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82章◆被逼接客(上)


82章◆被逼接客(上)

  我想著自己的武功被封,不知什麼時候能解開?不知道以後的路不知該如何走?難道說真要一輩子留在這裡嗎?不禁越想越絕望……

  不知不覺地坐了許久,感覺身子有些涼了,於是起身想回房去,邊走邊胡思亂想著,可是走著走著卻發現我迷路了,我轉來轉去的走到了一個大廳模樣的地方,看見了無數的男人摟著美女盡情的享受著,我這才發現不對,無數雙眼睛正盯著我……

  此時在大廳中,一個身穿白紗的絕色女子,一雙白皙圓潤的玉臂和一雙白皙、修長的大腿,在薄薄的白紗下隱約可見,再加上強烈的光線下更顯得光澤誘人,高聳的胸部上突顯的紅色乳尖更是分外清晰,這種近乎裸露的性感穿著,在這個滿是懷有邪念男人的屋子裡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淫慾噴漲……

  她正想退出去時渾然沒發現,盯著她很久的兩個猥褻的男人,在見到如此絕色的女子後,早已是很不得撲上去扒光衣裙,將她摁在地上就干。

  他們見眾人已漸漸向她走去時,其中一個已迅速地趁眾人圍上前擋住她,一手摸上她的胸部,另一手則在下摸她的大腿,另一人乘人多擁擠時,右手摸上了她的細腰,左手摸她柔嫩光滑的另一隻大腿。女子頓時急得大叫「不要……放開我……」

  眾人見到如此光景,也都伸手藉機揩油,在絕色女子的身體上摸揉,瞬間女子露出的大腿已附上了五、六雙男人的手,頓時廳內一片大亂,人流亂擠,女子身前的男人也藉機更加瘋狂,冷不防地摟住女子並抓住她的秀髮,強行吻住她的小嘴,並從低開的領子伸入,抓握住高聳的胸部及乳頭搓揉起來……

  女子的小嘴被牢牢封住,淚蒙雙眼。她拚命掙扎扭動腰肢,雙手死死抵擋侮弄她敏感部位的罪惡之手,雙腳亂踢……

  此時整個大廳更加的騷亂起來,女子的反抗招來更猛烈性的攻擊,後面的男人緊緊控制住女子扭動的腰部,將她的褻褲扯到了大腿根下後,竟然掏出自己粗硬的傢伙抵在女子的臀部,幾次險些頂入……

  這時只聽見有人爭先恐後的說:「老鴇…!這位姑娘我包了,多少錢你只管開個價……!」

  「我出一百兩……!」

  「五百兩……!!」

  「我出一千兩……!!」頓時一群男人爭吵不休,還拉出一副開打的架勢。

  「幾位爺……!」這時老鴇才趕來,擠進人群後將女子護在懷裡,並拉長了調的說:「幾位爺都消消氣……她是我們樓裡的新來的仙仙姑娘……,過兩天就是她的開苞夜,幾位大爺若是看上了她,過兩天再來標價吧!」說完便走到招來兩個兩個彪形大漢護送著她走了出去……

  回到房中後,老鴇氣急敗壞的說,「你是想砸老娘的場子呀!你休想!老娘告訴你,你不把那賣身的錢給老娘賺回來,老娘定要用鞭子天天照三餐抽打你,還有你們兩個給我看好了,不要再要她出門……」說完便走了出去。

  一定要逃出這裡,我在心中暗暗地想著,可是目前就只有先忍耐,待尋到機會再行逃跑了!

  想著自己足足在床上躺了五天才讓酸澀的身體稍稍恢復,他們幾個禽獸真是太狠了,一刻都不放過我,只怕任誰都沒辦法一下子應付六個如狼似虎的男人吧!若是哪天讓他們落到我的手上,我發誓定要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我此刻真實的感覺到,人是不能沒有追求的,一定要振作起來,不能再自艾自怨下去了,否則就會像我這樣越忍讓,越淪落,越叫人任意欺辱。而唯一能改變所有這一切的辦法無非只有兩個:一是找到機會逃走,逃到沒有這些惡魔的地方;二就是,要變強大,要學會適應這個適者生存的世界。

  有句話說的說得真好,你不能改變這個世界,那麼你就改變你自己來適應這個世界,多麼經典的話呀,用在我身上正合適。

  於是,我調整好了心態後,開始認真考慮該如何逃出這裡,首先一點就要先養好身子,這點好辦。再就是要取得老鴇的信任,而這個無非是要先聽她的話,讓她以為我已認命地留在這裡,讓她降低對我的防備後,我才有機會混出去,可是我不知道,做到以上這些需要要多長時間,目前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現在只有先辦身體養好了,想著想著便睡著了……

  次日,天剛亮我就被叫醒。一個丫鬟開始服侍我梳洗。「小姐,我叫小蘭,媽媽派我過來伺候您。您要有什麼吩咐,儘管對我說。」怯生生的聲音讓人覺得可憐。

  窗外的陽光微微穿過紗簾透了進來,屋子也稍微有了些明亮。

  小蘭從衣櫃裡拿出幾件衣服,我挑了一件素色的衣服穿上了,看著映在鏡子裡的容顏,不禁呆住了,難怪會有那麼的男人看到我後會屈之若騖了,愣愣地看著鏡中的自己……

  一旁的小蘭早已看傻了眼,難怪有那麼多男人喜歡小姐!這樣的女子,自己都有愛上她的衝動了!遠遠看去,只覺她宛如仙子凌波,不染纖塵,她是那樣的令人心悸目眩!,白雪凝膚,粉頰紅嫩,柔美中自有一種嫵媚的神韻。

  這時「碰」的一聲,門被人從外給撞開了,李鴇母從外面氣沖沖的進來後,對著我拋出一大落紙,「看你幹的得好事,現在你可是名出了呀!整個杭州城只怕沒人不知道你了!」

  我起身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紙,頓時呆住了,紙上畫著的一幅幅淫穢的男女交纏的春宮圖,只是圖中女子的畫像變成了我,我不禁氣得渾身發顫道,「媽媽,這是怎麼回事?」

  「還不是你昨日干的得好事,你半裸的身子讓人看去了,不知是哪個好事之徒畫下你的容貌再配上與男人交合的樣子,在城中大肆渲揚,現在城裡的酒館、客棧到處都貼著你的春宮圖,一張比一張淫穢,只怕是那些男人現在都笑得合不攏口了……」

  「媽媽,那可怎麼辦呀?」我著急地說……

  「媽媽…媽媽……」門外響起一個女子焦急的聲音,「媽媽,門外有一個叫趙強的公子,說我們飄香院裡的仙仙姑娘是他娘子,說我們逼良為娼,要到官府去告我們呀……」

  我一聽頓時驚跳起來,「媽媽,救我!那人不是我的夫君……」我可不想被趙強帶回去,被他那幾個表哥給糟蹋,待在飄香院雖然不是最好的出路,可是只要把眼前叫趙媽媽的老鴇哄好,我暫時還是安全的……

  「你放心,在你還沒有掙回賣身錢來,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說完便帶人出去了。我在房裡來回的走來走去,實在是放心不下,便則偷偷地下樓去看看……

  遠遠的我就聽見趙鴇母囂張的說,道:「趙公子,你若是想在我這裡放肆的話,我可是要醜話說在前頭,不是我說大話,我們飄香院背後可是有人撐腰的。你們趙家再有錢有勢也終究是江湖草莽,你還不要胡來的好!可別到時候吃不到魚反惹得一身腥哦!」一番話說下來,趙強的氣焰也不再那麼高昂……

  「我不會善罷干休的,我們走著瞧……哼!我們走!」說完帶著一幫家丁頭也不回的走了。看來一時半會趙強是不會再來了,我才放心地往回走。

  我剛進門沒多久,趙鴇母后腳便走了進來,「好了,事情解決了,兩日後,你就開始給我接客好好準備一下吧!」

  「是,趙媽媽」我柔順的回應著,心中卻在想著,在這兩日內一定要逃走才行。

  這兩天來我想盡了辦法想逃出去,結果卻依然被牢牢地看守住,走到哪裡都有一票人跟在身後,為什麼說是一票人,趙媽媽說是怕有人騷擾我,多派兩個人好照應些,還說怕蘭兒一個人服侍不了我,又派了一個叫小梅的丫頭來,說什麼照應、服侍,我一個哪裡用得了六個人,說白了是多派人手監視我罷了……

  今天晚上就是我的開苞夜,這個李鴇母還真是滿有商業頭腦的,她對我露了一次面艷驚四座的事大肆宣揚,她已在這兩天前,就請了城裡最好的畫師,畫了不少我的畫像,每張都美輪美幻的,然後分發到各處的酒館和客棧,並傳出話去說飄香院的絕色美人仙仙姑娘兩天後開苞,引來諸多想一親芳澤的王公貴族和風流俠客,而眾人也都磨拳擦掌地準備拿出大把的銀子來爭取美人的開苞夜!!整個杭州城都沸騰了……

  李鴇母在對外宣佈的同時,將飄香院的內外裝飾都煥然一新,並專門製作了到時入門的請柬,給城裡的官員每人一封外,其餘的請柬更是賣到一百五十兩一張……

  待到傍晚時,飄香院外已是門庭若市、車馬喧囂,有請帖的在門口被恭恭敬敬的迎了進去,無請帖的在門口久久徘徊不去。

  有想混進去的還未進大廳就被趕了出來,還有人出價三百兩買請帖,竟無人理睬。這些人全是為了美人的開苞夜而來……

  樓下的大廳裡不知什麼時候早已座無虛席了,連走廊似已都站滿了人。能進的了飄香院大門的人不是高官顯爵就是世家子弟,最少也都富甲一方。看眼前這些人的穿戴架勢,的確是夠奢侈夠派頭。

  為了抬高我的身價,李鴇母特意安排姑娘們一場一場的表演歌舞……

  接下來又有不少姑娘上台,跳舞的唱歌的彈琴的畫畫的,都是使出了看家的本領。我偷偷地倚在二樓的隱蔽處瞧著台上使出渾身解數的姑娘們,在心裡默默的為她們感到悲哀,看她們使出所有看家本領,也只是為了能在男人身下曲意承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