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84章◆獻藝


84章◆獻藝

  在漫天飄飄灑灑的花雨中,在幽幽的燭光中,女子漫步到一旁的貴妃蹋上,輕倚在上面,伴著飄逸空靈的琴聲,輕唱:

  山川載不動太多悲哀

  歲月禁不起太長的等待

  春花最愛向風中搖擺

  黃沙偏要將癡和怨掩埋

  一世的聰明情願糊塗

  一身的遭遇向誰訴

  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須散

  繁華過後成一夢啊

  海水永不乾天也望不穿

  紅塵一笑和你共徘徊

  山川載不動太多悲哀

  歲月禁不起太長的等待

  春花最愛向風中搖擺

  黃沙偏要將癡和怨掩埋

  一世的聰明情願糊塗

  一身的遭遇向誰訴

  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須散

  繁華過後成一夢啊

  海水永不乾天也望不穿

  紅塵一笑和你共徘徊

  一世的聰明情願糊塗

  一身的遭遇向誰訴

  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須散

  繁華過後成一夢啊

  海水永不乾天也望不穿

  紅塵一笑和你共徘徊…………

  眾人許久才回味過來,一時間叫好聲、掌聲轟然雷動……

  這時,李鴇母搔首弄姿的走上了台後,媚笑道「我們仙仙姑娘今夜正式掛牌接客!初夜競標起價白銀五百兩!」

  「七百兩!」「九百兩!」「一千兩!」台下喊價的聲音絡繹不絕……

  「二千兩銀子!」一個年輕公子站起來道,自以為瀟灑的搖了搖扇子。

  「三千兩!」財大氣粗的聲音。只見一個肥頭大耳油光滿面的胖子,兩隻淫穢的眼睛瞇成縫,淹沒在一臉肥肉之中。

  「五千兩!我要她成為我的女人……」一個虯髯大漢冷冷道。

  「一萬兩,仙仙姑娘那美妙的身子我是要定了……」一個胭脂味極濃的公子搖頭晃腦道。

  「三萬兩……」還是那個胖子,我快急死了,簫劍哪去了,都有人出價到三萬兩了……

  「六萬兩……」

  「九萬兩……」突然我感覺有道熟悉的熾熱目光……難道是簫劍……?

  我隨著目光找過去,卻發現沒有我要找的人。而隨著我目光的流動,周圍的人開始亂了起來。爭相喊出越來越高的價錢。其間我一直感覺到熾熱的視線,可是每當我回過頭的時候,就會發現什麼也沒有……難道是我的錯覺??

  「五十萬兩,你們都不要搶了,哈哈…………,仙仙姑娘注定是我趙家的人……」一個尖嘴猴腮的年輕人哈哈笑道。原來是杭州首富的趙家,旁邊坐著一臉得意之色的趙強父子。大廳裡一時喧鬧起來……

  「還真是噁心!就憑閣下的尊容,給這位姑娘提鞋都不配。」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呼起,是簫劍,一定是他,當我轉過頭,看向我出聲的男子,是他……

  這個聲音的擁有者此刻已經站起身來。他有著比山更挺拔的腰身,比草原更寬闊的胸膛,長髮及肩披散開來,面部輪廓如刀削斧鑿般的稜角分明,如同雕刻大師手下的完美藝術品,眉宇之間有著不同尋常的高貴氣質,薄薄的嘴唇帶著一絲微笑,但卻讓人覺得那是種嘲弄和不屑。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一雙黑漆漆的眼睛像是最純的黑寶石,閃著神秘莫測的光芒。

  那眼神,此刻投射在我的身上感覺是如此的熟悉。啊!是那雙強烈的目光!居然是他,此刻他微微瞇起來的眼睛顯出無比的執著倔強和志在必得,像極了一頭已經鎖定目標的獵豹。

  「你他媽的說什麼?說老子給他提鞋都不配,哼!你還以為這台上的女子冰清玉潔呀!早就被我堂弟幹了不知道多少次?你們若是不信問她自己?」

  「是呀!她本是我的侍妾,不知怎麼會這妓院裡來,你們是有所不知,我的這個女人身體不知道有多銷魂呀!本來我是很捨不得把她給送給我堂兄的,結果卻給她跑掉,肯定是被人給賣到妓院裡來,真是的,還要我堂兄花錢把她買回去,我……」一旁的趙強加油添醋的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砰」的一聲,趙強話還沒說完,人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斜斜的飛了出去,撞在了不遠處的柱子上,滑落下來後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要替她贖身,開個價吧。」男子看著不遠處的李鴇母緩緩開口道。

  「哼!我這姑娘可是不賣的,你有本事就竟標吧!拍下就是公子你的!」李鴇母仍是趾高氣揚的說。

  「是…是呀!別…別…以為你會兩手,我們都要怕你……」趙強的堂兄在一旁叫囂著……

  「一百萬兩,賣不賣?」男子只是定定地看著我,冷冷地對李鴇母說著。

  「哈哈…………,區區一百萬兩有多少,我出二百萬兩,怎麼樣?你還想跟我爭嗎?」他囂張的說。

  「老鴇,我說的是一百萬兩——黃金,你賣不賣?」男子還是不緊不慢地說著,我看著他堅定的目光,我的心漸漸的放了下來,也許他會看在我們曾相識一場,不會對我怎麼樣吧?這總要比趙家這些變態買去了好……

  而台下眾人早已傻了眼,不禁暗歎:是什麼樣的大人物,竟然不惜花一百萬兩黃金……

  「算你狠……」趙強的堂兄也灰頭土臉的沮喪地道。

  遠處的老鴇的下巴已經快掉到了地上,「好,好,好!成交!」轉身立馬把我推了出去,臉笑的討好極了,生怕晚一刻人家就會後悔。

  在我轉身的一剎那,我看見遠處簫劍帶著幾分苦笑的歉意眼神,心沒來由的抽痛了一下。

  在我定定的看著簫劍時,這時卻被身後男子猛的一拉入懷中,「啊………,你幹什麼?」

  他深邃的眼睛裡閃動著危險的光,讓人覺得不安。我試著往後撤了撤身子,卻又一次被他拉近貼在胸前。

  「我總算找到你了,以後不許你看別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的!」他低頭鎖定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異常清晰,像是在宣佈自己的財產所有權一樣。

  「不,我…不是,你放開我……啊……………」他緊抱著我手的力道更加了幾分,痛的我眼淚差點流出來…………

  「跟我走……」說完一把抱起我,火速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