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22歲剛就業,和公司女經理的不倫故事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大概發生在兩年前吧,那時我剛剛22歲。別看好多人
全來北京找工作,但是能在北京找到一份收入頗豐的工作可不好找,我就是從1
8歲找到22歲也沒找到一份好點的工作,沒有辦法,人總是要生活,不管掙多
少先能吃上飯才是最要緊的。

在這種心理下,我找到了1份每月1000元的工作,中午管飯,但是經常
出差。在那里做一個小小業務,說是公司其實不大,加上我和經理一共才6個人,
其中她們5個全是女的,這段故事就發生在我和經理身上。我們公司是做西門子
配件的,平時我總和經理出去去其它公司取貨,送貨等等,因爲我不會開車所以
全是經理開著她的寶來車去。我們也有鋼廠的客戶,那是我們的經濟主要來源。

經理35歲當時,我應該沒有記錯,比我大13歲,他老公是首鋼的但是在
外地出差,家里只有她和她的女兒一個上小學的女兒,所以呢,她就把所有精力
放到工作上,呵呵,公司就我一個男的,雖然不帥,但也就是一般人,她每次取
貨總是叫上我去取。

這樣,我倆就天天坐在寶來車里,有時一弄貨,有意無意的碰碰上等,要不
她在那蹲著驗貨時,我在后面看著她的大屁股,要不就站她前面看她里面露出的
半個大白奶子,所以每次回公司后我總是想入非非,但是又不能弄,就自己在公
司里看著我對面的女同事打用手打手槍。每次都是在我快射時,我叫一句:「小
麗!」小麗:「嗯?」的一聲我就射了,因爲我在她每次嗯的時候,就幻想是她
在舒服的叫。

有一天經理說讓我下個禮拜去出差,去山東日照,日照有個鋼廠,我正好去
送貨也去見見他們那的采購,讓坐火車去,哎,無奈,1000+
公里就讓坐火
車去,真的不想去,但是也沒有辦法,誰讓人家是經理呢。第二天我和經理又去
取貨,這次她把車停在地下車庫,她自己上樓去了,讓我在車里等,等了10多
分鍾我沒事干,就打開了前面的抽屜,一看是一小包護墊,女人用來墊逼的護墊。

當時雞吧,騰的起來了,漲的不行,就是難受,看看四面沒人,把雞吧掏出,
自己用手又幻想起來,當然也沒有忘了拿出一片護墊在雞吧頭上來回的噌,弄著
弄著一股熱流射了出來,第一滴沒弄住,弄到車上了,我就很小心的用護墊擦雞
吧還有車上的東西,因爲我身上沒有紙,只能用它擦,然后把護墊從窗戶扔了出
去。

這時候經理回來了,她看到我扔東西了,沒說話,開門進車,但是她好像聞
出來了什麽,可能是精子有特殊的味道吧,她又是一個35歲的女人,像狼一樣
的年齡,看了看我說:「剛才沒來過人吧?」我說:「沒有啊,就我自己。」她
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下身,沒說話,開車走了。第二天,早晨剛到公司,經
理說:「小呂,下禮拜我開車去日照吧,我怕你到時不好找。」我說:「好。」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一禮拜過去了,到了去日照的時間了,早晨剛5點多,
她就接我上車了,一直走高速,但是也不知道過了哪,好像剛到南皮的樣子(剛
過滄洲),一片大平原,在高速路上她靠邊停車了,說:「小呂,等我會,我得
上個廁所,有點憋不住了。」我哦了一聲,她就從我面前的抽屜里拿出了一片護
墊下車去了,當時我心里那個難受啊,真想去看看尿尿是什麽樣子,但是我還是
有理智的,畢竟她是經理。

但是雞吧還是有點硬了,雖然不是太硬,她一會回來了,在外面問我:「你
去嗎?」我想了想說:「還多遠?」「遠著呢」「哦,那我也去一回吧!」說完
我就一推車門下車了,就順著她從地里回來的方向我去了,我去了其實不是想去
廁所,只是想看看她在哪尿尿的。

往前走著,看到一塊石頭上濕了一大片,知道肯定是她尿尿的地方了,雞吧
一立受不了了,在這塊石頭上,自己閉上眼,開始幻想她在這尿尿的姿勢等,最
后我自己給自己打了飛機,射了,就射在她尿尿上了,心理也有一種感覺和她有
了接觸似的,整理一下雞吧和褲子,回到車上,都沒說話,因爲我心虛嗎!怕她
知道我去看她的尿尿了。

一路無話,到日照時已經是下午了,剛到日照那有台風,匆忙把貨辦完入庫
后,開車就去了賓館,開了兩間標準間,全是在五層,把手機充上電,我倆下樓
吃飯了,因爲這是海邊所以這里的海鮮是非常的多,每家飯店里全有海鮮,就像
現在北京一般的飯店全有蓋飯一樣。期間喝了點酒,兩瓶啤酒,她喝了一瓶,回
樓上睡覺去了。

各回各房,當時才9點左右誰也睡不著,我在自己的屋里把衣服脫了,只穿
了一個平角內褲,開著空調,在床上看電視,看著看著,想經理是不是也把衣服
脫了,畢竟我才22歲嗎,精力旺盛,只要一想這事,雞吧就立馬漲,心里就跟
長草了似的,真想過去把她征服,想這樣去敲她門,就找個借口說睡不著想聊會
天。

哎,可是又沒有這個勇氣,在屋時就走啊走,慢慢的雞吧也消了,但是心理
就是難受,總有不踏實的感覺,因爲我就想去她那屋,但是就不知道應該怎麽去,
后來壯著膽子走出房間,來到隔壁她門口,我開始敲門了「咚,咚。」

「誰啊?」「經理,我,小呂。」「哦」說完,她把門打開了,我當時眼前
一亮,她只穿著一件睡衣,頭發濕濕的,還在用毛巾擦頭發,顯然是剛剛洗完澡,
女人在洗完澡后會更加的迷人,更加的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誘惑,我當時有點
愣了,她看著發呆的我,又看了看我下面,因爲男人穿著平角褲,那麽褲檔肯定
會鼓出來一塊,她也愣了,但是還是她反映快:「小呂,有事嗎?」「哦,那個,
經理沒什麽事。我就是說睡不著,過來看看。」

我當時都暈了,不知道怎麽說好了,她就向里走去,我從后面在看著她一扭
一扭的屁股,心理的感覺不言而喻了,我跟了進來,她說:「坐啊。」我坐在了
沙發上,她側坐在床上,我時我在一看她,正好看到她胸前的小葡萄,因爲剛洗
完澡沒有穿著胸罩,真想抓一把啊。但是我沒有。經理看了看我,我把目光轉移
到電視上,沒有說話,但是我的雞吧出賣了我,我的雞吧當時漲了,漲的一踏糊
塗,她好像明白了些什麽似的,也沒有說話。

就這樣看完了一集電視劇,她站起來說:「快點睡覺去吧。明天還得早起,
爭取早點弄完好回家。」「哦」我站起來走了,我往出走,她站在原地沒地,我
感覺她好像在看我,我又不甘心,就停下,回頭看了她一眼,發現她也在看我下
身,當時我也得給自己回頭找個理由啊說:「明天要是你起的早就叫我。」她也:
「哦」了一聲。

我出去了。就在也沒有回頭的出去了,回到房間里,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
己的懦弱,明明知道剛才她也在看我的雞雞,並且她也看到我在發呆的看她那隱
約可見的乳頭,她都沒說什麽,我爲什麽不敢去做,爲什麽不敢去弄破這層紙,
當時我有把握如果我和她要是真的發生關系在那種情況下,她肯定不會怪我的,
哎,可惜現在又不能去了,越想越恨,可是沒有用了,雞吧的怒氣無處發泄,我
只有自己去洗澡時發泄了。

進洗澡間里,打上沐浴液,出了好多泡泡,用手弄了把泡泡在雞吧上套弄著,
好滑,好滑,比每次自己干著弄舒服,我在射精的時候不由的叫了起來,但是沒
有多大聲,因爲我發現在射精時,如果自己叫,會更加的舒服,我當時體會到女
人爲什麽總愛叫了,因爲叫著是非常的舒服的。在射精后我就像放了氣的氣球,
上了床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早醒來我倆全都努力的把要干的事全弄完,好爭取早點回家,因爲
來時計劃只在這里呆一宿,第二天就可以在家睡覺了,一切順利,到了中午終於
弄完了,可是沒有辦法,當地的送貨的貨運公司老板非要請經理和我吃飯,因爲
我們平常給日照發貨全是讓他家給發貨,所以我們也算是他的客戶,沒辦法,山
東人豪爽,不喜歡假裝的人,我們也沒有辦法,就去吃飯了。

期間我也喝了兩瓶啤酒,因爲經理得開車,所以那個老板總敬我,我呢就喝
了兩瓶,吃了個大螃蟹,走了,上了車就下午兩點了,但也還得走啊,經理開著
車上了高速,天有不測風云,今天高速會堵車,真沒辦法,我在車里都睡醒好幾
覺了,一看天黑了,都快12點了,我暈,她開10個小時車了,她看我醒了說:
「小呂,要不咱們到前面滄州服務區住一宿吧?天太晚了就算開回去也得明天了,
況且今天太累了。」

我無語,點頭嗯了一聲。好快沒開多會到了服務區,我們晚上都沒吃飯呢,
進去后一人25塊錢,吃的自助,因爲只要走過高速的人都知道,服務區里全是
自助,我倆吃的全不少,吃了半小時后去餐廳后面的招待所去了。

把車停在招待所門口,我倆全下車了,一看一層前台有個女孩看著我倆,我
倆就進去了,經理問多少錢一間,一問228,暈了,這比帶星的都貴,沒辦法
啊,兩人就得小500,當時經理也不知道在想什麽,那女服務員說話了:「你
倆開一間不得了。」我暈,她可能把我倆當成母子了吧。我當時想那女的瞎啊,
她有那麽老嗎?

我有那麽小嗎?但是事后我還真要謝謝這個服務員啊。呵呵,經理聽完她說
這話,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怕花錢,真的開了一間房,一間里面只有一張
大雙人床的標準間。我當時和服務員進屋后,那服務員在出去后,我都傻了,讓
我和經理真的睡一屋我都不知道怎麽辦好了,睡也不是,坐也不是,反正就是拘
謹起來了,經理倒是不客氣,進屋后把包放電視櫃上一放說:「我先去洗澡了,
累了」

我還沒說話,她就進去了,這時在外面聽著衛生間里面的流水聲,我的心也
飛了進去,也沒開電視,就坐在外面傻傻的聽著,一會她出來了,還是那個動作,
身上穿著一件睡衣,用毛巾在擦頭發,左手拿著她換下來的衣服,我看見她手里
也拿著一個潔白色的胸罩,我心又加速的跳了,她看了看我,臉稍微一紅,說了
句:「你也快洗洗吧!」。

當時聽她說話的感覺,好像她讓我洗洗好快做愛似的,心里慌慌的,不多說,
進去后洗洗,特意好好的洗了洗雞吧,我有種感覺就是今天估計有戲,我出來時,
我身上也只穿著那個平角褲,上身是光著的,手里也拿著我脫下來的衣服,放在
了電視櫃上,在看她已經躺上床上了,在看著電視,在一看節目,是廣告,我估
計當時她也是在胡思亂想,要不看廣告嘛呢。

看看床上的她,在看看那一半雙人床,真的不好意思,畢竟有點放不開嘛,
她也看了看我笑著說:「上來吧,不睡覺了啊?」我臉一紅,就上去了,平躺在
床上,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平角褲,說了句:「你還看電視嗎?要是不看
我就關了。」我說:「不看了睡覺了。」說完我把眼合上了,就好像怕她強奸我
似的,只看她下床關了電視還有燈,只感覺眼前一黑,我知道她關上燈了。

我心里是咚咚的跳啊,說實話真想干她畢竟床上是個女人,畢竟我是一個男
人,並且是一個心理和生理都正常的男人,我受不了,但我又有理智,我怕,我
怕她不同意,我怕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咽了口吐沫,心理緊張的要死。這時,
她把空調打開了,又給我蓋上了一張毛巾被,並且說:「開了空調,蓋上點,別
鬧肚子。」

我把眼睜開了,一看是和她蓋的同一個毛巾被,我更緊張了,可是她沒有動,
她睡覺了,她一動不動的睡了,我膽子小了,我更確實是我的一廂情願了,我也
就睡覺了,但是半夜我感覺我的雞吧有人在動,確實有人在動,小心的在摸著,
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我雞吧是硬硬的了。

我當時心理高興極了,我想,經理肯定是受不了,畢竟老公長年在外,她也
需要啊,況且現在和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睡在一張床上,她也是人啊,她需要,
但是我卻還是沒有動,因爲我怕我動后她在不動了,正在這時,她有手拉著我的
手慢慢的伸到她的下身,我一碰到才感覺到她已經一絲不挂了。

她用我的手指慢慢的噌著她的外陰道口,濕濕的感覺,軟軟的,能感覺到她
的兩片大陰唇是那麽的大,這時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一翻身,一句話沒說,就把
她壓在我的身下,她當時也非常的激動,在我壓在她身上的同時,她的手在不停
的套弄著,並且坐了起來把我推開,一下就用嘴把我的雞吧給含住了,用嘴給我
套弄了,第一次讓人給口交,感覺怪怪的,我伸手往床頭櫃上一按,我把燈打開
了,她開了看我,什麽話都沒有說,又開始賣力的工作了。

我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的雞吧在經理嘴里進進出出,雞吧更硬了,伸手一摸她
的乳房,用力捏了起來,在我快要射精時,她突然不動了,她可能能把握好男人
的感覺吧,畢竟她是一個35歲的狼,她往上掃挪了挪,和我躺在一起,拉我手
又伸向她的逼,我的手沒閑著,用力玩,我用中指揉她的陰蒂,能感覺她的腰一
挺一挺的好像在迎合著我。

突然我手一伸,中指插進去她的陰道口了,特別的容易就進去了,她嗯了一
聲,這時剛進去她自己的屁股就向后一動出來了,瞪眼看著我的雞吧,一下就坐
了上來,「啊」我啊了一聲,她坐下來的速度之快,還有她一個35歲中年豐滿
的女性的一坐,那力量是十足的,還好她的逼里是非常的滑,要不非得給我雞吧
拉傷不可。

她的屁股一上一下非常快的動著,只看我的雞吧在她逼里像個活塞,進進出
出,但誰受的了,當時她逼軟的要命,在加上我激動的要命,我的雞吧一挺一挺
的要射了,這時我開始要叫了,她看著我的臉,知道了,她更快了,越快雞吧頭
越受不了,我感覺一股熱流激遍我的全身,一股白精射到她的逼里,她不動了,
她坐在我的雞吧上不動了,用手在我的小乳房上劃圈圈。

我也不閑著,用大拇指繼續揉她的陰蒂,弄著弄著我能感覺出她逼里流出東
西來了,也不知道是她的陰液還是我的精液,反正感覺到我的蛋蛋上有東西了,
濕濕的,雞吧雖然軟了,但是還在逼里,還是能感覺出來熱熱的,她好像一點讓
我的雞吧出來的意思都沒有,屁股又開始動了,慢慢的動,這就過了幾分鍾了,
我的雞吧又有了感覺,畢竟沒有媳婦嗎!

多年的精子大半是靠自己的手出來的,所以在她的強烈攻勢下,我的雞吧又
要擡頭了,她第一時間感覺到了,這回不要命的動著,用兩只手握著我的兩只手,
頭往后仰著,就看她的頭發散著,看她的乳房一晃一晃的,雞吧硬的又到了高潮
階段,深深的進入她身體,可能是射了一次的緣故吧,這時我感覺雞吧就是硬,
干著相當的舒服,但是沒有剛才的沖動的感覺了。

在她還在上面享受的時候,我也不客氣了說:「經理,你站起來吧,我從后
面進去!」那是相當的聽話,只看她站在了閑上,然后用手扶著床頭,扒在那了,
我呢,也站起來,用手一分她的屁股看了看她的逼,陰毛好黑好密,感覺毛都到
屁股眼了,用大拇指動了動她屁眼。

她挺了一下,我隨之用雞吧一頂,又進入了她那大森林里,感覺好緊,比感
覺她在上面緊多了,感覺都夾的上,用手按在她的屁股上,我開始進攻了,這一
進攻就是小10分鍾,感覺雞吧頭都快酥了,她這期間一直在叫著,有時還用力
用屁股向后迎接我,叭叭的聲音在這個標準間里回蕩,手也不老實。

在雞吧一頂一頂時,我也彎下腰用手撈她的大乳房,感覺又要射了,我又讓
她平躺在床沿邊,兩手摟著她自己的腿,讓大逼對著站在床邊的我,我站在地下,
往前一挺,非常輕松的就進去了,掰著她的兩條大長退,向兩邊按著,自己在那
非常努力的干著,感覺她叫的厲害了,也一直在挺,並且也能感覺到陰道里一緊
一緊的,並且伴有一股熱流沖向我的龜頭。

我知道她射了,我趕緊用大拇指又揉她的陰蒂,更更扭了,這回聲更大了,
隨著她的叫,我的一股熱精也沖進她的逼里了,又感覺她逼一緊,我不動了,她
也不動了,估計又射了一回她,好久她才睜開眼,我把雞吧抽出,並出來好多精
液,她從包里拿出衛生紙自己擦了擦,又幫我擦了雞吧,一聲不吭的摟著我睡覺
了。

第二天一早開車回了公司,可能是我太累的原因吧,從滄洲一直到北京我全
在車里睡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