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85章◆他鄉遇故知之遲來的歡愛(上)


85章◆他鄉遇故知之遲來的歡愛(上)

  「怎麼辦?」女子在房中焦急的走來走去,男子以最快的速度把她帶離飄香院,丟到到杭州城最大的一間客棧的廂房後,便出去了……

  想著方纔他那吃人眼神,天都知道他把她帶到這裡來,不會是光想和她純聊天吧!

  她覺自己真得是太天真了,也把男人想得太簡單了,以為他只是單純的幫助自己,而不會有什麼不良企圖……

  可他那赤裸裸的慾望眼神,她在其他男人眼中早已看了無數次了,不行,她招惹的男人已太多了,不能再來一個,一定要趁他沒回來之前逃走。

  於是伸手準備打開窗戶時,『吱呀』一聲,門被推開,男子站在門口看著她的動作道,「怎麼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吧!」

  「吉□邇,你想怎麼樣!」被他發現後,她不禁氣惱的看著他道……

  「你以為呢?」他邊說邊向她走來……

  而她見他越來越近的身子,於是向後退去,他卻伸手抓住她的手臂,猛地一扯,把她帶進懷裡,回身一拉,就把她拖到軟榻跟前……

  此時,她只覺得腿被什麼東西一檔,就直往後仰去,彭一聲就被他摔在榻上。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他按著雙手,用身體壓在軟榻上。

  當她軟綿香馥的身子完全與他相貼時,他口中不禁發出了喟歎,「你的身子可真是軟,果真如我所料,你有一副能讓男人為之神魂顛倒的銷魂嬌軀,我族裡的女子沒有一個可以與你相比的……」

  看到她臉上氣惱的表情,他撇了撇嘴,「你不會以為我會讓你離開吧。」說著雙手托住她的臀部強硬地按向他的下身,讓她感受著他的欲望。

  「不要,放我走……」她想哭的看著他,只能任自己的身體在他的控制之下緊緊貼住他的慾望,雖然隔著衣服,仍能感覺到他的火熱的男性象徵。

  一種緊張而又刺激地感覺,下身一股熱流湧了上來……身體的反應是騙不了人的。不行!不能對他有反應,努力想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看著他越來越接近的臉,她急著道,「快放開我」

  「知道嗎?在壽宴上,我早已覬覦你曼妙的身子,早就想嘗嘗你這絕美的銷魂滋味,為了這個,叫我拿我所擁有的一切去換,我都願意,小燕子,做我的女人吧!不管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取之不盡的財富,讓你盡性取用、豪情揮霍!」

  「住口,不要叫我小燕子,我以後不再是皇宮裡的格格!」他的話,讓她想起那些不堪的事情來……

  「好,不叫就不叫……」吉□邇趁她猶在氣憤中,邪淫地伸舌舔了舔她小巧白嫩的耳垂,然後故意將口中的熱氣吹向她耳中,「那麼,女人,我現在該叫你什麼名字呀?」

  吉□邇氣息瀰漫在身邊,那如麝似檀的純然男性氣味正侵犯著她的感官,讓她在每一次的呼吸間,都吸入滿是他氣味的空氣。

  而從他口中呼出噴在她耳上的熱氣,更是讓她全身泛起輕顫,從體內向外擴散出隱隱的燥熱,讓她白皙的臉蛋無法自抑地暈紅了起來。「筱…薇,艾…筱薇……」

  「艾筱薇,真是好名字呀!那麼聽好了,艾筱薇,既然你說你不是格格了,是不是已決定不回那個皇宮了,既然如此,我也決定不論你願不願意,我都要得到你。」說完就用他準確無比的吻上了她的唇……

  「不……不要啊……」她口齒不清的說著,奮力的掙扎著,希望借此能讓他放過她……

  吻了好久,彷彿一個世紀,終於被放開讓她喘了口氣,卻聽見他說道:「知道嗎?當我追著你們身後南下,我一直在留意你的消息……

  直到十八天以前,傳出你們被人襲擊,你為了救皇上,竟然給刺客刺中了要害,而且被刺客虜走,當時我知道後,真是心急如焚恨不立刻飛到你身邊去救你,我聽說皇上派人到處找你都找不到,我幾乎就要以為你已遭到毒手,我氣到要去殺光那些敢傷害的人,結果被我的手下敲暈……

  等我再醒來時,已是到了杭州,原來他們怕我生氣,想叫我到杭州來散散心,結果到了杭州的飄紅院卻發現你竟然敢穿得這麼暴露的出去勾引男人,還不斷的跟人眉目傳情……!我當時氣得有再次殺光那些男人的心!既然你可以勾引別人,為什麼我不行!!」說完又埋下頭去狠狠親吻著懷裡的女子……

  「唔……不要……」女子在他的親吻中語不成句……

  「筱薇,給我吧!我要你……」在碰觸到她的身子以後,吉□邇再也無法克制慾火,下體的慾望急待紓解。

  他攫住她一團軟乳,在手中揉弄著,他狂野的眼神及堅決的箝制,讓她掙動得更加劇烈,「來人呀……救命……放開我……」

  房間裡閃著妖艷淫逸的氣氛,只見絕美的女子身上的紗衣早在掙扎中已被褪下,冰晶般的肌膚已暴露在男子眼前,他嘴一張,一口含住女子胸前的乳房吸吮起來,另一隻手還輕輕把玩著她另一個乳房上嬌艷的紅豆……

  「你放開我,不要……救命呀!救命呀……」

  「小薇,你省省力氣吧!外面都是我的人,沒有人會不顧我的命令接近這裡的,你先別急著叫,等會兒我要你的時候,你想叫多大聲我都不會阻止你的。」吉□邇改用一隻手臂緊緊摟住她,同時動手將自己身上的衣物扯開,……

  看著他肆無忌憚的寬衣解帶動作,她哭得更大聲了,「我求你了,我說我不是格格,是因為早已嫁人了,我有夫君了,你不可以……不可以……」為了自己不受他的侵犯,她用已有婚配來做借口試圖讓他放過她。

  吉□邇手腳俐落地除下外衣,拉開裡面白色的單衣,將自己壯碩結實的身軀裸露在她難掩驚懼的面前。

  「我的親親寶貝,你還真是太不瞭解男人了!」他冷笑了兩聲,大手撫上她胸前的渾圓上道,「搶奪及掠取是最最能激發男人情慾及征服劣性的緣由,小寶貝,從別的男人手裡把你搶到手,對我來說是一種無法抗拒的誘惑。」

  聽聞她已有婚配後,他眼中的情慾頓時更形濃重。除了情慾之外,還有絕大部分是因為她將會屬於別的男人而加添了強烈的嫉妒及佔有,「說!他有碰過?嗎?嗯?」

  此時他的大手正在她渾圓軟綿的乳房狠狠的揉捏著,「不要呀!你放手……好痛……」

  「我要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你這兒真是好嫩、好軟呀……說!你的夫君撫過、揉過你這兒嗎?」他的掌心直接握住她飽滿滑膩的乳房,修長的指一鬆一緊地抓握愛撫,從被揉捻的那一處向外擴散的奇詭感受,讓她既羞且驚。

  「你知道嗎?你的肌膚好嫩而且又很香嗎?」他囔囔低語,「嘗起來的滋味讓人流連不捨……只想一口將你吞下肚……」他的舌尖輕畫她泛著熱度的肌膚,魅惑的言語勾撩著她的靈魂。

  「不要……住手……」被他壓在身下的女子一邊求饒著,一邊想著對策,既然好聲哀求不能讓他掠奪的手段停下來,那麼換個方式讓他認為她早已失了清白,那他會不會可能失了對她的興趣而放了她?

  她念頭一轉,就不加多做思量地說出讓她在下一刻更加後悔的話來,「有!他有!我早就是他的人了,以你王子的地位及身份,沒必要因為我而背上奪人之妻的姦淫惡名吧?請你放過我吧!」

  吉□邇正想俯低健壯的身子,想要再次品嚐她的唇瓣及口中甜津,聽到了這番話,眼底的情慾突地一暗,唇邊泛起讓她心涼的邪笑。

  「我從不在乎外人加諸在我身上的任何評論」吉□邇用讓人寒毛豎立的陰森語氣說道,「只要能得到你,不論你是有婚配或是尚未出閣,我,就是要定你了!」

  他伸舌舔弄了下她因害怕而緊抿的嘴唇,「既然你已經嘗過男人的味道了,那你在我面前也不必多費事地矯情推諉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沒想到吉□邇竟然會跟乾隆一樣,視禮教及道德為無物,堅持要染指她的身子,為此,雖然她自知逃不過他的掌握,但還是無法放棄掙扎。「不!我不要!你放開……唔!」

  吉□邇的耐性終於到了極限,不願再聽到她口中拒絕的話語,也不耐她的掙動抗拒,倏地用嘴封住了她的唇,靈活的舌更是帶著懲罰意味粗暴地侵犯著她細滑濕潤的口腔。

  該死的!她竟然敢將自己身子交付給別的男人?

  吉□邇沒想到,懷中的嬌小女人,竟能挑起他心底從沒有過的強烈佔有及妒意,他不得不承認,他嫉妒那個擁有過她的男人。

  「唔……不要呀!」沒想到,不論她用什麼借口拒絕他,他都堅不放棄他侵犯她的意圖。充斥在她口中不斷翻攪舔弄的舌,將她的哀求及所有可能發出的求助聲音完全掩蓋住了。

  她的手被他壓制在她頭頂上方的床面上,當她察覺自己的雙腿被他架開,一個火熱硬物緊抵上她已然赤裸的私處時,一股緊張的壓迫感嚇得她緊繃著身子,誰能來救救她呀?她在心裡不住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