可與我一道,遊歷一番,如何呀?」

  「如此正中我意!」我興致高昂的看著他,無據無束的遊玩正是我想要的生活。

  「哈哈!以後為兄可有伴了,來,為兄敬你一杯!」

  「不,簫大哥,應該是小弟敬你才是!以後還請大哥多加照顧!」

  「管它誰敬誰,只要開心就好,來幹!」

  於是我們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地,喝著酒,大江南北地聊起天來,世間還有什麼事,比得上自由自在地與朋友在一起把酒言歡!看著眼前灑脫率性的蕭劍,好感頓時油然而生……

  我覺得與他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感覺很親切、很舒心,不知怎麼的,他竟然會給我一種可以一輩子依靠的感覺,就想從此跟著他……

  現在我敢肯定我不是小燕子,那麼簫劍也定然不會是我的哥哥了,拋開了許多世俗的牽畔,我也想轟轟烈烈的愛上一場,那怕是死去活來我也甘願……

  於是我帶著轉變了心態的眼光看著簫劍,一個看待男人的心態看著他,發現他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都那麼地舒服,看著他漸醉的俊顏,我的一顆心也漸迷醉起來,只想時間在此時停留……

  「咯…………」蕭劍打了個酒咯後,有些醉意的道「咦!天…怎麼…就…黑了……」

  我抬頭看看天氣,果然已天黑,這頓飯從中午開始到現在已有好幾個時辰了,簫劍也確實喝了不少酒,而我的酒量還可以,我每每都是趁他仰頭喝酒時,將杯中的大部分酒倒掉,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喝下,所以我的頭腦到目前為止也還是很清醒的……

  「蕭大哥,你醉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我站起身將他扶起來,「你住在哪件房?」

  「咯!我…沒有…醉,蕭弟,我…還…可以…再喝,咯……………」

  我吃力的扶住他,對著下面喊道,「店家,這位公子住在哪件廂房,他喝醉了……」,這時一個小二連忙跑過來,同我一起扶著簫劍道,「兩位客官請隨我來。」

  於是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很快便到了簫劍的客房,原來他的住的房間離我的還是有些遠的。在小二的幫助下終於把他擺弄上床後,我同小二一同退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