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81章◆被賣妓院


81章◆被賣妓院

  一個寬敞的馬車裡,一個一絲不掛的女子跪在厚厚地毛毯上任由圍在她身邊的五個男人為所欲為著,緊窒的幽穴吸著一前一後兩個男人的巨大堅挺,而發出一陣陣吧嗒吧嗒的聲音。

  一張性感嬌艷的小嘴,正在吞吐著另一根粗大火熱的巨棒,她流著眼淚,一邊屈辱地啜吸著,一邊閉著眼睛傷心地嗚咽著……

  十天……,整整十天……,她都在被這幾個男人給狠狠地姦淫著……

  她現在只感到巨大的絕望和羞恥,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地落入了被人肆意玩弄姦污的悲慘命運裡面!一陣陣酸痛和麻癢的感覺,慢慢擴散到她的全身,再加上自己嘴巴吮吸的而發出的那種令人難堪的濕漉漉的聲音,使她的意識也漸漸變成了一片空白。

  而一雙白晰的玉手,也無意識的握住手裡火熱的兩個硬棒,上下滑動地套弄著另外兩個男人的堅挺……

  忽然,她感到自己嘴裡面的巨物可怕地膨脹發熱起來!她開始意識到了什麼,但還沒等她將那吐出來,就感到一股濃重腥熱的液體在自己嘴裡爆裂開來,粘稠的精液迅速地湧進了她的喉嚨,填滿了她的小嘴!

  她掙扎著,被憋得臉色發紫,喘不上氣來。她只能勉強呼吸著,將那些噁心的粘稠液體一起吞嚥了進去

  那男人看見她喉嚨的吞嚥,這才滿意地將自己的巨物抽出來後,再次深深地插進她紅艷小巧的嘴中……馬車上厚厚的布幔也為掩蓋這激烈的歡愛,而穩穩地垂了下來,遮住了馬車內的春光……

  這十天來,她都沒有機會休息,不知饜足的六個惡魔讓她的身體從裡至外都沾染上他們的氣味,不知她在他們身下達到多少次高潮,也不知他們在她體內射了多少次。總之,無數次姦淫的結果就是她的身子猶如散了架般,只怕是兩個月都下不了床。

  「你們誰幹完了,快和我換換,老子等不及要再干她了!他爺爺的,這女人幹起來還真是他媽的爽,都被我們六人幹了這麼多天了,那小騷穴還是那麼緊,都快把老子的命根子要夾斷了,老子狠不得把她的小騷穴戳到爛……」這時馬車停了下來,從外面傳來一男子的聲音,聽見似乎正準備上馬車來……

  而插在女子嘴中的趙強,抽出濕漉漉的巨獸,挺著它,像鞭子一樣輕輕在女子的俏臉上抽拍著,道,「小美人,馬上就要到杭州了,到了杭州,你可要好好侍候侍候我的一些堂哥們!讓他們也嘗嘗鮮,也算是我送給他們的禮物,哈哈……………」說完起身整理衣物,與剛進馬車的男子交換著去架馬車……

  這十天來就是他們這就這樣輪流著,一人在外架車,五人在車裡恣意快活的姦淫著女子銷魂的身子,就連進食都是同時進行,生怕錯失了一點時間……

  又過了半天後……

  「爹,我們到了,我們是不是先找間客棧住下來,待梳洗完後再去拜訪表哥他們了!再說我們要送給他們的這份『大禮』也該好好清洗一番!」這時外面傳來趙強不懷好意的聲音。

  於是,他們便在杭州最大的一間客棧住了下來,她也好不容易可以舒服地洗個澡了,都已有五天沒有洗了,在途中也只有一晚在一個湖邊洗過一次外,便再沒有洗過了,她身上到處都是他們幾人的精液,都髒死了……

  本來他們六人是要一起洗的,可是趙強他們父子卻說怕她逃跑,要分開洗,於是他們父子便抱著已虛弱得不能走路的女子,三人一起進了客棧的澡池去洗鴛鴦浴了……

  而其他四個男人卻心中不平地議論著,「憑什麼他們可以去洗鴛鴦浴,我們不行,美人又不是他們父子的!」此時他們已忘了,當時是趙強邀他們一起來見識一下絕色美人的,現在他們只認為美人是他們的。

  「是呀!他們父子還要把這美人送給別人,那我們以後還有什麼可玩的呀!」

  「可不是,我聽說這趙家在杭州可是首富呀!這個美人只怕進了趙家門,可就出不來了呀!」

  「不如,我們趁現在把他們二人幹掉,把美人獨佔?」

  「不行,殺人可是犯法的,我可不幹!」

  「這要不,我們把他們父子打昏,再帶美人逃走如何?」

  「這能逃到哪裡去?有錢可使鬼推磨,等我們還沒逃多遠,就會被他們發現的!」

  「這也不行,哪也不行,那可怎麼辦呀!總不能便宜了他們父子吧!」

  「要不我們把他們父子打昏後,再把美人賣到妓院後,得的銀兩我們四個再平分如何?」

  「好呀好呀!這個美人肯定值不少銀子呀!分了銀子,我們再各自風流快活去吧!」

  於是四人決定好了,等著他們三人出來後,再趁機打昏了他們三人,再把昏迷的女子賣到了杭州最大的妓院「飄香院」。

  當艾筱薇醒來時已是三天後了,她一睜開眼便看見滿屋都是華麗的裝飾,所躺的床上吊著銀絲紗帳,身上七綵緞鴛鴦被。不遠處的小桌上一個精緻的香爐,薰香爐裡青煙裊裊。若有似無的香味瀰漫開來,一絲一絲,在透明的空氣中舒展,飄散……

  她起身坐起來,卻不經意看見床正對面的牆上竟然毫不避忌地掛著一幅淫穢的男女交纏的春宮圖,雖然她已跟許多男人做過,可是親眼看見,還是讓人禁不住面紅心跳,不敢正視……

  回過頭來,她正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自己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她拚命地回想著……

  「喲!我們的小美人,你可總算醒了呀?我還在擔心呢!你可不能有個什麼好歹,我可是掏了白花花的銀子從人家手上把你買來的,不然我找誰把錢賺回來。!」忽然一個嬌柔造作、肉麻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她的深思,她這才發現在床的斜對面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人,剛剛自己因為初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一時沒有注意到……

  「唔,果然是個少見的絕色美人……」只見坐在椅子上老鴇模樣的半老徐娘似的女人起了身,向著床上的人走來……

  她堆上滿臉了假笑,也不管上面的胭脂撲簌撲簌的往下掉,「我是李媽媽。放心吧!憑你的姿色我們是不會讓你受苦的,只要你好好的聽話,我是不會虧待你的,過幾日待你身體好些了後,就開始接客!保管讓你坐上我們飄香院頂級花魁的位置!還有,我已幫你檢察過身體了,嘖嘖嘖…………,真是做孽呀!這麼好的身子竟然給糟蹋成這個樣子,不過你放心吧,有我的獨門的密藥,保證你過幾天就成就能下床走路,而且用上這個藥後與恩客行房時,不會被他們發現你不是處子之身!嗯!還要給你取個名字才行!叫什麼好呢……,看你這氣質,乾脆就叫仙仙吧!」

  處在震驚當中的筱薇這時才明白自己是被賣到了妓院中,她氣憤極了!氣自己被幾個男人沒日沒夜地糟蹋不說,現在這個老鴇竟然想拿她賺錢!她氣得暗暗用力,想一巴掌拍上去。

  結果卻是傻在當場!她悲哀的發現,她的內力居然憑空消失了!

  「哼!老娘告訴你,我這裡每個被拐來的姑娘初到這裡時,不都是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最後在老娘的整治下都服服貼貼的聽話,你要是不想受罪的話,最好給老娘聽話!」老鴇見她不願意,立即醜態必露地惡狠狠的說著。

  這時,她回過頭來對著老鴇嘶喊著,「不……,我不要,我不要做妓女……」說完推開老鴇就想往外衝。結果腳剛一下地,私處就傳來一陣撕心裂肺地疼痛,身子一軟,一個骨碌翻下了床……

  老鴇臉色立刻就變了,上前抓起她就是幾巴掌,「想走?你想得也太簡單了!進了我這門可就別想出去!你讓老娘的銀子打水漂,你做夢去吧!」隨即招進來兩個彪形大漢,「把她給我架回床上去好好看著。過幾日,就給我開始接客!」說完便氣沖沖地出去了,門也被緊關住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此時這三個字只是不停地在腦海中重複著……

  直到窗外的天氣漸漸暗下來,我才睜著一雙空洞無淚的雙眼,定定地看著窗外的月亮,許久許久……,覺得它是那麼的美麗,從皎皎多姿到身影婆娑又到逐漸暗淡,它不斷變換著出現在人間的姿態,始終不變的是它帶來的如霜的月光,涼如冰水,就像是我此刻的心情般,涼透了心啡……

  「我絕不做妓女,就是死在這裡也絕不做!」我喃喃自語著,此時的我心灰意冷,在經過一番不堪的侮辱後,我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已失去了生存下去的目的,難道我回到古代來就只是給那些男人提供發洩的機會嗎?我悲憤的想著,可由於身體很虛弱,不知不覺中便睡著了…

  …………

  這幾日我過著如行屍走肉般的日子,有人送食進來我就吃,沒有人時我就睜著一雙無神的大眼看著床頂發呆,想想自己若是死了會不會好過一些,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五天,身體已搽過老鴇送來的密藥,好像已沒有前幾天那麼難受了,而門口的守衛見我這麼柔順,對我的看管也鬆了些……

  這天晚上,想著自己在床上躺了這麼天,身子骨都快僵硬了,便慢慢起身,想出去外面活動一下筋骨,於是我像是個遊魂似的,隻身穿一襲白紗睡衣,漫妙的身子若隱若現地,一頭長髮就這麼隨意地披在身後,慢慢地渡到門邊,打開門後邁出去,不理會守在門邊的看直了雙眼的兩個彪形大漢,向左邊的院子走去,絲毫不管跟在身後的兩個守衛…………

  飄香院裡除了四大花魁,能住在一個寬闊的東南西北四院,挑選自己的客人。她們才貌雙全,各有特色,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見了她們不動心的。

  俗話說得好,溫柔鄉乃銷金窩。若想要一親香澤,除了有權,有錢,還得對上這四位姑娘的眼。所以,普通人想要見她們一面,難。春宵一刻?更難。有錢不是萬能,人家不喜歡你,你再多錢也是要靠邊去。

  看著滿園青竹涼水環山流,一派清幽淡雅。曲徑通幽,我繞過假山流水,沿著小道走到了院中的一座小亭裡,坐下來休息一會……

  「喲!這不是我們李媽媽說的,我們飄香院未來的頂極花魁仙仙姑娘嘛!」我看著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青樓姑娘,圍在我身邊指指點點的,看她們的樣子似乎是來者不善,是怕我與她們搶生意吧!我瞭然於心地輕蔑地淺笑了一下,絲毫不理會她們,只是看向遠處的景致……

  「姑娘,你好得很快嘛,真看不出來,你那病弱的身子挺能撐的嘛。」

  「嘖嘖,李媽媽果然沒說錯,這還是個勾人的主。」

  「瞧瞧這雙會說話的眼睛,真真的勾魂奪魄那!」

  「聽說你才來那天,也是尋死覓活呀?我告訴你呀,還是安安心心的留下來,吃好的喝好的,還能輕鬆賺取金銀財寶,指不定哪天被達官貴人看上給你贖了身也不一定呢!當下先把身子養好,有空我傳授你幾招媚功。可千萬別再提什麼不接客啊要走啊之類的,不然媽媽要真發起火來……誰都救不了你。」說完拍拍我的肩膀帶著其他幾個女子走了,而遠遠看著我的守衛見我動也不動坐著,想著也不會出什麼事,便退了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