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93章◆謀生


93章◆謀生

  第二天,筱薇起了個大早,戴好了面具,收拾好一切,正想著要悄悄地離開這裡時……

  「阿彌陀佛!施主是想不告而別嗎?」身後傳來靜空師太的聲音!

  「師……太……,我……不是……」她尷尬地道,「我……是想說,反正也睡不著,就想早些離開這裡……」

  「哎……」靜空師太無奈地歎了口氣道,「阿彌陀佛!施主定然是為昨日貧尼說的一番話在生氣吧?貧尼實是為施主著想,算了,不說了……」

  「師太,你……」筱薇見她欲言又止的,正想問個清楚,卻見師太擺擺手,叫她不要再問了,於是她只好對靜空師太道,「筱薇謝謝這段日子以來,師太的照顧……」

  「阿彌陀佛!施主客氣了!對了,施主欲往何處去?」

  筱薇苦澀的道,「不知道,天下之大,竟然沒有我可容身之處……」

  「施主,只管記住貧尼的話,且勿向北行,其它三方皆可,若是不然,大劫將致呀!」

  「大劫?北方?紫禁城嗎?」筱薇沉呤了許久後才道,「是,筱薇記下了……」

  「阿彌陀佛!施主且將貧尼的這塊玉珮收下……」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塊外圓內方的翡翠龍鳳玉珮來。

  「師太,不可以,太貴重了……」她連忙婉拒!

  「施主只管收下,貧尼送施主這塊玉珮,是因為此玉暗藏玄機……」

  「玄機?還請師太明示……」

  「阿彌陀佛!天機不可洩露,還請施主自己參詳,只須緊記此玉與施主命格惜惜相關,施主只需避開此玉所暗示之人,則一切將會逢凶化吉,否則便會招來殺身之禍呀……」

  「暗示之人?殺身之禍?」筱薇接過玉珮後細細地觀看著,只見這塊外圓內方的翠綠的玉珮上生動地雕刻著一龍一鳳,其它並無任何明顯的暗示,於是接著道,「請問師太,此玉將暗示我要避開幾個人?」

  「阿彌陀佛,此玉將預示著施主需避開六人!」

  「六人,這麼多,看此玉正反兩面雕刻的龍鳳,很明顯預示的預示著是當今的皇上和皇后,而餘下的四人,我則看不出來……」

  「施主,日後便會知道!暫且收好!」靜空師太看看天色後,將肩上的一包東西拿到手上後,接著道,「天已亮了,施主可以上路了,這個是送施主路上所用的乾糧和盤纏……」

  「師太,您這是又送玉,又送路費給我,而我昨日卻……」

  只見靜空擺擺手道,「施主無需介懷,只管收著便是。」說完便塞到筱薇手上後又道,「施主一切保重,恕貧尼不送了,阿彌陀佛!」

  「謝師太,筱薇,日後定當重謝師太今日的恩德……」說完深深地看了靜空一眼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走在山間的林陰小道上,肚子餓了就吃靜空師太給我準備地乾糧,渴了就找野果或是山中的小溪中的流水……

  就這樣走了幾天後,終於走出了這座深山,慢慢地便可以看見遠處稀稀落落地住著幾戶人家,於是心情大好,加緊了腳步,兩個時辰後,終於來到了一所繁華的城鎮……

  只見高高的城樓上寫著「揚州城」……

  「原來到了揚州呀,我說怎麼這麼熱鬧呢!」我邊暗自想著邊舉步進城,看著城內各色的小攤前川流不熄的人群,一片繁榮景象……

  「哎呀……」正走著,迎面撞上一人,不顧我的驚呼,迅速消失在我眼前,我只當此人定是有急事才會如此急躁,以致撞到了人,於是也沒有放在心上,繼續邊走邊看著……

  「咕咕…………」直到肚子咕咕響起時,才發覺自己早已餓了,而從水月庵裡帶出來的乾糧也早吃完了,於是伸手向衣襟中探去,「不好……」這才發現放在懷中的錢袋早已不易而飛,肯定是方才撞我之人偷去的,我怎麼會如此大意呢?

  現下可好,身無分文,人生地不熟的,靜空師太還說什麼行善積德,可我現在卻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何呢!哎……

  我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了許久,站定後望望四周,不知這裡是哪裡,望著身邊穿梭的人流,我心中一陣恍惚,我能去哪裡,做什麼才能養活自己?

  做會計嗎?雖然我是學這個的,可在現代我還是一個沒畢業的人,而在這裡顯然沒有這個可能,任何一家店舖都不會用一個女子管理賬目。

  去泡茶?在現代我雖然在肯德基打過工,可在這裡……我環顧四周,沒有一個茶館,即使有,別人也不一定會用我的……

  但既然已是山窮水盡了,總是要試一試。

  於是,我提步走向路邊的酒樓,還未進門,門口的小夥計便笑著過來道:”姑娘,是吃飯還是打尖?本店今日……」

  看他的樣子,像是要把招牌菜說個遍,我忙截住他的話頭,賠笑道:”我不是吃飯的,不知道……」

  我話未說完,他面色一變,掃我一眼,伸出手道:”你要問路呀,先拿銀子來。」我一怔,但隨即明白他誤會我是問路的。我搖搖頭,道:”我想問的是你們店裡缺人不缺?」

  「你一個女的,想找活?」他一臉嫌惡地上下打量我一眼,隨後眼光一亮,不懷好意地看著我道「這兒沒有,你到前面去找,你雖長不得怎麼樣,可憑你這一身吹彈可破的肌膚……」

  我一聽前面可能會有人願意用我,還沒等他把話講完,就連忙向前走去一看。

  斜對面,「翠雲樓”三字映入眼簾,幾個花枝招展穿著暴露的妖媚女人正在嗲聲嗲氣的在門前拉著客……

  我怒氣直躥向腦門,回身瞪他一眼,他雙手抱肩,正一臉曖昧地斜眼瞧著我。

  我咬牙硬生生嚥下怒氣,甩袖離去,背後傳來圍觀眾人的哄笑聲。

  我一口氣跑離方纔的酒樓後停在一處歎著氣,原來天地雖大,卻真是沒有一寸地方是自己可以立足的。

  我輕輕地嘲笑自己起來,來到此間,自己真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嗎?

  空有一身的才藝,卻無法養活自己,難道真的只有流落風塵賣藝才行嗎?

  我現在腦中空空,只有隨著人流亂走……

  筱薇茫茫然地也不知走了多久,漫無目的地竟走到了一處懸崖邊。

  她往四周望了望,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不遠處的腳下雲霧迷漫,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她愣愣地看著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淵,不知道自己就這麼跳下去後會不會回到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回到媽媽的身邊去,……

  筱薇虛無地一笑,緩緩地在崖邊坐了下來,也不在乎山風凌厲,如刀割般地吹得頰邊生痛。

  她就坐在那裡抱著膝,眼神空洞地癡望在遠處的某一點上,想著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的生活雖然不富裕,可是卻很開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隨性而為……

  然而到了這古代,到了北京的紫禁城裡卻有諸多的忌諱,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都要在腦裡醞釀半天,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早已不是二十一世紀那個活潑開郎的自己,與其留在古代迷失自己,不如跳下去,興許真能回去現代,就算不能,最起碼自己不用在受苦了……

  至於靜空師太說的那些還債之類的話,都讓它見鬼去吧!她現在只想離開這個地方……

  想通後,她緩緩站起身,邁開腳步正準備往下跳時……