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86章◆他鄉遇故知之遲來的歡愛(下)


86章◆他鄉遇故知之遲來的歡愛(下)

  正當她明知徒勞還是忍不住欲張口再次揚聲求助之時,吉□邇洞悉了她的意圖,一句話就輕易阻止了她尚來不及喊出口的呼叫聲。

  「就算有人敢提起膽子違背我的命令闖進來,也不可能救得了你,我不管在誰的面前都會堅持佔有你,如果你真喜歡讓人欣賞咱們歡愛,那麼你就儘管放聲大聲呼救吧!」吉□邇語帶威脅地說道。

  她的嗓音哽在喉間,盈滿眼眶的淚珠終於滑下眼角,順著太陽穴滑入發間,「嗚……嗚……放過我……嗚……」

  他將她的雙腿大力分開,窄臀一縮,就將火燙的龍莖前端對準她瑰麗濕滑、美不可言的花穴,筱薇被他緊緊壓在身下,雙腿因為被制住而讓她根本無法移動分毫,「不要呀……不要……不……」

  她驚恐地睜大了眼,感到抵在腿心的硬物已經開始了它的侵佔,正以堅定的力量擠開包覆住嫩穴的花瓣。她軟嫩的細緻花肉磨弄著他男性的頂端,讓他暢快舒服不已,呻吟的同時,他偏過頭用嘴堵住她的嘴。

  健腰一弓,他的窄臀毫不留情地向前一壓一推,火燙碩長的男根就戳向她緊窒的甬道之中……

  當他觸到那象徵處子的薄膜時,一抹欣喜的表情躍上他俊美的臉龐。他斂起眼中本來充斥的狂暴,換上較為溫和的神色,為了她還不曾被別的男人佔有過而心喜。

  他伏下頭,邊舔弄她乳上的粉色乳尖邊道,「說謊的小東西!說什麼已嫁人、說什麼已有夫君,全都在騙我!我是你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現在是,以後也是……」

  她不明所以,自己早非處子之身,怎麼還會……,突然想起李媽媽說的密藥,難道真的是這樣嗎?

  原來確實是李老鴇的獨門密藥的神奇療效,它不但可以癒合女子私處的傷,並可以收縮其內壁讓其變得更為緊窒,而且還可以在體內形成一道薄薄的屏障,當有男子進入時,便往往會被認為是處子之身。

  此時在她身上的舔弄,不禁讓她呻吟出聲,「不要………不……我求你……嗯啊……」

  「你的呻吟真好聽,我喜歡!」他大口吸吮她的乳房,感受到嫩如蓓蕾的乳尖在他口中綻放挺立時,停滯在她花穴深處的巨碩才稍稍感到她穴中的濕意。

  他將自己的巨大略微抽出些,然後再次挻腰擠直她緊合的甬道……

  「啊……………好痛呀…………」她緊皺著眉,將她完全撐開的男性粗碩讓她痛苦得渾身發抖,不斷掙扎。

  他的顧好她的掙扎,繼續將粗長有力地巨碩繼續挺進她的小穴中……

  「你那兒太小、太緊了,放鬆一點……」她的緊窄不停地收縮,將他侵入的男性推擠出來,他重複試了幾次,還是無法順利進入她的小穴之中。

  他不過才將前端稍稍插進她的穴口淺處,根本就還沒有刺穿象徵貞潔的薄膜,竟然就讓她痛成這樣,她真是太過緊窄了。

  「嗚……不要…」她的身子顫抖得像風中枝葉,因為天生太過窄小,再加上密藥的關係,讓她的小穴越發緊窒,故無法承受他太過粗長的男性,而不斷向內壓擠的力道讓她痛得昏厥了過去……

  「該死的!」灼熱的慾火就快將他迫到極限了,正在狂熱的叫囂著。可是不行,他現在興奮的狀態,一定會弄傷了她,除非……

  他突然想起一個好東西,是歷代祖先為後輩臨幸妃子時用的,父親也早已給了他一瓶,可他身為男子之身,一向不屑於用春藥這些下三爛的手段,自然一直沒有放在心上,如今卻沒想到,會用在這個小人兒身上。不過,這樣一來,她能夠得到快樂,也可以解除自己的慾火。

  於是吩咐人拿來後,瓶蓋剛打開,那種特殊芳香的氣味慢慢的溢滿了整個房間。用指尖挑了一點後輕輕的送進了她的身體。修長的手指迷戀地在她身體裡抽插,將藥膏塗了進去。可是昏迷的女子卻還是皺起了眉頭他憐惜地吻平了她的不舒服,癡癡地看著她,他在等待藥效發作……

  「唔……嗯……」不多時,床上的女子已傳來若有若無的呻吟聲了,雪白的身子已被藥效烘出淡淡的粉紅,柔嫩的身體慢慢的不自覺的扭動著。額上佈了一層細細的汗珠,兩粒瑩白的貝齒輕輕的咬住下唇,似乎正在強忍著那種煎熬。

  吉□邇按耐不住慾望,低頭再次將她的玉乳含住口中,輕輕舔噬。好甜、好軟……,他盡情地舔舐品嚐著,不放過任何一處縫隙……

  而空出的大手也挺進入那稚嫩幽密的地方,裡面又熱又軟,被藥膏滋潤過的幽穴迫切需要他來填滿……

  剛進去,便牢牢的吸附住了手指,吉□邇被這種感覺弄的一下子差點因為受不住而尖聲叫出來,幾個來回之後,他的指上已經染滿她沁出的濕意,於是他更加滿意地加快在她穴口淺處的抽送,讓粗礪的長指一次次在她穴內滑動。

  在吉□邇抽動下,筱薇已經漸漸恢復了一些意識,可是藥效令她迫切的想要眼前男子的身體來填滿他的空虛,那種熱度讓她幾乎整個人都快燃燒起來……

  她在激情中打開了自己的身體,任由身上的男子採擷。可是,她似乎永遠都無法滿足,只覺得身上的熱度燃燒不止,迷亂的想要更多更多……

  男子的動作似乎無法讓她滿足,她只覺得這樣還不夠,遠遠不夠,她眼瞳深沉,眼底有慾望在燃燒……

  「啊……」他滿足地叫了出來,從未有過的滿足侵襲了他的心。這種被她愛著感覺,真的令人——愛的發狂。

  他渴望的女子,現在她不僅在他身邊,還熱切的需要著他,多好呀!這種感覺,真是該死的好……

  在嘗過這種消魂噬骨的滋味,叫他還怎麼捨得放開她,如果有一天她離開了,他會真的瘋狂的,光是這樣想想,都讓他痛苦得不能自抑,於是他加快了手上的律動………

  他一邊在激情中沉淪,一邊暗自發誓,不論用什麼法子,一定要她愛他,留在他身邊……就算……讓他用盡任何手段也再所不惜……

  而沉迷在無邊慾望裡的筱薇,覺得身體從來沒有過這種幾乎快要滅頂的快感……

  此時,被慾望沖昏了頭的吉□邇,只想狠狠的寵愛身下的女子,想要她在身下媚叫呻吟,絲毫沒察覺屋外的變化……

  當簫劍無奈得看著吉□邇在自己面前帶走筱薇後,便在身後跟著他們,一直跟到杭州最大的客棧…………

  他剛想跟進去時,卻被告知,整個客棧已被吉□邇包了下來,而整個客棧裡裡外外到處都是吉□邇的手下看守著,不讓任何閒雜人等出現……

  他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避過這些守衛,翻越圍牆後,向客棧裡最豪華的一間獨立小院趕去的時候,他遠遠就聽到了女子絕望的尖叫,是筱薇……!

  他心急如焚的飛身過去,快速地解決了門外的人後,一進屋子就看到一個赤裸著身體的強壯男子壓在筱薇同樣赤裸的身子上,筱薇原本雪白的身子此時已變成淡淡的粉紅色,口中不停地逸出一聲聲地呻吟,而那男子正飢渴的吸吮著她雪白的乳房,嘴唇所到之處都泛起紅痕,更氣憤的是男子的一隻手正放肆的在筱薇的私處裡快速地抽插著……

  本來對筱薇就有好感的簫劍,此時只覺得心如刀絞,一口怒火自丹田湧上胸膛,他恨不得上前殺了這個在筱薇身上放肆的男子,可是他告訴自己要冷靜、冷靜……

  簫劍待胸中的怒火稍稍平息後,便腳步無聲地走到床邊,他冷冷地注視著渾身赤裸的男子,運足十成功力,一掌砍向男子的後勁……

  「唔……」此時正狂猛吸吮、啃咬著身下可人兒的吉□邇,只覺得後勁一痛,還來不及看向身後,便昏了過去,他壯碩的高大身子便壓在了身下的筱薇身上,而她的乳頭此時還被他含在嘴裡,粗長的手指也還停留在她的幽穴當中……

  筱薇的慾火也因為男人動作的停滯而越發的高漲起來,她不知道為什麼身上的慾望越來越強烈,於是她得不到滿足的自己開始聳動身體,可是卻因為壓在她身上的男人身體太重,讓她無法移動自己的身體………

  在一旁看著的簫劍,早已看紅了眼,帶著一絲連自己都無法明瞭的複雜感情,看著床上赤裸的女子,他感覺自己碩大堅硬的慾望早已高高地抬起了頭,在褲擋上支起了一個小小的帳篷……

  「唔……好難過……」在簫劍的恍惚間,他聽見筱薇的呻吟聲,抬頭看向筱薇本是漾滿激情的臉上此時露出痛苦的表情,她伸出手想向他求救……

  「哎……」他深深的歎了口氣,苦澀地望著自己高漲的慾望,他無可奈何地上前,伸手推開壓在筱薇身上的男子,握住她的乳房,並將她早已紅腫、涅漉漉的乳頭從男子嘴裡釋放出來,然後在探向她的下體,出力撥出插在她私處的手指,並脫下自己身上的外衣,將筱薇包了個嚴實,一把抱起她,朝外走去……

  而被簫劍抱在懷裡筱薇,卻覺得渾身更加躁熱起來,她拚命想要抑制自己的慾望,然而她卻覺得自己的身體幾乎快要被這熱切的慾望給逼瘋。她難受地呻吟出聲。「幫…幫我…大哥……」

  簫劍看著她不斷地喘氣,臉上的顏色也越發艷麗起來。突然他渾身一震,一個可怕的念頭浮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